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诸葛大师
    然了同样也是国安部第十九局的局长岳州,她确实有过了解的,这位岳州是一位四十左右的美大叔,长相俊美举手投足都带着稳重,年华十分好奇,这样一位都能够当明星的大帅哥,竟然能够做情报员,是不是有点太显眼了呀。

    不过这不是年华需要思考的,在彭部长介绍完后,她自动的坐到美大叔岳州的身边,谁让她现在名义上还是他的副手呢。

    岳州却是对年华特别的恭敬,亲自起身帮年华移开椅子,然后请她入座。年华还有点诧异,不过当两人握手之后,却是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岳州竟然也是一位武林中人,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将自己的修为掩盖住。

    不过在一位一流高手的眼里,那是形同虚设,所以他也就没有对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无视,他还招惹不起一位一流高手。

    而且岳州不过是一个二流中阶的高手,在年华这种大高手面前,那是一定要谦卑谨慎的,这就是武林中不成文的规定,必须要遵守。

    当看到岳州的举动后,其他那些局的局长副局长,都是面面相觑,而那些知道年华底细的却是暗自感叹,为什么自己没有岳州这样的好运,能够跟年华一组。同时也对岳州的表现有点失望,要是他得罪了人家的话,人家一气之下说不定就要转局呢,可是谁承想,这位竟然这么的精明,一点都不给人挑刺的借口。

    彭部长当然能够看出手下有不少人对年华是不削一顾的,为了不引起内杠,决定还是将年华的身份给暴露一部分吧。

    想到这里彭部长咳嗽一声,当所有人都看向他的时候,笑着介绍道:“大家有的人是年副局长,有的不认识,这没有关系,现在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

    说着彭部长起身走到年华的身后,撑着她的椅子道:“年华,咱们十九局的副局长,同样也是咱们部的第一高手!”

    什么?第一高手?不知道的人面面相觑,而知道的人确是了然的点点头。

    “我想这件事特勤处的蓝处长,跟岳州局长应该都知道!”彭部长笑着看向蓝处长跟岳州局长。

    蓝处长起身点点头,“年华副局长绝对是咱们部最厉害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岳州也道:“有年前辈在这里坐镇,我的心里踏实了不少。”

    前,前辈?几乎所有能够在国安混的人都对武林跟奇门有一些了解,当然知道武林中人的辈分是按照什么来计算的。

    除了本门本派本家族,世交之外都必须按照修为来决定辈分,这么看来,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竟然比岳州还要厉害。

    这个时候辛鹏也站起来,一脸崇拜的看着年华:“年副局长,当初跟着一号首长一起去美国的也有我,我对您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从桌子上拿起笔记本跟笔,推到年华的面前,笑的那叫一个谄媚呀!“您给我签个名字吧。”

    其他也对年华熟悉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拿出笔记本,送到年华的面前,笑容跟辛鹏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剩下的那些人都傻眼了,看着平时跟自己关系特别好的人呢也一副花痴的看着人家,难道是因为国安部长期没有女人,才造成的。可是转头一看,却发现里面竟然还夹杂着一位女性,这就让他们摸不到头脑了。

    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东西,年华却是环抱着肩膀,板着脸不为所动。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赶紧把东西都给我收回去,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么,这不是在玩过家家,如果事情结束了,你们愿意找她签多少都为所谓。”彭部长冷着脸道。

    那些人对视一眼都坐了回去。这些人大多都是三十多四十多的人,都能够当年华的父亲了。

    等所有的人都做好好,彭部长开始分配工作,年华掏出纸笔记了下来,可是记到最后发现根本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呀,不由皱眉看着彭部长。

    彭部长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年华就知道这是给自己特殊任务了。

    “好了,现在你们分头行动,对了,蓝处长,岳局长还有年副局长你们都等一下,我还要事情要跟你们说。”宣布完后,彭部长让闲杂人等先行离开。

    到最后就剩下他们三个加上彭部长四个人。

    年华看着其他人走后,视线回到彭部长的身上

    彭部长坐下后,先对蓝处长吩咐:“为了保险起见,你将那些奇门中人聚会的地点定在石市,诸葛先生也会尽快赶到,你带着你们的人也赶紧过去,找一个安全保险的地方给那些大师。注意保密。”

    蓝处长点头保证道:“您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说着起身,“那我现在就离开了。”

    彭部长点点头。

    蓝处长又跟年华点点头,这才离开的。他算是整个国安体系里最特殊的一个处长,其实说是处长,其实享受的根本就是厅级待遇,跟那些局长差不多少,不过是因为习惯的关系,才没有改变罢了。

    蓝处长走后,彭部长年华分配任务:“年华,我希望这些天你不要出京城,住到中南海,现在一号首长二号首长他们已经住进去了,虽然有中央警卫团的守护,可是还是怕发生什么意外。”

    没想到年华却是摇摇头,“那里现在并不需要我,而且我在去美国之前已经在中南海布下一个大阵,而且阵眼我已经交给我非常信任的人把持,只要他们不出中南海,一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可以攻进去,这我可以保证。”

    说着眼睛看向故宫的位置,“而且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去做!”

