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章 原谅
    章节名:第二百八十章原谅

    年华展青云在永田带领下来到一间安静舒适的房间。

    小和尚停下脚步,转身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那个什么,年前辈展前辈真是对不起,刚才是小僧冒犯了。”

    年华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光头,“不知者不怪,再说了……你干嘛?”瞪着拉下她手的展青云。

    不过展青云却是就跟没有看到一样,对着松了一口气的小和尚永田道:“永田小师傅,你就先去休息吧。”

    永田对展青云感激的一笑,刚才被年前辈摸光头的时候,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为了防止继续被偷袭,当然愿意现在就离开了,不过,永田苦笑道:“是小僧师父让小僧在这里服侍你们,要是小僧这样回去,小僧我肯定会挨我师父的骂的。”一脸的委屈。

    展青云打开门,先让年华进去,然后转身对永田道:“你就放心吧,如果你师父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说的,我们两个不想要其他人打扰。”

    永田高兴起来,转身就跑,不过刚跑几步想起来,转身又去敲门。

    这次还是展青云开的门:“怎么了?”

    永田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小僧忘记问了,两位前辈是要在这里吃饭还是去食堂去吃,哦,这样吧小僧我干脆将斋饭替您二位打过来吧!”说完躬身就要离开。这些高人前辈很多都有怪癖,还是小心一点吧!

    永田刚要离开,门里又钻出一个脑袋,对他眯眯眼,吓得永田一哆嗦。

    “永田你不用帮我们送了,我们两个回去食堂吃饭的。”年华的眼里满是兴趣。

    永田嘴里哦哦的答应,不过眼睛却是看向展青云。

    展青云点点头,他这才放心的离开了。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过永田还是能够看出来,还是这位展前辈比较靠谱一点。

    关上门,展青云无奈的道:“你怎么想起要去食堂吃饭呀?”好好的两人用餐又被破坏了。

    诶,对了,永田好像就给两人这么一间房间休息呀,这么说又可以跟年华一个房间,而不用找什么借口了。想着想着,展青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年华看着他的那抹笑容就感到身上有点凉,瞪眼道:“你晓得这么怪异干什么呀?”

    展青云可不想提醒年华,只是哦了一声说道:“这不是要去参观少林寺的食堂了么,我赶紧十分的有必要,我还想看一下他们的厨房结构是什么样的,到时候可以用在我们团了。”

    本来展青云不过是顺嘴胡说的,可是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说不定他们的厨房真是跟军队里的不一样呢,传说中,少林寺的火工僧人都是想当厉害的,为了提高炊事班的战斗力,也必须要过来取取经。

    如果炊事班知道以后让他们万分痛苦的事情,就是他们老大为了应付自己的未婚妻随便找的理由的话,他们一定会以头抢地啊。

    年华其实跟展青云的理由差不多少,她主要也是想看看少林寺的食堂,跟他们学校的食堂有什么不同,区别不肯能只是学校的食堂里吃饭的男女都有,而少林寺的食堂只有光头和尚吧!

    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身上的尘土却是不少,展青云帮年华打来水。

    年华正在打坐恢复自己的真气,一睁眼就发现水,毛巾,洗面奶什么都预备好了,心里一阵的甜蜜,不过嘴上却是:“好吧,只能将就了。”

    展青云也不是一天两天认识她,当然知道年华开心的时候,眉毛会不自主的上扬,眼睛也会发光,可爱的不得了。

    年华收拾完自己后,展青云就着年华用过的洗脸水,也洗了一把脸,洗去一身的疲惫。

    年华装作毫不在乎的歪歪头,不自在的帮他递上毛巾。

    虽然最最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可是在年华的眼里,刚才的这件事却是更加的亲密。

    没有一个人会喜欢用别人用的水,只要不是在缺水的地方,就算是至亲的夫妻,至亲的兄弟姐们,也不喜欢。

    可是现在当展青云用自己用过的水,洗脸的时候,年华只感到心里小鹿乱撞,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感情袭上心头。

