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挨批
    “呵呵,您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呀。”年华十分干脆的,装傻充愣。

    诸葛大师愣了一下,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他都已经跟她挑明了,自己已经知道了,年华竟然还在那里遮掩不告诉他,这让他不知道如何反应了。

    心中的激动兴奋突然之间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刹那间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有点可怜巴巴的。

    年华动了一点恻隐之心,摸摸自己的脑袋,寻思了一下,这才道:“那什么,一会儿我要去我师父那里,将这个东西交给我师父辨别一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我师父那里。”

    在给师父看到之前她是不打算给任何人看到的,尤其是跟师父周大师相当不对付的诸葛大师了。到底给不给他看,年华决定让自己师父拿主意,嘿嘿。

    诸葛大师却是纠结起来了,他自认为没有看错,年华手里的那个东西十有八九就是传国玉玺,想要亲眼见见摸摸的想法那是相当强烈的。

    可是,可是!如果为了看看摸摸传国玉玺,就要对姓周的那个老东西卑躬屈膝,他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死也不愿意!可是,他真的是想亲眼看到呀。

    无比的纠结呀,诸葛大师觉得这一刻是他这个一辈子最最难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难过呀。一方面是对传国玉玺的向往憧憬,另一方面是对周大师的厌恶,就跟百爪挠心一样,都要痛苦死了。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眼,笑了!

    “行了,您就不要纠结了,这有什么呀,不就是跟我师父说句好话么,也不用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吧。”年华斜着眼睛不忍直视诸葛大师的脸。

    诸葛大师可以算是一个大帅哥,而且这皮肤这身材保养的太好了,如果跟周大师站在一起,不知道的内情的人,都以为这是两辈人。那么英俊的脸硬是被他的主人给弄得扭曲变形,看着他都有种看异形的感觉。

    诸葛大师咬着牙心思半天,最后还是想要看到传国玉玺的强烈欲望战胜对老对头的不待见,“这可是你请我去的,不是我非要去的。”

    没想到这老头,都到了这个时候嘴还这么硬,年华是哭笑不得,“是,是,是我非让您去的,行了咱们赶紧走吧。回来我们两个还要去见两位首长呢。”

    到了车上诸葛大师还是一副傲娇的样子,如果不是想起这老家伙也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年华都想把他给轰下去,只好在心里默念老小孩,这才忍住了。

    来这前年华并没有给师父周大师来电话,为的就是给他老人家惊喜,不过没有通知是没有通知,人家周大师早早的就等着她了。谁让人家能掐会算呢。

    当然了这也是跟年华还有展青云熟悉了,如果不熟悉的大师,根本就把握不住他们两个的轨迹。

    自从年华成为顶尖高手后,她的轨迹就更加的模糊不清了。而展青云因为跟年华轨迹的纠缠,还有之前域外天魔带来的干扰,他的轨迹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两人的踪迹就算是最最顶尖的诸葛大师也辨别不清,更何况是其他人。

    当年华跟展青云他们到了的时候,周大师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周大师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看着他的宝贝徒弟,还有徒弟女婿,不过当看到最后面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眼珠子瞪得溜圆,“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诸葛大师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纠结,反而挑眉一脸傲娇的样,弹了弹指甲,吹了一下这才道:“当然是你徒弟把我给请来的,要不然我才会不蹬你这个破地方的。”

    “你……”周大师的怒火一下自己就激了起来,挽上袖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诸葛大师,横眉骂道:“我徒弟也要听我的,我说这里不欢迎你,你看她会不会多说一句。”

    诸葛大师冷哼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虽然说是人家的师父,可是人家的那身本领是你教的么?你不过是捡了个便宜罢了,还在我这里显摆来了,我告诉你没门!”

    就这样表面看着是一老一少,其实两个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在四合院外面就吵了起来,那个气势,一点不输给那些习惯骂街的大妈大婶们,战斗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两人的动作都是一样,都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的茶壶状,这是各国泼妇骂街的通用姿势,这个国际通用的姿势出现在这两个被誉为大师的人身上了,竟然没有一点的违和感。

    附近不少人都被他们的争吵声给吸引出来,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这里看,一边看还一边指指点点的。

    “你看那个不孝子,竟然跟自己的老子吵吵,真是太不孝顺了。”这是一位老人的话。

    “我估计是因为那个儿子这么大了还没有找对象,他老爸发怒了。爷俩这才吵起来……跟我一样的遭遇呀,太可怜了,呜呜。”这是一位有感而发的三十左右的年轻人。

    那个老人发怒了,“难道你这么大了不找女朋友还是对的?你这么可怜他,是不是也想让我骂你一顿呀。”

