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三章 危在旦夕
    陈玲,张甜,谭雪三人是科考队唯三的女孩子,张甜人如其名,长相非常的甜美,能说会道,很得男生们的喜欢。

    谭雪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清秀女孩,长相其实挺秀气的,如果会打扮的话,也是一个小美女,不过她带着一个跟啤酒瓶盖那么厚的眼镜,把她的秀气完全给遮住了。

    陈玲就是那个长了一鼻子雀斑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也不差,生性却有些刻薄,对着年华冷嘲热讽主要就是她。

    在男生们搭帐篷的时候,她们三个女生在一边打下手,不过也做不多,不添乱就是好事。

    吴博士一看,还是算了吧,干脆分配她们去做饭。还好虽然三个女孩子都是天之骄女,还真有会做饭的,不爱说话的谭雪竟然烧的一手好菜,即使是张甜,也能够做出一两个来。

    而陈玲是典型的说的比做的好,在摔了两个碗后,被其他两个女生限制她插手。

    人家张甜会说话,当然不会直接对陈玲说,你啥都不会还是不要捣乱了,瞎给我们添麻烦。

    张甜眨眨眼睛真诚的道:“陈玲,我想要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的厨艺,还希望你们能够给我这次机会呀。”

    陈玲巴不得呢,赶紧往后退去,嘴里还在那里说呢,“是么,我也想给大家露两手,不过既然您先说了,就先依着你吧。”说完还真的躲在一边不上手了。

    谭雪还是却是一直在张甜身边帮助她。

    而在科研队的边缘位置就是年华他们的帐篷。

    这边由杜义跟万遥一起搭帐篷,谢紫兰则是自己一个做饭。

    不要看万遥是个女孩子,而且平时看着有点不太靠谱,不过动手能力是相当的好的,两人一会儿就搭起一顶帐篷,而且速度不比那边慢多少。

    而这边谢紫兰的饭菜已经开始做起来了,而且看起来就相当的美味。本来科考队那边曾经过来邀请过他们,不过却被他们给拒绝了。每当看到他们有那种鄙视的眼光看自己头的时候,他们三个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自己老大根本就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他们旁敲侧击了几次后就放弃了,在头眼里,那几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根本就不需要理会。

    而且还挺享受他们的疏离,这多清净呀,他们几个眼神又上不了人,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是那位传奇的女将军的话,从此之后会不得安宁的。

    明白自己头的想法后他们就熄灭了去跟他们解释的意思,不过也心里还是不希望自己头被别人用那种眼神看待,这才在乌鲁市的时候就买好了单独的简单厨具,才不要跟科研队的人一起吃饭呢。

    年华自己在车里坐着,无奈的抓着非常想要出去的海东青,劝道:“你还是不要现在出去,太显眼了。乖乖的进我的书包不是挺好的么?”

    一提起她的书包,海东青是一百个一万个的不愿意,小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我才不要呢,我才不要呢。你又想把我关在小黑屋里面。那个时候我是没有能力反抗,我现在可是凤凰,才不要呢。”

    小黑豆眼里满是反抗!

    年华收起了笑容,冷冷的看着它。

    海东青只感到整个车厢温度继续下降,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一不小心扫到年华冰冷的眼神,十分乖巧的钻进了年华敞开的书包里。

    临进去的时候,海东青还在那里嘴硬呢,“罢了罢了,看在你养了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争吵了,好男不跟女斗!”

    最后一句话都把年华给逗乐了,“闭嘴。”说完就拉上了书包的拉练,顺便将海东青传过来的吵吵闹闹的声音给蔽屏了。

    他们之间的交流已经不需要在对视了,而是用精神力交流。

    装好海东青,年华起身出了车门,抬头看去,他们这边的三个帐篷已经搭建好了。

    谢紫兰也上了最后一个菜,看到年华出来,笑着招收道:“头,您赶紧过来吃饭呀,这里的温度太低了,多呆一会儿,饭菜就凉透了。”

    年华微笑着答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谢紫兰只炒了三个菜,可是料却相当的足,她可是知道自己的头是个大饭桶。

