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危机逼近
    “喂,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年华找了一个没有人的空教室就钻了进去。

    “……年华,我是青云。发生什么事情了?”

    年华闭上眼睛拍拍脑袋,让自己放松下来,这才回答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我让师父帮我算点东西,这不我正等他电话呢!你不用担心。”

    年华说不让展青云担心,可是展青云却从年华的话里听出一丝丝的紧张还有焦急,如果不是发生什么大事的话,依照年华的性格肯定不会如此的。

    “不对,肯定有事情发生了,年华你告诉我吧。现在我们已经订婚,而且我现在也算是有能力帮你的忙了,你不能什么事情都不让我知道。就算你不让我知道我也会担心的。”展青云坚持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完展青云的话后,年华只思考了一秒钟就同意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他知道的。展青云不是累赘,他是一个坚毅不屈的真正男人,有担当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负担。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如果没有急事的话,就来这里接我吧,咱们去车上说。”

    当年华出了学校门口的时候,展青云的车也到了门口。

    麻利的下车,帮年华打开车门,等她坐进去后,展青云才坐了回去。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年华没有犹豫就将这件事都说了,“虽然我也知道,光凭直觉是不行的,我这才去找师父想让他帮我算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我的问题,还是其他的问题。”说着转头看向展青云,“刚才的时候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也不知道结论到底是什么呢。”

    年华低头看向手机,叹了口气,“现在只有等待着师父的回话了。”

    展青云这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年华的犹豫也是有道理的,如果换了是另外一个人跟自己这么说,或许自己唯一的想法就是忘记吃药了吧。

    可是现在这个人是年华,展青云自然而然就相信了,没有一丝的怀疑。

    “我相信你的直觉没有错误,既然你要等师父的消息,那咱们就去附近找个地方,边吃边等吧。”展青云开始发动车子。

    年华没有拒绝,歪着头看着外面。

    展青云看着她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有点心疼,或许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吧。

    看着路边无忧无虑的跟年华一样年纪的男孩女孩们,展青云叹了口气,既然这样,就让我来用生命来守护你。

    瞬间展青云的眼睛里爆发出夺目的光彩,一闪而逝。

    展青云带着年华去了一家非常安静的会所,这里之前跟着何圣哲来过两次,知道这里比较干净,没有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

    这家名为兰泽的会所位于京城市中心的一座大厦的最上面的两层,装修风格不是惯常的金碧辉煌,而是更加趋向简约个性。

    这里不但有开阔的社交场地,还有保护隐私的私人空间。

    不过为了让年华放松心情,展青云打算带年华去的是顶楼的餐厅,位置就在落地窗旁边,坐在那里一歪头就能够看到京城的景色。

    因为上面的这座“兰泽私人会所”的电梯跟其他的电梯没有通着,只能上到倒数第三层,然后再换专门的电梯。

    而会所的电梯二十四小时有人在这里看着,一般时候都是两个黑衣健壮会些功夫的保镖,不过现在电梯那里,站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大美女。

    当大美女看到展青云的时候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扭着纤细的柳腰走了过来,“哎呀,刚才听说您要来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展大少您都好久不来了。”说着就要挎展青云的胳膊。

    展青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大美女尴尬的一笑,不敢再越雷池一步了。

    展青云往后退了一步,露出他身后正在低着头发短信的年华。

    大美女现在才发现原来展大少竟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且带来的人还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气质出众的美人。

    不过更让她震惊的还在后面,就见这位从来都是对女人虽然不是冷若冰霜,但是也好不到哪里的展大少,竟然温柔的牵着那个女孩的手,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宠溺呀。

    “行了,一会儿咱们到了上面再给她们发短信,你现在一边走一边发对眼睛不好。”

    “好了好了,展大爷。”女孩嗔怪道:“她们也是关心我么。”

    展青云的眉毛不停的跳动,“你刚才叫我什么?展大爷?”

