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少林寺内院
    展青云跟年华之前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对少林寺的情况也不了解,根本不知道从哪里进去才能够进入少林寺的内院,哪里才找得到这位空竹大师。

    “这可怎么办呀?”年华挠挠头,“你说咱们问问他们知客僧,他们会告诉咱们么?”

    年华满眼睛问号的看向展青云,最后只得到了一个毫无感情的眼神,里面隐藏着深深的鄙视。

    不用想都知道人家知客僧肯定是不会告诉他们了,人家知道你是谁呀,万一不过是一个看电视或者看电影或者看小说看多了的无聊青年,跑这里来诈唬他们,万一一不小心真把事情告之的话,带来严重的后续影响,知客僧可担待不起。

    人家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说了。

    这条路看起来是走不通了,那么就干脆放出自身的气势将人给引出来,少林内院的人一看自己强大的气势,肯定会坐不住的,那样自己两人就可以趁虚进入了,年华越想越觉得靠谱。

    年华传音入密跟展青云商量。

    展青云琢磨琢磨,好像的确可以这个样子,不过,“你就不怕惊到其他人?”

    年华毫不在乎的摆摆手:“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说完眼神一凌,原本看起来无害的年华瞬间全身上下弥漫着强大的气息,一股极强的气势冲天而起。

    在普通人的眼里,只是感到空气开始变得凝重一些,可是慢慢的也就忽略过去了,可是少林寺寺里的武僧及其之上的这些高手们确实清晰的感觉到那冲天的气势,恐怖强大。

    这到底是谁?

    这是所有少林寺武僧在震惊下的疑问。

    此时少林寺外院的方丈德正大师正在接待某位贵客,突然感受到不对劲,这气势根本就不是少林的人,这是哪位高手到了?

    想到这里,德正大师不好意思的对这位客人双手合什,微微低头,满怀歉意道:“凌施主,真是不好意思了,老衲有事需要出去一下,还请凌施主在这里等待老衲一下。”

    德正大师口中的凌施主却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德正方丈不用这么客气。”说着又拱了拱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真是恭喜方丈了,没想到少林寺时隔多年又出现了一位一流高手,真是可喜可贺呀。”

    “凌施主误会了!”德正大师苦笑道:“这位可不是我们少林的人,寺里的人朝夕相处,老衲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位的气势陌生的很,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

    凌施主听完愣了一下,对来人产生了十分强大的兴趣,不由请求道:“我能不能跟方丈大师你一起过去呀,我也看看这位高手是不是我认识的一流高手。”

    德正大师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了,反正又不是自己少林寺的隐藏势力,而且凌施主可是凌家的家主呀,如果来人是熟悉的还则罢了,要是陌生的,说不定这位凌家家主会知道。

    在武侠小说里,消息最灵通的莫过于百晓生,而百晓生编纂的兵器谱,那可是有理有据相当的专业,可信度非常的高。

    不过现实生活中,武林中消息最灵通的莫过于凌家。

    凌家原来祖居西北,现在的大本营也在西北某个山旮旯里,不过经过战后这几十年的发展,凌家的人是遍布全华夏,而且由于上代凌家家主的英明神武,凌家依靠这种光大的人脉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信息网,据说只要是在武林中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能够知道。

    当然了一听就知道有点夸张,但是这种夸张恰恰说明了凌家的消息的发达。

    而且凌家已经编写出了一流高手的排名,在他们的这个排名里,一共有一流高手九人,排名第一的应该就是华山派的掌门云溪子。

    顶尖高手有两位,一位就是少林寺的内掌门空竹大师,还有一位是武当派的掌门,玄机真人。这两位德高望重,武功超绝可以说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如果武林中人也俗一把非要选出什么武林盟主的话,那么肯定是从这两位中间选择一位。

    当然了以上这两个榜单只是记录了已知的一些一流高手跟顶级高手,那些隐藏在深山老林,几乎不跟世人接触的那些世外高人不算在里面。其实现在还有没有那些世外高人都不一定了,现在可不比古时候,因为工业的极大发展,已经几乎没有能够让人隐居的地方了。

