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苏醒
    “呃……”全身酸痛不已,年华挣扎的睁开眼睛,白色的屋顶映入眼帘。“难道阴曹地府就是这个样子,这也太现代了吧?”

    “你说呢!”一个清冷努力压制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年华转头头去,对他乐了一下:“请问你是牛头马面还是黑白无常呀?要是早知道地狱的勾魂使者这么英俊潇洒帅气逼人的话,我早就过来了。”

    展青云本来的激动混合着难过又夹渣着愤怒的复杂情绪,被她这一下子就给捅破了,就跟气泡被针扎了一下一样,吱的一声飞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手掌下的脑门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的滚烫了,提着的心稍稍放回了肚子里。

    年华因为刚刚起床而一团浆糊的脑子开始运转开来,四处望了望,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阴曹地府,看旁边的设备应该是在医院了,屋子里的设备都是超级豪华的,就算是上次那位三号首长杨首长的病房都比不上这间。

    除去床头的这些医疗设备就跟总统套房的卧室差不多少。

    最后年华的目光汇聚在展青云的脸上,这小子的伤势本来就没有太好,这一会有因为自己这脸色是更加的差了。

    “我怎么到这里了,我不是在跟松下……”

    年华的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展青云冷冽的实现给逼了回去,非常识时务的闭嘴不说话了。

    展青云冷冷的道:“你怎么不说了?不是挺英雄的么?不是将其他人都轰出去,你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个阴阳师么?”越说声音越低,越说语气越平静,可是年华分明从中间听出了隐藏在超低气压下的暴风雨,她知道自己这次是要完蛋了。

    果然说道最后,展青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掌拍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根本就没有听到什么响动,可是年华歪头一看,瞠目结舌,整个床头柜都已经变成沫沫了。

    咽了口口水,年华低着头不说话,可是却在心里想着这么能够摆脱目前这个局面,一直脾气不错的人,发起脾气来,才是最最可怕的。想来先去,最最保险的还是承认错误吧。

    “对不起,是我疏忽大意了,我以后一定会不会了!”年华十分诚恳的举起左手发誓。

    展青云凉凉的按下她的手,“发誓?那个阴阳师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说,再也不要相信你的誓言了,你说我还敢相信么?”

    年华一脸的不忿:“你怎么能够听信那个家伙的话呢,他是我们的敌人呀,是我们生死大敌,我就是骗他又能怎么样。可是你不一样呀,你可是我的爱人呀,是我一辈子的依靠。我怎么会骗你呢!更何况……”

    说着举起左手拉过展青云,抱住他的脑袋,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我爱你!”

    展青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带着把之前想过的怎么教训年华的事情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哈哈太有效果了,年华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呀,要继续努力呀。

    年华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嘴里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展青云赶紧过去查看:“年华你没事吧,是不是疼啊,你忍着点呀,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医生。”说完就要走,却被年华给拉住了。

    他一回头就对上一对含情脉脉的眼睛,“青云,你不要走好不好,你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我好害怕呀,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

    说着说着,年华倒还委屈上来了,“我刚才都以为自己到了地狱里了,以为自己死了呢。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刚刚清醒过来,你不说安慰安慰我,还骂我凶我,呜呜……”还真就悲从中来,哭了。

    展青云整个都傻在那里了,刚才不是还在撒娇么,怎么这么快就又哭了,可是之前哪里见过年华这么哭呢,展青云心里所有的气都被她给哭没了。现在心里剩下的除了后怕就是心疼。

    立刻坐在床边,拿手轻轻的擦擦年华的泪水,语气温柔的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凶你了,差一点我就失去你了,我怎么会凶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展青云平时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让他说甜言蜜语,根本就不会,只能来来回回重复着这些话。

    不过年华是分成吃他这一套的,慢慢的止住了眼泪,哽咽的提了个要求:“我要你上来陪我!”

