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一章 藏宝
    等年华将永田拉到旁边的一家蛋糕店里,他还是一副饱受惊吓的可怜样子。

    年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她们又不是真的老虎不会吃人的。”

    永田委屈的撇着嘴道:“她们要是真老虎就好了,那样的话,小僧就可以将她们给一拳打死,可是她们不是呀,而且……”永田低着头,手指在一起拧成了花,“而且她们都那么的漂亮!小僧都不敢跟她们说话,更不要说动手了。”话越说越小声。

    年华劝道:“这又有什么呀,你看我也不也是女孩子么,我自认就算不是顶尖美女,也是眉清目秀唇如朱丹的美女吧。你师父还有你们方丈跟我动手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忌讳呀?”

    永田的身子一震,转过头来,上下打量她,脸上的表情挂着震惊,“小僧都忘了前辈您也是女人了!”双行合十闭上眼睛,“罪过罪过。”

    年华保持着伸手拍背的姿势,僵在那里!

    她是真真的被打击到了,虽然她对自己的容貌与其他的女生相比,不是特别在意,可是她毕竟也是个女孩子,怎么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打击。

    展青云听完,迅速的捂嘴转身,动作是一气呵成。

    可是就算背对着她,年华还是能够从展青云肩膀的抖动上,发现问题,伸手掰过他的肩膀,果然从他的脸上看到来不及收起来的笑意。

    年华指着展青云的鼻子,“你,你,你不但不安慰我,还跟那个人一起嘲笑我,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永田小和尚睁开眼睛,不知道年华为什么生气了,眨眨眼睛,看看年华又看看展青云,手足无措。

    展青云一把抱住年华,也不去掩饰笑意了,还十分难得的帮永田小和尚解释:“他把你的性别都忽略了,这不是正说明他跟咱们的已经到了忽略这些问题的地步了么。”

    终于反应过来的永田,这才明白都是因为自己的说话不注意的原因,红着脸跟年华道歉:“年前辈,都是小僧的错,其实您也算是一个美女。您看小僧现在的脸不就红了么!”

    年华彻底的被他给打败了,无力的挥挥手,“行了,行了。不要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还也算是一个美女!听起来就犹犹豫豫的。你脸红的原因的原因也不是因为看到美女害羞的好不好,那是因为你说错了话,才害羞的。

    不过展青云说的对,永田这个小和尚,从小在人际关系相当加单的少林寺内院里,没有现代社会里那些人的油滑,还是挺可贵的。

    年华是自己劝了自己一番,这才能够心平气和的跟永田说话,“对了,永田你是过来找我们是干什么呀?”

    永田看年华的气消得差不多了,暗自松了口气,“小僧是来给你们送武林大会的请帖的。”从他的随身携带的那个袋子里,拿出两份请帖,思考零点五秒之后,全部都给了年华。

    年华拿过来,打开看了看邀请的人名,将给展青云的给了他,就捧着她自己的看。

    展青云却是看都不看塞给他的东西,身子倾斜到她的身上,头挨着年华的头,跟她看一份。

    永田低头默念阿弥陀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呀。

    年华眼睛的余光瞥了展青云一下,就任由他贴着自己。

    注意力转移到请帖上,上面的话写的是文绉绉的,幸亏年华的文言文功底还不差。大致意思就是,邀请武林中各门派,各家族的人在五月初五端午节这天,共聚华山,共襄盛举!然后落款是七大门派办事处……

    “七大门派办事处?”年华都震惊了,“这是什么机构呀?”