    而且就算是现在凌家也搞不清楚各大派,各大家族明面上的高手到底是不是实际上的高手数量。

    毕竟隐藏实力是几乎每个门派每个家族都会下意识的去做的。

    不过这也不能否认凌家榜单的价值,毕竟各大家主隐藏起来的高手也不会多,只占一小部分。

    而且除了这两个最最高端的榜单,还有不少呢。

    竞争最激烈的就是二流高手之间的竞争。

    二流高手的榜单只录取前三十名,可是华夏的二流高手至少也要一百来个,因此这个名为“人榜”的榜单算是现在武林中最火的。

    相比之下,一流高手的“地榜”,还有顶级高手的“天榜”算是比较冷清了。

    凌家主脑袋里琢磨着到底会是哪位高手,脸上却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当两人到了少林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两个道士带着几个俗家弟子站在门口,旁边有一堆来少林寺旅游的人围观。

    当看到少林寺的掌门方丈德正大师出来的时候,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声。

    要知道他们来这里旅游的时候买的那些旅游册子上就印着少林寺的掌门方丈德正大师的照片,而且德正大师也时常出现在电视里,算是人们比较熟悉的佛家弟子了。

    “阿弥陀佛。”德正大师双手合什口诵佛号,微微躬身,然后直起身对那位领头的道长客气道:“不知道云溪子掌门到来,老衲是有失远迎呀。”

    云溪子虽然心里有疑问,可是很快释然了,虽然他们刚刚到了这里,德正大师就迎了出来,可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是哪位看到自己等人的僧人给德正大师打的电话,他才过来亲自迎接自己。

    云溪子甩了一下拂尘,单手立于胸前,躬身,然后笑着道:“无量天尊,是贫道唐突了,突然上门给大师带来了不便,还请原谅。”

    德正大师就算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不能这么说:“云溪子道友说的是哪里的话,道友过来老衲扫榻欢迎呀。”说着请云溪子几位进去,“快请进快请进。”

    云溪子又念了一句“无量天尊”,这才带着身后的几人走了进去。

    德正大师悄悄示意了旁边的僧人几句,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年华跟展青云当然想进去了,不过如果想要光明正大进去还是不用着急,两人藏在一个地方,等到僧人把游客都请出去,他们才姗姗来迟般现身。

    年华一脸焦急的就要过去敲门,马上就有人过来拦她。

    “这位女施主,今天由于本寺发生了特殊事情,因此今天比平时关闭参观的时间要早,还请女施主下次早点过来。”一位年纪大约也就二十一二的年轻的知客僧过来礼貌的解释道。

    年华还是一脸的焦急,急的都要哭了,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进去的那个,那个老道长是我的师傅,我俩是跟他们一起过来的,不过因为……”说着说着脸红了,眼睛还偷偷的瞄了眼展青云,害羞的道:“如果不是因为跟师兄一起看风景,跟师父他们走散了,我们早就跟着进去了,也不会被师傅给拉下了。”

    知客僧听了年华的话,看看年华又看看展青云,明白了一点,可是还是不能够大意,万一是看到刚才那一幕的游客过来假装的怎么办呀,想到这里,他一拳攻向年华的头部。

    年华却是丝毫不慌张,脚踏七星,身形一转就让了过去,右手的中指食指并在一起成剑指,以指带剑用了一招“七星剑法”。

    知客僧跟年华过了两招后,就认定这位肯定是华山派的人了,赶紧虚晃一招挑出圈外。

    “阿弥陀佛,女施主承让了,既然二位的确是华山派的人,小僧的确应该放行。不过……”

    本来前面的话,挺好的,可是听到他说“不过”的时候,年华就皱了皱眉头,要是不行的话,她决定要干脆跟展青云闯进去。

    “不过,少林寺内院跟外院之间的道路还是有些复杂,如果你们自己进去的话,可能找不到地方,这样吧,还是让小僧帮你们二位带路吧。”知客僧道。

    年华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卖了还要帮忙数钱的另外一个版本呀,这小光头也实在是太过于实在,太过单纯了,不过我喜欢。

    现代社会这么单纯好骗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值得保护。

    年华跟展青云就大模大样的跟着小和尚走了进去,刚走了几步,年华想起自己好像忘记问人家的法号了,“对了,不知道小师傅法号是什么呀?”