    啪的一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年华这才发现跟那几个家伙发短信的时候写的就是展大爷,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你听错了。”年华十分淡定的回了这么一句。然后拉着展青云的手往前走。

    展青云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跟年华在一起后叹气的次数成几何倍数上升,不过心里却是有些微妙自豪感觉,你看她从来不去这么对其他人,或许这就是爱吧。

    在他不自觉中,展青云在闷骚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了!

    展青云的脸就是最最明显的标志了,看守电梯的保镖赶紧让开两边,连会员卡都没有亮出来,年华跟展青云十分顺利的走了进去。

    展青云刚要关门,外面的那个大美女这才反应过来,“展大少,展大少,等等我呀。”抓紧时机钻了进去。

    电梯里一片的安静,大美女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年华。

    年华抬头同样看了过去,两人对视起来。

    大美女怎么会是年华的对手呢,不一会儿就低下头不敢跟年华对视了,心也跳的超级快,暗道:不愧是展大少带来的人,眼神实在是太犀利了,不在展大少之下呀。

    这位到底是什么人呀,从来没有发现过展大少跟其他的女人太过亲近,没想到今天竟然对这个女孩这么亲热。听说展大少有一个堂妹,难道是他的堂妹,可是怎么看也不像呀。

    直到电梯的门打开,大美女这才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难道您就是展大少的未婚妻,年小姐?”

    年华的一脚已经出去了,回头看着还在电梯里的大美女,笑的十分的温柔:“你猜对了。”

    然后等到展青云也出来后,年华往里面探了一下,直接按了两个按钮,然后盯着大美女的眼睛。

    被年华的眼神看的发毛的大美女眼睁睁的看着电梯的门要合上了,可是一点也不敢动弹。

    突然年华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大美女战战兢兢道:“我,我叫杨冰。”

    年华点点头,在电梯门合上的最后一秒,抽出自己的脚,然后拉着展青云走了进去。

    而还在电梯里的杨冰,松了一口气,这位年小姐气势也太强大了,之前不是说年家跟展家只是基于合作的关系才去联姻么,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两位是真的有感情呀。

    不一会儿,电梯降到了倒数第三层,电梯门打开,杨冰并没有出来,而是直接又按了上升键。

    展青云让迎过来的其他服务人员都离开,他自己带着年华去了他订的那个桌子。

    一个圆桌,旁边设着四把圆椅。

    展青云帮年华拉开最里面的那把,等年华坐下后,他才坐到年华的对面。

    年华转头看向外面,天空已经暗了下来,虽然现在已经比过年前白天长了一些,不过六点多也就全黑了。

    攥攥手里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师父还没有她打来电话。这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虽然一直在安慰自己,可是心里的那股不安却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展青云看着一脸纠结的年华,伸手拉过她的手。

    年华转回头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的迷茫。

    “放心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展青云拉起年华的手,轻轻的在上面印上一吻。

    “嗯!”刹那间年华感到自己的心安定了下来,将另一只手也拿了出来,附在展青云的手上。

    两双同样白皙修长漂亮的手握在一起,在灯光的照应下,熠熠生辉。

    两人四目相对,爱意在两人之间流淌。

    展青云难得看到这么柔软的年华,喉咙咽下一口口水,微微起身,离着年华的距离越来越近。

    年华也非常的配合,闭上眼睛,身体也稍微前倾。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嘴唇马上就要碰到一起了。

    “嗨,展老大,嫂子,你们两个怎么也过来了!……呵呵,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展青云只感到一股火冲上头顶,恶狠狠的看向那三个过来打扰他们的人,阴冷的道:“好久不见了,何圣哲,陈战,年泰!”他们背后的那些人他不认识,也不想认识。

    何圣哲尴尬边笑边往后退,刚才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听相熟的经理杨冰告诉他们说,展大少过来了,还带着一个女孩子。

    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展青云跟年华过来了,这不几人一合计就过来了么,谁承想碰到这样的场景。

    何圣哲眼珠子一转,一下子就把年泰给推了出去,这位可是年华的哥哥,展青云的大舅子,他们不给谁面子也肯定给年泰面子呀。

    回头狠狠的瞪了何圣哲一眼,年泰转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惊喜。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哥哥一声呀,哥哥可以去接你们么!”

