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全包圆
    年华悄无声息的到了一个屋子外面,精神力扫描,有两个穿着倭国传统服饰女人抱着膝盖坐在里面,哆哆嗦嗦的不敢出去。

    其中一个人道:“浮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皇宫外面是一片火光,怎么就连天皇所在的寝殿都着火了,你说会不会……”她仿佛想到什么一副敢相信的模样。

    浮子撇嘴道:“就算真的是有太子殿下反叛,那又能够怎么样呢?咱们这样的不过是小虾米罢了,最后谁胜谁负,他们也不能少了伺候的人,他们那些大人物是不会在乎我们的。”

    说完浮子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揶揄,“我听说杏子你跟太子殿下,呃?”

    杏子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上是一点不少意思的都没有,完全不见羞涩,推了浮子一把:“还说我呢,难道你不是跟某位阴阳师大人有暧昧么?”

    心中一惊,浮子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自己费尽心思遮掩的东西竟然被杏子给发现了。不过她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我知道是我戳穿了你,你想要报复我,你随便说我是无所谓的。”

    杏子淡笑一声,起身给自己到了杯水,抿了口然后仿佛不经意的道:“对了,你好像已经两个月没有那个了吧!如果让木子公主知道的话……”

    “砰”,一只瓷碗不小心被碰倒了地上,浮子装作不在乎的捡着碎片,可是心里却是砰砰的使劲挑着,汗水也开始湿透了后背。

    等将瓷碗的碎片都捡起来会,将垃圾扔到了垃圾桶,浮子这才淡淡的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杏子巧笑嫣然,“哎呀,我这也是非常偶然的机会才发现的,不过你放心,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是不会轻易将这件事告诉木子公主的。”

    浮子的掩在袖子下的手用力紧了紧,几步走到杏子身前,脸上却是露出讨好的笑容,“不知道,杏子姐姐想要让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够做的到,妹妹我一定能够帮您做到。”其实按照真实年龄,浮子还要比杏子大那么一点。

    杏子听了那叫一个高兴,一把拉住浮子的手,细声细语安慰道:“你说咱们两个姐妹一场,我不能对木子公主说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你杏子姐姐我也不是这样的人。”

    “对对对,杏子姐姐你说的是太对了,我知道您的人品。”浮子忙不迭的点头,她当然希望杏子能够紧闭嘴巴,跟谁也不说。

    “不过……”杏子皱着眉头。浮子的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您说!”

    杏子叹了口气然后道:“可是就算是我现在亲口承认我不会告诉其他人,时间长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不过如果你能够打赢我一件事情,我会对天发誓的,这辈子都会把这个秘密守住,如果你不答应的话……”

    杏子抬起头来,睫毛忽闪一脸的无辜:“你应该知道我可是有说梦话的习惯,要是我睡在太子殿下身边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你可就不要怪我呀。对了对了……”杏子甜甜对浮子笑道:“太子殿下可是跟木子公主是同母的兄妹呀!”

    浮子都要气炸了,胸口猛烈的起伏,脸上的神情都变了,可是当看到杏子耸耸肩一副能耐我何的样子的时候,外面的表情是不得不妥协的样子,而内心却是剧烈运动的火山将要喷发。

    “您说我都听着,只要我能够办到……”浮子咬咬牙道:“就算是让我杀人放火我也在所不惜,只求杏子姐姐你不要将我的这个秘密透露给木子公主。”

    不要看木子公主一副娇滴滴的小女人天真无邪的样子,作为曾经木子公主的贴身宫女的浮子却是知道,这位从来都是以纯洁示人的木子公主私底下是多么的残暴。当初她可是亲眼看到过跟她一起伺候木子公主的宫女被鞭杀,而动手的就是木子公主本人。

    杏子看浮子是完全的投降了,那叫一个高兴呀,拍着浮子的肩膀笑道:“姐姐你就放心吧,只要你能够做到我吩咐你做到的事情,我就会放过你。”视线扫到浮子的小腹处,“还有你腹中的孩子。”

    下意识的扭动了下身子,浮子问道:“杏子姐姐您说吧?”