    彭部长皱皱眉头,“什么任务比保护国家的中枢机构更加的重要。”

    年华回头盯着他,嘴里只说了两个字:“龙脉!”

    龙脉?彭部长听完心开始快速跳动,“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想要对付的是龙脉?”

    年华点点头:“我猜第一目标应该就是龙脉,不过其他的可能性也不能不防!比如趁机将国家领导人全部杀死,这样咱们国家就会乱成一团。对他们的好处也不小呀。不过现在的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还需要印证,现在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龙脉保护它!”

    彭部长眨眨眼,突然瞪大眼睛问道:“难道上个世纪就是因为龙脉被……”说道最后已经不敢出声了。

    年华点点头,“没错,不过当时咱们华夏的龙脉并没有彻底被毁灭,在建国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点元气,而且到了现在更是生机勃勃。因为龙脉跟国家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当国家发展快速势头良好的时候,龙脉就会更加的壮大。而龙脉的壮大也会加快国家的发展。”

    “而如果龙脉被损毁的话,那咱们的国家不但会停滞不前,也会发生动荡,国家发展会放缓,如果更加严重的话,那可能国将不国了。”

    听完年华的话,彭部长这才明白为什么天机已经被蒙蔽了,可是京城还没有发生什么可疑的事情。

    “不过……”年华的眉毛皱了起来。

    彭部长赶紧问道:“不过什么?”

    年华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咙,想起今天她闻到的那个腐朽的味道,“还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今天我上街的时候从一个男人身上闻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而且这个味道给我的感觉非常的不安,可是当我寻找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希望彭部长你们也多多注意吧。我现在要去继续寻找了,希望能够找得到。”说完递给彭部长一张纸,上面写着那个男人的容貌特征。

    “如果你们找到这个人的时候,还请告诉我!”年华严肃的嘱咐道。

    彭部长把年华送到门口,边走边说:“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岳州局长,从现在开始十九局的人以你的需要为主。”

    年华点点头,回头看向岳州局长,点点头,“那就拜托岳州局长了。”

    岳州赶忙摆摆手,脸上满是惭愧:“能够为前辈您办事是晚辈的荣幸。”

    年华看他的确是没有丝毫的介意,更加的满意了。

    坐在京城最高的楼上,闭上眼睛,年华将精神力分散,开始向四周蔓延,想要找到那个人。

    一个晚上过去了,年华走了不少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男人,倒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见到不少。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的话,她当然有兴趣研究有些平时人模人样的男女,私底下是什么状况。

    不过有任务在身,年华只能够让自己好奇心不要这么重。

    到底是自己马虎了没有找到,还是对方已经出了京城,还是怎么着。有心再找一遍,可

    是一夜下来,年华的精神力已经枯竭了,现在必须要去恢复,要不然拿什么去应付将要到来的暴风雨。

    回家之前,顺便去了一趟超市,又买来不少东西,先给展家送去,然后又购买了同样的东西,送回年家。

    当到了年家的时候,发现年家人一个个都熬红了眼睛,当看到年华进来的时候,都站起了身,紧张的看向年华。

    年夏一眼看到年华苍白的脸孔,赶紧过去帮她拎东西,同时心疼的问道:“老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回屋休息呀?”

    还是自己的弟弟心疼自己呀,年华欣慰的一笑。将东西给年夏后,对年家人说了声“我先去休息。”

    年家人非常想要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年华一身的疲惫,都没有问出来,当听到年华要休息的时候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年奶奶看着年华上了二楼,然后听到门被打开然后有被关上后,这才转过身来叹息道:“难为这孩子了!”

