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灾难前奏
    章节名:第二百八十四章 灾难前奏

    “难道他们的目标只有龙脉这么一条?”年华喃喃自语道。

    这句轻喃只被坐在她身边的展青云听到,转头看着她,小声问道:“年华你怎么了?”

    年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凝重的注视着诸葛大师:“关于龙脉的这点我了解的已经比较清楚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要提前这么多天就要蒙蔽天机,”龙抬头“那天不是更好么?”

    诸葛大师的眼神冷了下来,“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么?”

    年华挑挑眉,“我是不相信您说的话,而是总觉得他们不是傻子,如果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的话,不会这么做的。”

    “呵呵!”诸葛大师听完是怒极反笑:“你以为全地球就有你一个聪明人么,这就是虚而实之,实而虚之,三十六计你就没有看到过么?而且龙脉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找到的,他们当然要提前圈定范围了。”

    年华抱着肩膀冷冷的看着他,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诸葛大师是不是一辈子都没有朋友呀?”

    诸葛大师面无表情盯着年华,嘴角下拉,“小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扑哧”一声年华笑了出来,“像你这样的脾气古怪暴躁还有这么自负的人谁能够受得了你呀。”

    诸葛大师瞪大了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后辈,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如如此羞辱自己。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眼睛都要冒出火光了。

    年华却是毫不示弱的看着他,嘴角还挂着轻视的笑容,更是让诸葛大师无比的气愤。

    一号首长二号首长对视一眼,还是由二号首长开口劝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位一大一小两辈人也能够吵得起来。算啦,一人后退一步吧,现在正是咱们股价出现巨大危机的时候,你们二位还是互相后退一步,共同度过这个难关呀。”

    年华挑挑眉,“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不跟某个更年期的老男人一般见识。”

    本来已经打算的坐下的诸葛大师听到这句话,又瞪眼想起身教训年华。

    一边的二号首长赶紧将他拉了下去,小声劝道:“她不过是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那边年华也开始跟一号首长建议道:“虽然诸葛大师说的有那么一丝丝的道理,不过咱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我总觉得他们还有其他的阴谋,倭国人从来都是诡计多端的。”想了想又建议道:“一定要彻查倭国人在京城还要魔都的一切行动,虽然我不觉得他们会通过这些出现在明面上的倭国人的手来执行任务,可是也要防患于未然吧。”

    一号首长点点头,“你说的没有错误,我们已经让公安跟国安控制住京城跟魔都的各大出口,也正在一个个的监视那些来华的倭国人的动向。”

    这个时候诸葛大师冷笑道:“不要总是提一些人家已经做到的事情。”然后转头跟一号首长二号首长报告道:“他们那些人已经在研究破解怎么破解被掩盖的天机的。这次比上世纪的那次要要好破解的多。毕竟上次是用神器,这次不过是圣器罢了。”

    说着眼睛掠过年华面无表情的脸,冷哼道:“只要能够破解,我们就能够占卜推算出那些人的来意动机,所在的地方,到时候就能将对方一网打尽。”

    年华当然也希望能够这么简单了,只是叹了句,“希望如此吧。”然后转头对两位站在华夏顶端的两人道:“虽然诸葛大师说的挺好的,不过我还是希望您几位在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不要擅自离开中南海,如果非要出去的话,我想能够有诸如展青云他们的陪伴,当然也可以叫我过来,这样才会安全一些。”

    一号首长笑着点头:“你就放心吧,我们还是比较在乎我们的小命的,不会随意出去的。”

    年华听完放心了不少,不过还是建议道:“其实我是比较倾向将京城跟魔都都暂时管制起来,只许进不许出的。”

    听了年华的话,在场的这几位国家领导人都接连叹气,国防部长皱眉道:“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只要我们这里管制了,瞬间其他的地方就知道了,说不定会陷入巨大的恐慌中。如果到时候倭国跟美国再跳出来说三倒四的话,那我们国家就会更加的被动了。”

    年华皱皱眉毛,怎么这不行,那也不行呀。

    “不过……”听到国防部长说不过的时候,年华瞪大眼睛看了过去。

    国防部长认真的道:“不过那些比较可疑的人我们肯定是要进行甄别的,而且现在通往京城跟魔都的飞机跟火车,我们已经找藉口停运了。虽然现在造成了一些不方便,人们也在纷纷议论,不过还都没有想到其他的。”

    年华点点头,感觉时间更加的紧迫了,如果时间短的话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如果时间拖得太长的话,肯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年华站起身跟几位国家领导人告别:“首长们,那我先走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打我的电话。”说着就把手机号给了在做的首长跟部长们。

    年华刚要离开,就看一号首长也跟了出来,回头一看年华愣了一下,“您是不是还要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呀?”

