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回归
    “哈哈,这两个孩子呀!”一号首长摇着头把手上的材料放下,拿了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笑出的泪水。

    二号首长在一边看着他笑成这个样子,都无奈了,“一号首长,您看您,要是那两个小家伙回来,看到您这个样子,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一号首长终于止住了大笑,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消失不去的,“如果我不是当这个首长的话,我都想跟着他们去看看,那些拽的跟个什么一样的倭国人的脸上,是什么表情?”说着抬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二号首长,“难道你就不想看么?”

    二号首长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他给带到沟里去了,“我来找您是想个您商量一下,咱们给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擦屁股的事情。不管如何,这两个孩子咱们一定要保护好呀。”

    不过说起年华跟展青云,二号首长也是挺佩服的,“不过这两个孩子不在场的证据做的到是不错呀,就是苦了那两个孩子了。”

    刚刚知道一直在那个小城市休养生息的将人不是真正的年华跟展青云,而是年华跟展青云的弟弟们,年夏跟展青峰,假扮的他们的时候,碎了一地的眼镜。

    除了一开始就知情的人,其他人根本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过,而在“展青云”跟“年华”到达那个小镇的时候,“展青峰”还有“年夏”则是去了一个封闭的基地进行为期半个月的特训,据说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家庭非要他们去的,就是为了增加他们在面临灾难时的存货能力。

    其实这个营地就是展青云走之前组成的,而且是专门为了“展青峰”跟“年夏”组织的,不过因为里面都是封闭性的训练,他们到底再练习什么,是不得而知的。

    就连年家跟展家也都以为年夏跟展青峰去了这个基地,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就连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也是因为彭部长一看倭国的事情有点闹大发了,这才主动承认错误的,这才知道的。

    当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这两位站在华夏最顶端的大人物当听说了那个让他们拍手称快的事情是年华跟展青云做的后,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两个小家伙是闯了大祸了。不过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还没有给对方留下一丝证据,到了现在倭国的那方竟然都不知道是他们两个弄得。

    “唉,这年轻的孩子就是冲动呀,不过我喜欢。”一号首长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暴脾气,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生涯,也免不了圆滑的多了。

    就在他们两个感叹不已的时候,有人敲门。

    来人是一脸不知道什么表情的彭部长,那小表情是即喜悦兴奋又担忧费解。到了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的跟前后,将手里的几张纸递给他们两位,“您二位还是看看吧,昨天凌晨受到的信息还不是最劲爆的,最劲爆的在这里呀……”

    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对视一眼,掏出眼镜看向纸面。

    劲爆,太劲爆了。

    凌晨的时候,东都被人家给纵火烧了一半,断网断线断电,刚刚才有一部分的才恢复供电供网,而且也只是那些比较重要的地方才能提供。

    更加劲爆的还在下面,上面写着,位于东都的皇宫也没有幸免遇难。

    看到这里的时候,一号首长二号首长还能够说一声胆大包天。

    可是当看到皇宫被一把火快要烧干净了不说,就连倭国的精神领导天皇陛下去世了,不仅是他就连他儿子太子殿下,女儿木子公主都一起完蛋了。

    太子殿下的太子妃早就去世了,两个孩子也跟着一起走了,之后虽然一直在选妃,可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搁浅了。

    现在整个皇室只有天皇陛下的小女儿在世了,可是这位公主殿下早就已经下嫁了,而且在倭国女儿也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利。

    这下子天皇在倭国说不定要成为过去式了。

    虽然之前天皇在倭国就跟英国女皇在英国一样,只是一个意义上的一国之主,其实大部分的权利都在首相及议会的身上,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的权利也还有一部分。

