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章 爱情这个东西
    年华根本就没有想到两位老人不但没有教训他们,竟然还拉着他们喝起了酒,就连平时看着温文尔雅的展老爷子都频频劝他们酒:“没事,没事,来喝口。”

    年华推托道:“那什么,我还未成年呢,不能够喝酒。”

    年老爷子瞪大眼珠子,拧着脖子怒道:“谁说的,你跟青云都订婚了,如果这是在古代的话,你们这都算结婚了,就算是现在这样的社会,你也算是成年人了,而且,”拍拍展老爷子的肩膀,“而且我跟你展爷爷,高兴啊,难道你连我们这两个老头子这么一点点的愿望都不满足么?”

    年华都无奈了,年老爷子明显就是喝多了,开始胡搅蛮缠,不过怎么着这也是自己的爷爷,也不能不给他老人家面子,没有办法只能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亲眼看着年华一滴不剩的喝下去,年老爷子展老爷子,这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心满意足了。

    展青云喝了自己面前的那杯后,起身端起酒瓶,“就让孙子我给您们两位倒酒吧。”

    年老爷子展老爷子,当然是相当的满意了,喝起来是更加的开心。一杯接着一杯,不过,“怎么这酒是越来越没用酒味了?”年老爷子举着杯子,他歪着头仔细观察。

    展青云镇定自若的道:“那是因为您已经喝得太多了,舌头上的味蕾已经麻木了,这才会出现这种错觉。”

    年老爷子举着杯子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对,“你说的不对,以前我可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

    “我想您自从六十岁一来就没有喝多过吧?”展青云胸有成竹的问道。

    年老爷子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人不服老是不行的。”抬头看着展老爷子,感慨道:“当年我能够一次喝五大碗白酒不醉,现在不过才喝了这么点点酒,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呀。”

    展老爷子也是有所感触,“年老弟你说的说的没错,你看咱们这孙子孙女都这么大了,能够办成咱们一辈子都办不成的事情。不过能够看到他们倭国这个样子,就算是再老十岁,我也愿意呀。”

    他老人家的一番话,立刻就将年老爷子的那丝对青春怀念的伤感给赶走了。

    “展老哥你说的对,我现在就盼着,能够看到年华跟青云结婚生子,我是无比期待呀。”年老爷子慈爱的看着他们两个。

    展老爷子期盼的心思比年老爷子还要重,展青云可是他们的长孙呀,身上带着他全部的期待。而且年华甚至比青云还要优秀,这以后生出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肯定都是一等一的棒。

    两个老人脸上的那种期待,把年华跟展青云弄得心里发毛。拉了拉展青云的袖子,年华站起身对两位老人道:“那什么,我们两个这不是刚刚回来么,我们打算去看看几位朋友,而且越好了晚上的时候一起吃饭,那我们就先走了。”

    展青云站在年华的身边,嘱咐他们道:“您二老也少喝点。”

    挥挥手,年老爷子不耐烦的催促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赶紧去吧。”

    年华展青云跟年老爷子展老爷子道了别后,出了书房,到了二楼,将还坐在一楼的客厅,竖着耳朵听上面动静的年夏年泰拉上,焦急的出了年家。

    晚上的时候,四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去吃涮羊肉,刚到了地方坐好,年泰的业务来了。

    跟他们示意了一下,年泰跑出去接电话,等回来的时候是满脸的笑容:“咱们再加个座位吧。一会儿有一个女性朋友要过来。”

    年华看看年夏,他也是一脸迷茫,瞧瞧展青云,明显他也不知道。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年华干脆用杯子当惊堂木,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什么呀,就是一普通的朋友,你们不要想得太复杂!”年泰是坚决不承认。

    年夏冷哼一声道:“老大,你如果现在不坦白,一会儿我们可要问人家了。再说了,如果不是关系特别的好的话,你会带她见我们?”

