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身受重伤
    就算是展青云被推进临时设的手术室,年华也要跟着进去了。

    “不好意思,这里是手术室,你不能进去。”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拦着年华就是不让她进去。

    年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小护士立刻撒手,眼前一花人已经没有了。

    站在最后一道门前面,年华看看自己这身脏了吧唧的衣服,上面灰尘太多了,万一对手术室造成了什么污染事情就大发了。

    一张符就能够解决问题,瞬间年华的身上纤尘不染了,连什么病毒细菌的也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推门进去,有大夫就要过来阻止她,不过最后都铩羽而归,根本没有人在她的冰冷视线下停留两秒的人。

    这个临时医院的院长认识年华,赶紧帮她取来一套无菌服帮她穿上。

    年华没有拒绝,穿好后就坐在展青云身边,握着他的手,凝视着他毫无血色的嘴唇。

    在这一刻年华根本就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外面逐渐开始大面积爆发的丧尸,忘记被倭国阴阳师窥伺的龙脉,忘记了一切的一切,眼睛里只有这个双眼紧闭的男人。

    年华现在终于知道当初展青云为什么,明明知道那样会无比的危险还要让域外天魔进驻他的身体,不就是为了不想看到这样的自己吧,现在她也明白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展青云身上的伤口不少,光致命伤就有三处,一处是正好擦着心脏过去的银针,而另外一个则是更加的危险,胸口处的的灼烧,再往下面三毫米就是心脏了。

    还要被他逼到左手臂的剧毒,这可是沾着死碰着亡的剧毒呀,幸亏展青云是一流高手,身体素质更加的强大了,这才能够有时间让他将毒都逼到手臂上。

    身上的伤口医生可以来解决,可是这条黑肿的手臂却是让他们有点无从下手。

    “你们继续你们的手术,他身上的毒交给我了。”年华垂着眼帘道。

    几个医生对视一眼,点点头,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年华的身份,知道这个一直安静的坐在这里的这个女孩子竟然就是现在跟展青云将军齐名的年华将军。

    年华之前就已经帮着展青云封住手臂,不过因为展青云的昏迷,还是有些漏网之鱼到了外面,如果不尽快将这些毒赶回来的话,如果到了心脏或者是大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呀。

    之所以现在才开始帮展青云逼毒,就是因为现在展青云身体里所有的病毒,都已经被年华用真气包裹着送回到左手臂。

    让护士帮她端来一个盆,年华手起指落在展青云的中指上开了一个小口,瞬间就有黑血流了下来。

    年华一手放在展青云的左肩膀,一手按在右肩,闭上眼睛,开始正式的逼毒。黑血从一开始的滴滴答答,变成了细流。

    除了那几个正在努力做手术的人,其他医生护士都看傻眼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用内力逼毒这一方法呀。

    不去管其他人的惊叹声,年华只是一边用真气逼毒,而放在右肩上的手,则开始往展青云的身体里输送先天真气,恢复他受到侵蚀的脉络。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盆子里的黑血是越来越多,而且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味,闻到的人都感到头昏耳鸣,手都有点哆嗦了。

    年华一看这可不行呀,万一医生一不小心手没有拿稳,那就可能出现十分糟糕的后果。

    为了安全起见,年华干脆先放弃帮助展青云恢复身体,先逼毒。

    右手从展青云右肩拿了下来,放到他左肩,而放松出来的左手,却是悬空放在盆子上面,十分有想象力的将外放的罡气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漏斗,这可比幻化成剑难得多了。

    漏斗倒扣的扣在盆子上,而展青云的手指就被的尖端包裹住,这样被挤出来的黑血就能够直接掉入盆里,附近的人也不会受到毒气的侵害了。

    执刀的医生们松了口气,要是万一把展青云将军给弄伤,自己这些人肯定走不出手术室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展青云的手臂也开始恢复了白色,当最后一滴黑血顺着展青云的手指滴了下去后,年华松了口气。