    现在皇室的人绝种了,有的人高兴了,而有的人则是恐惧起来,以后倭国的保皇党跟无皇党,可就有好打了。

    而倭国的乱象对华夏来说是好事情,越乱越好。

    接着下面写的是倭国国内对这件事的看法,不少的报纸还有媒体猜测这件事说不定是华夏干的,不过很快有人进行了反驳,毕竟现在华夏那件事刚刚出了不久,他们自己还手忙脚乱呢。而且倭国明令禁止华夏的人入境,就算是之前在倭国生活的人,也列入监视系统,根本就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

    当然了虽然华夏国的嫌疑被排除掉了一部分,不过倭国内部还是有一些激进右翼势力在那里一个劲的鼓吹,这件事就是华夏干的。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除了华夏之外,还有不少的国家也被单独列了出来,比如俄国,美国,印度,韩国等等等,只要沾了点边的都被拎出来,进行细致的猜想。

    不过因为发生的时间太短,最后结果还没有出来。

    等他们看完后,彭部长苦着脸道:“两位首长,倭国的各大机场已经被封闭了,只能够出不能够进了,年华跟青云,现在还在东都呢,这可怎么办呀?”

    一号首长想了想然后摊摊手的道:“这两个小家伙既然能够进去,就能够自己出来,你们都放心吧。”

    听了一号首长这个赖皮的答案,二号首长摇摇头无奈的笑了,而彭部长则是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从德高望重的一号首长的嘴里说出来的。张了半天嘴,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却发现,还是首长说的有道理,除非是现在就跟倭国发生战争,要不然还真是左右不了倭国。

    不过就算真的发动战争了,就算不算上美国,只算倭国,等攻占了东都,说不定展青云跟年华人家早就回来了。最后的结论是,他们什么办法都不好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着他们自己回来。

    彭部长:“……”他真是为了这答案汗颜呀。

    又是一个白天过去了,小城新搬过来的那对小夫妻,手挽着手亲密的逛着超市。

    男孩子个子达到了一米八,而女孩子的个子也不矮,怎么也要有一米七五,呃,差不多。

    男孩子长得是目若朗星英俊潇洒,女孩子是眉目如画清新淡雅,真真是一对璧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两人的动作有种违和感,可是仔细看去,这种违和感有消失了。

    最后有那种想法的人也只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这对小夫妻买好东西,男生付款后,自己拎着所有的东西,温柔的对身边的女孩子道:“年华,还是让我自己一个人拎着吧,你只要美美的跟着我就行了。”

    女孩子或许是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两手拧在一起小声道:“嗯。”只是一个鼻音,让旁边路过的几个男人骨头都酥了,这小鼻音太嗲了。

    男孩看到这一幕,狠狠的瞪了他们几个人一眼,本来十分的帅气的男孩,眼神相当的锋利,这几个男人本想上来试试,顺便让美女看看这才是真汉子,她身边的那个小白脸是靠不住的,可是当跟人家的视线相接的时候,让他们心惊胆战,最后落荒而逃。

    男孩护着女孩出了超市,悠闲的踱着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里,在男孩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女孩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文静的气质,直冲进她的卧室,拉上窗帘,迅速脱下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最重要的是两块肿胀的东西,还有束腰只穿着内裤,一下子扑到床上,滚了又滚,撕下喉咙上的一片东西,幸福的叹息着,“天啊,还是这样舒服呀。”本来甜甜的女生竟然变成了粗粗的男人的声音,如果有其他观众在他身边,还得被他给吓死了。

    正在他享受的解除束缚的时候,门被推开,刚才那个男孩走了进来,他也不靠近,只是靠在门上,看床上的人滚够了,他才道:“你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么?年夏!”

