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章 八尺琼曲玉
    年华十分光棍的转身走到诸葛大师他们身前,笑着道:“诸葛大师,宋师叔,你们回去吧。”

    “这,你一个人在这里,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我要跟你师父怎么交代呀!”宋史预坚决不同意。

    诸葛大师皱皱眉头刚要说话,却被青冥子给拦住了。他愣了一下,后退几步,将前面的位置让给了青冥子。

    青冥子拍拍年华的肩膀:“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就先走了,这里就拜托你了!”

    宋史预本来以为青冥子过来时劝年华的,没想到这位前辈竟然直接就将年华给留下了,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服气,不过没有开口就被青冥子给瞪了回去。

    “如果你有年华一半的本事,你就可以留下,可是很可惜你没有,咱们都没有,留在这里都是累赘。”

    青冥子说的是大实话,他们之前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本来以为能够回来三四个就不错了,可是没有想到除了一开始那两位因为大意的原因身死,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

    最后决定胜负的竟然是年华给的那些符箓,直接一力降十会呀,狂轰乱炸之下将那几个阴阳师给炸死了。

    这就跟两伙黑帮火并一样,一开始的时候双方人数一样,拿着的都是棍棒,如果想要分出胜负,那是相当的不容易。

    可是当其中一方面,突然掏出几把机关枪后,形势完全不同了,能逃命就不错了。

    刚才的那个场面跟这个算是异曲同工吧。

    宋史预挠挠头,最后不得不承认青冥子前辈说的挺对的,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年华一个人在里面,干脆将手里的铃铛塞进年华的手里,“年华,师叔这个毛僵不要看着难看,其实是非常的厉害,你让它帮着你吧,师叔还放心点。”

    年华眉头抽动几下,连连摇头:“这不行师叔,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还没有后手,毕竟这些小鬼子们是十分狡诈的,要是在你们出去的时候遇到危险怎么办,您还是把它给带上吧。”说完将铃铛塞进宋史预的手里,然后推着他进了山洞,嘴里还说着呢,“你们赶紧去看看中南海那里吧,要是出点差错就完蛋了。”

    搞定最最熟悉也最难缠的宋史预,其他人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年华慢慢的转身站在松下的前面,眼睛却是看着腾蛇,一副十分有兴趣的摸样:“都说蛇肉好吃,不知道腾蛇的肉是不是更好吃呀。”说完还舔了舔舌头,一副垂涎三尺的摸样。

    腾蛇虽然一直生活在倭国,可是又不是那种血肉生物,生来就能够听懂千言万语。不要说是华夏语言了,就算是英语俄语它也能够明白。

    听了年华的话,腾蛇是真的怒了,扑腾着翅膀咆哮着就要朝着年华扑过去。

    “等一下。”没想到竟然被松下给制止了。

    虽然不知道松下什么意思,腾蛇还是不需要听自己主人的要求,恶狠狠的看了年华一眼,回到松下的身边。

    搓搓手指,年华对松下的做法有点疑问,两方面本来就是生死仇敌,自己这方面的其他人已经被驱逐出去了,现在不正是消灭自己的好时机么,怎么还这么客气?难道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先礼后兵?

    松下当然能够看到年华的疑问,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年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虽然我效忠我大倭帝国,不过如果没有胜算的情况下当然也更加希望能够活命,还希望年小姐能够给我这个活命的机会。”

    年华往后迈了一步,一手提剑一手背到身后,“您这个请求还真是让我非常的问难呀。”

    松下笑的十分的诚恳:“年小姐,这样这要你能够将我给放了,我可以出五个亿来卖自己的命。”

    年华挑挑眉:“倭元?”

    “欧元!”松下说的话十分的有诱惑力,“反正这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把我给放了,也没有人知道,而且现在你们已经保护住龙脉,跟我一起过来的这些同伴也已经死了,就算我跑了,你们也只有功劳没有苦劳的。”

    当听到五亿欧元的时候,年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两眼发光呀,“天呀,五亿欧元呀,换算成华夏币不就是四十多亿了么,真是赚大发了。”抬起头来看着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松下:“我当然愿意,我当然愿意。”

    松下脸露出了然的笑容。

    “不过……”年华有点迟疑。“我先非常怀疑你现在在干什么?”