    不过也不能够停下休息,虽然毒是逼出去了,可是展青云的左胳膊是饱受摧残,只能用先天之气帮助他恢复经脉。

    最后终于在年华的先天之气消耗光的时候,将展青云的胳膊上的经脉,恢复妥当。

    年华松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耳朵就传来了医生的谈话声。

    “这跟针怎么办呀,看起来还是要打开胸腔呀。”

    “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现在我这里的工具不太齐全呀,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可是那要怎么办呀,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除非银针自己出来。”

    年华重新闭上眼睛。

    一直支持开胸手术的那个医生手持刀刚要动手,眼前闪过一丝的银光,一道冰凉之极的东西从他脸上擦了过去,扎在他的帽子上。

    脸上被擦过的地方是火辣辣的疼呀。

    “哎呦,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呀,疼死我了。”这个医生摘掉手套捧着自己的脸在那里嚎叫着。

    其他人几个医生瞪大眼睛,半天没有说话,就见那个医生的帽子上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露在外面的几乎有六公分那么长。

    “看什么看,给他处理好了没有?”正在他们傻眼的时候,旁边传来冰冷的声音,吓得他们一激灵。

    反应过来后,赶紧回答:“几个大伤口已经处理好了,马上就包扎。”

    回答完,手术室里的除了那个被吓到的医生,胆战心惊的看着自己帽子上的银针,剩下的人赶紧开始帮展青云包扎伤口。那些小伤口只需要消毒就行。大的伤口就需要绷带或者纱布了。

    在进了手术室的两个小时之后,展青云被推了出去。这还是最大的两个难题都被年华解决掉了,如果年华没有过来的话,时间那就没数了。

    更何况如果以他们的技术,开胸手术是免不了的。而手臂上的毒血太过的浓烈,最后可能演变成截肢。

    年华可不希望自己爱人变成杨过,自己也不是小龙女,还是两个手臂都全的好呀。

    年华也不需要其他人搭手,一个人将展青云推进了病房。相当豪华的病房。

    帮展青云收拾好后,年华就被叫走,不过离开的时候,还是叫过来展青云最得力的几个手下帮忙看着他。

    “青云怎么样了?”到了会议地点,年华一开门刚进去,就被人给叫住了。

    年华抬头一看正是展青云的老爸展中将,赶紧回答道:“展伯父你不要担心,青云的伤势十分的稳定,我估摸着一会儿就要醒了。”

    展中将这才将提在嗓子眼的心放到了地上,就是因为听说了展青云的情况他才专程过来的,要不然他还在京城之外的军营坐镇呢。

    叹气后,展中将也发现年华一脸的疲惫,劝道:“既然青云没有事情,那你也就不要太过难过了,一会儿开完会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青云那里有我呢。”展中将已经决定今天就住在展青云那里了。

    虽然京城已经被封闭了,可是消息确是一点都没有封闭,更何况是展中将这位掌控军权的将军。所有的有关展青云跟年华的消息是第一时间就会传到他那里。

    展中将当然也知道了展青云跟年华事情,当听说两个孩子竟然一个得了个将星后,那是诧异混合着惊喜跟自豪还有担心呀,诧异是现在军委竟然有这样的力度了,惊喜自豪的是,这两个孩子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担心是因为现在的局面是愈来愈危险了,这两个孩子都战斗在第一线,肯定是相当的危险,希望不要出了什么事情呀。

    展中将担心他们,也知道年华还在石市的父母肯定更加担心孩子,毕竟他们的消息还没有自己这么灵通,因此他经常派人过去给他们传递一些信息。更何况自己小儿子还住在人家家里呢!

    经过在灾难时的这么一来一往,展中将跟年建国这两个本来还挺陌生的亲家开始热络起来。

    不过这次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年家,就是怕他们跟着担心受怕,坐直升飞机进了京城后,直接来了中南海,连家都没有回。

    听了展中将的话,年华扯出一个微笑:“那行,不过展伯父你那里的工作能够离开这么长时间么?”

