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灾难开始
    “天啊,怪物,怪物!救命呀!”

    年华的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她却不为所动,锐利的眼光盯着那两个怪物。

    这两个怪物的样子大致相同,身体微微佝偻,皮肤青白,走路摇摇摆摆速度缓慢,可是攻击性十分强烈,比常人要长的多的黑色指甲锋利,闪现着恐怖的光芒。

    脸上虽然还能够看出一丝原先的样子,不过青白的脸,呆滞的眼神,加上已经不会说话,只能咆哮的黑色嘴巴,这根本就是之前电视上电影上经常出现的丧尸的样子呀,

    就在年华无比震惊的时候,有一个人应该是刚刚听到外面的震天的嘈杂声,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出来的位置非常的巧,往外一拐正好跟丧尸碰了个面对面。

    “啊!怪物呀!”这个人凄厉的尖叫根本没有吓到这两个丧尸,相反还引起了他们的兴趣,挥舞着爪子抓向这个人。

    “不要啊!”男子凄厉叫着,徒劳的挥舞着手里的那根钢笔,“我才刚刚结婚,我媳妇刚刚怀孕,我就要做父亲了,我还有父母岳父母要赡养,我不能死呀,救命呀。”

    可是利爪越来越近,挥舞的钢笔也被爪子打到一边,男子绝望的闭上眼睛,永别了我的家人。

    就在这个时候,闭着眼睛等死的男子耳边传来一股风声,然后就感到身子被人给托抱了起来,再睁开的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懵懂的看着旁边的人。

    不过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而是都张大嘴望着对面,他也望了过去,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竟然独自在跟这两个怪物搏斗。

    “小……心。”这个被救的男人的小心的小刚出口,就见对方干净利落的打断了怪物的四肢,然后用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绳子将这个两个怪物给绑了起来。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罢了,被救的男人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心都要从里面跳出来了。

    年华将怪物绑好后,回头看有人打算接近这里,做了一个禁止的动作后,先给彭部长打电话。

    接到电话的彭部长松了口气,刚才怪物开始蜕变的时候,就有人告诉自己了,想起之前年华让万遥他们转告的话,知道自己是他太大意了。

    为了能够抓住这两个怪物,彭部长带着一队真枪实弹,防护工作做得十分到位隶属国家国安部的人马,往这里赶来。

    这正焦急呢,年华给他打过电话来了,这让他松了口气,现在在他眼里,说年华已经是无所不能的了,这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太多。

    放下电话,年华出了楼梯口,站在门口,安慰道:“行了,已经没有事情了,大家尽管放心好了。”

    听到这句话,站在院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

    年华眼睛扫了一圈,发现院子里的人脸上带上了庆幸跟好奇,板起了脸道:“大家都是在国安部工作时间不短的人,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将刚才发生的那件事情泄露出去的恶化,哼哼,后果自负。”

    严厉的话语,加上强大的力量,还有后面那两个不断蠕动咆哮的怪物做背景,效果那是一等一的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唯唯诺诺,以年华的马首是瞻。

    其中里面就有第九局的局长魏源,都看傻了,这才知道为什么彭部长这么推崇人家了,果然是厉害呀。

    这下子他也服了。

    等彭部长到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恢复了有条不紊……往外面搬东西!

    彭部长有些傻眼了,正好抬头看到了年华,问道:“年华你们这是再干什么呀?”

    年华指了指被她塞进一个巨大密封箱里的丧尸,“还不知道导致这两个研究人员变成丧尸的物质,在里面还有没有,有多少,还会不会让接触到的人都变成这个样子。这里已经没有办法待着了。”

    彭部长眼睛盯着年华傍边的那个密封箱,眼中闪过一丝的好奇还有顾忌。

    年华直接就将密封箱打开,一张血盆大口撞入彭部长的视线里。

    “哎呦我的妈,年华你赶紧盖上。”呼吸匀称后,彭部长才问道:“这已经不是人了吧?”