    永田解释道:“其实这是武林大会期间临时成立的,从七大门派中选一些年轻弟子,专门负责迎宾送往,安排住处吃喝什么的,都是自愿加入的,而且竞争是相当激烈。小僧就是打败了好几个师兄才抢到一个名额的。”

    年华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做杂物的,“这还用争抢?如果换了我,白给我也不做呀。”

    永田撇撇嘴道:“那是,您都这么厉害了。可是小僧这些师兄弟,大都在三流高手,少部分能够达到二流高手初级阶段。而能够得请帖的除了那些大家族的人,剩下的都是那些武功卓绝的前辈高人们,如果对方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指点一二,即使什么都不指点也不会损失什么。”那些前辈大部分都不会太过的吝啬,独门绝技不会教,可是一些心得体会还是能够指点指点的。

    “啊,原来如此呀。”年华恍然大悟。

    永田嘻嘻的笑着:“而且您两位的贴子可是小僧拼命抢到手的,您二位可不要对小僧我吝啬呀。”

    年华拍了小和尚的光头一记,“那就要看我们的心情了。”

    展青云在一边看着两人打闹,也没有阻止,拿过年华手里的请帖,认真的从头又看了一边,对上面的这个时间倒是挺疑惑的。

    “永田,这时间怎么晚了不少呀?”上次听说的时间可要提前不少呀。

    永田摸摸自己的大光头,想了想这才道:“我好像听我师父说是空竹掌门强烈要求的。”

    听了这话,年华跟展青云都明白了,应该是空竹大师知道丧尸这件事后,特意流出时间给参与了这次事件的武林中人修整,虽然京城没有其他的武林中人参与,可是在魔都,他们确实是帮了不少的忙呀。

    现在才不过阴历二月中旬,距离五月初五中间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时间还充裕的很呀。

    年华是更加的不着急了,“太好了,既然如此,永田你也不要急着回去,就住在我们家得了,正好我现在正教徒弟呢,你也帮我指点一二。”

    永田忙不迭的点头,“太好了,小僧就打扰前辈了。”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年华转了一下,就把目标锁定在了永田的肚子上。

    永田也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尴尬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小僧在前辈们面前失礼了。”

    年华扑哧一笑,“行了,这有什么呀,你先吃两块蛋糕垫一垫,一会儿我带你去一家在全国都特别有名的斋饭饭馆去吃一顿,给你接风。”

    永田赶忙点头,“谢谢前辈。”

    年华挥手叫来服务员,要了几大块蛋糕。

    永田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试着吃了一口后,眼睛都绿了,要不是旁边有人看着,还要维持少林寺的面子话,他都想用手了。

    看着永田吃的那叫一个香甜,年华看着也饿了,端起一块,小口小口的吃着,展青云则是打电话过去订餐。

    吃过饭,年华展青云又带着小和尚永田,转了转商场,永田倒是带了两身换洗的衣服,可是全是僧袍,在京城这种大城市里,还是穿点平常人穿的衣服为好。

    虽然永田的身高什么的跟年华非常的相似,其实穿年华的那些男装也行,毕竟还有不少没有穿过的,不过某个人可是个大醋坛子,坚决不允许其他的男人穿他未婚妻的衣服。

    展青云帮他买完衣服就离开了,他现在可是忙的可以,这么一会儿还是因为永田过来,他才硬挤了一点时间过来。

    等展青云走后,年华带着永田去买手机跟手机卡,省的他要是在京城迷路了,找不到认识的人带他回去。

    不过怎么教他使用手机这件事情,年华是不打算自己去做,家里还有两个苦力在呢,她想那两个家伙一定愿意。

    果然不出年华的所料,当把小和尚永田带进家里的时候,那两个正累死累活的锻体呢,根本就没有空去搭理他们,可是当年华说:“如果你们谁今天把永田教会用手机的话,明天就休息一天。”

    年华的话刚刚落地,两人风一般的跑到永田身边,然后风一般的将永田给带走,就算永田比他们两个加起来都要厉害不少,可是这个时候也只有尖叫的分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永田已经会用手机了,而且手机上五花八门的各种游戏功能是让他都看花了眼,他从来没有想过区区手掌这么大的一块东西,竟然有这么多的功能,还都这么的好玩。

    年华看他玩的开心,小光头摇摇晃晃,心里暗道这要是等他回去了,整天手不离手机无心联系的话,如果被少林寺的人知道是自己教的,肯定背地里骂自己呀。

    “永田,虽然手机好玩,不过练功可不能够荒废呀。”年华只能够事后补救。

    永田将手机放到桌子上,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前辈放心,小僧当然知道玩物丧志,而且对小僧来说,练武是最最重要的,没有其他的东西能够代替。”

