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回京城
    等年华跟展青云出来的时候,少林寺和尚们的早课已经结束了,正在进行晨练。

    二百多个大小不一的和尚,腿上手臂上都绑着负重,在演武场上打少林长拳。

    年纪小的是三个七八岁的小和尚,年纪最大的就是德能,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和尚,不过年华也见过,昨天跟空竹大师比武的时候见过。

    这位应该就是现今“地榜”中排名第四的少林寺罗汉堂首座德广大师了,应该是永田小和尚的师父。

    不过不管多小多老,武功是什么境界的,打起最最基础的少林长拳里,那是分外的认真。

    年华跟展青云站在一边看得入神。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都说少林功夫最重基础,而少林的长拳就是基础中的基础,传说如果将少林长拳参悟透彻,其威力不下于武林中最最高深的武功。”

    年华扭头,看凌家主从那边走来,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当走到年华跟展青云跟前的时候,十分自然的躬身打招呼:“年前辈展前辈,早上好。”

    年华笑着道:“凌家主不要多礼。”

    凌家主直起身后,往前又凑了几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不知道年前辈跟展青云能不能接受我们凌家的采访啊?”

    “采访?”年华挖挖耳朵。

    凌家主介绍道:“我们凌家因为消息灵通,以贩卖消息为生,不过现在生意不好做呀。”叹息着,“思来想去只有另谋生计了,因此我们凌家决定办报纸,办一份只属于我们武林中人的报纸。现在正在广泛收集素材,争取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发行两期,不过太过劲爆的消息还不多,所以……不知道……呵呵!”

    伴随着凌家主的傻笑,年华就明白了,斩钉截铁的道:“可以!”

    展青云将头甩向年华,眼中充满困惑,不知道她为什么答应了。

    凌家主是喜出望外,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您二位放心,您二位一定上头条。”

    年华摆摆手,继续道:“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凌家主兴奋不见,连连点头:“您说,您说!”

    年华双臂抱胸,“你不能将我们的名字暴露出来,就用年前辈,展前辈来代替吧,我们现在还不想暴露真实名字,对了,顺便将我们华云派捎带着介绍一下。”

    凌家主想了想立马点头,“行,这都不是个事,既然这样那就算是您二位同意了?”

    年华看看展青云,展青云想了想也点点头,不过还有一点要补充:“希望你写的不要太脱离现实。”

    凌家主拍着胸脯保证:“两位前辈放心吧,到时候发行的时候,我一定会免费赠您二位一人一本,就是不知道您二位的住所?”

    “不需要,你只要把信送到特勤处的蓝处长那里就行了,蓝处长你应该认识吧?”年华当然不会将自己的实际住址告诉他的,她可不想受到骚扰。

    “哦!”凌家主有点失望,不过既然人家都识破了,他也没有死缠烂打,非要让他们吐露,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年华跟展青云将剩下的时间都消磨在少林寺里了,接下来的时间了,展青云跟德广大师,云溪子都交过手。

    他的战斗天赋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就算展青云刚刚进入一流高手,这战斗力已经不容小窥了,而且他还经历过多次血的洗礼,几次下来,德广大师想要赢展青云非常的困难了。

    而且如果进行生死战的话,谁生谁死都还不一定呢。

    展青云跟云溪子的战斗可以算是一边倒,毕竟云溪子可是号称顶尖高手之下的第一人,也是近年来最有可能升入顶级高手的人。

    就算展青云在厉害跟人家比也比不了,更何况人家是巅峰,他不过是初阶罢了,差的太远了,能够战斗到现在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而年华也没有闲着,除了跟空竹又比试了两次之外,跟着两位一流高手,不,是三位,还有展青云,也分别斗了几次,当然了都是将自己的实力控制在一流高手的程度。

    其实年华的经验不如这三位,不过她还有一个除了展青云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肉体实在是太过强悍。就算让云溪子直接打在年华毫无防护的肉身上,最后也不过是受点疼罢了。

