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解救
    周大师眼睛的余光瞥到一个人,心中冷笑,声音也开始放大了:“呵呵,我这个徒弟可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呀,我听说我徒弟可是早早就把可能发生的事情跟首长们说了,可是却被人一口否定,现在你看看,要不是我徒弟坚持己见的话,呵呵……”说着摇了摇头。

    田抱朴本来还挺纳闷,他刚才不还是一副当不起的样子么,怎么现在又一副骄傲的模样了呢,不过当眼睛的余光扫到站在拐弯处的那个人后,恍然大悟呀,原来是这个样子呀。

    当初诸葛回来的时候就在那里冷嘲热讽了老周一次,说什么,“周大师,等你回去了好好教导教导你那徒弟,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那里口吐狂言。”

    又说什么,“也是呀,都说名师出高徒,这不高明的师父能够教出什么好东西来呀,哈哈,真是笑话呀。”

    当时老周就怒了,两人差点打起来,幸亏旁边有人拉着,这才没事。

    这里大多数人都对诸葛不感冒,虽然诸葛的确是再占卜上算是最厉害的那个,比田抱朴还要厉害一些,凭借着这手技术被国家给请到京城坐镇,可是性格太差了,跟奇门中人有不少人都发生过矛盾。

    现在看他们两个发生矛盾,虽然扯着拉着其实心里那是相当期待的,人家周大师的徒弟可不是白给的。

    其实在这里的不少人都见过年华,当然知道那位不管卜卦怎么样,到底精湛还是不精湛,那战斗力绝对是强大,据传说还是一位符箓大师呀。

    符箓大师代表的就是战斗力,根本没有人敢惹,要是知道诸葛在这里奚落她师父,嘿嘿,有好戏看了。

    有人幸灾乐祸就有人担忧,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诸葛大师当然也有自己的朋友了。

    卫大师正好出来办事,一出门就看到诸葛在那里拳头紧攥咬牙切齿的,再看前面的那两人不正是跟诸葛矛盾特别大的周大师跟田大师么。

    一把把诸葛给拉到一边去,卫大师蹙眉道:“你这在干什么呀,想上去打他们么?”

    诸葛大师咬牙切齿道:“那两个老家伙竟然在我背后编排我,可气死我了,我要跟他们拼命。”

    卫大师都无奈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消停一会儿不行呀!”看诸葛大师还是一副不忿的样子,只好劝道:“你说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是一个占卜大师,而周大师也是一个大相师,照例说应该是无比的成熟稳重,可是你们两个到了一块怎么就小毛孩子一样啊?”

    诸葛大师冷哼一声道:“我看到他及有气,你就不要管了。”

    卫大师手指点点他,最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打就打吧骂就骂吧,反正都打骂了三十四年了,都习惯了。

    看着卫大师拐弯后,诸葛再看向前方,他们两人已经走了,只剩下自己在这里傻站着。

    “嗤,你不要得意,我以后一定能够找到比你那宝贝徒弟更加厉害的徒弟!”诸葛大师发泄过后,转身去吃饭。

    而在京城里,年华可不知道远在石市的地方,因为自己,师父跟诸葛大师有起了不小的摩擦,她现在正在努力追查二号首长孙子,水珀的儿子的下落。

    “这里就是水洋最后消失的地方?”年华看看四周,这里处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可是四周都有监控摄像头,还经常有巡逻队经过,这个孩子是怎么被掳走的呢。

    抬头,年华看到头顶就有一个摄像头。

    水珀也跟着看了过去,想了起来,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递给年华:“这就是当时的视频!”

    年华拿过来,“这个男人是谁你们认识么?”

    水珀点点头,“这人之前给我儿子当过一阵的家庭教师,叫他弹钢琴,两人处的非常的不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干了半年之后就离开了。”

    年华一边听他介绍,一边认真的在心里描绘着这个人的五官,视频上的这个人带着一个帽子,长相比较英俊,有种温文尔雅的气质。不过就算他在怎么出色,年华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的虚实。

    “这个人是倭国人!”

