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罪魁祸首
    一天年华都十分的不顺心,之前两人十分的和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某人突然的变了一个人,让她根本招架不住,最后节节败退,他从哪里学来这么多的花招呀!

    被年华狠狠瞪着的展青云当然不会说,自己之所以懂得这么多的新鲜动作都是因为她买来的那几本漫画书,而且上面的姿势多样,昨天他根本就没有用完,那么今天……

    或许是展青云的眼神实在的露骨,年华警惕的瞪着他:“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今天晚上咱们就要开始行动了,你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失望的不得了,展青云眉心紧蹙:“不是说明天再行动么?”

    年华瞥了他一眼:“是明天呀,过了二十四点不就是明天了么?”

    看年华是已经决定好了,还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他也只能随着她的话了。不过展青云已经决定了等到事情结束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呵呵……

    年华正好转过头去,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要不然白了他一眼都是轻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几个月之内不让他沾身,要是这样的话,展青云可就悲哀了。

    这天主要是踩点,正好碰到一队美国过来旅游的旅游团,不过是给了导游点钱,他们就插入了他们的队伍。

    两人都是那种五官非常立体的人,而且易容的时候故意往混血儿那方便使劲,在那些外国人看来也是相当相当出色非常非常俊美的人物,十分迅速的融入了进去,尤其是展青云很快跟他们打成一片。

    这样的交际技能让年华都大吃一惊,展青云这人平时不止是对着陌生人,就是熟悉的人也不爱说话,唯一的例外就是自己,在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话不少。

    可是眼前的这些人都是陌生人呀,还是陌生的外国人,这么快就打成一片,实在是太厉害了,尤其可见他可不是那种不善言谈而沉默寡言的人,而是真真正正严肃冷峻不爱说话。

    想起展青云曾经跟她说过的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做过发型师,在饭店干过,真的不是骗自己的呀。

    正好省事了,年华就跟小跟班一样跟在展青云的身后,间或对大家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让旅游团里的大妈阿姨大姐们眼睛都红了,一个个都围在她身边。

    年华都郁闷死了,早知道就不走这个可爱路线了,不过想起她跟展青云的身份现在可是兄弟俩呀,干脆躲在了展青云的身后,让他对付这些外国大妈们。

    “呵呵”展青云轻笑出声,突然觉得自己的腰部一疼,就知道年华是不耐烦了,为了让自己的可怜的肉少被转两圈,只能劝道:“不好意思,我这个弟弟生性腼腆,不太喜欢跟人交流,我这次出来带着他就是为了能够让他活泼一点,不过什么都要循序渐进呀!”

    展青云的话一出,那些外国大妈阿姨大姐们只能遗憾的放过年华,不过又将矛头对准了展青云,一个劲的夸他是个好哥哥,对自己的弟弟这么这么的好,云云!

    看着展青云是照单全收,年华不由鄙视他,不过心里却是放松了不少。放松下来的年华,开始默默的记录路况。

    早就打听好了,旅游团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皇宫,年华更是利用精神力的穿透力,将附近的那些警察局,还有那些自卫队的驻扎地都探寻出来,等到了那个时候,可是顺便将那些自卫队,呵呵,警察局就算了,还是给他们留一点吧。

    逛完了这个地方,其实主要是买完东西,上了大巴车,就开始向皇宫前进。

    等到了地方,年华跟展青云跟着大队人马下去,虽然还是在跟他们聊天,可是注意力完全不放在他们身上。

    年华将精神力延伸出去,非常的顺利,可是当到达宫门的时候却是被东西给挡住了。

    睁开眼睛,望了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现,再用精神力,只是不能进去,可是是被什么挡住的却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再结合之前听说的最后一个神器的事情就知道了,这是被供奉在皇宫的最后一个神器八尺镜的缘故。

    年华这是第一次真正的直面神器的威力,的确不容小窥呀,不要办呀!