    原来床上的那个人正是被他老姐勒令办成她的年夏,而靠在门上的就是展青云的扮演者他老弟展青峰,虽然两人之前不是特别的熟,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革命友谊,还算是挺不错的……损友了。

    年夏起身抓抓头发,眼神迷茫的道:“这我哪里知道啊?”说着说着是气不打一出来,抓过枕头一阵擂,咬牙切齿,“我比你还盼着他们回来好不好,如跟他们再不回来,我都有死了的心了。”

    展青峰当然知道了,本来他扮演自己老哥还不太习惯,也不太愿意,可是当看到扮演年华的年夏的时候,他是无比清醒,自己只有一个哥哥,如果有个姐姐的话,肯定跟年夏一样的惨。

    扮女人就不必说了,这完全是击碎了他身为男子汉的心呀,就说这将男人的腰束成女人的腰就够痛苦的了,幸亏,幸亏呀,年夏这小子还算是一个少年,腰围不粗,而年华也不瘦,上下十分的匀称健美,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容易了。最重要的是年华的身材是相当的有料的,上胸挺拔,腰腹平坦,曲线柔美,臀部也是相当的圆润,想要达到这样的程度,年夏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过为了自己老姐,他也只能把苦往嘴里咽啊,不过时间长了年夏也有点习惯了,这适应的速度比展青峰还要快,这就是年家姐弟的又一大共同优点,适应力是相当的好呀。

    脸上的妆容算是他们最最简单的东西,毕竟他们姐弟或者是兄弟之间的长相都挺像的,不要看年华年夏是姐弟,不过由于他们是双胞胎,长得比那两个更像。

    在年夏的脸上修饰一下就更加的像了。将男人的阳刚除掉,换成女性的柔美,不过那丝英气就不用去掉了,这也是年华脸上所具备的东西。

    “对了,你今天差点把我的手给甩出去,要不是我及时弥补的话,就要被别人发现不对劲了!”年夏想起一件事。

    展青峰听完,冷笑道:“那这件事是怪谁呢,谁让你去买……”他根本就说不出口。

    年夏翻了个白眼接过来道:“不就是买卫生巾么,这有什么呀,女孩子不都要用么,我不过是让你帮我选一选怎么了。你没有看到呀,那里多少男人都是陪着他女朋友,或者是爱人或者是老婆一起过去的。”

    “可是你是男生呀!我一想到我竟然是跟着一个男人逛……那里,我这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展青峰反驳道,说完后,用手摸摸手臂上竖起来的汗毛。

    年夏挑挑眉,嗤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男人,可是我扮演的是个女人,在那个时候你就应该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

    展青峰睁大眼睛看着这个自称为他女朋友,挺着胸脯一脸傲娇样子的男人,扑哧一声笑了,最后抱着肚子滚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忽视把年夏都给看傻了,难道我这么好笑,越想越生气,年夏的肚子差点炸了,跟展青峰笑的不一样,他是气的。

    “你给我闭嘴!”咬着牙扑了上去,跨坐在展青峰的身上就要去掐他的脖子。可是展青峰当然是不愿意了,立刻反击。

    虽然年夏会武功,不过对自己姐姐的未婚夫的弟弟,还是不愿意用的,他也知道两人不过是玩玩罢了。

    这对小兄弟从怒气冲冲最后变成了胡闹。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滚去滚来,这次换年夏被展青峰压在底下。

    突然他的眼睛的余光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本来锁的好好的窗户竟然自己就打开了,最后竟然整个都打开了。

    年夏瞪大眼珠子,眼里满满是不可思议。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还压在他身上的展青峰,急促的道:“青峰,青峰,窗户,窗户竟然自己打开了。”

    展青峰因为是背对着窗户,根本就没有发现他身后的事情,以为是年夏的计策,嘿嘿两声,然后一脸色迷迷的样子道:“你不要想着能够骗我,我告诉你,现在就算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当穿好衣服的年夏还有展青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两人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的绯红,天啊,刚才那么丢人的事情竟然被他们给看到了,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哥哥或者是姐姐也非常的不好意思。

    而且……

    年华一脸的为难:“没想到你们不过是待了这么几天就有这么深厚的感情了,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们,展家还有年家,是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的。”

    她的脸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就算你们是真爱,也不能够毫无顾忌的这么做!更何况年夏咱们一家子传宗接代的任务可是都在你的手心里攥着呢,你可不能够这么做呀。”

    “噗!”