    年轻人赶紧闭嘴。

    看起来这还是一对真父子了。

    年华一看得了,要是在让这两位在这里吵吵下去,一定会引来更多的人,还是赶紧进去吧。

    立刻上前一手拉着自己的师父,一手拉着一脸怒容的诸葛大师,一手一个拉进院子里。

    将两人按在石凳上,年华跟展青云这才坐下,拿过桌子上的茶壶,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水,分别给了两人,劝道:“好了,您二位赶紧消消气,消消气,我这会来可是带来好东西了,要是你们在这么吵下去我可就不拿出来了。”说着眼神就看向诸葛大师。

    诸葛大师看出年华眼中是威胁,不再多说了,刚才他之所以敢跟周大师吵架,那也是控制在一个度上呢,既然能够让姓周的愤怒,又不能够引起年华的反感,要不然,被赶走了,就得不偿失了。现在看到年华的警告,他抬头看着院子里的正在发芽的树,不再说话了。

    看诸葛大师不再多说了,周大师脸上露出胜利般的笑容,在孩子面前也没有乘胜追击。

    年华对展青云示意了一下,他将年华交给他保管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古朴的盒子。

    “这是……”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周大师还不太在意,可是当他感受到里面气息的时候,却是瞪大了眼睛,有了初步的猜测。眼睛看向诸葛大师,了然了,怪不得这个老家伙,跟着年华一起过来了,原来是想要看里面的东西呀。

    有心治他一治,不过周大师自己都想早点看到里面的东西,既然如此就让他眼馋一会吧,想到这里催促道:“赶紧打开吧。”

    年华却是停顿了一下,这才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玉石雕刻而成的东西,流光溢彩。

    看到这个东西的一瞬间,不管是诸葛大师还是周大师都呆愣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年华手上的那个东西。

    周大师失声道:“这就是传国玉玺!不会错,一点都不会错,传说的传国玉玺就是张这个样子的。”说着伸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传国玉玺,“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够见到传国玉玺的风采,真是不枉此生啊!”

    诸葛大师没有说话,可是眼中的赞叹却是能够显示他内心的激动。这位也是识时务,在周大师伸手的时候,强忍着没有去摸,他现在可不想得罪这老家伙,人家徒弟可是掐着自己的命脉呢。

    现在已经确定这的确是传国玉玺了,只要传国玉玺在年华的手中,自己就不怕没有摸到的时候。

    年华看周大师这么小心翼翼的干脆将传国玉玺直接塞给他,“师父你不要这么小心,这东西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碎的东西,要不然流传了两千多年了,早就碎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哪里还会让咱们看到呢。”到了现在也只不过碎了一个角罢了,这说明传国玉玺的玉质是相当的好的。

    听自己徒弟这么安慰自己,他这才十分小心的捧了起来,仔细的看着,细心的不得了。

    诸葛大师在一边安慰自己,能看到的,能看到的,能看到的……

    年华转头看他,他额头上的青筋毕露呀,暗自投笑。

    过了几乎有三十分钟,周大师这才徐徐的把手放下,不过还是不松开传国玉玺,感叹道:“真是巧夺天工啊,不知道两千多年前的祖先们是怎么把它给做出来的。”

    年华托着下巴问道:“师父,虽然我能够感觉到它上面暗含着的能量,可是它真的能够定九州镇华夏么?”她一直对镇压气运的说法不太明白。

    而年华记忆里又没有这方面的东西,不知道是那位高人自己也不了解,还是在漫长岁月的流逝中,消失了。

    看自己徒弟想要知道,自己这个当师父的当然要全部满足了。

    周大师想了想开始回答:“这是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据说,能够镇压气运的一共有两样东西,一是龙脉,二是神器。一个国家只要有其中的一样就算是立国了。如果两样全部拥有那就标志着,这个国家要腾飞了。”

    “之前的时候我们国家一直拥有龙脉加神器,也就是传国玉玺的镇压,这样才会成为威慑四方的强大国家,在清朝末期之前,我们国家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强大的国家。可是之后先是龙脉被伤,然后是传国玉玺不见了踪影,我们国家这才遭受了那么大的乱子。”