    年华欣慰的点点头,冷冷转头盯着年夏跟李穆修,“你们都听到永田的话了吧,一定要虚心向他学习。”

    年夏扑哧一声,李穆修也是要笑不笑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年华转过头,永田低着头,玩的正high呢。年华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背后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正在玩麻将呢,她似乎好像听说过,出家人是要戒赌的,他玩这个东西是不是破戒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永田这小子什么时候会玩麻将了。

    年华狠狠的瞪了年夏跟李穆修一眼,都教了什么破东西呀。

    年夏跟李穆修也是相当的冤枉,李穆修委屈的道:“师父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们,真不是我们教的,我们为了更好的完成你的任务,只教了他接打电话,接发短信,还有下载程序,其他的都没有了。”

    年夏接过来道:“等我们休息了一下,再去看的时候,他已经下了一堆的游戏了,正挨个的试玩呢。”

    叹了口气,年华是没有办法了,玩就玩吧,反正自己也喜欢玩,到不了在自己这里的时候,好好的约束他,等他回去了,就交给他师父好了,德广大师你可不要怪我呀。

    不过还好,第一天一大早,年华推开房间门,就看永田穿上那身僧衣练功,她这才放了心。

    不多时,年夏跟李穆修也起床练功,年华就在一边指导他们练功,每个人都十分的细心。

    年华对永田是一视同仁的,看他对年夏他们练得伏虎式也挺好奇的,她也不藏私的交给了他。虽然伏虎式算是比较深奥,不过也是比较基础的东西,高深的东西,年华这里还有不少呢。

    吃过早餐后,年华兑现昨天的诺言,带着他们三个出去转了转,而且现在出来玩的人少了不少,不用体验人山人海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年华带着他们去了王府井,吃各种的小吃,这里面也有不少是素食,永田吃着也不错,满嘴的流油,幸亏现在都是植物油了,要是用的动物油,他这也算是破戒了。

    看看,永田小和尚不过才来这里两天已经接连破了赌戒跟吃戒了,这要是在这里住上个一年两年的,少林寺的那些个清规戒律都给破了。

    就这样,永田小和尚就在这里住下了,年华就在四合院,年家还有学校这三方面奔走,有时候还去看看展家两位老人,提前培养感情呀。

    闲着没事,年华收拾东西,找出了长木盒子,这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在神农架那个藏宝箱里找到的那个藏宝图么。因为那个时候没有时间,就被她随便买了个木盒子,放在箱子里面。本来是在家里来这,一次去取东西的时候,就把这个大箱子给带过来了,可是她早就忘记她还有这么一个东西了。

    打开一看,里面的文字,根本就不看明白,反正不是现在的文字,扫描了一个字到网上后,查到这竟然是蒙古字。

    嘶,难道这是元朝的藏宝图?年华不得不这么猜想。明朝之前就是元朝,明朝皇家拥有元朝的东西是再正常不多的了。

    既然是蒙文,就好办的多了,反正上面的字也不多,闲着没事的时候,她就易容跑到民族大学,分别找了好几位蒙古族的同学,向他们请教上面的字的意思。最后不负众望,她还真的把这几个字给翻译出来了。

    地点却是让年华大吃一惊,她本来以为会是在内蒙或者是蒙古国,可是上面的地址却在现在的新疆。

    而上面那连绵不绝的巍峨山脉则是昆仑山,而这个藏宝的地点就在昆仑山脉的一座高峰上。

    年华吱吱牙,真是有挑战性呀,我喜欢。

    不过,年华反过来看看后面的那几行字,那是同学说不认识这些字,有位学习拉丁文的蒙古同学告诉她,看这文字的结构,跟拉丁文非常的像,不过他确实看不出这是哪国的拉丁文。

    怎么元朝时期的藏宝图,跟欧洲的国家有了牵连,也是,元朝的时候,是华夏疆土最大的时候,四大汉国甚至差点将欧洲都占满了。

    难道是从那些欧洲抢过来的金银财宝?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决定她一定非常的失望,这些东西,她已经够多了,如果为了这些去冒险有点不值的。