    一号首长拉着年华的手臂走到一个空房间,然后十分严肃的嘱托道:“年华,我有种预感这件事肯定不如诸葛说的那么简单,你就按着你的意思去察看吧,不过万事小心。”

    一听一号首长竟然支持自己,就算是淡定如年华这个时候也淡定不下来了,重重的点头道:“您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跟一号首长告别后,展青云送年华出去,一路上展青云都在嘱咐她一定要小心,不要意气用事,什么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着,可是你自己不要做那个最高的人,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当马上就要分开的时候,年华转头盯着展青云的眼睛,笑着问道:“你这是让我遇到困难危险就逃了,展上校你的爱国情操呢?”

    展青云深深的看着年华的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年华拦在自己的怀里,薄唇印在年华的粉唇上。

    年华闭上眼睛享受着,耳边传来他的呢喃:“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那个,没有之一!”

    “……”年华被亲吻的嘴角翘了起来,热情的回应。

    “咳咳!”办完自己的事情后过来接年华的彭部长翻眼看天,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的热情再加上目中无人么。

    年华跟展青云当然知道旁边有人看着呢,不过看就看着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让年建国同志还有沈茜同志看到就行。

    想到这两位,年华推开展青云

    欲求不满的展青云擦擦嘴唇,冷眸瞥向站在一边当特大号电灯泡的彭部长他们,当他们他们一个个看的低下头后,才对年华道:“你要小心,不要大意。”

    年华点点头,“你也一样。”

    展青云走之前又看了扫了过去,当看到他们几个都纷纷移开视线后,这才离开。

    目送展青云离开后,年华来到彭部长身边问道:“彭伯伯,那位已经带来了?”

    彭部长还没有从刚才恐怖的眼神中回过神来,等年华又问了一遍后,这才点头道:“对对,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年华点点头,上了彭部长的车。

    为了保密是彭部长亲自开车,而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也跟着一起过去。在年华不在的时候他们可是没有闲着,被彭部长直接扔到培训营,跟上次选出来的最后的优胜者一起学习。

    或许是因为跟着年华去了一趟美国的关系,三个人是相当相当的努力,甚至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最后竟然在二百人中脱颖而出,纷纷排进了前十名。

    不过因为他们上面还有不少已经成熟的干员,本来应该跟其他人一起去干点杂事,不过因为身后有年华的存在,竟然直接接触到了最核心的任务。

    上了车,彭部长揶揄道:“唉,这就是年轻啊,小两口是依依不舍的,真是羡慕呀。”

    这个时候坐在彭部长身后的万遥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问道:“年副局长,展上校竟然是你男朋友,这也太好了吧,展青云上校比那些以帅气著称的偶像明星还要帅的多。”

    杜义撇了她一眼道:“你不要发花痴了。”

    年华回头笑着道:“你说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万遥愣了一下,“可是刚才看你们那么亲密,而且彭部长也说了,是呀。”难道真的不是?天呀,这也太好了,展上校实在是太出色了,那我……

    彭部长道:“我可没有说过展青云是年华的男朋友这件事情,事实上……展青云跟年华在十五的那天已经订婚了,已经是未婚夫妻了。”

    万遥耳朵听到“咔嚓”的一声,她幻想出来的那个镜花水月碎掉了。

    很快车子到了一处国安的秘密据点,位于一栋高级小区里。

    年华在彭部长的带领下,进了一栋二十九层的楼房里,目的地是顶层。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年华挑挑眉毛,楼道里也进行了简单的装修,不过年华一眼就看出来,这些装修后面掩藏的东西,不是摄像头电子眼,就是用来窃听的东西。

    不用说里面肯定已经知道他们的到来了,果然他们刚到了门口,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彭部长的跟班甲,“部长还要年副局长你们请进。”

    跟在彭部长的身后,年华进了这栋房子,眼前一亮,里面是完全欧式的风格,奢华大气,里面的摆设都是相当名贵的东西呀,就算是再挑剔的人进来之后都只会以为这是某个大富豪的金屋了,不过里面藏着的可不是美娇娘,而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情报人员。

    在跟班甲的带领下,彭部长带着年华几个人进了一间原本应该是卧室的地方。

    进入后却发现根本就不是,里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在中间摆了一个金属长桌子,几把椅子整齐的摆在那里。