    “幸亏我们华夏的人们是打不倒的,又一次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而龙脉在华夏人民的意志的滋润些也恢复了一些,这才建立了我们的现在的华夏。现在我们的镇国神器传国玉玺又回到我们国家了,这说明我们国家的富强是指日可待了。”

    “哦,原来如此呀。”年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又问道:“那师父,其他那些拥有龙脉的国家,他们的龙脉跟咱们的难道一个模样?”年华问道。

    周大师摇摇头,“听之前的老前辈说,好像不是如此的,龙脉不过是一个拢称罢了,一个国家是一个国家的形态。”

    年华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周大师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警告道:“年华你可不能够瞎胡闹,这次的事情也是你们两个运气好,胜在出其不意,要是你们想要再去其他国家胡闹,可是不容易了。”下载几乎没有哪个国家不知道这件事情了,有的对倭国同情,有是拍手称快,有的是不悲不喜,不过他们一致行为都是对镇国神器或者是龙脉经行全方位立体化的保护,确保不会沦落到跟倭国一样的下场。

    年华胡乱的点点头,不过她到底有没有听,会不会听,却是根本就不知道,周大师只能够嘱咐展青云:“青云你一定要好好的看着年华,不要让她到处的乱串,省的发生意外。”

    展青云点点头,不过他会不会真的阻止年华,周大师也是没有底,只能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

    年华真是服了他了,只有举手发誓道:“师父我发誓,我真的不会去打其他国家的主意,您就放心吧,您要相信您徒弟的信用。”

    周大师点点头,可是话却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骗我的,你发誓根本就没有效果。”

    年华看自己师父这么固执,只能道:“这样吧,那什么,至少在我出去之前的时候告诉您一声还不行么?”

    这次周大师满意了,年华看向展青云,眼神里都是委屈啊,难道自己在师父眼里就是不守信用的小人么?

    展青云虽然没有点头或者回答,不过眼神却是相当的坚定的表示着,没错你就是这样的。

    最后周大师还是将传国玉玺借给诸葛大师,而且给的时候明确表示,“我这是看在我徒弟的面子上给你看的。”

    而诸葛大师却是第一次丝毫没有介意周大师的语气,捧着传国玉玺仔细的研究起来。

    那三个人却是聊起了其他的话,周大师皱着眉头道:“年华你打算把传国玉玺怎么办呀?是交给国家,还是自己留着!”

    年华却反问道:“如果师父你是我的话,会怎么做?”

    这一下却是难住了周大师,想了半天这才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当然是想自己留着,可是这东西只有交给国家才能够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听了周大师的话,年华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既然连师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交给国家吧,我觉得两位首长肯定不好意思不给我点好处。嘿嘿……”给国家这样才能够让传国玉玺最大化的利用是其中一点,还有就是她怀里可是还有另外两件神器的,正好跟展青云一人一件,嘿嘿,他们不缺神器。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笑,都明白对方的意思,而周大师对自己徒弟把这个东西还给国家也是相当的支持的,虽然还是有点不舍,可是他也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华夏人,当然希望国家更好了。国家好了,人们才会更好。

    既然都已经商量好了去处,周大师直接从诸葛大师的手里将传国玉玺给抢了过来,相当的霸气呀,反正就要见不到了,还是自己多看看的为好,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我管你呢!

    周大师傲娇的决定,让诸葛大师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当年华将事情给他说了后,他倒是高兴了,因为这些国家的东西,可都是由他来安排的,他可是暗地里的国师呀。

    年华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了,又看了看,还在那里舍不得的师父,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说好了要将东西送还给国家,就及早送去,一行人又上了车,驶向中南海,这次肯定是要跟两位首长提前打好招呼的,他们两位可是日理万机呀。

    都是熟人了,虽然也是经过严格的检查,可是也是非常快的,不过几分钟,就完成了。

    等他们到了一号首长的办公室的时候,他老人家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进来吧。”一号首长面带微笑,不过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则是脸色有点难看,大气都不敢出。

    年华一看就明白了,对展青云用了个眼神。展青云点了下头,示意他知道了。

    当年华他们进了办公室以后,一号首长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吧。”

    其他几人都退了出去,不过金秘书在一号首长没有看到他的时候,跟年华挤了挤眼,然后跟着走了。

    虽然年华自己已经看出来了,不过还是对金秘书当着一号首长的面就给她提示,算是比较感激,记了他这个人情。

    当最后出去的金秘书将门关上后,一号首长一脸微笑着请诸葛大师还有周大师坐在沙发上,可是当转过头来面对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难看的不得了。