    收拾好自己,展青云拉着年华的手出门了,心情还有点复杂的年华只是轻轻的挣了一下,就随他去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年华突发奇想,跑到入口的地方,仰望天空,瞬间年华就被夜晚的景色迷住了。

    因为少林寺内院在山体的中间,而且少林寺外院跟内院所在的不是一座山,可是两座山挨得特别的近,不过只是近,而不是挨在一起。

    如果站的地方对的话,一抬头就能够看到天上繁星,或许是因为十五之后,本来圆圆的月亮就跟被谁咬了一口。

    “天啊,越看越饿呀。”年华摇摇头不去看天了,弯月就跟一个金黄的大烧饼一样,让她越来越饿。

    看着摸着肚子的年华,展青云看向了别处,不想去看她傻傻的样子,于此同时伸出手准确的抓住年华的手,拉着向食堂走去。

    当他们两个到的时候,整个食堂都是慢慢的,年华皱皱眉头,“我还以为现在来,人肯定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展青云没有说话,其实他刚才已经预见了这样的情况了,四处望去,就看到一个桌子是空的。就知道是留给自己跟年华的,迈步就往那边走了过去。

    可是刚刚迈步的时候,就听到旁白呢有人叫道:“展前辈,您还是来这里坐吧,这里人少呀。”

    甜美的女生在满是粗重的汉子声中那是相当的显眼。

    年华因为正站在另一半,不由歪头侧过展青云的身子,看了过去,看着女孩子脸上那娇羞的表情就了然了。

    “噢!原来如此呀,你这桃花运也太多了吧!出来这么一会儿就有人看上你了!”年华瞥了眼展青云,甩开展青云的手,往那个空座位走了过去。

    展青云脸上不显,可是心里却是雀跃,走到年华身边,听了下,“我帮你去打饭,你就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那边华山派的桌子上,却是泛起低气压。

    小师妹金梓心那叫一个不高兴,撅着小嘴,用筷子插进馒头里不断的乱搅。

    陈师兄凑过来,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小师妹,你不用伤心,刚才肯定是展前辈没有看到你罢了,要是他看到的话,肯定会被你所吸引的。”

    金梓心一听高兴而来,眉飞色舞,“陈师兄你说的对,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而在一边的何宏郎听了他们的话,筷子都掉下去了。

    陈师兄金梓心听到他这边的响动,看了过来。

    “大师兄你怎么了?从下午开始你就怪怪的!”金梓心嘟着嘴道。

    何宏郎苦笑着,任谁发现自己之前鄙视非常的人,突然变成了自己需要仰望的人的时候,都会这个样子的,一方面不敢相信,一方面却又担心对方会不会记恨自己。虽然现在看来年前辈是对自己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这是万幸了。

    刚松了口气就又听到了师弟师妹们的话,他可是专门跟师父确定过了,那位展前辈竟然也是一流高手,还是年前辈的未婚夫。

    何宏郎知道一流高手的耳力是多么的强大,那么还在一流高手之上的顶尖高手的耳力肯定是更加的惊人。师弟师妹们的话,如果人家注意着这边的话,说的什么话肯定会被人家年前辈听到的,要是年前辈看到有人窥伺自己的未婚夫,肯定会怒不可竭。

    到时候就连师傅都救不了他们的,现在应该祈祷现在那位前辈刚才并没有注意这边,并没有听到陈师弟跟金师妹的话。

    板起脸,何宏郎严厉的道:“从今天起不要再说展前辈的事情了,知道么?”

    金梓心虽然之前对自己的大师兄是相当的畏惧,可是现在这件事可是关系着自己的一声,撅着嘴就要反驳,没想到却被何宏郎拉着直接出了食堂。

    当然了跟金梓心一起作伴的还有陈师兄。

    剩下的那几个则是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路上金梓心想要反抗,却被何宏郎锋锐的眼神一瞪,想起大师兄一向的严厉,只能默默的跟着出去。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何宏郎才放开他们。

    金梓心揉揉自己的手腕小声的抱怨道:“大师兄你把我的手腕都掐紫了。”

