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战前夕
    那个阴阳师乙冷冷的注视着只发出一声惨叫就化为灰烬忍者,表情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展青云虽然躺在地上装死,可是耳朵却是高高的耸起,他也没有想到这个阴阳师先做的竟然不是将自己杀死,而是先将那个本来跟那个阴阳师同一个阵地的忍者给毁尸灭迹。

    就在这个时候展青云听到那个阴阳师喃喃自语道:“不要怪我,你知道的太多了。”然后话锋一转,话语变得凌厉的起来,“黑炎雀,给我把这个男人给我杀了!”

    黑炎雀叽叽两声,掉转头对准展青云,肚子一鼓一鼓的,开始酝酿黑炎。

    不过展青云却是不会让它就这么攻击自己,眼睛眯了一条缝,发现现在真是一个好时机,正在酝酿黑炎的黑炎雀对就在它身下的展青云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就在黑炎雀的嘴角已经溢出一丝火光的是会,展青云拔地而起,以力劈华山之势从黑炎雀的头顶劈了下去。

    当看着这一幕的时候站在楼上注视着的阴阳师是冷哼一声,“真是不自量力啊。”刚才这个小子已经试过了用刀劈开黑炎雀是完全不可行的,他竟然做了同样的动作,不得不说,这个姓展的小子,勇猛过人可是这智商却不怎么高呀。

    就在阴阳师乙嗤笑展青云的时候,让他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黑炎雀被分成两半的身体竟然没有办法合成一体了,虽然他能够看出来黑炎雀自己也在努力中,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融合了,而且更加可怕的是,黑炎雀的伤口上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竟然开始一点点的腐蚀黑炎雀的身体。

    黑炎雀痛苦的尖叫着,而同样精神相连的阴阳师乙是也是难受的紧。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阴阳师乙瞬间就做出了决定,拼尽全力给了黑炎雀最后一个命令。

    黑炎雀虽然是式神,可是还是有它自己的思维的,当然不愿意执行这个命令了,可是阴阳师乙是它的主人,作为式神的它是不能违背主人的意愿的。

    展青云能够感觉到黑炎雀身上不断起伏越加强大的波动,心里有了不少的预感,可是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阴阳师乙的身上了。

    展青云明白式神虽然是阴阳师最强大的工具,可是阴阳师才是处于主导地位的人,只要消灭了阴阳师,式神自然会没有作用了。

    展青云飞速的从贴身衣服里拿出来两张符纸。

    阴阳师乙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嘿嘿,太好了,这个展少将马上就要去下地狱了,自己有了这个功劳,等到明天再跟着几位前辈一起去破坏的掉龙脉,等回到了倭国,自己不当家主都不行一,“哈哈,哈哈……”

    笑道一半,阴阳师的脸色徒然变色,抬头看天,一只巨大的紫色球状物体映在他的眼睛上,越来越大!

    ……

    “啊……不要啊!”

    正在楼房里搜查的人,突然感到楼房一阵的晃动,正在搜查的人们差点被甩出去,这是怎么回事,根本没有人细想,纷纷从窗户那里跳了出去。

    还好这座楼房最高的才四楼,而进入的人大多都在三楼跟二楼,跳出去后,最严重的还是被楼上掉落下来的水泥钢筋的混合物砸到了头。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就是他们刚刚跳下去,就看到整个楼房轰然坍塌。

    扬起的尘土,将那些或爬或坐的人掩盖住。

    “咳咳。”诸葛大师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他跟宋史预卫大师联手将那个拥有一只能够隐身式神的阴阳师给干掉了。

    而剩下的那个忍者也被特勤大队的人给击毙了。

    而且展青云跟两个阴阳师还有那个忍者发生的事情,说时迟那时快,从跟第一个遇到阴阳师甲开始到楼房倒塌,最多也不过是三四分钟的事情罢了。

    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呢,就结束了。

    特勤大队的小刀,起身寻找一圈,怎么也找不到展青云的踪迹,“我们头呢?”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转身就要往坍塌的楼房那里冲去。