    饭也早早的蒸好了,够六个人吃的。他们不过四个人,多出的那两人份都是给年华的。

    其实年华现在除去消耗过多,已经不需要吃太多的东西了,一般如果吃多了,就是因为那些东西比较好吃,一时间没有控制住。

    反正她家大业大,怎么吃都吃不夸,不过现在这个食物不太好运的情况下,还是超吃点吧。

    不过吃的时候,年华并没有说,等几个人吃完后,年华道:“紫兰,你下次做四个人的份就行了,我在不需要太多的消耗情况下,不需要吃太多的东西。”

    谢紫兰点头称是,不过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她之前还在琢磨怎么尽可能的多拿食物上去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吃过晚饭,科研队的人过来请他们过去,有事相商。

    年华是没有打算过去,只是让杜义他们三个过去。她悄无声息的融化了一桶雪水,将碗都洗刷干净了,这个时候还是互相体谅一点吧。顺便给他们三个人一人预备了一些热水,用来洗手洗脸用。

    弄完这些后,她就回了自己的帐篷,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海东青给放出来。

    “你实在是太可恶了,那么好吃的东西,你竟然就都不打算让我吃!太可恶了!”海东青早早的就闻到了好吃的饭菜的味道,可是更加悲催的是,只能够闻得到却吃不到,真是太可恶了。

    年华对于它的攻击是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一手抓住它的身子,说了句话:“想不想来点刺激的?”

    刺激?海东青的小黑豆眼睛瞪的大大的,“我当然想了。”

    年华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然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海东青听着是连连点头,而且越听越兴奋,越听越兴奋!

    等年华说完后,海东青兴奋的在帐篷里飞来飞去,“太好了,太好了,我最喜欢……”

    说到最后它自己用翅膀捂住自己的嘴,扑通一声掉了下来,它也不在意,激动的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才凭空飞了起来。

    年华去铺睡袋,回头及看它一个翅膀托着下巴,一只翅膀叉着腰,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伸手急将眼珠子按了回去,年华瞠目道:“你现在能够不用翅膀就能够飞了?”

    海东青嘎嘎笑了两声,挥挥翅膀,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那是当然的了,我是谁呀,我可是距离着凤凰神兽的那个位置最近的海东青呀!”

    “那你刚才还掉下来?”年华歪头问道。

    海东青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年华又继续追问:“你不会是刚才才发现的吧?”

    海东青闪电一般的冲到年华的睡袋里,只给年华留了一个鸟屁股在外面。

    年华在它后面抱着双肩露出得意的笑容,让你用会飞这件事拉力刺激我,活该!

    半个小时后,杜义他们就回来了,年华并没有问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杜义他们也就没有说。科考队说的那些事情在头的眼里都不是个事。

    很快天黑了下来,年华早早的躺在睡袋里,闭上眼睛,运转内力。

    帐篷的外面,雪山丛立,月朗星稀。

    几道黑影在山岚上一闪而过,在雪地上留下了道道足迹。

    帐篷里,年华睁开了眼睛,又立刻闭上,精神力开始迅速延展,很快就捕捉到了那几个人的踪迹。

    这几个人,或许说,不应该叫人,应该叫这几个狼人。

    这些狼人赤裸着上身,淡灰色的毛发密布,上面是一只浪头,狰狞恐怖。如果被那几个科考队的小姑娘看到的话,一定会吓坏了的。要不然就让她们见识一下,年华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笑。

    在年华的精神力探测中,发现这几个人在这座雪山,绕了几圈,什么都没有发现后,却还不曾离去,聚在一起说着什么。

    虽然声音也听得十分的清晰,可是她是一点都听不懂。他们说的都是狼嚎夹杂着英文。你让她拿什么来听明白。

    突然她发现这几个狼人突然往下看去,神情中还夹杂着忌惮,这是怎么了,年华好奇的看过去。

    就见好几个身穿中世纪欧洲骑士铠甲的金发碧眼的男人,从下面往上走,速度是相当的迅速,而看他们的走向,目的地就应该是狼人的方向。

    很快两人就聚在了一起,年华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幅势不两立厮杀的场面,可是没有想到,双方不过是互看几眼,扔了几句狠话就错身离开了。

