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决战
    章节名:第二百八十九章 决战

    龙脉是一个国家根基,根基不断,不管怎么风雨飘摇,最后还是能够逆流而上,而根基断裂甚至消失的话,那将是一场大难呀。

    经过推测,诸葛大师周大师他们已经确定了,现在华夏的龙脉所在的地点就在紫禁城前面的地底下。

    当年华到了那里就感到一阵的棘手,旁边不远处可就是**广场了,千万不能够波及到那里呀。

    不光是年华就连其他人也是纷纷皱眉,紫禁城可是国家的象征,就算现在国家的领导人根本就不会进入到里面生活或者是办公,可是它的价值也没有减退。

    而且紫禁城还是华夏最大的博物馆,里面收藏着无数的珍贵文物,这些东西可是不能够有一丝闪失。

    诸葛大师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面上只是冷冰冰的,没有其他的感情,走到年华身边道:“行了,现在赶紧过去吧。”

    年华点点头,跟在诸葛大师身后进了地铁站。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地铁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可是今天确是一点人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售票点也是空无一人。

    这里从今天凌晨开始已经戒严了,其他人不允许随便进出这里,在这个范围生活的人也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很多人转移的时候,只拿着一些贵重的东西,像电脑电视这些笨重的东西是一件都没有拿,一方面是不好拿,另一方面是根本没有地方放这些东西,再说了只要有人这些东西早晚都会回来的。

    走到平时等地铁的地方,诸葛大师他们刚要下去,却被年华给叫住了。

    诸葛大师皱着眉头回头看着她,“如果你不敢去的话,现在就回去,不要拖我们的后腿。”

    宋史预就站在诸葛大师的身边,一听他这么说年华,怒视道:“诸葛你会不会说话呀,如果不会说就闭嘴。”

    眼看两人又吵上了其他人是一脸的无奈呀,敌人还没有看到呢,自己人就先干起来了。

    年华苦笑一声,身形一闪,插入两人之中,伸手一推,将两人分开,“好了,两位前辈你们误会我了,我是有东西要给你们。”

    听了年华的话,诸葛大师跟宋史预是完全两种表情,诸葛大师是一脸的冷漠,他不觉得展青云这个小孩子能够拿出什么好动西;而宋史预可是知道年华的一些事情,了解她符大师的身份,猜测她给的应该就是符了。

    宋史预现在还记得那道毁天灭地紫雷,经过跟田抱朴跟沈玄刚他们的讨论,他们一致然认为年华就算不能够制作那样强大的符,次一点的应该有把握。而且他们也曾经在她师父周大师那里看到了几张高等级的符。说不定就是年华给他师父防身的。

    就算这次不给太多,给一张的话,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是有保障的。

    当年华随身背的书包里拿出一些黄纸的时候,宋史预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年华知道人家肯定是明白了,也没有藏着掖着,一人的手里塞进三张,一张防身的符,还有两张攻击符。

    防身符是一样的“金钟符”,这也是年华画的最准的,成功率最高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攻击符却是不确定是什么了,当然了大多数还是她比较熟悉的“落雷符”。

    除了事先已经有了推测的宋史预,其他人简直就被吓傻了,纷纷掐自己的大腿,没有做梦吧,手里的东西竟然是真的,想起自己身边就有一位符大师,其他人都把怀疑又渴望的眼神转向卫大师。

    可以说这里面最受震撼的或许就是卫大师了,他苦心钻研符几十年,也才堪堪能够做出四级符,可是眼前这个小女孩还不到二十就已经能够做出四级符了,自己这个符大师在人家的面前还真是什么都不是呀。

    而他之所以没有怀疑这些符不是年华自己做的原因就是,这些四级符加起来也太多了,要知道他们这里一共有九个人,就算不给她自己,一个人三张也要二十四张呀,这是多么大的手笔呀。就算是她师父给的,给几张也就到头了。

    更何况人家年华的师父可是大相师周大师,跟符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先在的奇门中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强大的符大师,看起来是人家年华自己弄得了。