    年华托着腮帮子看看他,然后摆摆手,“咱们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你现在先站到一边,我好久不见何圣哲,还怪想他的。”说完对着何圣哲就飞了一个吻。

    “何大少好久不见了。”

    何圣哲打了个寒战,他可是知道年华的厉害还有狠辣,宁可面对的是展青云也不想面对年华。

    看看年泰,年泰转头,看看陈战,陈战看地。

    陈战也对年华是敬畏有加,当初李家大盛的时候,就敢将当时李家的继承人,李麒麟给揍个半死,可见其厉害呀。

    狠狠的瞪了他们两眼,没有办法何圣哲拍拍手,不一会儿杨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怡人的笑容,“何少。”

    何圣哲毫不犹豫的道:“杨冰你去把我存在这里的那瓶”82“年的拉菲打开送给展大少还有年小姐品尝。”

    杨冰愣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那瓶子拉菲可不是赝品,那是货真价实的“82”年的拉菲。自从何少拿过来后,只拿出来给朋友看过,却没有打开。

    要知道虽然拉菲在华夏国十分的盛行,可是真正的“82”年的拉菲是寥寥无几的。虽然以何圣哲的钱力,一瓶拉菲不算什么,可是它太过稀有了。

    怕何圣哲是一时兴起,杨冰又问道:“何少真的要开?”

    何圣哲瞪了她一眼,“我何圣哲说的话,什么时候有假话了,让你开你就开。”

    杨冰尴尬的一笑,后退走了几步,然后赶紧去照着何圣哲的话,去取拉菲。

    等杨冰走后,何圣哲拉着年泰走到他们两个身边。年泰本来就不想来,却被何圣哲给拽了过来。

    何圣哲将年泰推坐在年华的身边,而他自己则是坐在展青云的身边,这个时候却发现这个位置也不太好。

    人家年华正好可以微微歪头就可以直视自己,不过要坐到年华身边的话,也好不到那里去,为了减少自己的压力,何圣哲转头对着陈战他们招手,“赶紧过来拜见拜见咱们嫂夫人。”

    陈战带着人走了过来。

    年华对陈战还算熟悉,不过他身后的那些人就不熟悉了,不过还是看着有些人眼熟,应该是以前就跟在何圣哲身边的人。

    陈战过来以水代茶敬了年华一杯,“嫂子真是对不起了,都是我们不好,我们打扰你们了。”

    年华摇摇头,“放心,我不找你麻烦。”

    陈战高兴了,何圣哲却是难过了,不找陈战麻烦,那就说明要找自己麻烦了。

    一个劲用颜色暗示展青云,让他帮自己给年华求情。

    不过这看在陈战跟年泰的眼里那叫一个好笑啊,何圣哲你找人求情也找错人了,这里对你最不满的根本就不是年华,其实是展青云呀。

    在陈战的暗示下,何圣哲终于明白过来,彻底傻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瓶拉菲被杨冰端了上来。

    何圣哲开心坏了,起身自己把拉菲用专门的开葡萄酒的工具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散发出来。

    先倒了一杯给年华,然后是展青云,年泰,陈战最后是他自己。

    剩下的那些人还不够资格让自己给倒酒,而何圣哲不发话,他们也不敢动。虽然他们平时出去也是一位爷,在京城横行,可是在展青云,年泰,何圣哲还有陈战面前是不敢大声说话的。

    现在又多了一位,看何圣哲何大少都对那位这么恐惧,他们更是惹不起了。

    倒好酒后,何圣哲可怜的望着年泰。

    年泰看着他那叫一个好笑,转头对年华跟展青云道:“当初你们订婚的时候人太多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可是没有喝到你们敬的酒呀!”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下,两人双双起身,年华笑着道:“那是我们的不对,那在这里我跟青云就敬大哥一杯,我们干了你随意。”