    知客僧回答道:“阿弥陀佛,小僧法号永田,是本寺第四代的弟子。”武林中的几代不是从第一代的祖师开始算,而是从还健在的那位开始算。

    比如少林寺辈分最高的是空字辈,所以空字辈的僧人就是一代。

    空字下面依次是,德,渡,永,非,永是第四代,因此永田就是第四代弟子。

    “哦,原来是永田小师傅。”年华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从那里听到过,可是想了半天就是想不出来,算了还是不想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一路上,年华跟展青云走的是相当的轻松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僧人,可是当看到是永田带着他们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上来阻拦,也没有人上来查看他们的真假,倒是看到不少僧人过来跟永田打招呼的,老僧人是一脸的爱护关切,而年纪差不多的则是敬佩,看起来这位永田小师傅在少林寺还是一位能人呢,这人缘实在是好。

    很快就穿过了外院,而在外院跟内院的中间是一座奇门阵法,如果没有熟悉要领的人带着过去,最后的结果就是从哪里进去的还从哪里出来。

    在永田的带领下,年华跟展青云十分顺利的通了过去,而且年华还将悄悄的记下了这个阵法。

    其实展青云对阵法还算是有点研究,可是远远达不到精通,可是周大师精通阵法,已经将阵法的构成应用写在笔记上了,年华虽然看了一遍,了解了一下大概意思,可是不经过深刻的研究只凭看了一眼是完全没有办法学会阵法的,这就是年华今年的计划了,跟着周大师仔细认真的学习阵法。

    有些扯远了,赶紧扯回来。

    七拐八拐之下,眼前一亮,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这就是我们少林寺的内院。”永田小师傅是相当的自豪,“壮观吧!”

    年华呆呆的点点头,她真的是惊呆了。

    眼前的少林寺内院,竟然就在山体里面,将山肚子那里斜着掏空,然后弄出一个足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大平台。

    大平台被合理的分成几部分,除去占面积最大的演武场,还有藏经阁,罗汉院,达摩院,戒律院,还有掌门方丈空竹的方丈院跟两大长老住的地方,这些都在分别的院子里。

    除了这些还有弟子所住的禅房,做饭的厨房,等等等。

    永田小师傅看到年华跟展青云惊叹的表情那是相当的自豪,不过时间不早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呢,不由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咱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年华也回过神来,笑着答谢:“那就还要继续拜托小师傅了。”

    如果是一般的男生,看到年华的笑容就算是心中无恶念,可是也会脸红,可是永田小师傅是完全没有害羞的感觉,十分自然的道:“不用客气,那么跟着小僧过来吧。”

    现在年华他们站的位置是在少林寺的内院的上面,他们想要下去,一是直接跳下去,不过鉴于距离地面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跳下去轻功不好的话可能造成严重后果,那就只能选择第二种了。

    那就是顺着山路走下去,直到走到跟那边的平台一样高的时候,从这边的山跨到对面。

    反正两座山不过间隔两米的距离,只要是武林中人,这个距离都不是问题,对于年华跟展青云当然更不是问题了,轻松的跨了过去。

    跟在永田的后面,通过演武场,进了接近方丈院子的地方,这里围了一圈的武僧,旁边还站着跟着云溪子一起过来的几个华山派的人。

    而在他们围起来的那个场子里,却是有两人在比武,一看就知道一个是华山派的,一个是少林派的。

    打的是旗鼓相当,互不相让。

    少林寺这边用的是伏虎拳,其实跟年华交给展青云的伏虎式有些相似,不过一个是拳法,一个却是打熬身体的方式,不过一般的拳法都有打熬身体的功效,当然了这功效对比正宗的专门用来炼体的方法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果伏虎势加上伏虎拳,那真是如虎添翼了,如果自己把伏虎式赠送给少林寺的话,能不能请求去藏经阁一观呢。可是就是不知道伏虎式能不能打动他们,要知道就算是几百年前,伏虎式也是一个相当极品的锻体方法呢。