    这真是天纵奇才呀,苦笑的看向诸葛大师,看他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自己这个老友本来就跟周大师他们有矛盾,而且还把这些情绪带到人家徒弟的身上,可是现在,唉,什么都不要说了。

    年华就站在那里看着诸葛大师的脸色就跟变色灯一样开始不停的变换,不过年华也知道见好就收,而且现在可不是自己等人起内讧的时候。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她还是会的。

    就见年华走到诸葛大师跟前十分诚恳的道:“诸葛大师,您在占卜堪舆术数这方面可是大师,寻找那些龙脉还有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阴阳师就交给您了呀。”

    听了年华的话,本来脸色十分难看的诸葛大师这才和缓了一点,冷哼一声算是回答。

    卫大师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有了年华的符还有诸葛大师的精妙计算,我们这次的胜算又大了不少,再加上我们团结一致的话,胜利就在眼前。”

    旁边过来帮忙的青冥子也说话了,“行了咱们赶紧赶路吧,我已经闻到那些鬼子身上的臭气了。”

    年华看向青冥子,这位老先生有个奇特的本事就是如果不是他自动站出来,其他人会不自觉的将他给忽略掉,据说这本事不仅能够用在人身上,就算是用到哪些鬼魅身上也是一样的效果。

    青冥子看了年华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然后带头向里面走去。

    诸葛大师一看赶紧跑了上去,在前面引路。

    青冥子可是这些热里面辈分的最大的,就算是诸葛大师周大师宋大师他们在他面前也要矮一头。老爷子辈分大而且做人十分的厚道,因此在那些后辈里是十分有威严的。

    年华拉在了最后,扮了个鬼脸,然后跟了上去。

    顺着轨道越往里走越黑,年华他们也不敢用手电筒之类的东西,就连脚步也放的轻轻的,就怕会引起对方的注意,根据诸葛大师他们的推算这几个阴阳师就在他们的面前。

    而黑暗看不到东西这件事情怎么会难道各位神通广大的奇门中人呢,诸葛大师一个咒术下去,所有的人都能够看清楚三百米以内的东西了。

    年华也明白了原来这位诸葛大师是个多面手呀,不仅是占卜大师,风水堪舆大师,竟然还是咒术大师,怪不得一直都这么的狂妄啊,原来的确是有理由。

    之前她还想呢,让这么一位偏向文的大师过来是不是会非常的危险,这下子不用担心了。

    不过如果前面也一直都是这样的细细的一条隧道,到时候打起来的时候,就有点麻烦了,说不定还会波及到自己人呀。

    不过很快年华发现事情有了改变。

    诸葛大师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墙壁。

    年华也看去,就发现这个墙壁上竟然有一个一人高一米宽的大洞。难道那些阴阳师就时候从这里进去的?

    诸葛大师咬牙道:“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是抢先了。”

    两方人走的不是同一路线,不过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要到这里来,之前诸葛大师已经算出他们已经过来了,可是没有想到到了这里确实被他们给抢先了。

    “怎么办?”有人问道。

    诸葛大师看看这个洞,眉头紧锁,不过他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当机立断道:“我们进去!”

    其他人对视也纷纷同意,不过谁打头却是一个麻烦事呢,毕竟这是敌人打通的通道,打头的人就要承担巨大的危险。

    诸葛大师刚要开口,就听到后面有人说话了,“还是我打头吧。我想咱们这些人里面还是我最合适。”

    诸葛大师回头一看,正是年华。

    想想年华也是一位一流高手,还是符大师,再想想之前展青云也是以一流高手的身份在两个阴阳师的夹击下保住了一条命,并且宰了他们。

    点点头,诸葛大师叮嘱道:“既然这样那你就打头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万一你死了,你师父姓周的还得跟我拼命。”

    年华耸耸肩,一点没有在意他的话,转头看向这个通道,眯了眯眼睛,她的视线可是比其他人要远的多呀,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年华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清晰看到在大约一千米的地方,有一个酷似土拨鼠的东西,探头探脑的,年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应该就是某位阴阳师的式神了,还真是实用呀,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还真相也弄一个来玩玩。