    其实第一次跟空竹比试的时候,她就想直接用肉体硬抗来着,不过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也算是一个压箱底的绝技,不能轻易暴露出去。

    闲暇时,指导指导永田小和尚他们,或者是去藏经阁看看,当然开放给年华看的都是一些浅显的功夫,什么《洗髓经》《易筋经》《九阳神功》《般若掌》等这些高深的绝学绝技是没有的。

    不过就算是浅显的《少林长拳》《铁砂掌》什么的对年华也是挺有益处的,她上手就是高深的武学,而且练武的过程也跟其他人不一样,是身体里先有了先天之气,然后才开始练武,事半功倍。

    因此造成她的一些基础性的东西都挺薄弱的,正好利用在少林寺的这些日子里,好好的补充了下,将原本的空中楼阁,终于变成了有扎实地基的参天大厦了。

    很快离别的时候就要到了,年华跟展青云站在通向少林寺外院的入口处,回身抱拳道:“还请空竹大师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咱们武林大会的时候再见!”

    然后转身在永田的带领下,回到了少林寺的外院。

    这天正好是正月二十五,比年华之前的计划多了好几天,少林寺外院的过来游览的人也少了,至少要比他们之前的来的时候要少不少。

    回到嵩山市,两人坐飞机直接回了京城,年华要回去上课了,展青云也要开始工作学习两不误了。

    说起这个来,年华转头问道:“青云你这半年要打算怎么上学呀,你们中央警卫团的事情也不少呀?”

    “你放心吧,就算我上课的少了,学校老师肯定也会让我过的,只要到时候参加考试,就行了。”展青云却是从来都没担心过,特权就是这个时候用的。

    年华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在想自己以后的未来,到底是按部就班的上学,还是自由一些,毕竟她现在的钱已经够她一百辈子使劲挥霍了,不过如果真的不去上学的话,她又觉得有点可惜。

    毕竟一个人最美好的记忆都是在校园中的,年华想想自己的那三个小姐妹还是有点不舍。

    好吧,她好像也许要用一用特权了,至少以后请假的时候不要受到老师的阻碍。

    干脆用华年集团的名义给学校修建一栋大楼吧,而且学校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这样双管齐下,就算自己稍微出点阁,他们也不少意思多说什么,要不怎么叫做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短呢。

    飞机很快就回到了京城,展青云跟年华两人先去了展家,放下给展爷爷展奶奶的东西,然后在两位老人的殷勤挽留下吃了顿饭,然后又去了年家。

    这样晚饭又在年家解决了,当天晚上年华就留宿在年家。

    而展青云十分无奈的回展家了,他本来是想劝年华去小四合院住,那里平时只有两个保姆,而且晚上的时候,大多只有一个人在,现在自己身体里已经没有了那个隐患,当然希望能够跟年华共处一室。

    又不像在少林寺的时候,想要干点坏事都要谨防被被人偷听到,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年华深入的再深入的……

    不过年奶奶的一句话,就让他的美梦破碎了。

    年奶奶爱怜的摸着年华的小脸,“哎呦呦,我们年华出去这么多天,都瘦了,怎么一脸的菜色这几天一定要回奶奶家来吃住,让奶奶好好的给你补补。”

    年华感到身边的那个人的身体开始紧绷,心里暗笑,“那,那好吧,我肯定每天都来,下课就来。”

    每天这两个字让年华咬的重重的,这就是告诉展青云,这些天你就不要想美事了。

    展青云心里苦笑,可是脸上却没有漏出来,微笑着道:“奶奶,我能不能也一起过来呀?”

    年奶奶当然欢迎了,这可是自己未来孙女婿,“好好好,你也过来,你喜欢什么奶奶就给你准备什么!”

    突然年奶奶往展青云的脸上看去,惊奇的道:“呀,青云你这脸色怎么比年华的脸色还要差呀?”