    跟展青云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有数了。

    因为今天不是皇宫开放的日子,所以年华他们跟根本就没有进去,只是跟着在外面转了一圈。

    跟旅游团的人道别的时候,好收获了不少好玩的小东西纪念品,竟然还有一个金发帅哥给年华了一个小东西,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呀。

    年华将那个包装精致的东西拿回去,等回到酒店的时候,打开一看竟然是一盒超薄的橘子口味的TT。

    年华都囧了,之后又觉得好玩,反过来看到盒子的背面写着一串数字,她刚要反过来认真看,东西就被抢走了。

    抬头一看,就见展青云的脸都青了,头上都要冒火了,握着盒子的手不断的用力,最后竟然冒出了一股青烟,张开手掌,东西已经变成了灰灰了。

    年华:“……”

    “你这醋吃的也太大了吧……”年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上了嘴。

    当年华被松开的时候,都郁闷了,之前还好的多,自从两人订了婚哟了肌肤之前后,展青云的醋劲是相当的大了,没影的醋都吃的这么的多,真是的。

    看他还要缠上来,年华这次是不惯着他了,展青云也得逞不了。

    瞧着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年华怕他又去走外道,上次域外天魔的事情就让她后怕,赶紧正色说起了正事:“好了,好了,咱们今天晚上的计划还要不要进行,如果进行的话,还要好好计划一下。”

    一说起正事,展青云就把醋瓶子给忘了,从包里掏出纸笔,坐在沙发上开始写写画画,年华凑过去一看,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看不懂,可是看到后面的时候有点明白了,这是地图呀。

    年华安静的看着,就见展青云迅速的画出从他们所处的酒店直达皇宫最最方便的路线,其实年华想跟他说,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一个隐身就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可是看着展青云画地图,也是一种享受,手臂撑在膝盖上,歪着头看着展青云的如刀削般的俊颜,认真的表情,实在是帅呆了。

    不愧是我的男人呀,不对,年华这可不是你犯花痴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事情等着你呢。

    想到这里,年华也开始抛开杂念,开始细想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破了皇宫上的拿到屏障。

    八尺镜可是神器呀,自己手里可是没有与之想比的东西,诶!不对,自己好像有件神器呀,八尺琼曲玉不也是神器么,不过……

    年华掏出一个小玉盒上面雕刻着玄妙的符箓,小玉盒里的就是那个神器八尺琼曲玉,而之所以在小玉盒上刻上符箓就是为了,防止这块东西被倭国的阴阳师感应到,毕竟这可是倭国的神器。

    毕竟年华也不知道倭国有没有感应神器的办法,还是保险一点吧。不过现在摆在年华眼前的头一件事就是要破了另一个神器八尺镜,可是想要破开八尺镜就需要从八尺琼曲玉上入手。

    小心翼翼的将打开玉盒,将八尺琼曲玉拿出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年华还是让自己的精神力包裹住它。

    等了一会儿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她这才放下心来,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不管是精神力还是内力都用过了,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最后干脆用出了先天之气。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年华的带着先天之气的手指碰到八尺琼曲玉的时候,瞬间一股碧绿色的能量从上面冒了出来,年华的手一抖,将八尺琼曲玉扔了出去,可是已经晚了,那股碧绿色的能量瞬间进入了年华的身体。

    就连展青云都被她吓了一跳,刚才他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只听到当的一声,回头却发现年华一脸的不知所措。

    “怎么了?”展青云担心的问道。

    年华根本没有时间去回答展青云的问题,而且脸上竟露出了一抹惊喜的微笑,闭上眼睛,内视,惊奇的发现上次的受了重伤后楼下的一点暗伤竟然全部好了,就算是内力也跟被清洗了,凝练了不少,本来年华顶尖高手初级的境界,马上就要突破到中级了,真是太神奇了。

    年华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把它给扔到一边了,赶紧寻找,想起刚才自己用的力气,她那叫一个后悔呀。

    突然两根手指捏着它送到了她的眼前,“你是再找这个吧。”

    年华点点头,赶紧拿了过来,高兴的把玩着,抬头对递给她的展青云道:“青云,我终于知道了一点八尺琼曲玉的到底怎么用了。”

    展青云愣了一下,“怎么用?”

