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空竹大师
    霍持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一掌拍了过去。

    站在一边的徐陈刚暗自摇头,霍持这一掌上蕴含了他八成的内力,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一掌下去,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且是全身的骨头尽碎,谁让霍持练得就是碎骨掌。

    而就算是不入流的高手挨上也是沾着死碰着亡,三流的高手最少也要受重伤,这就是二流高手的强大。

    可是霍持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小姑娘的厉害,人家可是正宗的一流高手,在全华夏都数得着的大高手,你一个垂垂老矣,这辈子都挨不到一流高手边,一条腿已经迈到坟墓里的老家伙,能够跟人家初生的炽阳相提并论么。

    如果霍持能够听到徐陈刚的心里话的话,他肯定不管不顾拉着自己的孙子撒丫子就跑,可是他没有这个本事,因此他十分自信的认为肯定能够让这小丫头死在自己的掌下,然后再把那个男人给收拾了。

    至于年华跟展青云两个的背后会不会是他惹不起的人,霍持是不管的。

    当然霍持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也不是一点城府都没有的人,他知道只要到时候将证据清理,然后再伪装成,两人是出了澳国才失踪的,那样澳国的嫌疑就少的多了。

    到时候直接将人给毁尸灭迹,让人找不到一点的证据,慢慢的这件事情就会变成一个悬案,没有什么好怕的。

    至于当事人徐陈刚,霍持相信这小子根本就不会泄密的。

    当然这一切的推测都是在他把年华跟展青云当做某两个富豪的子女的情况下制定的,如果他知道年华跟展青云的身份,那肯定就会是另外的一种解决方式了。

    霍持虽然把持着一半澳国的黑道势力,可是也不敢跟华夏政府对上,也不敢跟华夏的那些个大世家对上,到时候灭了自己还不是小菜一叠么。

    什么都不知道的霍持只是凭着自己孙子的只言片语,就判断出年华跟展青云的土豪身份。

    霍持的掌已经快到了年华的胸前了,年华是不急不慌,错步,抬腕,反手成鹰爪状,直接抓住霍持的手腕。

    “什么?”霍持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信心十足变成了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这个小丫头竟然能够挡住自己这一掌,要知道他这一掌,至少有五百公斤的力量呀,她竟然挡住了。

    还没有反应过来,年华冷哼一声,不打算继续玩下去了,直接嘎巴一声扭断霍持的胳膊,抬腿一脚把霍持踹地飞了出去,正中霍霄的身上。

    霍持霍霄爷俩是滚作一团,直接就滚出了大厅。

    年华眯眯眼睛,真是老奸巨猾呀,她自己知道她那一脚根本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按照常理根本就不会滚这么远,这老小子是想借此机会带着他孙子逃跑吧。

    年华当然不会如他所愿了,瞬间在她手心里出现了几根冰锥,手一抖,几根冰锥全部发了出去。

    霍持正如年华所想的一样想要趁机离开,可是刚刚出了大厅,手掌就被一件利器给扎住钉在地面上,而衣服也同样被钉上。

    霍霄还迷迷瞪瞪的呢,低头看到满手鲜血的爷爷,吓得“哎呀妈”,直接躲出去老远,就是不敢看。

    自己孙子不给力,看到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要帮帮自己,霍持有点伤心了,而他的手下也还在门里呆愣愣的看看他,看看里面的那两个人,不知道要怎么办。

    忍住剧烈的疼痛,霍持用完好的那只手去拔,可是根本就拔不下来,可是如果再不拔出来的话,时间长了,自己不流血过多而死,就是疼死的。现在疼痛的都要没有意识了。

    霍持带来那些打手保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就怕会遭到猛烈的攻击,要是被人家跟对付霍持一样,把自己给钉到地上,那肯定是死定了。

    这些人并不是跟着霍持一起打拼过来的,而是近两年新招的人,谁让霍持疑心非常的重,之前不少对他忠心耿耿,但是因为他自己的疑神疑鬼,杀的杀,退出的退出,出走的出走,现在在他身边的除了新来的,就是会溜须拍马。