    等展青云上了床,盖上被子后,才发现自己的竟然这么的听话,有心想要下去,可是当看到年华展颜一笑的时候,安静的侧躺在年华的身边,伸手,梳理着年华的头发。

    年华舒服的不得了,哼唧了几下后,伸出右手握住被展青云压在身下的那只手。

    不但是年华就连展青云都十分享受现在的氛围,现在的时光。

    展青云感慨道:“昨天看到你的时候,我以为我这辈子已经失去你了!”

    听到展青云提起昨天的事情,年华终于想起来这个无比重要的事情,歪着头问展青云道:“我记得我在昏迷之前的时候,仿佛看到过你,那是真的你么?”

    展青云点点头,“当我过去的时候,你一定倒在血泊里生死不知,而那个阴阳师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还能够动弹,正在爬着去够一个东西,当我到的时候差一点就到了他手里了。”

    年华恍然大悟:“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呀,对了,松下最后怎么样了,那个八尺琼曲玉到底怎么样了?”年华连连问道。

    “那个叫松下的家伙已经被我一刀两断了,不过为了防止他有奇特的功能,比如夺舍重生的,干脆补了几刀。”展青云十分镇定的道。

    其实当时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展青云说的那么简单。

    诸葛大师他们走后,直接就到了地面上,将里面的事情汇报一下后,展青云坐不住了。

    所有人都出来了,就剩下她一个,如果出了万一自己可怎么办呀。

    不过其他人的反对,直接就去了,那个入口,“反正你们已经都回来了,各位首长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了。”

    可是当他到达地铁的入口的时候,大地开始震颤,就跟将要地震一样,守在那里的人跟就不让展青云进去,他们都认识展青云,知道这位是前途光明远大,当然更加不让他进去了,“展少将里面太危险了,不少地段都已经开始坍塌了。”

    展青云听了他们的话后,那是更加的急切了,根本就顾不得其他人的阻拦,拿着刀就跑了进去。

    一路上遇过几次隧道坍塌,不过都被他一一化解了,如果遇到已经堵塞的地方,更是抡起大刀就开始掘土,本来煞气十足的魔刀最后跟铲土的锹沦为一伍了。

    当他终于冲到里面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卧在血泊中的年华,那种挖心割肉的痛楚他是不想再回忆了,想起来一次都疼痛无比。

    除了年华之外,还有那个阴阳师,虽然看起来伤势也非常的严重,可是还能够爬,当他看到展青云过来的时候,脸上的闪过一丝慌张,用劲全身的力气往前爬去,很快了,再努力一点就可以了。

    展青云当然能够看到距离这个阴阳师只有几厘米距离的那块玉石,生性严谨的他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得到这个不明的东西。

    一闪,展青云就出现了阴阳师的面前,在那个阴阳师马上就要勾到玉石的时候,弯腰捡了起来。

    松下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这么的把东西给拿走了?就差了这么一点点一点点,不甘心!好不甘心呀!

    愤怒的火焰将他的灵魂整个燃烧起来,你们竟然敢坏我的好事,那你们也不能够好过,就算是自爆灵魂,也要拖着你们一起魂飞魄散!

    不过他千算万算,不知道展青云手里的那把魔刀,一刀下去,刀身上煞气,直接就驱散了他的灵魂。

    展青云提起刀,回头看了看,已经闭上眼睛呼吸越来越微弱的年华,眼里冒出了仇恨,回头,仇视松下的尸体,举刀劈了下去。

    等展青云带着年华走后,好一段时间后,才有人敢进来,那些见惯了各种惨状的国安公安的精英们,看到松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里怎么会有一堆肉酱,就是里面怎么掺杂了不少的布料,可是细想后,脸色瞬间都苍白起来,一个个躲到一边拼了命的呕吐,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去还止不住,到最后吐出来的都是胃酸,这根本就是人肉!