    杏子的实现也从浮子的身上抬了起来,说了句:“现在及带我去松下驸马的密室吧!”

    浮子闻言猛地抬头,就想不认识的一样看着杏子。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需要你的了解,现在你只要将我带到密室就行了,要快要哦!”杏子穿好鞋子一副就要出发的摸样。

    浮子一开始当然是不愿意,那可是她跟松下的约定,松下让她好好的保护这个秘密,可是现在松下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如果不让杏子去,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反正里面什么都没有,去看看就看看。

    就这样屋子的两个女人换好衣服,都是那种在黑夜里不显眼的。

    年华趁着他们开门的时候,偷溜了进去,找了一身应该是还没有上过身的和服,她可不想穿这个东西,可是找了半天都是和服,没有办法只能穿上了。而且她现在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跟在浮子杏子这两个宫女身后,看她们都低要去那里找松下的秘密基地。

    年华暗道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从里面找到关于她手的这块神器八尺琼曲玉的实用方法呢。

    听着外面的喧闹,年华确定了,放火的人到了现在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就算是大长老在场,也没有找到嫌疑人。

    有了对付年华的经验,大长老上来就让朱雀将整个寝殿内外都照了一边,根本就没有发现可疑的踪迹,这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年华暂停了一下远远的看着,刚要离开,就感到自己的手指被碰了一下,然后脸上被碰了一下。

    一阵微风吹过,年华挑挑眉毛,向着浮子跟杏子离开的方向奔去,既然某个人没有事情,那还是该干嘛及干嘛去。

    因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年华以为很快就会撵上这两个人,可是没有想到不过两分钟的时间,这两人竟然双双消失了。年华不仅猜想难道难道她们对自己跟在身后已经有了感觉?

    不对呀,这两个倭国女人可都是普通人,不可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们到了密室了。

    既然这样的话,她们就算是离开,离开的距离也不会太过的远,闭上眼睛,年华将精神力散开,直接散到最大的范围。

    终于在扫瞄到旁边水池的巨大假山的时候,有了发现,在假山里面竟然有一个及其隐秘的通道。

    真是太好了,年华迅速的冲到了那里,寻找开关,还好之前曾经听沈玄刚这位风水大师科普过各种的机关暗道,年华十分的顺利的找到了机关,并且顺利打开。

    密道只能够走一个人,年华轻盈的跳了下去,在快要到地底的时候双手双足撑住通道墙壁,然后轻轻的跳了下去,过程中是一点的声音也无。真是太厉害了,自己给自己暗赞了一声!

    年华弓着身体,继续往里面探索,这段通道只有一米三的高度,而且曲折的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身在敌人的阵营,年华对这种迷宫似的东西那是相当感兴趣的,不过现在还是算了吧!

    终于在曲折的二十多米过后,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年华咧嘴一笑,终于见到光明了。

    里面的高度要比通道高的多,几乎有一层半楼那么高,里面的空气也是相当的新鲜,这个密室里面应该有换气扇什么的。

    出了通道,年华向前看去,挂在脸上的微笑,竟然僵住了,嘴角也不断的抽搐。

    纵火犯展青云放了一把火候,就远远的躲了起来,他可不敢留下在那里,被来个瓮中捉鳖。

    远远的站在一棵两层楼高的树枝上,展青云冷冷的看着不断呼叫哀嚎的倭国侍者还有宫女。

    火石不断的蔓延,甚至都蔓延到附近的建筑上了,更加可悲的是,倭国皇宫的建筑大多都是木制的,虽然提前上好了漆,能够抵抗一些火焰,不过现在可是火势太大了,就算是涂上了漆也是一点事情都不管了。

    虽然皇宫里是有救火系统的,不过火势来的太过突然了,而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太大了。等消防队员到了的时候,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有人在那里呼喊着:“救救陛下,救救陛下,陛下还在里面没有出来呢。”