    现在看到霍持这么的凄惨,他们想到的不是要去救他,而是怎么保全自己。看那两位的样子如果不想放过霍持的话,他们现在就要思考下一个投靠的人了。

    年华眼睛一扫就看明白了,不过她最讨厌的就是背主的人。

    “噗噗噗……”

    “啊,啊,啊……”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年华隔空打折了胳膊。

    “我最讨厌背主的人。现在你们可以抬着你们的老大走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年华嫌弃的道,说完一挥手,霍持手上还有衣服上的冰锥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是,是,我们这就是离开,这就离开。”其中一个看似是头的人,顾不得胳膊的剧痛,赶紧招呼人将霍持跟霍霄带走。

    等他们走后,年华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她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的,刚才霍持被抬走的那一刻,年华从他身上感到了强大的恶意,如果任由他继续活着的话,肯定会自己带来不下的困扰,既然如此干脆就让他安息了吧。

    年华算是做足了安排,保证没有人会怀疑到他们的身上。她控制了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一切扫尾活动就交给他了。

    而霍霄年华是不打算去动,不过就算年华放过了他,其他人也不会放过他的,年华从他的面相看就直达这小子从来都是到处惹是生非的家伙,幸亏之前有他爷爷护着,如果霍持死了,霍霄就一文不值了,到时候之前被他欺负被他侮辱过的人,会不来找他的麻烦么?

    原来在京城名噪一时的李家二少李翔天在李家轰然倒塌后,过的日子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最后还不是不得好死呀,这就是前车之鉴呀。

    他们走后,屋子里留下一股子血腥味,地面上也是脏乱一片,年华干脆在空中画了一个“无尘符”,瞬间屋子里变得焕然一新。

    徐陈刚的嘴张成了O型,天呀,这根本就是奇迹呀,这位年前辈竟然还是奇门高手?这也太全能了吧。

    不过震惊过后,徐陈刚无奈了,“前辈,如果现在这件事情被监控那头的人看到,可能发生不必要的麻烦呀。”

    年华却是毫不在乎的摆摆手,“你放心吧,自从进了这个赌厅后,我就让人帮你们把监控设备暂时接收了。”

    徐陈刚眨眨眼,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年华耸耸肩:“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一段时间内,你们的监控设备端口都是黑白花,算是一点点小小的故障罢了,只要我离开这里,马上机会恢复正常。”

    “除去这个屋子也是?”徐陈刚瞪大眼睛。

    年华点点头。

    徐陈刚皱着眉头喃喃道:“如果真出了这样的状况,他们监控组的人肯定会来告诉我呀。”

    越想越不对劲,徐陈刚决定自己亲自过去看看,“您二位还是去我办公室等我吧。等一会儿我就回去找二位,同时将您二位的赌金也带过来。”

    得到肯定答案后,徐陈刚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这两位可是破坏力相当强大的人呀,尤其是年前辈,就算把澳国赌场的楼给拆了自己也肯定不会意外的。

    年华跟展青云也跟着徐陈刚出来,徐陈刚名人把这个赌厅给锁上后,就赶紧去看监控的问题。

    他们两人一看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漫步般往徐陈刚的办公室走去。

    路上的时候,展青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年华。

    年华本来不想接,可是想自己跟展青云已经决定重新开始了,看看也没有什么,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耳钉,正是用上次那块帝王绿雕刻而成的耳钉。

    在展青云将帝王绿送给年华后,年华喜欢了几天后就又还给了展青云,毕竟这块帝王绿是他赌出来的,而且十分的罕见,说不定他还有更好的用途。

    没想到他竟然从上面为自己取了最好的两块,做成了耳钉。

    虽然说是耳钉,可是这耳钉上镶嵌的帝王绿的面积已经赶上手指肚了。虽然只是中规中矩的圆形,可是那完美的颜色,不需要繁复的形状来衬托,用最简单的圆,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年华虽然还对展青云有意见,可是没有那个女孩子能够看到这么漂亮心意的礼物的时候,不动容。