    松下愣了一下,当听到年华的下一句话的时候,才把心给放到肚子里了。

    “不知道松下先生是打算一把交清呀,还是分期付款呀,如果是分期付款的话,还望原谅,本姑娘就不奉陪了。如果一把交清”

    松下哈哈大笑:“年小姐,真是爽快,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可以将我在瑞士银行存的一笔五亿欧元的存款秘密告诉你,不过,你是不是也要有点表式呀?”

    年华听完后对松下的态度是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十分不好意思的道:“那好吧,只要现在把钱给我,我就可以对老天发誓,你也算是奇门中人,应该知道奇门中人最重的就是誓言。”

    说着年华直接举手就发了了个誓:“苍天为证,我年华在这里发誓,如果收到……那什么你叫什么名字?”打了半天根本就不知道拼死拼活的对手到底叫什么名字。

    松下苦笑道:“我叫松下!”

    年华噢了一声:“这个名字好耳熟呀。”耸耸肩,“不管了,我继续了。”

    说完她又开始道:“苍天为证,我年华在这里发誓,如果收到松下大师的五亿欧元后,我自己继续对松下大师不依不饶,或者叫来其人对付松下大师,天打五雷轰轰!”说着手指画了几个符号。

    松下在冥冥中感到一股力量穿过了自己跟对面那个年华的身体,这就是天道对于誓言约束的力量啊。

    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松下喜庆大好,不管这个小丫头多么厉害,可是毕竟年纪还小,小狐狸怎么斗得过老猎手呢。

    忽然一道雷霆从天而落,直接落到松下的头上,幸好他身上有宝物保护,不然这一下子就完蛋了。

    腾蛇不敢了,咆哮着,头顶上的独角蓝光一闪,一道幽蓝的弯月朝着年华的脖子闪了过来。

    年华根本就不惧,身子一闪避了过去,这么简单,可是她还没有高兴太久,幽蓝色的弯月竟然从后面又回转回来,而目标还是她的脖子。

    没想到这个东西还带导航的,年华伸手,一道同样大小的弯月出现,不过这道用罡气凝练出的弯月却是乳白色的,托在手里,唰的一声给甩了出去。

    两道一幽蓝一乳白的弯月纠缠在了一起,碰撞之间发出耀眼的光芒,最后一次撞击过后,全部消失在空气中,同归于尽。

    腾蛇看到后,怒吼着,刚要攻击过去,也不知道松下跟它说了什么,一副不忿的样子,不过还是安静了下来。

    松下安抚下腾蛇后,冷冷的看着年华:“不知道年小鸡你这是什么意思,刚刚发的誓言,你就要违背么?”

    松下的话却换来年华的诧异:“我什么时候违背了?您是再说笑吧,难道你没有听到我说的那个前提条件么?”

    这是时候松下这才想起来,年华的前提条件是“如果受到松下大师的五亿欧元后”!现在钱还没有受到呢,当然不用遵守誓言呢。

    松下想到这里,暗自咬牙,刚才要不是为了安抚住这个小丫头,他当然不会开口就是五个亿还是欧元,可是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死扣住这五个亿欧元。

    要知道就算是作为我国数一数二的阴阳师,还是某个大企业的守护神,他的身价也不过十个亿欧元左右,说不定还不到十个亿,就因为胡嘴一说,就要丢掉一般的身价,真是就跟割肉一样呀。

    年华当然能够看出他不情愿,遂笑着道:“松下大师你不要在意,既然您都没有当真,那我就更不用当真了,既然如此,那就见真章吧。”说完年华本来笑盈盈的脸蛋瞬间面无表情,三张符箓出现在她的手里。