    陈师兄也看到了,一脸的心疼,可是让他去指着大师兄,他又不敢,只能在心里活动。

    如果是之前的话何宏郎肯定会安慰她几句的,谁让她是小师妹呢,哪个师兄都宠着,她以为这次也一样,没想到这次大师兄却是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何宏郎叹了口气然后正色的道:“梓心,之前是我们几个这些师兄弟们太宠爱你了,所以让你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之后我们一定改正这些错误,对你严厉起来。”

    虽然摸着自己的手腕,其实眼睛一直注意着大师兄的金梓心听完后,顾不得自己的手腕了,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何宏郎,不敢相信道:“师兄我是做了什么了,你要说这样的话。你,你之前可是从来没有凶过我的。”说着说着眼泪滴滴答答的掉了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想要安慰小师妹,可是却发现大师兄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了,互相对视几眼后,最后都低下了头。

    金梓心本来还指望着有人帮她的忙,后来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指不上,更是难过了,开始哇哇大哭。

    何宏郎深吸一口气,终于把就要骂出的粗口咽了回去,“我之所这样对你都是为了你好,我知道你可能是看山那位展前辈了,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有过多的妄想了,你们不合适。”

    金梓心抽抽鼻子,抬起头露出鲜红的眼睛,“怎么不合适了,虽然我现在只是一个三流高手,但是这是找对象又不是找对手,我一个女孩子达到现在这程度已经不错了,而且”说着说着她也不哭了,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笑容:“而且不仅他是一流高手,他师父还是顶尖高手,如果我跟他结合的话,不就是给咱们华山派增加了一大助力了么!”

    其他几个师兄弟都点头,就算是对金梓心有些非分之想的陈师兄最后也点了点头,抛开自己的感情,这的确是事实。

    可是他们没想到他们师兄却是一脸的苦笑,何宏郎摇着头怒极反笑。

    金梓心眨眨眼,被何宏郎吓到了,小声的嘀咕:“我说的是实情么!”

    “说告诉你年前辈是展前辈的师父的?”何宏郎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没看到他们之间的亲密动作么。

    金梓心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道:“难道不是么?我看展前辈还经常搀扶着年前辈,我举得年前辈的年纪一定是不小了。”最后她自己还点了点头。

    何宏郎抬头仰天翻了个白眼,然后才爆出实情:“你不要把自己的幻想当成事实。真实的情况就是展前辈是年前辈的未婚夫,你就不要肖想展前辈了,小心得罪了年前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金梓心听完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颤颤嘴唇,半天才出声:“难道展前辈跟年前辈是,是,是**?”

    何宏郎跟她大眼瞪小眼,他已经被自己小师妹的神逻辑给打败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不知道我跟青云,能不能加入呀。”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

    何宏郎一听这个声音突然有种想要晕倒的冲动,抬头正好跟金梓心无辜的眼神对上。

    狠狠的瞪了金梓心一眼,这才回过头,尴尬的道:“年前辈展前辈你们好,您二位是过来欣赏景色么?”

    年华的视线从何宏郎扫到站在他一边的金梓心的身上,眼睛从上下扫了一遍。

    金梓心一动都不敢动,她当然知道这位可是整个华夏才只有三位的顶尖高手之一,人家都不用动手,往自己这里吹口气,自己都死定了。

    “年,年前辈你好!”金梓心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年华却是毫不在意,绕着她转了两圈,然后意味深长的问道:“你说你喜欢青云?”

    金梓心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里也是一阵的敲鼓,天啊,年前辈都知道了,那么展前辈肯定也知道了,这,这……要不要承认呢,干脆承认吧,说不定人家正好欣赏爽快的女生呢。

    想到这里金梓心刚要开口说话,“没……”

    一只大手牢牢的捂住金梓心的嘴,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有放。

    低头狠狠的瞪了金梓心一眼,等确定她不会再胡说八道后,这才放开她,然后尴尬的看向年华,解释道:“其实刚才我师妹她说的是,没有……这回事!”