    年华现在又打上藏经阁的注意了。

    就在年华胡思乱想的时候,站在她旁边的小和尚永田来劲了,一个劲的在那里暗自使劲,嘴里还嘀咕着呢,“永正师兄你一定不能输,用猛虎下山,不是不是,诶诶,用猛虎扑食,不对不对,对对对,就用这招天外飞拳……”

    年华眨眨眼,不确定的道:“我怎么听说是叫做天外飞仙?”

    小和尚永田摇摇大光头兴高采烈的道:“我管他天外飞什么呢,我师兄要赢了。揍他,揍他一个鼻青脸肿,揍他一个屁股开花!”

    “哦!”年华点点头,“永田你这么彪悍你师傅知道么?”

    永田没有听懂,眨巴眨巴眼看着年华:“女施主你在说什么,什么我师父知道么?”

    年华赶紧摆手:“没事,没事,我就是感叹一句,你们少林寺真是强大。”

    这个时候永田终于想起来,自己身边的这个两位施主可是华山派的人,赶紧抱歉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我把您二位给忘记了……”

    人家门派的人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在那里说什么揍人家师兄屁股开花,鼻青脸肿的,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年华却是毫不在意,“永田你不用这个样子,他们只是在切磋罢了,谁输谁赢都无所谓,反正……”反正这两人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又不是真的华山派的人,当然不在意了。

    可是永田听后,嘴上却是一个劲的赞扬,年华深明大义,年华心胸宽广,让站在一边的展青云耳朵那叫一个痒啊。

    年华心胸宽广?有没有搞错呀,如果真的是心胸宽广的话,能够到现在还不理自己么!

    永田听不到展青云心中的呐喊,可是相当了解展青云的年华却是能够感觉到年华心里的怨念,不过她确实一点都不在乎,反正自己是说到办到,说是是一个月就是十一个月。

    多一天也不行,少一天也不行!

    将这个信息传递给展青云后,年华继续看热闹。

    这个时候永田有点好奇了,问道:“施主你们怎么不去你们华山派那里呀?”

    年华暗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华山派的人,可是又不能这么说,只好编了一个理由,“你看到那个女人了么,那个人跟我不对付,我是能离她多远就多远。”

    小和尚永田歪着头望了望年华指的那个人,恍然大悟,“原来是你的情敌呀。”然后同情的看着她道:“你放心吧,虽然你长得没有人家漂亮,没有人家温柔,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在我眼里跟我俗家的师兄弟差不多,可是我在心里支持你。”说完还举了举拳头,做加油的手势。

    ……年华是一头黑线,这是什么人呀,虽然现在是短发,因为穿的衣服多因此身材看不出来,可是她也没有穿男孩子的衣服呀,最多有点中性罢了。

    而且因为练武的原因本来有些扁平的五官,是越来越立体了,就算现在也是一个长相出众的帅气型的大美女呀,怎么到了小和尚永田的嘴里就成了跟他师兄弟一样的人了。

    难道,在他眼里只有长头发的才算是有女人味么?想到这里,年华问道:“是不是在你眼里有一头长发的才是女孩子呀?”

    没想到小和尚永田还真的点头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了,女人最显著的特征不就是长发么!”

    年华明白了,这小子就是一根筋,或者说这是他的审美!

