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比试
    “这位小友,远道而来,老衲有失远迎,谢罪谢罪呀。”空竹大师面带微笑,一步就跨到了年华的身前。

    这是缩地成寸,年华的眼神放出了光芒,果然是顶尖高手,就是不同凡响,而且就算是自己,现在也只能勉强做的到,可是也做不到这么的轻松自在,风轻云淡,毫无痕迹。

    “空竹大师,何罪之有呀,其实要说谢罪的也是在下,惊扰了大师的清修!”客气话谁不会说呀,年华说起来也是十分的自然。

    空竹大师摇头笑道:“能够见到小友一面,是老衲三生有幸呀,就算小友不进来,老衲也要亲自去迎接小友,小友气势冲天,如龙入苍穹,扶摇直上,一看就是非凡人,老衲也想要认识认识小友呀。”

    年华知道老和尚已经知道,在外面发出冲天气势的就是自己了。

    既然人家已经知道了,自己也不想隐瞒,也就点头承认了,“大师,真是慧眼呀,没错,就是在下,而在下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想要见见大师您,现在终于得见大师尊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呀。”不管怎么说,这位大师还是挺幽默的,而且还是一个能够跟的上时代潮流的老和尚。

    年华想起空竹大师一出场的时候说的那几句话,不由囧了,这位大师也挺逗的。

    空竹大师侧身让开道路,右手托起左臂的宽大僧袍的大袖子,露出左手,做出请的手势道:“阿弥陀佛,还请小友。”视线从年华的身上移到展青云的身上,“还有这位小友,两位小友跟着老衲去里面喝杯茶水吧!”

    年华点点头,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大大的微笑,“那就打扰大师了。”伸手拉住展青云的手,回头对他笑了笑。

    展青云回握住年华,恭敬的对空竹大师施了一礼,“叨扰大师了!”

    空竹大师双手合什,“阿弥陀佛,两位小友咱们走吧。”说完缓步向他的禅室走去。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眼,跟在他的后面向前走去。

    他们三个走了,留下后面无数人发愣发呆,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是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两个年轻人闯了进来,少林寺不是应该将他们驱逐出去么?怎么最后变成了空竹大师邀请他们两个去喝茶呀。最后还把本来的客人丢在这里了。

    德正方丈第一个回过神来,他知道自己师叔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用意的。

    这个时候凌家主走了过来,凑到德正方丈的身前,小声说了句,“德正方丈,刚才那个气势……”

    德正方丈被一提醒,恍然大悟,刚才华山派的掌门云溪子已经说过了,来的时候并没有用气势冲天的方法扣山门,既然不是云溪子这位一流高手弄出来的,那刚才跟着空竹大师进去的那两个年轻人中肯定有一位是了。

    不过他们两个并不是一流高手,不约而同的看向现今武林中排名在“地榜”上排名第一的云溪子。

    而这个时候云溪子正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目瞪口呆。

    他看到了什么,已经进入空竹禅室的那三人的身上都隐藏着不下于一流高手的气势。

    本来他一过来就感应到展青云的身上隐藏的气势了,毕竟展青云刚刚进入一流高手的境地,身上的波动还比较明显,虽然一流高手之下的高手们几乎没有人能够感应的到,可是作为老牌一流高手,之前被誉为近五年最有可能进入顶尖高手境界的云溪子却是能够感应的到。

    吃惊,绝对的吃惊,刚才他刚刚上到山门的时候,就已经感应到轻微而又强大的气势。不过因为不是冲着他们的,因此并没有太过清晰的感应到具体的方位,不过上面就是高手成群的少林寺,云溪子就认为是少林寺的一流高手发出的气势。

    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位在扣山门了,这也太年轻了吧,自己当年一直都是别人嘴里的精英,别人嘴里的天才,也是不到五十岁的时候晋升到一流高手的,到了现在已经快十五年了,这才到达了一流高手的巅峰,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呀。

    当然了那位小姑娘也是相当的惊人,竟然跟已经达到二流高手巅峰的德能大师打了个平分秋色,这资质也是没得说了,而且年纪看起来比那个年轻男子还要小一些,是不是成年人都不一定呢。

    再看看自己的徒弟何宏郎本来已经算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了,二十多岁的二流中期高手,可是跟一家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呀。对了少林寺的那个永田小和尚也是以十八岁的年纪就达到了二流高手的境地,比起一向是自己骄傲的徒弟,也还要更胜一筹呀。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呀!