    看年华跟年夏这两姐弟一直对外攻击自己,年泰也得找个外援,眼睛就瞄上了展青云。

    年泰一把拉住展青云的手,深情的望着他,“青云,我们两个可是从光屁股就玩在一起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呀,如果我是女人的话,咱们早就在一起了,也不会轮到年华了。咱们这么深的感情,你应该相信我呀!”

    展青云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可是手上却是用力将他的手抻了下去,“你还是跟你的那位解释一下吧。”

    “啊?”表演的正带劲的年泰听了展青云的话,愣了一下,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头上瞬间就冒出了冷汗,咽了口吐沫,缓慢的转过头,一位俏生生的美人就抱着双臂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呢。

    “伍仟灵,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年泰一下子就萎了。

    伍仟灵强忍着怒火,瞪了他一眼,不过却没有当时就爆发出来,跟年华他们说话时候,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话语中带着歉意:“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年华对她微微一笑,“伍小姐请坐吧。”说着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年夏。

    年夏会意的微微点头,用脚踢了下年泰。

    年泰这才清醒过来,赶紧起身,帮伍仟灵将椅子拉开,“仟灵请坐。”

    伍仟灵对他微微一笑,姿势优雅的坐了下来。

    看伊人对自己笑了,年泰这才松了口气,也没有坐回去,直接来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上去。

    年泰帮忙给双方进行介绍,“这三位都是我的家人。”指着年华,“这位是我最最亲爱的妹妹年华。”

    年华听到伍仟灵微乎其微的松了口气的声音,伍仟灵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的真诚了,“你好,年小姐实在是漂亮,跟你完全不同。”说完还瞧了眼年泰。

    年泰也不在乎她的调侃,继续介绍:“年华左手边的那个帅气的小伙子是年夏,他跟年华可是双胞胎呀。”

    伍仟灵刚才就觉得他们两人是有点相似,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龙凤胎。

    接下来最后一个就是展青云了,年泰苦着脸道:“这位就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兄弟展青云。不过你可不要误会,他可是跟我妹年华是一对。”

    年华笑嘻嘻的举起她跟展青云握在一起的手示意了一下,“伍小姐可不要误会呀。这个男人可是我的,就算是我哥哥我也不会相让的。”

    年泰无奈的看着她,“其实如果你不说最后一句我会相当的感激你的。”

    年华根本就不在乎,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了。

    而伍仟灵看了展青云两眼就不敢看了,这位的气势也太强大了,根本就不能够直视。

    很快服务员就把羊肉,各种的菜蘑菇什么的都拿了上来,满满的一个桌子都摆满了不说,旁边的几个架子上也放满了。

    伍仟灵不好意思的道:“其实你们根本这么客气。”

    年华,年夏齐声道:“不客气,不是客气。”

    不过当吃上的时候,伍仟灵瞠目结舌,不过为了维持淑女的形象并没有显露出来,这还真不是客气呀。

    年华跟展青云明显就是吃东西的大户,五分之四的东西都是他们两个干掉的,而剩下的那部分,正好让伍仟灵,年泰,年夏消耗掉,当然年夏吃掉了里面的多一半。吃完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盘子都光了!

    伍仟灵看向年华的眼神都不对了,眼睛在她肚子上面转悠,可是那个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难道她的肚子里面装着一个世界?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年华结束进餐,拿起纸巾擦擦嘴,微笑着对伍仟灵解释道:“伍小姐不用害怕我的胃会撑爆,我跟青云还有年夏都是练武之人,因为平时消耗的体力太多了,因此才会进食这么多,你不用为我们担心。”

    伍仟灵木木的点点头,她还没有从刚才的这件事情中缓过来,实在是太厉害了。

    吃过了饭,几人决定就在附近逛一逛夜市,之前的时候,每个人的头顶上仿佛笼罩着乌云,现在这片乌云终于消散了大半了,晚上出来的人也多了起来。

    闲着没事逛逛街也有助于消食呀。

    伍仟灵还是担心他们的胃,故意带着他们到处转悠,她自己还穿着一双恨天高,走的时候长了是相当的难受的,不过她还是忍着,年华在一边看着心里暗自点点头。

    年华抬头看到对面正好有一个卖奶茶的地方,拉着几个去那里坐坐,主要是让伍仟灵休息休息她的脚。

    年泰其实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不过他知道伍仟灵是个善良勇敢的姑娘,可是更知道是,她这个人说好的就是有主见,说的不好听点就是固执,她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别人根本就勉强不来。

