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忽闻隐秘
    激动过后,年建国跟沈茜恢复过来后,年华的“好时候”就来了。

    她低着脑袋,手指编在一起,一声都不言语。

    年建国跟沈茜在那里叽里呱啦,倒是分配的挺平均的,这个说一堆,然后休息喝口茶水。年华以为终于能够放松一下了,不行!另一个早就接上了,又是一顿的劈头盖脸。

    悄悄的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上面有某人发来的短信,偷偷的打开看了看,不由婉然失笑。

    不过当她笑出声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肯定被年建国同志还有沈茜同志听到了,战战兢兢的抬头,这两位抱着肩膀冷冷的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看这个样子,年华赶紧认错道歉:“老爸老妈你们不要这个样子么,我是怕手机的铃声骚扰到你们这才想要关机的。你们可不要误会!”

    沈茜笑了下,不过却是皮笑肉不笑,“是哦!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关机的时候,笑的这么傻瓜的,这么弱智的,这些……唉算了,我也知道我们老两口过来你是非常的不满意。”

    在年华的目瞪口呆中,沈茜又走起了悲情路线:“你说我们两口子拉扯你这么大不容易。”

    年建国在一边沉痛的点头,“不容易呀!”

    沈茜擦擦眼泪哽咽道:“你说我们两个这还没有七老八十呢,你就嫌弃我了,我们,我们干脆一头撞死算了,这样就不碍你们的眼了。”说完回身趴在年建国身上抽泣着。

    年建国拍着沈茜的肩膀哽咽道:“老婆子,就算这个不孝女不要咱们了,咱们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沈茜坚定的点头,可是这泪水是越擦越多,到最后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年华眨眨眼,蹦出一句:“老妈,医生说唾液粘到脸上会大面积生雀斑的。”

    “……”沈茜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风一样跑到洗手间。然后年华就听到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

    年华跟年建国的视线对在一起,爷俩不约而同露出傻笑。

    年建国也不跟他老婆装了,坐到年华身边,拉着她的手,感叹道:“我闺女也大了,我还记得你跟年夏刚出生的时候,就跟小红猴子一样,那个时候我也年轻,看到你们的第一眼吓了一跳。”

    “那个时候咱们家庭条件也不好,我一个月也就开那么点工资,你妈妈在家看着你们姐俩,也没有人帮着她,着急上火后奶就越来越少,没有办法,只能喂你们吃米汤。有时候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小两口就抱在一起哭。其他的不怕,就怕养不活你们两个。”

    “还好,你们两个从小到大都非常的健壮很少生病,更让我们欣慰的是,从那么丁点就知道听话,从来没有让我们操过心。就算等你们大了后,我的职位上去了,咱们家的情况变好后,你们姐俩也没有发生什么大变化。”

    “更不要提现在了,你更是我们的骄傲!可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跟你妈妈都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着,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东西活着。虽然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或许我是自私,可是我还是希望你平安喜乐一辈子,就算是平凡点也没有关系。”

    年华笑了起来,摸着年建国放在背上的手,这双手在她小的时候还是白皙润滑的,现在已经是古铜色的皮肤,筋骨坚硬强大有力,以后还会继续变化,手面上会渐渐的出现老年斑。

    可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年华都希望能够保护这双手的主人,保护一家子平安喜乐。

    年华抬头注视着年建国的眼睛,微笑,老爸其实我们的愿望都是一样的!

    沈茜洗完脸一出来,就看到这父女温情的一面,嘴角弯起一个美好的弧度。

    他们陪到年华到了天黑,她就让他们回去了,“你们还是回去看看爷爷奶奶吧,这么多天他们都受惊了。”

    不过年华当然不会让他们两人自己回去的,她现在在军队里的威望那是相当的高了,她的话不说是圣旨也差不多了。

    留下年夏跟她在这里作伴,年华让他去外面的套间睡觉,可是年夏却是以保护她为由留了下来。

    “我就睡这里的沙发就行了,姐姐你不用担心,只要有人进来我马上就知道,我要保护你。”年夏拍的胸脯啪啪响。

    不过……年华看着呼呼大睡的年夏,哭笑不得,现在就算有人闯进来,你也醒不了吧,这呼噜也太大了。

    不去管年夏,年华起身走到窗户跟前,外面是一片安静!