    能不差么,虽然他不是什么纯粹的食肉动物,可是之前每顿都有肉的,当然出去做任务或者拉练的时候不算,现在在少林寺待了一个礼拜,吃了一个礼拜的斋饭。

    当然了还要加上这么多天的欲求不满,展青云当然会一脸菜色了。

    年华背过年年奶奶的目光,跟展青云挤挤眼,幸灾乐祸。

    这个时候年爷爷也下来了,做了一会儿发现两人的感情也还不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年华经常会呛展青云一句,不过看展青云一脸无奈其实无比享受的小样子,就放心了。

    这小两口的关系更好了,之前总感觉他们之间还稍微有点客气,现在算是步入正轨了。

    吃过晚饭展青云那叫一个不想离开,跟年老爷子下棋,下到十一点多。最后被看时间不早的年奶奶给轰走了,“青云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要不然你爷爷奶奶就要担心你了。”

    没有办法,展青云依依不舍的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展青云就开着车过来接年华,反正他们中央警卫团离着年华他们学校不是特别的远,虽然不顺路,不过是多拐一个弯罢了。

    拎着东西下了车,敢要离开,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拽了回去,“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年华翻着眼珠子看看天,用力拉了拉,对上一双执着的眸子,里面写着不放弃。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跟他打一架又不值当的,没有办法,只能低头将唇印在展青云的唇上。

    轻轻一碰,就要起来,不过展青云可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一搂年华的脖子,将她又带了进去,干脆让年华趴在他的身上。

    加深了这个吻,吸允着她的舌尖,展青云眼睛半眯,慢慢的感觉到下身的萌动,暗自呻吟一声,真是要了人的老命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年华,霸王硬上不了弓,看起来真要好好计划一下了。

    自从遇到年华之后,展青云的发现自己妥协无奈的机会是大大的增加。

    被放开后,年华的眼睛往下瞄了瞄,她当然能够感受到那炙热的东西,不过她现在是不打算满足他呢,不过她也不希望在自己惩罚他的时候发生意外。

    毕竟现在男人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更不要提展青云这种优质帅哥了。

    “下次的时候我可是要检查的,要是你身上,尤其是”年华的眼睛在重点的部位转了一圈,“尤其是那里沾染上了其他的味道,你可知道后果的。”

    展青云笑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警卫团的情况,跟少林寺差不多。”看年华的眼眉都立起来了,赶紧保证,表情超级严肃的道:“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年华这才满意的离开,其实不用说,年华都知道展青云不会背着自己去干坏事,不过有些事情说出来,会让他觉得自己更加在乎他。

    年华没有把行李拿过来,而且书之类的她根本就没有往家里带,昨天已经打过电话让程莲她们将自己的书拿过去,因此这次年华只用去上课的教室就行了。

    当她到了教室,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对她行注目礼。

    年华站在门口向里面望去,因为这次是大课,一共有五个班听讲,二百来个人呢,要在里面找人还真是不容易。

    忽然她看到最后面有人跟她招手,年华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自己宿舍的姐妹们,抬腿走了过去。

    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都在这里呢,还帮年华占了位置,被放在最中间。

    年华走了进去,刚刚坐下,就受到了严刑逼供。

    程莲冷着脸小声的道:“赶紧说,你们两个去哪里了,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我们还以为你们失踪了呢。”

    李碧也在一边接话:“就是,就是,我还猜测是不是你们去原始森林的时候被食人族给抓了去了呢。”

    屈绯红也用眼神示意,赶紧说。

    年华小声道:“其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我们两个就是跑到澳门玩了一圈,赢了好几千万,然后又去了嵩山少林寺,跟少林寺的和尚比武较量了一番,然后少林寺的大师看我们两个这么厉害,就请求我们多留了几天,这不终于放我们回来了!”

    听了年华的回答,这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摸摸年华的脑袋,屈绯红不确定的道:“没有发烧啊,怎么竟说胡话呀。”

    年华一把打开她们的手,无奈看苍天,自己说的明明都是真话,却被人误认为是假话。

    “其实我们两个跑到欧洲玩了一圈。”

    李碧切了一声:“我就说么肯定是去欧洲了。”

    程莲白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揭穿道:“你不是说他们两个是去了美国么?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变成欧洲了?”