    “我帮戴上吧。”展青云觉得年华的心情已经非常不错了,直接单刀直入。

    果然年华并没有拒绝,反而十分配合。

    年华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耳洞了,不过因为学校不让戴,再加上以后留长发也看不到耳朵上到底有没有东西,因此年华就没有刻意的买一些耳坠耳环耳钉这些东西。

    其实她心里还是相当喜欢的,当展青云帮她戴上后,臭美的摇摇脑袋,十分的满足。

    掏出一个小镜子,年华看了看,那帝王绿的颜色艳而不俗,正而不邪,色彩均匀,配上年华白皙透明的脸蛋,真是相得益彰呀。

    “好吧,看在这对耳钉的份上……”

    “结束我的临时生涯?”

    “NO!”年华瞥了展青云一眼,“想的真美呀,我现在宣布,减少一个月的时间。”

    虽然不是全部解除,但是一个月也不少了,关键是一共多少时间啊。

    或许是听到了展青云的新生,年华十分开心的宣布:“出去一个月,你还剩十一个月的时间,少年努力吧。”

    “好吧,不过能不能再减一点呀,我记得我当年转正之前也只待了半年而已呀。”展青云继续努力。

    年华却是寸步不离,“不要忘了那不过是普通的男女朋友罢了。如果你想跟我解除婚姻,重新变成男女朋友,我也无所谓。”

    展青云只好认栽,他好不容易让年华跟自己订婚,怎么会扯自己后退呢,十一个月就十一个月吧。

    他们两个走的巨慢呀,等他们到了徐陈刚的办公室门口,人家已经回来了。

    这两位小祖宗终于回来了,从赌厅到自己办公室的距离一般走两分钟就行,这两位直接就走了十多分钟,不过看两人的气氛倒是变得相当的融洽,一点也也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剑拔弩张了。

    而且年前辈的耳朵上也多了点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对极品玻璃种帝王绿的耳钉。

    本来徐陈刚应该挺震撼的,毕竟玻璃种帝王绿这东西快要绝迹了,出来一件就是天价,不过他今天已经被震撼麻木了,现在的徐陈刚觉得就算自己知道眼前的这两位不是人,也不会有吃惊的表情了。

    “两位前辈还请进来吧。”徐陈刚揉揉脸,露出了一丝微笑。

    年华摆摆手拒绝道:“还是算了吧,我俩还打算去别的地方玩玩呢,大好的青春还是不让放在赌博上面。”

    “老师告诉我们,赌博不好。”说这句话的时候,年华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可是知道她底细的徐陈刚只想翻白眼,你听老师的话,还从自己赌场中赢走这么多的钱。

    年华想起来徐陈刚刚才之所以离开,就是为了去查看负责监控室的那几个人,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没有等年华问,徐陈刚就自己说了:“刚才我去的时候,正好有霍持的另外的手下在那里销毁今天的视频呢。我的那两个手下被控制起来,不过一个还挺机灵,悄悄用我秘密发的隐蔽的录像设备,将全过程给拍摄了下来。现在那些人已经拿下了,不过今天一天的视频算是没有了。”

    说着摊摊手,“而在这之前,我办公室的视频存放的地方也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还好只有今天被毁了,剩下的都还完好无损。当然了之前被我取出存进我电脑里的那一段视频还在。”这视频就是年华之前在黄金赌厅玩轮盘的赢了七千多万的视频。

    年华挑挑眉毛,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不过她相信,警方已经不会怀疑到他们的,因为霍持只会死于黑帮内部的动乱。而霍霄从来都不是威胁,不过为了一番万一,还是要谨慎行事呀。

    徐陈刚看年华跟展青云的确是不想进去,十分干脆的将两张支票交给两人,“年前辈,展前辈一会儿把你们的卡号告诉我,我直接就帮你们打进去了。”

    年华十分干脆的将自己的账号报给他,七千万可是自己正正当当赢来的,不要白不要。

    展青云则是道:“你把钱都转入年华的账号了吧。”