    水珀大吃一惊,“倭国人?可是他中文说的非常的棒呀?”

    年华歪头看着他,最后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可是间谍呀,为了能够更好的在这里生存下去,当然要将自己伪装的跟华夏人一样了。要不然让人家一眼就看出来,谁还不留心你呀。

    不再去搭理他,年华心里已经有底了,抬头对水珀道:“行了,您可以回去了。”

    水珀眨眨眼,“我去哪里呀?我要跟你一起去救我儿子!”

    年华皱皱眉毛,水珀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大号的包袱,要是带着他,她根本就不好行事,为了取信于他,年华决定给他露一手。因此年华掏出刚才她做好的那个纸鹤,扔了出去。

    之前在香港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寻踪符”纸鹤,不过为了让他们李家重视起来,告诉他们说只有他们直系的人能够使用,其实不然。

    水珀都看傻眼了,就见那个纸鹤竟然凭空的飞了起来,在这个地方绕了一圈后,飞了出去。

    年华也跟着跑了出去,等水珀反应过来后,年华已经跑远了,在水珀的注视下穿过大门,跑了出去。

    水珀擦擦自己的眼睛,没有眼花呀,那么这纸鹤能够自己飞起来就是真的了,可以这样出去,不会吓到人么?

    赶紧跑到年华通过的那个大门,水珀一把拉住在那里站岗的人,问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纸鹤飞了过去?”为了形象一些,他自己还做了表演,两只手张开扑腾几下,“是自己飞过去的?”

    门卫就跟看疯子一样看着他,慢慢的摇头,“没有看见。”并且建议道:“这位先生,咱们中南海里就有专门准备的心理诊所,您可以去看看。”

    水珀:“……”这是把他给当做疯子了?

    丢下水珀的年华飞快的冲了出去,在出了大门口不久就不见了踪影,直接隐身。

    纸鹤是沿着小水洋经过的路段前进的,年华跟在它后面同样是以相同的速度,相同的方向前进。

    再绕着京城奔跑了一圈又回到经过的一个点后,年华眉毛轻挑,这劫匪还挺机灵的,或许他们中间还换了无数次车,变了好几次装呢,这或许会迷惑警察或者是国安,谁让他们是用肉眼去寻找呢。

    不过这却是难不住年华,这些东西都不会给年华造成干扰。

    终于小纸鹤不再绕圈了,而是飞进了一家非常高级的小区,里面都是大平米的复式公寓住宅楼,贵得很,住在这里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明星大腕,都是一掷千金的主。

    要先知道到底在那家的为好,跟着纸鹤上了楼,当然走的是楼梯,如果走电梯如果被监控看到的话,那不就是见鬼了么。

    小纸鹤撞上了门,年华手指一动,小纸鹤飘了下来,掉在地上。年华弯腰捡起来,随便的放到了口袋。

    年华闭上眼睛,精神力伸展开来,透过大门探了进去。扫过了一间间的屋子,终于在一个储藏室里发现了那个一直在晕迷中的孩子,索性的是孩子并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应该是被药迷昏的。

    年华松了口气,只要孩子没有事情就好,这心算是放下了一半。

    看完孩子,年华的注意力放在聚集在客厅里的那五个人。

    都是二十四五的小伙子,长得是一个比一个精神,非常的帅气,如果一起走出去的话,肯定能够引起不少的花痴尖叫声。

    不过当一开口的时候,这印象就一下子落到了谷底,再加上那可怜的孩子,更是跌到了十八层地狱了。

    他们说的都是倭国话,虽然年华听不懂,可是还是能够知道说的是什么语言。

    掏掏耳朵,年华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也就不听了,精神力开始扫描这几个人的身体。

    呵,这身体素质是相当的好的,至少是普通人的五倍以上,而且手指尖的老茧非常的多,虽然已经进行过了修整,可是还是逃不出年华的眼睛。这些老茧应该就是因为他们经常练习暗器留下的。

    而且放在他们隐秘处的一些衣物一些兵刃,更加能够说明他们的身份,这些人都是忍者,看他们的标志,应该还是上忍呢,这可真是大手笔呀。

    竟然派出五个上忍来看管一个小毛孩子,难道他们派到京城的上忍的人数非常的多么!