    如果是其他的东西呢?可是她有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

    她又从中间摘出一个单词去问外国语学院的学生们,最后得到的答案综合起来就是,这应该是一个已经消亡了的文字……

    从文字上面找不到线索,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话,最好就是亲自去看一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又怕失望,年华真是百爪挠心呀。

    正在这个时候,彭部长打电话请她过去有点事情。正好下课没事的年华,立刻赶了过去。

    “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呀?”年华进去后,发现屋里面不只有彭部长,还有一位五十多岁一副大学教授样子的老人,跟一个三十左右的眼镜男,还有两个大学模样的男女学生。

    彭部长亲自走过去,拉着年华的手坐到沙发上,然后给她介绍这几个人,“这位是地质大学陈教授,还有这位是陈教授的弟子吴博士,这次这二位要带领一队人员去昆仑山科考研究,还希望你跟着一起去帮忙。”

    昆仑山?年华愣了一下,刚刚她还再想要不要去昆仑山呢,彭部长这里就来了这么一出。

    彭部长以为她是不打算跟着过去,跟陈教授歉意的笑了笑,拉着年华出了门。

    “年华,你这次一定要过去看看,除了你,我根本就想不出第二个人了。”进了专门为彭部长准备休息的房间后,彭部长就一脸苦笑的求年华。

    年华却是好奇了,“彭部长,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彭部长也不多说,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稍微模糊的照片给年华。

    年华拿过来一看,是大吃一惊,虽然照片有点模糊,可是画面上的那个长着一对黑色东西的人形确实看的清清楚楚的。

    赶紧看第二张,这张更清楚了,能够明显的看出这个人身上的是一对蝙蝠翅膀,而跟他对峙的则是一只身上长满毛发,狼头人身的狼人。

    接下来的几张照片上面都是这两个生物对峙的画面。

    快速看完后,年华抬头看向彭部长,抖抖手里的东西,“这不是电脑合成的吧?”

    彭部长摇摇头,“当然不是了,如果是的话,我也就不这么着急了,这是今天早上的时候,用卫星照下来的,赶紧送到了我这里。我估计是西方的那些东西越界了。”

    “为什么之前没有见过他们呢?”年华不解的问道。

    彭部长解释道:“其实一般的黑暗生物是不敢轻易来我们华夏的,要知道我们华夏奇门中有不少人对这些黑暗生物是相当有一手的。低级的黑暗生物不敢过来,而高级别的也有更加高级的任务震慑着不敢过来。当然了,对于那些站在巅峰的高级黑暗生物来说,我们这些普通人就跟蝼蚁一样,有玩弄我们的时间还不如睡个觉呢。”

    彭部长紧紧皱着眉头,“反而对人类最有威胁的是那些低级的黑暗生物。可是就算是有真的黑暗生物过来,也是不敢漏真身的。从来不敢光明正大的现身,而且因为现在的科技太发达,卫星到处都是。包括奇门人士,阴阳师,黑暗生物,或者是教廷的那些人在出手之前都会进行遮挡。而这几张照片上,却忘记了。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是他们的事情太紧急,而来不及。”

    年华摆摆手,“行了您不要说了,这件事我接了。”

    彭部长松了口气,“太好了,我其实也想让你多休息一段时间,可是不少奇门中人已经回去了,剩下的人中必须要守护京城,而且我现在可以说你已经是咱们华夏最最厉害的,还是你出马我比较放心呀。”

    “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不过……”年华挠挠自己的头发。

    彭部长赶紧道:“年华你有什么问难的事情,就跟彭伯伯说,彭伯伯什么都答应你。”

    年华摇摇头,“您放心吧,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是我这学期都没有怎么上课,光请假了,还希望你能够帮我摆平我的老师还有同学们。”

