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神器到手
    朱雀在天空中盘旋,铜铃般俯视着下面。

    年轻人当看到朱雀的身影的时候,脸上一下子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大声喊道:“朱雀朱雀,请您快点杀死这个人!”

    朱雀锐利的眼神直直的设在展青云的身上,双眸里发出金红的火光。

    一看不好展青云赶紧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只朱雀可是相当的不好惹,就算它现在受了伤,自己也不是对手,谁让人家占领了制空权呢。

    想要用“隐身符”逃走,可是刚才的时候年华也告诉他了,上次的时候她就被这只讨厌的朱雀给破了隐身的效果,在它面前使用“隐身符”,一点效果都没有!

    想到这里,展青云的眼睛扫到年轻人的身上,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上面的朱雀的眼睛就跟定位系统一样,锁定了展青云的位置,嘴巴微微一张,一股炙热的能量散发了出来,一道火焰直直的朝着展青云发射了过去。

    不过展青云又不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靶子,虽然朱雀的速度是相当的迅速,换做另外一人的话,那肯定是反应不过来,可是不要忘了,展青云可是纯牌的武者,一位武艺高超的一流高手,轻功那是绝顶的,完全能够躲过去。

    而且展青云的目标可不是躲过去就行了,他是直奔着那个大呼小叫的年轻人扑了过去,他也看出来了,其他的人虽然也重要,可以加载一起也不如这个小子重要,擒贼先勤王!

    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在他心中朱雀杀死这个暴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根本就想不到事情根本就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此当他被展青云掐着脖子挡在身前的时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这,这……”年轻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朱雀当然也以为自己能够打到这个恶人的,可是当火光散去后,下面只留下一个深坑,本来以为对方已经尸骨无存了,可是当又听到年轻人的呼救声后,顺着声音看去,却是勃然大怒,他竟然没有死!

    气愤之下,朱雀的眼睛爆发出耀眼的金光,引颈尖叫后,从身上掉下了几根金羽,悬浮在半空中!

    展青云从上面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势,不过他是艺高人胆大,丝毫不畏惧。他这个一流高手也不是白来的。

    五根金羽在空中停顿了片刻,朱雀的眼眸一闪,突然动了起来。两根在前,三跟在后面朝着展青云的头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过去。

    展青云屏住呼吸目光锐利的盯着这五根金羽,更让他感到棘手的是,在朱雀的控制下,后面的那三根金羽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头部,直接飞了过去,目标是他的后背。

    这下子,前面有两根金羽,后面有三根金羽,竟然形成了夹击的事态。

    展青云手下的年轻人虽然也是吓得脸色发青,不过看到这一幕却是呵呵乐了起来,一点也不担心金羽会误伤他,对朱雀的准头是相当的有信心的。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展青云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心里冷静如初。

    金羽的速度太快了,展青云明白以他自己的速度只能够躲开一侧的,而另一侧的躲开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

    不过如果朱雀能够听到展青云的心里话的话,都要惊讶死了,因为在它的想法中,眼前这个无比可恶的人是根本就没有机会躲开的,而之所以让金羽成夹击模式,不过是因为在它主人的多次教导下,形成的习惯罢了。

    大长老告诉朱雀,就算是面前是一只兔子也不能够大意,再怎么弱小的兔子在被憋急了的时候也能够蹬鹰,因此老鹰搏兔亦用全力。

    瞬间前方的金羽已经到达了展青云跟年轻人的面前了,展青云的冷静自持和年轻人的理所应当形成鲜明的对比。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年轻人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可是眼中却充满了不敢相信的惊恐,瞳孔随之缩小。

    扔了替他挡了两只金羽的年轻人,展青云对付后面的那三只金羽是相当的轻松了,闪身躲过去后,抬刀,唰唰唰,三声,将那三支金羽齐齐斩断。

    然后是几声不敢相信的吸气声,那几个幸免于难的阴阳师都吓呆了,这可是朱雀大爷的金羽呀。大长老可是实验过的,那么一根金羽,不要看着轻飘飘的,其实非常的沉重,而且轻轻松松就能够射穿一米的钢板。不但如此,金羽本身无比的柔韧坚硬,用钢钻都钻不透不说,就连钢钻的头都顿掉了,谁承想现在被人家一刀就给劈成两半了。

