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长老
    展青云年华憋着气,坐在车顶上,暗自运气。

    年华告诉自己不要看这一时,等一会儿再要他们好看。

    很快车就到了内宫的门口,虽然车上坐着木子公主,可是还是被截下来,仔细检查一番,这才让开道路让车开了进去。

    等着车走远,森户冷哼一声:“这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之前的时候,对咱们是百般讨好,摇尾乞怜,现在,哼,拽的跟什么似的……”

    森户在那里不停的抱怨,木子公主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越来越用力,“不要再说了!”

    森户没有听清楚,愣了一下,小心的问道:“公主您说什么?”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木子公主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手指猛地用力,却感到一阵疼痛袭来,抬起手一看,精心保养的长指甲齐根折断了。

    森户瞧着这一幕,赶紧低头闭嘴,努力的往一边蜷缩,尽可量的消除他的存在感。

    开车的司机却是毫不在意他们的谈话,司机也是木子公主的忠实手下,而且他也不止是司机,也是木子公主的贴身保镖。

    车厢内里的气氛凝固了,只能听到三人的呼吸声。

    车行驶到专门的停车场,等木子公主他们下车离开,年华跟展青云这才悄悄的从车上下来。

    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观点相当的一致,那就是跟在木子公主的身后,听他们刚才的谈话,可以确定这位木子公主在倭国皇室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不仅仅是公主这一个方面。

    既然如果只要年华他们跟在她的身后,只要她过来不是纯粹睡觉的,就能够碰到更加重点的人物。

    神不知鬼不觉中,展青云跟年华跟随着木子公主的身影,走到了一个相当偏僻的地方,这不对呀,重要的人物会住在这里么?

    年华非常的怀疑,“他们会住在这里?”

    展青云则是神色不动,“嗯,狡兔三窟。”

    想了想也是,或许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倭国天皇所住的一定是金碧辉煌的地方,如果有敌人偷偷摸进来的话,第一个目标一定也会是那种地方,如果倭国天皇住在那里的话,不久轻易的被人给盯上了么。

    反而放着那里不住,更甚者在那里做出一副天皇住在那里的假象,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能够更加保证他的安全。

    “不过这里也不一定是天皇的住处,也可能是……”展青云的目光透过窗棂看了进去。

    年华接口道:“也有可能是那个所谓的大长老!”

    皱着眉头,年华看到木子公主恭敬的跪坐在一个须发结白的老人身前,两人一问一答。

    抠抠耳朵,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根本就听不大明白,难道是自己的内置式的翻译器坏了?

    这个时候,展青云轻轻碰了下她,两人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到了僻静的地方,年华抱怨道:“这个机器的质量太不好了,我一点都听不懂,好像是翻译器坏了。”

    展青云却是摇摇头,“不是的,我估计,对方说的应该不是现代倭国语言,而是更加古老的倭国语言。咱们耳朵里的机器并没有收录那个时候的语言,翻译器根本就翻译不过来,这才是咱们听不懂的主要原因。”

    想想也对,听说倭国在抗战结束后,对他们国家的语言动过大手术,很多东西都是后来才有的,也有不少的内容已经消失了。

    “那这可怎么办呀,咱们根本就听不懂!”年华皱眉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看到门被打开,那个须发洁白的老者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木子公主,还有她的那个随从森户。

    三个人顺着小道往宫殿的深处走去,年华跟展青云自然跟在他们后面,可是还没有开始动弹,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猛然回头,凝视着年华跟展青云所在的地方,眼神锐利。

    走在他旁边的木子公主看他停下来,好奇的回头问道:“大长老,怎么了?”