    可是,可是!

    当空竹大师跟那位小姑娘站在一起后,因为空竹大师顶尖高手的气势牵引下,竟然将对方的气势勾出了一丝丝,虽然对方很快就将气势遮掩的一干二净,可是他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不就是在少林寺山门感受到的那个人么?

    而且跟空竹大师的比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本来以为是一位二流高手的小姑娘其实是一位超级超级超级大高手,是一位站在华夏武林巅峰的顶尖高手!

    一位不满二十就已经是顶尖高手的绝世奇才,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在四十岁之前就达到现在这个地步。

    而现在已知的两位顶尖高手无一不是年过八十的老人,虽然因为到了一流高手之后,寿命已经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二十年,一般一流高手都可以活到一百岁,甚至一百一二十岁。

    而顶尖高手则是在此基础上还要上向移动,最少也要在增加五十年。

    因此八十多岁的顶尖高手其实还处在壮年。

    就是不知道这两位年纪小小的超级高手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之前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呀。

    想到这里他想起有一位专门收集武林中各种资料还有消息的家族的家主,说不定他会知道呢。

    云溪子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凌家家主的时候,不但凌家主吓到了,就连一向面带微笑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德正方丈也傻了眼。

    德正大师咽了口口水,不确定的小心翼翼的问道:“云掌门说的都是真的?”

    云溪子无奈的点点头,“我也不敢相信,可是这是事实,这不我过来问问凌家主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凌家主皱着眉头,脑筋开始不断运动起来,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道:“我想起来了,之前我们凌家的一个弟子曾经发回来一个消息,上面就说一位小姑娘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这是从柳家还有得来的小道消息。”说着苦笑道:“我当时根本就没有重视这个消息,也根本相信有不满十八的小女孩能够达到一流高手的境界,这样的修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那位弟子说的应该是真的。”

    听凌家主说完,云溪子已经差不多少确定那个小姑娘跟凌家家主说的是同一个人,虽然虽然凌家家主,说的是一流高手境地,而现在这位已经成为顶尖高手,可是上级高手伪装成下级的高手,只要不是对方露出破绽,根本下级就看不出来。

    “现在咱们怎么办呀,要不要过去,跟这两位前辈,咳咳,见见礼呀?”凌家主建议道。

    他的话音刚落下,德正大师跟云溪子点点头同意了,丢下背后已经全部被巨大的消息轰的三魂七魄离体的弟子们,往空竹大师的禅房走去。

    等他们到了禅房,那两位跟空竹大师是详谈甚欢,咳咳,应该说是空竹大师说的比较欢,另外那两人脸上的表情是无奈中夹杂着尴尬,想要阻止继续废话的空竹大师,却不好意思。

    德正大师知道自己师叔看到他欣赏的人的时候,话就会不知主的成几何形的增加,没有办法,为了让客人的耳朵少受一点罪,只能上前打个圆场。

    “阿弥陀佛,师叔,您先喝杯茶润润喉咙。”德正大师亲自倒了一杯茶塞给空竹大师。

    空竹大师眨眨眼,知道德正是为了堵自己的嘴,不过他也意识到自己反复好像又犯老毛病了,十分配合的闭上了嘴。

    空竹大师不再说话,那整个禅室就清净了一片,德正大师来到年华跟展青云的跟前,双手合什施了一礼,口诵佛号,“阿弥陀佛,两位前辈的到来让我们少林寺真是蓬荜生辉,三生有幸呀。”