    金梓心一听瞪大眼睛,就要反驳,可是却被两位几位师兄给拉到一边撅着嘴,在一边暗自生气。

    可是当听到自己大师兄的下一句话的时候,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大的都能够放下一个鸡蛋了。

    何宏郎道:“上次见面的时候我还有对您有了误会,现在看到展前辈一面才知道我根本就是坐井观天,年前辈跟展前辈才是天生一对!”

    展青云听完皱皱眉头,很快又放开,不等年华说话,他就帮着回答了:“谢谢你的夸奖,如果知道你跟年华认识的话,我们订婚的时候就给你发请帖了,真是不好意思。”

    何宏郎的笑容是更加的尴尬了,也知道是展青云有点误会了,不由解释道:“展前辈您误会了,我上次见到年前辈是在魔都,年前辈的舅舅在我朋友的实验室上班,我朋友带着我去前辈的舅舅家,正好碰到前辈了,我们只说过两句话。”

    展青云看向年华,年华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戏谑道:“当时我跟你要手机号码的事情你怎么不说呀?”

    手机号码?展青云瞪着年华,这是怎么回事?转头又看向何宏郎,目光深沉又危险。

    何宏郎现在只有一种想法就是如果不解释清楚自己算是走不出少林寺了,“展前辈你误会了,真的是误会了,我并没有给年前辈手机号,我……唉,我也说不清楚了。”最后何宏郎已经绝望了,这真是解释不清的事情。

    也是一个妙龄少女问你要手机号,你们本来还是陌生人,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想到的只有暧昧两字。如果年华跟展青云是普通人,何宏郎当然会底气十足,如果解释不清,干脆就不解释了,你能够怎么办?

    可是这两位一个比一个强大,一个比一个危险啊,一个闹不少自己可就要难受了呀。

    还好年华看他这副可怜的样子,上次的被他拒绝的憋屈感觉已经消失了,还是不要再吓唬他了,“行了,上次我要他的手机号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武林中的事情罢了,可是没成想把我当成一个看到高富帅发了花痴的的花痴女了。”

    展青云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因,暗地了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的小子构不成自己的威胁,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就跟喝了好几瓶醋一样。

    当展青云把视线移开的时候,何宏郎松了口气,刚才真是亚历山大呀。

    “好了既然误会澄清了,也就没事了。”年华是相当的轻松,眼睛瞄到正在偷看自己的华山派的小师妹。

    年华一把拉过展青云的胳膊,笑着对金梓心道:“华山派的小师妹,真是不好意思,青云是我的未婚夫,我想我们两个的感情非常的好,这辈子应该也分不开了。我看你长相甜美,气质也不错,肯定能够找到比这个冰块男更好的。”

    金梓心眨眨眼,别人推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一个劲的点头,就怕点晚了对方会怪罪自己。

    等年华跟展青云离开这里后,连人影也看不到后,金梓心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天啊,自己竟然敢在年前辈的眼皮子地下跟她老人家抢男人,还真是不知死活。

    瞬间金梓心本来对展青云的好感,全部被年华给吓没了。

    突然金梓心一把抓住何宏郎的腿,惊惧的问道:“大师兄,虽然年前辈不是展前辈的师父,可是年纪应该也挺大了吧,可是你说她是你朋友手下的外甥女?”

    叹了口气,何宏郎爆出了一个巨大的炸弹:“年前辈的年纪很小,听师傅的说,比你还要小一两岁呢。”说完迈步走了。

    金梓心完全呆愣住了,站在那里是移动不动,心里不由自主的算着,我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比我小一两岁那就是十八或者十九了!