    年华点点头,“他们已经算是脑死亡了,就跟电视上的那些丧尸是一样的,不过因为心脏还在不规律的跳动,残留的一些脑部组织跟那个物质作用后还在运作,因此他们还能够自由行动,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维,只能够做出本能的反应。不过到底是不是我猜想的这样,还要进行专业的解剖,才能够得出结论了。”

    彭部长点点头,叫过带过来的这队人马的头,跟他耳语几句,然后对方得令而去。

    年华当然也听到了彭部长的话,不过她却没有阻止,之前就在这个院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感染,连她都不能够确定。

    而当彭部长的命令被实施的时候,虽然有的人不愿意被隔离,可是也知道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就跟03年的那场非典一样,不为了国家广大人民着想也要为了自己的家人着想。

    不过不管怎样,这里是没有办法待下去了,年华建议:“既然这里已经有被污染的嫌疑了,就拿这里当做实验场地好了,不过这次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

    彭部长点头同意,然后他也没有闲着,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报告给中央的,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就跟那些恐怖电影电视剧一样,整个国家都会变成那些丧尸的乐园,而人类只能够被逼的生活空间严重缩小,甚至直至消失。

    不去管当中央的领导们知道这个情况会怎样,年华跟国安部的人还在继续追查从这个手办玩偶小店里卖出的其他东西。如果时间短好好一点,就像钟知为跟萧灵一样,如果时间长了,可就危险了。

    这可都是极大的极大的安全隐患呀!

    可是整个京城多大呀,想要找到这些东西就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可是就算是困难也一定要找到这些东西。

    让年华郁闷的是,如果不是当面看到的话,光用精神力扫描根本就发现不了,除非在扫描的时候那些东西散发出来。

    郁闷之外年华还有一个顾虑就是,万一这东西被某些人带到外面,就坏了!

    因为人员不够,彭部长甚至求助于公安系统。

    公安部部长二话没说,派出了半个京城的在职人员帮着国安寻找这些东西。在寻找那些带有病毒的玩偶手办的同时,也对整个京城的店面都进行一一排除,就怕除去已经知道的那个玩偶手办店铺,还有其他的店铺。

    万一没有找到,那就坏菜了。当然结果非常的触目惊心,果然不止那家店。

    而与此同时国家的那些对病毒,感染病菌十分有研究的各位专业人士也开始进驻了原国安部办公的地方。

    虽然不论是人还是仪器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可是面对一个完全陌生,极其危险的病毒的时候,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天两天的。

    为了能够加快病毒的分析,能够加快病毒疫苗的研制,国家中央从各省市单位紧急调来了一批尖端人才,一同研究这个病毒到底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在魔都也开始进行一模一样的行动,国安部跟公安部也开始寻找是不是有同样的东西,这次他们十分的幸运,还真找到了两个十分可疑的小店,当机立断将这个小店给关闭了,老板也抓住了。

    可是很可惜就在他们以为终于找到线索的时候,那个形迹可疑的老板竟然自杀了!这下子线索可是瞬间就断掉了。

    有了这京城跟魔都的经验后,国安部跟公安部联合发布秘密通知,进行全国搜查,看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现在已经是农历二十九了,距离“龙抬头”也只有三天的时间。

    “头,您赶紧吃饭吧,今天早饭您都没有吃!”谢紫兰给年华端过来一一盆米饭,还有两大盘菜。

    经过这几天谢紫兰他们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饭桶,头这样的就是,实在是太能吃了,不过他们也能够理解,这每天这么大的运动量吃这么多东西已经算不多了。

    年华也不跟他们客气,端起盆子就开始吃了起来,反正跟他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也不再隐藏自己饭桶的本质了。

    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一人端着一碗盖浇饭,坐在年华旁边也开始,本来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胃口,可是当看到年华吃饭的狼吞虎咽的样子的时候,忽然感觉好饿呀,低头吃了起来。

    年华边吃边琢磨下午要做的事情,今天上午半天,绕着京城跑了好几趟,果然是“大有收获”。

    如同推测的一样,在越接近“龙抬头”这天,那些带着“夹心”的玩偶手办们开始接连爆炸。

    病毒开始弥漫,还好不是沾上这个东西就会被感染,根据实验只有吸入一升的纯度为百分之十的感染病毒的空气时才会感染。

    这个答案到底是通过什么得出来的,年华已经猜到了,虽然知道这有些不人道,可是……她也没有打算阻止,难道要用普通人来做实验么?