    年华翻开他的手掌,将八尺琼曲玉放在他的手心,然后又拿起他的另一根手指,放在上面,抬头叮嘱道:“一会儿你就将先天之气输入一点,然后奇迹就会发现。”

    展青云对年华是非常的信任的,年华怎么让他做,他就照做了,将先天之气凝聚在指尖,点在八尺琼曲玉上,一道碧绿的光芒闪过,他也差点把八尺琼曲玉给扔出去,还好相当刚才年华的话,这才把持住了。

    “什么意思?”展青云抬头注视着年华。

    年华提醒道:“你现在可以看看你的身体!”

    展青云在年华的提醒下闭上眼睛,内视他的体内,一看大吃一惊,当初域外天魔在他体内肆虐过,虽然最后将域外天魔打败了,可是还是留下了一些隐患,不过这些东西,展青云是没有告诉年华,就是怕她担心,可是现在竟然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身体……”展青云震惊的道:“难道这就是那个八尺琼曲玉发出的那个碧绿光芒的缘故?”

    年华点点头,笑着道:“好像是的,嘿嘿有了这个,咱们两个就跟开了作弊器一样呀。”

    展青云仔细看着八尺琼曲玉,翻过来转过去,“我认为如果仅仅凭这一个功能的话,它可不能别称之为神器,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功能。”

    年华也承认,不过想要找到八尺琼曲玉的实用方法,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找到的。

    展青云也是皱着眉头,这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这可是神器呀。

    两人相对无语,年华想了一会儿,打算不想想了,“行了咱们现在不要想这么多了,咱们现在的任务是想怎么进入皇宫。”

    展青云回头看着她,眼中有着非常明显的鄙视,“你竟然在纠结这个?”

    年华不服气的道,“当然了,我的精神力根本就不能够穿透进去。那你说要怎么进去?”

    “当然是走进去!”展青云说的十分的干脆。

    年华:“……”她一下子就卡壳了,走,走进去?当然能够走进去了,要不然皇宫里的人怎么能够进出!

    展青云皱眉道:“年华,你还是不要太过于依靠你的精神力,毕竟精神力不是万能的。”

    展青云的话就跟一根重锤一样,打醒了年华,她好像的确是非常依赖精神力了,如果不是太过的依赖,她也不会到了现在竟然把最最基础的办法给忘掉了。

    走进去,多么直观简单的方法,可是却被年华给忘记了,她真的要好好想想了。

    看到年华陷入深思,展青云松了口气,他就是害怕年华会太过的依赖精神力,如果万一再遇到不能够用精神力解决的事情后,会将最最基础的东西忘掉了。

    过了好久,年华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笑容,一把抱住了展青云,搂住他的腰,喃喃道:“谢谢你的提醒,我的确是太过依赖精神力了。”

    当然了不过多的使用精神力并不是一次都不用了,年华当然分的清楚了。

    两人坐在一起商量要怎么办,年华将这个问题交给专人来办,展青云可是这方面的精英,不交给他交给谁呀。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来声东击西吧。”展青云很快改变了计划,“咱们不是打算出了皇宫在去收拾自卫队么,这次调换一下顺序,咱们分头行动,先将那几个自卫队的驻扎地还有一些比较大型的警察局造成骚乱,越大越好,然后咱们再去倭国议会大楼,将议会大楼还有政府大楼给烧了。”

    年华拍拍胸脯:“这些就交给我了,放火我是内行。”

    展青云继续道:“于此同时我去将东都的电力设施通讯系统给弄瘫痪,最起码也要保证这个晚上不会被修通。”