    窗户也被堵上了,不会进入一点的太阳光。

    整个屋子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在正上方悬挂着,不过四面八方却布满了电子眼,用来监视观察坐在中间的那个一脸不忿的家伙。

    这个人就是钟中将的孙子钟知为!年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就是昨天自己遇到的那个男人。

    年华轻轻的拉开钟知为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钟知为冷哼一声,开口道:“我以为你们有本事一直把我关在这里呢。”说完抬起头来,却是大吃一惊。

    对面坐着的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女孩,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而且看起来有些熟悉。对了,钟知为瞪大眼睛,这不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女孩么,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女朋友突然出现的话,说不定两人已经共度良宵了。

    这位的身材可是相当相当的棒呀,吃起来肯定是相当的有滋有味呀,想着想着,看向年华的眼睛就带了一丝的颜色。

    年华十分镇定的让他看着,不过她身后的万遥跟谢紫兰却是忍不住了。

    万遥冲过去一把将钟知为从椅子上采了起来,怒道:“小子你看哪里呢?”

    一开始钟知为下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要发怒,可是当看到竟然是一个穿着性感的漂亮小妞的时候就什么气都没有了,笑的十分可恶,“真是对不起,我竟然不知道还有这么漂亮性感的美眉站在一边看着我,冷落了你都是哥哥的错。”

    年华不由歪了下头,看向门口,果然耳边传来一声惨叫。

    凄惨的叫声在屋子里回荡着,回荡着,就连外面的人都能够听到了。

    坐在外面的彭部长,叹了口气,十分后悔将年华还有她那三个手下单独的跟钟知为相处,要知道除了杜义是个男的外,剩下的可都是个顶个漂亮的美女呀。

    钟知为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虽然现在因为交了固定的女朋友收敛了不少,可是狗改不了吃屎,保不准他会起什么色心,这万一到时候,被阉了这可怎么办呀。

    又叹了口气,彭部长拿起手边的对讲机对年华道:“年华呀,小惩大诫吧,这小子就是有点好色,不过就算是再怎么花花,也不会利用权势强迫别人。而且咱们不是还要让他提供线索呢么!”

    年华笑笑道:“彭伯伯你就放心吧,我自有主张,不会把他阉了的。”然后挂上了对讲机。

    留下彭部长在那里瞎想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说过的话的。

    这个时候跟班甲告诉他道:“部长你刚才的时候就已经说出来了,而且当时对讲机就是开着的……”

    “是吗?”彭部长尴尬的摸摸脑袋,哈哈两声,不说话了。

    而屋子里的几人还在继续。

    被整治了一通的钟知为是彻底的老实了,竟然连一个看起来最柔弱的人都打不过还谈什么其他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钟知为终于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们我爷爷可是华夏国的钟中将,要是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我就让我爷爷踏平了你们这里。”说道最后他自己都感觉自己是色厉内荏了。

    年华将视线从天花板上,转移到钟知为的脸上,温柔的笑着劝道:“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把你怎么样,只要你配合我们,好好的回答我的问题,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们还会亲自送你回去的。不会伤你一根汗毛。”

    一听是他们是想让自己帮忙,本来已经萎了的钟知为瞬间变得强大起来,冷哼一声:“怪不得呢,原来是这个样子呀。那你可要求我了。”说着笑了起来,捶着桌子大笑。

    年华伸手,谢紫兰赶紧帮她端来一杯茶水。

    年华也不去管还在那里大笑的钟知为,而是将茶水一饮而尽。

    钟知为看自己笑了半天根本就没有人搭理自己,又有点心虚,不由往年华那里看去,正好让他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完好无损的杯子在她的手里,“喀嚓”一声,直接捏个粉碎。

    不自主的咽了口口水,钟知为眼睁睁的看着年华吹了吹自己手指上的粉末,粉末直接扑到他的脸上。

    “诶呦,我的眼睛!”

    最后钟知为终于放弃了威胁对方的想法,因为那样最后受伤总是自己。

    红着眼睛的钟知为眨眨眼睛,擦去眼泪,彻底沦落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问吧,问完了,还请把我送回去。”

    年华知道这小子是服了,开始问道:“我昨天碰到你的时候,你车上是不是放着什么奇怪的东西?”昨天碰到钟知为的时候清晰的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腐朽的味道,可是今天却什么都没有了。

    “奇怪的东西?”钟知为翻着眼睛开始仔细想。

    为了怕钟知为再搞花招,万遥威胁道:“要是你敢骗人,刚才脱臼的就不会是胳膊了,而是你的‘小弟弟’!”