    自从丧尸事件爆发后,京城本来热闹丰富的夜生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算是最叛逆的年轻人在生与死之间也会做成正确的选择,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到那种繁华的样子呀。

    年华的伤势在内力跟外力的作用下好的挺快的,不过三四天伤口就好了大半,一个星期后,伤口就长出了新肉,也不妨碍她的举手的动作了。年华这才松了口气,虽然自从她能够动弹后,就已经不让其他人喂她了,左手吃也不错,可是右撇子的她还是习惯用右手。

    这一个星期里面,年华不是没有打算出去,可是都被年夏说的那个场景给吓坏了。

    “老姐你还是在这里躲躲清闲吧,要是你回家,咱们家的门槛都被踢碎了。”

    年华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在医院躲着,反正他们也进不来这里,国安局的人都在外面给自己挡着呢,虽然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他们已经被她给排到魔都帮展青云了,可是其他国安的人对于她的命令那是相当的尽心尽责呀。

    更何况除了年夏过来陪她,还把海东青给带来了。

    见了第一眼后,年华都愣住了,这还是自己的那个海东青么,怎么变了这么一个样子了,根本就没有放大版小鸡仔的模样了,初步有了老鹰的样子了,眼神锐利,尖啄利爪,身材匀称,威武雄壮。

    年华根本就不敢认了,可是当这只老鹰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泪眼汪汪后,就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那只傻鸟了。这小表情从别的鸟脸上却是看不出来。

    问年夏这是怎么回事,他也是一问三不知,问海东青呢,它却是扭扭捏捏的什么都不说。

    不过既然是往好里发展,过程到底是什么样地也就不太重要了。

    海东青这个小东西一直陪着她,不过更让年华奇怪的是,这小东西已经不吃饭菜了,做好的饭菜拿上来,它根本就不看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呀,有一天海东青竟然趁着年夏看窗户的时候飞了出去,把年夏给吓了一跳,“老姐它这是要去干什么呀?不会不会来了吧?”

    年华摇摇头后,躺回床上,闭上眼睛,精神发散出去追着海东青,心里也在祈祷,海东青千万不要飞出自己的精神范围内呀,不过让她郁闷的是,它直接就飞不见了。

    上午飞走的,下午傍晚的时候才回来,问它去干什么,这小东西的小脑袋是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年华也没有办法了,又不能强行侵入它的记忆力,再说了,孩子大了,也就有秘密了,这是免不了的。

    久而久之,年华就把这件事给放到脑后了。

    等她好了后,带着慰问的东西还有海东青,直接回了小四合院,反正她是坚决不回年家的,要是回去了,那就没有安稳的时候了。

    年夏也跟着她一起住,之前的两个保姆都没有回家,谁让她们一个是外地的,一个根本就没有家了。

    之前虽然年华没有回来,在灾难开始之初的时候,就已经叮嘱她们要好好看家。等她这次回来,家里是一点摸样都没有变,可是两人对年华年夏的态度确实更加的恭敬了。

    之前她们只以为这门是富家子弟呢,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个小主人就是了不得的人物,当然要更加的殷勤了。

    又在小四合院住了五天,这五天中,展青云是每天都打来电话,就是问她伤势如何,让她好好养伤不要惦记这里,这里一切都好。

    年华也会好奇的追问他们那里的情况。

    而展青云也不去保密而是全盘托出,反正就算他不告诉,她还有其他的通道知道情况,还不如让自己的未来老婆从自己的嘴里知道呢。

    因此年华对魔都的情况比年家展家都要清楚。

    “我们刚去的时候,魔都的情况十分的糟糕,就连军队也处在惶惶之中。不过还好我们这办过去的人,可都是精英,马上就掌握了整个魔都的情况。”

    据展青云交待,魔都竟然也隐藏着几个阴阳师,不过界别都挺低,没有一个是大师界别的,还比不上之前他们杀死的那三人,因此在同去的奇门中人的帮助下,清理的那叫一个干净。

    反正每个人都是憋足了劲,没有一个偷懒耍滑的。而展青云也带着人将那些忍者给清理干净。

    而展青云手底下的那些人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清理丧尸,清理一个地方就让那个地方的人,带着他们贵重的东西,临时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安顿。当然了什么东西能拿什么东西不能拿那是明文规定的,检查的非常详细,就怕里面混进那些隐藏着病毒的东西。