    当然如果她去跟老师同学们说实话的话,肯定换回来一堆的敬慕之情,不过她希望自己的大学生活还是平淡一点比较好。

    彭部长笑了,“原来是这件事情呀,你放心吧,小事一桩。”

    年华也跟着松了口气。

    两人商量好了后,回到彭部长的会客室。

    坐下后,彭部长给他们介绍年华道:“这位是我们国安非常厉害的一位,这次就由她还有她的手下陪着你们过去,保护你们。”

    那位博士吴博士的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连连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是热烈欢迎呀。”

    倒是那位陈教授,还有两位大学生,眼神中隐藏着不削嘲讽的神色。

    年华知道他们想歪了,她刚才跟彭部长前脚进了那件房间的时候,这间会客室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应该是有人偷看他们的去向来这。

    看起来是误会了自己跟彭部长的关系了,肯定是觉得自己跟彭部长有着不正当的关系,这才将她亲自塞进这个科考队镀金。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是不敢将自己踢出去的,这样就行了。

    因为第二天就要出发,年华只是回去跟展青云打了招呼,又对那年夏,李穆修,还有永田三人耳提面命,当然了还要给宿舍的那三个姐妹们打电话,要不然还以为自己失踪了呢。

    李碧在电话了是大呼小叫的,“年华呀,你也把我带走吧。”

    也不理她,直接挂掉电话。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年华对家人的说辞就是,“这些日子太压抑了,我想要去宽广一点的地方去游览风景。”

    年家人当然没有不同意的,不过他们都以为年华去的海边呢……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就到了飞机场,一进大厅就看到了,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这三位。

    万遥看到年华的第一面就扑了上来,跟她拥抱,贴在她耳边兴奋的道:“太好了,我终于摸到活的了。”

    年华一把推开她,皱着眉道:“你这是成何体统,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传出去的话,我年华的脸面要往那里放呀!”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万遥扑哧一声笑了,“哎呀,您也太逗了。”

    说笑过后,年华问道:“你们吃饭了么?”

    三人点点头,谢紫兰问道:“那些人已经在前面等着了,我们要不要过去?”

    “对了,彭部长跟你们说是什么任务了么?”年华也要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实情,毕竟他们都是些普通人,如果不知道的话,就让他们一直不知道好了。

    没想到杜义回答道:“彭部长已经跟我们都说了,也告诉我们,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保护好那些人的同时,不要拖您的后腿。”

    年华乐了,“那行,你们一定要坐到呀。”

    谢紫兰跟杜义点点头,万遥这个从来都让人省心的家伙,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跟考察队回合后,那些科考队的成员,都不搭理年华,对万遥他们却是友好的不得了,只有玲珑八面的那位吴博士有时跟她说句话说句话的。

    万遥很快就看出来了,被他们神情里的鄙视气的不得了,刚想要爆发,就被年华给制止了。

    明白自己老大是不想这些人知道她的身份,万遥只能够忍气,坐了回去,不过却是转过去头去,谁叫都不搭理对方了。

    谢紫兰拉了她一下,她也不管。万遥就是这样的性格,爱恨分明。

    上了飞机后,年华自顾自的带上眼罩休息。科考队的人,尤其是几个年轻大学生,对着年华是指指点点的。

    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三人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不过想到年华曾经阻止万遥的揭穿她的身份,也就把气给咽下去。眼不见为净,他们也带上眼罩睡觉。

    吴博士不要看读到了博士,可是并不是那种书呆子,跟谁的关系都不错,不但智商高情商也高,从这三位国安精英对这个年小姐态度来看,这位年小姐肯定是不一般。不过到底哪里不一般他也说不清楚。不过他已经决定了,要在之后的时间里对这位年小姐好一些,反正也就是举手之劳罢了,也费不了多大的事。

    飞机在乌鲁市降落,因为天色一晚,他们就在乌鲁市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行动。

    整个团人,算上年华他们四个正好是,十个男人,六个女人,两人一间的话,正好是八间。毕竟虽然资金够数,可是要用钱的地方还不少,能省就省吧。

    不过这个时候问题出现了,谁跟年华一个房间,万遥跟谢紫兰倒是挺愿意,不过年华不愿意,而那个三个女生是一个都没有愿意的。

    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年华淡淡的道:“吴博士,你帮我再开一间单间吧,我不习惯有人在我旁边睡。”