    大长老摇摇头,眼神闪过一丝的诧异,转身挥挥手,带着木子公主向前走去。

    年华跟展青云手脚冰凉的站在树上,对视一眼,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诧,刚才那位大长老回头看的那一眼的位置就是刚才他们在的地方。

    难道已经被对方给看穿了?两人不得不有了这样的想法。

    “应该不是,如果他真的非常笃定的话,不会就这么轻松的把咱们轻松的放过去,他也应该只是怀疑罢了。”展青云迅速的做了判断。

    年华也是同样的想法,“他肯定是没有证据的,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按照原定计划行事吧。”

    展青云点点头,一把扯过年华,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跳下树,逐渐消失在年华的视线里。

    收回视线,年华闭上眼睛,精神力延伸出去,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去依赖精神力,不过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还是保险一点的好。

    不过很快她睁开了眼睛,没有想到在外面进不来的精神力,在这里面的范围被大幅度缩减,最多只能够探察到方圆二十米的距离,再往远处却是无能为力了。

    既然这样就去一点点的寻找吧,跳下了树,认准一个地方奔了过去。

    听说八尺镜被供奉在皇宫里,既然是供奉就肯定少不了香火,而去飘散着香味的地方也是一个选择。

    不过这皇宫弥漫着香的味道的地方还真是不少呀,年华站在最高处无语了。

    想要将八尺琼曲玉拿出来,说不定会有作用,不过为了防止被那位高深莫测的大长老发现,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看起来只有用最最原始的办法了就是一个个的去找,在找到第五个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地方。

    这里应该是倭国天皇祭祀祖先的地方,不过在那些牌位的最中间的位置,却是一面明光锃亮的镜子,古朴的彰显着历史的样式,都说明这个镜子的历史相当的长久。

    可是这面镜子到底是不是那面八尺镜?年华不确定,虚而实之实而虚之。

    不过看隐藏在院子里隐蔽处的不下于十人的忍者小队,却是让她更加的困惑了,这十人的忍者小队,打头的就是一个上忍,剩下的一水是中忍,一个下忍都没有看到。

    不过既然来了当然就不能这么走了,年华瞬间来到了门口,刚要往里进,却停了下来,抬头向里望去,上面竟然倒扣着一个结实坚硬的钢笼子。

    再低头看脚下,眼睛眯了眯,地面是小块的地板砖铺成的,而正对着八尺镜的这条地板砖,虽然非常的不明显,可是在年华的眼里却是无比的显眼,这一条地板砖跟其他地板砖之间的缝隙稍微有点差距,这个差距是相当的小的,如果不是年华这么灵敏的视觉,换个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应该是个陷阱,年华下了结论,如果自己走在这条地板砖,那上面的那个钢铁笼子肯定会掉下来,正好扣住自己。这个陷阱好解决,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

    年华闭上眼睛,精神力四散出去,突然瞪大眼睛,飞快的往后退去。

    就在这个时候,供奉着八尺镜的这个祠堂的房顶突然爆裂开来,一道金色的火光闪现,一个美丽的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天空。

    年华眼睛瞪得溜圆,这是什么?这跟那个传说中的凤凰长得也太像了。

    于此同时祠堂里也走出一个身影,年华看去,大吃一惊,这不就是那个须发皆白的大长老么。

    就见他一身白衣,手上还拿着一个龙头手杖,慈眉善目,看着十分的和蔼,可是年华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身上的所有防御都竖了起来,这个老人身上的气势太可怕了,就连诸葛大师都完全比不上。

    “呵呵,小友从远方来,老朽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失礼呀。”大长老对着年华所在的方向拱拱手,说的竟然是纯正的华夏语。大长老的华夏语丝毫不比年华的差,而且是相当标准的普通话。

    不过年华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这想那,她心中大惊,难道他能够看到自己?不过对方也可能是为了迷惑自己。想到这里,年华按兵不动,身子却是往旁边慢慢的移动。

    大长老等了等,看没有人应答,抬头看了看天上。就见天上的那只类似凤凰的火鸟,尖叫一声,眼中爆发出一道精光。

    在这个光芒的照射下,东北角的地方,慢慢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年华暗道不好,飞身就要往外面跃去,可是刚刚踩到墙头,就被逼了回来。落在地上,年华皱着眉头看去,上面什么都没有,可是刚才明明有屏障,难道?是八尺镜的功效?