    李碧呵呵傻笑。

    屈绯红感兴趣的问道,“你们都去了哪里呀?有没有去香榭丽舍大街,天啊,那里可是女人们的天堂啊!”

    年华:“……”

    她怎么会知道呀,她又没有去过!

    不过没有关系,年华将手机跟手都放到桌子里面,开始百度香榭丽舍大街的旅游资料:“咳咳,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东起协和广场,西至星形广场(即戴高乐广场),地势西高东低,全长1800米,最宽处约120米。……”

    一开始那三位听得挺认真,而是听着听着就觉得这根本就是在背旅游指导么,刚要抗议,就听内容一转,开始诉说她购物的场景,听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年华摸摸的擦了擦额头,幸好又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资料,要不然就完蛋了。

    很快这篇游记就要念完了,还好这时候老师来上课了,虽然还是对年华的经历很感兴趣,不过还是等下课的时候再去逼问吧。

    老师进来后先点名,其实一般这样的大课是不点名的,不过也有例外。刚刚开学的这几天老师们是天天点名,就是因为暑假的时候玩的太开心了,返回学校适应不了,因此在这个时候经常有不少的学生逃课,因此几乎每个老师来了都会点名。

    “程莲!”

    “到!”

    “年华!”

    年华一听叫道自己的名字赶紧举手喊:“到!”

    看到年华的名字开始,那位老师的眼睛就瞪圆了,当看到年华的样子的时候,不由暗自感叹,本来以为这位大名鼎鼎年华会是一个带着近视眼镜的不修边幅,一头扎进书堆了书呆子,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灵动的美女。

    不仅仅是老师,就连其他同学的眼睛也看了过来,在场的人大多都知道年前期末考试发生的事情,而且经过早就被贴到学校的贴吧跟论坛上了,看到的人都对这个女孩子的聪明伶俐感到佩服,可是很可惜的是并没有本人的照片。

    不过稍微可惜一下也就算了,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位年华长得非常的不错,可是没有见过的人都对着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当看到真人的时候,那叫一个后悔呀,这完全就是校花的标准么。

    老师回过神来,看下面的同学目光一致的看着年华,咳嗽两声,“好了,大家都转过头来,虽然我这个老头子不像美女那么吸引人,不过你们的平时成绩可是掌握在我的手里,因此……呵呵!”

    这次不用老师再说什么了,大多数人都转了过去。

    老师继续把名字点完,这才开始讲课,不过还是有人总偷偷的看年华。

    年华则是不动如山,目不斜视,只是盯着老师跟黑板,间或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坐在年华身边的李碧跟程莲那叫一个敬佩呀,刚来上学就这么的认真,可是到了快下课的时候,李碧往她那里一看。

    李碧:“……”

    原来本子上面写得都是一些菜的名字,什么松鼠桂鱼,糖醋排骨,糖醋带鱼,水煮肉片,东坡肘子……

    竟然零零散散有两篇之多!

    “铃铃铃……”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不过临走之前我要表扬一个人”老师说着看向年华,笑着赞扬道:“你们看咱们的年华同学,今天是第一天上学,就拜托了假期综合症,认真的听我讲课,认真的做笔记,你们也应该向她学习呀。”

    年华还在那里认真书写。

    坐在李碧傍边的一位不认识的同学,歪头看到年华竟然还是苦思冥想不由赞扬道:“不愧是年级第一的人,上课就是认真呀……”

    李碧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这位同学眨眨眼,诧异道:“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呀?”

    李碧用奇怪的语气道:“你说的太对了!”

    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这位同学赶紧离开。

    李碧看她走了,拉着还在那里写字的年华往外就走。

    程莲跟屈绯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拿上她们丢下的跟自己的东西,赶紧追了上去。

    几人回了宿舍,程莲看看一脸无辜的年华,还有无比悲愤的李碧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年华你是怎么招惹李碧了?”