    “腾蛇应该是水属性的吧,那我这三张”泰山符“正好可用了。”说完年华手里的一张四级土属性的符箓“泰山符”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腾蛇的所在的上方空间里,竟然出现了一座微型泰山,朝着腾蛇的脑袋就压了过去。

    腾蛇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发出声音确实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在嗤笑某人,可是当它想飞走的时候,却发现它根本就动不了。

    “泰山符”起泰山压顶之意!被泰山笼罩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能够躲开的,腾蛇也一样。

    就听“哐当”一声,刚才被“落雷符”攻击到,却只是受了点轻伤的腾蛇,被这一下子砸的是头痛欲裂,嗷嗷大叫。

    松下咽了咽口水,这臭丫头到底还有多少四级符箓呀,真是太棘手了,看来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这里松下看年华竟然还想要再用一张,赶紧挥手道:“年小姐,刚才都是我的错,刚才我是在想什么我的那个密码是什么,你也知道这人老了,记忆就不好了,记忆减退什么事情就都要忘了,这忘了……”

    松下说道一半看本来笑吟吟的年华冷下脸,打算再使用剩下的那两张“泰山符”,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几张的时候,彻底是没有脾气了。

    “年小姐,您放心,我现在就告诉你密码。”松下说着话的时候根本就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年华却是相当的欢乐,一本正经的听着。

    松下快速的报了一串数字,这就是瑞士银行的密码。在瑞士银行有一种不需要实名的存款方式,取钱的时候只要报那一串密码就行。

    只要知道密码,人家是不会管你是不是主人,指认密码不认人。

    年华记住后就知道这是真的,誓言还在那里呢,它在天机的指引下能够告诉年华,这个答案是不是真的,很好,这个密码是真的。

    当年华记住后,松下脑袋里的那串数字一下子就忘光了。

    松下心里猛跳,他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天机竟然是这么的强大,他们竟然有胆子去蒙蔽它。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这么做了,而且一定要继续做下去。

    想到这里松下将自己心里的那股不甘心完全抛在了脑后,既然誓言已经开始约束住对面的这个臭丫头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就不需要遮掩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松下对年华摆摆手说了这句话,就不再搭理她了,反正她现在已经不能够威胁自己了,无所谓了。

    年华干脆找了地方坐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不过松下放松了对年华的警惕,可是腾蛇看到年华没有离开的时候那叫一个愤怒呀,急躁的朝着年华吼着。

    年华就跟没有听到一样,就那么看着松下的动作。

    松下的第一个动作就让年华看傻了眼,他竟然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上身。

    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左大臂里面的肌肉就来了一下子,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可是他却跟毫无所觉一样,扔了匕首,伸出两只在血肉里寻找,最后从里面掏出一个十多公分的东西。

    年华本来看的直皱眉,可是当这个小东西出现的话,瞳孔一下子就缩小了,这个东西看着好熟悉呀。

    年华总觉得她好像看到过这个东西,再什么地方看到的呢,年华手指点着头开始思考。

    突然她想起来了,之前她知道京城的天机被倭国的圣器蒙蔽,而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被倭国的神器蒙蔽后,就跑到网上查找倭国的神器。

    倭国从古至今一共有三个神器,分别是草稚剑,八尺镜,八尺琼曲玉。

    草稚剑当年的时候已经被用掉了,八尺镜可是现在倭国的镇国神器应该是没有人敢用。八尺琼曲玉听说已经丢失了。

    可是这个人受伤的这个东西看起来,怎么那么像传说中一定丢失了的八尺琼曲玉呀。八尺琼曲玉是倭国独创的祭器和装饰品,形如英文字母C,上方挖一小洞,便于用绳子串起来。

    现在松下手里的那个东西跟上面描述的一模一样呀。

    年华的嘴巴微微用力闭紧,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传说中消失了几百年的三神器之一的八尺琼曲玉突然之间出现了,而且是在倭国的阴阳师都死掉后出现的,这说明什么呀?

