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伪装
    让年华惊诧的是彭部长竟然能够听得懂倭国话,这倒是省了不少的事,毕竟她并不希望现在在事情还没有太过明朗的情况下在,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就连墨姐也是一再保证不会说出去。

    彭部长刷的一声掏出一个记事本,拿起钢笔,飞快的在本子上记录着。年华站在他身后,安静的看着,初始的平静随着字数的增加开始变得晦暗起来,眼中也是闪过厉色。

    最后一个字写完后,彭部长扔了笔,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

    “碰”他一拳打在办公桌上,竟然将扑在办公桌上的玻璃一拳给打碎了,可想而知他心里的愤怒是多么的强烈。

    “畜生,畜生,都是畜生!卖国贼!”彭部长的情绪十分的激动,然后从办公桌里掏出一把枪,拎起外套,裹在一起,抱着就往外走。

    年华没想到平时冷静自持的彭部长竟然也有这么激动的时刻,不过她知道如果这么把他放走的话,于事无补呀,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打草惊蛇罢了。

    一把拉住彭部长,年华劝了几句,可是彭部长还是情绪还是十分的激动,年华没有办法,干脆伸手点了他的穴道,让他想走都走不了。

    “您还是冷静冷静吧!”

    彭部长虽然身体不能动,可是嘴却是没有影响的,脸上的表情都开始狰狞了,“年华,你现在就放我离开,要不是那家人投敌叛国,京城跟魔都怎么会死这么多人。不杀了他们,我难解心头之恨。”

    “然后呢?”年华却是变得非常的冷静,绕着彭部长转了两圈,“然后你把他们给杀了,然后去找倭国的麻烦?人家倭国不会承认的,咱们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明这件事就是人家倭国政府做的,就算是找到了证据。人家大不了就说,是反对党做的,政府是坚决不知道。你能够怎么办!”

    彭部长眼睛都红了,大声反问道:“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年华挑挑眉头,“当然不能,而且我要让他们自食恶果!”说道最后一句话,年华的身上散发出嗜人的杀气。

    彭部长差点被强大的杀气弄得内伤,还好年华还是比较有分寸的,并没有太过分。这么一吓,他倒是清醒过来了,明白自己刚才说的都是傻话了,“唉,行了,年华你还是将我放了吧。”

    两人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在沙发上落座,彭部长拿出他珍藏的极品铁观音出来招待年华。

    “你尝尝,这可是比堪比黄金的价格呀,我这里也不过几两……哎哎,你这是牛嚼牡丹呀,怎是太浪费了。”

    对年华来说,其实不管是十块钱一两的茶叶,还是十万块钱一两的茶叶,其实都差不多少,当然了,绿茶跟红茶还有黑茶她还是能够分出来的的。

    彭部长心疼不已,干脆就不给年华喝了,扔给她一瓶矿泉水,“你还是喝这个吧!”

    年华接了过来,对她来说白水比什么都好呀,解渴。

    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彭部长摇摇脑袋,享受的不得了。不过享受过后还是要回归正题,抬头凝视着年华:“年华,你到底有什么计划了没有?”

    年华摊摊手十分坦然的道:“没有!”

    彭部长:“……”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是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好不好,而且对方的翻译很有问题,人家不过是因为看动画片自学的,能够发现这些其中的这些东西已经算是不错了。您的这份翻译才让我更加的清楚了事情的严重性。”年华其实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不过这个计划还是不要随便说出来,被彭部长知道的话,就表示肯定会被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知晓,要不然自己的计划说不定会泡汤的。

    虽然彭部长对年华的话有所怀疑,不过也只是怀疑的看了她两眼,也就不再追问了,“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不过我要马上将这件事情同志首长们,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

    年华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还是您自己去吧,我还有事情呢。”

    彭部长也没有强求,他自己就走了,他知道年华为什么不去,在国安部还没有什么事情,上下左右都是自家人,对年华都是恭敬佩服,也都严格遵守国安的制度,嘴都是严严实实的,

    当彭部长就要走的时候,年华仿佛突然想起了件事情,使劲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彭部长回头看着她,“难道你已经决定要跟我一起去了?”