    五十多岁的德正大师给年华跟展青云行礼,年华并没有说什么当不起之类的话,武林中非常重视辈分,而且是以强者为尊,几十岁的人给年轻人行礼是十分多见的事情。

    不过德正大师刚刚拜了下去,就看年华手掌抬了抬,德正大师的身体就被抬了起来。

    德正大师也没有看年华的手挨到自己,就凭那真气就可以将人托起来。经过这么一下子德正大师对华山派掌门人云溪子所说的话是彻底的相信了。

    德正大师之后,凌家主还有云溪子都过来拜见年华,凌家主比云溪子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展青云。

    而展青云也对云溪子施了一礼。

    大家都互相拜见过后,一屋子人分宾主落座。

    年华正坐在空竹大师的下手,而展青云当然就坐在年华的下方了。

    空竹大师的那边就是云溪子,德正大师最后是凌家主。

    放下茶杯空竹大师问道:“小友,老衲还不知道您跟这位小友的名字呢,不知道尊姓大名呀?”

    年华也没有隐瞒介绍道:“我叫年华,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展青云。我们两个都是华云派的人。”

    空竹大师几人都在心里默念两人的名字,凌家主当听到年华两字时,肠子差点悔青了,因为那个时候传来的消息里,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就是姓年。

    而当听到年华所说的那个“华云派”的时候,在场的几位哑然了,“华云派”不就是将两人的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拼在一起么。而且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武林中有这个华云派,那么综上所述,这个门派一定是最近成立的,说不定就是刚刚成立的。

    年华一看他们几位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是误会了,虽然的确是成立不久,可是真的不是今天成立的。解释道:“你们误会了,在下可不是随便瞎说的,你们猜得没错,我们门派的名字的确是用我们两人的名字命名的,可是成立已经一年了,而且我们门派也不是就我们两个人,已经开始收弟子了。因为这个门派是我建立的,因此我就是门派的开派祖师,还有当代的掌门。”

    年华的话音落下,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视线差点将她融化,年华当然知道这个视线的主人是谁。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的时候已经是面带微笑了。

    展青云却是罕见的露出微笑,从刚才年华介绍自己是她的未婚妻开始,他就知道年华对自己的心防已经松动大半了,当听到门派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防线已经彻底松动了。只要自己在加把劲,那个什么临时,就要彻底脱离了。

    空竹大师等人看到展青云的笑脸后,不由感叹这两个孩子,真是天生一对地设的一双呀,如果这两人的孩子,说不定是翻着跟头出来的。

    不过这个华云派也算是在几位的心里扎下根了,不要看这是一个刚刚成立的门派,但是这高手真是太强大了,一位顶尖高手加一位一流高手,不管剩下还有多少人,这已经比不少的门派要厉害了,这么一来,等到今年武林大会的时候,这个人数超少的华云派说不定会力压其他大派成为除去少林寺跟武当之下的第三派,就算因为人数太少的原因而往下降一降,可是前六是没有问题的了。

    看起来等到武林大会过后,武林中多少年不变的格局就要发生巨大的改变了。

    本来最受华云派威胁的就是少林武当之下的第三大门派的华山派,不过因为华云派自身这样那样的原因,现阶段还是稳坐第三的宝座,因此对年华的态度虽然稍微谨慎了一点,可是还是以热情为主。

    正好年华跟展青云缺少的就是对整个武林势力了解,既然这么多武林中的顶级势力的老大们在,年华跟展青云当然不会错过了。

    “对了因为我跟青云都是因为接受了隔代传承,自己慢慢的练出来的,所以对武林,对江湖不是太了解,还请几位好好的给我们介绍介绍呀。感激不尽。”年华说的是相当的客气。

    这下子空竹大师他们更是吃惊了,这两位竟然都是自练成材,这资质,也实在是太可怕了。瞬间所有人对他们的评价又提高了一截。

    其实他们之所以不对年华跟展青云进行怀疑,是因为武林中有一部分人就是通过得到武林前辈的秘籍或者是笔记才练出高强的武艺的。

    当然了一般这样的人的成就是不如那些跟他天赋差不多,却加入了门派或者是出生在武林世家里的人。

    德正方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抬头对年华建议道:“那还是让凌家主给前辈介绍一下吧?”

