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零一章 郭子言遇险
    临桌武者稍稍讨论了一下那什么云星华和这惊鸿域的局势,便转移了话题,再无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杨开举杯慢饮,缓缓摇头。

    从那两人的对话来看,这云星华似乎是血鸿洲的魁首,而血鸿洲,正是郭子言女儿所在的势力。

    这云星华原本资质还算不错,有望直接成就四品开天,只可惜在惊鸿阁的打压之下,逼不得已成就了三品,又耗费五十年光阴积累沉淀,闭关十数载,一朝出关,总算突破了四品。

    虽说晚了数十年,终究还是达到了四品开天的程度,但一个武者的起点不同,未来的成长空间也是不同的。

    云星华若是能直接成就四品,那未来的极限便是六品,可如今,他的极限只不过是五品罢了。

    虽说只是一品的差距,但这一品,往往却是天与地的差别,月荷当初五品开天,面对老板娘这个六品,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如今她也晋升六品了,卢雪这个五品在她手下怕是撑不过十息时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云星华生不逢时,确实让人感到惋惜。

    杨开不免又想到了自己。

    老板娘之前与他说过,他想直接成就上品开天,必定险阻重重。那些洞天福地不可能坐视不管,势必会打压于他,否则让他直接成就了上品开天,成长性就太恐怖了。自古以来,这三千世界,有资格直接成就上品开天的,从来都是那些洞天福地本身从小培养出来的弟子,这些人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对各自宗门忠心耿耿,那些洞天福地自不会担心他们会倾覆自身的统治地位。

    杨开不同,他与任何一家洞天福地都没有瓜葛,自然得不到任何庇护。

    如今看来,这种打压旁人的事,在整个乾坤寰宇,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单单一个惊鸿域便有云星华,其他的大域呢?

    而杨开凝练七品力量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在太墟境中多次展露神通法相,又与几位洞天福地的弟子交好,太墟境关闭之后,那几人也都回了各自的宗门,其师长肯定会过问太墟境内的种种。

    那几位,纵然感念杨开在太墟境的救命之恩,想要替其隐瞒,恐怕也瞒不了多久。

    所以说,杨开估摸自己现在应该已经被一些洞天福地给盯上了,类似于云星华的打压不知何时就会到来。

    这让他不免生出一种迫切感,颇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急促,只可惜七品以上的资源太过稀少,他还缺少金行和阴阳二行,根本不知去何方寻觅。

    希望老板娘能给他指条明路吧。

    月荷似乎也看出了杨开的郁郁寡欢,默默地斟酒,一言不发。

    在这星市之中一连等待了六七日的功夫,郭子言竟还没回来,这让杨开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他之前也查探过乾坤图,那血鸿洲距离星市并不算太远,以郭子言如今的脚程,一个来回就是三四天的功夫,怎么可能耽搁这么久?

    而且郭子言也知道杨开正在等他,若是有事耽搁的话,肯定会请人前来报讯。

    如今音讯全无,人也不见踪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一念至此,杨开不再等候,而是带着月荷回到了莲花落上,让众人驭使莲花落,朝血鸿洲所在的方向行去。

    才飞不过半日,站在杨开身边的月荷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目露惊咦之色。

    杨开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看到那及远的位置上,有一处灵州,不过那灵州并没有任何阵法覆盖的痕迹,应该是无主的灵州。

    这种灵州在整个三千世界有很多,遍布虚空各处,不过因为底蕴不深,稍强一些的势力都看不上,倒是一些实力不高的开天境,喜欢占据这些灵州开宗立派,慢慢发展,若是经营有方的话,或许在很多年后,这些灵州也能成为一个三等或者二等势力的总坛。

    “少爷,那边有人正在争斗。”月荷认真地观望一阵,忽然开口道。

    浩渺乾坤,每日都有无数人争斗打拼,每日都有无数人身死道消,这种争斗很常见。

    但在这个方向上遇到争斗,却让杨开不禁皱了下眉,不由想到了久出未归的郭子言,扭头望向浪青山道:“联络一下郭统领,看是否能联络的上。”

    浪青山得令,立刻取出与郭子言传讯的联络珠,神念涌入,片刻后,抬头道:“大人,郭统领如今正在被人围攻,局势很不妙。”

    杨开闻言大怒:“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这下不用怀疑了,在那无主灵州上争斗的,其中一方定是郭子言无疑!