    这可怎么办呀,就算是逮住他们,控制住他们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对方也听不懂自己的话,那不是白搭么。

    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个人抬起了头,年华大喜过望啊,这不就算是之前在视频中看到过的那个钢琴老师么,这小子说中文那是相当的流利的。

    看起来事不宜迟了,要马上行动,不过为了防止倭国的阴阳师恼羞成怒,藏在不知道的地方进行报复,年华决定不再暴力破拆了。

    不过在这之前年华决定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看地方有没有什么电子眼窃听器这些为了保险安装的东西,最后结果十分喜人,或许是因为自信还是什么,她担心的东西是一样,都没有呀。

    哈,真是太好了!年华笑了起来,真是天助我也呀。

    坐在客厅一直在制定计划的金木水火土五人,突然听到门响了,全部站起身,打算确定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人后就赶紧行礼。

    他们在这里的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一是他们的师兄,也是低头上司无,还有一个就是跟他们一起过来的家族的奉养的那个阴阳师,小泉大师。

    小泉大师并没有他们的钥匙,不过之前也曾经悄无声息的进来过。这次应该也是他了。

    可是当他们看向门口的时候,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年纪最小的土,愣了一下道:“难道是小泉大师的式神河童?”

    可是也不对呀,如果是河童的话,地面上已经会变成湿漉漉的。

    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只感到头一晕,纷纷倒地,全部不省人事。

    门自动关上,年华显出了身形。

    分辨了一下方位,年华刚想要去寻找那个孩子,突然想起,如果对方有阴阳师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加隐秘的办法来监控这些人的手法。

    想到这里,年华干脆直接侵入他们的大脑,果然有所发现,在他们的大脑里有一种跟小灯泡一样的东西,闪闪发光,这应该就是监视他们的东西了。有些将这些东西都击碎,可是这样的话,一定会打草惊蛇的。

    不过这可难不倒年华,既然你可以放,那我也可以控制他们的行为。最后五人一人一张“傀儡符”,这下子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会在自己的掌握中,完毕后,四个大帅哥又做了起来,坐在一起说年华根本听不懂的话。

    而年华则把注意力完全转移到看起来跟华夏人一般无二的木的身上,直接侵入对方的大脑。

    十分钟后,年华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年华从来没有想到过,倭国竟然这么的丧心病狂。

    虽然木知道的也不多,可是这么点已经让年华感到震惊了。

    他们竟然打算慢慢的将整个华夏地区都变成丧尸的国土,完全就是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的想法呀。

    据木的了解,他们的目的本来是在华夏的高层还有奇门异士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这些暗藏有病毒的便于携带的小饰品小玩偶小玩意们,散入华夏地区。

    可是因为病毒的稀有,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只在两个华夏最大的城市放置,作为政治文化中心的京城,还有一个就是作为经济中心的魔都,这两个对于华夏至关重要的地方,建立了几家专门销售这些藏有病毒的东西。

    至于这些病毒是哪里来的,木虽然是上忍,可是毕竟不是倭国政府的人,他也不清楚。

    而至于在二月二“龙抬头”那天破坏华夏的龙脉又是另外的一个计划,不过两个计划相辅相成。

    如果这些病毒先发现的话,华夏一定会陷入恐慌中,那样对龙脉的保护就降低不少。

    反过来如果华夏先发现有人窥伺龙脉的话,那么病毒计划进行的压力也会小得多。

    两个计划不会相互干涉,谁让一个是要往科幻哪方面像,一个是要往奇幻那边看。

    当然了如果两个计划都没有被华夏发现就更好了,如果被发现的话,木这样的人就会出来扰乱本来就已经乱了的,社会秩序,让人们更加的恐慌。

    在木的记忆力,除了他们,还有三组有同样任务的忍者。而且每一组都会配备一名阴阳师相助。

    在这四名阴阳师之外,还有三位顶级的攻击型的阴阳师,三位善于风水堪舆的阴阳师也隐藏起来。

    三位精通风水堪舆的阴阳师正在努力推算着龙脉的准确位置,而那三位攻击型的则是负责保护,而到了“龙抬头”的这天,也是破坏龙脉的主力。

    这就是木所知道的东西,可是年华却觉得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就算是现在他说的这些已经非常恐怖了,而且光凭借自己的力量是根本没有办法同时消灭这么多的阴阳师,看起来,华夏的奇门异士们要同心协力一次了。