    展中将皱皱眉头,“这样吧,我先守着上半夜,你先去睡觉,等到陵城两三点的时候,你再过来。”

    年华点点头。

    这个时候听到他们谈话的国防部长笑了:“你们这爷俩呀,咱们这里有不少的工作人员,把展少将的病房占满了都行,不需要你们亲自照顾。”

    年华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应答,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根本就信不过这些人,不是说这里都是奸细,万一真有那么一两个进去的话,依着现在展青云手无缚鸡之力甚至都没有苏醒的情势来看,那就完蛋了。

    更不要提明天就是二月二“龙抬头”了,这些倭国人为了明天的胜利肯定是什么都能够干得出来,就算是为了以防万一,待在展青云身边的人也要是最亲近最可信的人。

    “好了,现在人已经到齐了,现在就开会吧。”

    这次会议可是华夏最尖端的会议,中央的几位首长都在坐,国防部长,军委的人,国安部,公安部,国务院主事的,来的都是大领导,当然了还有几位奇门人士再加上年华。

    奇门中人,年华认识自己师父,还有那位闲着没事总想找事的诸葛大师,还有田抱朴师叔宋史预师叔,还有几位自己不认识的。

    这次开会也没有之前的冗长,一号首长说了几句后,接下来就让诸葛大师介绍今天下午截杀那些忍者的事情。

    “在这里我要感谢年少将的资料,的确是相当的精准。”诸葛大师虽然看不上年华,可是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有点敬佩。

    接下来就是下午发生的经过了。

    因为年华实在是太疲惫了,大家决定让年华好好休息,由展青云带着身经百战的特勤大队,与诸葛大师带领的奇门中人一起过去执行任务。

    他们去的第一家就是那扮作韩国人的那五口之家,扑了个正着,虽然对方是四个上忍加一个下忍。可是这次也是相当的顺利的。

    如果这四个上忍不会忍术的话,展青云一个胳膊都能全歼他们,不过很可惜,这些人都是忍术高手,不过就算是这样,展青云一个人将三个上忍斩在刀下。

    而剩下的那个上忍还有下忍也被宋史预给杀了。

    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的就把这些忍者给杀了,队伍里的一些人对忍者就有了轻视的心思。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忍者擅长的是偷袭,这样面对面的打斗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强项。

    接下来的那组忍者也同样比较好对付,也是轻松的拿下了,可是也因此有几位同去的人有些不小心露出马脚,被暗中回来的阴阳师发现了。

    不过因为展青云等人人多势众,他只是偷偷的看看就了。而且他的式神的最大的能力就是隐身,在天机还在被蒙蔽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就算是同去的诸葛大师也一样。

    在天机的蒙蔽下,卜卦根本就无法应用,就算是诸葛大师这样的大师也一样,根本就推算不出来,要不然奇门大师也不会在石市进行推理了。

    虽然他们已经解决的方法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遮蔽天机的那股能量还非常的巨大,如果现在就来解除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工愧于亏。

    两次的胜利让一起过来人开始自负起来,比如那位擅长咒术的吴念就开始吹嘘起来,“等咱们到了那里,我一个人就能够搞定他们,不许要你们出手。”

    而现实情况就是等到了那里,这位吴念是第一个死的!

    当他们进入那家精神病院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整个精神病院都被一股雾气笼罩着,伸手不见五指。

    诸葛大师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大家小心,这是瘴气,赶紧闭住呼吸。”说完回头对卫大师道:“老卫,你手上还有没有”狂风符“?”