    她是更加不愿意出去了,如果这真的是八尺琼曲玉的话,事情可就更加的复杂了。

    八尺琼曲玉能够被列为三大神器之一,肯定有它十分厉害的地方,那么刚才松下一点不惧怕自己的四级符箓是不是这个原因呀。

    如果不是的话,事情会更加的棘手,这说明松下手里还有一样宝物,可是如果是的话,事情也简单不到哪里去,这可是神器呀,神器!

    怎么办,自己一个人能不能顶得住,年华现在都想骂自己了,闲着没事发什么誓呀,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自己违反誓言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是如果现在跑出去再叫人回来,一群人能不能干过这个家伙先不说,要是在跑出去的时候,让这家伙用神器将龙脉给弄出来就完蛋了。

    而且就算是及时将其他人叫过来,最后肯定也奈何不了人家,干脆还是自己一个人上吧。

    看起来自己真的是一个英雄的命呀!

    年华一边苦中作乐嘲讽着自己,一边起身往松下那里走去。

    松下根本就没有回头,现在已经拿出八尺琼曲玉的松下是一点都不惧怕年华了。他也不去管手臂上伤口,而是掏出一块干净的白布,将八尺琼曲玉擦拭干净。

    “其实我应该感谢你们!”松下虽然眼睛没有看着年华,可是话明显就是对年华说的,这里就他们两个人,对了,还有一条怒视着年华的腾蛇。

    “哈哈,如果不是你们将这些绊手绊脚的家伙都宰了的话,我根本就不敢拿出它来,真是太感谢你了。”

    松下的话说完,年华的脸上就满是苦笑,“不用谢,早知道刚才就阻止你了,一想起我刚才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你将这块东西从你身体里剥离出来,我就恨不得捶胸顿足呀!”

    年华的话雀跃了松下,他便笑着边转着八尺琼曲玉,脑袋也转过来看着她,上下打量着年华,“看起来你是打算阻止我了!”

    年华十分的无奈,“我以为你会直接离开,没想到你竟然给了我这么一个巨大的惊喜,简直就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松下或许是觉得自己手握神器,对付年华是有必胜的把握了,因此情绪十分的放松。而且年华怎么说也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年轻美丽高挑气质又十分的出色,还非常的强大,就算他年纪不小了,年华对他的吸引力也是不减的。

    想到这里,松下的眉眼更加的柔和了,他甚至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呵呵,其实我这次来华夏就根本就没有打算回倭国!这个神器八尺琼曲玉是我年轻的时候得到的,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等以后年纪大的时候知道后,我的开始琢磨这么样才能够利用它做出一番大事业来。”

    松下的脸上开始露出狂热的神情:“经过我的研究,只要让八尺琼曲玉吸收了强大的能量,里面就能够诞生一个纯粹的强大的能量体,而这个能量体的强大程度是跟吸收的能量成正比。只要我得到这个强大的能量体,我就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神,传说中的神。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地球都要对我顶礼膜拜。”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得上一个国家的龙脉更加强大呀,可是倭国毕竟是我的国家,我不能去破坏它;欧洲美国那些国家的龙脉的属性根本就跟神器不想合,算来算去只有你们国家才是我最好的选择呀。”

    “因此你推动倭国实行这次的计划?”年华插言问道。

    松下点点头,一脸的自豪:“当然了,如果不是我在后面推动,那些只敢耍嘴皮子,而不敢动真格的家伙们,怎么会想到要到这里来呢?就是损失了我两件圣器。”

    经过松下的话,年华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倭国突然之间发动这次攻击的,原来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个松下。

    丧尸病毒也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跟着他一起来的那几个阴阳师也都是他挑好的,结果非常让他开心,他后面的手段根本就没有用,那些碍眼的家伙就全部消失不见了。接下来因为眼前这个小美女的自负,将华夏的人也给弄走了。真是天助我也呀。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老天爷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直接如果不成功的话,都对不起老天,哈哈。

    眼前是变态的松下,身后是悄悄潜伏到她身后的腾蛇,年华现在是进退维谷了。

    松下看年华乖乖的在那里站着,十分的满意,他凑到年华的跟前,手指托在年华的下巴上,眯着眼睛道:“小女孩,你看你这么年轻漂亮又强大,我看着你都觉得自惭形秽呀。不过没有关系,我马上就可以变成这个世界上最最强大的男人了,到了那个时候,我可以让你当我的正宫。到时候我们两人一起称霸整个地球。”