    而且前两天接连爆发了四十多起,其中有一半被年华还有展青云及时发现,还有六七起被国安的其他人及时发现,因此没有造成什么大影响。

    可是剩下的那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直接死于丧尸之口的已经有三十多人了,而被抓伤被咬伤的人也缓慢的开始蜕变成丧尸,为了保险起见也被处理了。

    其中竟然有两起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而且还是在人群汇集的步行街,就算是有国安人员快速的赶了过去,可是最后也酿成了餐具,一对情侣直接被利爪穿透,五个人被抓伤咬伤。

    傍边的人都吓傻了,当国安人员赶过来疏散人群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就跟无脑的苍蝇一样,看到道路就跑。

    而被抓伤跟咬伤的人确实被国安人员给截住了,为了不引起人们的反感,将这些人放到救护车上,最后到达了一个秘密场所。

    等一切的结束后,询问没有受伤的人,还有没有被抓伤咬伤的人的时候,没有人回答,反正回答了也没有什么奖励,说不定到最后还会非常的麻烦。

    不过还是有人比较老实一点,“哦,我看到好像是十人被抓伤了。”

    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半的身体里面感染了病毒的人混在人群里不见了。

    再去问这人那些人长什么样子,可是因为太过的恐惧,早就忘光了。

    又去询问其他人,就算是有不想说的,最后在国安的手段下也只能俯首帖耳,可是因为当时只顾得逃命了,实在是有点闹不清,给出的人数大不一样,五六七八九十甚至是十以后的数字都有人说。

    这就让国安部更加的头痛了,而且几乎没有人能够回忆起当时都有那些人。

    这只是一开始罢了,从昨天凌晨开始到现在几乎几分钟就会有丧尸爆发。

    为了防止病毒向全国蔓延,直接将京城给关闭了。

    就连中南海都有人被感染,不过十分的幸运,当那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丧尸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道火焰,直接将丧尸烧死。

    这时候一号首长他们才知道为什么年华不让他们轻易离开中南海了。

    第一起后,又连着发生了五六起,都被同样的方法杀死。

    与此同时,大灾难爆发的事情也开始在京城流传,恐惧的气氛开始弥漫,京城的犯罪率是直线上升,军队开始入住。

    武功高强的展青云,被任命成为整个京城军队的司令员少将军衔,而年华这个从来没有在军队待过一天的人,也被紧急任命成副司令少将军衔。

    果然应了那句话,在发生战争动乱的时候,就是武官快速晋升的时候。

    作为司令员的展青云,以身作则直接战斗在一线,被他杀死的丧尸多达一百多。而且他手下中央警卫团的那些被他魔鬼训练出来的人,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

    现在京城的天空还是笼罩着恐惧,秩序已经稳定下来了。

    年华十分的确定,如果展青云生在动乱的时候,那也是一个站在巅峰的人物。

    其他的地方虽然不像京城这么恐怖,可是网上也开始疯传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跟京城一样情况的魔都,也开始爆发了病毒,可是魔都没有年华展青云这么厉害的人,结果就是比京城要严重的多,没有办法只能让附近的军队进扎,将整个魔都进行军事管制,只要发现丧尸就第一时间消灭,不让它再蔓延下去。

    魔都也是高楼林立,如果丧尸爆发在屋子里的话,如果不是专门去寻找,根本就发现不了。

    而且慢慢的就连军营里有时候都会爆发出来,更是让军队捉襟见肘,只能调来其他的军队,可是数量也不能太大了,毕竟还要保障其他的地方的安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地方也会不会爆发。