    “噗!”

    不光是年夏,就连展青峰都招架不住了,两人瞪大眼睛,赶紧解释。

    展青峰磕磕巴巴的解释道:“年华,不,嫂子您想错了,我们两个不是这样的关系,我们是十分纯洁的兄弟之情,丝毫没有基情。”

    年华一脸的为难,“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们,可是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呀,我明明刚才看到……你们两个纠缠在一起,青峰你还压在年夏的身上……”

    年夏就知道她一定会说这件事情的,翻个白眼,“行了老姐,你回来就调戏我们两个,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要知道我们两个课时尽心尽责的帮了你们这么大一个忙,你回来没有什么夸奖的话,还再这里调戏我们两个!”

    听年夏这么说,年华脸上的担忧无比又隐忍着怒火的表情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感激的笑容。

    “这次都是因为你们的鼎力支持,我们才能够没有后顾之忧的做好了某件事情。这样吧,你们说说你们想要什么的奖励,咱们都好商量么!”年华十分大方。

    谁让这件事她是收获颇丰呀,不但神器八尺镜到手了,还到手了两件圣器,还有若干的名贵珠宝,最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只要有了这个东西,她可以尽情的跟一号首长讨价还价了。嘻嘻!

    展青峰跟年华是老朋友老同学,而是之前还是她的上司,不过现在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嫂子,而且从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超凡脱俗的人,一时间还是有点适应不了呀。

    年夏却是在那里认真的思考着,掰着手指头算着,他是房子,车子,都有了,平时老姐是按月给他零花钱,直接打到卡上,不算其他的这些钱都有百万了,算是朋友中的富豪了,还有什么是他想要的呀。

    想了半天,他还是没有想起来。

    年华看看年夏又看了看展青峰,笑着道:“听说兰博基尼新出了一款跑车,不知道有人有兴趣么?”

    年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不过想到自己车库了那个只是上去坐坐,却从来没有开出过去的法拉利,还是拒绝道:“老姐送青峰一辆就行了,我那辆法拉利还没有开过呢,还是不要浪费了。”

    展青云也是一个男人,当然对车什么的非常的有欲望,不过因为家教太严格,所以虽然会开车,家里给买的不过是一辆普通的奥迪罢了。

    兰博基尼,法拉利这种车子他当然也喜欢了,可是也只能够过过干瘾了,“还是不要浪费了,到时候,让年夏把他的车子借给我开开就行了。”

    展青云当然能够看到自己弟弟眼中的渴望,不由笑道:“既然喜欢那到时候你就去选选颜色,你放心吧我会用你嫂子的钱的,你哥哥也出的起,而且到时候如果你们两个开的烦了,还可以换着用用。”

    展青峰刚要拒绝,就听年华拍了下桌子:“就这么着了,等咱们回了京城就去看看,争取早早的到手,我记得青峰应该是比年夏大一岁吧,驾驶证应该到手了!”

    展青峰点点头,然后就感到旁边有人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充满着怨念。

    当天晚上展青云就跟年华住在了这里,也不打算离开。而展青峰跟年夏则是在其他人的掩护下,秘密进京,直接赶到那个训练基地,然后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这样四个人的身份就换回来了。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

    年华将一个袋子倒在床上,瞬间屋子里就变得是亮堂气啦,都是一些名贵的珠宝,珍珠玛瑙都是次一等的,什么蓝宝石,红宝石,祖母绿,钻石,翡翠,羊脂白玉是应有尽有呀。

    而最得年华喜欢的不是其他的东西,而是一小盒黑珍珠,内敛的华贵呀,漂亮的不得了,她已经开始想自己要做什么东西了。

    其他的东西在年华的眼里倒是不特别的显眼了,除了一枚红宝石是相当的鲜艳,个头也是非常的大。

    其实这些也只是他们收获的其中一部分,其实大部分还是一些古董,而且大多数都是华夏失传了的宝物,既然这次能够看到,年华就准备将那些东西都搬回来,不过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心中这批古董还在从倭国来华夏的船上。