    年华皱皱眉头:“彭部长我突然发现你今年的桃花非常旺盛呀,不过这些桃花都是烂桃花,你可要守好本心,要不然你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地方。”

    看年华说的这么的认真,彭部长非常相信,而且年华的身份在那里放着呢,相术大师可是她的师父呀!她说的话不能是空穴来风的,一定是自己面相上显示出来的。

    “谢谢你了,我一定会好好注意的。”彭部长跟年华点头致谢。

    年华笑着送他离开,等他开门出去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彭部长竟然真的信了,一定没有怀疑自己实在是太好了。

    等彭部长出了大门口上了车,年华才徐徐的走出楼门,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回了自己家。

    等到晚上的时候,年华偷偷的出了京城,连夜赶到了距离京城最近的那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找到了金木水火土五个人,还有最后的那个阴阳师。

    一个星期后,京城已经开始回到正轨,学校已经开学了,年夏继续去上课,年华也回到自己的学校。其他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同学们老师的嘴里全都是有关那场浩劫的事情,尤其是在里面涌出的那几位英雄,打头的就是展将军跟年将军。

    他们两个都成了学生们的偶像,不过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却是一直是同学们的焦点,虽然不少人被他们给救了,可是那个时候,谁会有心情去看救自己人的模样,他们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大概的长相,还有他们手下叫他们的称号,一个是展将军一个是年将军。

    对了还有就是展将军是男的,年将军是女的!

    展青云跟年华的粉丝几乎是对半分,为了争论谁是最厉害的那个英雄,都要打起来了。

    眼睛的余光扫到又是一对好朋友却因为支持不同人而发生的冲突,程莲看向坐在她对面闷头吃饭的那个家伙,“年华难道你就不打算制止他们?”她的声音放得非常的小,就怕被其他人听到了。

    年华瞥了她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回答,继续吃饭。当她是白痴傻子呀,要是她把这件事给澄清了,事情就坏菜了,自己这个平凡而又温馨的大学生活就要完蛋了。

    “算了吧,咱们老小这叫做低调!”李碧煞有其事的道。

    屈绯红翻了个白眼,伸长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堵在她的嘴里,“都少说两句吧,大庭广众之下的,有事咱们回去说。”

    吃饭过饭,四人相携回了宿舍。

    到了宿舍就被其他三人给围上了,一个个都是眼睛冒光的看着她。

    年华被逼的坐在了椅子上,瞅着兴奋又故作神秘的小动作,哭笑不得。

    李碧“啪”的一声俯在年华的上方想要用从上往下的气势震慑住年华,“老小,年华,你现在可以高手我们了吧!我们是等的花儿都谢了!”

    程莲跟屈绯红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意思也是一样的,

    年华没有办法,只能够捡有点能够透露的东西跟她们说一说,让她们就当听故事一样。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已经让她们瞠目结舌了,她们在学校里根本就不知道外面曾经是这个样子的,虽然他们能够从网络上,电视上看到一些,可是那个时候也是对网络电视见惯最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经过层层的审核才能够上传的。因此她们以为的最最严重的情形也跟实际情况差一些呢。

    听完年华的话,其他人都默默的不说话。

    半天后,李碧先说话了,“年华,那你一定非常过的非常的……”其他的话她没有往下说,可是其他人都明白这个意思。

    当他们这些被好好的保护在学校里人看到电视上,看到网上已经被筛选过的东西时候,就已经吓得心惊胆战了,年华可是直接战斗在第一线的,而且还闯出了莫大名声,这就更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屈绯红突然大喊一声,当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后,她一把拉住年华的手道:“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小道消息说,说你受了重伤,差一点都死掉了对不对,而且还是被展将军抱着去了医院?”