    年华十分无辜的耸耸肩摇摇头。

    李碧则是一把抢过年华手里的笔记本,打开给她们两个看,“刚才那我同学说她上课认真的时候,我真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呀。”

    程莲看看年华,发现她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低头一看,当看到内容的时候也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

    上面竟然一点其他的东西都没有,竟然全是菜的名字,她大概看了一下,二十多个菜名,而且都是荤菜,一样素食都没有。

    屈绯红发现程莲的嘴角不断抽动,赶紧抢到手,看了几个后也是哭笑不得,想起刚才老师的夸奖还有同学的赞扬,不由叹气摇头。

    “这要是被咱们的老师跟同学们知道你上课根本就不是来听讲,而是来琢磨菜单,一个个肯定会自插双目。”

    年华却是嘿嘿一笑,不想在乎的挥挥手,眨眨眼,问道:“中午咱们找个地方去吃饭?我请客!”

    听了年华的话,李碧果断转移注意力,举手笑的那叫一个二,“好啊,好啊,我要吃大餐,要吃法国大餐。”现在她可是知道了年华这丫头可是富婆,吃起她来是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

    程莲却是想到一个人:“你今天不用跟你们家的那位展大爷吃么?”

    “展,展大爷?”年华抽抽嘴角,这是什么称呼呀。

    屈绯红搂着年华的胳膊,“这可是凝聚着我们对他老人家的敬佩还有畏惧呀,你放心吧,在你没有跟他结婚之前我们是不会叫你展大妈的!”当然心里偷偷叫你就不知道了。

    年华冷哼一声,一把推开屈绯红,伸出手指从程莲开始指过李碧到了屈绯红的身上,眼睛也跟着环视一圈,“你们三个没有将我跟展大爷,陪。”年华碎了一口,“都被你们带进入了。”

    “扑哧!”三人发生闷笑声。

    年华咳嗽一声继续道:“你们没有把我跟展青云的关系暴露出去吧?”

    李碧挥挥手,脸上满是对年华不相信自己的不满:“怎么会呢,我们一直帮你保密呢!”

    年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咱们现在先去找个地方坐坐喝杯咖啡,等到吃饭的时间了,咱们就去吃饭。”

    三人对这个安排毫无异议,反正今天上午就一节大课上完就完了,下午三点才有第二节课呢,时间充裕的很。

    四人十分HAPPY换好衣服,跑到附近最有名的咖啡馆喝咖啡,一人点了一杯摩卡,捧在手心里喝。

    “对了。”程莲看着年华,笑着问道:“对了忘记问你了你们订婚的后的感觉有什么变化么?”

    “变化?”年华想了想,脸蛋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挑着眉毛皮笑肉不笑的道:“当然有变化了,变得更好了!我们现在是更加的了解彼此了,我爱他爱到恨不得把他揉碎吃掉!”

    “嘎巴!”

    顺着声音看过去,三人不由咽了口口水,年华手里的那个本来十分牢固的勺子竟然被掰成两段。

    这,这是变得更好的样子么?怎么这么可怕呢!说不定是反义词吧。

    三人对视一眼,决定不再去问年华的事情,这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她们还是不要掺和了,没看电视上,很多情侣之所以分开就是有太多人指手画脚的缘故。

    喝完咖啡,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年华叫来一个出租车,四人去了这一片最有名的饭店。

    虽然只有她们这四个人,不过年华还是要了一个包间。

    本来程莲她们还挺好奇呢,可是当年华点菜的时候长大了嘴,当年华点到第十个的时候,程莲连忙去阻止年华:“年华,都十个菜了,差不多了吧。”还都是荤菜。

    年华愣了一下,马上又点了十个素菜。

    服务员也傻了眼,四个人吃二十个菜,这是不是太多了。不过既然人家顾客要,他们就上呗。

    等服务员下去的时候,屈绯红也道:“年华,这么多菜我们根本吃不完。”

    年华却是拍拍自己的肚子,“怎么吃不了,我现在都可以吃一头大象了。”说着说着就抱怨起来,“我都吃了一个星期的白菜豆腐了,我现在就想吃肉!”