    而这些东西能够到了年华跟展青云的手里,这还多亏了那两个倭国宫女,一个叫浮子,还有一个叫桃子。

    当时年华就跟踪她们两个到了一个密室里,而当进入里面的时候,那两个女人竟然打了起来。

    那个叫桃子的身上竟然插着一把匕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会插在大腿上,而那个浮子因为怀孕了,即使外边看不太出来,可是毕竟体力也降低了。更何况桃子也会点花拳绣腿,这样两人就旗鼓相当了。

    而最后让跟在她们后面的年华是黄雀在后了,直接将两人给了解了,这才有时间看看四周。

    这个地方是一个瓶子一样的形状,一开始的时候非常的细,可是后面的部分就开始粗了起来,到了另一头的时候又稍微缩进去一点。

    这不是让年华惊喜过旺,最让她眼睛冒星星的是,里面竟然有不少的金银珠宝,古玩字画,而且这里有专门为了摆放古董打折的架子,上面一排排的摆放着各种瓷器,铜器,不过年华对这些东西非常的没有研究,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有多大的价值。

    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鉴宝节目的轰炸也知道这些东西肯定是价值不菲的,更中澳的是,这可是我们华夏的东西,怎么能够放在这里呢。

    年华决定一定要把这里的东西全部都运回华夏,一件不剩。

    不过年华还是记得她之所以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是来看看这里有没有松下的日记本什么东西,很多人都有把自己的秘密写在日记里的习惯,希望松下也有这样的习惯。

    不过转遍了密室,都没有找到有关八尺琼曲玉的有关信息,究竟会在哪里呢?还是根本及不存在这么一个东西呀!

    最后年华决定再用精神力扫描一次,如果再找不到有用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幸好这次的结果不错,这本日记本竟然被他放在一个盒子后面的机关里。

    当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的时候,当她打开的时候,吓了一跳。里面除了一个本子之外,竟然还有一个方形的东西,用黄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年华的好奇心那是相当的重的,当将外面的黄布去掉之后,她瞬间傻眼,天啊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么,听说早早的就消失不见了,竟然在这里看到了,真是莫大的惊喜呀。

    “传国玉玺”,又称“传国玺”、“传国宝”,为秦以后历代帝王相传之印玺,乃奉秦始皇之命所镌。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以作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嗣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

    嗣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由此便促使欲谋大宝之辈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玉玺屡易其主,辗转于神州赤县凡2000余年,忽隐忽现,终于销声匿迹,至今杳无踪影,令人扼腕叹息。

    后来传国玉玺被损坏,破了一角,被王莽命令匠人用黄金补上。

    天啊,天啊,不过她不能够就这么拿出去,绊手绊脚的不说,说不定还会让大长老,找到这里。

    强自按下马上冲到展青云身边,告知他这件事的念头,闭上眼睛,安定了下,这次打开那个笔记本。

    更晕了,这上面可都是倭国话,年华根本就看不懂。

    不过这么没有什么,她随身携带翻译神器,将这些字都扫描进随身携带的翻译器里,很快就有了答案。

    年华的眼睛中冒出了丝丝的亮光,原来如此呀。

    松下的笔记上写着,倭国的三大神器是相克的。

    八尺琼曲玉正好是八尺镜的克星,八尺镜是草稚剑的克星,而草稚剑是八尺琼曲玉的克星。

    这是天道的规律,没有什么能够违背,就算是年华如此强大她也有怕的东西,比如沈茜同志,或者是年建国同志。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怎么用八尺琼曲玉破解八尺镜的方法,那是相当的清楚了。