    年华点头,看向凌家主,“还请凌家主帮我们指点一下谜经!”

    凌家主当然不会拒绝的,开始一点一点的帮年华介绍:“虽然因为二十世纪上半世纪的战乱,还有后面那场动乱,对咱们武林中人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不少武林门派或者是世家都泯灭了,不过还是有不少门派和世家生存下来。”

    “现在武林中具体的局势就是七大门派,还有十大家族,当然剩下的小门派跟小家族是多如牛毛,就不用提了。”

    “七大门派分别是,少林派,武当派,华山派,青城派,峨眉派,八卦门,唐门。”

    “十大家族都有,位于中原大地的柳家,陈家;西北欧阳家,还有我们凌家;东北的金家,华东的佟家,江南的展家,吴家;东南的苗家;西南的袁家。”

    “不论是七大门派还是十大家族都必须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二流高阶的高手或者是三个二流中阶。如果满足这个硬性规定的门派不满七个或家族不满十个,那么就以当时满足了多少个为准。如果是超过的话,则要通过比武决出顺序,门派第八或者是家族第十一个只能含恨收场了。”

    “……”

    年华跟展青云听得特别的认真,如果不是仗着记忆力好的话,他们都想拿出笔记本来记了。

    而且凌家主知道不少别人不知道的,为了交好年华跟展青云也不去捂着按着了,抛出了不少鲜为人知的东西,就连在座的其他人都跟着沾光了。

    听完后,云溪子意犹未尽道:“如果不是沾了年前辈的光,要是想从凌家主嘴里知道这些东西,真是难如登天呀。”

    凌家主说的口干舌燥,自己倒了一杯冷茶,润润喉咙,听了云溪子的话,不由揶揄道:“云溪子掌门要是您想要听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只要您告诉我您还有多长时间能够晋级到顶尖高手就行。”

    云溪子一听就苦笑起来,这也不是他自己能够把握住的,而且他现在不过在巅峰待了两年,他自己估计怎么也要再继续几年才能够成功。

    凌家主当然知道云溪子当然不会告诉他,心里还是有点淡淡的遗憾,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次已经算是收获非常的大了,竟然不经意间得到了这么劲爆的消息,如果将这个消息放到江湖上,他想百分之九十九点都不会相信的。

    不过他是不会这么做的,要是因此得罪了这两位,自己这个凌家家主也就做的到了头了。

    这个时候年华想起了自己的来意,起身走到空竹大师的面前,抱拳请求道:“在下这次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跟空竹大师您请教一下,我虽然境界不低,可是经验确实不多,还请空竹大师赐教一下。”

    空竹大师是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赐教不敢当,跟小友交手也是老衲的荣幸呀。”整个华夏之前就他跟武当掌门两人有资格交手,不过因为特殊的身份放在那里,谁胜谁负都会造成武林中的一些动荡,因此两人就算在一起出现也从来没有切磋过,这次终于又有一位顶尖高手出现,当然要好好切磋一下了。

    两人决定出去切磋,年华刚要过去开门,就见空竹大师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口,双手握上把手,心里默念五个数,然后向后一拉。

    “哎呦,哎呦。”

    就跟下饺子一样噗通噗通掉进不少来。

    “诶诶,你们上面的赶紧下去,可压死我了,我都要喘不过气了,德能师叔尤其是你,你赶紧下去呀。”被压在下面的弟子们一个个鬼哭狼嚎的。

    坐在上面的德能,笑眯眯的又颤了几下,下面又是一阵哀求声。

    而华山派的那些弟子虽然因为站在后面得以幸免,可是还是有点尴尬,尤其是何宏郎,当看到年华的眼神扫过他的时候,脸更加的红了。

    “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小子赶紧起来,空竹师叔要跟年前辈切磋切磋,赶紧把地方给让出来。”德正方丈的话音落下,叠在那里的人山就不见了,只留下华山派的几个人还在那里傻愣愣的。