    不过很可惜那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马上又消失了,不过年华也有点底了,对方就算比自己等人快一点也快不到哪里去。

    年华也没有弄些什么防御措施,回头跟其他人比了个手势,直接就这么进去了。

    诸葛大师说了句:“你们跟我们保持十米的距离。”然后第一个钻了进去。

    年华刚走几步,就发现身后有人跟了上来,回头一看正是诸葛大师,对他微微一笑,换回来白眼一对。

    年华真的是无奈了,她已经不知道拿什么表情对待这位了,你说吧,对他笑他不高兴,对他面无表情他还当你是在鄙视他,不过想想这位诸葛大师应该跟自己的师父差不多,都是六十来岁的人,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看起来诸葛大师这样的奇门大师也脱离不开这种规律呀。

    清清脑子,年华集中注意力,精神力也被放了出去,延伸延伸,一直碰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就是那个土拨鼠么,不过这头巨大的土拨鼠完全不见了刚才的那个玲珑可爱的样子呀。

    不过它这是再干什么呀,它竟然将这个洞口堵死,然后再拐弯像另一个方向挖去,本来是一直向北的通道,竟然开始向东。

    年华挑挑眉毛,暗赞这倭国人还是挺聪明的么,如果没有自己的话,诸葛大师他们肯定会沿着土拨鼠现在挖的这个通道走下去,当然了非常可能的就是再走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不对劲,然后倒头回去,不过既然可以堵上一个,自然还可以堵上第二个。

    说不定最后能够将华夏的这些奇门人给堵死在里面,毕竟就算是奇门大师也是人呀,也需要呼吸空气。就算叫来救援人也需要时间呀。

    就算诸葛大师他们机灵很快识别出来,并且有其他的方法打通,那也花费不少时间,这就为倭国的这些阴阳师留出了不少时间。

    可是很可惜,年华的精神力堪比功率超大的扫描仪,一下子就看穿了他们的猫腻,于此同时也知道,前面并没有设什么陷阱,他们的速度可以加快了。

    想到这里,年华开始加快速度,诸葛大师一下子就跟不上了。

    年华只能回身,手指一动,在场的所有大师的身上都感到一轻,速度惊人加快了百分之二百,卫大师都呆住了,要不是有人一起拉着他跑,他肯定别落下了。

    卫大师的心都要碎了,年华用的应该就是传说中都已经失传了的虚空符呀,据说几百年钱已经失传了,没想到竟然在年华的手里重现了,自己真是大开眼界呀。

    诸葛大师木着一张脸,他已经决定不去再跟一个小辈争了,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是不要欺负小孩了,如果他的心里话被宋史预听到的话,宋史预一定会拼命的嘲笑他,根本就是比不上人家年华,说这话完全就是图个心理安慰,

    他们的速度之快不仅出乎了他们自己的预料,倭国人也没有料到,以远快于那些阴阳师速度就到了那个被重新掩盖上的通道。

    年华一下子就停住了,诸葛大师就在年华的身后,差点控制不住速度冲到年华身上,还好他控制住了,不过他身后的那些紧急刹闸的速度还没有太熟练,直接就扑到了前面人的身上了。

    就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全倒下了,年华回头一看,哭笑不得。

    诸葛大师没有问年华为什么停下,只是注视着年华的举动。

    年华后退两步,马步站好,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在她的右掌上,在其他人的眼里,年华的右手竟然发出了朦胧的光,然后一掌打在通道上面。

    阴阳师分散开来安静的站着,全部都面无表情,中间一个巨大的穿山甲不断的刨土运土,慢慢的地下出来一个巨大的空场。

    松下的视线从穿山甲上转移到地面上的那个有些凸起的土墩,就算是穿山甲在那里刨土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避开那里。

    野藤抱着胳膊指指那里,“那就是龙脉的所在了。”说着挑挑眉毛,“我将穿山甲带过来没有错吧,要是只靠那头土拨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掘出这么一大片空地呢。”说着眼神看像泉下。