    而且从松下的只字片语中,能够发现他对大长老的不满,还有对木子公主的复杂心情,这两人出现的最多,而为了他怀孕的浮子,则是聊聊一笔,打发时间的玩具罢了。

    这让本来以为自己占据了驸马松下心的浮子成了个笑话。人家根本就从来没有看上过她。不过是当做自己上门,免费的午餐谁不吃呀。

    从日记中年华发现,如果当初松下将华夏的龙脉吸收之后,使腾蛇变成传说中的青龙后,回到倭国的第一目标就是对付已经年老力竭的大长老。

    将东西恢复原状,再将入口弄好后,让别人看不出,有人在这里经过后,年华就去了帮助展青云了。

    ……

    当一切的结束后,两人睡到自然醒,如果不是有人敲门,他们根本就醒不来。

    展青云看看时间竟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擦了把脸,赶紧起来。年华也醒了过来,不过她是不打算起来,拱了拱,又继续睡觉。

    展青云只好自己去开门,外面站着是三个人,其中一个看到展青云后,就掏出了一个证件,“我是倭国的警察,我需要核实一些情况。”

    展青云的心思转了转,不过还是十分镇定的接受询问,他以为会非常的难缠,可是只是为了一句,就走了。

    那两个警察走后,去了他们旁边的房间,而这个房间里面的人的待遇跟他们可是截然不同,竟然被直接带走了。而他们隔壁的房间住着的人是白种人。

    带着他们过来,现在却被留下的服务生告诉他答案了:“之前已经查过监控了,您跟您的弟弟,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出去,有不在场的证据,他们这些警员的工作量也非常的大,像您这样的毫无可能的人,他们当然要轻松的就放过了。”

    当服务员走后,展青云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扑哧一声笑了,摇着头进了浴室,这事情弄得,自己跟年华明明就是犯罪嫌疑人,可是却没有人过来追究他们,倒是隔壁房间那位无辜的邻居则是躺着也中枪了。

    不过展青云当然没有傻了吧唧的去告诉他们事实真相,疯了吧。

    这天晚上,展青云跟年华继续出动了,这次就是直接奔着古董过去的,两人身上贴着隐身符,废了不少的事,这才将东西都弄了出来,放在了一辆卡车上。

    这辆卡车专门用来运送难民物资的,正好被年华给征用了,这个比较简单一个傀儡术就搞定了。

    东西运出来了,怎么运到华夏是个问题,与此同时他们怎么回到华夏也是一个问题。

    这对年华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情,通过控制一个船队的头头,十分轻松的就将这些东西,给弄上了船,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船员们也没有说什么,这不就是走私么,他们见多了,早就不大惊小怪了。

    而展青云跟年华也轻松的弄到到韩国的飞机票,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韩国。

    而且他们两人的护照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是意大利的人,而意大利并没有在限制出境的国家里面,他们十分嗨皮的飞去了韩国。

    然后在韩国,这对意大利的兄弟在茫茫的人海中消失了,他们两人直接偷偷的跟在韩国直达京城的飞机,回到了华夏,不过他们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会京城,而是过来换展青峰跟年夏两人。

    而那些东西中,轻巧的她随身携带了,其他的那些东西,在随着倭国的船只到了韩国后,自有人接收,最后秘密的改头换面,再回到华夏。

    话说,年华跟展青云回到华夏后,展青峰还要年夏就离开了。他们两个几乎可以用雀跃来形容了,这么多天终于轻松下来了,尤其是年夏,扮女人,实在是太难了。

    他们两个走后,年华展青云恢复到正轨,闲着没事就出去溜溜弯,买买菜做做饭什么的,要不然就是坐在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再不就是去附近的一个棋牌室打打麻将,反正是提前享受了退休以后的生活。

    当然到了晚上他们也是非常和谐的,反正两人都是武功在身,不用担心什么体力的问题,可是就是因为如此,两人更加争强好胜,都希望能够压倒对方,不过几次之后年华发现,那个小子被自己压倒的时候,眼里冒出的根本就不是不甘,而是强忍着的兴奋。