    刚刚到达的消防队员,整理行装就要冲进去。

    “等等,这么大的火势就算你们进入,最后的结果就是多了两条怨魂罢了。”一个四十来岁面白无须的长相俊美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看到他的人,都低下头,恭恭敬敬道:“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挥挥手,其他的人这才站了起来,面面相觑。太子过来后根本就不发布什么救火的命令,只是意味不明的看着房顶都已经烧没了的寝宫。

    这个时候寝宫里面传来了陛下的呼救声,间或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天皇的声音的时候,太子的眉毛连动都没动,可是当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的时候,太子殿下则是愣了一下,招呼左右问道:“怎么木子公主也在里面?”

    有人答道:“木子公主是跟着大长老一起过来的,不过中途大长老有事出去了,这里面就剩下陛下还有木子公主了。”

    “大长老?”太子皱着眉头,大长老不是说前几天就开始闭死关么,根据惯例最短也要一个月,可是这次才两三天呀。

    旁边又有人爆料道:“听人说,现在供奉着八尺镜还有先祖的祠堂正在发生异常激烈的战斗,其中一个人就是咱们大长老。”刚才那光影效果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到。

    太子殿下,听到这里后,马上命令道:“你们赶紧去救我父皇出来,如果父皇跟公主有一点的闪失,你们就等着剖腹自尽吧!”

    早就等在一边的消防队员们都伤不起了,刚才不让他们去救,现在火势更加的猛烈了,你让我进去,这根本就是让我们去送死的呀。几个人磨磨蹭蹭的过去,当到了火势旺盛的地方,就被烤了回来。

    太子殿下刚要骂人,一只巨大的金红色浑身冒着火光的大鸟,飞了过来,一看就知道这是神鸟朱雀,而爪子上抓着的不就是那为让人心惊胆战的大长老么。

    放开爪子,大长老跳了下来,看也不看太子殿下一眼。

    朱雀在半空中盘旋,在得到大长老的命令后,尖啄张开,中间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漩涡,就见地面上的火焰就跟被什么搅动一样,旋转着飞进了朱雀的嘴里。

    偌大的火势不过几十秒钟的时间就被朱雀吸收一空,扑腾着翅膀,打了个嗝,然后缩小成手掌大小落在大长老的肩膀上休息。打一个嗝嘴里冒出一朵火焰,接连打了十多个,这才消停下来。

    怜爱的摸摸朱雀的小脑袋,它这次可是吃撑了,刚才之所以打嗝打出小火苗就是因为吃的太多消化不良呀。

    人吃多了还可以吃点健胃消食的药,不过朱雀么……从古到今,还真没有过。

    等火全部消失后,消防队员们穿好装备冲了进去,那英勇无畏的样子,根本就不见刚才本来打算应付了事的意思。

    当太子殿下跟大长老站在一起的时候,那一定是听大长老的。就算是太子殿下本人也不敢违背大长老的意思,只能够安静的站在一边不能够也不敢反驳他的意见。

    这就是大长老超然的地位跟绝对的武力值决定的,就算是天皇陛下,对大长老也是毕恭毕敬的。

    进入的消防队员很快,就将里面的人带了出来,只有两个人,一个奄奄一息的天皇陛下,还有一个一身的狼狈却双眸明亮如灯的木子公主。

    木子公主的视线从皇兄太子殿下的身上,移动到大长老身上,愤恨的眼神变得委屈变得难过,泪珠在眼眶里转呀转的,坚强的不让它掉出来,“大长老多谢您救了陛下跟我一命,要不是您,我们父女俩,可就要一起走了。”

    大长老低头看着医生们正在抢救的天皇陛下,叹了口气,“还是不要白费功夫了,陛下是没有救了。”

    医生们的手顿了顿,速度缓了下来。

    大长老摆摆手,医生们离开了。他走到陛下的跟前,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本来已经不能够自主呼吸的天皇陛下竟然能够正常呼吸,并且能够坐起来了。