    天啊!眼睛一翻,惊吓过度晕倒在地。

    本来那几个师兄弟也被吓到了,可是当看到自己小师妹晕倒的时候,赶紧跑了过去。

    年华就坐在屋子里,眯着眼睛偷听金梓心跟何宏郎他们的对话,当金梓心被吓晕后,无比的欢乐。

    虽然现在金梓心小朋友已经彻底不敢再肖想展青云了,可是受受惊吓有助于增加记忆的强度。

    展青云也当然听到了,不过他只是挑挑眉毛没有说什么,年华高兴就好。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怎么会去在乎那些不重要的人和事情。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展青云刚要去打水,就听到敲门声。

    打开一看是小和尚永田拎着一大铜壶热水过来,笑着道:“展前辈小僧给你送水来了。”

    展青云一看正好,伸手并道:“谢谢你永田,你把水壶给我就行了。”

    可是没想到永田只是在那里嘿嘿笑着,根本就没有给他的意思,“展前辈,还是小僧帮你们端进去吧,顺便侍候你们洗脚什么的。”说着脸苦了下来:“刚才您二位让小僧离开,小僧的师父还骂了小僧一顿,说小僧不懂事,要像照顾师父一样,照顾您二位,展前辈您还是让小僧自己端进去吧。”

    展青云刚要开口,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了:“青云,让永田进来吧,我还有事要问他呢。”

    永田一听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哧溜一声从展青云的腋下钻了进去,当然这跟展青云没有拦他有关。

    摇摇头,将门关上,展青云回到屋子里面。

    永田非要侍候两人洗脚,不过却被年华跟展青云拒绝了。

    不过虽然拒绝了洗脚,可是年华还是让他坐在一边,以便于问一些问题。

    头一个就是,“你,你们内掌门空竹大师,从年轻的时候就这么的……幽默么?”

    永田反映了一下,狠狠地点点头,“没错,小僧师父称之为本色流露,说只有像他老人家这样的人才能够走到巅峰,所以让我们保持一个真我自我的心。”

    年华点点头,明白少林寺为什么这么多天真无邪的家伙们了,当然这个天真无邪不是说他们智商不高,而是说他们都特别的真实,少了不少外界的假装跟虚伪,她比较喜欢这样的人。

    得到最重要的这个答案后,年华的问题就开始随意起来,指着屋子里皱着脸道:“话说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难道你们少林寺就没有打算安装一个热水器之类的?像这件为客人住的房间,怎么也要设置一个洗手间吧。我上厕所有点不方便呀。……”

    方丈室的空竹大师睁开眼睛,摇头笑了笑,抬起头看向德正方丈。

    “这么快就查到了?”

    德正大师点点头,送上了一个文件,“你也知道我们也有弟子在国安,我就是通过他们找到的他们的资料。我之前以为肯定会消耗一些时间,不过没想到刚刚发过去不久,就找到了没有被隐藏起来的。而且,这两位的身份都非常的特殊。”

    空竹大师打开一看,一个身穿绿色军装的英气勃勃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下面的资料上写着:展青云,男,二十一周岁,现任中央警卫团团长一职,上校军衔。然后就是家庭条件,然后看到父亲跟爷爷的那一项。

    接着是一个女孩子的头像,下面的资料上写着:年华,女,不到十八周岁,是香港闪耀娱乐的控股方,董事长。然后也是家庭背景。

    空竹大师看完后,脑海里只有四个字,那就是“牛B闪闪”呀,有这背景,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武功,也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了,那就是“天之骄子”呀。

    “对了,师叔,还有一个事情,没有写上去,据说,那位年华前辈还是一位奇门高手,厉害的不得了。”德正方丈又抛出了一个大炸弹。

    “奇门高手?”空竹的表情第一次发生了改变。

    他还记得他年轻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一位无比厉害的奇门中人,不过稍稍出手,就将当地一个十分有名的军阀给整治死了,最后他们一家人支离破碎,各奔东西。

    那个时候空竹大师的师父还活着,是他老人家带着空竹大师看完了整个过程。

    那个时候的空竹大师还是一个少年,也曾经问过师父,既然自己等人是佛门子弟,看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上去阻止。

    空竹大师的师父叹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个军阀作恶多端,家人也是助虐为猖,这是因,而最后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就是果了,因果报应呀。而且”说着眼睛看向远方的那个又变成一幅糟老头子模样的奇门大师,“而且,这些奇门中人最是不好惹,就算是咱们武林中人轻易也不会对他们出手的。就算确认对方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也不能轻视,因为他们的奇门术法非常的神奇,遇到的话,尽可能避开,如果避不开的话,也不要招惹他们,当然如果招惹了话,就要一击毙命,如果让对方给逃走的话,那么这一辈子你就要陷入无边的痛苦中了。”