    年华冷哼一声:“不要像拿钱给我套近乎,徐陈刚该谁的钱就是谁的,多余的我可不要。”

    徐陈刚对展青云苦笑一声,也从展青云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无奈和宠溺,明白在年华跟展青云这小两口里,那绝对是展青云听年华的。

    “年前辈你放心吧,我一定听您的。”

    年华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

    年华跟展青云翩然而去,徐陈刚张张嘴,最后还是将想要邀请年华展青云他们两个参加赌王大赛的计划给放弃了,年前辈这脾气这气势,跟她美丽的外形呈鲜明的对比呀,要是有人闲着没事去招惹了她,那有事一场麻烦事。

    虽然他不怕麻烦,可是麻烦太多也头疼呀。

    看着年华他们离开,徐陈刚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两个大神给送走了,苦笑一声,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永远不见的好,自己这么两三个小时出的汗都赶上一年的量了。

    从澳国赌场出来的时候,展青云手上还拎着他自己的行李。

    他一下飞机就打车过来,潜意识了就觉得年华肯定在这里,最后的结果也是如他所愿,果不其然,年华就在这里,而且十分凑巧的就碰上了。

    到了年华所住的酒店,年华在前面走着,展青云在后面跟着。到了前台,年华抬抬下巴,示意展青云自己去开个房间。

    展青云十分乖巧的就过去了,十分乖巧的拿着他的房卡回来了。

    年华这才满意了,现在她还没有打算彻底的原谅他。

    展青云对年华的心思也知道,明白现在必须要按照年华的规矩走,不过等过几天或许就会有转机了,可是在这之间,小青云算是要吃苦头了。他仿佛听到了小青云的哀嚎声,刚刚被开了荤,就要被迫吃素,真是可怜啊,可怜。

    不过没有办法,咱们哥俩一起可怜着吧,展青云少有的暗地里自我调侃,算是苦中作乐吧。

    接下来的一天半里,年华跟展青云将整个澳门玩了一遍,不过澳门的地方本来就小,最好玩的就是赌场,可是现在他们应该被定为隐形的拒绝来往户了,他们从澳国出来之前,就看出徐陈刚脸上的那种终于送走瘟神的舒畅感,还是不要去找嫌了。

    年华跟展青云计划出来玩七天,当然了订婚的那天不算。除去在澳洲都城的半天,在澳门游玩的一天半,年华两人还要五天的时间。

    这五天的时间可不要浪费呀,两人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的游玩,而且以后的时间也不会很多的,不能就这么回去了。

    年华在这里托着下巴使劲琢磨,诶,有好地方了,就去嵩山少林寺!

    年华跟展青云都是练武之人,对少林寺这个武林圣地可是仰慕已久呀。

    都说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的武功算是华夏的一绝,而且少林掌门空竹大师可是现在华夏的第一高手,如果有机会的话,年华希望能够跟空竹大师切磋一下。

    两人都是顶尖高手,可是人家空竹大师在二十多年前,年华连小蝌蚪都不是的时候就已经紧急顶尖高手了,据说不过了多久就能够晋级先天,成为近两百年来第一个先天高手。

    年华从柳家主的口里知道这位空竹大师的时候,就非常想要会一会了。当然了年华也明白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是自己败北,可是她也知道人家的经验多丰富呀,用一句俗话说的就是空竹大师吃的盐,比年华吃的米都要多。

    而且年华也不是一点优势都不占的,年轻就是最大的优势,从古至今,武林的历史上能有几个不满十八岁就是一流高手的,能有几个不满十八岁就能够称为顶级高手的。

    前一个很少,也就几个罢了,后一个更是一个没有算是头一个。

    可以说如果将空竹大师后退七十多年,跟年华一个年纪的话,也不过是扫地的小和尚罢了。

    而年华前进其实多年,应该早就进入先天了。

    当然了以上所说的掌门不是明面上的那位,而是隐藏在少林内院的内掌门。

    少林寺也分外少林跟内少林,游客们看到的就是大多都是外少林的人,而内少林就隐藏在游客不能过去的禁地里。

    当然内少林的人也不是被囚禁在里面,也可以出来,而且一般游客也分辨不出来。

    而如果是武林中人的话,也不需要隐藏,这是武林中公开的秘密。

    几乎所有的各大门派现在都分成了内外两门,外面对外开放工人游玩,内部确实丝毫不对人开放。

    展青云也支持年华的想法,毕竟年华虽然厉害,可是有时候还差了点经验,而自己虽然经验丰富,可是两人的修为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早就不需要经验的填补了,简直就是完爆。