    同时也查出了一些本来就受了丧尸的攻击而受伤,却还想混进去的人。抓住一个杀一个,就算是帮忙庇护的亲人还有扯上牵连的其他人也是一个个都挨上了,惩罚力度非常的大。

    整个魔都被分成了九个区,现在已经清理完了,就是人还没有都撤离呢,撤离的还好说,没有人的话,有病毒也变不成丧尸,可是那些小区丧尸是被清理了,可是人还没有迁走,还在接二连三的爆发丧尸。

    最后告诉年华,他最少还要在魔都带上一个月,他现在已经是魔都的定海神针了,不仅魔都的书记市长一个劲的挽留,就连魔都军区的司令也是不敢放他离开了。

    要知道越是到了这个时候,犯罪率就越高,之前就有人以为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到处抢砸破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失。而且这些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好几百人。

    因为这些人的肆虐,魔都就死了不下一千人。不过现在这些人早就被镇压了,关的关杀的杀,彻底将整个局面给震住了。

    动荡的时候需要的不是口诛笔伐的文人墨客,而是铁血无情的军人,年华对展青云的做法倒是挺赞同的,不过她赞同了,不一定别人就赞同,尤其是对方的家人。

    不过展青云是丝毫不惧,“既然我敢做,就不怕他们。而且我已经站在大义上了,而且就算他们真的子大庭广众下说出来,最后受到指责的不一定是谁呢!”他说的十分的笃定。

    年华瞬间也反映过来,毕竟如果这些人进入聚集地的话,尤其是被丧尸感染的那些人进去的话,威胁的可不是展青云的生命,而是其他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的生命。那些被打死的人的家属觉得委屈,其他人更是觉得委屈。

    哦!你们是进来了,你们的家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成丧尸,到最后为之买单的还是我们,我们图什么呀。

    年华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些被感染的人的家人就不害怕他们的家人突然变成丧尸咬了他们?”

    听了年华的话,展青云也是无奈了,“或许是之前关于末世的电影,小说太多了吧,以为被咬后,有一定的可能死不了后能够觉醒异能,有的那些年纪不大胆子不小的小家伙们竟然打算让那些丧尸咬一口。你说这事……”

    年华也无奈了,怎么哪里都有这样的中二人呀,这种事做做梦还行,真当真就是智商有问题了。

    除了跟展青云联络,周大师也给她打来不止一个电话,跟展青云是一个口气,总之就是不让她过来,要好好休息。

    某一天年华醒过来,总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挠挠脑袋,想了半天,哦!她想起来了,上个月的今天不就是自己跟展青云订婚的日子么,她好像跟那个叫墨姐的人定过时间,想要了解一下武林的大会的事情,不过因为除了这么多的事情就给忘记了。

    没想到今天一起床,竟然让自己给记起来了。

    看看时间还早的很,梳洗完毕,吃过早餐,年华换了一身衣服,决定要去赴约,虽然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从墨姐那里知道什么东西了,可是一定定好的事情就要过去,再说了她也想要出去转转。

    当把这个事情告诉年夏后,年夏也是两眼冒光,抓着年华的袖子就在那里晃荡,撒娇道:“老姐,老姐,你就带我一起出去吧。那什么,你的伤刚刚好,身体还有点虚弱,外面还是有点乱,我跟你一起过去还能够保护你呢。”

    年华撤回自己的袖子,也不搭理他就径直往前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举起右手,伸出五根手指:“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她就听到年夏兴奋的喊了一声,“知道了。”就听到他往自己的屋子跑去。

    其实年华也知道年夏是憋坏了,其实本来也想带他出去,不过是逗逗他罢了。

    站在一进门口的穿衣镜面前,年华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发现就算是面对面也没有人认出自己就是那位年少将,更加的满意了。

    之前在浩劫中,年华故意将自己打扮的成熟中性一点,穿的衣服都是黑色的冷酷风,不过为了跟之前区分出来,今天的年华是穿了一身可爱系的衣服,毛绒绒的帽子,配上她粉嘟嘟的十八岁的小嫩脸,那是相当的美丽可爱。

    年夏为了配合年华的衣着,穿了一条蓝色的糖果颜色的裤子,上面上白衬衫外面罩着粉红的毛衣,然后再外面是黄色的羽绒马甲。

    年华转头愣了一下才说:“你这是……”

    年夏则是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现在不是时兴撞色么?”

    算了就这样吧,可是她还是喜欢冷色调的衣服,比如展青云的衣服就很少有暖色调的,话说他穿暖色调的也一定十分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年夏瞅着她,嘴角一撇,她这是又想起未来姐夫了吧,真是的!