    宋史预一把拉住他,“青云小子或许不在里面,现在外面找找。”

    小刀一想也是,大家开始分头行动。

    终于在大楼的另一面的草丛里找到了,人事不省的展青云,如果不是烧焦的胸口还在缓慢的起伏,小刀都以为他已经是死人了。

    最后那只黑炎雀还是自爆了,展青云幸亏手里还有一个“金钟符”,要不然,他直接就被给蒸发了。

    听完了诸葛大师的叙述,年华这才知道展青云的伤势到底是怎么来的,展青云能够从毫不熟悉的两个阴阳师还有一个上忍的夹攻下,保住自己命的同时还全歼了所有人,已经让年华十分的欣慰了。

    就是不知道展青云用的什么办法杀了那两个式神,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相当的艰难的,毕竟展青云可是纯正的武者,不是自己这样的奇门人士。

    讲完下午的事情,一号首长开始询问明天的计划,“诸葛先生,不知道明天到底要怎么做,需要我们配合什么?”

    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心里是相当的平衡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奇门的人本来对这些就非常的擅长,而自己等人却是擅长的是治国之道。两者不相同,也几乎没有共通的地方。

    两位首长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这些东西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做吧,如果交给他们两个,或许到死什么也弄不出来。

    就算下面有不服气的,听着两位首长这么说,也没有人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诸葛大师当然会说的,不过他却不会当着这么多人说,脸色淡淡的道:“这些事还没有最后的结论呢,在保证大家的安全下,我们会尽力尽早的在明天早上之前拿出解决的方法。”

    听诸葛大师这么说,其他人就更加没有好说的了,明白着这位先生不想让自己等人知道。

    心里越发的不平了,这个时候就听二号首长一身叹气,叹道:“诸葛大师你做的对呀,以前我也以为咱们中南海是铁板一片呢,可是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是一个漏洞的筛子。”

    在坐的人都知道二号首长的孙子水洋被倭国忍者给抓走的事情,当然知道他说这话的原因,国防部长关切的问道:“二号首长,不知道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二号首长感激的看向年华:“已经被年华给救回来了。”

    而这个时候的年华的脸色却是相当的难看,这是怎么回事?二号首长跟她道谢,她的脸色怎么这么臭呀,这完全是不给他老人家面子么。

    就在展中将想要提醒一下年华的时候,身旁就跟刮过一阵狂风一样,再听门哐当的一声。

    再看年华的作为上已经没有人了!

    在场的人是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呀,刚才还不是好好的么!

    这个时候还是相当了解年华的周大师说话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定是出事了。”说完他也冲了出去。

    出事了?谁出事了?

    展中将的心哆嗦了一下,能够让年华这么惊慌失措的人,除了自己的儿子根本就不可能是其他人了,难道青云出事了。

    接着展中将也跑了出去,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对视一眼,也都猜到了,看有不少手误腹肌之力整天养尊处优的人也想要过去看看,马上制止他们:“行了你们就不要过去了,如果真的是有歹人来袭的话,你们去的话,年华他们还要照顾你们。”

    听着两位首长话里对他们的深深鄙视,讪笑两声,没有说话,抬起的屁股也坐了回去,虽然话说的有点瞧不起他们,不过这就是赤裸裸的事实,自己等人去了很大的可能会成为歹人趁乱而出的,那个乱字,或者干脆被人家给绑架了。

    不说这些在这里等消息的人们,就说正在奔跑的年华的脸色是越来越差呀。

    年华现在都想扇自己两个嘴巴子,明明知道现在展青云昏迷不醒,毫无抵抗的能力,尤其是现在他已经成为倭国人的眼中钉的时候,只让他的手下帮忙看着。

    而且之前制作的阵法针对的是丧尸和那些鬼魅,只有在打开阵眼后,才能够防御一般的人,到时候只要阵法运转起来,外面的人是一个都进不来。

    可是自己竟然把这件事也给忘记了,万一在展青云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人入侵中南海,虽然有自己坐镇,伤亡是免不了的。