    想想之前都有谁进来过,展青云成了最大的嫌疑,可是没有人会拿这件事来责怪他,他杀的是想要毁了整个华夏的鬼子,不但无过还有功。

    还有更加清楚一点的人,结合被他抱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的年华,明白展青云冲动的大部分原因还在这位身上。

    不过不管怎么的,那些见过那堆肉酱的人,再看到或者谈到展青云的时候,都是满头的冷汗还有不断蠕动的胃。

    既然松下被杀了,年华的心也就放下了,不过她想起一件事情,赶紧联系之前被他控制住的金木水火土那个组合。

    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竟然还躲在京城的某个地方,跟他们在一起的是带领他们的那个阴阳师。

    刚想开口将这个地址告诉展青云,年华闭上了嘴,她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转问另一个问题:“对了,那些丧尸怎么样了?”

    展青云从侧躺变成平躺,反正地方也够大,两只手把玩着年华的右手,“肯定还有漏网之鱼呢,不过现在天机已经完全清楚了,在奇门中人的帮助下,这些都是小事情,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不过据我的推算,差不多有个半个月也就走上正轨了。”

    其实将丧尸杀死这并不难,毕竟京城的丧尸并没有成规模,几乎都是单兵作战,而且经过电视上的经常播出对抗丧尸的方法,因此因为被攻击了,变成丧尸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而且在军事管制下,那些被咬伤,抓伤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隐藏自己。

    比较难得是怎么鉴别物品里面到底有没有那些病毒,毕竟从记录上来看,藏有病毒的不仅有那些小东西,甚至还有一些大家电,或者是棉服里面都有。

    怎么从这么多东西里找到藏有病毒的东西才是最最困难的,也是最耗费时间的。

    不过华夏什么最多,就是人了,只要有了足够的人手,什么事情都不是事儿了。

    “对了,松下有一块玉,你收起来没有呀?”年华突然想起那块神器八尺琼曲玉,那可是好东西呀,如果展青云拿来还好,要是别人给捡了去,那可就可惜了。

    听年华问了起来,展青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C”型的玉石,正是那块年华心心念念的八尺琼曲玉!

    将东西递给年华,展青云看到年华惊喜的样子,有点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呀,你看起来非常的在意呀?”

    年华拿着玉眼睛冒出了精光,“当然了这可是好东西呀。”

    为了防止有人窃听,年华干脆跟展青云传音入密,“你应该知道倭国的三神器吧!”用的是疑问句,可是却是肯定的语气。

    展青云学着年华的样子,也同样的传音入密。

    “听说过,据说是草稚剑,八尺镜,八尺琼曲玉。”展青云十分流利的将倭国三神器的名字报了出来,说完后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你的意思是……”眼睛盯着年华手里的玉石,“这块玉就是已经被判定消失了的八尺琼曲玉?”

    年华点点头,同时爆料道:“这我可是亲耳听松下说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之后有一次地动山摇的感觉。”

    展青云点点头,“那个时候我正在找你呢,差一点没有被土给掩埋了。”

    年华对他感激的一笑,她知道展青云说这话,不是在表功,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可是就是这个事实才让她更加的感动。

    如果不是展青云冒着随时被掩埋的危险,找到自己的话,现在自己跟松下的情况就要整个掉个了。

    展青云安慰的抱抱她,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就怕会碰到年华的伤处,“好了,你接续往下讲啊,我还在继续听呢。”

    年华的情绪释放的也快,马上就回归了正常,“当时松下就是用这个东西想要将本来已经逃开的龙脉吸出来,如果不是我早就偷偷放出鬼铃萤的话,就完蛋了。”说起鬼铃萤年华想起来,问道:“青云你有没有看到我那只鬼铃萤呀?”