    年华回过神来就看到拉着脸的年夏,知道这是生气她冷落他了,赶紧拉着他出了屋门,嘴里开始转移话题,“对了,这些天你可以找个地方练练车呀,反正只要我们满了十八岁你那辆法拉利就可以开出去了。”至于本子年华是一点都不担心,不过年华还是希望年夏能够好好的练练车,这也是为了他跟别人的安全着想。

    当年华提起他的车的时候,年夏的眼睛就开始放光,声音也提高了:“我这也是正在计划呢,我想等过一段时间局势安定下来后,找大哥,让他帮我找个教练好好的教教我,我希望能够系统的学习一下。”

    年华十分赞同他的说法。

    两人出去也没有坐车,也没有叫华年公司的司机过来,之前她已经利用了办事之余将华年公司的人都转移走了,因此现在整个京城没有暂时是没有华年的人了。

    而且现在京城还是封闭中,他们也进不来,都在等年华的消息,什么时候BOSS让进了,他们就过来。

    虽然现在已经撤销戒严了,路上出租车也没有开始营运呢,不过倒是有几辆黑出租趁着这个时候揽活,交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算等这个时候过去后再说。

    不过年华年夏是不打算坐黑出租的,反正现在公交车开始营运了,干脆就坐公交车得了。

    年华年夏上了车后,发现车上的人挺多,可是纪律却是要比之前要好得多。

    没有座位,年华跟年夏直接站了过去。

    下了车,姐弟俩一边聊天一边悠闲的往目的地走,等他们到得时候,已经十点钟了。

    进了咖啡厅的大门,年华就已经知道那为墨姐是在哪里了,不需要服务员的引到,直接倒着年夏过去了。

    本来墨姐已经等了好久了,之前人家这家咖啡厅根本就不开门,虽然不知道出了这么多事情,人家会不会来,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准备。第一个准备就是将咖啡厅买了下来,正好对方也是不想在京城干下去了,以低价转让给了她。

    这天早上咖啡馆刚刚开门,她就已经过来了。

    之前她回去后,也曾经委托家族里的人调查过年华的资料,可是根本就没有在二流高手里听到年华这个名头。可是当她正打算依靠的家族的力量报仇的时候,又传来一个消息,据说武林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华云派,里面竟然有两个超过二流高手的大高手,一个姓年,一个姓展。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之前她还在幻想怎么报仇呢,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什么报仇呀,自己还是心甘情愿的趴在地上舔人家的鞋子吧,不要说她了,就算是整个家族都得罪不起人家。

    后来又听说了,一位姓年的女少将大发神威的事情,她远远的看了一眼,认定,这不就是那位前辈么。

    等回到家里,墨姐瘫在沙发上,竟然有了丝庆幸,虽然年前辈给的惩罚让她痛楚难忍,可是也还好了,毕竟只持续了两个星期就好。既然惩罚过了,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再被惩罚的可能性就小的多了。

    而且,墨姐皱眉,如果这位年华年前辈真的是年少将的话,她可是有样东西想要交给她呀。

    就当墨姐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年前辈就到了,不过当看到年华的形象的时候,她心里的那个冷酷强大的前辈形象是碎了一地呀。

    您一个武林中数得着的大高手,不需要穿的这么少女吧。不过她当然不会当着年华的面就这么说,如果说了,那简直就是找死了。

    年华在门口的时候就把年夏给打发到一边去了,她要问的东西可是比较劲爆的,她就怕年夏吓着了。

    还没过去,人家墨姐就站起来了,就要过来迎接她,不过年华怕麻烦,就没有让她动。

    “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早就开门了。”年华一路行来也发现,现在的京城也只有大超市大商场开门了,大半的小店都还关着呢。

    墨姐十分恭敬的道:“为了恭迎您的到来,我已经将这家店给买下了。”

    年华:“……”这一定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做的。

    也不跟墨姐闲聊,年华直接奔入主题,“你知道那位杜雨黛女士怎么样了么?”