    太子殿下的呼吸急促了些,然后回归正常,低头瞪了一下眼睛,再抬头的时候,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一膝盖跪在天皇陛下的面前,痛哭不已,“父亲您一定会没有事情的,儿子还年轻哪里能够治理好国家呀,您一定要好起来呀,儿子离不开你呀。”

    “那就不要离开我,既然你这么孝敬我,干脆跟我一起走吧。”声带已经被烟火熏的沙哑了,天皇陛下的眼睛却还是非常透亮。虽然刚才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经过这前后的推断怎么会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太子殿下这是堂而皇之的想要取代自己呀。

    听了天皇陛下的话,太子殿下差点给吓尿了,如果他父皇真的颁布了这样一个旨意,自己从不从都将被人诟病,更何况他更加愿意当人间的君王,不要再去当什么狗屁太子了!

    太子陛下低头不语,天皇陛下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也不打算这么的逼他,可是木子公主却是对太子殿下怀恨在心。又想起之前她跟太子殿下暗中的你争我夺,她更是明白如果让这位心胸狭小的太子殿下当上天皇陛下的话,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木子公主一下子扑倒在天皇陛下的脚下面,猛烈的磕头,“砰砰砰……”在除了大长老其他人还没有醒过神的来的时候就磕了不下十个了,被磕的地方血迹斑斑,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一片的青紫中间的部位血肉模糊。

    “你这是干什么呀?木子你赶紧起来。”天皇陛下对这个女儿是相当看重宠爱,几乎到了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地步。

    木子哭着根本就不起来,“父皇您把我也带走吧,如果您留下女儿一个人在这个世上,过不了一天我就要过去找您了呀。您把我带走吧,……”嘴里念叨着这句话,木子差点哭晕过去。

    跪在一边的太子殿下拳头都攥青了,心中暗恨这个臭丫头从小就喜欢扯自己的后腿,爱告状,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是老样子,想要拍下自己。

    太子殿下瞅了眼木子公主前面的那摊血,一咬牙一跺脚,干脆也学着木子公主开始激烈的磕头,那狠劲仿佛要把膝盖地下的地面给磕碎了,嘴里喊冤着:“父皇呀,您可不能够听信木子的一家之言呀,我可是从来没有打算怎么着她,相反已经打算了,册封木子为护国公主,这可是倭国公主最高的待遇了。”

    木子猛地回头盯着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回了她一个冷冷的笑容,她激灵一下子,转回头,看到天皇陛下的精神已经开始萎靡了,马上就要回复刚才的状态了,她知道不能够再犹豫了。

    扑到天皇陛下的身前,木子握着天皇殿下的手激动的道:“父皇,我也是您的孩子,也应该享有继承权,而且您也知道在处理政务的方面,太子是一点都比不上我,您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我,如果我当上了倭国的天皇,我一定会比他好几百本甚至几千倍。”

    木子公主在那里说的是激情四射,天子殿下都要气疯了,她一个女人竟然想要当倭国的女皇,真是疯了,疯了!

    “父皇您不要答应她,牝鸡司晨,可是不祥的预兆,到那个时候,咱们国家一定会衰败下去。”太子殿下当然不会让到嘴的鸭子飞了的,他可是当了三十多年的太子的人,无时无刻的不想要当天皇,可是在马上就要实现的时候,木子公主竟然阻拦,只能是太不知死活了。

    太子殿下和木子公主是整的不可开交,大长老冷着脸看着,而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天皇陛下嘴角上却是露出一丝的苦笑,傻孩子呀,就算是当上了天皇有什么用呀,还不是掌控在人家的手里,人家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不能活下去,这哪里是一国之君呀,根本就是一个站下前台的傀儡,不过这也是他当了二十多年的天皇才总结出来的呀,他的两个孩子根本就还有过多的体会呢。

    本来还想要教教他们来这,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当天皇陛下永远的闭上眼睛的时候,争得不可开交的两人根本就没有看到,而造就看到的大长老却是一点动作都没有,皱着眉头想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落雷从天而降,速度这块,就连大长老都是在落雷快要落下的时候才发现的,更不要提其他的人了。