    展青云十分无奈的伸出手臂,就见一只形状如同萤火虫一样的东西,紧紧的贴在展青云的手腕上。

    “它没有伤到你吧?”年华手指碰触鬼铃萤。

    展青云也是十分的好奇,“没有,只是附在我的手腕上,就一动不动了。”他当时也有点恐惧,当初他亲眼看到徐老爷子那副干瘪的模样,有亲眼看到这个小东西是从那个阴阳师的身体里出来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恐惧呢,可是没有想到它竟然这么的温顺。

    不过他自己事后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应该是跟自己喝年华有过肌肤之亲,之前又睡在一起,沾染上年华的味道的原因。

    年华道:“干脆就让它保护你吧,反正从它那里反馈来的信息说,现在它已经吃饱了,两个月之内是不想吃东西了,当然了干些杀人放火的事情还是挺好用的,干脆让它跟着你。我告诉你驱使它的方法。”

    说着说着,年华又睡了过去,展青云起身看着她还是苍白的脸蛋,叹了口气。

    这次年华是真的伤了元气了,可要她好好养养了。

    等到下午了,年华才重新清醒过来,一睁眼展青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三个娇俏的护士,年华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宋紫若,蒋彩勤,李温柔那三个护士姐姐么。

    本来她们三个还在小声的说话,当发现年华的眼睛睁开后,那叫一个欣喜若狂呀,纷纷走到年华跟前,脸上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

    宋紫若第一个说道:“太好了,您真是把我们给吓坏了,谢天谢地您终于好了。”说完双掌合十低头祈祷。

    其他两人也是一副激动万分的样子,李温柔满脸的感激之情:“要不是您,现在京城还不知道呀乱成什么样子呢,您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呀。”

    李温柔也是一样的话,年华也是笑着听着,等她们把话都说完了,她才问道:“你们知道展青云去了哪里么?”

    宋紫若这个还是知道的,赶紧回答道:“哦,这个我知道,好像是说魔都哪里的情况不太好,专门让展将军还有几位奇门大师过去援助。中午的时候就走了。”顿了顿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展将军走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定要好好养病,不可以随便下床。”

    年华一听就笑了,她知道这是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伤还没有全好就跑去魔都帮他,虽然觉得展青云是把自己当做小孩子哄,不过年华也是挺高兴的。

    “真是太多事了。”

    李温柔看着年华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的笑容,心里暗自嘀咕:真是口是心非呀,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挂着笑容,真是羡慕这两人的感情呀。

    在床上实在是躺的时间太长了,年华都感觉自己身上要生锈了,两个手臂一撑就要起来,可是右臂一动,右胸口就钻着疼呀,立刻就出了一头的白毛汗,没有办法只能够放弃了。

    宋紫若一看就知道年华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过去按着她完好的无损的那边,焦急的训斥道:“您可真是太大意了,您知道你这个伤口都么严重么,这才一天多,伤口刚要开始愈合。您如果起来的话,这伤口肯定马上就崩裂了。”

    年华苦笑道:“那我要是上厕所要怎么办呀,总不能在床上拉床上尿吧?”

    没想到回答她的是,三个带着护士帽的脑袋,整齐划一的上下点头。说的没有错误,这三人的确是这个意思。

    年华一下子就被这个残忍的答案给打击到了,天啊,实在是太可怕了,在病床上吃还可以,可是在病床上拉病床上尿,这也太难为情了。

    或许是看出了年华的窘迫,宋紫若笑着安慰道:“您不用太过担心,咱们的床都是特制的都有那种功能,您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非常的,相当的,绝对的别扭好不好。

    年华从来没有这么期待着自己赶紧好起来。

    看年华还是一副沮丧的样子,宋紫若,蒋彩勤还有李温柔三人对了个眼神,决定还是告辞离开吧。不过走之前宋紫若嘱咐道:“您如果有要紧是的话,就按您床头的那个按钮,马上就有人过来帮您,您可一定要记住了。”

    在得到年华的肯定后,她们三人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她们走后半天年华还是没有回复过来,想想都难为情呀,她觉得就算是跟松下那个老家伙拼命都没有现在这么头痛呀。