    不过还好,现在自己还可以弥补这个过错。

    风驰电掣一般,年华就冲进了展青云的病房,将病房的那个正在往输液管,用针管推药的护士抓个正着。

    小护士听到门开的声音,慌张起来,差点拿不稳针管。

    年华的眼眸瞬间结冰,手指一动,展青云的输液管直接被抽离他的身体,那些本来就要被输进展青云血液里的蓝色液体滴滴的滴在了地上。

    小护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那摊蓝色的水迹,咽了咽口水,自己这是被发现了,慌乱之中,手摸到她之前放到口袋里的小刀。

    慌里慌张的掏出来,逼在展青云的脖子上,小护士回头怒视着年华,威胁年华道:“你不要过来,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年华就跟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想前走了去。

    小护士手都颤抖了:“你听到没有,我让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个时候正在附近的人听到这里的哭叫声也都跑了过来,正好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当时就吓傻了。

    眼前的这个小护士,名字叫管慧,平时说话聊天十分的正常,怎么突然之间这么疯狂了呢,竟然想要暗害展少将。

    就在这个时候,管慧的上司新晋护士长宋紫若跑了过来,她也算是年华的老相识。

    当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捂住嘴巴不敢相信,不过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管慧劝下来才行,要不然自己作为管慧的上司肯定会受到牵连的,就算最后自己没有成功,也能够让上面知道自己跟管慧不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宋紫若迈进了展青云的病房,劝道:“管慧你这是主要做什么呀,你知道你刀下的那个人是谁么?他可是救了无数人的大英雄,现在他之所以躺在这里就是因为为了救我们,为了救我们整个京城,才受了这么重的伤的。”

    宋紫若以为自己这么一说,管慧一定会有所触动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孩更加的疯狂了,“谁说他是英雄,他是恶魔,他是魔鬼,是他杀了我的男朋友,我要为我男朋友报仇。”

    年华挑了挑眉毛,直接靠在了墙上,问了句:“你男朋友是谁呀?青云为什么要杀他?”表现的就好像她更加的关心管慧男朋友的情况一样。

    管慧冷笑一声:“我知道你们是想要感化我,然后让我放过他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我就算是跟他同归于尽也不会放过他的。”说着手上的刀更加往里去了去。

    年华的眼睛在展青云的脖子是转了转,然后回到一直怒视着自己的管慧身上。

    “我男朋友不过是受了点伤罢了,他竟然出手一刀砍掉了我男朋友的脑袋,如果不是有好心人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到了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管慧的更加的激动了。

    年华问道:“谁告诉你的?”

    管慧冷冷的笑着:“你就是想要从我嘴里套出对方是谁对不对?我片片就不告诉你!哼,我就让你去猜,让你们对每一个人都疑神疑鬼,哈哈,让你们看每一个人都像是奸细,哈哈,哈哈。”

    年华只是微微一下,竟然转身出去了,徒留管慧一个人傻愣愣的待在那里。

    管慧根本就闹不懂年华是在干什么,难道她竟然不担心自己的男朋友么?

    年华当然担心展青云,不过现在她却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为门口堵得都是人,而年华的目标已经冲出人群了,正好对面走来了展中将还有其他人,大声喊道:“展伯父,宋师叔,你们帮我逮住那个你们前面的那个人。”

    而那个身穿一身白袍,一副斯文摸样的医生,暗骂一声,拔腿就跑,可以他嘀咕了这两位的实力了,不要说宋史预,就算是展中将那也是人中豪杰呀,不要看他已经快要四十多岁,还有三年就五十的人了,身体那是相当的健壮呀,一手功夫也没有丢掉,要知道展青云的功夫就是展中将启蒙的。