    两人扬起脖子,一口气将一杯红酒喝完,喝完后,将杯子倒了过来示意,一滴酒都没有剩下。

    跟年泰喝完酒,年华就坐下了,可是展青云却还站在那里,转向何圣哲,“圣哲,咱们上次因为我们着急走,所以没有跟你们喝,这次你怎么也要给我一个面子,配我喝几瓶!”

    说着叫过来杨冰,“杨经理,帮我们拿几瓶子高度数的白酒,越高越好。”

    何圣哲都听得头顶冒烟了,赶紧阻止:“杨,杨冰,还是算了吧,来几瓶红酒就行了。”

    年华也在一边劝道:“还是算了吧。”

    何圣哲感激的看着年华。

    年华接着道:“杨经理你去酒店买两瓶酒精,给何少,只要何大少喝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何圣哲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一翻白眼差点跌在地上,还好他身边就是陈战,一下子靠在陈战的身上了。

    不要说何圣哲了,就连陈战,还有他们身后的那几个少爷也都傻眼了,心里对年华是万分忌惮了,这位可是一个狠人呀,以后可不能招惹。

    杨冰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听年华的吧,这不是把何大少往死里整么,万一何少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第一个跑不掉,可是如果不听吧,这可是连何大少,年大少,陈少都忌惮的人呀。

    何圣哲的脸也僵硬了,不是吧!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手机铃声。

    年华赶紧从桌子上拿起来自己的手机,来电正是自己的师父!

    手机拿在手里,不知道为什么年华莫名的感到无比的紧张,下意识的看向展青云。

    展青云也走了出来,搂着她的肩膀给她力量。

    年华点点头,接通了电话,“师父……”

    何圣哲是松了一口气,接过年泰给他的纸巾赶紧擦擦自己的额头上的冷汗,这个是刚刚吓出来的。

    年泰对他笑了笑,然后小声让杨冰把跟他们一起来的人都安排一下,就坐在附近就行了。

    杨冰也松了口气,赶紧去办。

    年泰看向年华,却发现年华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年华边听边把手放在年泰的椅子背上,当听到后面的时候,没有控制好力气,就听哗啦一声,年泰的椅子被她给震碎了。

    年泰差点跌在里面,还好展青云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要不然屁股穿洞都是轻微的。

    赶紧给展青云道谢,可是当看到展青云的脸的时候,发现他的脸色也相当的难看,而年华脸都气青了,想把耳朵伸过去听听吧又太危险了,还是算了吧。

    杨冰拿着东西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瞬间就把之前还想过,要打展大少主意的火苗熄灭,即使不过是随便想想都不敢了。

    放下电话后,年华的脸色还是铁青的。

    年泰,何圣哲,陈战他们是一点声都不敢出了。

    年华看了展青云一眼,然后一下子跳到桌子上,打开窗户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了出去。

    “啊!年华,年华!”年泰当看到年华跳下的这一幕的时候差点吓傻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要上桌子。

    其他人赶紧拦着,比如杨冰就哆哆嗦嗦的想要打电话报警。

    杨冰的手机被展青云给抽走,然后又扔给她,只留下一句话,“不想死就不要报警。”

    杨冰吓得直哆嗦,一个劲的点头。

    展青云也在理她,而是一把拉过年泰。

    年泰回头一看发现展青云面无表情,竟然一点都不悲伤,怒上心头,指着展青云的鼻子骂道:“刚才你怎么不拉着年华,你明明知道刚才的她情绪非常的不稳定,你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跳下去。”

    展青云刚要解释,就听到兜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来一看是年华打过来的,接起来后无奈道:“年华,你怎么就跳下去,把年泰他们都吓坏了。”

    年华却是不敢这茬,只是吩咐他道:“青云,刚才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我现在赶紧去今天我碰到的那个人的地方找找线索,年泰他们就拜托你了。”

    展青云回答道:“你一个人一定要写小心……”还没有说完就被年泰给抢过去了。

    年泰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年华?”