    年华没有想到她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了,不过这些事情也不需要瞒着她们,遂点了点头,“没错,不过你们也不要过于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

    “对了,我还将那个微博关注了,我现在就打开给你们看。”屈绯红抓过她的平板电脑,打开那个微博。

    因为距离上次看的时间已经挺长了,那个博主已经进行了更新了,屈绯红打开一看,正好一个图片蹦了出来,画面上的图像直直的打入几个人的心里。

    上面的那个双眸紧闭,毫无血色,可是半边脸还有脖子上都是血迹,右胸已经血肉模糊的人不就是年华么。

    看三姐妹用震惊心疼的眼光看着自己,年华不由安慰道:“你们不需要这样,虽然当时是非常的危险,或许能够说,如果不是展青云及时找到我的时候,我根本就活不了,可是我却是活下来了,你们就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程莲她们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对年华还是有点羡慕嫉妒却没有恨,毕竟同样是一个年龄的人,人家成了大英雄,可是自己还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当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她们三人的心中却只剩下了敬佩还有疼惜!

    视线又转移到画面上的另外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从来都是一副刚毅冷酷的人的脸上满是恐惧担忧,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东西的人却在这个时候无比的害怕恐惧。

    “你说是展大爷救了你?真是英雄救美呀,都可以写一篇小说了。”李碧梦幻道。

    程莲纠正道:“你说的不对,应该是英雄救英雄。”

    往下拉了一下,她们看到这个微博下已经有了一万多条的回复了,最上面的一条就是,一个名字叫做“最爱展将军”的人说:既然我们展将军救了年将军,那么年将军赶紧以身相许吧。

    再往下看,都是呼吁她们两个在一起的,当然其中也会夹杂着不和谐的话语声,不过根本没有人回去搭理他们。

    屈绯红看了半天,这才好奇道:“年华,你跟展大爷订婚的事情不是有挺多人知道么,怎么没有人过来爆料你们的关系呀?”

    年华耸耸肩:“这我那里知道呀!”

    她当然不知道了,其他那些知道的人本来也有人想要将他们两人公开,可是当他们的家长看到就连当事人都没有公开的意思后,就对他们下了死命令,让他们不许透露出去,他们当然就不敢了,只能够看着不断刷新的网页运气。

    在学校安静的学了一个星期,星期六的时候,展青云回来了,年华当然要去迎接了。

    展青云下了飞机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号首长身后的年华,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这一幕让来迎接他的人看的是真真的,展中将暗道真是男大不中留呀。

    还好展青云并没有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先给站在最前面的一号首长二号首长敬礼,然后跟展中将打过招呼,这才一把拉住年华的胳膊,丢下跟着他一起过去的副团长还有几位奇门人士,一溜烟的跑了。

    年华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跟自己师父打招呼,就被拉跑了,只来得及传音入密,“师父,等会我去找你啊!”

    周大师伸着手,看着那个臭小子把自己的宝贝徒弟给拽跑了。

    “呵呵。”

    周大师回头,正好看到皮笑肉不笑的诸葛,“你什么意思?我徒弟跟我徒弟女婿好,我这个做师傅的是相当的高兴,我徒弟是了不起的人物,我徒弟女婿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你一个都没有,你这是羡慕嫉妒恨!”

    听周大师给他下了定论,诸葛大师的脸都绿了,“你拽什么拽……”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友卫大师,看他扬扬下巴,顺着看了过去,看到几位忍着笑的大领导这才想起这是在什么地方。

    转头瞪了周大师一眼,回过头来的诸葛大师已经是笑容满面了。

    由于直升飞机直接就停在了中南海,展青云拉着年华十分顺利的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

    “你拉着我来这里干什么呀,我都没有来得及跟我师父打招呼。”年华甩开他的手,嗔怪道。

    展青云直接一把抱住了她,二话不说就吻了上去,年华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双手抱住他的身体,激烈的回应。