    更让年华郁闷是木根本就不知道其他那几组人所在的地点还有计划,而且也不知道魔都里有没有同样的组织存在。

    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不知道别人的计划,别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就算是统领他们几组人的首领无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而是让他们便宜行事。

    怕的就是联系太紧密的话会被华夏的情报人员发现,每一个国家的情报人员都不是白给的。

    给这五个人下了命令后,年华找到被塞在壁橱里的水洋,这个时候他已经醒过来了,瞪着一双大眼睛,不出声只是默默的流泪。

    年华不由暗自赞了一声,这孩子的心里素质不错,有的孩子在受到惊吓的时候会开始大吵大闹的,那样会更加引起绑匪的反感,会增加他们下毒手的机会,而与此同时比较安静的孩子会安全一些。

    当壁橱被打开的时候,水洋往外看去,还以为肯定是那五个坏蛋其中的一个呢,可是当看到外面的人的时候,愣了一下,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大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水洋见到年华的第一眼就觉的她肯定是来救自己的人。

    而年华想的则是,这么容易相信人,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人给拐走呀。

    年华帮水洋松绑后,水洋刚想要出声,就被年华给制止了,也没有看到年华的嘴唇动,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女声:“不要说话,要不然会惊动里面的人,咱们偷偷离开。”

    水洋点点头。

    年华将水洋包在一个还没有用过的被子里,卷成一个卷,然后抱着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等年华下去后,木跟金过来将屋子里的一切都收拾好,将窗户关上,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被年华卷在被子里的水洋,只感到自己应该是被人横着抱着呢,而且是在高速的奔驰中,不会又是一个绑匪吧,理智上让自己不要有太多的期待,可是直觉却让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被人给救了。

    当他被放下,包裹着他的被子被打开,眼前一片光明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眼中包含热泪的家人们。

    自己竟然真的回家了,激动之下哭嚎着扑在自己妈妈的怀抱里,嚎啕大哭,想要将这么长时间的恐惧还有绝望哭出去。

    本来打算等水洋回来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的水珀也是跟着流下了泪水。

    看着水洋又扑到自己妻子的怀里,二号首长拉着年华的手一个劲的感谢呀,“年华多谢你了,要不是有你,我们一家子可怎么过呀。”

    年华笑着道:“您不要这么说,水洋也是吉人天相,而且当时我找到他的时候,小小的年纪是相当的镇定。”

    水珀也赶紧过来感谢年华,又想起一开始对年华的不信任又有点不少意思,“真是对不起呀,当时我对你态度不太好,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摆摆手,年华道:“看你说的这话,行了既然孩子找回来了,我就先走了,还有事要跟几位首长商量一下呢。”

    水珀当然不会不识趣,不过怎么也要让水洋亲自感谢一下年华。

    水洋从二号夫人的怀里挣扎出来,走到年华跟前,双膝一屈就要下跪,被年华一把拉了起来,“你这孩子是干什么呀,男子汉大丈夫,这膝盖可不能软了呀。”

    水洋擦擦眼泪抽泣着道:“我知道您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谢谢姐姐。”

    年华帮他擦擦眼泪好奇问道:“我看你这个孩子不是挺聪明么,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跟着人出去了。”

    说起这件事来水洋地下了头,喃喃道:“我实在是太无聊了,只能待在屋子里。而且那个人是我曾经的钢琴老师,跟我相处的挺不错!”