    而且对方也不是忍者,不过是普通人罢了,几下就被展中将给擒拿住了,后面上来几个人,直接就把他给捆上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我是医生,我是这里的大夫,不是奸细,你们不能这么对我……”那个人嘶哑的叫喊着。

    年华却是冷笑一声转回了病房,就靠在门框是冷冷的看着管慧。

    管慧的胸口快速的起伏几下,很快又按捺下去,不过看着年华的眼神却是更加的凶狠。

    宋紫若看看年华又看看管慧,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年华对她摆摆手。

    宋紫若如蒙圣旨,心中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口,站在人群里向里面观望着。

    管慧计算了一下年华跟自己的距离,决定就算现在自己一刀捅死展青云,年华也过不来,心里马上有底了。

    “哼,就算你逮到他又有什么用,展青云是死定了。”

    年华根本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摆摆手,“你不用跟我耍横,反正现在展青云在你的手里,你要杀要刮随你的便。”

    听了年华的话,管慧却是愣住了,她以为年华一定会想要阻止她,就算不求着她也要跟她谈条件,可是没有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根本就不在乎展青云的生死,之前不是有人说过他们两个是未婚夫妻么,现在怎么是这么一副样子呀。这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不过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什么好选择了,就算自己不杀了展青云,到最后自己也落不下好,而且自己还要为男友报仇呢。

    想到这里,管慧的眼睛都红了,抬起头看着年华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大喊一声:“都是你们逼我的!”

    喊完,管慧举起匕首,刺向展青云的喉咙。

    外面的人都吓傻了,这是来真的呀,怎么年少将一点都无动于衷的样子。

    就算是展中将一开始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不过他是非常信服年华的,因此吃惊过后,背着手面无表情的看着里面。

    而跟着展中将一起来的人也只是在那里看热闹罢了,人家老爸都不急,自己这些人急什么急呀,尤其是周大师等人已经决定要回去了。

    就在管慧的匕首将将要落到展青云的脖子上的时候,在外面的人齐齐揪住心口的时候,就见那个已经疯狂了的管慧竟然被人给一脚踢了出去,正好撞在墙上。

    而原本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展青云,则是好好的站在床下,虽然脸色苍白,可是比之前的毫无血色是好的多了,而且看他眼神清明,应该是早就已经醒了。

    这个时候其他人才恍然大悟的,怪不得人家未婚妻根本就不担心呢。

    展中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声的骂了声:“臭小子。”然后带着人离开了,剩下的事情自有他们小两口去做了,他们还是不要掺和了。

    展青云看也没有看一脚被他踢得生死不知的管慧,而是走到年华的跟前,无奈的道:“年华你也实在是太狠心了,竟然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被人持刀挟持而不救人,我这心都凉了。”

    年华翻了个白眼,凑到展青云的胸口前想要看一看他的伤势怎么样,可是视线的余光瞄到旁边的那些个特大号的电灯泡,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属于自己的身体,可不能白白给别人看了,而且,年华的视线转移到管慧的身上,还有这么个人要等着自己收拾呀。

    给展青云用了个眼色,年华走到还贴在墙上的管慧跟前,伸出右手,掐着她的脖子给提溜起来,伸手“啪啪啪”三巴掌把人给打醒了。

    管慧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年华,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呼吸不畅,而且越来越呼吸不过来。

    慢慢的管慧连一丝丝一毫毫的空气都吸不进去了,脸憋得通红,大脑开始缺氧,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难受,窒息甚至让她产生了幻觉,眼前的年华幻化成一个嗜人的魔鬼。管慧的拼命的挣扎,想要掰开年华的手指,可是本来两人就是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她当然是做了无用功。

    外面的人眼睁睁的看着管慧被年华掐着,可是就是没有人敢上来出声,年华的彪悍冷酷,深深的震撼了他们。

    外面的人也意识到为什么人家年纪轻轻的成了将军,而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是这个样子。