    算了吧,年华决定还是不要再去关注他了,转头继续去看场上的比试。

    现在比试正好到了紧咬关头,场上的两人的实力是旗鼓相当,经验都挺丰富的,要想赢过对方除了要找到对方的弱点还有漏洞,与此同时还要加强对自身的注意,注意不要露出太多的漏洞给对方,省的最后让对方有机可循。

    就在这时候,华山派的那个小子脚下一趔差点栽倒,少林和尚乘胜追击,直接将他击倒在地,这一场是少林和尚胜利了。

    站在年华身边的小和尚永田那叫一个高兴呀,差点跳起来。而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师兄弟们都往旁边闪了闪。

    而不明所以的年华还站在他身边,永田本来就对年华的性别认知比较模糊,高兴起来更是什么都忘记了,扑上去就想抱住年华。

    可是当他抱着拍了几下后,发现怎么跟自己一样高的人比自己还要高不少了,抬头一看被对方难看的脸色吓到,怎么是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那个男施主呀,对呀,那位可是他的女朋友,他当然不想让自己抱人家了。

    想到这里,永田讪笑两声。

    华山派的人看自己的师兄弟败下阵来,就算是切磋也是不是滋味,刚把那位扶下去,就有人跳到场上,抱拳道:“在下华山派何宏郎,请大师赐教!”说完就摆了一个白鹤晾翅。

    那位大师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下面有人道:“阿弥陀佛,师兄还是让小僧我来会会这位何施主吧!”说着一个光头长相不俗的二十一二的小和尚跟身边的一个女孩点点头,然后双掌合十走到中间的场地上。

    而就是他这么一个举动,让年华这个陌生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年华跟展青云的身上,谁让少林寺这里是个和尚庙,女人根本就没有,虽说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是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长相还挺出众的女孩子,肯定下意识的就看过去。虽然华山派那里也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这两人根本就不是同一类型的。

    年华暗道完了,何宏郎可是见过自己的,肯定会把自己两人给暴露出来,这样少林寺的人也就知道自己跟展青云不是华山派的了,是混进来的。

    果然何宏郎认出了年华,吃惊的道:“你,你不是年小姐么?你怎么进到少林寺内院里来的?”

    听了何宏郎的话,小和尚永田也傻眼了,磕磕巴巴的问道:“你,你说这两人不是你们华山派的?”

    何宏郎点点头,肯定的道:“当然了,我只跟那位女孩子有过一面之缘。”

    永田整个都不好了,什么呀这是,这两个自称为华山派的两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华山派的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呀,要是坏蛋自己不就算是引狼入室了么?

    被自己的想象吓坏了的永田,眼睛都红了,朝着年华跟展青云就吼了起来,下意识的就用上了狮子吼,“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骗我带你们进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年华摊摊手无奈的道:“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见见你们掌门人空竹大师,这不是我们找不到地方么,谁承想瞌睡遇到枕头,这不他们进来了,我们也就跟着进来了。”

    看年华说的这么的轻松,而且脸上一点愧疚都没有,永田更加的气愤了,自己的错误要自己去改正,想到这里,双脚用力,跃到年华的身前,

    “喂,永田,小和尚,你听我解释……”年华对这个小和尚还挺有好感的不想要伤害他,不过人家都已经攻过来了,年华只能身形一转避让过去。

    小和尚永田不过是二流高手中阶罢了,跟年华这位顶级高手那不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去了么,最后从永田追着年华打,变成了年华戏耍永田。

    十分钟后,永田不干了,停下脚步,指着年华的吼道:“有本事你停下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你仗着自己轻功好,到处跑算什么本事,算什么大丈夫!”

    年华无奈的摊摊手,“小和尚,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丈夫好不好,你放过我好不好,我认输了还不行么?”