    “好了,你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这些天外面十分的危险,你能够这么安全的待在这里,就应该庆幸了,不要不知足,不要太自私,好了我走了。”年华摸摸他的头。

    “对了,还有就是孩子被找回来这件事不要宣扬出去,我怀疑对方在监视着这里呢。”年华抬头嘱咐道。

    二号首长一家都齐齐点头,年华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呀,她的话怎么会不听呢,而且他们都是有政治头脑的人呢,也能够理解。

    二号首长跟年华一起离开,两人去了一号首长的办公室。

    当年华讲完后,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脸色更加的凝重了。

    “唉,据了解整个倭国的顶尖阴阳师在十个之内不超过九个,没想到这么一下子就派出来六个,看起来是势在必得呀。”一号首长皱眉道。

    二号首长也点头道:“是呀,唉,现在很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呀。”

    年华想了想提议道:“我看应该跟少林武当他们这些武林中人联系一下,让他们派出顶尖力量来京或者是去魔都。那些人武功高强,在对付忍者还有丧尸的时候要轻松一些。”

    一号首长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而且之前我们已经想过了,可是因为马上要举行武林大会了,不少一流高手二流高手都开始闭关修炼,能够来的人也不多呀,而且京城因为有奇门人士还有你跟青云两人,就让他们去魔都吧。”

    年华皱眉道:“看起来倭国的那些人将这件事也考虑进去了!”

    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点点头,倭国对华夏非常了解呀。

    二号首长顿了顿道:“后天就是”龙抬头“了,我估计今天聚在石市的奇门大师们就要过来了,到时候,年华你就安排一下,争取先将那四组人除掉,然后再集中精力对付剩下的那六个顶级阴阳师。”

    年华点头,“行,如果我师父他们到了的话,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就去找找其他的人。”

    一号首长起身拍拍年华的肩膀,“拜托你了。”

    年华正色的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离开。

    出去后第一站,年华先回年家展家看了眼,发现没有什么事情,直接去了现在国安部的所在地。

    一进门口,年华就被认出来了,现在她在国安局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年将军回来了,赶紧去通知部长。”

    当年华进了楼道口的时候,彭部长已经出来迎接她了。

    “年华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了?”他当然也知道二号首长孙子的事情,不过怕隔墙有耳,说的时候含含糊糊的。

    年华的回答就是点点头,然后两人都默契的不再说这件事情了。

    到了彭部长的办公室,年华坐下后这才松了口气,她虽然厉害可是这一出出的,心理压力也不小呀。

    彭部长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到年华的身前,一杯自己拿着,“你尝尝这是为我现在的最爱。”

    年华挑挑眉,直接喝了一口,眨眨眼,不确定的道:“这是红糖水?”

    彭部长点点头,“没错呀,我从书上看到的,说是在紧张难过悲伤的时候喝点甜的东西有助于放松心情。”

    年华举杯看了看里面,清亮的红糖水也是挺诱人的,抬手张嘴将整杯都倒了进去,然后将被子举到彭部长身前:“我还要。”

    彭部长笑着又帮她去倒了一杯,“给你,我这里还有好几袋红糖呢,一会儿你带走一袋。”

    年华摇摇头笑道:“呵呵,不需要,我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这么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冲一杯。我看我还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就来您这里得了。您可要经常帮我备着呀。”

    彭部长哈哈大笑,“你这个孩子呀。”

    说笑了几句后,两人开始进入正题。

    彭部长正色道:“年华,魔都的国安厅发来密件,说魔都的形势越加的恶劣了,不知道咱们这里什么时候才能够控制住局面,派些人过去帮忙呀?”

    年华眉头紧锁,“虽然咱们京城现在已经缓和了不少,可是后天才是最危急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时候,那些没有爆发的东西,肯定一起爆发,到时候京城的情况肯定立马陷入危机。而且更重要的是……”龙脉!