    年华担心道:“那你可要小心一点。”这些东西都不是她熟悉的,可是她没有想到过展青云竟然也会弄,不由感叹自己竟然找了一个全才。

    看出年华眼里的佩服,展青云摸了摸鼻子,他不会告诉年华,他心里是非常的开心的。

    展青云稳定了下情绪,然后咳嗽两声继续道:“等到了那个时候,整个东都差不多就要陷入慌乱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就在皇宫那里集合……”

    年华边听边点头,果然专业的东西交给专业的人才是非常正确的,呵呵。

    弄好计划后,两人又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收拾准备了一番,打算出发。

    这次当然也不会走门,两人直接走窗户,不管怎么样,“隐身符”是一定要用的,年华也给展青云用上了“透视符”,主要就是为了能够看到自己。不过那幽深的眸子显示出他看到的可不光光是年华的外表,衣服里面也是一览无遗的。

    “行了,咱们下去吧。”准备好后,年华刚要往下跳,却被展青云给拦住了,回头问道:“怎么了?”

    展青云皱眉道:“你以前是不是也用过这个”透视符“?”

    年华点点头,“当然了,我之前赌石就是用的这个呀,怎么了?”反正现在也不想要瞒着他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些最最要紧的事情,就算是最最亲近的人也不会说的,比如重生什么的。

    看年华说的这么坦然,展青云纠结了半天还是问道:“那你会不会看到其他人的裸体呀?”

    年华眨眨眼,终于明白这家伙竟然又吃醋了,她是哭笑不得,“青云,展大少,拜托了好不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事情,有没有搞错呀。”

    瞧着展青云是一副必须要自己说的样子,年华只能够道:“你就放心吧,我不回去看其他人的裸体的,我还怕长针眼呢。”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展青云还是放下了心,就算年华为了安慰自己没有说实话又怎么样,什么男人的躯体能够比的上自己呀。

    看那展青云的脸色终于好了过来,年华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太不少伺候了,这醋劲太大了。

    翻过这一片,展青云跟年华出了窗户,展青云回身将窗户关好,然后两人双双跳了下去,在空中拉着手,享受着极限的刺激。

    这两位当然不会让自己摔死的,平安的落地,两人瞅准自己的方向,各奔东西。

    年华也不去管展青云了,按照他们的计划开始了破坏,自卫队的基地大多在东都的外面,城市里很少,就算是有也只分布在皇宫还有议会大厦的周围,十分的好找。

    年华没有客气上去就第一个目标给点着了,年华的四级“烈火符”可是一个好东西呀,如果只要是它碰到的东西都会被点燃,而且蔓延的相当的迅速,当然了如果有大量的水也是能够扑灭的。可是这火焰有年华的控制等到其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年华不做不休,反正在她养伤的时候,画了不少这个东西,当然了如果让卫大师看到的时候,肯定会捶胸顿足的骂年华败家子呀。

    不过十分钟,年华就将五座自卫队的基地给点着了,不过为混淆视线,年华干脆又盯上了几座最著名的购物中心,去了又是一把火。

    然后又是各大银行,最后去了议会大楼,还有首相他们办公的地方全部给烧着了。

    几乎全东都的人都被震惊了,消防车的警笛到处响着,可是因为着火的地方太多了,根本就不知道要先去哪里好了。

    从高处眺望,就能够看到前面冲天的火苗肆虐着,显得胆小的人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这个时候,头上灯光突然的消失了,屋子里陷入了一片的寂静,难道是火灾将电缆给烧着了,人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的,既然这样也就不太害怕了。

    就算是今天着火的地方太过顾不上修理,明天后天的也一定会通的,可是就在他们打算给亲戚朋友打电话,讨论今天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才发现,手机竟然也不能用了,信号全部都是无!