    永田看年华道歉了,就有点打不下去,想想反正他们会武功肯定也是武林中人,武林中人知道少林寺分外院内院实在是太自然了,反正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进出的口诀,带他们来往几次他们也不会知道怎么进出,干脆把他们带出去得了。

    刚要说话,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炸雷。

    “阿弥陀佛,刚来怎么就要走了,还是留下来喝杯茶吧。”

    刚出生的时候还离着年华几百米,等到了最后一个吧字已经到了年华的面前了,可以见得这人的轻功超绝。

    年华一看来人是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和尚,身宽体胖就跟大肚弥勒佛一样,脸上挂着微笑,眼睛都笑没了。

    这样一个三百多斤的大胖子,可是轻功却是相当的厉害。

    还没有等年华说话,蒲扇般的大手,中指食指并在一起,以拇指按之,三面紧紧接触不能松开,徐徐向年华扶来。

    这就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拈花指”。

    虽然大胖子用“拈花指”有点可笑,可是威力确是一点都不可笑、

    “拈花指”看似阴柔其实刚柔并济,练到大成,就算是多么坚硬的物体,都能够应指而碎,端是厉害。

    年华只能被动的接招,大胖和尚是二流巅峰,年华也把自己的修为定在二流巅峰,虽然这样一来因为经验的问题,有点手忙脚乱的,可是几十招过后,却是越来越熟练起来。

    于此同时大胖和尚却是越打越吃惊,一开始吃惊于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二流巅峰了,这比寺里的天才永田还要厉害的多呀,他不过才二流中阶,可是这小姑娘的年纪应该比永田还要小啊。

    不过虽然同是二流巅峰,可是大胖和尚的经验多丰富,一开始跟就是压着年华打,可是慢慢的大和尚就发现了,跟自己交手的这个小姑娘,就跟一块干瘪的海绵一样,正在从中吸取大量的水分,慢慢一点点扭转局势,慢慢的竟然跟大和尚持平了,最后竟然渐渐的占据了些优势。

    大和尚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自己必败无疑,可是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跳不出这个圈子,这个小姑娘已经完全控制了战斗的节奏,之所以不马上打败自己,不过是为了多吸取些经验营养罢了,自己已经失败了。

    想到这里大和尚也不怕丢人直接投降,“这位施主,大和尚我认输,还请将我放开吧,在这么下去,大和尚还得累晕了呀。”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开玩笑呢。

    年华虽然感到有点可惜,可是人家都这么说了,还是算了吧,十分干脆的停手。

    大胖和尚也跟着停下,用僧袍擦擦满脸的汗,然后对年华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你这个小姑娘,真是了不得呀,就是不知道你们是哪家的呀?”

    年华刚想要说自己无门无派,就想起来,自己其实已经有门派了,而且连门派的大弟子都有了。

    “我们是华云派的人。”年华抱拳笑着回答。

    “华云派?”大和尚翻着眼珠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这个门派,“到底是哪个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难道是老年痴呆前兆了?不可能吧,我不过才五十多岁罢了,怎么会呢,不行,过几天我要去医院看看去……”

    虽然大和尚只是小声在那里嘀咕,可是年华离着这么近,耳朵又非常非常的好用,当然能够听到。

    当听到后面的时候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哭笑不得,年华猜测这位跟永田一样是个一心扑在练功上,不通世事的单纯家伙。

    “大和尚,大和尚。”年华叫道。

    可是大和尚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办法年华只能伸手去拉大和尚。

    可是当还没有碰到的时候,大和尚自己清醒过来了,“哦,对了你们两个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呀?不会是专门来旅游的吧!”

    年华笑着问道:“要是我们真的是来旅游的呢?”

    大和尚摸摸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道:“既然你们是来旅游走错地方了,那我就送你们出去吧。”

    年华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位还不如永田呢,至少人家永田还知道思考,这位是连思考都觉得麻烦。

    “行了,那我带你们出去吧。”大和尚摸着脑袋就要往外走。

    不过年华当然不想就此离开,她还没有见到空竹大师的面呢,不过可是人家是一番好意,正不知道要如何对大和尚说,有人就帮他开口了。

    就在这个时候,何宏郎说话了。

    “几位请留步。”