    年华道:“年泰你现在什么都不要问赶紧回家,对了顺便去超市一趟买些大米白面什么的,以备不时之需,现在你就回去,知道么?”

    年泰一听就知道是年华,虽然不知道从这好几十层跳下去,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可是也知道她不会无的放矢,赶紧答应:“你就放心吧。”

    “对了回家之后,没什么事就不要出来了,也告诉他们一声。”年华说完后就放下了电话。

    展青云又叮嘱了一遍:“你们现在就回家,年华说的事情你一定要听知道么我现在也要回去中央警卫团了,你们小心一点。”

    然后他也跳上桌子,直接从窗户里跳了出来。

    这会年泰何圣哲陈战他们都有了心里准备,从窗户里往外看去,就见展青云犹如一只大鸟一般,将四肢展开快速下落,可是再下面就看不好了,毕竟楼层太高,而且现在天也黑了。

    不去管吓傻了的那些人,年华飞快的向当时那个地方奔去。

    耳朵里回响着刚才师父说的话。

    “年华,你的预感没有错误,虽然还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可是整个京城已经被掩盖住了天机,我们什么都算不出来。据说上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在上个世纪三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倭国入侵我国,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掩盖了咱们华夏大地的整个天空,让那个时候不少大师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异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松的就凭借着那么点人,差一点统治了咱们好几万万人。”

    “而且据你田师叔推算,除了京城之外,还有一个地方也是他们的目标,那就是魔都。魔都的天机也被遮掩住了。你田师叔说,倭国上次已经将他们的最厉害的攻击性神器草稚剑用掉了,每次做完献祭,献祭品不管多么强大,都会破裂失去功效。”

    “倭国三神器之一的八坂琼曲玉在战乱中消失了,只剩下八尺镜在镇压倭国的国运,他们一定不会动用八尺镜的,除非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而且如果是八尺镜的话,虽然不像草稚剑能够盖住华夏全境,但是半个华夏国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疑问是他们到底是用什么献祭的,目标到底有几个,他们的要用什么方法,会造成什么后果这都是咱们不知道的。不过这些就不用你担心了,刚才我已经通知了诸葛大师了,这些找寻这些城市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这些老头子了,而且我们会尽量的算出他们的计划,你随时等我们的消息。”

    “还有就是保护好京城的龙脉!那可是我们国家的立国根本,如果龙脉被破坏的话,咱们国家就会快速衰落。”然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年华边跑边郁闷,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龙脉在哪里怎么去保护呀,不过年华也知道这些隐秘的事情不能够在电话里说,谁知道会不会被监听呀,虽然年华的手机是特制的也不能保证自己师父那边的也一样安全。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到她今天的那个地方看看,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线索。

    可是很可惜,当年华到了那里的时候,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年华后悔的是当初为什么没有拦住那个家伙,如果在他身上下了符的话,找到就非常容易了,现在怎么办,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了。

    恶狠狠的踢了旁边的石凳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当年华走远后,一对小情侣跑过来坐在上面。

    “噗通!噗通!”

    “哎呦,疼死我了,怎么回事呀?”