    年华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过来在皇宫外围踩点的时候,精神力就被它给阻隔了。现在看起来是错估八尺镜的能力了,现在明白人家不仅能够防范精神力,就连实体的东西也能够阻拦。

    既然被识破了,也出不去,年华倒是光棍了,大摇大摆的站在中央,抱着双臂,看着大长老。

    这个时候隐藏在周围的忍者终于反应过来,祠堂竟然进来人了,他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尤其是那位上忍,可从来都是天之骄子,现在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陌生人,这可就是打他的脸呀。

    叽里呱啦的说了好几句,带头朝着年华就冲了过来。

    年华的视线一直放在浅笑的大长老的身上,对那几个忍者根本就不削一顾。等那个上忍手持短柄武士刀窜到年华身后举刀就刺的时候,只是动了动手指,那个上忍一声不出轰然倒地,抽搐几下不动了。

    看到这一幕,其他的忍者你看我我看你,根本就不敢轻易动手,刚才那位可是有名的天才上忍,手段比他们要高明的多,即使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人家的个,可是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也没有看到怎么动手,上忍就死了,这位有极大的可能是一位阴阳师。

    想到这里,这些忍者,悄无声息的往后退去。

    年华虽然没有看到,可是凭感觉就感受的道,不由讽刺道:“贵国的人真是胆小呀。”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却是用的英语。

    大长老笑着摇摇头:“这位朋友,你可以说华夏语言,我能够感受的到你根本就是一个华夏人,还是不要做这些无谓的掩饰了。”

    年华也知道不能够瞒住他,之前之所以那么做,不过有种侥幸心里罢了,既然现在都被人家给识破了还是不要献丑了,毕竟她的英语口语还是不如华夏语流利。

    “没想到大长老这么的厉害,我以为这里不会有人能够识破我呢。”年华脸上挂上一丝的敬佩,不管对方是不是敌人,可是却是第一个能够识破她的人,理应能够得到她的尊重还有重视!

    大长老捋捋胡子,摇头叹息道:“唉,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呀,在老夫隐居在此的时候,华夏竟然出现了你这么一位少年天才,真是让我眼热的不得了呀。”说着眼神变得朦胧起来,“要是我们倭国的阴阳师中也能够出现你这么一位,我就心满意足了。”

    年华的眼神一直放在大长老的身上,就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破绽,让她能够夺路进去,抢到八尺镜,可是对面的这个大长老,却是将后面的道路封闭的严严实实的,根本就过不去。

    “呵呵。”年华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悬呀,我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不过我们华夏可是地大物博人杰地灵,而你们倭国却是小的可怜,几万年也不一定出我这么一个!”

    听了年华的话,大长老却是一点都不生气,笑的是相当的和煦,“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虽然我们倭国没有像你这样的天才,可是我也可以让你们华夏也少一位向你这样的天才。”

    年华明白大长老的意思,早早的就开始注意大长老的一切,当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发现大长老紧紧攥着的右手,闪过一丝的金红色光芒,由此联想到什么,赶紧离开脚下的这个地方。

    果然年华刚刚跳开,凤凰的嘴巴猛地张开,一道火柱喷射了出来,而目的地就是年华所在的位置。

    虽然年华躲来了,不过年华脚底下站着的地方根本就躲不开,火柱直接轰在上面,落入年华的眼帘的是,强烈的火柱直接将地面轰出了十多公分的距离。

    这地面可是用石板铺成的,每一块石板的厚度都是十公分,这道火柱不仅将石板轰穿,而且就连下面的土地都遭了秧。

    跳到一边的年华对这个形似凤凰的大鸟行注目礼,实在是太强悍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不过还没有猜测出来,形似凤凰的大鸟,又将目标对准了年华,一道浓烈炙热的能量强势的朝着年华就喷射出去。