    拿出好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年华干脆闭目养神。

    不过她刚刚合上眼,就听门被推开的声音,睁眼一看是李温柔,手上端着一些食物。

    一听到食物的香味,年华的唾液开始急剧的分泌,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吃饭了。

    李温柔直接拿着勺子喂她饭,谁让年华伤到的右胸,她用的还是正手。

    看年华在吃饭这个问题上十分的乖巧,李温柔送了一口气,一勺菜一口饭的帮年华进食,或许是因为年华吃的是津津有味,李温柔喂的时候也十分的开心,等她再去拿勺子舀饭的时候,发现饭已经没有了……

    这也太能吃了吧,抬起头,却发现年华的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一丝不满足,李温柔给吓了一跳,这位的胃口实在是太好了。

    “不是我不让您吃了,而是您刚刚苏醒过来,肠胃空空的,不能吃太多的东西,等您稍微好一点后,我再帮您多端点过来。”说完李温柔收拾收拾就走了。

    年华看着她的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撇撇嘴,年华低声嘀咕道:“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吃都不让人家吃饱了。”

    吃完饭年华闲来无事就看着窗外的景色,她所在的这层楼应该不是在一层二层,根据窗户外面不远处的树枝来看,应该是在三层。虽然现在已经出了正月,可是还是没有从严寒中走出去,倒春寒还是非常严重的。

    看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年华干脆闭目养神,想起自己的伤口,她决定还是用自己的先天之气滋养一下吧,当时给展青云弄的效果就十分的不错。

    不过她当闭上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先天之气真是少之又少了,就跟巅峰时期的百分之一还要少一些,修为境界在一流高手还要顶尖高手之间晃荡着,如果不再采取措施要是掉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就不好了,当然了有了一次升入顶尖高手的境界,以后从一流高手到顶尖高手之间的屏障相对于别人来说是几乎没有了。

    当然了还是不要掉进去好一点,年华干脆开始自主运功,这比功法自主运转,运功速度要快的多了。

    而先天之气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增加起来,每一次流过伤处的时候,都会分出一部分滋润伤处,到最后竟然弄了收支平衡的状态,不过就算是这样年华也是喜出望外的。

    哈哈早一天恢复伤势,自己就早一天脱离苦海,实在是太好了,自己可要继续努力了。

    年华有了这个念头,干脆跟宋紫若说了一声,谢绝一切来访者。让她有时间能够安心疗伤。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到晚上的时候,伤口处已经结了伤疤,里面也长得不错,年华抬手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疼了。

    当然了晚上的时候,勉为其难的解了一次小便,当李温柔帮她端出去的时候,年华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呀,让李温柔心里暗笑不已呀。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年华内视发现伤口已经好了大半了,其他的那些细碎的伤口已经没有了,连结的痂都好了。

    小心翼翼的下了地,年华动了动右肩,如果小心一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小心翼翼的抬了抬右臂,还是痛,不过已经不是那种剧痛了,年华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了。

    病房里就有厕所,年华上了一次,真是痛快呀,她的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享受呀。

    就在这个时候推门声响了起来,有人走了进来,年华刚要开口说自己在洗手间呢,就听到外面的人尖叫起来,“啊!年将军不见了,不见了,快来人呀。年将军不见了……”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又是一串嘈杂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进来不少的人,打头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年将军不见得?”

    还有人说:“不是因为年将军破坏了倭国的计划,所以趁着将军没有办法反抗就把人给掠走了吧。”

    年华:“……”

    年华一听这两人的声音就知道是展青云的手下。

    当年华无奈的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好跟正在大叫的李温柔对了个正着,李温柔愣了一下,松了口气,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抱怨道:“您怎么下床了,您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被倭国的人趁着您手上,给怎么着了呢!”