    松下振臂欢呼,年华却在傍边是一头的汗水,这,这家伙是疯了吧!不断的在年华眼前挥舞的那块八尺琼曲玉,带给年华十分强大的震慑力,让年华是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了。

    最后松下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干呢,拍了拍年华的脸,用十分暧昧的声音对年华道:“好孩子,你在这里等着我,哥哥马上就回来。”

    松下拿着八尺琼曲玉走到刚才龙脉探头的地方,闭上眼睛,托在手上的八尺琼曲玉自动的飘在空中,一股强大的巨大的吸力从八尺琼曲玉上爆发出来,根本就不是刚才那个圣器葫芦能够相提并论的。

    大地也开始不停的摇晃,年华都有点站不住脚了,冥冥中听到一阵愤怒龙吟声穿了过来,可是看松下的表情还是那么的疯狂,根本就没有看出来他听到没有。

    事情也经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如果再拖下去,龙脉一定会被他给抽取出来的,华夏可不仅仅是自己的祖国,自己的父母兄弟爷爷奶奶,还有自己的爱人可都在华夏生活,如果自己这里顶不住的话,他们的日子可能就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想到这里,年华的眼睛闪过一丝的厉色,一道“泰山符”就朝着腾蛇攻击了过去。

    腾蛇的感觉多么的灵敏呀,它从年华的手指一动就知道对方有点不对劲,已经开始做了防备。

    在泰山落下的时候,它已经飞到了一边,可是它根本就不知道,其实年华用的根本就不是一张符箓,在第一道“泰山符”之后,第二张“泰山符”也被打了出去。

    腾蛇能够躲开第一张,根本就躲不开第二张,牢牢的被“泰山符”砸在下面。

    于此同时年华手持利刃也攻了过去,既然凡铁根本就不能够碰到腾蛇的身体,那么如果在凡铁上裹上精神力,那就不一样了。

    不过腾蛇根本就不知道,它虽然被撞的头昏眼花的,可是还是能够看到年华手里拿着的是她的那把长剑,对于这种东西来说,它是一点都不在乎的。

    甚至为了能够攻击到年华,直接向着年华的长剑撞去。

    相反,年华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真是太配合了,手上的长剑直直的刺入腾蛇的头部,要知道年华可是经过紫雷淬炼的肉体,光肉体的力量就已经非常恐怖了,加上她顶尖高手身份,还有被她磨练的锐不可当的精神力,碧泉剑直直的插入腾蛇的头部半个长剑有余。

    腾蛇哪里受过这样的痛楚呀,直接带着年华就飞了起来,绕着整个空场翻腾碰撞,想要将它身上的这个恶人还有那把长剑给摔下来。

    年华根本就不去跟它继续纠缠直接拔剑跳了下来。

    松下虽然还在那里控制神器抓出龙脉,可是式神跟自己的主人是心脉相连的,腾蛇的疼痛也忠实的反应在了他的身上,即使不如腾蛇那种剧烈,可是太过突然的疼痛还是将他一下子从控制神器的状态中,抛了出来。

    他耳朵里响过一声惊喜的龙吟,然后龙吟声消失不见了,龙脉的迹象也消失了,经过两次教训的龙脉,它肯定会藏在更加隐秘的地方。

    松下这次是真的怒了,握着八尺琼曲玉的手都爆出了青筋,回头怒视着年华,冷笑道:“你竟然敢攻击我的式神,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我们阴阳师式神可是也相当于我们自身,你知道么,你攻击我的腾蛇就是攻击了我,不要忘记你发的誓言,马上就要灵验了。”

    松下以为年华听完自己的话就算不瞬间就失魂落魄的,也肯定会惊惧害怕,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孩,脸上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