    之后年华明白了,自己在这个上面跟他争强好胜,最后占便宜的还是他。不过再心情好的时候,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新鲜一下么。嘿嘿。

    不过他们这么悠闲,有人就看不下去了,比如彭部长,比如诸葛大师。这两人都是知道内情的,彭部长是提早知道的,而诸葛大师却是自己猜出来的。

    当刚猜出来的时候,他都傻了,这是什么节奏呀,他还在这里酝酿怎么报仇呢,人家展青云还有年华就直接跑到东都,把倭国的京都给弄瘫痪了,而且夜观天象,倭国最亮的那颗星星还有其他身份不凡的星星也相继陨落了。

    倭国的守护神,大长老竟然也被他们给弄死了!

    瞬间诸葛大师对周大师产生了嫉妒的情绪,说嫉妒都是轻的,那是无比的嫉妒。

    天啊,自己上哪里找这么一个徒弟来呀,真是太难了,为什么老天爷不让自己先遇到年华呀,如果他遇到的话,年华的成就说不定就会更大。

    最后彭部长跟诸葛大师连玦来找年华跟展青云。

    当彭部长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第一句话就会,“你们知道不知道,因为你们外面已经闹得是天翻地覆了?”

    年华耸了耸肩:“您跟我们说这个干什么啊,我们两个不过是来这里养病来了,我们两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养病。”

    彭部长道:“你们两个就装吧,行了,你们什么时候回京城呀,有的事事情还要等着你们过去处理呢。”

    年华看了眼展青云。

    最舍不得这里的不是年华,而是展青云,他知道等回到京城,跟年华就是聚少离多了,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少去学校了,可是呆在中央警卫团的时间会大幅度增加,现在那里肯定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待处理的文件了。

    而年华回去也要开始正常上课了,更何况武林大会也要开始了,属于武林中人的盛会将要开始了,这次的武林大会,年华是相当不想错过。

    她还想集中叫道一下自己的徒弟,年华已经让他自己练习了好久了,肯定积攒了不少的问题要问她这个师父。

    其实年华这个师父是相当的不称职的,根本没有手把手的教导过,这次弥补一下吧。

    除了这些还有抓出时间来陪陪家人,算算,她竟然没有什么时间了。

    不管怎样,既然人家彭部长都过来请他们了,两人也没有多说,拿着东西就跟着他们走了。

    当年华拎着一个袋子上车的时候,坐在年华旁边的诸葛大师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眼珠子一转不转的盯着年华手里的那个袋子。

    年华知道诸葛大师一定感觉到了传国玉玺的气息,不过之所以不说就是因为不确定罢了。

    然后一路上,年华及看着平时高傲自负的诸葛大师是抓耳挠腮的,差点就成了大师兄。

    几次想要询问年华,可是最后都沉默下来,他也是不太确定,毕竟传国玉玺都消失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年华这么一个小孩子,手上怎么会有呢,而且她刚刚去了倭国,更加不会有了。

    等等,倭国?

    难道说之前之所以找不到传国玉玺,就是因为传国玉玺其实是到了倭国人的手里了?其实这也不并不是说不通呀。

    毕竟华夏最后一代皇帝曾经成为倭国人手里的傀儡皇帝,说不定在那个时候,传国玉玺就被这些可恶的倭国人弄到他们国家藏起来了。而这次年华跟展青云去皇宫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传国玉玺,就拿回来了。

    诸葛大师是越想越有可能,想要跟年华确定一下,可是这里毕竟是在车上,还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去问好了。

    就这样,一路上诸葛大师的心情那是相当的复杂呀,就跟百爪挠心一样,让他想要一吐为快,想要早点知道答案,省的这么煎熬,可是又怕泄露秘密。

    等到了京城之后,诸葛大师一把拉住年华跟展青云去了安全的地方,第一句话就是问:“传国玉玺是不是在你们的手上?”

    ------题外话------

    传国玉玺的介绍引自百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