    其他年家人也不由的点点头。

    心里装着这么大的事情,年华怎么能睡得着呢,她不过是回来恢复自己的精神力罢了,同时想要咨询一下袁天玄罢了,毕竟人家可是当过大唐的国师,说不定他就知道呢。

    当年华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时候,袁天玄算算时间,然后十分肯定的道:“他们一定是打算在二月二”龙抬头“的那天发动攻击。在那天的时候龙脉比其他的时候要容易找到的多。”

    年华却是皱着眉问道:“可是上世纪三七年的时候,他们倭国可不是在”龙抬头“的那天发动进攻的。”

    袁天玄却是不紧不慢的解释道:“那是因为之前华夏的龙脉已经有了损伤了,恢复的也不好,而且照你的说法,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大地都被蒙蔽了天机,因为龙脉比现在要好找的多呀。”

    年华听完点点头:“你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切。”袁天玄一副高傲的样子指着自己道:“那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袁天玄呀,出身尊贵不说,还是大唐的国师,我可是……诶诶,不要走呀,反正时间离着”龙抬头“还要早呢,你再陪我会吧。”

    年华本来就要离开了,又想到了那件事情,因此就把经过跟袁天玄讲了一遍。

    没想到抚摸着怀里小猫的袁天玄却是摇摇头,“我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年华头也不回的回到现实世界,任由袁天玄在后面叫她的名字。

    睁开眼睛,年华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一半还要多了,精神状态也好的多了。

    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了,她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看起来自己用了三个小时来恢复精神力。

    剩下的少一半精神力,也会在两个小时后慢慢恢复,如果不是精神力消耗殆尽的话,同样数量的精神力恢复的时间要少得多。

    不过年华还是有点不满足要是,如果自己的精神力能够像真气一样每时每刻都在体内自动运行,消耗掉的真气也会自动恢复的话,那就好了。

    但是年华也知道这不是很好办到的事情,只能一点点的来,而且就算自己要去实现这件事情也要在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没有事情的时候了。

    本来还以为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参加期待已久武林大会,还有就是跟展青云闲着没事谈谈恋爱什么的,对了,上次听李穆修已经到了不入流的巅峰了,本来,为了能够更快的达到这个程度,这小子甚至跑去闭关了,甚至连自己这个师父的订婚宴都没有参加。

    年华本来打算要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要好好教导教导自己的徒弟呢,现在看起来一时半会也没有时间了。

    叹了口气,年华下床洗刷一番,这才下去。

    正好年家人都在吃饭呢,年华听到了香味,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她这才想起来,她昨天晚上连饭都没有吃,就开始东奔西跑了,对了早上好像也一样。

    两顿没吃的年华,当闻到食物的香味的时候就跟看到金元宝一样,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冲到桌子上,随便找了个座位,拿起个馒头就开始往嘴里塞。

    年奶奶看着直心疼,赶紧帮她盛了碗汤,递给她,“慢

    点吃,慢点吃。还有的是呢。”

    年华边点头,边往嘴里塞,肚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不一会儿三个馒头就被她吃进去了。

    这种狼吞虎咽的吃法让旁边的人都看傻了,只有年夏知道他老姐的食量根本就不止如此。

    十分钟后结束战斗,年华抬头环视饭桌上的人,“诶?大伯出去了?”

    周文点点头,无奈的道:“上午的时候,来了通知,让他们都去正常上班,说是怕领导都不去上班会引起下面的人的猜测,到最后这件事可能会瞒不住,到时候不要说京城了,整个国家都要乱了。”

    年华点点头,也明白国家做得对,现在这个时候的确是不能乱。

    就算是国安部的情报员们行动也是在秘密进行,尽可能的不去让过多的人察觉到,尤其是对方的那些人。

    “大哥跟着大伯一起去了?”年华也没有看到年泰的影子。

    周文点点头,又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年华虽然看到了,不过也当做没有看到,她当然知道大伯母的意思,可是她确实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年奶奶问道:“对了年华,建国跟沈茜怎么办呀?不知道石市怎么样了!你要不要也过去看看他们?”

    年华安慰道:“奶奶你就放心吧,石市还算比较安全,”说着苦笑一声道:“再说了,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我吃完饭还要继续工作呢,现在只有祈祷他们没有事情了。”

    周文终于忍不住了,不过她并没有说她的事情,而是劝道:“年华,一点时间你应该抽出来了吧!”

    年华摇摇头正色道:“现在这件事情只有我们这些极少数人知道,我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根本没有说咱们京城发生的事情,一是我不希望他们为我们担心,二就是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消息,至少不能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而且我也相信他们吉人天相,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而且相比于其他的城市,还是咱们京城危险一些。”

    “还有一点就是,尽快找到敌人消灭对方才是保护他们最好的办法,我相信就算以后他们知道了事情,也会理解我的。”说道最后,年华的眼睛里也含了丝泪花。

    年奶奶听完也是难过的不得了,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这个时候年夏凑到年奶奶身边道:“奶奶要是现在告诉他们的话,他们一定会跑来京城的,而且我知道您跟爷爷一定不想离开这里,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代替我老爸老妈好好保护您们老两口的。”