    年华又想了遍自己这些亲朋好友有没有没有安排好的。年家展家已经不用考虑了。

    自己宿舍的小姐妹们也不让她们出去,之前年华早早的将她们整个学校细查了一遍,果然也找出不少小玩意。现在的首都师范还算是干净。

    学校的老师对年华是感恩戴德的,年华知道如果事情都平息的话,自己请假根本就不算问题了,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在家里呆着,也没有人说自己的不是,毕业证学位证也会是妥妥的,如果自己愿意的话,一个研究生也跑不了。

    不过年华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为了这些,毕竟这是自己的学校,人都是有私心的,当然更加愿意先清理自己的学校了。

    程莲他们一家,也被年华彻底清理一遍。还有一些跟家里关系挺好的,有些关系的家里也都被年华清理了。这就是华夏人呀,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关系都是躲不开的。

    之前得到消息的何家什么都不带的出了京城,这样算何老爷子有魄力,说把这么大的基业放下就放下,早早的出去了。当然了何圣哲的父母还在京城坚持,并没有跟着一起回去,只有何圣哲跟着一起走了。

    现在想要出京城的人大官小官们很多,一开始还让他们出去,只是什么东西都不让带,这当然会引起反弹了,最后中央的领导一怒,谁都别允许出去了。

    有不少人开始抗议,甚至有的人起了更加不少的心思,直接一撸到底。然后都消停了,老老实实的心惊胆战的待在家里。

    “铃铃铃!”吃完最后一口饭,年华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的是二号首长的秘书欧阳,经过这么多天的接触,他们已经算是非常的熟悉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事情多么的多,如果不是有要紧事不会打扰自己的。

    “欧阳大哥,怎么了?”

    欧阳秘书焦急的道:“年小姐,不,年将军不好了,二号首长的刚满十岁的小孙子被人给抢走了,您赶紧过来呀。”

    年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会这样的,不是说让一号首长二号首长他们的家人都待在中南海不许出去么?怎么这么一个小孩子跑出去了?”

    欧阳秘书叹了口气,催促道:“这些话,等您过来的时候再说吧,事情紧急呀。”

    “这样我直接去孩子哪里,你们知道劫匪跟孩子在哪里么?”年华问道。

    欧阳秘书回答道:“不知道,只接到一个电话威胁二号首长……”

    还没有说完就被年华给打断了,“那既然这样那你尽快准备一件孩子经常穿的衣服最好是还没有洗过的,或者是头发丝,不过头发的话一定要确保是孩子自己的。”

    欧阳秘书念叨了一遍,“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准备,您也赶紧过来把。”

    年华深吸了一口气,抓起桌子上的矿泉水,一口饮尽,转身就要离开。不过在走之前终于记起了自己那三个手下,回头道:“一会儿你们就跟着其他的队伍一起巡逻吧,我不知道我今天会不会回来。”

    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赶紧点头。

    年华的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徒留那几个人在她身后一个劲的感叹。

    万遥道:“要是我这么厉害就好了,什么都不用害怕。”

    谢紫兰耸耸肩,低头开始收拾东西,她对做这种白日梦是不感兴趣,再说了这些天为了让他们更好的活下来,头也交给他们不少技巧,甚至给了他们一些保命的东西。

    要知道这几天国安部,公安部还有军队牺牲了不少人呀,他们现在虽然可以为了国家奉献出一切,可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非常的恐惧的,有了年华送给他们的东西,这心里却是安定不少呀,工作的时候也是冲在前面,功劳积攒了不少了。

    年华冲出临时基地后,直接向中南海冲去,本来基地离着中南海的距离非常的远,不过她确实不走寻常路,一直直线前进,只在遇到大楼的时候,偏移一下罢了,就算前面是水,也直接踏了过去,十分钟后,就到了中南海。

    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年华直接隐身冲进中南海的腹地,这里就是中央的领导们的暂住地。

    站在中央,年华闭上眼睛,很快又睁开,闪身跳到了五楼的阳台上。

    二号首长的家人都聚集在这里,二号夫人跟她的儿媳妇任颖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二号首长的儿子水珀,则是紧紧的握着拳头,咬牙切齿。