    “你这是打算为了你们华夏国甘愿天打雷劈了。”松下摇摇头吱吱两声:“你还真是想不开呀,就是是不想跟我在一起,只要你能够逃出去,拿到我的那笔钱,不要说过一辈子了,就算过个十辈子都富富有余呀,可是你现在却选了一条死路,我真是为你可惜呀。”

    年华却是丝毫不被他影响,身体一跃躲过腾蛇的长尾,踏在腾蛇的身上,身形一转,眨眼间就又来到了腾蛇的头部,又拿剑在里面搅动,换来腾蛇更加痛苦的哀号。

    松下感到自己头痛欲裂,知道这是自己的式神腾蛇带给自己的感受。

    “快住手,一会儿天雷就要降下来了,你这个违背誓言的人必死无疑,你现在住手还有一线生机。”

    年华根本就不去听这个老家伙的话,她已经决定先把腾蛇搞死再说呀,如果不是因为腾蛇太过的巨大,能量也强大,年华根本就像跟把火女捏成魂珠一样,也将这个腾蛇捏成魂珠。

    可是腾蛇太大了,只有将腾蛇分成四半才能够成功呢。

    有了这个目标,年华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不管腾蛇怎么的翻腾,年华都牢牢的攀在它的身上,将它头顶的伤口是越开越大,最后使出整个肉体的力量,突然爆发的力量将腾蛇的大脑一分为二,从脑袋直达尾部。

    松下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盯着年华的眼睛都血红了,腾蛇可是他们松下家传的传说中的最强大的式神,不过之前一直处于幼年期,经过世辈相传,最后到了他这里。正好腾蛇在跟了他的第二年从幼年直接到了成年,强大的战斗力直接让之前饱受白眼的松下家族扬眉吐气,一脚踩下当时的第一家族渡边,之后松下也收到热烈追捧。

    可是现在腾蛇竟然死了,就在自己的眼前死了。松下是万分后悔,腾蛇在地下根本就施展不开,只有在平地上腾蛇的优势才能够显现出来,如电的速度。能够飞翔的翅膀,这都是腾蛇的优势。

    可是在地底下,腾蛇的优势完全变成了劣势。

    “既然你不在乎天打雷劈,那我急成全你吧。”松下捂着胸口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阴冷的看着年华,刚才的红颜美女瞬间变成了红粉骷髅。

    松下手上的八尺琼曲玉对准了年华,低下的头隐藏在暗中,不让年华看到一丝一毫的变化。嘴里叽叽呱呱后,八尺琼曲玉悬停在他的胸前。

    年华当然不会心甘情愿的变成靶子,可是让她吃惊的是不管她转移到哪里,八尺琼曲玉的一端都对准着自己,自己变换方向也骗不过它,竟然会随着改变。

    看起自己不先收拾这块八尺琼曲玉,根本就没有办法脱身。而且这应该是松下依赖的东西,只要掌控住八尺琼曲玉,松下还不是任由自己的喊打喊杀呀。

    想到这里,年华根本就不去躲避了,干脆直面神器。

    松下当然是求之不得了,通红的眼睛睁开又闭上。

    年华就感到八尺琼曲玉上的吸力是越来愈大了,从一开始的站不稳,到不断的倒退,甚至到了最后只能够将手扣在地上,两腿都飞了起来。

    松下看到年华呲牙咧嘴的样子是,哈哈大笑:“你不是狂么,我让你狂个够。”

    年华心里是暗暗的着急,这个效率怎么这么低呀,不会等自己真的被八尺琼曲玉吸进去后,才能够达到那个目的吧。

    就在年华已经开始要坚持不住,脑筋开始飞速旋转,想要找到破解之道的时候,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惨叫。

    “啊,这是什么东西,你赶紧出来,赶紧出来。啊!”松下一下子就将八尺琼曲玉给扔了出去,在地上拼命的打滚,他现在的身上是剧痛无比,奇痒无比,可是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华趴在那里确是松了口气,太好了终于有用了。