    年华听了无奈了,“温柔姐姐的想象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是望而却步呀。”

    李温柔白了她一眼,低头看看被她给扔到地上的托盘,上面本来是饭菜来着,大米粥,煎饼,还有各种小菜都泼了一地,“我看我还是再帮您去要一份吧。”

    跟李温柔说过后,年华转头看向那些一身威武装备的中央警卫团的军人们,“我也谢谢你们了。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没有出意外,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

    这些人之前就让年华给震住了,现在更成了年华的死忠粉丝,更是对年华话是奉若神明,虽然不像就这么走了,想要跟年华多亲热亲热,可是听了年华这么说,也只能一一不舍的走了。

    看这些人走后,李温柔道:“你下次可不能这么了,我们都怕你有个意外……”

    年华也知道自己是让他们担心了,感谢道:“我知道,多谢温柔姐姐关心。”

    李温柔唉了一声,扶着她走到床前,“您还是躺着吧,您那伤换了另一个人根本早就不行了,也就您才这么短的时间,就敢下地乱跑,太不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了。”

    帮年华盖上了被,李温柔走了出去,又去帮年华端早餐。

    吃过早餐后,年华的身体已经好了一些的消息就传了出去,不少人想要过来谢谢年华,不过却被年家给挡在了外面,他们都知道年华肯定不愿意在养伤的期间,见这些不认识的外人。

    后面的人看其他人都被挡住了,干脆就往年家送东西,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一开始年老爷子还不想收,可是当看到他们脸上惶恐的样子,叹了口气,收了起来。

    这次的事情闹得人,人心惶惶的,到了那个时候,哪里会分是不是权贵呀,这场灾难里,可是不是只有平民百姓受了难,还有不少有权有势的也受到了牵连,没了不少。

    年华大好的消息传到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的耳朵里,这两位首长同时松了口气,之前年华被展青云抱着去医院的时候的样子已经被有心人给录下来了,而且医院里也有视频,两位首长都看到了当时的情景,明白年华受的伤是多么的严重,甚至医生还不确定的说,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初。

    现在听说年华已经自己能够下床了,两位首长心里十分的安慰呀。

    虽然现在形势已经明良了,不过一号首长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的出中南海,最后只能让一号夫人代表他去慰问年华。

    二号首长则是便宜行事,他直接带着一家老少去了年华那里给年华道谢。

    他老人家感叹道:“太可惜了,如果你年纪大一点,或者小一点的话该多好呀!”

    年华正在喝茶听了二号首长他老人家的话,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您这是什么意思呀?”

    其他人也看着他,二号首长不紧不慢的摸着水洋的脑袋解释道:“如果你年纪比水洋大不少的话,我就让水洋直接认你当干妈了;如果你年纪小点,跟水洋少不多的话,我看就让我们水洋以身相许得了。”

    听了这话,年华一下子就囧了!

    水洋却是红了脸,偷偷的看了看年华的表情,一把拉住二号首长的袖子大声道:“爷爷,爷爷,我不会嫌弃年姐姐年纪大,姐弟恋我也没有问题!”

    年华被水洋的话是雷的外焦里嫩呀,不要说自己已经有了展青云这个大帅哥了,就算没有她也不想摧残祖国幼苗呀,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幼苗呀。姐弟恋神马的不是我的菜呀!

    水洋的话也让水家愣了,之后是哈哈大笑,他老爸水珀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孩子呀。

    二号夫人哭笑不得的瞪了自己丈夫二号首长一眼,赶紧给她孙子解释,就怕孩子当真,“你不要听你爷爷瞎说,我告诉你,你年姐姐跟你展青云哥哥已经是未婚夫妻了,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爷爷是逗你玩的。不要相信他的话。”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呀。”水洋当然知道展青云了,之前展青云就是他的偶像,当然了现在的偶像就是年华,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偶像竟然是未婚夫妻。

    水洋纠结了一阵就放开了,拉着年华的手在那里毛推自荐,“年姐姐,要是你跟展哥哥结婚的话,我能不能当伴郎啊?”