    “哎呦,你不要动我扶你起来。”

    等他们起来的时候,目瞪口呆,原来的石凳竟然变成了石灰。而在他们跌倒的地方,还有他们刚才留下的印迹。

    既然找不到线索,年华决定回年家,虽然年家人的身上都带着她制作的“平安玉符”,可是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回去检查一下自己的那个玉符阵。

    年华用的这个阵法就是之前周大师用过的那个阵法,不过进行了改良,范围跟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平时的时候防止恶鬼怨魂煞气的侵蚀,而且如果到了危机的时候,比如有歹人攻进来的时候,可以通过控制阵眼将整个阵法激活,这样不管是人是鬼都进不来,当然了,被控制阵眼的人放进来的除外。

    到了年家,年泰还没有回来,年华也不去找他,而是给年夏打去电话,让他赶紧回来。

    年夏能够听出年华话里的严肃的意思,也没有讨价还价,告诉她马上就回去。可是年华又反悔了,“我一会儿去你们学校找你,你在你们学校不要动。”

    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在等待年泰的时间里,年华又画了几张的三四级的符箓,攻击到防御的是应有尽有,当然最多的还是有关防御的。

    再加上之前存的一些,也有二百多张了。

    这是从美国回来之后开始存的,因为吸取了教训,平时就开始注意积累,要不然等到时候了就会猫爪了,果然这次用到了。

    当年泰拉着一车的米面回来的时候,年华将其中的五十张交给了他,三十五张“金钟符”,剩下的都是攻击类的。

    “这怎么用呀?”年泰拿着这叠符纸皱着眉头问道。

    年华手把手的交给他,“其实我这些都已经处理好了,只要到时候你集中精力,然后一撕,到时候你冥冥中就能够感觉到,你就跟玩游戏一样,将技能朝着怪物扔过去就是了。”

    年泰一听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也太方便了吧!”

    年华翻了翻白眼,“像你这样的精神力,也就只能用两次四级符箓,你就得精神力消耗过大而头晕眼花的,三张你就完蛋了。这还是我已经将我的一部分精神力封存进去的原因,要不然你连二级符都驱使不了。”

    年华又将阵眼交给年泰,也告诉他使用方法,然后去了展青云的家里。

    去的时候展青云也回家了,看到她过来关心的问道:“你们家没有事情吧?”

    年华摇摇头,“没事,你们家没事吧。”

    展青云也摇摇头。

    虽然两家都没有事情,不过头上笼罩的阴影却是没有因此被吹散。

    两人在一起商量怎么办,这个时候,展老爷子从书房走了出来,当看到皱着眉头的两人的时候,招呼他们:“你们两个孩子过来吧,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年华愣了一下,不由问道:“您知道什么了?”

    展老爷子让年华跟展青云跟着他去了书房,那里比客厅要安全。

    坐下后,展老爷子就把他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其实我已经知道你们说的事情了,是不是京城的天机被蒙蔽的事情?”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眼,展老爷子是怎么知道的。

    从他们两个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意思,展老爷子当然明白他们的确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叹了口气道:“其实诸葛大师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年华不由问道:“既然知道了,怎么没有采取措施呀?”

    展老爷子回答道:“虽然知道了,可是天机已经被蒙蔽了,诸葛大师也不知道他们打得是什么算盘,为了不打草惊蛇,这才没有宣布出去,只有一号首长二号首长跟国防部长,国安部长,军委的人知道。而我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现在的国防部长之前是我的老部下,这才偷偷的透露给我的。”

    “我也没有想要瞒着你们,而且年华也是奇门中人,她肯定也会知道的,本来想透露一些给你们的,刚才听你们说话,就知道你们也知道了。”

    展青云道:“是年华感到不对劲,这才给她师父周大师打电话,师父请田抱朴大师卜卦这才知道的。据说魔都的天机也被蒙蔽了。”

    “你说什么?”展老爷子大吃一惊,“魔都也是?”

    展青云点点头,然后又问道:“爷爷你不知道么?”