    年华感到头上的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

    “你们两个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瞒着我们,自己就跑到倭国去了。你们想没想过,要是你们没有成功回来,你们的家人会都么的伤心么?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如果被倭国人抓住,你们会遭受什么非人的待遇么?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如果被倭国抓到切实的证据,会给国家带来多大的灾难么?”一号首长气的头发根都立了起来。

    年华跟展青云低着头不说话,喷就喷吧,反正做都做了,当时不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不就是怕你们这些大人瞻前顾后的么!当然这这些话,当然不能够这么跟一号首长说,两人唯一的反应就是,“是,是,我们知道了……”

    一号首长是口干舌燥,可是得到的回答就是这几个字,气的他都乐了,“呵呵,到了现在你们两个小家伙还这么嘴硬,连个认错的话都不说,是不是想让我把你们两家的家长给叫来呀!”

    听到一号首长说要叫家长,年华不干了,抬头瞪大眼珠子就分辨起来:“您可不能把我们当成还上小学的小孩子,拿叫家长来吓唬我们。”

    展青云伸手握住年华的手,抬起头正视一号首长的眼睛,坚定的道:“就算您叫来我们两家人,他们的回答跟我们也是一样的,为了国家做出必要的牺牲,我们无怨无悔。”

    展青云在“必要”这两个字上是重读!

    展青云表白的话,把一号首长给逗乐了,“哦,你们的意思,如果我告诉你们嫁人后,你们两人因为被你们家的家长被骂了,就是做了不必要的牺牲了呗。”

    展青云没有回答而是开始打亲情牌:“您看我爷爷还有年华的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因为我们两个出了什么好歹,您是于心何忍呀。”然后感叹一声道:“当然了,其实我们也想过了,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我们两个从今往后都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上学上班,不会在去做什么无用功了。”

    你意思就是以后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您也不要找我们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威胁我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一号首长赶紧投降,这孩子真是的,平时看着不言不语的,谁承想关键的时候,还真敢说话呀。

    他老人家说着说着扑哧一声笑了,“其实我之所以这么要批评批评你们两个,其实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们太过的胆大包天了。不过,”他话锋一转赞叹道:“我不得不承认,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你们这两个孩子真是了不得呀。”

    轻轻松松的将倭国给弄得一团乱不说,还顺便将华夏国的嫌疑给洗净了,不要看倭国现在把苗头对准华夏,其实内心深处对美国的猜疑才是最深的。他们不过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告诉美国他们并不知道是美国动的手。希望他们引起懈怠下来,他们才好做其他的。

    可是倭国的人根本就想不到,其实第一个就被他们给排除的国家,才是真正的凶手所在国家,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想到这里一号首长就觉得无比的欢乐。

    其实不少群众都在那里呼吁不要惯着倭国,一定要强势起来。可是如果只是倭国的话,华夏当然不会害怕,大不了再来个八年抗倭好了。可是旁边还有不少国家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呀。

    因此对倭国的挑衅只能够谴责,再谴责,你以为他们心里会好受么?当然不会了。

    当知道年华他们的所作所为后,第一反应就是大快人心,心里的那是相当的舒畅,然后就是对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的担心,因此见到他们的第一面就打算要敲打敲打他们,谁承想在这两个小家伙,狡猾的可以。

    年华看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好了,笑嘻嘻的道:“一号首长,您看我们两个这次为了国家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您是不是要给我点好处呀。”

    一号首长罕见的翻了个白眼,点点年华的鼻子,亲昵的道:“你个小妮子,这次你们功过相抵,无功无过吧。”

    “啊?”年华惨叫一声,“不是吧,这也太惨了点吧,我以为怎么也是大功一件呀。”

    展青云则是更加的务实,叹了口气对年华道:“年华,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回家反省一下吧。”顺手拿起了被他放在桌子上的那个袋子。

    一号首长唉了一声:“我说青云,年华,这东西不是你们给我带来的土特产么?生我的气,还把送我的东西带走,不是太那个了么?”