    当两人分开的时候,一丝银丝挂在年华的嘴唇上,展青云低头用唇舌将弄干净,当然后果就是留下了更大的痕迹。

    年华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就跟小狗一样舔来舔去的展青云,“好了,差不多就行了。”

    展青云失望的抬起头来,不过还是顺从着年华的意思,不过拉着的手却是怎么都不松开。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直接拉着年华去了还给他们留着的房间。

    一路上碰到不少的巡逻的人,这些人都是中央警卫团的人,展青云是他们的团长,他们当然认识,而年华他们也是相当的熟悉了,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看到他们拉着手过来,看到的人都是会心的一笑,如果不是因为身有任务早就上来调侃调侃他们了,不过现在还是算了吧,这样上去最大的结果或许就是被团长罚跑圈。

    展青云目不斜视,就跟看不到这些人一样,年华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当遇到好几拨之后,那是相当的坦荡荡的了,甚至还回手握住展青云的手。

    感受到了年华的改变,展青云的嘴角弧度更加的大了,握着年华的手也更加的用力。

    回到了房间又是一个深吻,吻着吻着两人不知不觉中就滚到了床上……

    等到年华清醒的时候,两人早就已经大战三百回合了,床上是一片狼藉,床单被子被揉成一团,上面还有可疑的凝固的液体。屋子里的空气里也漫布着一股说不上好闻还是不好闻的麝香的味道。

    慵懒的根本就不想起身,年华踹了展青云一脚,“你去把窗户打开!”

    展青云的呼吸还是不稳,当年华踢他的时候,伸手捞住,顺着修长笔直润滑的美腿向上看去,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肾上腺激素也开始急剧分泌,下身的小青云直接蹦了起来,对年华竖了白旗。

    “去呀……啊,混蛋!呃,呃,啊~”一开始的叫骂变成了呻吟……

    等到年华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低头看看横在自己的胸口的胳膊,年华嘟嘟嘴,一把把他推到一边。

    展青云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本来是侧着身子的,被她一推,顺势倒在一边,然后伸手将年华搂住,然后一用力正好坐在他的身上。

    感受着那个又在蠢蠢欲动的东西,年华这次是毫不客气,亮出了爪子。展青云没有办法只能够灰溜溜的去洗澡。

    年华等展青云走后,低头看看狼藉的床上,叹了口气,捂着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如果打扫卫生的人看到这副场面的会有什么联想。

    下床捡起自己的东西,年华刚哟打算穿上,就感到自己身上非常的粘腻。腾地一下子,年华的脸就红了,赶紧将那些东西给逼了出来,回头看到展青云的白衬衫,恶从胆边升,直接拿起来就来擦,也不去管人家还会不会用。

    擦干净之后,年华穿上自己的衣服,隐身逃跑了。

    展青云拉开浴室的门,看到门被凭空的打开,然后又关上,可是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知道是年华隐身出去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展青云是一副餐足的摸样,心情好极了。等他被叫去开会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在抑制不住的。

    不过当后到的年华瞪了他一眼后,这才不再笑了。

    年华松了口气,这些人中可是有自己的师父,要是被师父看出什么来,多不少意思呀。

    不过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她师父早就从他们的面相上看到了一切,不过他只是叹了口气,却是没有阻止。

    这个会议主要就是为了讨论怎么对付倭国,大家是各抒己见,有的说干脆扔过去几个原子弹氢气弹的,将整个倭国给炸碎沉入海底;还有人说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有的人则是主张和平解决。

    各种意见太多的结果就是等下次再继续仪。

    会议结束,年华也不等展青云找她,就凑到自己师父周大师跟前,“师父,您昨天休息的怎么样呀?”