    展老爷子摇摇头,“他们没有说,就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如果不知道的话,我一定要通知诸葛大师。”说着就要去拨电话。

    年华赶紧阻止道:“展爷爷你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师父周大师给诸葛大师打了过去,他老人家现在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展老爷子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很快又皱起眉头,“希望他们能够找到所有的被蒙蔽了天机的城市,希望不要太多呀。”

    年华对这些的了解比展老爷子多,安慰道:“您放心吧,不会太多的,毕竟他们倭国不会有太多能够拿来献祭的东西,您就放心吧。对了,我想给家里弄一个阵法,能够保证家人的安全。”

    展老爷子现在对年华也挺信服,十分信任的道:“你就去弄吧,爷爷相信你。”

    年华笑着走了。

    展家的格局跟年家差不多少,有了一次经验的年华,十分迅速的就把玉符阵给弄好了,将阵眼交给展老爷子,同时也给了他五十张的纸符。

    展老爷子不愧是军人出身,比年泰要淡定的多,也镇定的多。

    展青云跟年华一起离开。

    出了展家两人脸上的担心溢于言表,虽然现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京城的家人也算多了好几层保障了,只要不随便外出就没事,可是魔都怎么办。

    年华的舅舅舅妈在那里,展青云的弟弟展青峰也去魔都上学了。现在只有想办法将他们弄出魔都了,可是如果来京城的话,这里比魔都还要危险,不过因为有年华的在,应该安全系数会高一些。

    而如果去其他的城市,也不知道那个城市会怎么样。看起来还是要打扰一下师父,看石市怎么样,如果石市没有事情的话,可以让他们去石市。

    还好周大师的答案让年华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石市没有事情,你们可以让你们家人也过去。”周大师建议道。

    年华跟展青云却是知道的,这两家老人肯定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

    年华跟展青云分别给沈强一家,还有展青峰打电话。

    年华甚至编出了一套,想让舅舅舅妈给老妈沈茜避祸的说辞:“是这样的,我师父说我老妈明天会有大灾,必须要在明天中午之前被压制住,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全家人一起压制,除了我们你们也必须到场,你们还是赶紧过来吧。”

    沈强跟李凤一听连夜订票过来,他们跟沈茜的感情非常好,当然愿意帮忙了,更不要说,这沈茜还是自己的亲妹妹。

    接着年华又给沈茜也打了个电话,把这套说辞告诉沈茜,而且道:“只需要舅舅舅妈就行,我跟年夏不用回去,我之所以那么说还不是怕舅舅害怕不过来么,是是是,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展青云用同样的方法,不同的借口,将展青峰忽悠去石市。

    刚刚放下手机,展青云要跟年华说几句话,就听到手机又响了。

    “好好,我马上就到!”放下电话后,展青云道:“我现在必须要去看国防部开会,你自己小心点。”

    年华点头,跟展青云分手会,去接年夏。

    年夏虽然迷茫,可是也十分的听话跟着年华回了年家。

    到了年家,年夏发现家里的气氛十分的紧张,就连平时公务繁忙很少过来的年建党夫妻都在,而且所有人都是眉头紧锁。

    年华一进屋就知道,他们夫妻应该是知道,不是年泰说的,就是中央透露出的。

    看到年华回来,年家人赶紧迎了上来,年建党焦急的问道:“年华,刚才年泰说的有点含糊,你能够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情么?”

    年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问了年建党:“大伯,你们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么?”

    年建党皱了皱眉头,然后才道:“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让我们下班的时候相当的早,而且严格规定我们下了班,就要回家,不能够再在外面逗留。”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规定,一开始以为是因为现在中央要严打,可是当年泰把他们叫到年家的时候,跟他们透露了几句后,就知道事情不对劲。

    年华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现在具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可是我的危机感却是越来越重了,不过只要你们安安静静的在家里待着不要外出,我保证你们会没有事情。不过其他人就无能为力了。”

    听道年华这么说,周文刚要开口就又把嘴闭上了。

    “好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我现在就要去查找原因了,早一点找到原因,咱们早一点就能够脱离危险,你们在家不要出去。记住了不要出去!”年华说完,开门就冲了出去。

    年奶奶一脸的担心,拉着年老爷子的手,“老爷子,年华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年老爷子安慰道:“没事的,年华多厉害呀。”可是他心里却知道,当然危险了,这种未知的危险更加危险。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