    年华耸耸肩,“这可不是什么倭国的土特产。本来我们是想将这个东西送给国家的,不过您都说了,我们根本就没有立功,罪过哈不小,为了弥补我们的罪过,还是将这东西放大我们能够看的到的地方。只要看到这个东西的,我们就能够反省自己一定要听话。”

    诸葛大师腾地一下子站起身,直冲着一号首长挤眼睛,对着那个盒子努着嘴,急的不得了。

    最后一号首长虽然不太明白,可是也知道能够让诸葛大师这么着急的东西,肯定不是普通的东西。

    赶紧拦下两人,笑着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呀,真是的,我不过说你们两句,你们就生气了,消消气消消气。还有既然都把东西拿来了怎么还有拿走的道理呢,你们说是不是呀。”

    年华扫了眼诸葛大师,看他低着头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十分干脆的将东西给拿了出来。

    当看到年华手里的那个东西的,本来还不是特别在意的一号首长,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熟悉了,不是说以前见过它,而是从各种文献看到过关于它的描述,“这不是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么,你们小两口竟然把它给弄到手里了。这是大功,天大的功劳。”

    一号首长的眼睛是越来越亮,放声大笑,“哈哈,有了这个传国玉玺,再加上毫无损伤的龙脉,咱们国家马上就能够腾飞了。年华,青云,你们两个做的好,做的好啊!”

    一号首长一个劲的念叨做得好,做得好,多少年了,没有传国玉玺的消息了,别人不知道,可是历任的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都知道传国玉玺的功效,秘密组织了多少人进行寻找,都是毫无下落,他本来都已经放弃了,没有想到,在他的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

    真是国之大幸也!

    一号首长拿着传国玉玺,也没有打算再还给年华,直接拨通二号首长的电话,“你上我这里来,年华跟青云都在我这里呢,你见见他们。对了,还有件东西你也过来瞧瞧。不过最好拿上你的救心丸,我知道你的心脏一直不好。”

    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门被推开,二号首长走了进来,抬眼看到站在那里的年华跟展青云,笑着刚要跟他们说话,就被一号首长手里的东西给勾引过去了。

    直勾勾的朝着一号首长走去,眼珠子拴在传国玉玺上面根本就下不来了。

    “这,这难道是传国玉玺!”二号首长不敢十分确定抬头看着一号首长问着。

    一号首长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的感慨:“没错,这就是传国玉玺,没想到在咱们两个主持国家工作的时候,回到了咱们国家的,这是咱们两个的天大荣幸呀。”

    两位首长在一起感慨万千,那边年华却是看不过去了,咳嗽一声,惊醒那两位后,撇着嘴道:“那什么,这还不是您二位的呢,现在我跟展青云才是它的主人,就算是您二位也不能够从我们这两个平民百姓手里抢东西吧!”

    这个时候二号首长才想起来,年华跟展青云还在呢,赶紧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呀。”

    年华道:“我之前给您的办公室打电话了,不过是没有人接罢了。”一听这话,二号首长的眉毛皱了一下,他可是亲自告诉自己的秘书,如果看到年华的号码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怎么就没有人告诉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要好好查一查了。

    开玩笑归开玩笑,玩笑过后,年华郑重的道:“两位首长,这个传国玉玺是我从倭国那里得来的,我想国家应该需要这个,我就把它赠送给国家了。”

    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对视一眼,欣慰的点头,一号首长道:“年华,你就放心吧,国家不会亏待你们两个的。而且我也知道你们两个之所以那么做就是为了替咱们华夏,替咱们那些在那场灾难中死去的同胞们报仇,在这里我要代表华夏,对你们两个鞠一躬。”

    年华跟展青云赶紧躲开,“您不要这个样子。”

    紧接着二号首长也是做了同样的动作,“多谢你们了。”

    两位首长的动作把年华跟展青云弄了个脸红脖子粗的。

    一号首长看到这一幕调侃道:“年华,你也就是说的厉害点,你看我们两个老家伙,这么一感谢你就受不了了,以后还是不要放那些大话了。”

    年华撅着嘴不去搭理这个为老不尊的首长。

    说过笑过后,几人围坐在沙发上,开始商量起来。

    诸葛大师首先发言:“既然咱们已经得到了传国玉玺就一定要把它给利用起来,要不然跟不得到也差不多少。”

    其他几人点头。

    “这件事就交给我……还有周大师了,我们两个来做这件事,两位首长你们就放心吧。”诸葛大师本来是不想提周大师,可是这是人家徒弟发现的,要是因为自己的没把姓周的加上,年华把自己给踢出去,让姓周的负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年华本来也想要为自己的师父争夺一下这个位置,不过看诸葛大师这么识时务,也就没有开口。

    而两位首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对诸葛大师是非常信任的,而跟周大师也听熟悉的,再加上这位可是年华的师父,更是举双手欢迎。不过几人是一致表示,在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还是放在年华展青云的手里更加的安全。

    又说了一会话,年华跟展青云就告辞了,他们两个还要回家里去看看呢。

    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亲自把他们给送出了门外。

    看着年华跟展青云手拉着手走了,诸葛大师跟周大师也别别扭扭的起身告辞,就剩下两位首长。

    回到办公室后,一号首长问道:“你不知道年华回来的事情?”