    卫大师苦笑道:“那可是”狂风符“,那是说有就有的么,而且谁能够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呀,而且又不是像”平安符“这种低级的符箓,早知道的话,我就早点准备了。”

    诸葛大师皱皱眉头,他也知道卫大师说的是真的,“狂风符”是三级符,以卫大师的精神力,一次也就是两张的料,而且更加郁闷的是,这种高级符箓的成功力是相当的低的,连百分之三十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呀?”卫大师有点挠头了,诸葛大师也是有些无奈。

    不过这人么总有自不量力的人,比如这位吴念,仗着自己有点功夫会点武功,闭气的时间也长,就想要直接闯进去。

    现在可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呀,平时的时候,哪里能够显出来他的厉害,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当然要显摆一下,更何况,吴念十分眼红年华跟展青云的少将的职位。

    吴念认为自己也不比他们差,只要他抓住机会,肯定能够飞黄腾达,虽然奇门高手说起来神秘强大,可是毕竟不是主流,而且奇门中人都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三缺五弊可不是说着玩的。

    如果有机会他宁可不当这个奇门人士,进入权力机关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呀。因此吴念抱着这样不纯洁的想法,不顾其他人的阻挠,掐着鼻子第一个冲了进去。

    诸葛大师喊道:“不要进去。”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进去了。

    看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有人也想要进入,可是却被展青云跟诸葛大师分别拦住了。

    展青云道:“不要进去,里面有蹊跷!”

    诸葛大师道:“不要轻举妄动,里面不对劲!”

    两人虽然话说的不一样,可是意思却是相同的。

    经过今天的战斗,展青云在这些奇门中人的眼里那也是比较有威信的,更不要说跟在他身后的那些特勤大队的人了。

    诸葛大师虽然平时话语刻薄,可是大家也知道他的本事,因此其他人虽然有的人不以为然,可是还是没有再进去。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开始清醒他们有两个清醒的带头人呀。

    就见迷雾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然后他们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场景。就在吴念消失地点的稍远的地方,突然云雾翻滚,白色的云雾直接被染成了红色,血红色。

    慢慢的血色的云雾跟附近的白色云雾互相流动,最后眼前的白色云雾慢慢的变成了粉红色,如梦如幻的颜色。

    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其他的时间,这种粉色的云雾肯定会招来生性浪漫的女孩子的青睐,可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只让人们感到了恐惧。

    未知的恐惧是最最恐惧的!

    展青云表情冰冷,脑筋开始迅速的旋转,到底这么样才能够破开这片云雾呢。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出来了,身穿一身苗族服饰,名字叫小溪,走到前面道:“展将军,诸葛大师,我可以试一试。”

    小溪是一个漂亮的苗族女子,看起来冷艳无比年轻漂亮,可是这位可是跟周大师他们同辈呀,这驻颜术是相当的厉害呀。

    展青云转过头来,确认道:“前辈不知道您要怎么试,能不能让我们大家看一看?”

    小溪点点头,手臂伸出,手掌向上打开,一个东西不知道从里蹦了出来跳到了她的手心上。

    旁边的人看去,却是一只三眼的蛤蟆,通体的金色,这是个什么东西。

    小溪介绍道:“我这只蛤蟆叫做吞云金蛙,专门以毒物为食,不过它最喜欢的却是桃花瘴,恶鬼瘴这些瘴气,不过这些瘴气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因此它才会退而求其次的,现在正是让我这只吞云金蛙饱餐一顿的时候了。”

    小溪说话的时候,吞云金蛙就开始跃跃欲试了,一个劲的在那里呱呱叫,不过因为没有小溪的命令只有干着急。

    “行了,行了,小宝贝赶紧过去吧,姐姐不打扰你进餐了。”小溪笑的十分的娇媚,站在她身边的人却是齐齐后退一步,这位大姐也太彪悍了。

    就想小溪说的一样,“呱呱!”吞云金蛙用跟它的身体完全不相符的嗓门大叫一声后,后退一蹬就跟射出的利箭一样,冲进了云雾一样的瘴气里。

    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眼前的云雾般的瘴气,可是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云雾根本一点变化都没有。

    宋史预有点撑不住气了,“小溪妹妹,你这只吞云金蛙行不行呀?”