    这可怎么办呀,他们不约而同的开始想外面撤退。

    展青云怎么会能够让他们跑了呢,就要去追,可是头顶上的朱雀可是不干了。朱雀都要气疯了,今天它是第一次这么受挫折,第一次被人给打伤不说,拿手的绝技竟然根本就杀不死这个人,这是完完全全的羞辱呀。

    朱雀大爷发怒了,如果是人的话,发火就是生气愤怒,可是朱雀生气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发火,不,应该说是喷火。它仗着身在高处,对着展青云是狂喷火呀,你不是跑的快么,那我就来个范围级的。

    展青云这个时候才是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朱雀的厉害了。而这个时候,刚刚想要逃跑的那几个阴阳师,暗自欢喜,纷纷召唤出他们的式神。

    本来这几个人的意思是想要帮助朱雀将那个人给杀死或者擒住,能够在朱雀面前卖个好不说,还能够减轻一些因为大长老的孙子被杀,他们的责任。可是他们的式神根本就不敢加入朱雀跟展青云的战团。

    朱雀虽然也是式神,可是它却是站在最顶端的式神,就算是之前的腾蛇在它面前也是要退避三舍的,更何况是这些普通的式神呢。

    这几个人有点着急了,其中一个直接下了死命令让自己的式神过去,最后那个式神战战兢兢的过去了,可是刚刚过去就被朱雀的火焰扫到了一点,当场化为灰灰。这个式神的主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差点追随他的式神而去。

    看着那个主人的捶胸顿足,其他人是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惊住诱惑了,要不然自己的式神也是这个样子。

    经过朱雀的狂轰滥炸,这里已经成了火海了,展青云能够跑的范围是越来越少,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最后肯定是无路可跑,既然如此还不如拼了!

    展青云一边继续躲闪,一边观察着朱雀。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追逐,朱雀距离地面的距离是越来越低,毕竟距离地面的越高,火焰到达地面的时间就越长,距离越短,火焰达到地面的距离就越短。

    看到这一情况,展青云心里有底了,故意做出假动作诱惑着朱雀越飞越低,终于距离地面的距离已经达到了展青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

    就在这个时候,朱雀又喷出了一股火焰,害怕夜长梦多,展青云牙关紧咬,身体表面也是不计成本的,先是一层真气,然后再用不久前学会的罡气形成一个盾牌一样的东西,附在他的左胳膊上。

    然后抓紧时间用上年华留给他的“金钟符”,然后脖子里面还带着同样是年华送给他的护身玉符,几层保护下,展青云的安全是大大的增加,可是就是这个样子,到底能够防御到什么程度,他也是没有底的。

    其实如果有选择展青云当然不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验证朱雀火焰的威力,朱雀可是式神,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只有在攻击他的时候,才会露出破绽,而展青云只有抓住这么一丁点的破绽才能够有机会伤到朱雀,甚至杀了它!

    不再多想,在朱雀火焰在它的嘴里凝聚起来,将要发射的时候,展青云跳了起来,一个旱地拔葱,冲到三米的空中,然后左脚一点右脚,利用这个力量又窜上去两米,然后右脚尖去点左脚尖,同样又是两米,这就是非常著名的轻功,武当的梯云纵。

    就在快要够到朱雀的时候,一股炙热无比的火焰从它的嘴里喷射了出来,展青云侧身用左臂接了下来,于此同时他的左半边没有收到保护的的头发直接被热浪烫的卷曲起来,甚至有的地方都开始燃烧起来。

    不过现在展青云根本就没有空去注意这些,手臂的距离的疼痛,让他差一点掉了下去,可是他还是咬紧牙关,又是一纵,到了朱雀的后背上。

    不要看朱雀的身上冒着金红色的光芒,可是身体确实清凉的很,而且后背上的伤还非常的明显!