    听年华说起杜雨黛,墨姐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下,头更加的低了,“我知道,听说,听说在丧尸爆发之前已经死了!”而且听说死的是相当的凄惨,全身溃烂而死,可是就是找不到病因,最后连医院都不收治了,现在大家说起来,都说是那个时候杜雨黛就已经感染了病毒了。

    可是墨姐却是一点都不相信,杜雨黛是因为中了丧尸病毒才那样的,症状不符合不说,她更是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年华的身上,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敢多说什么,或许那个理由算是最好的理由吧。

    年华眼睛一瞥就看到墨姐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紧紧攥着,可是当自己说出:“哦,是这样啊,实在是太遗憾了。这人一去了,这恩怨也就没有了。”后,拳头松了下来。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年华就决定离开了,还是跟自己弟弟一起呆着有意思。

    就在年华要开口离开的时候,墨姐开口了:“前辈我还有一个事情要说,或许您想知道。”

    年华挑挑眉,“你说?”

    墨姐将这件事从脑子里回想了一下,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年华。

    “我有一个朋友也是一位武林中人,外号赛时迁,算是盗门中人,有一次……”

    墨姐的这位朋友“赛时迁”,跑来看墨姐,完了几天后,感觉无聊,就跑到富人区检验一下他们的防盗设备如何。

    听到这里的时候,年华扑哧一声笑了,墨姐也是有点尴尬,还好她心理素质还是挺强大的,继续往下诉说。

    “赛时迁”的本事挺大的,一般的钞票金银他根本就不削去偷,就喜欢偷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候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有的时候却是一件屁也不值的东西。

    逛了几个小区后,“赛时迁”偷到了一家看着非常富有的家里,就是摆设跟咱们京城的其他人不一样,有种倭国的风格。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突然听到有人进来后,赶紧抹掉自己的气息印迹,藏在窗户下面,本来是想走的,不过因为听到这两人的话都不是华夏语,应该是倭国语。

    “赛时迁”对小日本子也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而且看多了谍战片,兴趣之下,他干脆掏出随身携带的录音笔将两人的话给录了下来。

    不过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懂,就把这个录音笔放到她这里了,并且让她帮忙翻译过来。

    还好之前因为喜欢倭国的动画片学了点简单的倭国话,虽然说是老大难,可是看却是马马虎虎。

    不过看了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也责怪“赛时迁”给她弄来这么一个大炸弹,万一爆炸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此她就打算将这件事给埋到心底,可是当丧尸的这件事发生后,人人都说是跟倭国有关系,她也是这么认为的,更重要的是,之前她翻译出来的那个对话中就提到了丧尸的问题。

    反复想了很久,最后墨姐还是决定将这个东西交给年华,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良心上却是好受的多。

    年华听了墨姐的话,往后一靠,整个人变得不同了,气势凌然,“你说的都是真的?”

    墨姐点点头,苦笑道:“都是真的,而且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呀?”

    年华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没有问题,也没有感觉到其他违和的地方,姑且就认为是对的吧。

    伸手将这个录音笔放到口袋里,然后年华抬头看着墨姐,“如果这件事真如你所说的一样,你的功劳可不小,不过如果是你逗我玩的话,可要小心你的脑袋。”

    虽然年华是微笑着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可是墨姐却是胆战心惊,“您就放心吧,我都明白。”

    年华也不再吓她,而是要过她的手机号,并且警告道,“事关重大,希望你的嘴巴紧一点,要是露出一点的风声,我可饶不了你。”

    墨姐只有点头的份,等吧年华跟年夏送出咖啡厅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座位上,心里暗暗祈祷:“一定要有呀,我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次了。”

    年夏没有问年华跟那个女人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老姐是做大事的人,他做弟弟的不给她拖后腿就行了。

    逛了逛后,年华直接带着年夏去了国安部。

    进进出出的人看到年华后,第一反应就是傻了,第二反应就是赶紧给年华恭敬的让路,嘴里都是恭喜年局长痊愈的话。

    年夏知道自己姐姐在国安部威信不小,可是想不到这么大呀。

    年华是去找彭部长,这样带着年夏就不行了,找到他们第十九局,将人交给他们招呼后,这才去了彭部长的办公室。

    彭部长之前也去了魔都,不过前几天已经回来了,当看到年华推门进来后,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快步走到年华身边,无奈道:“我的大小姐呀,你说你伤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好好的休息,怎么又上这里来了?”

    年华装作伤心道:“既然您不欢迎我,那我还是离开吧。”作势就要往外走,却被彭部长一把拉了回来。

    “你这个孩子呀!”彭部长摇头苦笑:“就是这么的要强,之前青云就跟我说过怕你不好好休息,这不还真让他给猜中了。”

    年华挥挥手:“您就不要拿他出来说话了,我这次来是有正事的。”说着将那个录音笔拿了出来。

    彭部长的视线也转移到这个录音笔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