    周大师叹息道:“昨天我回来,我徒弟竟然都不过来看我,伤心的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觉呀,还是你田师叔给了我几片安眠药,我这才睡着了。”

    年华:“……”师父你如果想要勾起你徒弟的不忍心,能不能换一个理由啊,您可是沾枕头就睡的典范呀。

    说笑之后,年华跟着周大师回了他们的住处。周大师在年华的追问下,将在魔都发生的事情有给年华说了一遍,虽然之前展青云给年华说过一遍,可是因为两人站得角度不同,看到的东西也是截然不同的。

    跟周大师告辞后,年华又去找展青云,在他的房间待了半天,这才离开,随后展青云也开门出来,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当天的晚上,两个染着一头黄发的青年男子在美国某机场出来,在他们出来的一瞬间,就听到里面传来大喊声,“天啊,怎么停电了。”不多时来电了,“天啊,这几天的数据都没有了。”

    在游山玩水后的三天后,两人个一头黑发的男子乘坐去东都的飞机。

    一天一夜后,他们两个出现在东都国际飞机场,截住一辆出租车。

    这两个人的倭国语言十分的糟糕,跟不会差不多,没有办法,只能够说英语,还好这个出租车司机的英语也还过得去。

    当听了他们两个的话后,出租车司机了然的道:“你们是不是从小就生活在美国,从来没有回来过倭国呀?”

    年长的那个点点头:“你所得没错,因为我们对爸爸妈妈嘴里的家乡十分的好奇,因为我跟我弟弟两人就过来打算好好的感受下这个美好的地方。”

    出租车司机把他们放到了银河酒店的门口,两人十分顺利的订到一间房间,然后用带着美国口音的英语道:“我希望在我们两个叫之前,不许其他任何人进入我们的房间,包括保洁人员。”

    服务台的小姐点点头,“好的!您就放心吧。”说完还对他们两人抛了个媚眼,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帅,而且都是纯天然的帅哥,太养眼了,真想跟他们发生点事情呀。不过就算心里怎么意淫,脸上却还是带着温柔的笑容。

    这两个帅气的年轻男子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他们的房间,请他们进去后,就直接离开了。

    年少的人只是在那里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笃定的道:“放心吧,这里没有监控摄像头,也没有录音设备。”

    年长的人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下来,然后才恢复了原来的声音,“年华,你打算怎么办?”

    年轻一些的男人,撕掉鼻子下的小绒绒的汗毛,露出光滑幼嫩的肌肤,之所以贴上那些,这也是为了更加好的扮演一个男性的角色,当她一说话的时候,就知道这是谁了。

    “不用着急,咱们好不容易来这么一次倭国,还是先玩两天,然后再开始咱们的行动。”

    展青云虽然有点不解,不过还是赞同了年华的说辞。

    “就是不知道那两个家伙们能不能扮好我们呀?”年华托着自己的下巴,一副深思的模样。

    展青云想起年华的安排,也不由为某两个人祈祷,你们放心吧,等我们回去后,我们一定给你们买特产。

    不过才惭愧了一会儿,两人的肚子都饿了,年华也将小毛胡子黏上去,然后跟着展青云两人出去吃东西。

    而远在京城的一个地方,却是上演了惊魂记呀。

    几天前,年华叫着年夏过来吃饭,展青云叫着他弟弟也过来吃饭,年夏还有展青峰也就是点头之交,不过现在一顿饭下来。两人倒是觉得对方听有意思的,是个深交的人。

    当天晚上他们两个被自己的姐姐或者是哥哥给灌得有点大了,最后都倒在了桌子上。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不就是喝醉了罢了,可是当他们第二天清醒过来后,却是一切都变了。

    年夏看着躺在他身边的“姐夫”愣住了,这个时候,展青峰也醒了,他更是吓坏了,毕竟年夏跟展青云是同性,可是展青峰跟年华却是嫂子跟小叔子,你说大早上他们两人竟然在同一张床上,你说会不会有人误会。

    “嫂子你听我说,刚才我哥肯定在这里看着咱们两个,我真的跟你没有……”展青峰说不下去了,当看到年夏一腿腿毛的时候,就算自己嫂子怎么超凡脱俗不走寻常路,可是这腿毛却还是没有的。

    对方到底是谁呀?