    年奶奶摸摸年夏的脑袋欣慰的道:“好孩子,你们三个都是好孩子。”说着转头看向年华,问道:“年华能不能让你大哥还有年夏,你大伯母离开京城呀?既然京城危险,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年华却是摇摇头,“奶奶,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过早呢,因为对方的意图我们还不知道呢,就算离开京城,到了其他的地方,也不一定安全,现在我们根本抓不准对方的想法,反正现在咱们家被我设置的如同铜墙铁壁一样,放心吧,咱们家的危险系数已经降到最低了。”

    听了年华的话,年奶奶终于听明白了,就是现在最危险的就是京城,可是其他地方也不排除会遇到什么危险,而现在的年家算是京城最安全的地方。

    这个时候周文听完年华的话已经放弃了让周家人住进来的想法了,毕竟现在自己的父母去了燕赵省的老家,不要他们回来就行了。

    吃完饭刚刚休息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年华拿出来一看,纤细浓密的眼睫毛垂了下来,“奶奶,我有事先走了。”

    “唉唉……”年奶奶还没有反应过来,年华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当年华到了中南海大门口的时候,彭部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后面跟着他贴身保镖还有年华的那三个手下。

    当看到年华的时候,那三个不由自主的露出委屈的模样。

    年华却是根本来不及去跟他们多说什么。

    彭部长拉起年华的胳膊坐上了车就往里冲,其他人也赶紧跳上车,跟了上去。

    彭部长边开车边解释道:“之前一号首长已经打过招呼了,你进来的时候不用检查,直接放行。”

    年华听

    完这才松了眉头,“原来是这个样子,不过就算现在怎么危险,怎么紧急也并不能够忽视安保的工作,不仅是为了一号首长他们的安全。”

    彭部长听完点点头,“好吧,既然如此一会儿我就跟他们的头去说。要不你自己去说也行,反正你们两个都是一家人。”现在是中央警卫团全面接收中南海的保安工作。

    年华白了彭部长一眼,“您开车的时候看着点前面吧。”

    彭部长也算是苦中作乐了,笑着摇摇头,表情认真起来,“你查到什么东西了么?”

    年华摇头,手肘杵着车窗边,“什么都没有发现,你们那里呢?”

    “我们这边倒是有点进展了,根据你说的这个人的长相,已经寻找几个差不少的人,不过京城太大,资料也也太少了,怕打草惊蛇,因此只查了一小部分。”说着彭部长从后面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点开一个文件夹,然后递给年华。

    年华拿过来,点开第一张,看了两眼,用左手向左拨拉,第二张图片出现在年华的面前。

    一张两张三张,直到十二张的时候还都是不是年华记忆里的那个人,最后还是剩下两张了,这么小的概率这里应该是没有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年华还是将最后两张也看完了。

    可是当她有些失望的时候,又把图片拨拉到第五张的位置,这个是一个俊秀的男孩子,头发长长的还有点自来卷,面庞还有些稚嫩,可是能够看出以后的风采。

    将这张照片跟自己记忆中的那张对比一下,有了惊人的发现,除了头发不一样,年龄不一样之外,其他的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五官的位置是出奇的相似,不过脸蛋由原来的鹅蛋脸变成了瓜子脸,而且身上的青涩单纯的味道也变成了风流纨绔。

    其实其他人中也有跟那个人长得挺像的,可是再像也逃不出年华这种为了看相磨练出来的好眼力。

    年华指着这个人十分坚定的道:“彭伯伯,就是这个人。”

    彭部长看了一眼,愣住了,一下子就把车给停下了,瞪大眼睛问道:“年华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了?”

    年华点点头,虽然这张照片上的样子跟我记忆中的有很大的不同,气质,年纪,脸型,可是从面上上来看他们就是一个人。

    “你应该知道我的本事!”

    彭部长重新把车启动了起来,边开边说:“这个是钟勤之中将的孙子,钟知为,因为他不爱照相,只找到这张,这还是他五年前的照片。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再京城市区,而且京城的郊区呢。”

    原来这小子真的不在市区,看来自己是猜对了,年华刚要继续问,汽车已经到了地方了。前面有人拦着,再往前走就不能开车了。

    两人下了车,彭部长刚要继续说,就听到前面传来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抬头一看笑了,“这不是青云么。”

    过来的正是展青云,身穿一身军装,显得英气勃勃锐利无匹。

    走到年华跟彭部长的跟前,展青云先看了年华一眼,然后再对彭部长说道:“彭伯伯,您就送到这里吧,接下来就由我带她进去就行了。”