    “父亲,如果事情真的到了……哈,到了那个份上的话,就不要有所顾忌了,不能因为他一个小孩子,而坏了大局。”

    正哭着的任颖一下子呆愣了,当反应过来自己丈夫的意思的时候,平时大方端庄的淑女也在关系到自己孩子的时候,也会变成身长利爪的母狼。

    任颖冲过去拉着水珀的手,瞪大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水珀擦擦她脸上的眼泪,吸了吸鼻子:“任颖,咱们以后……”

    任颖一把打掉他的手,冷冷的看着他,边后退边道:“水珀,咱们没有以后了,没有以后了……”

    任颖已经不打算再跟水珀说话了,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坐在那里不说话的二号首长身上,可是就在她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倚在阳台上的某人。

    “啊,水珀,那里有人,有人啊!”任颖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在水珀身后。

    水珀也抱住自己老婆,一边安慰着,一边也向那边看去,果然那里站着一个人,不过当看到是个女人的时候,心里安定了不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人们都觉得男人的威胁要比女人要大。

    “你是谁?是不是跟那些人是一伙的?”水珀伸手就要去取怀里的枪。

    二号首长也看到了来人,可是他跟自己儿子儿媳的反应是大不相同,脸上满上惊喜,起身过去,直接打开通向阳台的门。

    水珀惊惧的叫道:“父亲,你不要过去,太危险了!”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二号首长根本就不在意他的话,而是径直向着那个女人走去。

    “原来是年华这个孩子过来了,太好了,太好了!”二号夫人激动的走了过来。

    水珀问道:“妈妈你认得这个女孩?”

    二号夫人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当看到自己的丈夫跟年华进来后,一下子扑过去,拉住年华的手哀求道:“年华呀,求求你救救我可怜的孙子呀,他才十岁,才刚刚上小学三年级呀。”

    年华一把托起二号夫人,安慰道:“您放心吧,我会尽全力的。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将二号夫人交给任颖后,年华跟二号首长还有水珀坐在沙发上。

    水珀对年华十分的陌生,眼睛一直在年华跟自己的父亲身上徘徊。

    二号首长看他这副样子,帮他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年华,也是现任京城军区临时副司令,你年伯伯的亲孙女。”

    水珀听完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些天年华还有展青云这两个名字都要听出膙子了。

    展青云这个名字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曾经有京城第一少的称呼,不过现在人家已经脱离这个“少”的范畴了。小小的年纪就靠着自己的打拼成为中央警卫团的团长,现在更是临危授命成为京城军区的临时司令,授少将军衔,守护着整个京城。

    之前有不少人拿着丧尸这件事不在乎,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其中一小半的人都是展青云救回来的,其中就有水珀这两口子,就这样展青云的名声更加的高了。

    对了还有一小半据说是一个叫年华的女孩救的,那些人对年华也是相当的推崇的。

    虽然之前无数的人都想进中南海,可是现在终于有机会在中南海住了,可是生活单调不说,而且经常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的人会突然变成另一幅鬼样子,然后再被天火焚烧。

    因为无聊所以这两人对他们的慰藉作用是更加的强大,慢慢的双方当然会发生一些矛盾,有的时候是不了了之,有的时候就会发生动口动手。

    而水珀则是展青云那一组的,虽然不是追星,可是毕竟展青云对他们一家有救命之恩,他也知道展青云的厉害,当然更加推崇展青云了。

    如果不是展青云陪着一号首长去京城比较安全的地方,进行慰问的话,他就去求展青云了。

    不过年华跟二号首长都没有去看他。

    “也够怪我们,之前你都说了不让我们随便出去,可是我那孙子太调皮了,在院子里溜达的时候,竟然甩开跟着他的保镖跑了,最后被人给抓走了。”二号首长上来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年华点点头,想了想然后道:“不知道我要的东西给我准备好了没有呀?”