    现在看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松了一口气。

    当坐到那里待了一会儿后,年华故意故意找了个理由,拉着展青云跟年夏走了,就留下年泰跟伍仟灵。

    年泰坐到伍仟灵的身边,皱眉心疼道:“你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怎么不坐下来休息休息呀。”

    伍仟灵笑着摇摇头,“我看他们都听有兴致的,不想坏了他们兴致么,而且他们也都非常的体贴。”

    年泰狠狠的竖了下拳头,恶狠狠的道:“他们敢不对你这个未来嫂子好。”

    伍仟灵被他给逗笑了,可是笑过后,伍仟灵却有点担心,“你会所年华跟年夏会不会喜欢我呀?”说着抱怨起来年泰来,“你事先也不告诉我,是见你们家的人,要是知道的话,我就……”

    “你就不来了……”年泰的笑容卸下,冷冷的看着她。

    伍仟灵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表情,难过的低下头没有说话,可是从她这个动作就知道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年泰看着远方的景色,可是细看就能够发现他的瞳孔是发散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那个上面。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中意你,我也以为你是中意我的。我知道你的家庭并不太好,可是那又怎么样,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家庭。”

    伍仟灵猛地抬头,瞪大眼睛,低声怒吼道:“年泰你竟然调查我?”

    年泰毫不示弱,用同样声量坚定的道:“因为我要知道你是不是外国的间谍。”

    “外国间谍?”伍仟灵扑哧一声被气乐了,“我伍仟灵就连国门都没有出过,还间谍?你美剧看多了么?”

    年泰反问道:“既然你不是外国的间谍,是一位纯正的华夏妞,我想要娶你有什么问题么?”

    伍仟灵被他严肃认真的语气给震住了,可是还是口不对心的反驳道:“不是的,我们两个刚刚认识这么短的时间罢了,我们还没有互相了解,我,我还比你大一岁……”

    年泰都气晕了,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先喝着,我先出去让我的脑袋放松放松。”说着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去了门外,找了个地方买了包烟,开抽,他本来都已经戒烟了,没有想到这次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又抽上了。

    站在奶茶店的门外正抽着呢,就听到奶茶店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快放手,我男朋友就再外面的,你们在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

    “报警?你试试看呀!哈哈,你这小妞长得挺和我胃口的,跟了我,我保证你这辈子吃香喝辣的。”这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年泰一听就知道不好了,立刻冲了进去。

    年华走了几步,就开始往回走。

    展青云自动的跟在她身边,而年夏虽然也跟着往回走,不过确实有点不解:“老姐,咱们干嘛这么快就回去呀,老哥跟那个伍小姐一定还在那里亲密聊天呢,咱们过去不是当电灯泡么!”

    年华却是挑挑眉,一副秘密的样子。

    年夏撅撅嘴,也不再多说什么,老姐能够告诉他的,早早的就告诉他了,如果他不能够知道的,就是到死她也不会让自己知道。他还是不要费这个脑筋了。

    等他们回到奶茶店的时候,里面已经开始乒乓乱响,里面还夹杂两个男人的国骂,还有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年夏马上听出其中一个男生不就是老哥年泰么,那个女生就是伍仟灵。难道他们出事了?