    年华展青云还有大和尚转头看了过去,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何宏郎走到年华面前,抱拳,然后道:“不知道在下还是华山派的哪位得罪了姑娘,如果因为在下上次对你的冷漠惹怒了姑娘你,还请原谅。”

    年华一听更晕了,这位是把自己的行为定性成打击报复,不由苦笑道:“何先生,不不,何少侠你误会了,我俩这次来,本来的目的是想要拜访少林空竹大师,跟你们华山派没有关系,不过是正好碰到你们一起过来,我们是为了方便才冒充你们进来了。这一切都是巧合,绝对都是巧合。而上次是因为我已经看出你是武林中人了,想要跟你了解一下武林大会的事情罢了!”

    听完年华的话,何宏郎的脸一下子就脸红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罢了,人家根本就没有看上自己,也是虽然自己也算是年青一代里的高手,可是现在跟人家一比就什么都是了。

    本来想给年华带路离开的大和尚,一听年华是打算见空竹大师,更加的热情了。

    双手放在一起成喇叭状,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师父,有人找你……”

    找你这两个字的回音在整个山间回荡着回荡着!

    而站在大和尚旁边的人一个个捂着耳朵呲牙咧嘴的,耳膜差点被震破了。

    年华突然发现自己不过刚刚来少林寺一个小时,哭笑不得的次数比去年一年都要多,这位大和尚实在是直的可爱,天啊,要是自己有个这样的徒弟,自己还要愁死。心里暗暗庆幸李穆修不是这样的人,要不然自己还得短命十年。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效果是一等一的好,不但空竹大师被叫出来了,所有的人都跟着出来了。

    “德能,老衲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大声喧哗,要是吓到小弟子们就不好了,就算没有吓到小弟子,难道你忘记了咱们今天有客人,要是吓到华山派的朋友们就不好了……”

    年华傻眼了,这是自己想象中的白须飘飘,德高望重的得道高僧么,怎么跟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有个一拼呀。

    还好还好,当空竹大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年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是一个得道高僧的模样。

    于此同时空竹大师也看到了年华跟展青云,跟年华的庆幸不同,空竹大师一向淡定的表情瞬间就不淡定了,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继续淡定,可是刚才那副样子还是被他身边的人看了个清楚。

    这是到底怎么回事?以空竹大师的修养,都被震住了而没有hold住,几人对视一眼,沿着空竹大师的视线的方向看去。

    没有什么呀,不过就是两个长相出色的两个孩子罢了。

    可是空竹大师表面恢复了,心里却是更加破涛汹涌了,他看到了什么,面前的这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竟然一个比一个厉害。

    那个年轻的男娃刚刚突破一流高手的境地,虽然吃惊,但是毕竟之前也出现过这样的天才,还在情理之中,可是他旁边的那位,确定是地球上产的么?这天资也太逆天了吧。

    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顶级高手的地步,跟自己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一样的修为。

    从古至今,放眼全华夏,最快升入顶尖高手境界的哪一位也到了四十五岁的年纪了。

    五十岁左右到达已经是天资卓绝了,六十岁左右到达也算是天纵之才,七十岁左右到达是比比皆是,八十岁到达的也是恒河沙数。

    自己这位六十多岁到达顶尖高手已经算是不错了。

    而且更多的人根本就达不到!

    武功修为就是这样,刚开始的时候进展非常的顺利,越到后面就越困难,不入流高手到三流高手算是比较容易,能够达到二比一的概率,最要认真锤炼自己,肯定能够得到收获。

    而三流高手到一流高手那就是百里挑一了,能够达到的都是精英;而从二流高手到一流高手则是千里挑一,苦难重重,绝大多数人都败退在这里了。

    而一流高手到达顶尖高手,则是另一个境界了,顶尖高手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半步先天!这里也算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而且因为向来人数稀少,也不好统计。

    那个传说中的先天高手,反正现在华夏是没有的,从明朝开始,先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可是现在空竹大师看到了先天的希望,那就是年华!这位还不满二十就已经是顶级高手的年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