    年华的话刚刚说完,其中一个鼻子上有几个雀斑的女孩子就发难了,“你当科考队是你们家的,这里的钱都是有用的,不能够浪费。”

    年华撩了撩眼皮子,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我自己付款。”说完抛在服务台上。

    吴博士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让年华拿回去:“年小姐,你不用这样,这钱都是我们科考队应该出的,用不到你的钱。”

    年华挑挑眉,“还是算了吧,我说自己出就自己出,吴博士的好意我心领了。”转头看向一脸为难的收银员,“赶快吧,我已经困了,要去休息了。”

    收银员被年华的眼神一扫,心中莫名的不敢反抗,迅速的将年华手续办完,将一张卡片递给她,“这是钥匙,请收好。”

    年华对她微微一笑,收起剩余的钱,转身走了。

    等年华走远后,万遥冷哼一声,从收银员的手里抢过一对卡片,拉着谢紫兰的手就走了。

    吴博士看杜义的脸色不善,立刻拿了两张卡,塞给杜义一张,“杜义呀,那咱们就住一间房间吧,你放心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打呼,不放屁,不磨牙,老实的很。”一边跟杜义说着,一边给他的学生赖山使眼色。

    等他们走远后,赖山无奈道:“我老师早就说了,不能够得罪人家,唉。”他也不能深说,旁边还站着他老师的老师呢,还有不少的师叔师伯们在场。

    当天年华也没有出来吃晚饭,吴博士想要过来叫她,却被谢紫兰给拦住了,“吴博士你不要过去了,我一会儿会给她送点过去。”

    吴博士看有人接手了,也就不再多说了。

    其实这个时候年华的屋子里是一个人影也无呀,她早早的就跑出去了。

    来了乌鲁市,怎么能不尝尝地道的羊肉串呢,不过这里卖羊肉串的人真多,她都看花眼了,最后只能够随便挑了一家,买了五十个羊肉串。

    嘿,这里还有卖新疆葡萄的,这也是她的最爱呀,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保存的,去年的葡萄都到了现在了,竟然还这么的新鲜。

    问了卖葡萄的大爷后,年华为自己的无知汗颜。

    老大爷说:“这不是去年的葡萄,这是今年的从大棚里刚刚产出的葡萄!”

    年华:“……呵呵,太好吃了。”掏钱买了一箱子后,年华拎着箱子脸红着跑了。

    最后收获了,五十串羊肉串,PS,都已经吃完了;一箱子葡萄;两个大西瓜;两个哈密瓜。这就是她的收获。

    顺着原路返回酒店后,年华把葡萄简单的洗了下就开吃。

    当给她送饭的万遥仨人进来后,只看到满地的葡萄籽葡萄皮,西瓜子西瓜皮……

    万遥:如果我以后还担心她的会伤心会难过,就是不姓万。

    谢紫兰:这就是女汉子的代表呀。

    杜义:年老大,虽然我对你的感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但是我真的不想找你这样一个女朋友。

    这三人最后在年华这里欢快的吃了一肚子的葡萄西瓜哈密瓜。

    乌鲁市因为在西边,因此这里的落日的时间要比京城所在的地方要晚两个小时,虽然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可是才刚刚落日不久。

    天色越来越黑,年华一个“无尘符”就搞定了屋子里的一地垃圾后,隐身跳了出去。

    这次她的目标可不是吃的了,而是想要要看看乌鲁市有没有张着尖牙脸色苍白俊美的吸血鬼,或者是面目可憎的狼人。

    转了一圈,在年华以为没有戏的时候,在做最后一次精神力扫描的时候,在一个酒吧后门出发现了情况。

    芳芳是一个公司的女高官,平时在公司的时候端庄大方,对下属威严霸气,可是下班后却会化身为夜店女王,出去各种夜店酒吧,如果碰到符合她心意的人的话,还会享受一个晚上,然后分手拜拜永远不见,或者见到了也会装作不认识。