    年夏第一个冲了进去,年华跟展青云随后就到了。

    等年华跟展青云进去,里面的局势开始了大混乱,本来是对方的老大跟年泰交手。不过因为年夏的加入,剩下的那几个跟班一股脑的都去对付年夏。

    可是年夏毕竟跟年华学过功夫,而且现在锻体的那个伏虎式也在做着,身体素质是他们的好几倍不说,招式也高明。不过几下就把那几个人打得倒地不起了。

    而那个头头一看不少,竟然想要扔下一杆小弟逃跑,不过刚到了门口就被人给堵住了。

    年华两手环胸,“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那个头头,嘴里怒道:“你TMD管什么闲事,给老子滚一边去。”挥手就要把年华给扇到一边去。

    可是的手碰到的根本不是小姑娘柔软嫩滑的脸颊,而是钢钎一样的手。

    展青云当然不会看着他碰到年华的,对于想要碰触他未婚妻的人,他都是要坚决打击的。

    “哎呀,我的妈呀,我的手啊,我的手断了。”头头跪倒在地捧着他的手臂在那里鬼哭狼嚎的。

    年华皱皱眉,从躲在一点的一个服务员的托盘上端起一杯奶茶,直接连杯子跟热奶茶塞进这个人长大的嘴里,动作迅速的掌握了快准狠的精髓了。

    那个头头一下子就地上蹦起来,哀嚎着伸手扣他嘴里的那个杯子,可是越用力杯子越出不来。而且奶茶虽然不是滚烫的,可是也有七八十度了,呵呵。

    看到这一幕伍仟灵都看傻了,刚才年华的所做所为她都看在眼里,这也太彪悍了。

    年华无视其他人异样的眼神,走到他们身边蹲在靠在伍仟灵身上的年泰身边。

    仔细看了看,跟她推测的一样不过是一点点的祸事,换来的却是美女的倾心呀。英雄救美可是恒古不变的真理呀。

    附近的人早就报警了,年华他们还没有离开,警察就来了。

    过来的警察当当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一下子眼睛就亮了,他们都曾经正面见过这两位英雄,对他们的本事那是深深的着迷呀,这两位都是一顶一的厉害。

    “年,年小姐,还有展先生,还请你们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说话的这个警察的声音是相当的温柔呀。

    年华跟展青云对视一眼,点点头,“行,不过我们这里还有病号呢。”

    几个警察过去看了眼,发现根本就是皮肉伤罢了,不过嘴里却是道:“这两位伤势都挺严重的,不过为了能够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情,还是请两位忍痛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伍仟灵都傻了,她身上可是一点伤口都没有,不过是被推搡了几下,估计腰上有点青。

    可是那些警察还是不由分说,也不知道从哪里抬过来两架担架,就把他们给放到车上了。反倒是伤的最严重的那位头头,因为120上的担架被抢走,被两个警察拖着给扔上了救护车。

    到了车上,伍仟灵就被从担架上放下来了,坐在年泰身边还不知所措呢,年夏也跟着上了同一辆车。

    年泰起身问道:“你姐姐跟姐夫呢。”

    年夏撇撇嘴,“他们给让进了第一辆车,这些警察也真是的,弄得跟追星一样,竟然还让他们给签名,有没有搞错呀。啊……你想干什么呀?”

    他正在那里抱怨呢,副驾驶座上就伸出了一个脑袋,脸上带着梦幻的笑容:“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的魅力。”发花痴过后,这人想起来刚才他听到的对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年夏:“你是他们的弟弟?”

    年夏点点头,“没错。”

    刚刚回答完,一个张纸还有一个笔就被递了过来,这个警察是一脸的谄媚:“既然这样,那能不能拜托你,让你姐姐跟你姐夫在我的纸上签字。”

    年夏刚要点头,伸手去拿,就感到车子一阵的东摇西摆,赶紧扶住前面的座椅。

    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吼道:“你好好开车行不行呀,早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就不带你一起出来了。”

    可是驾驶座上的警察声音都不对了,“老大,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啊,他们说那两个是这位的姐姐姐夫。”

    “对呀。我听到了,请说重点!”

    “你连着都没有听出来么,他的意思就是说,那两位根本就是男女朋友,甚至是夫妻!”司机吼了出来。

    副驾驶座上的那位,嘴里叼着的烟,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将他的裤子烫了个大包,都不知道!