    等年华跟着空竹大师德正方丈他们一起去,专门用无比坚硬可是柔韧度也相当的高的钛合金铺成的演武厅。

    年华他们到得时候,大半的地方已经被大和尚小和尚占满了。一个个眼睛放光,空竹师叔(师伯,师叔祖,师伯祖),要跟其他人交手,这可是几年到头都看不到的。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当误了。

    还好他们还知道要给正主让地方,要不然整个圈都围满了。

    年华请空竹大师先过,然后自己才跟在空竹大师身后。

    “大师请!”年华当然不会先出招了,自己虽然跟空竹大师都是顶尖高手,不过人家大师德高望重,当然要让空竹大师开始了。

    大师也不推辞,身子一侧摆了个姿势。

    都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果然空竹大师的将攻击的姿势一摆出来,年华就感到之前脾气好好,甚至有些逗乐的空竹大师的身上满是浩大的气势,直逼自己。

    年华当然也毫不示弱,她练得是碎星拳,一招一式都带着无尽的锐利,带出的拳锋甚至差点将离着比较近的几位僧人割伤,幸亏旁白还站着三位一流高手,云溪子,展青云还有一个陌生的大和尚,联手将拳锋化解,这才没有伤及无辜。

    不过也让其他人知道想要旁观顶尖高手交手,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下意识,所有人都倒退了十多米,将大半的地方让给了两人。

    而空竹大师则是用的混元无相掌,这个掌法讲究刚柔并济,刚能够碎石,柔能似水,空竹大师几十年的功夫都用在这双掌上了,威力巨大。

    毕竟经验年龄在那里放着呢,年华一开始只能勉力支撑,不要看她对附近的人伤害不少,可是对人家空竹大师却是一点危害都没有。

    不要看空竹大师年纪不小,可是动作相当的灵活,脚踩九宫步,神出鬼没,让年华猜不出他下一步去了哪里。

    而空竹大师的惊讶却是更加多,他能够感知到年华进入这个顶尖高手时间也不长,照例说对先天真气的运用,肯定是相当的薄弱的,可是慢慢的他发现了。年华身上围绕的那层护体真气上,主体结构竟然是用先天之气构成的,实在是太奢侈了。

    就算顶尖高手被称为半步先天,可是也不意味着顶尖高手体内会有一半的先天之气,那只有到达顶尖高手巅峰的时候,才会达到的。

    顶尖高手初阶不过只有十二分之一罢了,而是年华用在护体真气上的先天之气的量已经差不多了。

    既然这样,只要把护体真气上的先天之气消耗干了,那么自己就算是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竹大师却发现,对方的先天之气不但没有少,而且还是那么的充足,这是怎么回事呀。

    他当然不会知道年华现在身体里的先天之气已经达到了一半的标准了,如果不是修为跟不上,她现在就是巅峰高手了。

    年华咬牙坚持,这肯定是自己这辈子最厉害的那位,可是自己不能服输,要坚持道最后一刻,能够跟一位顶尖高手对战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自己一定要继续努力,得到最多的经验。

    有一瞬间年华都以为自己要被空竹的大师的混元无相掌大众胸口,难道自己真的要失败了么?年华不甘心!

    两指并在一起,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年华的手指延伸出去,然后一把利刃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好多人在那里叹道:“这就是罡气外放呀,这位前辈将罡气凝成一柄剑了。”

    而站在那里的展青云,也伸出手指,想要凝结出一把剑,不过根本没有成功,罡气根本就出不来。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华山派的女孩子,红着脸,柔声的道:“这位你不用这么着急,我师父都是在成为一流高手之后好长时间才成功的。你现在应该只是二流高手的境地吧。”

    女孩子说完后,就等待着展青云的回话,可是几分钟过去后,才发现人家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这样让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她有点难过了。