    也无需杨开吩咐,浪青山等人立刻驭使莲花落,朝那灵州所在的方向驰去,同时不断地用联络珠传讯郭子言。

    可惜再得不到什么回应,估计郭子言那边局势是真的不妙,否则不至于连回讯的功夫都没有。

    那灵州看着及远,但莲花落的速度也是极快的。

    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已到了灵州外围,杨开与月荷一个闪身,便来到了莲花落外,放眼望去,面色不禁一沉。

    只见那灵州之上,郭子言正护着一个女子节节后退,浑身鲜血淋淋,气息沉浮不定,显然是受了重伤的。

    其胸口处的衣衫破烂,腰腹间还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血肉翻卷,隐约可见蠕动的内脏,一路防守一路后退,沿途所过,鲜血散满大地。

    观那被他护在身后的女子,不过一个帝尊境,容貌上与郭子言有三分相似,虽没有倾城倾国的容貌,却也身形高挑,亭亭玉立。

    那脸颊上挂着两道还未干涸的泪痕,让人怜惜,美眸之中一片慌乱和担忧,虽有心出手相帮,奈何实力太低,在这样的争斗中根本帮不上忙,反而处处拖累郭子言。

    正在围攻郭子言的有四人,地上还躺了两具尸体,那四人身上多有伤势,不过都是轻伤。

    其中一个散发着三品开天的气息,另外三人皆是二品。

    以一敌六,能斩杀两个敌人,郭子言也是拼了命的,不过此刻明显已是强弩之末,体内逸散出来的世界伟力都起伏不定,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时强时弱,不复巅峰。

    反观那四人,却是行事卑鄙,手段无耻,本就以多打少,如今还招招都朝郭子言身后的女子攻去,逼的郭子言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精力护持,手忙脚乱。

    杨开和月荷现身之时,正好看到那三品开天趁郭子言不备,一锤子砸在他的肩膀上,咔嚓一声响传出,郭子言左边肩膀瞬间耷拉了下去,似连肩胛骨头被砸的粉碎。

    “混账!”杨开怒喝一声,金乌啼鸣之时,背后一轮金光灿灿的圆日轰然跃出,灼热的力量肆意,金乌铸日再现人间。

    龙吟震天,苍龙枪祭出,杨开一步跨出,抬枪便朝那三品开天刺了过去。

    长枪未至,那枪身之上已缠绕漆黑的金乌真火,似能焚尽万物。

    而在他动手的同时,月荷也抖出一条香菱,那香菱化作一道软鞭,凌空抽来,世界伟力跌宕,六品开天的气息笼罩全场。

    正在围攻郭子言的四个开天境哪里想到会有如此变故?察觉到月荷六品开天的威严,个个都面色大变,惊悚莫名,只感觉自身力量都周转不灵,好似陷进了泥沼之中。

    啪啪啪……

    一声声轻响传来,那香菱过处,三位两品开天连吭都没吭上一声,便纷纷爆为齑粉,瞬间消失不见。

    又是一声闷哼传来,杨开一枪刺在那仅剩的三品开天的胸口处,从背心穿入,前胸刺出。

    抽枪之时,鲜血飞溅,此人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前后通透。

    那三品开天浑身一僵,眼珠子瞪圆,往前踉跄了几步,努力想要回头来看,可还没完全转过身,便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生机全无。

    四位下品开天,在月荷这个新晋的六品开天面前,简直如蝼蚁一般渺小,若非月荷的气息镇压了那三品开天,杨开也无法如此举重若轻地将之一枪毙命。

    “噗……”郭子言口喷鲜血,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传出破旧风箱被拉扯的声音,艰辛至极。

    杨开疾步朝他行去。

    那被他一直保护在身后的女子此刻却是猛地跳了出来,手持一柄长剑,面色虽然苍白,却坚定地挡在郭子言面前,咬紧了牙关颤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她见杨开和月荷杀人如麻,自是感到惊惧。

    郭子言喘息道:“苗儿不可无礼!这位便是我跟之前跟你提到过的那位大人。”

    那女子闻言先是讶然了一下,紧接着连忙收了长剑,噗通一声跪倒在杨开面前,哭着哀求道:“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爹爹。”

    杨开抬手将她扶了起来,宽慰道:“别慌,有我在,保你爹爹不死!”

    朝月荷打了个眼色,月荷立刻上前,查探郭子言的伤势。片刻后,取出一枚灵丹给他服下,开口道:“郭统领伤势虽然不轻,但并无性命之忧,只是失血过多,消耗过大,修养一些时日便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