    而前面那辆车上,也跟安了暂停键一样,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的看着年华跟展青云,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后,车上的人欢呼起来,“太好了,展将军跟年将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我们支持,坚决支持!”

    年华都哭笑不得了,这算怎么回事呀,不过他们也从这件事发现他们在京城人民心中的崇高地位了。

    到了警察局,他们两个被前促后拥着进了会客室,而年泰年夏还伍仟灵则是有医生过来给他们治伤。主要是年泰,年夏跟伍仟灵根本就没有事情。

    上好药后,年泰的整个脸变成了姹紫嫣红,把年夏给笑喷了,实在是太可笑了。弄好后,他们就被带到另一个会客厅,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根本就不像进了警察局,就跟再某个会所一样。

    过了一个小时后,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打头的就是一个气势磅礴杀气四溢的年轻人,旁边就跟着那个胳膊上已经打了石膏的头头。

    年泰他们所在的会客厅,玻璃都是透明的,从外面就能够看到里面的人影。

    “表哥,就这几个人打得我。”这个头头是嘴撇着委屈的可以,然后又指着站在一边就跟看热闹一样的警察,咬牙启齿:“还有这帮子臭条子,一个个看我的笑话,竟然还敢把我给进救护车,真是胆大包天!”

    这个表哥听了他最后的那些话,却是顿了一下,觉得或许事情跟自己表弟叙述的有点不一样。

    “你闭嘴,不要再说了,我已经明白了。”一句话堵住还在喋喋不休的表弟。

    这个表弟之所以这么狂妄就是仗着他表哥的势,现在表哥发话怎敢不停呀。

    表哥推门进去,直接将女人还有那个少年掠过,将注意力放在那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身上,因为他发现这个人的身上的气质有点熟悉,那就是官二代的气势,不过却并不是肆意跋扈的那种,他有了初步的猜想,这小子应该是某个小官的儿子。

    而且这个小官应该还有点势力,要不然这些警察不可能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表哥的心里踏实了不少,笑着走到年泰的身边,也不用别人请,他自己就坐下了,“我说这位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我那个表弟不懂事,把你给打成这样,真是过意不去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然后推到年泰的眼前,“这就当是给你们压惊的钱,怎么样?”

    伍仟灵一看就怒了,如果依着她的脾气,早就把支票抽到这个人的脸上了,可是她不能够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本来这件事年泰就是被自己给连累了。刚才年泰就已经跟她明确说明了,这件事交给他们解决。

    强忍着怒火,伍仟灵低头不语。

    年泰伸手就将支票给拿了过来,咳嗽了两声,叠了两下然后给装进兜里了。

    ……

    伍仟灵本来不知道他要怎么解决,现在看明白了,刚想发怒,想起自己应该相信年泰,闭上眼睛,静静的祈祷着。

    表哥也傻眼了,这位竟然根本就不按照套路走,在他的想法里就是,自己出钱,然后对方不要,再把钱还回来,然后再贴给点钱给自己跟表弟,这件事就算了了。毕竟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警察局的这些人的嘴还都挺严的,这也说明这个人的父辈就算是个小官也是一个实权派。这样的人,也是不能够轻易得罪的,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不过如果真的到了撕破脸的时候,表哥是丝毫不惧的。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的所作所为,太不讲究了,看起来,不教训教训不行了。

    表哥冷下脸来,声音也带了冰渣:“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呦,这是谁呀,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让人不得安生呀。”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一下子就击碎了表哥的攻击。

    这个声音好熟悉呀,转头一看,彻底傻眼,眼前的这两个人他竟然都认识,都熟悉,而且一个都得罪不起,他们怎么在这里呀。

    “哎呀,这不是方大少么,你这伤全好了?”年华笑眯眯的问道。

    方大少刚要接口,就听另外一个祖宗在那里冷声道:“既然伤势没好,还到处乱窜,你还是赶紧回家养伤吧”

    一听展青云的话,方大少苦着脸道:“您就不要损我了,这不是我表弟出了点事情么,他被打……”

    方大少看看屋子里的年夏,又看看屋子外面的年华,突然脑袋里冒出让他想死的想法,他战战兢兢的问道:“年将军,您跟屋子里的那几个人是什么关系呀!”