    而这时候对面的“年华”也傻了,因为刚才这个人的说话声,根本就是昨天刚刚熟悉并且心心相惜的亲亲姐夫的弟弟,展青峰么!

    两人猜中了事实的真相,不由冲向洗手间。当洗手间的镜子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的时候,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两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被弄成了自己姐姐或者是哥哥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夏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刚想要抹掉自己的妆容,想到昨天醉酒的时候,自己老姐好像隐约提到过一些。赶紧进了屋子,从桌子上找到一张纸。

    展青峰也站过来跟他一起看,当看完后,两人是对傻眼了,就算是从来清冷的展青峰也一样,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了。

    有没有搞错呀,让他们在半个月内分别扮演年华跟展青云,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当看到这是事关整个华夏百姓的时候,他们两个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年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继续想下看去,上面写着:你们的脸上的妆容最长只能够维持半个月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真正”的年夏还有展青峰请了假打算去好好的游历一番。也就是说造成他们两个出去旅游,可是年华还有展青云在京城周边的某个城市里隐居起来的假象。

    也就是说让年夏扮成年华,让展青峰扮成展青云,混淆别人的视线,让其他人都以为他们两个打算在这里度过一段浪漫的二人世界。而他们的任务就是偶尔出去,让“年华”还有“展青云”这两个人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主要是让监控器记录下他们的身影。

    当看到最后的时候,年夏差一点都哭了,展青峰人家扮演的是他老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自己却扮演的是老姐年华呀,虽然老姐平时也是个真汉子,可是毕竟举止动作身材曲线还是个纯女人,当然了这不包括她有时也会故意穿男装。

    可是这里的任务明显就是让“年华”以女人的十分示人呀,“天呀,你这是玩我呀!”年夏是欲哭无泪呀。

    看着年夏这个样子本来还挺郁闷的展青峰瞬间就平衡了,十分淡定的拿起桌子上那个肉色的片片的东西,贴在他的下巴上,再开口的时候,根本就是展青云的声音了。

    年夏那里也有这么一个,能够将他的声音转化成年华的声音,不过看年夏的样子,想要带上是需要勇气的。

    年华跟展青云吃过晚饭,在路上溜达,年华想起了年夏跟展青云,传音入密道:也不知道年夏跟青峰,扮演我们有没有出差错?

    展青云想起在透露出来之前,年华给他们脸上动的手脚,尤其是年夏,活脱脱的成了个大姑娘,他就深深的可怜这两个人呀,等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安慰安慰他们。

    “你放心吧,他们分的清楚轻重的,而且咱们不是已经把他们弄到偏僻的地方去了么。只要他们小心,没有问题。”展青云是十分相信年夏跟展青峰的。

    而且这也算是一个锻炼了,而且他们并不是就把他们给扔在那里,就不去管他们的安全问题了,他们在暗处也布置了可靠的人。年华专门请来两位奇门大师过来保护他们。

    听了展青云的话,年华也就将心放下了,转而开始发散出精神力,探察这里的情况。

    因为东都的夜生活是相当的丰富,不少倭国人的作息时间都颠倒了,有的时候夜间比日间更加的热闹。

    年华跟展青云他们走到了一条特别繁华的街区,到处转着看着,引起了不少女人或者是男人的注意,谁让他们两人现在的样子还有装扮是相当的吸引人呢。

    倭国的少女都十分的开放,遇到了不止一两个过来搭讪的,年华算了下,从酒店出来后,展青云的行情是十六个,而自己也不差也能够达到十三个。而且搭讪她的素质比搭讪展青云的还要高一些,这样年华是默默窃喜呀。不过总体来说,这些女生的长相还有身材都是相当的好的。