    旁边的一个爱慕她的陈师兄有点为自己的黄师妹打抱不平,可是他刚要说话,就被大师兄给拦住了。

    何宏郎现在已经猜测出年华跟展青云之间的关系了,肯定不一般,如果自己师妹插入的话,肯定会得罪年华,而现在得罪一位顶级高手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华山派未来会鸡犬不宁,如果只为前辈是个脾气暴躁,甚至有抛离倾向的人,最后整个华山派甚至都可能被灭了,谁让华山派没有一个能与之抗衡的人呢。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空竹大师失手杀了年前辈的话,就什么都不需要说了,可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么。

    顶尖高手之间的交手跟下面的那些不同,生死战是非常难的,也就是说打败不难,可是杀死就太难了,让对方跑了话,最后遭殃的就是整个门派或者是家族,相当的不划算,因此只要不发生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顶尖高手之间是相当友好的。

    金梓心嘟着嘴哼了一声,看向展青云的眼神还是充满了爱慕,不过还是不敢违背自己师兄的话,只能默默的看着。

    何宏郎松了一口气,开始目不转睛的看向场中央。

    展青云也放弃了对罡气外放的实验,一般刚刚进一流高手的人,大概都是在半年左右才能够罡气外放,像年华那样迅速的少。

    这次比试对空竹大师跟年华都是非常难得的,而对剩下的那些人就更加的难得了,这里的人算上三位一流高手都没有看到过顶尖高手的对决,这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呀。

    尤其是对一流高手跟二流高手来说就是个更好的机会,如果从中吸取一些东西,对之后境界的提升是非常有帮助的。

    不过二流一下的高手就不行了,他们连场上人的身形都看不清楚,动作也看不清楚,只能看个热闹罢了。

    而这个时候场上的年华在经过初步的颓势之后,性格里的坚毅和不服输让她艰难的坚持下来,而没有转身认输,而在经过最最艰难之后,身体竟然一松,之前已经达到的极限竟然突破了,速度变得更快乐。

    都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年华的速度大幅度提高后,一时间空竹大师竟然也有点左右摇晃。

    一时间竟然是年华站了上峰。

    这样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大吃一惊。

    不过云溪子这位老牌高手确实相当的镇定,因为他知道想空竹大师这样的老牌顶尖高手刚才肯定没有用处他的全部实力。

    果然云溪子刚把他的推测说出来,场上就发生了变化,因为空竹大师的速度果然也跟着增加了。

    这在三流高手们的眼里就是一片片白茫茫,而之前勉强能够看清楚的二流高手们也是跟不上节奏了。

    小和尚永田,何宏郎他们如果非要看进去的话,最后的结果就是头晕眼花的,实在是难过。

    而像德正方丈,德能这样的二流巅峰高手还能够面前跟得上。

    年华知道空竹大师的真实实力根本就不是初阶,应该已经到达中阶了,每一小阶都是一个飞跃。自己比不上空竹大师那是应该的。

    可是年华却不希望这个应该成为自己理所当然的借口,既然有这样难得的机会,就让自己突破自我吧。

    年华干脆散去自己的护身真气,直接将身体暴露在空竹大师的掌下。

    旁边的人看的都傻眼了,这是在作死的节奏么?想要死也不要用这种方法么!

    几位大高手也是大吃一惊,不过看展青云还是淡定之极的样子,心里都有疑问了。

    他们两人既然是未婚夫妻的关系,那么自然是最最担心年华的了,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不像是担心的样子呀。

    那边何宏郎却是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因为他什么都看不清楚,没看明白。

    可是很快几大高手瞠目结舌,这还是人的身体么,竟然用手臂硬抗空竹大师的混元无相掌。

    不过突然年华的脚下一错,身子突然从大师面前消失了,再看却是闪到了大师的右方。

    大师一击不中,顺势变招。心里却是对年华的步法惊叹不已,这种步法也是自己之前没有见过的,虽然也是没有脱离七星八卦九宫的套路,可是相当精妙,说不定跟少林寺压箱底的轻功一苇渡江相差无几。