    展青云根本不去多想其他的,时间宝贵,魔刀被灌入十成的真气,爆发出幽黑的光芒,被朱雀的金红光芒照耀着,更显的深沉幽暗。

    说时迟那时快,从展青云跳上朱雀的后背到他举刀,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而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不好的朱雀的身体已经开始要翻转了。

    咬牙举起右手,魔刀直接刺入朱雀的伤口处,坚定不移的往深处扎去。

    朱雀的痛苦的嚎叫起来,在空中是上下起伏,快速的翻转抖动身体,想要将身上的展青云的给弄下来。

    可是展青云就是不下来,干脆用已经受了重伤的手紧紧的抓着朱雀的羽毛,反正在没有脱离它的身体的时候,朱雀的羽毛是十分柔顺的,而且也十分的牢固,不用担心一抓就掉了。

    于此同时右手还在将魔刀继续推进,即使因为朱雀锁紧身体而变得异常的困难。

    现在朱雀想要死的心都有,在无尽的剧痛中,竟然还夹杂着更加让它难受的东西的,让它的体力迅速的消失。

    而展青云也发现了,本来因为疼痛而更加的狂躁的朱雀的动作竟然越来越慢了,他一开始以为是因为伤口的问题,可是他也明白,就现在它的伤口只能够说伤势比较严重,可是朱雀被区区伤口弄成这样也说不过去。

    这可是朱雀呀,倭国最最顶级的式神,不可能如此窝囊吧,如果不是的话……展青云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这把魔刀上面,难道是它么?

    想到这里展青云,有了猜想,用这把魔刀对付这些式神是相当的好用的,那些低级别的式神根本就是沾到死碰到亡!看起来这把魔刀对朱雀这种顶级式神也是相当的有效的。

    如果时间足够长的话,说不定就用魔刀就能够将朱雀磨死,就跟网游打BOSS一样。

    不过想法很好,现实却是经常出现意外的。

    朱雀掉在了地上,地上的火苗也被它扑了个干净,展青云从它身上翻滚了下来,趴在地上,刚要想要继续,手臂一动就钻心的痛,这个滋味比上次将毒逼近左胳膊还要难受。

    那次的时候胳膊都要麻痹了,现在确实清晰的很,尤其是现在紧张变得松弛之后,更是疼痛难忍。不过展青云的意志在跟年华无关的事情上是坚硬的如钢的,强忍着极度的痛苦,站了起来。

    蹒跚的走到朱雀身边,无视朱雀渐渐无神却恨毒他的眼神,展青云伸手握上还插在朱雀背上的魔刀,就要继续往里面压去,用尽全身的力气,也要将这个人给弄死。

    突然一阵狂风吹来,风力之大能够赶上台风了,展青云直接被吹到一边,哐当一声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扑哧的一声喷了出来。

    趴在地上,慢慢的抬起头来,展青云就看到斜上方竟然凭空悬挂着一块铜镜,这是什么情况!

    忽然又是一阵风,一个焦急的声音在耳边想起:“青云,青云你怎么了,没事吧!”

    展青云因为接连两次坠落而且都没有防护措施,受了内伤,在年华没有出声之前根本就没有发现她也过来了。转头看着年华脸上的担心难过,嘴边下意识的带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我没有事情,死不了的,我还要跟你结婚生子呢,我们可是要生一个足球队的孩子,诶……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年华是哭笑不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小子竟然还惦记着这点事,而且还趁着自己受伤,想要趁火打劫?这也太可恶了。

    看年华就是不说话,展青云催促道:“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我对你从来都没有提过什么要求!”