    彭部长点点头,“行。”转身刚要走就被年华给叫住了。

    “彭伯伯,如果有可能的话,先把这位钟知为请到咱们国安,一会儿回去后我要过去看看他。”年华建议道。

    彭部长想了想答应了,“行,我现在马上就去办。”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不能因为自己跟钟知为的父亲关系好,而徇私枉法,现在这个时候要是被抓住的话,可就完了。

    不等彭部长离开,年华就跟着展青云进去了。

    一路两人看似没有说话,谁也不搭理谁,其实他们在不停的交换意见,不过用的是传音入密罢了。

    年华:“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的叫我过来。”

    展青云:“刚才诸葛先生从石市回来了,所以才紧急叫你过来的,就是为了商量后面的事情。”

    年华皱皱眉:“那我师父来了么?”

    展青云:“没有只有他老人家一位过来的,据他老人家说,其他大师都还在那里推演呢。”

    年华不再说话

    了,而是在思考这位诸葛先生,诸葛大师究竟是什么人,之前根本就没有听师父周大师还有其人人提起过。

    很快两人就进了一间小型会议室,进去一看,呵,除了一号首长,二号首长,还有其他几位国家领导人外,还坐着一位俊美男子,一位满头白发的俊美男子。

    这位白发男子的眼神正好跟探索的看向他的年华的眼神对在一起,然后分开。

    年华展青云跟屋子里的各位领导都打了招呼后,这才坐在了最下面的位置。

    而那位白发男子则坐在二号首长的下首。

    二号首长给年华介绍道:“年华,这位就是诸葛先生,是诸葛亮的七十八代世孙。也是当代最厉害的奇门大师之一。”

    年华一听,果然这位就是诸葛先生,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不过既然被尊称为大师就有过人之处,更何况,当时自己师父在说诸葛大师的的时候,虽然话语有些僵硬,可是能够听出他对诸葛大师实力的认可。

    年华十分有礼貌的起身对着诸葛大师施了一礼,“大师您好,之前我师父就跟我提起过你。能够见到你还真是三生有幸呀。”

    诸葛大师挑挑眉毛,“噢?姓周的那个手下败将竟然有勇气跟你提起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啊。”

    年华的弓着的身子顿了一下,一屁股走了下去,面无表情的看着诸葛大师。

    诸葛大师就跟没有看到一样,转头对着二号首长笑着道:“首长,你刚才可是说错了,我的确是奇门中最厉害的……没有之一!”说着看向年华,“像姓周的,姓田的这些人还不够资格跟我相提并论!”

    听了这位诸葛大师的话,年华的拳头攥了起来,怪不得之前师父,还有那几个师叔谁也没有人跟自己说起过这位诸葛大师,这张嘴也太欠了。

    展青云握了握年华的手,年华的气瞬间没了,反而笑了起来,跟一个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生气,实在是太不值当的了。

    年华的表情开始温柔起来:“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说您们卜卦的结果了?”

    诸葛大师却是愣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刚才听他贬斥她师父还挺生气的,现在就变得这么镇定了。

    想起周大师提起自己徒弟时的那个骄傲那个自豪,说成是天纵奇才,据说姓周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快的知道就是因为这小丫头,因此他过来后就让人把她叫了过来。

    一开始他以为几位首长一定会阻止的,没想到竟然全部都同意了,而且言语间都是对这个小丫头的信任,现在这小丫头表现的这么镇定,这让他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了。

    诸葛大师没有说话,而是盯着年华的脸看,越看越觉得奇怪,这是什么面相啊,根本就看不明白,虽然看面相不是他的强项,可是绝对不在姓周的下面,难道是姓周的为了防止别人偷看他宝贝徒弟的命运,这才给她做了防护?

    不,不可能,自己都没有这个本事更不要说他了。

    虽然诸葛大师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可是眼神中的巨大惊讶还是让她看着好笑,不由又问了一次:“大师?能不能告诉我们您卜卦的结果。”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啊。

    诸葛大师被惊醒,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不能因私废公。

    “经过我们的占卜,发现一共就两个城市被掩盖了天机,一是京城,二是魔都,其他的地方没有发现。而且经过我们的推算,发现对方想要做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二月二”龙抬头“这天破坏龙脉。”

    年华右手托着下巴问道:“那既然是破坏龙脉。只需要遮掩京城的天机就行了呀,怎么又回去遮掩魔都的天机呢?对了还有,他们到底是通过献祭什么,才能够这么大范围的掩盖住一个城市,据我所知,倭国的神器只剩下一件了,他们不可能会用的。”

    诸葛大师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用来献祭的应该就是供奉在皇室已经一千多年的两样圣器。虽然没有神器的威力大,可是用来遮掩天机还是足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