    展青云站在年华的背后,因为身体的缘故,直接靠在墙上,不过看着年华的眼神是柔和中带着缠绵呀。跟年华所做的冷酷的事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宋紫若在一边看着不由想着,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呀。

    不过年华也没有真的打算将管慧杀了,至少也要等时机恰当的时候再出手。而什么时候时机恰当,这就要看什么时候不会牵扯到自己跟展青云的时候吧。

    手松开,管慧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充足的空气冲入她的鼻腔,足量的氧气开始滋润她的大脑,她大口呼吸大口的喘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氧气是个好东西一样。

    可是就在管慧暗自庆幸自己死里逃生的时候,有个人蹲在了她的跟前,当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管慧一下子就想起刚才痛苦至极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向后缩去。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管慧两手两脚并用向后倒去,“你不能杀了我,这里有这么多人,你要是杀了我就是杀人凶手,你也会坐牢的。”

    年华根本就没有动手,还是蹲在原地,对她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冷不丁的问了句:“你男朋友是不是被丧尸给抓伤了?”

    听到年华说起自己的男朋友,管慧的情绪还是失控了,“那又怎么样,我男朋友可是天才,他不过是被丧尸抓了一下罢了,那他就该死么,这又不是他愿意的。”

    年华眯眯眼睛问道:“他既然已经被丧尸抓伤了,那么就一定会变成丧尸,你男朋友一定不希望自己变成丧尸,打死他就是给了他解脱。”

    管慧吼叫着:“不可能。,我男朋友不是那种平凡人,他一定能够解除病毒的危害的,甚至,甚至他能够觉醒异能,到时候,什么丧尸什么忍者,肯定都会低头认输,你们知道你们错过了什么?”

    年华眨眨眼,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姑娘的脑袋说不定在小时候被驴给踢过,有点脑残,有点精神病。

    不止是年华,就连其他人也都听清楚了,不由叹了口气,本来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脑筋还有点秀逗,真是太遗憾了,老天给了她美丽的容貌,却忘记给她智慧了。

    年华已经不打算搭理这人了,怪不得能够这么轻易被人给说动了呢,实在是太二了。

    展青云叹了口气,十分感激老天爷给了自己未婚妻一个正常的智商,要是自己找了这么一位,自己不是短命就是早死,挥挥手,马上就有中央警卫团的人过来将这个脑筋有点不清楚的管慧给带走了。

    年华站在门口,对着外面的人微微一笑,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年华的阴狠的人们,哪还敢留在这里看戏呀,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那个奸细还有拎不清的管慧则是交给专业的人士了,要是这样的是事情都要他们出手,那不是要累死他们了。

    回手关上门,年华径直的走到展青云的身边,仔细看他发现这小子根本就还是相当的虚弱呢,不过是强撑着过来的罢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年华扶着他走到了病床上。

    展青云重新躺在了床上,年华本来要坐在床边,却被展青云一把给拉了下来,磨蹭了几下,年华还是枕在他的完好的右胳膊上。

    摸摸年华的头发,展青云满意的呻吟了一声,“实在是太美好了。”

    年华抬头看看他,扑哧一声笑了:“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的感叹呀?”

    展青云将脸跟年华的靠在一起,感叹道:“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走了后,你没过多长时间就跟另外的臭小子在一起了,看着你们在一起亲亲我我的样子,我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给杀了。正想要磨刀赫赫的时候,我就醒了。耳边传来你的那声音,我的这颗心才放到肚子里了。”

    展青云是在管慧将刀逼在他的脖子上才醒过来的,而年华在他清醒的瞬间就已经知道了。

    “呵呵,那你可要好好的活着呀,如果你先我而去,我一定做跟你梦到的一样的事情,找一个比你年轻,比你英俊的男人,就让你在天上看着,天天泡在醋坛子里。”年华现在也有心思跟他开玩笑了,只要展青云没有事情,还有比这更好的么?