    年华点头同意,“当然能了,不过你也要快快长高高呀,要不然到时候你可就去不了了。”

    水洋一听差点蹦起来,“太好了。”说着扑到二号夫人的怀里,“奶奶,等我回去后,一天给我准备一杯牛奶,我要多喝牛奶,快点长高。”

    二号夫人当然同意了,这孩子之前是看到牛奶就捏鼻子,现在竟然自己要求喝牛奶实在是太好了。

    而二号首长跟水珀他们虽然笑着可是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其实就算年华比水洋要大八岁,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婚对象,武林高手中七八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长相的有不少呢,更何况年华还是一流高手。

    除了年纪,年华的资产多多,家庭背景也是极好的,最重要的人强大有能力不说,还十分的谦逊,不是那种有点能力就尾巴向天的家伙。人品十分有保障。

    最后这么算一算,发现如果年华愿意等水洋几年的话,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是很可惜被展家的小子是捷足先登了,如果展青云一般般的话也还有可能,可是展青云可是一个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人才,这次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小小年纪就升了少将,前途不可限量呀,自己孙子的前途绝对没有人家的好。

    当然了现在年华也是少将,不过她这个少将其实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荣誉称号罢了,没有兵的将军,不久跟文职差不多少么。

    而展青云人家手里可是握着一直装备精良骁勇善战的军队呀,这才真正的将军呀。

    可是这也不是说其他人就敢看轻年华,或许在别人的眼里,年华更加的可怕,她除了是武功高手还是奇门大师,就连之前一直不服气的诸葛大师到最后虽然没有明着说,可是那表情也是表明对年华是心服口服了。因此诸葛大师跟周大师他们一起去魔都的时候,周大师脸上除了对年华的担心外,就是笑容呀。

    这可是周大师在诸葛大师面前第一次这么的扬眉吐气呀。

    送走二号首长一家,年华刚要休息,就有人上门了。

    这次的来人是让年华打起一百二十个精神来应付的,这两个人就是年建国同志跟沈茜同志。

    他们过来的时候眼睛都红了,看起来是哭过的样子。

    年华一看他们的眼睛就不行了,之前准备好的说辞是一个都说不出来了。她现在也是后怕不已,如果自己真的回不来的话,他们两口子怎么办呀,眼睛一酸掉下泪来。

    本来抱着兴师问罪的想法过来的年建国跟沈茜当看到年华这个样子的时候,把其他的事情都抛在脑后了,一心想的是孩子是真的受苦了。

    三口子抱在一起哭了起来,让本来还为年华担心的年夏的表情都木了。

    有没有搞错啊,自己这么一个大人站在之里就被忽略了,太不够意思了么,我还是出去转转吧。

    转身出了病房的年夏,靠在墙上,眼里的泪水哗啦啦的往外冒呀,当时他是年家第一个看到年华受伤样子的人,如果不是未来姐夫一个劲的在那里说,年华没事,年华没事。他都可能撑不住了。

    都说是双胞胎都是有心灵感应的,平时的时候他们也出现过几次,可是偏偏到了要紧的时候却是没有灵验……

    看着姐姐苍白毫无血色脸跟嘴唇,那狰狞的伤口,早就被染红的床单,就算是黑色的衣服上都能够看到血色。

    当姐姐年华被推入手术室,未来姐夫也跟进去后,年夏沾在手术室外的大门边上,旁边就是椅子,可是他根本就不敢坐下,脑袋里翻腾出无比多的之前两姐弟的一点一滴,眼泪默默的向下流着,直到姐姐被推出来后,得到手术非常顺利的消息后,他这才瘫坐在地上。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他还在瞒着家人,可是年建国也不是白给的,在京城也有不少的人脉,而且当知道年华是年建国的女儿的时候,不少人都不自觉的想要巴结他,当然将他们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们列,包括这次受伤的事情。

    这下子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年建国的脑袋差点炸掉,当他稍微镇定了点后,他不敢直接告诉沈茜,而是给年夏打电话。

    先是骂了他一段,然后这才听年夏讲述。当知道年华已经脱离危险后,这才放心。等告诉沈茜这个消息后,沈茜差点晕倒。

    两人直接跑到展中将那里寻求帮助,展中将当然不会敷衍他们了,直接派上次坐的那架直升飞机来了这里看年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