    龙脉这两个字年华没有张嘴,并没有出声,不过彭部长也听到了。

    “好吧,现在就希望魔都能够多坚持一下。而且刚才一号首长说了,要请武林中人去魔都支援。”年华继续传音入密。

    彭部长这才松了口气,“实在是太好了,这样他们的压力也小了不少了。”

    又稍微坐了一小会儿,年华开始寻找木说的其他那三组人。

    经过上次的经验,年华对倭国语言非常的敏感,不过对方也非常的狡猾,年华不吃不喝在京城开始奔波寻找,精神力消耗光了,就开始恢复精神力,恢复完全后,就开始继续寻找,直到阴历二月初一的上午。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年华竟然真的找到了那三组成员,而且这三组的身份是大有不同呀。

    年华为他们编了编号,金木水火土那组就是一组。

    二组同样是五个人,扮作的是祖孙三代来京游玩的国际友人,当然不是倭国的,而是扮的韩国人。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倭国人身上的时候,扮作是韩国人,真是一个非常好的点子。

    第三组是一个男生宿舍的四个大学生,而那四个大学生是正经八百的中国人,在其他人的眼里或许是因为大祸来临的原因,这四个人有些奇怪,不过因为现在奇怪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反而不显眼。

    那四个人大学生到底去了哪里,年华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了。

    第四组更加的隐秘,竟然住在一家精神病医院,扮演精神病人,同样是四个人。

    怪异的举止,奇怪的谈吐,一点没有引起医生护士的注意,这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

    年华甚至在这座精神病医院的后面的一个花坛里发现了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了。

    闭上眼睛,年华默默的道:“你们安心吧,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让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转头离开了这里,年华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国安局,虽然她的身体并没有太过的疲惫,可是精神却是实打实的太过疲倦了。

    坚持写完她找到的那三组人的长相还有地址,交给彭部长,马上过去吃饭,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吃饭了,真是太饿了。

    可是她是真的太疲惫了,在吃到一半饭的时候,端着饭碗睡了过去。

    帮年华送汤的万遥刚要离开就听到后面传来碗筷掉到地上的声音,赶紧回头,却发现年华垂着手,已经睡着了。

    那眼底的黑影已经相当的浓重了,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看,万遥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这么多天来,她当然能够看到年华的辛苦,甚至于连睡觉的时候都没有,那里出现紧急的时间第一时间都会想到年华,可是人们都忘记了,年华也是一个快要成年的孩子呀。

    万遥发现自己一直在那里怨天尤人,是多么的自私。回身过去,想要帮年华盖上被子。

    忽然感到身旁刮过一阵风,让她不得不扭过头,当她转回头的时候,发现年华的身前立着一个人,万遥刚要尖叫,就看到那个人转过头来。

    “展,展将军,您怎么来了?”说完万遥就想要自打嘴巴,“看我这张嘴,您肯定是来看我们头的,那我就先出去了?”

    展青云头也不回,只是摆摆手,万遥松了口气,慢慢的退了出去。

    等屋子里面没有人了,展青云轻轻的抱起年华,让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然后就坐在沙发旁边,静静的看着年华的睡颜。

    当年华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年华伸手掏出手机一看竟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自己竟然直接从中午睡到了傍晚。

    年华真的打自己两巴掌的心都有,这么紧急的时候自己竟然睡了过去,穿好外套,穿上鞋,就要冲出去,可是当她往外跑的时候,从身上掉下一张纸片,年华躬身捡了起来,当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而上面的内容也让年华大吃一惊。

    “年华吾爱!这三组人就交给我了,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更大的仗要打呢,而现在就让我来为你清扫掉这些小虫子吧。”

    下面的落款是展青云。

    展青云……

    年华将纸叠起来放到自己内衣里,看向外面的弯月,有人跟自己并肩作战的感觉真好呀。

    紧紧攥着拳头,年华只感到一股热血冲进了心脏,冲进了大脑,眼眸中也爆出了慑人的光芒。

    推门走了出去,年华转头看到坐在墙边的杜义。他蜷着腿坐在那里,双臂抱着膝盖,头枕在双臂上睡着。

    说实在的在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这三人中,杜义算是最没有存在感的,虽然这小子长的也不错,可是在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身边,那绝对成了标准的绿叶,更何况他们的头年华是个女孩子。