    年华赶紧躲避,不过这次倒霉的另有他人,年华所在的那个位置正好有个忍者躲藏,不过因为年华瞬间过来,又迅速离开,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最后被轰了个正着。

    这个中忍根本就没有出一声,就消失不见了,瞬间变成了灰灰,最后连飞灰都消失了,就好像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地球上一样。

    有了这个例子,年华干脆就直接往有忍者躲藏的地方移动,头顶上的凤凰一样的火鸟,十分霸气的连连喷射,而且把把不落空,就是这人选有点不对劲。

    几次后,年华是有点伤都没有受,可是中忍却是死了好几个了。

    大长老还是那副笑容,“唉,我是相当的欣赏你的,我本来是好心好意的让你死个痛快,少些痛苦,没有想到你却是一点都不领情,算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

    这位还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越是这个样子,年华的心中是越警惕,这位大长老可是纯牌的笑面虎。

    “那我还是应该感谢你了,对了,你这个大鸟是从那个活禽市场买的,还挺威风的,花了不少钱吧。”说着一边警惕着对方,一边做思考状,“我估摸着怎么也要一万倭元,才能够配上这只大鸟的高贵冷艳,不过,看你年纪这么大了,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最近禽流感盛行,您养这些东西还是要多多注意一些呀,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让它给传染了……哎呀,你怎么不让我说完呢。”

    年华头顶上的火鸟听得是清清楚楚,当听到年华说它是从活禽市场买来的,而且只值一万倭元的时候,肺都要气炸了,尖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与此同时翅膀不停的煽动,一道道的火刃从天而降,将整个院子都覆盖了起来。如果不是已经打开了八尺镜的防御措施,就这一场火雨就会毁掉大半的皇宫。

    年华是左躲右闪,虽然面上表现出非常的痛苦可是心里却是相当的欢乐,呵呵,剩下的那些中忍也都完蛋了,都被火鸟的发出的火刃给弄死了。

    她差一点就欢呼起来,不过当看到大长老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的时候,年华心里暗道不好。

    “朱雀你做的非常的好,终于把那些闲杂人等给我清理了。”大长老不但没有怒色,相反还对那个朱雀赞赏有加。

    朱雀?年华专注的看着那个金羽红炎,气势滔天的火鸟,原来这就是朱雀呀,当然了应该不是传说中的神兽,要不然,不要说自己了就是这位深藏不露的大师都应付不来。

    传说的四方神朱雀可是神,哪里会是一个小小的阴阳师就能够指挥的动的,最准确的推测应该是,这只朱雀应该是某个禽类的变种,出身高贵,体内暗藏朱雀的血液,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火鸟返祖,觉醒了朱雀的血脉,虽然没有办法变成真正的神兽,可是就是这样,这朱雀的威力已经十分强大了,可想而知上古的时候,真正的朱雀是怎样的无敌。

    虽然在暗暗心惊火鸟的身份,年华的外在表现却仿佛对朱雀不削一顾,“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杂交品种呀,我记得种植杂交水稻可是会大丰收。不知道这位火鸟兄有没有计划去市郊的活禽市场走一走,那里可是有不少仰慕你的小母鸡,你们交流一下说不定能够留下杂交新品种,能够为我们的防御禽流感做点贡献……”

    年华还没有说完,上面的朱雀已经忍受不了了,虽然它也是式神,是鸟类,可是到了它们这个地步,人类说的话,不分地域都能够听得清楚,而且刚才年华还故意将声音送到它的耳边,更是让它气不打一处来。

    鸣叫一声,朱雀的嘴里爆发出巨大的光亮,洪流似的炙热岩浆喷流而出。年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炙热的岩浆眨眼间填满了整个院子,只有站在祠堂前面的大长老幸免于难。