    泉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那只土拨鼠就是他的,也是他唯一的式神。泉下最讨厌有人拿着他的式神说笑。不过他并不是以式神闻名的,他的符法在倭国的阴阳师中是一绝的。

    松下皱眉,“行了,一人少说一句,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都要做好准备。”

    泉下野藤互瞪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不再搭理对方。

    这个时候一直闭目养神的渡边突然睁开了眼睛,“龙脉马上就要出现了。”

    所有的阴阳师瞬间精神振奋起来。

    “碰!哐当!”一声巨响。

    六个阴阳师被震到了,回头一看,就见从满是烟尘的地方走进来一群人。

    “不可能!”泉下瞪大眼睛,“我的土拨鼠明明已经把洞口给堵上了,他们怎么进来的?”

    野藤也没有借此机会去鄙视泉下,也是愣了一下。

    年华一下子轰开了通道,进去后才发现里面那叫一个宽敞呀,几乎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了。

    就是不知道这里面原本就是这个样子,还是被他们给运出去了。

    挥散灰尘,年华就见其中一个应该是头头的阴阳师大喝一声,另一位黑瘦的小老头走了出来,盘腿坐下,瞬间他们方圆二十米之内就被一个结界给笼罩上了。

    年华皱皱眉头,这个结界上的能量流转,如果不打破这个结界跟就没有办法进去。

    华夏这方面有人攻击了几下,发现不论是物理手段还是咒术根本就撼动不了这个结界。

    野藤一看在结界里面是哈哈大笑,手还在那里指指点点的,“哈哈,我就说了么,这些支那人根本就是摆设,根本就比不上咱们一根汗毛,你们还不信总是小心翼翼的……啊。”

    野藤的笑声戛然而止,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就见整个结界竟然被轻易的轰开。

    渡边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结界被破也连累到了他的身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抖着手的宋史预,手指指着他,嘴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宋史预呵呵笑着,挑挑眉毛。

    年华的脸上是一丝笑意都无,她知道她必须要在阴阳师放出式神之前干掉他们,要不然就会麻烦的多。

    想到就做到,诸葛大师他们只感到眼睛一花,站在最前面的年华已经消失不见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渡边的头上!

    趁你病要你命,年华的眼中散发出浓浓的寒气,手在腰间一抹,一道寒光闪过,直刺渡边的脑袋。

    渡边也没有想到年华的速度竟然这么的快,他已经在召唤他的式神了,可是毕竟召唤式神还是需要时间的。

    还好他的经验也不少,就地一滚,将将躲过了年华的碧泉剑,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年华的碧泉剑根本就是幌子,刚刚滚过去,就感到自己的腹部一疼,伸手一捂,竟然摸空了。

    渡边低头一看,自己的下半身从腹部开始已经没有了,在往远处看去,那不正是自己的腿么,中间掉落那堆红色的还热气腾腾的应该就是自己的肠子了,难道自己就要死了。

    渡边望着上方,上半辈子没有死在支那,逃过了一劫,没想到下半辈子却是没有逃过去呀。

    眼睛一闭渡边就死了。死的十分的干脆!

    干脆的连倭国的那几个人都傻了,这也太快了吧,这刚刚碰面渡边竟然就死了。

    他们愣住了,不过松下却是没有愣住,大喝一声:“大家赶紧放出式神!”说完他的身前出现了一头三米长,人腰粗细的,头上长独角的巨蟒,这就是松下赖以成名的绝强式神腾蛇!

    其他人也纷纷招出自己的式神,酒井的是一头两米高的犬神,目露凶光;泉下就是那头土拨鼠;野藤是穿山甲;同样非常沉默的花边则是一个非常美艳的女子。

    年华身后的人也被年华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惊呆住了,就连诸葛大师都觉得自己的腰腹发凉,她可是小姑娘也,这也太凶残了。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宋史预却是哈哈大笑,“我就喜欢你这暴脾气,你师叔我也上了。”

    说着宋史预掏出一个铃铛,边晃边念叨,一个人形物体出现在他身前,看到这个东西过来,宋史预咧嘴一笑,“嘿嘿,老伙计呀,咱们好久没有并肩作战了呀,削死这帮子小鬼子。”

    人型生物嗷唔两声,向着那些阴阳师扑了过去,在途中用于遮盖身体的布,掉了下去,露出铜筋铁骨的身体。

    卫大师转头一看,面露惊色,竟然是一头毛僵!