    就听到一阵轰鸣声,再看去,太子殿下整个人给炸成了渣渣,而木子公主却是好了很多,只是一只手被炸掉了。

    而最最厉害的大长老是分毫未损,不过这也是因为朱雀的舍身救主。

    “落雷符”的威力是不容小窥的,就算是式神朱雀,身上具备真正的神兽朱雀的血脉,在碰到四级的符箓的时候也无法免疫,整个后背的金红色的背羽都炸没了,伤口深可见骨呀。

    在天皇陛下去世的时候,在太子殿下跟公主殿下争夺皇位的时候,他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现在这副淡然终于被打破了。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将人给杀了,更加让他后怕的是如果不是朱雀的保护,或许他也一起被杀了。

    出其不备,他根本就没有打开八尺镜的防护功能。

    “到底是哪位高人?还请出来一件,锁头锁尾,可不是英雄所为呀!”大长老忍下这口气,刚才还咬牙现在已经变得和煦了。

    一边说话,一边捧着朱雀向出口的方向移动,可是刚刚动脚,脚踝处就被人给拉住了,低头一看,正是在这个院子里除了他唯一幸存的公主殿下木子公主。

    “大,大长老,你救救我吧,现在我,我可是皇室唯一的成员了,你……啊!”

    朱雀一扭头一股火喷在木子公主的身上,瞬间木子公主变成了一堆灰碳。

    “大长老你还真是想要自己当天皇么?”突然一个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大长老的瞳孔瞬间收缩,强忍着拔腿就跑的冲动,边开启八尺镜的防御系统,边用语言拖延时间,“这位朋友,跟你们华夏人有仇的是,天皇他们一家子,我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你们事情,可怪不到我的身上呀。”

    “呵呵,说的真好听。不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呀。”

    有门,大长老马上保证道:“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其实我对你们华夏人是十分的有好感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亲手将木子公主杀死了,要知道前些日子你们京城还要魔都的爆发的那些丧尸就是木子公主的杰作。如果我早早就知道她会那么做的话,我一定会阻止她的。”八尺镜的开启马上就要完成了,必须还要在拖延一点点时间。

    “那你干脆发个誓得了。”阴阳师跟奇门中人一样是轻易不发誓的,只要发了誓就必须要达到,如果达不到的话,就会出大事的。

    而大长老又不是年华这种一流高手,加上因为重生早就不在,无形之中了,誓言发了及跟没有发一样,而且不占因果。

    可是大长老不行,除了他的阴阳术,他根本就是稍微精通一点拳脚的普通老头罢了,他当然不会轻易的发誓的,不过现在为了稳住这个看不到的敌人只能够先口头答应了。

    “可以,不过你可是要陷落出你的样子的,要不然我我根本就无法发誓。”大长老说话是越来越硬气。

    “好吧。”年华十分的干脆的露出自己的身形,就站在大长老的面前。

    当看到年华的那一瞬间,大长老愣了一下,他以为刚才跟自己说话的是一个男人,可是现在才发现竟然是穿着一身柔美和服的赤足女子。

    年华顺着他的目光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无所谓的动了动,她可是有洁癖的宁可不穿也不要穿别人穿过的鞋子,尤其是倭国人的鞋子。

    年华也不再使用假声,而是换回女孩子的声音,而且为了配合她现在的造型,语气也是更加的柔美甘甜:“大长老,你还在等什么好呀?”

    “好吧。”大长老嘴里说着好,可是突然从怀里挑出一个镜子,聚在头顶,将镜面对准年华。

    年华只感到一阵刺眼的光芒闪过,等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所在的那块地方已经被一个淡黄色的罩子给罩上了。

    大长老冷哼一声,“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这可是神器八尺镜形成的牢笼,不管是多多强大的人,到了这里面,如果没有我的命令你是根本就出不来的,就算是你有多少的伙伴来救你也没有办法呀!”

    年华冷冷的看着他道:“你竟然骗我!”