    二号首长看向二号夫人。

    二号夫人赶紧从后面将准备的东西拿了出来,一共两样东西,一件保暖上衣,还有一个是两根头发。

    年华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把那两个头发给否定了,一根孩子的都没有,小孩子的头发上面都是勃勃的生机,就跟小苗奋力向上一样,而这两根都是已经长成了的,都是大人的。

    伸手拿起那件衣服,年华拿出自己带来的东西,开始制作“追踪符”。

    当一只洁白的小纸鹤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傻眼了,就连二号首长也不敢相信:“年华你打算用这个东西追踪孩子的踪迹?”

    年华点点头解释道:“这是”追踪符“不要看着简单,可是作用是非常的强大的,当然了如果你们不喜欢这个纸鹤的样子,我可以制作成飞机,不过能不能成功就是两码事了。”

    二号首长想起了年华可也是为奇门的符箓大师呀,据说符箓上能够比的上她根本就没有,根本不需要怀疑,“那行,不知道年华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寻找?”

    “现在就可以。不过最好要在孩子最后消失的地方开始。”年华道。如果把起点放在家里的话,会比较混乱。

    二号首长没有犹豫马上答应。

    水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一向英明神武的父亲,他老人家竟然相信这个年华的话。相信这个纸鹤就能够找到人?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的浓烈了,年华早就已经感受到了,不过她却是没有解释什么,没有兴趣。

    年华催促道:“那我们现在马上就开始吧,二号首长请你派人带我过去。”

    二号首长起身站在年华的身边,“还是算了吧,我知道这孩子是哪里出去的。我跟你一起去吧。”

    二号首长要去,其他人当然也要跟着了。

    因此当年华他们出现在楼下的小广场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他们的身上,鸦雀无声。

    他们都知道二号首长的孙子被人给绑架了,知道他们一家子肯定特别的苦恼,还是不要上前讨人嫌了。

    不过当看到年华的时候,不少人认出来了,“这不是救咱们的那个年少将么!她竟然也过来了,我就说她肯定会过来的。”

    “对对,就是她,我还记得。”

    “天啊,好漂亮呀,我竟然被这么一个美女给救了太幸福了,能不能以身相许呀。”

    “行了吧,就你那样的打不过人家的一根手指头,小心以后家暴呀。”

    这个时候跟他们站在对面的人开口了:“哼,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呀,竟然还被吹得天花乱坠,某些人为了赢我们真是抛弃了节操呀。”

    “喂,你在说什么呢,我告诉你再说关于年将军的坏话,我们可不是善茬呀。”

    最后支持展青云跟支持年华的两班人差点打起来,甚至堵住了年华他们前进的道路。

    现在的时间对于年华来说是相当宝贵的,当然不愿意浪费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面。

    不过年华刚要开口,就看到一队身穿军装的人护卫者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这个中年人就是一号首长。而在一号首长身边的那个挺拔的身姿不就是展青云么?

    年华这三四天机会没有正式见过他,两人都太忙了,甚至于一通电话都没有通过,当然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到时有,不过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眼神示意一下。

    没想到现在两人竟然碰到了一起。

    展青云也是老远就感受到了年华的气息了,眼中闪过一丝的窃喜,贪婪的看着年华的脸庞,她有点瘦了呀,不过更加精神了,虽然身上风尘仆仆的,可是风姿却是一点都不减。

    在别人的提醒下,人们给一号首长让开了道路,而道路的尽头就是二号首长跟年华站立的地方。

    一号首长刚才觉的展青云身上的煞气消散了不少,抬头跟二号首长示意了一下后,眼神的余光看到了年华,不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呀。

    二号首长跟年华也迎了上去,变成了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对望着,而展青云跟年华四目相对。

    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窃窃私语,“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呀!”

    “没错,不过一定是我们展将军赢,年将军一个小姑娘怎么比得上我们展将军呀。”

    “你错了,应该是我们年将军胜利,一般能够如此厉害的女孩,肯定有她的独门绝技厉害无比,难道你就没有听过这句话么,在江湖上有几种人不能惹,那就是女人,小孩,书生。女人可是排第一名呀。”

    一堆人开始打起了嘴仗,不过有那么一部分自始至终都是相当的淡定,就跟看热闹一样。

    有人就问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呀,你们其中有人不也是被他们救的么,怎么这么淡定呀。”

    其中有人就笑了,“因为无所谓呀,他们谁胜谁负都无所谓,人家小两口的事情,让人家自己去弄好了,你们管这么多干什么呀!”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大多数的人都傻眼了,一时间哑口无声,什么意思呀,展青云将军跟年华将军竟然是男女朋友?