    现在想想,空竹大师还能记起当时的细节,算起来已经六十多年了,可见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多大。

    除了空竹大师他们这里没有睡觉呢,就连华山派那边也没有睡觉,当何宏郎将事情跟云溪子说了,“师父,如果年前辈跟展前辈因为这两件事怪罪咱们华山派的话,您只要将我推出去就行了,我会为我自己的说做说为负责的。”

    云溪子一开始听的挺认真,当听年华这么说后,笑着安慰道:“你不用这么担心,年前辈不是那样的人,你就放心吧能够到达这样地步的人,心胸就是算不上宽广,对这些小事情也只是一笑了之罢了,除非是那种超级狠毒的人,这位年华前辈可不是。”

    听了自己师父的话,不仅何宏郎从了口气,就连金梓心也松了口气,“太好了,师父,刚才可吓死我了,那位年前辈太可……”没有说完自己就捂上了自己的嘴,她现在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了,当然不会在以身试法了。

    而凌家主则是在奋笔疾书,将今天一天的所见都记录下来,当然有重点有非重点,这可是第一手的资料,以后肯定用得着。

    回到年华跟展青云的屋子里,展青云坐在一边,手指敲击这桌子,目光从年华扫到永田的身上,再从永田的身上回到年华那边。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这小子怎么还不走呀,不都说和尚们作息时间特别规律么,都现在了,还不回去睡觉?

    一开始的时候永田还对展青云的眼神有点害怕,可是随着跟年华八卦起少林寺跟武林中好玩的事情后,他就完全忽视了展青云冰冷的眼神,说的时候是两眼放光呀。

    而年华则是故意不让永田走的,故意晒着展青云。

    展青云也看了出来,发现依靠这两人自律是不可能了。

    “永田小师傅,现在已经十点了,你不需要回去睡觉么?”展青云直接了当的问道。

    年华回头看着他,她以为展青云肯定会纠结半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轰人,这忍耐力完全不如之前呀。

    对于年华的眼神展青云是毫不在乎,在男女的问题上,还要什么忍耐力,而且他对于感情从来都是直来直往的,从认识到自己的感情开始就开始对年华发起进攻。

    永田整个时候也意识到好像自己大概也许成了电灯泡了,对展青云嘿嘿的一笑,又对年华一笑,嗖的一声推门跑了出去。

    “唉?”年华瞪大眼睛,“这速度比我都要快了,真是的!八卦我还没有听完呢。”

    展青云也不去管她,而是先帮年华铺上被子。

    少林内院的房间里都是炕,被子褥子什么的都被放置在柜子里,展青云拿出来一看,正好是两套,正好一人一套,回头看看正在那里泡脚的年华,会过头来,将两双被子都放好。

    起身看了看,两双被子隔得太远了,太远了不暖和,现在可还是在冬天呢,要是被冻着就坏了。

    展青云想着理由,将两双褥子凑近,甚至将其中的一双往另一双里塞了塞,等实在是太过明显了,这才住手。

    起身,咳嗽了一声,展青云道:“年华你洗完脚赶紧上床吧。”

    “哦。”年华抬起脚,眨眼间脚上的水就蒸发了。转身上了床,然后当看到两床鼻子的时候,眨眨眼,这才意识到,好像大概也许少林寺的和尚们忘记自己是女人了?怎么让自己跟展青云一个房间呀,自己可还是未成年啊。

    虽然自己跟展青云已经做到最后一步了,可是!可是自己现在还不想跟他有什么亲密接触,当然了这里是和尚窝,发生点事情的话,空竹大师,云溪子这几个一流或者顶尖的高手肯定能够听到。

    那多尴尬呀。

    可是如果现在去跟少林寺的和尚们说,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展青云心里也有点忐忑,不过表面却是一本正经,往盆里倒上永田带过啦的水,不过因为长时间不用已经冷了。