    下面的那些人都松了口气,他们以为年华想利用破绽吸引空竹大师的注意力,她自己在抓住机会反攻这样的方法呢,不过这样做的话,危险非常的大,因为就算你是顶尖高手,肉体也只是肉体,不会变成金刚,如果没有把握好肯定是重伤,就算把握好也是个轻伤。

    “原来年前辈的步法竟然这么的精妙,实在是太厉害了。果然不愧是开派祖师呀。”德正方丈是感叹不已呀。

    有这么一位厉害的掌门祖师,在加上那么一位厉害的掌门的丈夫,两人雌雄合璧,说不定会天下无敌呢,现在的华云派之后小鸡三两只,可是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而那个时候,年前辈不过三十,四十,五十岁罢了,对比她顶尖高手的能够活的年限,根本就还是青年人呢,有的是精力和体力。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这位展青云前辈也到了顶尖高手的行列了,一个门派两个顶尖高手,其他的门派肯定要退避三舍。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抑制他们的发展,那就是将年华跟展青云都杀死,可是先不要说这两位已经成了气候了,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更是因为现在的外面的社会,科学技术发达,法律也更加的健全,国家机器也是异常的强大,这件事不被国家知道还好,要是被国家知道武林中人异动,就更加不少收场了。

    侠以武犯忌,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不管是古代的时候,还是现代,国家都对武林有些了解,也会随时注意武林中人的情况,就怕这些武夫头脑一热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空竹大师是越打越吃惊,这位年小友真是太太厉害了,是万八千年才出的一个奇才呀,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在隐藏实力,慢慢的被逼了出来,最后干脆用了全力,竟然奈何不了人家。

    而这位年小友却是越打越顺手,速度是更加的快了,或许是自己的给她的强大压力让她让她爆发了。

    于空竹大师相反,现在的年华是一反开始时的吃力,到现在是相当的轻松了,果然在这样的高压下,才能够迸发出足够的潜力,年华估计自己现在的速度是之前的一点五倍了,整整增加了一半的速度。

    这里的速度包括了出手速度跟躲避的速度,战斗的意识也跟着有了很大的提高。

    年华现在就想要把空竹大师抱回家去,当她的陪练,实在是太有效了。

    年华高兴了,空竹却是叹了口气,虚晃一招,跳了出来。

    “大师,怎么停下来了。”年华的声音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呀。

    空竹大师摆摆手,苦笑道:“行了行了,下次有时间咱们再切磋吧,这次就先放过老衲这把老骨头吧。”

    年华虽然有些遗憾,可是也能够看出空竹大师脸上的那丝疲惫,虽然她还不累,可是还是要尊重老人。

    空竹大师转身对德正道:“德正呀你帮老衲好好照顾一下年小友我先去休息一下。”然后有对年华道:“小友,还想见谅,恕老衲现在不能作陪了。”

    年华点点头,笑着道:“大师您请便,不用在意我们了。”

    空竹大师笑着道谢后,回到了自己的禅室里,在恢复功力的时候,脑海里也回忆着刚才的打斗场面。

    虽然之前都是空竹大师引着年华在比试,可是到了中间的时候他就已经力不从心了,到了后面那就是两人平分秋色。

    在这场比试里,不仅年华受益匪浅,就算是空竹大师都是有不小的收获,至少他能够知道自己的方向到底是不是对的,要不要进行改进,在年华的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毕竟每个顶尖高手都有他自己独特的东西,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吸取对方的精华长处,才能够修改自己的短处。

    空竹大师也趁机梳理一下自己的武功脉络,取长补短,只有这样才能够摸到先天的大门。

    看着空竹大师离开,年华也发现的确是很累。

    突然肩膀上一沉,鼻子间也感受到了温暖的味道。

    “现在几点了?”年华抬头问道。

    展青云掏出手机,展示给年华看。

    年华瞪大了眼睛,手机上显示的是下午七点,而她还记得比试之前就让展青云记过一次时间。距离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自己竟然跟空竹大师比试了三个小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