    就在他们风中凌乱的时候,一号首长笑着对年华道:“年华,多谢你跟青云两人了,要不是有你们小两口,整个京城的情况要恶化不少呀。”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眼,笑了,年华道:“您可不要这么说,要不然我们都无地自容了。”

    展青云走到年华的身边,光明正大的握住年华的手,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年华的脸:“这几天你还好吧。”

    年华点点头,转头看到二号首长一家吃惊而又焦急的表情,虽然非常想跟展青云多待一会而,现在只能道:“青云,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先走一步了,等这件事情了了后,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去找你。”

    展青云点点头,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一下年华,这才道:“小心!”

    年华点点头,带着水珀一个人离开了。

    当年华走后,一号首长二号首长还有展青云他们进入里面的时候,人们都沸腾了。

    “怎么会这样呢,展青云将军竟然跟年华将军是男女朋友,天啊,我的心都碎了,我的男神呀。”不少小姑娘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同样的事情出现在年轻的男子身上,他们也把年华当成了心目中的女神了。

    不过这些人们伤心过后,恢复的也快,抗击打能力是相当的强的,开始围在知情人身边询问他们两个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参加过他们两个订婚宴会的人就成了香馍馍了,将当时他们订婚的场面详细的讲述一边。

    其他的人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年华将军竟然是年老爷子的亲孙女呀,这也太强大了呀。”

    “这就是太子爷对太子女。武功高手对武功高手呀。”

    有人也爆料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年家跟展家没有搬进来么,听说是因为他们那里也有跟咱们中南海差不多的东西保护着。”

    “是呀,是呀……”

    看着两位首长进了办公室,展青云转身离开,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行了,咱们现在也回去吧。”二号夫人带着任颖也会去了她们房间。

    当一号首长二号首长进了一号首长的办公室后,一号首长皱眉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二号首长苦笑着点点头:“什么都逃不出您的法眼呀!”接着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号首长没想到自己不再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件事情,“没想到,不过你们一家子就放心吧,有年华在,孩子不会出事的!”

    二号首长点点头,也有点惭愧道:“现在什么事情都压在两个孩子身上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真是惭愧呀。”

    一号首长也叹道:“能者多劳呀,幸亏他们了,要不是年华早早发现这件事的话,最后会酿成什么样的结果,真是想想都心惊胆战的呀。”

    “幸亏年华这么孩子有主意,就算诸葛大师怎么说,她也坚持自己的想法呀。”二号首长夸奖道,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诸葛大师已经离开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他们破解的怎么样了。”

    而这个时候正在石市一个秘密地方,各位大师正在进行推演。

    周大师跟田抱朴正好被换了下来,坐在一起休息呢。

    田抱朴说起了年华那叫一个羡慕呀:“你这个人呀,真是有好运呀,你这一个徒弟都顶上我们好几个了。这次又是立了奇功了,要不是她发现那些致命病毒的话,现在京城跟魔都早就成了修罗地狱了。”

    周大师虽然也是相当的自豪,不过却也不能太过的自得,只能谦虚的道:“她的不足之处还有不少呢,等这件事结束后,我要对她进行系统的特训,这占卜推理的经验呀,还是不太足呀。”

    年华最好的就是符箓,周大师估计现在在整个华夏根本都没有比的上她的;接下来就是面相,然后才是占卜风水这些。

    田抱朴却是瞪了他一眼:“行了,我知道你心里非常的自豪,不过是不想引起其他人的反感吧,不过也不用这个样子吧。”

    周大师却是叹了口气,“我给年华订的目标是占卜要全面超过你,当然要特训了。”

    田抱朴骄傲的的冷哼一声,“那你有的教了,我可是相当的厉害。”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