    而年华则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岩浆掩盖,然后……没有然后了。

    大长老收回指着年华的龙头杖,咳嗽一声,刚才他用的是“时间静止”,一个早就失传了的空间时间类的术法。

    而在所以这个术法会失传的原因,一是因为“时间静止”的术法需要的阶梯太高,必须是精神力凝固成魂珠的人,古往今来能够达到这一目标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人哪一个不是学贯古今,厉害非常。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世界上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有舍才有得,虽然“时间静止”能够让对方的时间凝固起来,可是对于施术者的索取的报酬,也是相当的昂贵的,而最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时间,你凝固了对方的时间,最后时间在施术者的身上会的找回来,不过是短短的几秒,最后付出的是他半年的生命。

    就像这次一样,大长老不过是定住年华五秒,最后的结果却是大长老的寿命又减少了半岁。

    “咳咳!”大长老止不住的咳嗽,刚才还润红色的皮肤,变得开始苍老起来,就连本来充满光泽的皮肤都有点暗沉了。

    这个时候朱雀的身子缩小了好几倍,飞在空中绕着大长老叽叽的叫着,仿佛在安慰他。

    大长老苦笑道:“你就不要安慰我了,生老病死我能够看得透,这些天我占卜的结果实在是让我心惊呀。”跟朱雀交流了一番,大长老就要去寻找年华的所在。

    可是整个院子已经被炙热无比,最低也要有五百度的高温岩浆堵塞,想要找一个人有点困难,就在大长老想办法的时候,突然发现斜对面的房间爆发出冲天的火光。

    于此同时传来人们的哭闹声,大长老瞪大眼睛,“这不是天皇所在的地方么,怎么会?难道还有第二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进来了?”

    天皇可是倭国的象征,对倭国的国运的镇压作用不次于神器,如果天皇出了什么事情,可就要坏事了。

    脸色苍白的大长老,根本就来不及去寻找被淹没在岩浆中的年华。

    朱雀瞬间变大,甚至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大,爪子一伸,大长老稳稳的抓住爪子上。大翅膀扑哧一声,飞了过去。

    等到大长老跟朱雀走了之后,院子里的岩浆中,冒出了一个脑袋,一个光溜溜的脑袋,然后是一双雪白的藕臂,最后是雪白的身躯,竟然是光溜溜的。

    转过头,这不是被掩盖在岩浆下面的年华么!

    年华恶狠狠的朝着大长老离开的地方吐了一口口水,低头又对光洁溜溜的自己哭笑不得。没有办法,还是隐身吧,等一会儿再去找一身衣服。

    想起更加重要的事情,年华进来祠堂,当看到镜子真的还在的时候,眉飞色舞的,伸手去够,可是捞了一个空。可是神器八尺镜明明就在这里呀,怎么会摸不到呢。

    难道,年华想到一个可能,抬头看向房顶,脸色更加冷了,果然房顶有一个投影仪,投射下来的样子正是八尺镜,自己竟然被涮了。

    既然这里的八尺镜不是真的,那么真的就一定是在大长老的手上了,刚才阻止她离开的明明就是八尺镜的威力。

    转身出了祠堂,年华低头发现,岩浆跟祠堂之间的距离真是泾渭分明呀,只堪堪差了那么半年,岩浆就流进去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来帮个忙吧。

    伸手引出一股炙热的岩浆,然后冲到祠堂里,连续引出好几股,最后几百年屹立不倒的祠堂忠于倒塌了。

    冷哼一声,年华拍拍手,刚要离开就看到对面那里冲天的火光,刚刚因为报复的快感完全消失不见了,大长老一定是因为这个才离开的。

    这把火应该是青云放的,这下子整个皇宫里的视线都集中在那里了。希望青云不要出什么事情。年华艰难的将心思从展青云的身上移开,毕竟展青云任务的经验是她的不知道多少倍,相信他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年华只能够祈祷。

    而且为今之计,是要先去寻找一身合适的衣服,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好,要是再有第二个人就难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