    钟知为加紧了双腿,用力想着,昨天车上到底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呀,我不记得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呀。”

    年华提醒道:“那你车上有没有古董之类的,或者是刚刚从土里刚挖出来的东西。”

    钟知为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虽然我喜欢古董,但是我也不会去参加走私这样的事情,要是万一被抓了,不是让我爷爷的名声扫地么,我没有那么白目好不好。”

    钟知为说话的时候,年华一直盯着他的脸,能够确定他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既然不是古董,也不是刚出土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那你昨天车上有没有之前没有的东西,是最近一两天才出现的。”年华问道。如果是早早的就在车上面的话,钟知为身上的腐朽的味道不会发散的这么快。

    钟知为又皱着眉毛开始想。

    就在年华为要不要翻看钟知为记忆而为难的时候,钟知为“诶”了一声,想起了一件事情。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我跟我女朋友逛街的时候,她在一家卖倭国东西的小店里买了一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就放在我的车上了,不过当天落下了忘记拿走了。昨天就是我去给她送东西去,顺便约个会什么的。谁承想因为她误会你跟我的关系了,虽然我追上去了,可是她也只是拿走了那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就走了。”

    年华的眼睛一亮,当她听到倭国小店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就是应在这里了,想到这里赶紧道:“那你现在就带我们去你女朋友的家里。”

    听到这里钟知为不干了,发飙了,“你们绑架了我还不行,竟然还想要丧心病狂的想要去绑架我的女朋友,你们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说着说着竟然还发起了毒誓:“我就算是去死,也不让你们碰到我女朋友一根毫毛。”说完就要往墙上去撞,能够看出是用了大力气的。

    年华还有其他三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的欣赏,虽然这小子看着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真到了真格的时候还是挺有担当的。

    不需要年华出手,杜义直接将他抱住,“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们可不是什么绑匪。”

    年华也站起身,将自己的证件在钟知为的眼前晃了晃。

    钟知为眨眨眼,他当然认识这个小本本了,“难道你们都是国安的人?”然后他就看到眼前的这几个人同时点头。

    这个时候门外的人推门进入,钟知为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国安部的彭部长,这下子没有疑问了。

    不过也因此更加的疑惑,“这,彭伯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彭部长摇摇头:“现在还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不过既然你已经卷进来了,我只能够告诉你,如果猜测没有错误的话,这已经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了,因此你一定要配合我们的工作。在这里我也要位我们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将你带过来表示歉意。”

    “不,不,不!”钟知为就算心里有怨念,可是嘴上却是有点都不敢漏的,这位可是国安部的部长,如果在原来的话,可以称作是特务头子了,掌握着华夏全国的情报人员,不要说自己了,就算是自己的爷爷也是不敢得罪对方的。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安部,第十九局副局长,年华。”彭部长帮忙介绍道。

    钟知为一听什么?副局长?国安部的副局长可是享的副司长的待遇呀,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竟然就是副司长了?

    年华却只是对他微微一笑。

    彭部长抬头看向站在钟知为身后的年华,“怎么样了,查出是什么东西来了么?”

    年华点点头,“有了一点眉目了,不过这这一切是不是能够继续查下去,还要多多拜托钟知为先生了。”

    钟知为赶紧摆手:“哪里哪里能够帮的我一定帮。”

    年华对他感激的一笑然后道:“那现在你就带我们去你女朋友的家里吧,希望能够将那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找到。”

    钟知为不敢再说其他的话,只是点点头,既然他们不会伤害自己跟女友,不过是一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而已,无所谓的。

    钟知为的女朋友萧灵并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罢了,而萧灵之所以能够跟钟知为这个花花公子兼军三代在一起,还是因为两人不打不相识罢了。

    最后就跟电视上演的一样,王子被灰姑娘的纯真与美好所吸引,不顾家人的阻挠,对方的抗拒,开了疯狂的追逐。

    钟家知道钟知为的本性,在明确告知钟知为他们不会接受这么一个普通,家里毫无权势的女孩子后,就任由他去了,反正最后吃亏的不是钟知为。

    萧灵不过是普通的女孩子罢了,虽然一开始还是挺理智的,可是长久以往下去怎么会是钟知为这样有钱有权还懂得浪漫长得还帅的人的对手呢。

    不多萧灵还算是一直比较坚定,坚持了半年才投入钟知为的怀抱。

    而钟知为对这个好不容易才追上的女孩子也是有真感情了,当然了钟知为这个人的天性就是花花,天性让他不会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停留太长的时间。