    如果能够跟空竹大师切磋也下也能够张张见识。

    两人商量好后,就去卖了直达中原省的飞机票,正好有一趟晚上的航班,真是太棒了。

    凌晨时分,两人到了嵩山市的飞机场。

    因为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而且这两天还降温,天上还飘着小雪,天气也达到了零下五六度,冷的可以,很少有人经过,而出租车就更少了。

    就在年华决定给自己跟展青云一人一张“隐身符”,干脆隐身运用轻功跑进市里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停在他们两人的身边。

    司机打开窗户,亲热的问道:“你们要去哪里呀,如果跟我们顺路的话,我们可以捎着你们。”

    年华仔细看看司机的长相,点头答应了,“好呀,那就谢谢大哥了。”

    司机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同样穿着一身黑色羽绒色的竟然是个女孩子,刚才因为灯光太暗加上女孩子个子太高,竟然没有发现,而且还是个非常,非常漂亮的!

    司机赶紧帮年华他们打开门,并更加热情的道:“女孩子做前面,你是个男人就坐后面吧。”

    先让年华坐到前面后,才移开挡着的身体,让展青云坐到后面座位上去。

    然后他紧忙上车,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

    本来热情非常的司机一上车,就开始笑起来,笑的相当的狰狞,“哈哈哈,没想到都这么晚了竟然还碰到这么两个小肥羊。老铁,我就说我今天的运气不错,哈哈。”说着转头色迷迷的看着年华,还咽了口口水:“小娘子,你放心吧,今天我让你快乐快乐,你就知道找男朋友,不能找那些不中用的小白脸,必须要活好才算是真的好!”

    然后司机又说了好几个黄色笑话,慢慢的他发现,自己旁边坐着的这个小姑娘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而且一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老铁那里也没有声响,这也不对呀,老铁这人可是最最爱说的,怎么会到了现在还在那里一言不发呢,这不科学呀。

    停下车,一把抓住年华的胳膊,让她不能逃下去,然后回头看向后面,“老铁你是怎么回事呀,不会是睡着了吧……”声音戛然而止。

    就看老铁早就被打晕过去了,他手里的刀子就在那个刚刚上车的那人手里旋转着,还是飞速旋转,那锃亮的刀光,让他真真心寒。

    “大叔,你弄痛我了,你能不能放开我呀。”耳边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司机才缓过神来,自己可是还有人质的,手里还攥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的。

    那个男人战斗力强悍,可是这么一个美丽小女孩怎么可能会强大的武力呢,自己今天运气还算不坏。

    司机狞笑着:“现在赶紧把你们的钱都叫出来,要不然我就拧断她的脖子。”说着就使劲攥着年华的胳膊,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怎么感觉手里的这个胳膊这么像铁棍子呀。

    低头一看,大惊失色,原来的手腕怎么变成了铁棍子了,而且这根铁棍子怎么这么眼熟呢,可不就是自己放到座位底下用来恐吓人质的么,什么时候到了她的手里。

    不过没有关系,不管怎么样现在这铁棍也回到自己手里了,那么小丫头你就不要太嚣张了。

    “啊……”司机大吼一声,挥起铁棍朝着年华就轮了过去,可是他根本就忽略了,铁棍的长度还有车顶的高度,用尽全身的力气轮了取来,可是却打在车顶,而且因为力气过大,司机的手被震得撒了把,这下子,一根十几斤重的大铁锤直接就砸到他自己的脑袋上。

    年华就看着司机眼珠子乱转脑袋也乱晃,然后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看到这一幕,年华不由感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虽然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过年华还是有办法。