    “哦,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年华的回答让方大少松了口气,可是气还没有喘匀呢,就听到了年华的下一句,“就是一个是我的亲弟弟,一个是我的堂兄,那个女孩子也可能在未来成为我的堂嫂罢了。”

    “噗通”一声,方大少栽倒在地,双眼紧闭,晕了过去。

    而随着方大少的晕倒,他的那些跟班的也明白了些什么,隐晦的瞪了那位表少爷一眼后,纷纷的躺倒在地。

    只留下那个表少爷蹦跶,不过没有了给他撑腰的表哥,他也蹦跶不起来,而且他这个时候也才发现,好像,好像他惹到了不起的人物了。

    他哦的一声也晕了,脑袋正好砸在他表哥方大少的肚子上。

    年华就发现那位方大少的拳头瞬间锁紧,脸上扭曲了一下,然后才恢复正常昏迷的样子。

    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的识时务了,年华他们也不打算多做什么了。

    年华展青云跟一直陪着他们的局长道别,然后带着年泰他们离开了。

    警车亲自把他们给送到他们停车的地方,目送警车离开后,年华请他们上车。

    当看到车的时候,伍仟灵咬了下嘴唇,停下脚步,拒绝道:“你们走吧,我跟你们不顺路,我打车回去就行了。”

    年泰也发现了她不对劲的地方,知道有些事情是应该坦白的时候了,因此道:“难道你就打算跟我永别么,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难道你就不想要真正的了解我一次么!”

    最后一个理由打动了伍仟灵的心,她默默的坐上了车。

    “青云,开车回小四合院。”年华道。

    展青云点点头,没有说话。

    年泰则是摸摸自己的脸,感激道:“谢谢你了,我的好妹妹。”

    年华切了一声,“我这是怕你这样子,吓到爷爷奶奶,他们年纪可不小了,被你这副鬼面一吓,心脏病都得吓出来。”

    “嘿嘿。”年泰也知道自己这张脸不好看。

    回了四合院,年华帮他们安排好了住处,伍仟灵本来想要拒绝,可是当看到年华的眼神的时候,却是没有说出口。

    年泰感同身受的凑到伍仟灵身边,感慨道:“你也觉得年华特别有气势,被她盯着的时候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吧。”也不去等别人回答,自顾自说道:“不要看我是她哥哥,其实很多时候,我就跟她弟弟一样,被管着被宠着。”

    “其实你知道么,在咱们有缘遇到的那次灾难中,年华,我的妹妹一直都奔波在最最危险的地方,甚至差点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不是青云过去及时的话,我就失去了这么一个坚强强大百折不挠的英雄妹妹了。”

    伍仟灵捂住自己的嘴,眼睛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年泰点点头,“你想的没错,年华的确就是那位年将军。也就是救了我们的年将军。”

    伍仟灵心怦怦的快速跳着,“天啊,我根本没有看出来呀。”

    年泰却是笑了:“要是这么容易看出来,年华根本就不用出去了,一出去就得给围住。”

    伍仟灵张嘴刚要说什么,转头,却发现年泰这个家伙已经的得寸进尺的坐到她身边了。

    “其实我知道你的担忧,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什么的。”

    伍仟灵认真的听着。

    “我在这里告诉你,我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因为一般人看到我们都叫我们太子。”

    伍仟灵抬头愣愣的看着年泰,现在太子的意思跟古代的太子大部分都不一样,可以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爷爷或者是父辈的权势惊人,必须在中央占有一席之地,他们儿孙才敢称为太子党。

    “难道你是,你是年老爷子的孙子?”虽然伍仟灵并不关心时事政治,可是对国家的那几个领导人却还是知道的,即使年老爷子已经退下来了。而且当初年老爷子在位的时候,名声也是相当的好,威望深入人心。