    虽然现在他还在爱着萧灵,可是眼睛却逐渐从萧灵身上移开,寻找更加鲜艳夺目的玫瑰了。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的话,说不定半年后的今天,被钟知为拥在怀里的就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了。

    在钟知为的带领下,年华带着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来到了,萧灵家所在的那个老旧的小区。

    因为时间不等人,年华也没有细看,直接去了萧灵的家里。

    之前已经让钟知为确认过了,萧灵的确是再家里,省的他们跑了个空。

    当萧灵听到敲门声欢欢喜喜打开门后,却发现门外不止有自己的男朋友,竟然还有三个美女还有一个男人。

    脸上的笑容努力的让它不离开原地,萧灵请他们进来后,才对钟知为小声的问道:“他们是谁呀?”

    钟知为叹了口气,将萧灵拉着坐到沙发上。

    萧灵正好坐在年华的对面,这下子认出来了,指着年华大声道:“你,你不就是昨天那个跟钟知为眉来眼去的那个女孩子么?”

    眉来眼去,自己什么时候跟钟知为眉来眼去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年华直接开门见上道:“萧灵小姐,听钟知为说你这里有一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是不是,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萧灵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眼珠子转向钟知为,“是你跟她说的?”

    钟知为点点头,“萧灵,你就告诉他们吧!”

    萧灵一听就怒了,唰的一声站起身,“钟知为你到底跟她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竟帮着她说话。”说着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难道你跟她也有一腿……呜呜。”

    钟知为一把把萧灵的嘴捂住,尴尬的对年华笑着道:“我女朋友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说话不会转弯,还请您不要在意。”

    年华笑着摇摇头,起身,她已经发现那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到底在那里了。

    打开一间卧室,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温馨,屋子虽然小,可是布置却是相当的温馨,一床单人床就放在靠窗的位置。

    在单人床的旁边,紧靠着墙壁就是一个书桌,上面放着电脑,还有……一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

    一股腐朽的味道从猫嘴里向外冒出。

    就是它!年华确定就是它,就是这个味道,但是它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年华却是不得而知,可是直觉告诉她,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闭住呼吸,同时敞开窗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密闭严密的箱子,戴上手套将这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从桌子上拿起来。

    刚刚接触,而且还是隔着手套接触,满满的恶意就从透过手套,被年华感受到,这让她更加的小心谨慎了,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箱子里,然后重新密封好,这才出了屋子。

    当年华出去的时候,萧灵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钟知为,正在生闷气呢。

    钟知为是一脸的苦笑,看到年华出来后,赶紧站起身,问道:“年副局长,到底怎么样?”

    年华点点头,“就是这个东西。”说着看向萧灵,“希望萧灵能够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而且……”

    萧灵都要气疯了,这些人闯进自己的家里,私自取走自己的东西,最后还让自己这个主人理解他们,真是太不要脸了,刚要骂出声。

    一只手直接将她的手腕擒住,顺着修长的手指看上去,正好看到那张无比认真美丽的脸庞。

    看着年华握着萧灵的手,脸上的表情却是有点变化莫测,这是怎么回事呀。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有点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萧灵刚要动,就看到她男朋友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动作,她只有安静下来,皱着眉头看年华要做什么。

    突然年华伸手抓过万遥的手腕,万遥吓了一跳不过,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那里等着。

    年华仔细观察着两人脉象,终于有了发现,万遥的脉搏非常的跳动的十分均匀有力,就是因为被吓到而心跳加快,也十分的平均;可是萧灵却不是这样,她的跳十下,就会暂停一下,虽然这一下并不明显,可是如果跟其他人做对比的话,就非常的明显了。

    当被放开的时候,万遥小心翼翼的问道:“头,我没有什么事情吧?”

    年华叹了口气,当吧万遥的心吊起来的时候,说了句:“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健康的很!”

    万遥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相到年华刚才的表现不由产生了怀疑,自己没有问题,难道有问题的是这位萧灵。

    其他人也都多多少少的猜到了。

    “我,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就连从刚才开始就看不上年华的萧灵也被这种凝重的气氛吓到了,“我,到底怎么的了,对了还有你拿走那个小猫样的手办玩偶又是这么回事。”

    年华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问了她一个:“你有没有心脏病?”