    年华翻了个白眼道:“大哥,我们现在可是在生死关头,你能不能想点别的呀,我现在就给你疗伤,你不要说话了。”说着就拿出了那个玉盒。

    展青云本来柔弱的目光一下子坚定起来,伸出完好的右手按住年华的手,嘴唇没动,可是声音却传到年华的耳朵里了。

    年华犹豫了片刻,将玉盒放好,手却是按在展青云的身上,一股生机勃勃的先天之气涌入展青云的身体里。

    展青云刚想要拒绝,可是当看到年华的眼神的时候,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而年华之所以能够这么的轻松,还跟展青云在这里聊天疗伤的原因就是现在大长老根本就顾不上他们了,当然了,年华对躲在神器八尺镜里的大长老也是没有办法。

    其实在这个皇宫里还是有不少人,不过当看到天皇一家的惨状后,都纷纷的躲藏起来。多一半的人想要出去,可是很可惜,到了宫门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根本就出不去。

    而外面也聚集了一些的人,可是他们也进不来。而且由于整个东都也发生了严重火灾还有断电断网什么的,就算有人能够发现皇宫的异常情况也是有心无力呀。

    回到年华所在的位置,年华两人是运功疗伤,那几个阴阳师是想走有不敢走,朱雀的气息是越来越微弱了,而八尺镜却是停在半空丝毫没有动静。

    其实如果有人能够看到八尺镜的里面,就能够看到已经只剩下一点点灵魂火焰的大长老是气的在八尺镜那个小空间里不断的上下跳动,如果换成人形的话,则是形象的都,就是一个小老头在气的跳脚。

    他的式神朱雀现在的气息是越来越微弱,如果不赶紧想办法的话,死就是一个字,可是如果想要救它,必须要他出去才行,而他现在只是一朵灵魂火焰,这样出去没有作用不说,甚至会被蹲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一直再跟那个受了重伤的男人亲亲我我的女人给趁机杀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肉体,进行夺舍,可是,可是!大长老精心准备了二十年的肉体竟然气息全无的躺在那里,已经死去多时了。

    要知道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亲孙子,不过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大长老给抱过来了,这个年轻人的父母也是大长老族里人,不过当听说是大长老看上他们儿子的资质,要亲手教导孩子的时候,欣喜过旺的以为孩子以后就要成才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根本就是被当做备胎养的。

    大长老之所以包养他,的确是因为他的资质出众,可是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他们两人的灵魂还有肉体的切合度是最高的,在进行夺舍后,会非常快的恢复过来。

    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大长老准备用来夺舍的,不过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大长老的心思,而且大长老也是在尽心的教导这个孩子,还给了他崇高的地位,虽然一直压着他没有让他选择式神,也没有在意。谁让大长老说过已经为他弄来了一个相当厉害的式神,直等到他满二十周岁的时候,亲自帮他主持仪式,并且于那个式神缔结契约。

    现在距离他二十岁的生日还只有一个多月了……不过是早死了一个多月罢了。

    大长老现在想的是,现在怎么办,夺舍的肉身没有了,一时间去哪里找这么一个好对象。想到这里,大长老的注意力转移到年华跟展青云这边,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个女人太不好惹了,想要打她的注意说不定最后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毕竟是个女儿身,大长老对女人还是心存轻视的。

    而那个男人倒是一个选择,不过很快又掠过去了,虽然肉身素质十分的棒,身体里部的能量也十分强大,最主要的是精神力也不错,可是却不是阴阳师的料子,只能够排除了。

    那么剩下的,八尺镜的镜面在空中转移,面向那几个阴阳师。

    应该是猜测到镜子里面是谁了,这几个人的脸上放松了起来,大长老可是他们心中的无所不能的神,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八尺镜里面,可是也是非常的相信他。