    年泰感慨道:“当我看到青云抱着鲜血淋漓的年华跑到医院的那个视频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世事多变,我们不应该为了区区的一个可有可无的理由,来放弃本来属于自己的幸福,要不然悔恨终生呀。”

    伍仟灵趴在桌子上,挥挥手,“你去睡觉吧,我要好好想想。”

    年泰知道不能够太过逼迫,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当他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门口站着人三个,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垂头丧气的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径直的跟在他身后,跟着他进了房间。

    在年华的威逼下,年泰说了实情,“其实也没有什么,那是时候我太担心我那几条放在我房子里的那几条狗了,就想要去看看,我以为带着年华送的符箓应该什么事情呢,可是没有承想,到了那个时候,我早就懵了,根本就没有反应不过来,要不是她及时的推开我,我就命丧丧尸的手爪了。不过当时因为围着我们的丧尸太多了,我们以为这次死定了,谁承想被年华给救了。之后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就开始联系上了,这不慢慢的就开始的对我心生好感么。”

    年夏问道:“那你对她是什么感情呀?是一见钟情么?”

    “当然,不是了。你也应该看的出来,仟灵也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人。我之所以爱上她,就是因为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对她是日久生情的。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会全身放松,心情也好,即使在吵架过后,还是想着她念着她,你们说我是不是中了她的毒了,爱情的毒呀!”年泰直接就表白起来。

    “而且你们也知道我是一个多么用情专一的人,跟女朋友交往都是朝着结婚的方向去的。这么多年来就谈过两次恋爱,你们也知道我上次碰到的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我现在是宁缺毋滥呀。其实算起来这次这个才是我的初恋,上次那个才几天就结束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爱情了,我希望能够跟她过一辈子。”

    年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你这是无药可救了,算了,算了,我们也不多说了,回去睡觉了,明天开始我还要去上课呢。”说着张了个哇哈,又拍拍肩膀,慢慢的朝着门口走去。

    等到门口的时候听到旁边的房间传来轻轻的关门声。憋着笑回头对年泰示意了一下,然后这才跟展青云离开的。

    回到房间,年华洗了个热水澡,就躺在床上,等展青云。

    两人都弄好后,展青云不由问道:“你看他们两个能不能够成呀。”

    “随缘吧,如果有缘两人自会在一起,如果无缘自会分手的。”年华道。

    展青云扑上去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这小嘴说了半天就跟没有说一样。

    其实现在年华已经开始学会有选择的蔽屏一些面上的东西,要不然碰到一对都要算算,他们两个是不是有缘,还不给烦死呀。

    帮了年泰一把后,年华就放开不管了,第二天开始重新开始去上学。而展青云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而且他现在的责任更重了。

    年华回去上课的第一天,惹来不少的好奇的眼神,她是十分坚定的给无视了。也不阻止他们看她,反正她的真实身份他们是不知道的,最多也就是能够这么长时间不上课感到羡慕嫉妒恨呗。

    不过出了上学之外,年华将被她忘到脑后的首徒李穆修给叫了过来,平时就住在四合院里,等她放学回去的时候,就开始认真的传授他的武艺。

    不过就他们一个师傅一个徒弟练武太枯燥了,年华干脆把李穆修的小师叔,也就是年夏给拎了过来,陪着他们一起脸,把年夏给操练的是怪叫连连呀。

    年夏也试图逃跑,不过每次被镇压后,都会给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多加点训练,最后他是老老实实的了。

    有一天年华刚刚出了校门,就看到大门口竟然蹲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这可是她的熟人,这不是少林寺的武僧永田么。

    而更让年华喷饭的是,在永田的身边围着不下五六个的女孩子们,围在永田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可怜的永田在少林寺及很少见到女人,虽然一个月也会抽出几天去外少林寺那里帮忙知客,可是哪里会注意哪些女施主的样貌啊。

    可是现在围在他身边的这些母老虎,一个个都是貌美如花青春靓丽的,要心如止水……

    师父,小僧做不到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