    “心脏病?”萧灵瞪大眼睛,“我怎么会有心脏病呢,我还这么年轻,也没有遗传家族史。”

    “果然如此!”年华皱紧眉头,抬头看向萧灵,然后道:“其实刚才我帮你把脉,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心脏在跳动十次之后会停顿一次,然后再开始跳。你也可以自己试一下到底是不是这个样子。”

    听了年华的话,钟知为第一个开始试,摸摸萧灵的,又按按自己的,果然不一样。

    不用钟知为说话,现在萧灵看他的表情就已经确定了,不过还是不死心的摸着自己的脉搏,最后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是对的,自己的确是会出现心脏的间歇停顿。“可是我的身体一向很好呀,测心电图的时候根本没有一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难道这就是跟这件手办有关系?”谢紫兰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箱子不自主的倒退了几步。

    其他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在年华身上,焦急的想要知道答案。

    年华道:“现在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怀疑罢了,原因到底是怎么样地,就算是我也不太清楚。”

    听了年华的结论,萧灵被吓的差点跌倒地上。

    钟知为赶紧将人扶到沙发上,年华做在一边问道:“你还记得你买这个玩偶的地方么,如果还记得话请讲地址告诉我们,如果不记得了也要告诉我们那个小店的特征,具体范围什么的,越详细越好。”

    萧灵坐在那里颤抖着身体,有点呆滞了。

    “如果你告诉我地点的话,如果找到罪魁祸首那就能够找到解药,这样你也就没有事情了。”年华劝道。

    萧灵一听自己还有救,拼命的回想,终于想了起来,将地址告诉了年华。

    年华听完后,嘱咐谢紫兰跟杜义将他们两个加上那个密封箱带回那个秘密地点,而且专门叮嘱了那个密封箱的事情,“到了那里不要动这个箱子,等我回来会咱们在动,要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谢紫兰点头道:“您放心吧,我们保证带到。”

    年华朝她点点头,瞬间消失了踪影。

    “天啊,好快呀!”钟知为跟萧灵一脸的震惊。

    万遥那是相当的自豪的道:“当然了,我们头可是世上少有的高手呀。在整个国安都没有对手呀。”

    钟知为终于尴尬的笑了两声,幸亏今天没有说什么冒犯的话,要不然就完蛋了。

    还好萧灵的记忆非常的好,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地方的是哪里,年华十分顺利的就找到了哪里,可是当她到了那里的时候,那里的确是有一个买卖倭国漫画玩偶手办的地方。

    但是,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可是人已经不在了,而且老板在门上用生硬的汉字写着:“我要回国了,将这些小可爱们送给有缘的你。”

    年华转头看向里面,正赶上有不少人在里面挑挑拣拣,有不少人都在往外拿东西!

    年华能够从上面感受到同样的腐朽的感觉,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年华直接在离开的这些人的身上打上定位符,然后进到玩偶屋里将里面的人全部都弄晕,这才给岳州打电话,让他赶紧带着人过来。

    很快十分钟后,岳州就带着人来了,吩咐了他几句,年华就离开去之前被她盯上的人,最后这些人都被年华找到,将他们拿走的东西,全部封存起来带回国安部。

    “难道这些人不知道天上不能掉馅饼么?怎么一个个还跟疯了一样抢。”当年华回到国安部平时办公的地方的时候,就听到已经回来的彭部长在那里抱怨着。

    年华将东西放到地上,接口道:“因为贪小便宜是人之常情,只能怪那些鬼子太狡猾了。”

    彭部长看到年华回来了,赶紧问:“怎么样了?”

    年华叹了口气,“等我去的时候,跟萧灵说的对比一下,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少了大半了。而且据我观察这些手办里面大多都暗藏玄机!”

    “对了,你们没有在我不再的时候把那些手办解开看吧。”彭部长这个时候才想起当时年华叮嘱的事情,一下子就愣住了,“刚才我让人把东西送到了实验室。”

    年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正要过去,就听到实验室里传出了两声惨叫。

    “真出事了!”彭部长傻眼了。

    年华直接冲到实验室门口,刚到门口,就看到有不少人从里面冲了出来,一脸的惊慌失措,里面就有之前万遥。

    年华一把拉住万遥,“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万遥本来要挣脱桎梏,可是当看到是年华的时候,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头,里面的那两个研究员都,都变成怪物了,头你赶紧去救救他们呀。”

    这个时候,惨叫慢慢的变成了凄厉的嚎叫,声音由远到近,年华转头看去,瞳孔瞬间缩小如针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