    难道是手机的问题,再去换座机,没有电,座机当然也没有用了。有手提电脑,平板电脑有点的,赶紧上网,却发现,网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断了。

    东都的所有人都处在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的世界里,靠近郊区的人还好一点,他们能够跑出去,可是在市中心地方的人则是跑都没有地方跑。

    道路已经被过往的车辆给堵死了,就连消防车,救护车,警车都过不去了。谁让道路上的红绿灯早就灭掉了!

    站在高处的年华,不由吱吱嘬嘬牙花子,真是太太……爽了,虽然这里面的大多数人都是无辜的,可是华夏的那么多人,也是何其无辜!

    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愣了,冷哼一声,年华往皇宫的方向跑去。

    等到了时候,展青云已经再等待她了,见了面还没有说话,就见一辆轿车驶了进来,年华展青云互相点点头,同时跃了上去。

    车里的人皱皱眉头,旁边的人马上就看到了,“木子公主,您怎么了?”

    木子公主掐了掐自己的额头,摆摆手,“或许是我这几天有点累着了。”

    年华则是挑挑眉,这个叫什么木子的公主还是第六感还是挺敏感的么,是一个阴阳师的好料子,不过看她身上虽然有阴阳师的气息,可是那明显不是她自己的,这说明跟她十分亲密的人是一个阴阳师。

    如果只是熟悉的人话,气息不会沾染的如此浓烈。年华猜测,这位公主说不定嫁了一位阴阳师。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个人说话了:“木子公主殿下您不要担心,松下驸马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松下?还驸马?年华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

    抬头正好跟展青云对上,耳朵里也传来展青云的声音:“看起来这位公主还不知道松下死亡的消息,就是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原因?”

    年华的眼睛眯了眯,“知不知道无所谓,反正她都要死!”

    展青云摇摇头,“我是说如果知道的话,那这位木子公主在倭国的地位一定相当的高,咱说不定能够从她的身上找到突破点。”

    “呵呵,原来是这样呀。”年华讪笑道,“我其实也是这样想的。”

    你说这话不心虚呀,展青云摇摇头,叹了口气,也不再搭理她,而是继续听下面的两人的谈话。

    “可是之前这都已经这么多天了,他还没有回来,不是被支那人给抓住了,就是被害了,我怎么不担心呀。”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早知道会这个样子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同意大长老的话。”一阵嘤嘤的哭声传到展青云跟年华的耳朵里。

    大长老?这可是之前不知道的人物,年华估计应该是阴阳师里的大人物。

    果然就听那个人道:“公主殿下,这也由不得您呀,当初就是大长老要求您嫁给松下驸马的,现在大长老让松下驸马去支那,您二位也反对不了,而且说句不中听的话,松下驸马也是相当医院以去的。”

    看起来这位木子公主还是一个反对派。

    木子公主止住大哭,只是抽泣道:“都是我没有用,如果从那具尸体上提出的病毒,威力足够大的话,也不需要他们动手了。”

    病毒?年华的呼吸一下子就不平稳了。

    展青云虽然表面上没有变化,可是紧紧握着的拳头却是越来越紧了,嘎吱作响。

    下面的木子公主停下哭声,张望道:“什么声音?”

    旁边的人马上道:“您不要担心,应该是汽车压到什么东西了,没事的,您这几天都是因为太过担心松下驸马了,才会出现错觉。”

    木子公主十分赞同他的说法,“是呀,这几天我总是出现错觉,对了,森户呀,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森户马上道:“您刚才说到了病毒的事情!”

    木子公主托着脑袋道:“当时从那具尸体提炼病毒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总觉得威力也不差,计划也是相当的完善了,没想到竟然被支那人轻易的识破了。这才让他们也跟着动手,可是如果没有识破的话,支那已经变成了地狱,而我的驸马也平安回来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都变形了,咬牙切齿的道:“如果被我知道是谁识破了我的计划,我让他不得好死。”

    ------题外话------

    今天有事,更新不足一万,请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