    可是他们不知道八尺镜里的大长老对他们却是抱着怎样的看法。

    大长老都要郁闷死了,这几个人的虽然都是阴阳师,可是他们都已经拥有式神了,好都是非常低级的式神,如果他夺舍他们后根本就没有没有办法将式神换成强大无比的朱雀。

    高傲的朱雀是不允许有其他的式神分它的主人。

    而阴阳师除了少部分天赋异禀或者是有奇遇的人是不能够同时拥有两个式神的,就算是拥有两个式神也不能同时出现。

    阴阳师跟式神的组合是至死方休的,除非有另一番死了,另一番才能够继续寻找下一个,而且阴阳师不能够对式神动手。

    想到这里,大长老的都要呕死了。

    既然如此,只有这个样子了……

    那几个阴阳师正在面带微笑,用眼神交流,正起劲的时候,几个人纷纷倒下,式神也在空中消散,而只有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那里,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发现自己的式神竟然也陨落了,这是怎么回事呀?

    只记得一道光芒闪过,他们还有自己的式神就死了。顺着光芒来的方向,这个阴阳师不敢相信的瞪着八尺镜,嘴唇颤抖的道:“大大,大长老,我们是您的族人呀,您是不是搞错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话,他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这个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里面的芯子已经换成了大长老,他嫌弃的看着这具身体,比之前选定的那个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这已经是那几个人中最最上等的了,其他的几个人还不如他呢。

    感觉到什么,大长老抬起头来,那个女人冷着脸就站在八尺镜防御范围的后面,眼神凶狠的看着自己。

    冷笑了一声,大长老道:“小姑娘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以为你是爱上我了。”

    年华挑挑眉:“大长老你的身体换了,智商也跟着降下来了,之前的智商跟猪差不多少,现在竟然已经逼近草履虫了。”

    大长老的脸皮抽动片刻,努力的按压下心中的愤怒,“你不用这么气着我,我是不会生气的,而且你根本就进不来。而我却是能够去任何的地方。”说着他就控制这八尺镜,朝着朱雀的方向前进。

    他之所以不扩大八尺镜的范围,是因为八尺镜的第一层防御还在维持着,这部分虽然消耗八尺镜自己吸收的能量,甚至还能够分出一部分来让他支撑第二层的防御,可是大长老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渣了,根本只能够维持着这个样子。

    当然了他是绝对不会让对方瞧出来的,只能够维持高傲的样子,对年华不屑一顾的样子,不过他怕的不是年华能够伤到自己,她还没有这样的能力,怕的是看到他的虚张声势后,将朱雀给弄死。

    站在大长老的身后,年华托着下巴,眯着眼睛,慢慢的嘴角露出一丝的笑容。

    马上就要到达朱雀跟前了,这个时候朱雀睁开眼睛对着他叫了一声,那眼睛中充满了担心还有警告,大长老愣了一下,突然脖子一凉,视线倒转,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后背还有血花喷射的脖子!

    眼前一黑,刚刚得到肉体,就又死了的大长老发现眼前亮了起来,看看四周还是在原地,不过他的位置到了对方的手上。用力催动八尺镜想要离开,可是他跟八尺镜的联系竟然完全的断掉了,一点都没有了。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的最后一点筹码也没有了。难道面前真的是死路一条了?他不相信,不能够就这么死了,还没有活够呢。

    知道这个女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大长老马上投降,“姑娘,请你看在我年事已高的份上就饶了我吧,反正我现在不过是一个残缺的灵魂,你拿在手里也没有用呀。……”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年华另一只手上的另一样东西给吸引住了,失声尖叫道:“这不是另外一件神器八尺琼曲玉么,这,这,怎么到了你的手里了,我们花费了几十年都没有找到呀!”