    虽然湘西宋家是赶尸世家,终日跟尸体甚至僵尸为伍,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家竟然会有一头铜尸。

    僵尸,从低到高依次是,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从飞僵开始就已经不是凡物了。

    紫僵最多,虽然现在不常见,但是之前还是能够看到的。

    白僵就已经是比较稀少的了,而绿僵就是非常少见的了,毛僵就只是在传说中能够听到。

    毛僵全身毛发丛生铜筋铁骨,凡器已经不能够伤害其了。

    而飞僵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能够飞的了,只有能够修炼千年的僵尸才能够飞行,自此已经很少能够伤害他们的东西了,原本萌动的心智这个时候也开始恢复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奇门中人也是不敢招惹的。

    在飞僵之上的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了,反正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当然了有人说是旱魃,旱魃一出赤地千里,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谁都说不清楚。

    年华已经发现了自己身后跟着的那头毛僵,也知道是宋师叔的,就不去管他们了,直接勾着渡边就过去了。

    渡边是那些人中最弱的一个,虽然有一头式神穿山甲,可是年华却是丝毫不惧,之前为了保密或许年华还会遮掩一二,可是到了这个你死我活的境地,还遮掩个屁呀。

    穿山甲过来阻挡,不过这个东西除了挖土比较快,就是力大无穷而且爪子十分的锋利。

    如果遇到一个速度不快也是力气见长的人,穿山甲就非常有优势了,不过年华根本就不会给它这个机会,直接从踩着它的脑袋跃了过去,就跟一道闪电一样,瞬间来到了渡边的眼前。

    年华眼中寒光一闪,渡边瞪大眼睛凄厉的叫喊着:“松下救我呀!”

    刚要将渡边斩在剑下,年华就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道劲风过来。

    渡边的脸上露出死里逃生的惊喜笑容,可是笑容刚刚拉扯到一半,他就笑不出来。

    年华直接抓住他的脖子,转身,直接拎在身前。

    松下控制的腾蛇的尾巴根本就收不回来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渡边被腾蛇的尾巴刺了个对穿。

    手臂往前一送,渡边直接被腾蛇的尾巴撑爆,人当场死亡后,却还挂在腾蛇的尾巴上。

    这个时候其他人早早的加入战团,除了年华之外,直接二打一。不过阴阳师们一人一头式神,到最后还是二打二。

    年华回头一看冷笑一声,这次我们是胜券在握了,根本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可是年华的心刚刚放下手,就看到被两位精通咒法的大师攻的节节倒退的花边,嘴角闪过一丝的冷冷的笑意,就知道不好了。

    可是还没有等年华叫出声来,那个魅惑的女人就挡在他们跟她的主人之间,眨眨忽闪的大眼睛,眼中开始出现漩涡。

    这两人的动作也完全停了下来。

    年华一看不好,高声道:“大家小心那个女人式神她能够使用幻术。”

    幻术?其他人心中一惊,幻术可是相当可怕的东西,不少厉害无比的大师级人物都是栽在幻术上面了。

    不过因为能够修习幻术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因此很少有人去了解怎么去抵抗幻术,而且抵抗幻术大多是依靠一个人的意志力,如果这个人的意志力非常的薄弱,不管教了什么,最后还是会有大部分的机会被控制住。

    在女式神的控制下,这两人开始向对方攻击。各种咒术都往对方的身上扔去,而且他们两人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防护措施,根本就是拼命的架势。不过几秒钟,两人的身上就已经开始伤痕累累了。