    而展青云也抛去了外面的一切,就算现在外面还是水深火热,他们也不能出去,毕竟明天还是一个打仗要打,那可是关系到以后华夏的未来,与之相比其他的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更何况他们一个精神力还没有回复多少,先天之气也是消耗赶紧了,另一个身上的伤势本来就挺严重,虽然有年华的帮助也不是这么两个小时就能够好了的。

    至于那些计划作战方案什么的,年华跟展青云也决定不要去管了,那些也交给专业人士,反正奇门的人来了一堆,军队的人来了一堆,就由他们去做好了,反正明天的时候肯定少不了年华的任务,或许如果展青云能够恢复一点的话,他也要出动。

    不去想外面的情况,不去想明天,展青云跟年华轻声的说笑着,说着说着两人睡着了!

    而这个时候不但中南海在开紧急会议,就连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也再开秘密会议。

    会议集中了倭国大半最顶尖的阴阳师,最高端的战斗力,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摧毁华夏的龙脉,当然了如果能够将龙脉截下来,放到自己国家里,那就更好了。

    六个阴阳师的名字分别为松下,泉下,酒井,花边,渡边,野藤,前三个是实力强大,后面那三个就是走技术路线的,这次找龙脉的任务就在他们身上。

    “我都说了,不要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到了现在,那些丧尸不仅没有给这些支那人带来太大的灾难,竟然给咱们几个带来了困恼。真是,八嘎!”花边愤怒的锤了下桌子。

    松下还是一副冰冷严肃的面孔,冷冷的道:“这不是你要关注的,现在我们必须尽快要找到龙脉,没有找到龙脉就没有资格抱怨。”

    松下算是他们中间最最厉害的那个,在倭国的威望也十分的高,在这里临时的小队里,他也是一言九鼎的。

    小队里的其他成员在没有威胁到他们的利益的时候,还是愿意听松下的,可是!

    “刺啦,刺啦……”

    听着这不绝于耳的爪子挠门的声音,花边就想要揍人。

    在他们认真演算的时候,突然听到这样让他们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的声音,真是要了命了。

    更何况他们已经忍受了好几天这样的声音了!

    野藤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皱皱眉头还是建议道:“咱们还是将门外的这几头丧尸消灭掉,眼看着就要推演出来了,不能够为了这么点小事分心。”之前他们搬过三次住的地方,其中前两次都是因为推演到关键的时候,就有丧尸过来捣乱,扰的人无法安宁这才搬家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想过用渡边的结界,可是结界是必须要一直释放的,如果只是释放一次就持续很长时间,那就是阵法了,可是很可惜,倭国懂得阵法的不多,像样的阵法大师是一个没有。

    而且结界都是有波动的,要是被巡逻奇门异士发现的话,就完蛋了,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他们还有一次搬家就是因为他们要检查那个小区,他们六个没有办法才搬走的。

    听了野藤的话,泉下却是冷哼一声,斜着眼睛看着他们,“呵,呵,你们这是在为你们自己找借口呢,要是真的一心一意的扑在演算的事情的上面,你们根本就听到外面的声音。不要拿这件事来遮掩你们的无能。”

    一家人里面还有磕磕碰碰的呢,一个小队里有人互相看不顺眼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可是现在正是要紧的时候,松下是不允许出现一点差错的。

    “你们两个都闭嘴!”松下的威望在那里摆着呢,他一开口,花边跟泉下冷哼一声都不说话了。

    “好了,你们就不要挑剔了,就最后一个晚上了,大家都消停一点。”泉下转头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渡边十分客气的道:“还请渡边先生放一个结界。”

    渡边是一个黑瘦的小老头其貌不扬,如果在其他的地方看到他的话都以为是哪家的没有睡醒的老头子,可是在泉下的眼里,这位渡边先生可是深不可测呀。

    渡边没有反驳松下的话,点点头,闭上眼睛,嘴里默念咒语,手上也开始变换手诀,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之所以现在使用结界一是因为时间不多了,二是双方都有了默契,明天才是大决战,要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明天。