    年华“哦”了一声,然后轻松的道:“这个是从你们倭国派到我们国家的那个阴阳师里的那个松下的,从他身上找到的,我未婚夫看到这个玉挺漂亮的就送给我了,让我当挂坠带着。呵呵,原来这就是你们国家的三件神器之一的八尺琼曲玉呀。”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看的大长老都要呕死了,这可是他们倭国的国宝,如果找到的话就会供奉起来的神器,现在竟然成了一个女人的挂坠,实在是太过分了。

    可是当他看到年华脸上的表情的时候,所有的愤怒都消失了,他的小命可是捏在人家的手里呢,而且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不可能不知道八尺琼曲玉的事情。更何况……

    大长老的眉心抽了抽,现在两样神器都到了人家手上了……

    年华叹了口气,“其实你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阴阳师,即使在我们华夏也是站在最顶端的那个,可是,既生瑜何生亮呀,我想你应该也有这个想法吧?”她还问大长老。

    大长老内心深处拿着一个小人凶猛的往上面扎针,可是表现出来的只能够是庆幸,“不是的,我庆幸能够跟您这样的英雄豪杰生活在一个时代,朋友好找,知己易寻,可是敌人却是难找呀,君不见独孤求败……”大长老开始发表言论,主要围绕的中西思想就是你不应该杀我,要是杀了我你的人生将充满了无趣,巴拉巴拉……

    而年华的回答则是,伸手在空中画了一张虚空符,直接就盖在这个喋喋不休的灵魂火焰上。

    瞬间大长老的灵魂火焰消散在空中,仿佛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魂飞魄散了!

    吹吹手,年华瞬间来到展青云的身边,将八尺琼曲玉塞给脸色苍白,疼的大汗淋漓的他。这次他并没有拒绝,而是接受了你那话的好意,闭上眼睛,往八尺琼曲玉中送入先天之气。

    年华看着他的脸色从苍白开始变得有了红晕,而那个差一点就成了焦炭的胳膊也开始迅速的恢复起来。

    她都无奈了,上次也是左胳膊,这次还是左胳膊,展青云的左胳膊跟着这么个主人却是受累了。

    把玩着八尺镜,年华的眼角的余光扫到原本朱雀所在的地方,那里爆发出一道金光后,朱雀的身体消散了,虽然有点可惜没有杀死朱雀,不过它想要恢复过来也不是一个小时候,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只朱雀消失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金红的圆球。

    年华赶紧过去拿了起来,也怕它上面的高温,就那么捧在手心里看着,这是什么东东呀。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朱雀留下的,既然一时间看不出什么东西,还是拿回去给自己的师父周大师看看吧,他老人家比较有见识,还是问问他吧。

    怕它烫坏东西,年华刚想把它放在八尺琼曲玉的玉盒里,珠子就突然变凉一点都不烫手了,没想到这还自带调节温度的,得了这样就更好了。

    再去看展青云,就这么一会儿的时候,展青云的胳膊已经看不出什么了。

    “怎么样了?”年华关切的问道。

    展青云轻笑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虽然一时间还不能够行动自如,不过已经不错了。”

    年华松了口气,不过为了让他的伤势好的快一点,将八尺琼曲玉拴在本来挂着玉符的绳子上。

    展青云笑道:“还要拜托老婆大人继续帮我雕刻护身符了。”年华白了他一眼,“没的你!”

    看展青云的情况不错,年华干脆跟展青云隐身离开,当然在走的时候,年华又放了一把火。不过因为大长老已经魂飞魄散了,八尺镜是去控制了,外面跟里面之间的防护屏障已经消失了,已经有不少人跑出去了。不过那些都是些小虾米,而且见好就收的名言他们还是知道的。

    当他们出了宫城,来到东都里面的时候,发现有的地方的火已经扑灭了,可是有的地方的火却是更加的大了,已经练成片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如果不下一场大雨的话,东都迟早会变成一个死都。

    不过或许是天道昭昭不想要年华跟展青云伤人太多,天上竟然开始阴了起来,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年华咬着嘴唇不甘的道:“算他们好运。”

    展青云拍拍年华的肩膀:“我们走吧,这次也算是大有收获呀,镇压倭国气运的八尺镜都到咱们手里了,不用咱们做什么,他们自己都要大乱了。”

    年华这才高兴起来,“你说的对,咱们回家吧!”