    展青云不了解年华的小心眼,不过对于这些就跟虱子一样讨厌的女人是相当的厌烦。

    或许是看他们总是拒绝女生,女生们是偃旗息鼓了,这次换成了男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涨势的展青云第一反应就是傻眼,不过不愧是展青云,瞬间反应过来,一把拉过在一边偷笑的年华,上去就是一个火辣辣的湿吻。

    年华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表现的十分的投入,两人吻的是欲死欲仙的。那个过来搭讪的男孩,切了一声,十分干脆的转身离开,不过走到时候回头看的那一眼是充满了不甘心。

    当年华跟展青云分开后,围观的人爆发除了热烈的掌声。

    展青云赶紧拉着年华逃走了,简直就是落荒而逃。

    正好晚上吃的东西有点少的年华饿了,他们两个看附近有一家烤肉店,决定平常一下他们的烤肉,看跟华夏的有什么区别,同时也让展青云放松心情。

    这里的烤肉都是自主的,就是自己烤自己吃,说起烤肉,展青云绝对是能人,烤出来的肉是外焦里嫩。

    将烤好的肉都放到年华的盘子里,她吃的那个叫不亦乐乎,不过她自己吃嗨了,也不忘大功臣还没有吃呢,“你赶紧的吧,你也吃一块呀,不要让我一个人吃。”

    展青云“哦”了一声,不过还是将烤好的肉放到年华那里。

    年华眨眨眼,“难道你还在为刚才碰到那件事头痛?你不要放在心里,在倭国,男男也是非常正常的。咱们不要大惊小怪的。”

    展青云点点头,终于给自己了一块,可是心里却是暗道:当初自己也将你当成了男孩了,还曾经给自己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想到这个时候,真是幼稚的可笑啊。

    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整天整夜的纠结,一边是挣扎认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喜欢上年大少了,一边却是无比思念年大少。现在想想,真是太有意思了。

    那个时候他对男男之间也有了新的认识,对于有男人想要泡他的这件事,展青云根本就没有年华想想中的那么反应大。

    不够这个冷静淡定的面具在被年华拉着进了一个奇怪的漫画屋后,彻底的破裂了。

    年华你买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呀,随便翻开一看都是两个男人纠缠的画面,而且画的是相当的清楚,到底怎么做都画的是一清二楚的,这样展青云这个大男人都脸红。

    至于同在这个漫画屋选漫画的那些女孩子们或惊喜或兴奋的表情,还有炙热的目光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到最后在展青云的催促下,年华最后只选了一套四本漫画书,打算拿回去看。

    展青云无奈的看着年华抱着书轻快的走在前面。

    到了晚上的时候!

    展青云看电视,年华在看漫画!

    展青云看电脑,年华在看漫画!

    展青云去洗澡,年华在看漫画!

    当展青云出来,要睡觉的时候,她竟然还在看!

    “好晚了,你赶紧去洗澡吧,明天我们的任务更加的艰巨了。”展青云虽然只穿了浴袍,可是那脸上的严肃的表情,还是瞬间将年华拉到现实世界里来,看看时间,“哎呀,都现在了,那我赶紧的吧。你先睡吧。”

    看年华进了浴室,展青云拿起床上的书就想给扔出去,可是当不经意中看到某一页的时候,却是改变了想法,两眼放光的看着这书。

    反正里面的其中的一个男主人公都是相当的阴柔,看成是女扮男装也不是不可能,忽略掉他身上的某个部位,其他的姿势什么的东西,正好是他所欠缺的,看着看着,里面的那个阴柔的主角的脸还有身体都变成了年华的样子,而另一个人变成了自己的样子,瞬间小青云不听话的做了一下伸展运动。

    不过展青云还是能够忍的住,他已经完全将这个耽美漫画看成了他的教材,认真的研读,里面大多数的姿势是他根本就闻所未闻的,就算是最最困难的动作,以他跟年华的身体素质那也是小菜一碟呀,要是……眼睛看向哗啦啦作响的浴室,嘴角露出笑容吗,怎么看怎么奸诈。正在这个时候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展青云飞快的将书扔到一边,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