    大长老哈哈大笑:“兵不厌诈。”笑完,又想了一件事情,“哦对了,你应该还有一个同伴对不对?”在得到年华的肯定答案后,大长老吱吱两声:“真是太遗憾了,那个人应该也就二十左右的年纪,就被岩浆给掩盖了,到最后就连尸体都找不到,真是悲哀呀。”

    年华脑筋开动,暗道这个大长老根本就没有认出现在的自己跟刚才的自己是同一个人,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年华的脸上却是露出痛苦绝望的神情,抱着自己的胸口,向后倒退了几步,就直接靠在罩子上,绝望的道:“他,他可是我的未婚夫,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竟然将他给……你也把我给杀死吧,我们两个去了地下再做夫妻。”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漂亮的不得了。

    这样躲在一边的展青云都无语了,不过他也看到了年华的手势,知道这是让自己赶紧去那件事情,最后看了一眼,跳下大树离开了,真是眼不见为净呀。

    等展青云走后,年华更使得使劲好好的发挥一下她的哭功。

    大长老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在最初的时候被年华给迷惑住后,很快就清醒过来,里面的那个人可是自己的敌人,刚才差一点就杀了自己的敌人,将大半个皇室都杀死的敌人。

    想到这里大长老的眼神冷了下来,“你就不要撒泼打诨了,我是不会放了你的,你现在的罪恶已经可以用你的命来偿了。”说着手指轻柔的摸着朱雀的头,一脸的怜惜。

    大长老以为年华对他的威胁是一定会恐惧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盘着腿坐在烤焦的地方。不过这在大长老的眼里就是挑衅。

    大长老刚想要教训年华一下,就感到北面传来一阵能量的波动,这是有人交手。回过头来,冷冷的盯着年华:“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

    年华耸耸肩却是没有回答。

    大长老望着那个方向,那里是大长老家族里的阴阳师聚集的地方,而且里面还有他的骄傲,孙子纯一郎,他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阴阳师的奇才,虽然跟之前那个小子没有办法比,可是也是相当的不错了,更何况,大长老冷哼一声,更何况那小子已经死在岩浆下了。

    伸手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药膏,轻柔的给朱雀揉上,虽然是式神,可是同样可以使用这样的极品药膏。

    阴阳师跟式神的心灵都是相通的,不用刻意去开口命令,式神朱雀已经知道了大长老的目的。

    转头对年华冷冷的叫了一声,然后根本就不在乎伤口,展翅飞走了。

    随着朱雀的飞走,年华的脸色也不再那么平静了,朱雀的威力她可是见识过,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受过更加厉害的紫雷的锻炼,直接就被火山岩给化成灰灰了。

    虽然现在朱雀受了重伤,可是受伤的野兽是更加可怕的,同此可见受伤的朱雀也是更加可怕的。

    看起来自己是不能够再跟大长老开玩笑了,想到这里,年华一下子站了起来。

    刚要打算破开屏障,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够动了,而且思维也缓慢的不得了,她看到大长老伸手拿出龙头拐杖,念了几句咒语,一个形状似鬼魅的东西穿透屏障撞在她的身上。

    鬼魅尖叫着窜到她的头上,进入她的脑袋,鬼魅的尖叫声,让年华是头疼的受不了。

    瞅着年华痛苦的表情,大长老心中松了口气,可是还没有等他把这口气喘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孩子竟然睁开了眼睛,于此同时跟他有些感应的鬼魅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长老有点不解!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趁着还有区区几秒钟,大长老从口袋里掏出一道符箓,这可是他珍藏已久的,现在他所擅长的大型咒术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用,只有符箓是最最省事的了。

    而且刚才朱雀之所以手上也是因为符箓,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冷哼一声,大长老将这道同样是四级的符箓“寒冰符”,释放在那个只有直径两米的的屏障里。

    瞬间年华连同里面的空气都冻成了冰坨坨,整个直径两米的屏障里除了冰还是冰。

    “哈哈,哈哈!……人呢?”仰天长啸的大长老乐极生悲,他这才发现眼前的冰坨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人去了哪里了!