    今天她就又遇见了这么一位外国俊男,白皙的俊颜,深蓝的双眸,慵懒的笑容,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甚至让她有了初恋的感受。

    当他朝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心都化了。郎有情妾有意接下的事情,就变得更加的顺理成章。

    芳芳跟这个陌生的男人搂抱着除了酒吧后门,一阵凉风袭来,她有点庆幸过来,抬头看看四周,不解的问道:“这里是哪里呀?”

    男人呵呵笑道:“美人,好好的看一眼这里吧,这将是你看到的最后的场景。”说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裸露在他眼前粉嫩的脖子。

    白皙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中流淌着甘甜的汁液,那充满诱惑力的味道直冲他的鼻子,让他不由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太美味了,我都要等不及了。”

    芳芳只感到自己的脖子一亮,然后耳边传来这样的话,而且她喝的本来就不太多,不过是为了能够将帅哥约出来,这才五分醉意装成了十分,现在又直接被吓醒了三分。

    “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芳芳也感觉到不对劲,虽然这里是酒吧的后门,可是平时根本就没有人通过,现在更是只有他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听起来挺香艳的,可是当其中的一人不怀好意的时候,就坏了。

    而且对方是个比芳芳高了快要一个头的高大威猛的男人,而她则是一个弱女子,这样的实力对比,更是让她恐惧,如果对方相对自己怎么样的话,她根本就逃不了。

    为今之计只有……

    芳芳刚要大声呼救,嘴巴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

    “美人,你不要这样,你刚才不是一直勾引我么。你不就是想要跟我一起登上顶峰么,不用那么复杂,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体会到无尽的快乐,让你攀上从来就没有到过的巅峰。”

    在芳芳耳朵里,本来性感磁性的声音,变得异常恐怖起来。她不停的摇着头,想要将他的手从她的脸上弄下来,可是却绝望的发现,他的手就跟铁钳子一样,牢牢的箍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

    脖子突然一痛,四个尖尖的东西刺入了她的皮肤,用眼睛的余光只看到贴在她脖子上的脑袋,一个让她惊悚的念头用上心头,这个男人是个吸血鬼。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她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酥麻的感觉,同时一股电流从尾椎一直窜到她的头皮,那种舒服的感觉,仿佛让她置身于连续不断的高超之中。

    心里害怕的要死,可是身体的欢愉却更是避不开的。

    视线开始模糊,甚至出现了幻觉,她竟然看到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凭空出现的。

    吸血鬼正吸的痛快呢,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的喝过鲜血了,之前喝的那些都是什么呀,全部都是从医院买来的早就已经不新鲜的次等货,他喝一次就不想再喝第二次了。

    可是不管是谁,都警告他不许在华夏伤害平民,要不然他们就要出大事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被吓到了,还在遵守,可是时间久了的话,那怎么忍得住呀。

    这不芳芳就成了他的第一部目标。

    对面传来阵阵的脚步声,吸血鬼抬眼看去,惊悚的发现刚才离着他老远的一个女人就站在他眼前。

    “你……”松开嘴,刚说出一个你字来,吸血鬼就被一手刀砍晕过去了。

    大发慈悲的将可怜的芳芳扔到一家警察局院里,年华拎着吸血鬼回了她在另一家酒店开的房间。

    唰唰唰,年华将这个吸血鬼给脱光了,连一丝都没有给放过。掏出摄像机从头到尾全部拍了下来。

    然后又从这个吸血鬼的身上扣下一下块皮肉,虽然它的肌肤是相当的坚韧,不过还是没有幸免,手臂上缺了一大块肉,然后放进一个杯子里,等着以后用来做实验用。

    因此等吸血鬼醒来后,觉得自己的胳膊痛极,抬起胳膊一看,欲哭无泪,刀枪不穿的胳膊竟然被挖下了一块肉,这也太残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