    小溪闻言白了他一眼,“哼,我这吞云金蛙不行,就没有行的了,你就耐心等着吧。”

    听了小溪的话,宋史预也只能闭嘴等待。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够,云雾开始出现了变化,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翻腾运转,颜色也在慢慢的变淡,虽然不仔细看注意不到,可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眼力超凡的人当然看的到了。

    不但是宋史预就连自负如诸葛大师,冷静如展青云都松了口气,实在是太好了。

    小溪的这只吞云金蛙果然不同凡响,一盏茶后,整个云雾变成的透明起来,可是里面的惨景却是让人们悲愤到了极点。

    当云雾消失的时候,遍地的尸体显露了出来,这些人除了穿着白大褂的就是穿着一身白蓝相间的病人服的,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死状大不相同。

    有的是一刀毙命,这样的话肯定会少了不少的痛苦,还有是被暗器直接打到致命的位置,还有一些全身漆黑肿胀,一看就知道是中毒的。

    前面的那些还好些,这些中毒的尸体的表情是相当痛苦的,脸上的表情都是极度扭曲的,根本就不能够想象他们生前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才挣扎着死去。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还有一部分人根本身上什么伤痕都没有,可是心脏不再跳动,鼻子不在呼吸,而且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虽然现在太阳还没有下山,大地上还是一片光明,可是当看到眼前的惨景的时候,人们感觉自己就像置身于十八层地狱一样,血腥恐怖。

    诸葛大师挑挑眉毛:“这是阴阳师的手笔呀,而且还不止一个呢。”

    卫大师回头叮嘱大家道:“虽然我们现在是东道主,可是因为京城上方的天机被蒙蔽,咱们很多奇门手段都用不出来,而对方却是正好相反,大家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步了吴念的后尘。”

    奇门中不少奇门异术都必须要知道对方的位置,只要算出对方的位置,就能够千里取对方的首级。

    因此各种算数占卜术就是奇门中人的必须要学习的东西,不管学的好坏都要学一点,当然除了年华这种攻击力强大的符师,当然卫大师也是这样的。

    不过虽然现在的符师非常的吃香,可这都是因为符师可以书画各种能够延年益寿躲避灾祸的符,这才更加的受到人们的推捧。

    而符师原本就主抓的攻击能力确实被消减到非常少的地步了,就算是卫大师这种符箓大师,对攻击的符箓也知道的少之又少。

    如果现在是年华代替展青云站在这里的话,直接一道“紫宵降雷”,就会将整个精神病院轰成巨大的天坑,当然这种杀招实在是太强大了,如果年华一个不小心,不控制这道符的范围的话,说不定就将少半个京城给轰没了。

    不过除了大杀招之外,年华的也练习了几个四级的符箓,也积攒了一些符箓在手,直接几张四级符箓下去,这件事也就了了。

    之前之所以不用威力这么大的符箓,一是因为人群太过的密集,怕伤及无辜,二就是,杀鸡焉用牛刀呀。

    很可惜,现在年华累的睡了过去,因为精神力的多次透支,睡得死死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行动。

    踏过磊磊的尸体,展青云带着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医院大楼。

    在外面没有看到那些人的身影,可是他们一定藏在某个地方的,展青云的直觉的认为对方一定是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既然这样那么自己就当引蛇出洞的诱饵了,而且自己这个诱饵也是相当吸引他们的,展青云示意其他人离他远点。

    展青云知道现在自己跟年华或许是这些人最想要处之而后快的人,年华因为来无踪去无影,因此这些忍者还有阴阳师不认识年华。

    虽然平时展青云也做了一些修饰,但是这身特制的军装,还有别人对他的称呼就已经摆明了展青云的身份。就是那个被倭国阴阳师还有忍者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

    上面甚至都说了,只要杀死或者活捉展青云还有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年少将,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就算是对世俗比较没有太多需要的阴阳师也能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还有其他珍贵的东西。

    所以明知道展青云是个诱饵,还是有人忍不住咬钩了。

    不过一开始的不过是比较普通的上忍罢了,以展青云的身手可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当看到展青云毫无费力的就杀死这两个上忍后,其他的两个忍者是不敢出来了。

    就在展青云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人的时候,突然一道锋利的光芒朝着他的脑袋袭了过来。