    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说了几句话,很快就有免费的公车到了。

    几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年华跟展青云将这里的情况告知他们,还给他们看了看录制的视频,上面是一目了然,从上车开始就已经录上了。

    警察点点头:“小姑娘挺机灵,不过你们两个还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做个笔录,放心花费不了你们多长时间,到时候你们就在我们局里空着的宿舍睡一觉,现在这么晚了也不好找地方,你们看怎么样。”

    年华点点头,笑的非常的灿烂:“谢谢警察叔叔。”

    最后年华跟展青云跟着这位钱局长一起去了他们局里,录完笔录,钱局长把年华录得那段视频复制了一份,有还给了年华。

    然后就有人帮他们安排了住宿,因为地方有限,他们两人就住在了一间房间里,展青云高兴了。

    不过当年华展青云进入到宿舍里面的时候,年华笑了,展青云泄了气。

    标准的上下高低床,而且其他的床上都有被子褥子应该是之前有人在这里住着。就剩下一个高低床上没有。

    过了一会儿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阿姨,将被子褥子给他们弄过来。

    年华跟展青云赶紧接了过来,“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女警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展青云蹦上了上铺,几下就将被子褥子都整理好了,被子叠成标准的豆腐块,横平竖直干净利落。

    弄完自己的展青云又帮年华弄,三十秒就完成了任务。

    看的女警目瞪口呆,摇摇脑袋,“你难道是当兵的?”

    年华点头道:“没错。”

    女警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们两个孩子能够抓住两个歹徒呢。”她直接就把年华给忽略了,当然了年华这次的确是没有出力。

    准确的是没来的及出力,那位司机劫匪先生就把自己给撂倒了,年华对他的所作所为是深表遗憾还有佩服。

    遗憾没有爽到,这个爽是打人打到爽的意思;佩服是因为智商这么有问题还敢出来大劫,真是有勇气呀。

    等女警出去后,两人分别躺在床上,展青云本来想要暗度陈仓,可是却被年华严令禁止,没有办法只能独自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七点年华醒了,在年华睁眼的同时,展青云也睁开眼。

    展青云把头从床上探下来,正好跟年华对视上,嘴动了几下,虽然没有出声,可是年华还是能够读出他说的是什么。

    挑挑眉,年华用哼声作回应,然后套上外套,出去洗漱。展青云也跟在她后面。

    两人的牙膏牙刷什么的都没有拿,之前以为会住酒店凑合用里面的东西就得了,没想到却是半路进了警局。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在警局旁边的一个小商店里什么洗漱用品都有,等他们回来,一个昨天碰到的叫小李的警察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看他们手里拿的东西,笑了笑,“你们先洗漱,然后我再跟你们说吧。”

    展青云点点头,客气道:“那你先等一小会儿吧。”

    现在这几天在外面的时候大多都是展青云开口安排,只有碰到年华感兴趣的事情或者东西的时候,她才会接过来。

    没有用上五分钟,年华跟展青云就整理好了自己。

    十分钟后就坐在了钱局长的办公室。

    钱局长脸上是红光满面,年华从他面相上看到了一丝升官的迹象,而昨天是没有的,这么说来就是跟自己跟展青云昨天抓到的那两个劫匪有关系了。

    果然,钱局长开口就是感激两人。

    “谢谢你们二位呀,要不是你们二位逮住了,这两个穷凶极恶的劫匪,要不然他们还会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祸害无辜的人民群众……”此处省略一万字。

    年华从中挑出有用的,就是那两个劫匪已经惯犯了,近一年来已经作案二十余起,抢走钱财三十几万,手上有人命七条,其中奸杀三名貌美女子,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而且作案十分的不规律,流动作案不说,车也经常的换,因此出动了不少警力,也在网上进行通缉,也没有办法抓到他们。

    可是没想到当他们再次回到第一次作案的嵩山市的时候,竟然被年华跟展青云给抓住了,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其实在上车之前,年华就已经发现了,司机怨气缠身而且眉宇间凶光肆虐,就知道这位肯定手上有不少怨魂。