    展青云跟年华对视,两人心有灵犀,伴着大雨,拥吻在一起,而背景则是还在燃烧的皇宫。

    等两人回到住处,已经快要天亮了,毕竟东都在京城的东边,日出比较早。

    两人第一件事就是洗一个战斗澡,两人是一起洗的,不过都没有心情去注意对方身体,洗完后,两人草率的擦了擦,坚持着扮成刚来时的样子,这才相拥着躺在床上,本来年华还想要跟展青云说几句话来这,可是脑袋刚刚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展青云更是比年华更早!

    他们两人在这里安心的呼呼大睡,可是外界却是大地震一样,现在东都已经算是全面瘫痪了,而东都却是倭国的政治中心,几乎所有的政府大臣包括首相都住在这里。

    现在政府大楼给烧了,议会大楼给烧了,甚至有不少人的家里都被烧了,包括首相的房子,不过因为他们是大人物所以抢先被救了出来。

    当知道这一切的时候首相本来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可是咩有想到还有更加让他震惊的事情,皇宫也着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天皇陛下一家,包括天皇陛下,太子殿下还有木子公主殿下都死了,更加重点的是,倭国的守护神大长老竟然也死了,倭国最最厉害排名第一的式神朱雀也是消散了。

    还有比这更加震惊的事情么?还有!

    八尺镜凭空消失了,八尺镜呀!这可是镇国神器呀,跟华夏的龙脉一样的重要!现在镇国神器八尺镜消失了,这说明倭国的国事就要开始走下坡路了,甚至可能会亡国。

    这到底是谁干的?

    所有人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华夏国,毕竟两国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而且前不久华夏也发生过一次震惊全世界的病毒肆虐的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而且华夏也只说这是一件偶然时间,可是倭国的几个高层却是隐隐的知道,这根本就是他们国家一手策划的。

    难道是华夏的人知道了,却安不吭声,却在暗地里想要打击报复倭国?这也不是不可能,华夏的民间可是在流传着这件事根本就是倭国一手策划的传言。可是华夏刚刚受到了那么沉重的打击,根本不可能及这么回复过来,来报复倭国。

    更何况,大半的京城都被烧着了,还断了电,点了网,这可不是几个人就能够做的到的。据专家推算,至少要有几百人的队伍,才能够造成这么大面积的着火,断电等情况。

    可是这些天华夏来倭国旅游的根本就没有了。而造成这样的原因则是两个国家第一次这么默契的一个禁止出境,一个禁止入境。

    华夏怕他们的人到了倭国会受到威胁迫害,而倭国则是害怕这些华夏人带进来那些病毒。虽然倭国能够在入境的时候检查出那种病毒,可是如果对方的身体里隐藏着这种病毒就完蛋了。

    虽然病毒在人体里的潜伏期只有几个小时,可是如果有激进分子直接将藏有病毒的东西带上飞机,在将要下飞机的时候,感染上,机器根本就查不出来。

    人体炸弹什么的最可怕了。

    而之前就已经在倭国定居留学之类的人没有离开倭国的,都被重点盯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可能出去办坏事。

    可是如果不是对倭国无比仇视的华夏,还能够是谁呢?

    难道是最近的那两个半岛国家?还是不可能他们哪里有这么样魄力。

    有没有可能是北边的北极熊,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双方经常因为领土的问题产生纠纷,跟他们国家虽然不能说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关系也差的可以。

    除了邻居,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怀疑的对象,毕竟之前倭国一直都在美国的庇护之下,虽然给予倭国保护,可是从倭国身上拿走的东西就更多了。而倭国为了摆脱美国的控制,想要独立自主,肯定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

    如果为了警告倭国,然后弄出这么一出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数他们国家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成这件事,而且规模这么大的可能性最高。

    不顾倭国从心里不希望是美国做的这件事情,毕竟虽然一直想要摆脱他们国家,可是还是希望能够在跟其他国家,比如华夏,两个岛国对峙的时候,他们能够给予帮助。

    这到底要怎么办呀,倭国的首相是差点把他为数不多的头发给撕扯下来,这个问题太难了,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其他大臣们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是苦笑不已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