    展青云蹲身侧身的动作练成了一体,手里的大刀,朝着那个东西的方向劈了过去。

    眼睁睁的看着一只漆黑的雀鸟被劈成两半,可是当他在一眨眼,那黑色雀鸟竟然在另一个地方合二为一,又朝着展青云冲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展青云从来没有见到过。

    又一次躲过这只雀鸟,展青云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阴阳师的式神了,经过年华上次跟他聊天,展青云了解到,这些式神是无法用武力这些物理的手段杀死的。

    上次年华能够消灭那个式神就是用精神力直接将雪女炼化的。其实如果当时不是看雪女挺珍贵的,还有保密,一道“落雷符”下去,雪女直接就烟消云散了。

    其实现在展青云怀里也揣着两张四级符箓,以他现在的精神力最多也就能够使用两张的。

    要知道三级符箓跟四级符箓用到的精神力是以几何计算的,展青云能够驱动两张四级符箓,那是相当的不简单了。

    可是现在展青云不想将这两张珍贵的四级符箓用在现在,谁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几个阴阳师。

    又一次躲过黑色雀鸟后,展青云听到外面有人闷哼声,展青云直接打破玻璃窗跳了出去,就看到令人望而生畏的一幕。

    跟着展青云一起来的一个特勤大队的队员,手上被扎了一根明晃晃的银针,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是从被扎的地方开始,整个皮肤都变成了漆黑一片了,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感染了整个手臂。

    这个队员也是特勤大队的老队员了,做事干净利落,直接切除了自己的手臂,可是已经晚了,展青云眼睁睁的看着特勤大队的这位队员被毒素侵入心脏,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展青云冲到他的身边,一看他的情况就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医治了。

    “兄弟,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到。”展青云说这话的时候紧咬牙关。

    这位队员奋力的睁开眼睛,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展青云辨别出了几个字,家人,照顾。

    展青云点点头,坚毅的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招呼好你的家人。”

    听了展青云的话,他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展青云站在他尸体傍边只默哀了几秒钟,马上就又开始了战斗。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女鬼从天而降,伸着锋利饿爪子直够展青云的脖子。

    展青云就地打滚,避了过去。

    一道红色的东西如箭一样,向着展青云打了过去。

    展青云停下身形,拔地而起,躲了过去,直接落到十丈开外,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刚才攻击自己的竟然是女鬼的长舌头。

    看展青云没有中招,女鬼干脆收回自己的舌头,而是掀开长发,露出恐怖的面容。眉宇间爆发出一股慑人灵魂的波动。

    展青云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飘了一下,可是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稳稳的站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呀?

    不过还好只是动了一下罢了,就恢复了稳定。

    看到展青云还稳稳的站在那里,不仅式神,就连身在暗处控制式神的阴阳师都有点搞不清楚了,竟然勾不到对方的灵魂。难道这个小子身上有什么宝物能够牢牢的镇住他的灵魂?

    当这个阴阳师觉得就是这样的时候,差点流下口水,天啊,能够镇住灵魂的宝物,那可不是凡品呀,除了倭国最厉害的那位还没有听说过其他人还有。

    瞬间这个阴阳师就起了贪心,他决定一个人解决掉展青云。

    不过他一个人是看起来是不能够打败这个小子了,不过自己可不是一个人,自己可是有外援的。

    就在展青云跟那个女鬼式神对峙的时候,阴阳师通过秘密的方式叫来一个忍者。

    俩人叽里呱啦了一阵后,忍者重新消失了。

    展青云这个时候才明白年华所说的没有办法杀死是什么意思了,自己的内力只能够对女鬼式神产生一点点的作用,可是让距离让对方受伤的程度还是要没有什么效果。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危险袭来,他是十分信服自己的预感的,十分灵敏的躲开,果然在展青云刚才站立的地方,插着一根银针,就跟刚才那位队员身上的一样。