    年华想要回身救他们,可是刚要回头就被松下的式神给腾蛇给困住了。

    在这些阴阳师中松下是最厉害的,他的式神腾蛇也是最厉害的。

    年华估计,要不之前她遇到的那个雪人要厉害的多得多,而且她这是第一次面对腾蛇因此很多东西都是不了解的,因此被缠住了之后一时之间根本就挣脱不开。

    诸葛大师也想回援,可是却被他的对手泉下缠住了,就跟不要命一样。

    泉下的土拨鼠也缠住了另一个人。

    瞬间竟然只剩下花边是最轻松的了,他嘴角闪过一丝冷凝的笑意,根本就不把死去的那两个人当做什么事情,不过是临时同伴而已,死了两个,这功劳还能够多分点呢。

    不过,花边的眼光看向另一个方向,那里的一股强大的气势正在缓缓的上身,地上的那个凸起也越来越高,而且在另一个方位也出现了一个同样的凸起。

    龙脉已经渐渐的开始抬头了!

    如果我一个人得到龙脉的话,哈哈,哈哈,花边的情绪开始不稳起来,伸手从怀里超出一样东西。

    花边的动作不仅是年华推门看到了,就连剩下的那三个阴阳师也都看到了,他们那叫一个着急呀,可是干着急却是没有办法,这有什么办法呢?去阻止他?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任务,而且他们想去都没有办法。可是让他这样摘桃子又十分的不甘心。

    年华他们的想法就十分的坚定了,一定不能够让这个倭国人得逞。

    花边微笑着将葫芦打开,嘴里念着咒语。突然葫芦飞到了空中倒立,瓶口对准下面的龙头。

    葫芦的口部开始出现空间扭曲,这是由于巨大的吸引力造成的。

    正在跟腾蛇纠缠的年华只感到地面开始巨大的晃动,回头,那两个突起物,开始剧烈的摇晃。

    可是还是不能够抵抗这股吸力,很快上半部分的龙头被吸了出来。

    年华楞了一下,这是什么葫芦,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在年华的想象中,就算威力再大,龙脉肯定也是不惧的,必须要对龙脉造成重创才行,可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葫芦就搞定了?

    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两声惨叫,年华并没有回头去看,不用看都知道是刚才还在并肩作战的那两个人被控制着杀死了对方。

    或许是在死的一瞬间,他们脱离了那个式神的控制,其中一人凄厉的大叫道:“年华你要替我们报仇……啊!小鬼子,你TMD!”声音戛然而止。

    听了最后一句话,年华的眼睛都要红了,这些倭国人,这些倭国人!

    如果不是这些倭国人,京城魔都的那么多人就不会变成丧尸,就不会死那么多人,就不会闹得全国上下人心惶惶,到了现在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想要收走我们的龙脉,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年华直接放开了防御,任由腾蛇的巨大的尾巴抽到她的身上。

    腾蛇的尾巴势大力沉,可是年华的身体可是经过紫雷的淬炼,强度韧度已经到了这个世界的极限了,能够将一头成年大象直接杀死的重力,对年华来说只不过是让年华痛一下罢了。

    就着腾蛇的力量,年华顺势的甩到了那个女式神身边。

    那边花边大吼道:“火女干掉她。”

    年华这才知道这个女式神的名字叫做火女,这跟之前年华杀过的雪女,差不多。

    年华完全将自己之前扮猪吃虎的态度收了起来,如果自己再犹豫的话,一起过来的人就要死光了。

    虽然之前袁天玄也跟年华说过让她给弄进个女鬼去,其实眼前这个女式神是相当符合要求的,可是很可惜她是倭国的,要是华夏的话肯定直接留下来,而是现在你是倭国的,而且还刚刚杀死了两个同伴,那就只有不客气了。

    而且式神也是由精神力构成的,那么……她也是能够吸收的了!