    当然了人家少林寺不可能也不会每天都是白菜豆腐,人家虽然全部吃素,可是味道营养是一点不缺,可是年华却是更加爱吃荤菜,这下子可是把她给憋住了。

    有时候都想跑到山上去抓点野味打打牙祭,可是却一次都没有成行,每次都有人来找她,年华有心不去,不过想想对方可是空竹大师,还是算了吧。

    最后山上的那些动物是逃过一劫,要不然早就祭了年华的五脏庙了,实在是太幸运了。

    李碧刚要开口说什么,就看到程莲跟她摆摆手,让她不要说话,李碧虽然不明所以还是闭上嘴。

    屈绯红也凑到李碧耳边道:“不要管她,她肯定是跟展大爷有闹矛盾了,这是在借吃浇愁呢。”

    年华一听就要怒呢,不过刚要瞪眼,就反应过来,让她们以为去吧。顺便还摆出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

    三人互看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好像明白了似的。

    因此当菜上来的时候,年华胡吃海喝,就跟不要命一样。

    其他三人也没有阻止。只是默默的吃她们的,而且这里的饭菜非常的美味,慢慢的她们也就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可是当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人家年华正在剔牙呢,而桌子上的大多数的荤菜已经消失不见了,要知道她们因为过年的时候吃荤菜吃多了,因此这次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点,剩下的全部吃的是素菜。

    李碧的筷子啪啦一声掉了下来,指着年华道:“那些菜你都吃了?”

    年华摇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你们不是也吃了么?”

    李碧还要说什么,却被程莲给阻止了,“行了,你也快吃饭吧,吃完饭咱们还可以去逛逛街呢。”

    一听逛街,李碧马上闭嘴,她已经好久没有逛街了。

    而程莲跟屈绯红对年华吃了这么多,肚子却没有凸出来是一点都不奇怪,这位可是连妖魔鬼怪都能够制服的主,区区一点食物算个什么呀。

    吃过饭,年华她们开始逛街。

    逛了一会儿,年华突然发现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可是刚想仔细去闻,却是什么都闻不到了。

    皱着眉头,年华转头寻找味道的来源,谁让这个味道,让她有种不安。之前这种不安就出现过,在跟展青云订婚之前。

    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可疑的东西,鬼使神差般,看向路边的一辆车。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帅哥开门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人身上有种怪异的感觉。

    那个年轻人当看到年华一直盯着他后,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落下车窗,露出脑袋,笑着道:“美女要不要去兜风呀!”

    年华刚要过去,突然一个女孩子跑了过来,拿着背包就开始照着这个年轻男子的头拍了过去,嘴里喊着:“你个花心大萝卜,刚说要对我一心一意,现在又看上其他的女人了,我要跟你分手。”说完就跑了。

    那个男人本来还挺硬气,可是当听到女孩子的话后,听到她话里的绝决后就知道如果被她走了的话,就真完了。

    赶紧下了车追了上去。

    年华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跑远,皱着眉毛在那里思考。

    一旁的程莲她们却是看的心惊胆战的,难道年华真的跟展大爷出了什么问题了,要不然怎么会对着一个路边帅哥看这么长时间!

    刚要问,就看年华已经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是相当的凝重。

    “出了什么事情了?”屈绯红小心翼翼的问道。

    年华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没什么,我看错了。”说完转身离开。

    三人在后面面面相觑。

    年华走出几米远后,又回转回来,跟她们交代道:“我现在先去一趟我师父哪里,如果在上课的时候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就帮我请个假。”

    程莲连忙点头,“你就放心去吧,我们知道了。”

    年华快步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变成了跑。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感觉到那个味道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

    到了最后人们只看到一道影子从眼前闪过,可是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我刚才出现幻觉了?”老公喃喃道。

    他身边的老婆爱怜的看着他:“一定是这几天你工作太累的缘故!咱们回去吧。”

    老公愣了一下:“你不是要我陪你逛街么?”

    老婆摇摇头,“你这么累还是算了吧,要不咱们去咖啡厅坐坐,休息休息就回家。”

    老公高兴的点点头,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风一样的年华直接冲到师父所在的大四合院,可是到了门口却发现,门被锁上了,难道师父走了?