    不过展青云还是非常的镇定,之前在特勤大队的时候他就经历过无数次的生与死的考验,心理素质那是一流的。

    阴阳师一看不行,就算是双方面夹击,胜算也是几乎没有。

    最后不得已,叫来了之前的控制黑色雀鸟的阴阳师。

    不过阴阳师甲当然不会向阴阳师乙透露那个展青云可能身怀宝物的秘密,不过就算他不说,阴阳师乙也要帮忙的,谁让展青云算是来的这些人中名单上最靠前的人,就算是诸葛大师也在他后面。

    而在诸葛大师后面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年少将,不过这次这位年少将却是没有出现。

    现在展青云的局面是非常危险的,他面临着两个式神还有一个上忍的攻击。

    上忍还比较好对付,毕竟能够用武力杀死的,可是这两个式神却是相当的难缠的,打也打不死。

    不过不仅仅是展青云急躁,就连阴阳师也急躁,尤其是阴阳师甲,更是怕有人捷足先登。

    必须要速战速决,咬咬牙,富贵险中求,没有付出那里来的回报,阴阳师甲闭上眼睛手里开始掐诀,他要放大招了。

    展青云刚刚逼退黑色雀鸟,就感到右前方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展青云回身一看,就发现那头女鬼式神竟然跟充气一样,瞬间变成之前的十个人的大小,一下子就扑到展青云的身上。

    展青云只来得及用真气护住身体,他整个人陷在巨大的女鬼式神里,正当他想方设法破开它出去的时候,这个女鬼式神竟然突然爆炸!

    展青云的脑袋瞬间剧痛,灵魂感到一阵灼烧的感觉。慢慢的他有些失去意识了。

    就在这个时候,展青云的胸口突然爆发出柔和却十分强大的力量,那些负面的能量被完全驱逐出展青云的灵魂。

    展青云也恢复了意识,眼神也清明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胸口开裂的声音,赶紧拿出来一看,整块玉符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痕,最后碎在了他的手上。

    这可是年华亲手雕刻的,展青云爱若珍宝。现在就碎在自己手里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自己面对的可是生死关头呀。

    可是就算展青云将这件事情先放下,他的精神状态也是差极了,毕竟刚刚遭受了如此大的打击,这可是直接作用在他的灵魂上面的伤害呀,虽然被那块玉符抵挡了绝大部分的伤害,可是就算是剩下的那些对展青云这个灵魂上面丝毫没有防护的人来说也是够受的了。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这么一恍惚却让躲在暗处的忍者找到了机会,将最后一根淬着剧毒的银针射向展青云的胸口。

    展青云能够意识到,也进行了躲避,可是还是慢了半拍,只躲开了心脏的部位,这根银针直直的插入只距离心脏几毫米的地方。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危险也没有丝毫减少,因为毒素瞬间开始蔓延,展青云刹那间做出了一个决定,将毒素逼入左胳膊,毕竟他是右撇子。

    幸运的是展青云已经是一位一流高手,身体素质较常人相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身体的抗毒性那是相当的好,除了左臂被毒血灌得麻木不能动之外,其他的地方没有收到损伤。

    而展青云的胸口的那根银针也被展青云用肌肉控制住,不让它移动。

    做好这里一切后,展青云非常干脆的躺倒在地方,一副濒临死亡的模样。

    阴阳师甲看到这一幕后是哈哈大笑,可是还没有笑几声,就笑不出来了,低头看看从胸口出来的刀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看向走过来的阴阳师乙。

    “不要这么看着我,如果你死了,我就是妥妥的下任家主了。谢谢了我的哥哥。”原来这两人竟然是兄弟关系。

    阴阳师甲表情变得狰狞恐怖,可是不过几秒钟后,慢慢的垂下了头不动了。

    杀了自己哥哥的阴阳师乙冷冷的盯着躺在那里一脸痛苦的展青云,给黑炎雀发出一个命令。

    黑炎雀鸣叫一声,身形突然增大,一股黑色烈焰竟然对准了跟展青云相反的方向,喷射了过去。

    一个凄厉的叫声响了起来,竟然是那个使用银针的上忍,整个人化成了一滩灰烬。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