    虽然女孩子跟女孩子之间发生小矛盾的机会非常的大,可是交流也顺畅的多呀,因此年华对两个女孩是更加的好一些,当然了也没有把杜义给拉到后面去。

    看杜义的样子应该是在这里守着自己。

    或许是感到时间差不多了,杜义醒了过来,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抬头吓了一跳,自己头竟然就站在自己前面,“头,我我睡着了。”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赶紧站了起来。

    “你一直在这里等着?”年华问道。

    杜义摇摇头,“我们三个轮换着,现在正好轮到我了。”

    年华点点头,抬头眼睛看着前方,来下了句话,迈步离开了。

    而被落下的杜义却是欢喜的不得了,刚才年华说的话是,“如果这场灾难结束的话,我正式教你们练武。”

    这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呀,年华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多少人想要拜在她的门下呀,有的是人。

    像他们三个人这样年纪已经不小了的,资质也在那里摆着,身份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人想要跟着年华习武那是不可能的,之前跟年华学了几招就已经非常庆幸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天啊,实在是太棒了。

    可是在去看年华,人家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年华已经出了国安部的大门,有些给展青云打个电话吧,还怕打扰到他,可是如果不打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立时知道展青云在哪里。

    虽然精神力搜索的功能挺强大的,可是却不能覆盖全京城,必须要一点一点的搜查。想要搜到展青云,可能是立刻,也能到了很久以后了。

    既然这样还是先去中南海吧,说不定那三组人已经被展青云给全部收拾了,展青云也回到中南海了。

    抱着这个想法,年华直接去了中南海。

    可是到了才知道展青云还没有回来,同样没有回来的还有奇门的几大高手,有年华认识的,也有年华不认识的。从出去到现在已经五六个小时了。

    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年华有点拿不准,还是去找找看吧,要是让她自己在这里等着,她根本就坐不住呀。

    也没有跟一号首长他们打招呼,年华开始往回走,快到门口的时候,鼻子尖闻到一股血腥味,年华的心开始打鼓。

    当看到接下来的画面后,年华只感到手脚冰凉,展青云竟然被人给抬了回来,全身上下全是凝固的血液,左臂肿胀如法国面包,而且颜色漆黑。

    一股寒气从脚底上升到头顶,将她整个人都凝固住了。

    这,这,难道?不会的,不会的。

    当看到展青云的胸部缓慢起伏后,年华的身体这才算是能够动了,停止跳动的心脏也开始剧烈的跳动了。

    瞬间年华从原地就到了展青云的担架前面,吓得一同来的人一激灵。

    同来的人中有跟年华相熟的宋史预擦擦头上的汗水,“我说年华呀,你可吓死师叔了,你这是从那里窜出来的。”

    年华抬头看向他,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师叔,青云没事吧?”

    宋史预点点头,他也知道年华跟展青云的关系,知道年华肯定是非常担心展青云,不由轻声道:“你放心吧,青云吉人天相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年华这才松了口气,嘴角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我就说青云吉人天相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哼,他现在是没有事情,不过你要是总挡在前面,不让我们过去的话,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不要怪我们呀。”

    年华抬头看向从后面走上来的也是一身血迹的人,竟然是第一次见面就跟年华十分不对付的诸葛。

    虽然诸葛说的话不少听,但是年华知道他说的在理,赶紧让开道路,就跟在展青云的担架旁边一起向里面走去。

    伸手握住展青云的手,送出一股先天之气,护住展青云的心脉,不久后年华感觉到手心里的温度由冰凉转为温热,心脏跳动也越加的有利,脸上也有了丝丝血色。

    走在一边的诸葛大师睁大眼睛,他当然知道年华是练武之人,可是没有想过她能够到如此的地步。

    今天他们跟着展青云一起去击杀那三组忍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展青云的厉害,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一流高手了,让他大吃一惊呀。

    对展青云的言语也缓和了不少,一流高手可是比奇门大师还要稀罕的动物。

    可是现在看年华的动作,然后加上她心里不平静发出来的气势,确定了这位最少也是一位一流高手,一位同为奇门大师的一流高手!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