    想到这里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了,现成的不要送到自己的面前,不要白不要呀。

    年华嘴角露出丝丝笑容,当火女看到笑容的时候只感到心惊胆战,不停的在向主人请求离开这个里,可是得到的回答就是用幻术控制住前面的人。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花边的控制,只能够拼尽全力想要将年华拉入她编织的幻想里去。

    让她惊喜的是,自己的幻术对这个自己十分惧怕的人竟然真的有效果,这个人的眼睛里出现的漩涡就是佐证。

    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命令年华攻击其他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眼中一直出现的漩涡竟然突兀的消失了。

    火女愣了一下,眼前突然一黑,看不到东西也动不了了。

    年华冷冷的看着手里的这个小红球,这是火女被自己用强大的精神力压缩成的,手指轻轻用力,红球传来细微的尖叫声。

    而这个时候正在龙头那里用葫芦吸取龙脉的花边,胸口剧痛,扑哧一声吐血了,而趁着他放松了对葫芦的控制,龙脉瞬间回到了地下,就连那两个小突起都消失不见了。

    龙脉遁隐了!

    这下子华夏这方面的人全部都高兴了,他们之所以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阻止倭国人破坏,防止他们截取自己国家的龙脉么!现在龙脉除了受了点惊吓之外,一丝一毫都没有被截取,还是完完整整的,实在是太好了,任务算是完成了多一半了。

    华夏这边是兴奋,倭国那边就傻眼了。竟然好十多年的策划,近十年的布置,近半年的实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京城还要魔都两地投下了无比危险的病毒,来帮他们分散注意力。

    没想到最后却是功亏一篑,龙脉根本就没有抓到不说还受到了惊吓,等到下次寻找的话,就要等到下一个甲子之后了。

    如果他们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也会饱受嘲笑,现在只有将功赎了,只要把这些人给杀了,然后再将整个京城变成无人区,所有的人都变成丧尸,那么就算自己等人没有消灭龙脉,华夏的也会陷入巨大的波动之中,那样也会达到同样的效果。

    可是年华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龙脉已经跑了,那么他们就不会在乎会不会伤到龙脉了,要知道他们身上可是都还有威力巨大的四级符呢。

    纷纷往自己身上套上“金钟符”然后打出自己手里的两张攻击符,攻向对方。

    这下子本来气势汹汹的阴阳师们彻底给打懵了,他们也是识货的人呀,这可是四级符呀,怎么就跟扔大白菜一样的都给扔出来了。

    花边被当场炸死,泉下直接召唤过土拨鼠,让它挡在他面前,最后土拨鼠当场被炸死,而泉下却是留下了一条命,不过却也没有活过多长时间,就被年华掷出的碧泉剑给钉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酒井其实算是这六个人里面除了松下最厉害的那个,可是架不住三张符都打在他的身上了,直接灰飞烟灭了,而犬鬼虽然只收了点轻伤,可是在酒井死了的时候瞬间消失了。

    最后竟然只剩下松下跟腾蛇,他们的实力最强大,腾蛇是神物,身上中了三道四级符,虽然受了点轻伤,可是没有影响它的行动。

    而松下应该是身上有防御圣器,两道“落雷符”都给了他,他确实毫发无伤。

    从泉下的尸身上拔出碧泉剑,年华道:“诸葛前辈,宋师叔,还请你们退后。”

    宋史预刚要说什么,就被诸葛大师拉着向后退去。

    “诸葛你干什么呀,咱们要过去帮帮年华!”宋史预皱眉道。

    诸葛大师冷哼一声,“帮人家?如果你过去的话就是给人家增加负担你懂么!”

    宋史预刚要发火,可是找不出发火的理由,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诸葛大师说得对。

    不要看那些阴阳师死的这么的轻松,如果没有年华的符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就全部都是自己等人了。

    不过就算是这个一行字,他们一行九人,现在也变成了七人了。

    年华手提着碧泉剑,面无表情的就站在松下的面前。

    松下挥挥手,腾蛇飞速的来到松下的身前,狰狞的张着大嘴,蟒身上竟然长出了一对翅膀。

    年华眯眯眼睛,她发现腾蛇的气势一下子强大了三倍有余,之前受的伤瞬间完好无损了。

    松下道:“这位小姐,如果你放了我们,好处大大的!”

    年华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这个倭国人竟然还会说华夏的语言,不过让自己放了他们确实没有可能的。

    年华摇摇头:“真是不好意思,咱们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形势了,不过只要你能够杀了我,我想我后面的那些人也拦不住你,咱们还是一决定生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