    不过这难不倒他们两位,展青云直接将谁用内力加热,然后这才将脚放进去,其实用凉水洗脚也一个样,不过还是热水比较舒服不是么,而且还能够消除紧张,现在展青云就极度紧张。

    最后当感觉道年华竟然脱了外套钻进被子里,而且没有把自己的被褥扔下来的时候,彻底松了一口气。

    上去的时候,展青云看了看年华的神色,发现她已经闭上眼睛,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样子是不打算跟自己说话了。

    将灯拉了,展青云脱了衣服也钻了进去,也是一言不发,屋子里一片静谧。

    过了一会儿,展青云有点受不了了,虽然之前他是定力十足,多漂亮的女人在他眼里也是红粉骷髅,可是身边的这个不一样呀,这可是他的爱人,他深爱着的女人。

    身边就是爱人,你让他在这里移动不动,展青云能够忍受的了的话,就不是人了,那就是神了。

    听听旁边的人的呼吸,平稳有力,听起来应该是睡着了,可是年华是个武林高手,伪装呼吸不要太简单了呀。

    展青云的喉结动了动,手从自己的被子里向外摸,摸到年华的被子上,轻轻的拉了拉,然后停住,看年华并没有别的表示,这才探了进去。

    小心翼翼摸到年华的手指,然后握住手掌,等了等,发现年华并没有反应,躺在那里的展青云笑了,放在年华被子里的手跟年华的手十指相扣,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本来刚才展青云手一动年华就知道了,这就是练武的好处与坏处。

    好处是感觉灵敏防止意外的发生,坏处就是不但防止意外的发生了,连惊喜也很少发生了。

    当展青云小心的将手从他的被子移动到她的被子里的时候她知道,当他寻找自己的手的时候她也知道。

    当展青云的手捂住年华的手的时候,年华的心跳加速,一股暖流直冲入大脑。

    两人的手慢慢的从相叠变成了十指相交握在一起,战栗的感觉顺着两人的手指,手臂慢慢的流到心里。

    展青云的嘴角扬了起来。

    慢慢的,展青云到了年华的被子里了,搂着年华,两人的头相依偎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是被一个东西弄醒的,大腿上一个东西一直跳啊跳的。

    猛地睁开眼睛,就发现对面的那个人瞬间闭上眼睛,挑挑眉,心里冷哼一声。一把把某个人给推到一边,起身就要离开。

    展青云一把将年华抱了回来,脸贴在年华的脖子上,气息急促起来,“不要走,抱抱我,放心我不会干坏事的。”

    年华看他恳求的眼神,将身体松弛下来。

    翻着眼睛看着屋顶,年华的耳朵里传来急促的呼吸声,鼻子闻到了一丝麝香的味道。

    最后一刻展青云翻到年华的身上,年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展青云的脸,这个时候的展青云太性感了,让年华的脸蛋发热。

    低吼一声,展青云趴在年华的身上,半天没动。

    年华也没有推开他,可是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睡衣都湿了,嘴角抽动一下,一巴掌把展青云推了下去。

    指着展青云的鼻子要骂,而是想起隔墙有耳,最后只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跳下炕。

    想要换衣服,刚刚脱下上面的睡衣,两股炙热的视线就射到自己的身上,回头冷冷的看向展青云,嘴巴张开,无声的道:“闭上眼睛。”

    展青云却是笑了笑,依然我行我素。

    年华又瞪了展青云一眼,或许是刚才年华的默许让他的胆子更大了。

    也不去搭理展青云,眨眼之间,年华的衣服就换好了。

    展青云可惜不已,起身将自己的衣服全部去除。

    或许是因为知道年华已经原谅自己了,干脆将衣服都脱了,擦拭身体。

    年华一开始没有好意思看,可是后来想起自己都让他给看光了,她还不能看看他的呀。

    抬头看向展青云,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展青云的身体。

    流线的肌肉,修长的脖颈,宽阔的肩膀,标准的倒三角,下腹……双腿修长笔直,真是一副好身材,再加上俊美的容颜,果然不愧是我年华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