    当然了其中还有华夏那方找不到他们的确切位置,倭国这方面是因为人手已经被打掉几乎全部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动攻击了。

    收起眼中锋利的精光,渡边瞬间从一个大师十分和谐的转变成一个乡下大爷。

    既然骚扰耳朵的噪音源已经消失不见了,花边,渡边还有野藤开始继续演算,而剩下的松下,泉下还有酒井则是闭目养神,争取在明天拿出最好的战斗状态。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睁开眼睛,发现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看看时间已经六点了。

    突然嘴唇上传来温润的感觉,向下看就看到一张俊美无涛的脸,双臂环了上去,避开了展青云的伤处,加深了这个吻,缠绵之极,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

    年华扑哧一笑,手在展青云的胯下摸了一把,挑挑眉,“展青云请把你的小青云照看好,要不然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那就要有罪受了。”

    展青云苦笑一声,只能坐起身来。

    年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伸出手拉开展青云上衣,露出包扎好的胸口,抬起头看着展青云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了?伤势大好了么?”说着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要不然你今天还是不要参加了,你这伤势也有点严重呀。”

    展青云却是毫不在乎的摇摇头,“你就放心吧,虽然我比不上你那种变态的恢复力,不过我好歹也是一个一流高手,要相信你老公的身体素质。”

    年华却是皱皱鼻子,“你这要是已经长了痂,如果剧烈运动的话肯定会被挣开的,那样会伤的更重。”

    展青云笑着安慰道:“你就放心吧,能不动我是不会动的。”话音一转说起了年华,“年华你可不要太逞强呀,跟咱们一起去的可不止一两个人,还都是不少的前辈呢。”

    年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你这个少将当的可是不太称职呀,你不是应该劝我一定要努力表现,不能放走一个敌人么,就算是跟敌人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么?”

    展青云无奈的看着她,年华被他的表情逗乐了。

    笑了几下后,年华咳嗽一声,正色道:“青云你就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而且想让我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呀。”

    两人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悠哉哉的去吃早餐的路上正好碰到火急火燎的彭部长。

    彭部长看到这一对家伙竟然有点都没有紧张的样子,说说笑笑的,这叫一个无奈呀,赶紧上前,一手一个拉着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年华哭笑不得:“彭伯伯,就算是要上断头台还让吃一顿丰富的饱饭呢,怎么到了我们这些本来要去国家战斗的人这里,就变成了脸早饭都不给吃了。”

    展青云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是跟年华一模一样的。

    彭伯伯无奈的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呀,现在诸葛大师他们已经打破了天机的桎梏,不过那些人也不是白给的,双方都已经找到了龙脉的位置了,甚至对方已经潜到了龙脉的附近了,可是不知道他们身上有什么宝贝,咱们这边根本就算不出对方的位置,因此想要提前拦截住对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决战的现场必须是在龙脉所在地了。”

    年华掐指一算果然天机的蒙蔽已经开始消散了,可是还不到马上万里无云的地步。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候,年华完全感觉不到肚子的轰鸣声了,从彭部长拉着年华跟展青云,变成展青云跟年华拉着他。

    平时五六分钟的道路真是眨眼就到了,这也太快速了吧,自认为已经年纪大了的彭部长有点消化不了。

    年华跟展青云刚刚过来就领了任务,年华的绝对是所有人里面最最重要的就是去守护龙脉。当然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同去的有诸葛大师,符箓卫大师,宋史预宋大师,还有其他一些比较厉害的任务。

    而其他的一部分奇门中人则是埋伏在龙脉的附近,剩下一部分还有展青云则是护卫着华夏的政治中心中南海。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差十分钟七点了,而现在距离“龙抬头”的时间还是两个多小时,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