    所以年华是故意上的车,故意想把这两个家伙给送进警察局,惩恶既是扬善,而且有费不了他们多大的功夫,年华当然愿意做了。

    结果也挺不错的。

    钱局长说完从桌子下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展青云:“这是之前悬赏他们两人的赏金,一共是十万元,现在全部交给你们了。”

    展青云拿起支票递给年华,年华却是推拒了,“这些钱还是送给那几位无辜的家庭吧,人没了,送点钱也是安慰呀。”

    钱局长一听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那几家的有多么的苦,也没有推辞:“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将这笔钱送到他们手里的。”

    年华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看到桌子上有笔,拿过来写了几个字,然后撕下来递给钱局长,“这些钱也请你帮我交给他们几家吧,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钱局长看着眼前这张三十万的支票眼睛湿润了,“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好人呀。”

    看看时间展青云拉着年华的手,对钱局长告辞道:“钱局长,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两个也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钱局长有心请年华吃顿饭,可是听展青云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阻止,而是把他们送出了警局,看着他们坐上出租车才离开的。

    展青云坐上了出租车,好奇的问道:“年华你好像对钱局长挺重视的。”

    年华叹了口气说了句:“他是一个好局长。”

    她当然不能告诉他,在五年后,这位钱局长为了救一个人质,身中数刀,最后……他也是为英雄。

    当然了年华也没有真正的见过他,而是在电视上见过罢了,而且有当时偷拍的视频为证,虽然不是高清视频,可是也能够看清。

    虽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年华还是一直记忆犹新,昨天晚上一见到他就认了出来,这才跟着他回了警局,要是其他人,年华肯定会拒绝的。

    到了嵩山脚下,年华跟展青云随便吃了点饭,就开始爬嵩山。

    嵩山由太室山与少室山组成,最高峰连天峰1512米;东西绵延60多公里,属伏牛山系,中国五岳之一,因位居中原大地之中,天地之中,通称为中岳。嵩山东西横卧,雄峙中原。

    少林寺位于嵩山少室山北麓五乳峰下,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年)。

    现存建筑有山门、方丈室、达摩亭、白衣殿、千佛殿等,已毁的天王殿、大雄宝殿等已修复……

    合上介绍的小册子,年华有了重大的发现,就是自己的肚子饿了,瞬间就将各种经典抛到了一遍,填肚子要紧呀。

    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嵩山脚下了,吃东西的地方那是相当的不缺的,走几步就能够碰到一个小吃店。

    年华跟展青云进了一家面馆,一人要了一份大份的浆面条,据说这是嵩山这里的特色小吃,老板又给他们推荐了一种烧饼,年华看样子不错,也来了几块。

    吃了几口面,喝了几口汤,又吃了一块烧饼,年华暗自点头。

    攻略上说的不错,面的确是不错,洁白劲道,很有嚼劲,汤的味道很浓郁,烧饼也不错。

    吃完后,年华打算继续吃,反正现在时间好早,而且她还没有吃饱,当然要尽情的吃了。

    虽然年华跟展青云以他们现在的境界,是可以短时间的辟谷的,可是现在不愁吃不愁喝,也有吃的有喝的,年华当然不会委屈她的胃了,展青云也跟着一起吃。

    这里的小吃还挺齐全的,什么盖浇饭,土豆粉,过桥米线,麻辣烫,串串香,担担面,臭豆腐什么的是应有尽有,年华左手捧着一杯奶茶,右手一串草莓的糖葫芦,继续寻找好吃的。

    展青云是早就不吃了,而年华还在继续努力,感觉放不下去了,就会运功消化干净,然后再继续去吃,再消化,再吃。

    展青云看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劝年华道:“年华,你看时间也不早了。如果去晚了的话,说不定就见不到空竹大师了,你不说在这几天里要好好跟空竹大师请教请教么?”

    听到展青云的话,年华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的确是这么说的,看看时间,马上将小吃扔到一边了,拉着展青云向山上跑去,小吃什么时候吃都一样,正事可不能忘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