    “啊!”慌张的大长老只感到腿部一痛,低头再看腿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的腿!”

    再一剑,大长老的两只胳膊应声而断,换来的是他更加凄厉的叫声。“啊,啊!疼死我了,求求你,快点杀了我吧,杀了我呀!”

    年华冷笑着走到他脑袋跟前,刚想要用脚踩在他的头上上,想起自己里面可是真空的,还是算了吧。手起剑落,大长老的脑袋滚落到一边。

    年华挑挑眉,视线转移到大长老手上的八尺镜上,刚要伸手去取就看到在大长老的头碰的一声炸开,红的白的飞溅出来,年华闪身躲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火苗一样的东西附在八尺镜上,突然划空而去。

    经历过一次年华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老东西竟然还想要夺舍他人,其他的人是无所谓,可是不要把注意打到展青云的头上。而且将本来已经是她战利品的八尺镜拿走了。

    咬牙启齿,年华也朝着那个地方跑去。

    展青云并不担心年华的情况,毕竟现在年华手里有能够跟八尺镜抗衡的八尺琼曲玉,他的任务则是去斩杀那些阴阳师。

    虽然他不是奇门中人,可是他手里的这把魔刀用来对付式神那是再好不过的,而且又不是刚刚遇到阴阳师而手忙脚乱的时候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试验加总结,他对付阴阳师已经形成了他独特的方法了。

    而且这些阴阳师也不是那种大师级别的人物,而且展青云身上还用着“隐身符”,他可不是有那种骑士精神的人,什么东西都以实用为主,既然有偷袭的神器“隐身符”,干嘛要放着不用呀。

    展青云的对于暗杀这个还是挺有研究的,不过片刻就杀死了不下三个阴阳师。不过很快这么轻松的时候就结束了,因为第三人在临死的时候发出了呼救声,其他人都听到了,有了警惕。

    剩下的那六个人干脆走到了一起进行防护,而且打头的那个年纪轻轻也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尤其厉害,咒术相当的厉害,将那几个人都护在了身后。

    而展青云想要将所有的人都杀死,必须过他这一关。

    年轻人脸上开始冒汗,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也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走没走,为了能够看到让对方的行迹暴露,他不得已换了一个咒语。

    可是两个咒语是不能够同时出现的,在年轻人放弃防护的咒语,开始念显行的咒语的时候,他只感到胸口一痛,可是还是被爷爷放在他身上的护身宝物给拦住了。

    展青云一看对方的身上肯定是有东西防护着,砍不进去,干脆一挥手砍掉旁边这个人的脖子。

    这个人的式神根本就没有来得急救它自己的主人,这个人就身首异处了。式神哀嚎一声,也跟着消失了。不过式神并不是永远都不见了,而是它回到了他们家族的式神宫里,无主的式神都会生活在那里。在那里等待着下一次的主人的到来。

    砍了这个人,年华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有人大喊道:“我们退后让式神杀了他!”

    展青云听到这个人的话,眼睛扫了过去,脚步一错闪过一只进攻的式神,闪到那个人的身后,“横扫千军”横着劈了过去。

    这人比较机灵,他让式神化成一副盔甲在他的身上,当年华过来的时候他是丝毫不怕,可是当刀砍到式神化作的盔甲的时候,式神哀鸣一声,竟然消失了,而这个主人在还在震惊的时候,上半身跟下半身也分家了,一头栽倒在地上,上半身跟下半身朝着不同的方向咕噜了两圈,然后再停住。

    那肠子肚子流了满地,看的几位平时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如此场景的阴阳师们,阵阵作呕,有的人都吐出来了。

    趁你病要你命,展青云对这句话是相当的推崇的,瞅着他们这个窝囊样子,他决定趁着这个时候一窝端。

    可是还没有等他动手呢,一个金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天空,在上面不停的盘旋。

    展青云明白这只朱雀是他现在惹不起的,眼睛一扫寻找能够安全离开的道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