    想到这里,年华赶紧给师父打电话:“师父你现在在哪里呀?”

    周大师哼了一声:“现在才知道给你师父我打个电话,真是太可恶了。我现在在你田抱朴师叔这里。你现在回京城了?”

    年华回答是后,赶紧将今天的感觉说了出来:“师父,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订婚之前突然有不安的感觉,可是很快就消失了,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可是今天在京城逛街的时候,竟然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虽然很快就消失了,可是也让我相当的不安,您看这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呀。

    年华看周大会半天没有说话,不由问道:”师父我这不是错觉吧?而且我用占卜的方法也占卜不出什么来。“

    周大师安慰道:”你先不要着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我现在就让你田师叔算一算。一会儿给你打过去。“

    田抱朴正好拿着铜钱进来,看到周大师一脸凝重的样子,”你这是怎么了?“

    周大师看田抱朴进来,赶紧将刚才年华告诉他的事情告诉田抱朴,又道:”在占卜上你比我厉害,而且这件事是我徒弟告诉我的,我占卜起来不像你灵验。“

    田抱朴没有推辞,直接起卦,一共要起六次。

    一开始田抱朴还没有太过在意,可是当起到底五次的时候,他就赶紧不对劲了,等到所有的卦都摇完了后,大吃一惊。

    因为他根本就算不出来京城会发生什么事情,”天机不知道为什么,被蒙蔽了,根本就算不出来。“

    周大师瞪大眼睛,凑了过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机也能够被蒙蔽?这也太奇怪了,不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田抱朴抱着双臂开始沉思,因为他之前好像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突然他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下子跳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我之前从我师父嘴里听到过这件事情。当然侵华战争的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奇门中人的占卜术不灵了,据说就是被蒙蔽了天机,然后没有了占卜师预知的能力,倭国大军是横冲直闯呀。“

    ”还记得那个时候师父说过,那次几乎将整个华夏大陆都笼罩在里面,据说之所以能够达到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他们倭国的阴阳师利用一件超级厉害的神器才达到的。而且成功了这件神器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大师震惊了,”难道这次,跟上次是一样的?“

    田抱朴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抬头对周大师道:”我现在开始测试一下其他的城市,比如魔都或者咱们所在的这个城市。“

    周大师紧锁眉头,”这样你会吃不消的。“

    田抱朴却是一点都没有着急,而是挑挑眉,”那就将你那宝贝给我用用吧!“

    周大师不舍的拿出来给了田抱朴,一个劲的叮咛道:”你可要小心点,这可是很难得的法器。“

    田抱朴非常敷衍的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行了你现在可以出去呆一会了,不要打扰我!“

    然后周大师被推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年华已经回学校了,正好赶上上课。

    程莲正好想要帮年华去请假,没想到她就到了。

    趁着没有上课呢,李碧好奇的问道:”年华到底怎么回事呀?“

    年华摇摇头,”没什么,不过是我的私事罢了。“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呢,一切要等师父的消息过来后,才能够肯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上课的时候,年华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一点没有掩饰。

    还好这堂课是无聊的思想课,想年华这样发呆的就已经算是好的了,不少都玩起了手机,不过老师也习惯了,他讲他的也从来不会叫人回答问题,因为学生们是相当安全的。

    年华一会而看看时间,一会儿看看时间,马上就要下课了,已经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干脆打过去吧,年华刚要拨过去,手机响了。还好她开的是震动,因此只有旁边的人听到。

    抓起手机,年华手撑在桌子上,直接跃过李碧程莲跳了出去,推门出了教室。

    不但学生们,脸老师都傻眼了,这动作也实在是太敏捷了吧。

    而在女生们的眼里,年华是越来越帅了!

    ”她,她这时干什么去了?“老师都生气了。

    李碧看看左右,举起手来,战战兢兢道:”老师,她肚子疼的受不了了,出去上洗手间了。“

    老师:”……“肚子疼的人身手这么敏捷的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