    二号首长摇摇头,皱着眉头道:“我今天去别的地方视察了,刚刚回来,还专门问过我现在的秘书,他说一天都没有电话打过来。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查查。”

    现在年华跟展青云可是香馍馍,前途不可限量,现在他们两个是正当政呢,可是十年后,二十年后,肯定早就下去了,如果家里没有一个有用的人,那两个家族肯定是直线下降,而人家年华跟展青云则是更加的强大。

    现在跟他们打好底子也是为了以后投资,更何况现在这两个孩子已经是非常的了不起了,胆子还大的很,而且再必要的时候还够狠,如果再说狠一点,真是有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威势。尤其是现在整个华夏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真正的伤的了他们。

    展青云还好一点,尤其是年华更是如此。

    这样的人只能够当朋友,不能够做敌人。

    年华跟展青云刚刚进来玉泉山,年华的手机就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年夏给她打过来的,“怎么了,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呢,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说完就要挂电话。

    年夏连忙阻止,语气十分的着急:“老姐完蛋了,爷爷跟展爷爷知道你们两个的事情了,现在他们两位正气势汹汹的坐在爷爷的书房呢。”

    年华吓了一跳:“你说什么?知道我们什么事情了?”

    年夏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听一耳朵就被轰出来了。而且他们两位的表情是相当的严肃,让我望而生畏呀。”

    年华听完就知道了,这肯定是知道了,不过他们两个也知道,不能够瞒两个老爷子都长时间。

    算了横竖都一刀,比比眼睛就忍过去了。年华跟展青云互相打气,慢慢腾腾的向年家走去。他们敢跟一号首长插科打诨抱怨什么的,可是跟两位老爷子,他们真是有点底气不足,谁让他们是亲爷爷呢。

    不过走的再怎么慢,路程在这里摆着呢,半个小时后就到达了年家。鼓起勇气,年华敲了敲门。

    当年华跟展青云进去后,发现没有他们以为的三堂会审,只有年夏年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

    看到年华他们两个进来后,年夏第一个站起来,指了指上面。

    年华点点头,跟年泰打过招呼后,拉了拉衣服,跟展青云上了二楼。

    那种悲壮的气氛,让年泰都感觉出不对劲了,拍了拍年夏的肩膀:“你老姐跟你姐夫,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一副心虚的模样呀。”

    年夏耸了耸肩,一副我怎么知道的模样。

    年泰看他不说,也没有办法,这小子的嘴一向是非常严的,想要保密的事情,谁都撬不开。

    而楼上,当年华跟展青云进了书房的时候,里面两个老爷子面对面的作者,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严肃,眉宇间都带着煞气,再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是气的只哆嗦。

    可是,上面的环节只出现在年华的幻想中,实际的情况是,书房竟然变成了小饭馆一样,两个老爷子竟然对坐着,小酌?!

    桌子上的文件书籍什么的都放到了一遍,取而代之的是几样小菜,什么花生米,拍黄瓜,炒鸡蛋,兰花豆,对了还有一盘五香鸡肉。旁边摆着二锅头一人一个一口的小酒盅,一口一闷,喝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年华十分怀疑,以这两位的牙口,吃花生米跟兰花豆能不能嚼的动。事实证明,这两位的牙口是相当的不错。

    当听到开门声后,两位老爷子转头看着年华跟展青云,脸颊都绯红了,应该是喝了不少了。

    年老爷子招招手,笑着道:“原来是我大孙女,还有孙女婿来了,赶紧过来,陪着我们两个喝一杯。”

    年华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展青云的冰块脸也化了。

    当他们两个一人手里被塞了一个酒杯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

    年华拒绝道:“爷爷,我是个女孩子,不应该喝酒。”然后小心翼翼的道:“难道你们就不觉得我们做的不对么?”

    就听展老爷子叫了一声:“做得对,做的太对了,把我年轻的时候一直想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我高兴的很呀。”

    年老爷子也在那里感叹道:“要是我年轻的时候有你们这么这么厉害,我早就把倭国给弄平了。那里还轮得到你们。你们做了我们想做的事情,我们高兴,高兴的不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