    原来就在年华发誓之前就已经将一个小东西给悄无声息的放出去了,因为这个小东西也是异种,因此不管是松下还是腾蛇根本就没有发现。

    这个小东西就是鬼铃萤,那个差点将徐制衡的父亲,徐南的爷爷给吸死的那个小东西。

    经过年华这么长时间的滋养,之前那个只能够吸食人血肉的小家伙,是更加的强大也更加的难缠了,在年华的控制下,它开始在松下的身体里是翻江倒海,为所欲为。

    虽然之前被主人年华总是喂精纯的能量,可是生性爱喝血吃肉的它可是被憋了个难受,这次终于以后机会了,当然要报餐一顿。

    松下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年华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迈步走了过去,低头去捡被松下仍在地上的八尺琼曲玉。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痛苦无比的松下,眼中竟然冒出仇视的火光,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朝着年华扔了过来。

    以为失去神器的松下在鬼铃萤的祸害下根本就没有还击的力气了,更不要说唯一的帮手腾蛇也死在自己的手下了,可是终于要拥有神器的喜悦让年华有点大意了。

    当右胸被贯穿后,年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剧烈的疼痛袭来,她才明白过来。

    本来正在不停翻滚的松下,吐出一口血,强忍着自己身体的痛苦,艰难的向八尺琼曲玉爬去,他明白只要自己碰到这个神器,自己身上的这些痛苦都会变成浮云。

    对面那个被自己用圣器给暗算了臭丫头,就彻底的输了,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对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而这个时候的年华根本就动不了了,严重的伤势是一方面,那个攻击她的东西,让她的整个身体瞬间麻痹,现在她就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一次性的武器,还是永久性的武器,带给她的副作用是短暂性的,还是永久性的。

    要知道年华的身体可是经过紫雷的淬炼,一般的武器不要说击透她的身体,就连皮肤都不一定能够穿破,即使那个时候她并没有进行防御。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个倭国人的手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干脆自尽为好。

    年华试着咬自己的舌头,最后发现就连自己的舌头都不能够动弹了。还好因为身体的麻痹就连伤口也被麻痹住了,血流的也不多,要不然这么大的伤口,光光流血都要完蛋了。

    既然这样,年华的命令鬼铃萤加快速度,拿出它最快的速度,在他整个身体内部捣乱。

    果然她发现松下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摇晃,牙齿咬着嘴唇,停下来不动了。

    年华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就在年华稍微放心的时候,一种危机感从天而降,年华感到自己右胸的血液流动开始加快,不一会儿就将整个胸膛给浸染了。

    她竟然忘记了阴阳师可不止有式神这一种攻击手段呀,符箓咒法是样样精通的,之前没有用上,不过是有更加简洁实用的手段罢了。

    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诅咒吧了,之前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的小小诅咒就可能要自己的命了。

    年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血液流失过多,而造成的眩晕感,心中暗暗骂自己,早知道就不要装什么猪了,直接一个五级符箓,早就一了百了了,不要去估计到底会不会伤到同伴,不要去估计会不会伤到龙脉,不要去估计会不会伤到地面上的人。

    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或许还能够回去亲口对某个人说一声,我爱你呢,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自己竟然从来没有说过一次这三个字,展青云那家伙心里一定十分的失望吧。

    不过或许这失望要带给他永生了,希望他在自己走后能够找个比自己更好地……

    不对,那还是让他单身吧,找个世界上哪里还能够找到第二个像自己这样强大美丽魅力十足的女人呢,一个都没有!

    展青云你一定要等着我,十八年后,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咱们还可以再一起,当然了如果你不嫌小的话,等我刚出生的时候,你就可以带走了,说不定还可以来个什么养成呢。

    年华根本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一年,两年,也可能是一秒两秒。时间流逝的长短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可是她真的还想在看一眼展青云那个小子的脸呀,好像再亲亲他,抱抱他,调戏他,他们两人刚刚订婚呀,自己还以为大学毕业后,两人就能够结婚呢。

    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孔,没想到在自己临死的时候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幻想,实在是太好了。

    眼睛一闭,年华人事不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