    这样年华十分的错愕,不管是西方的电影还是小说里,都说教廷跟黑暗生物是势不两立的仇敌呀,见了面就要分出你死我活。可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很快教廷这边就给了解释,因为他们说的都是英语,年华还算能够听的明白。

    其中一个看似头头的人回答手下人提出的问题:“我之所以暂时放过那几个黑暗生物,是因为山脚下就有华夏的普通人在呢。之前主教已经嘱咐过了,不能去碰这些普通人,要不然会引起不可预料的后果。”

    刚才那位属下不服气的道:“他们华夏能有什么大人物?这些该死的异教徒杀了也是他们的荣幸。”

    头头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约翰,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这样话了。如果再有下次的话,严惩不贷!”

    约翰点头,一脸委屈的样子。

    头头看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心疼,约翰可是他带出来的资质最好的,不由说道:“这些话你可以在你心里说,但是你不能够在华夏的这片土地上说,你可知道这片土地上隐藏着不少,势力不下于红衣主教的人物。如果被他们听到的话,咱们很有可能就走不出去了。”

    约翰咬紧牙关,“难道就任由他们这些异……”被头瞪了一眼,他换了种说法,“难道就任由这些华夏人这么嚣张?不敬我们的主么?”

    头抬眼望着巍峨的昆仑山,眼中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期待:“如国,我们得到那个东西的话,这些人就不在话下了,到时候,约翰,你想要在这里做什么,都没有人敢阻止了!”

    约翰的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一丝的笑容,可是马上被他给忍住了,一脸慈悲的道:“今天傍晚在山脚下看到好几个不被主祝福的罪恶女人,到时候一定要让她们达到天堂!”说着眼里露出一丝的期待还有淫腻。

    而其他几人听了以后也纷纷的笑了起来,互相挤眉弄眼的。

    年华的脸一下子就冷了起来,他的话她当然明白了,不就是看上这里的几个女孩子了么,说不定里面还有自己。约翰是吧?我年华记住你了!

    睁开眼睛,年华咬牙切齿,看起来要将自己的计划稍微做下改变了,可不能够便宜了这个小子,对了还有其余的几个人,虽然没有说过分的话,可是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是让年华耿耿于怀的。

    打定主意,年华继续闭眼寻找不过转了一圈后,却是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不过再想要往远处去,是无能为力了,谁让她的精神力的范围是固定的范围呢,不能够无限制的向外发散。

    不是没有过来,就是在其他的地方,既然如此还是算了吧。

    第二天六点年华,准时起床,不过这个时候,天还黑的很,帐篷外面是一片安静,年华走出来一看,才发现对面的帐篷竟然已经有人起床了。

    仔细一看竟然是那位唯一不对她带有色眼镜的吴博士,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在晨练。

    或许是听到年华故意造成的脚步声,吴博士回头正好看到年华,愣了一下,仿佛是不敢相信,她竟然起的这么早。

    “吴博士,早上好!”年华先跟他打招呼。

    吴博士很快就回过神来,微笑着道:“早,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早就起来了。一般你们这样的孩子,起的都不早呀。”

    年华伸了伸懒腰,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然后这才回答道:“我在家里的时候也是这个时间起床的。”

    吴博士哦了一声对年华的身份怀疑更甚了,他不认为一个能够出卖自己的肉体的女孩子,还会有毅力每天坚持早起锻炼,而且对方也没有骗自己的理由。而且他学过一段时间的心里学,明白这个女孩子说话的时候,表情相当的自然,他可以肯定这不是在欺骗自己。

    又跟吴博士聊了几句,年华就开始生火。虽然帐篷里因为现在技术的提高,很暖和,不过一出来,冷不丁的,可就冻得慌了。她自己是不怕冷,不过里面的那三个家伙肯定就不行了。

    看吴博士就是一个例子,冻得直哆嗦。

    现在那三个家伙对她也挺不错的,年华也不是不触动的。

    几下火堆就点着了,不一会儿就旺了起来。看看树枝不多了,年华转身去了附近的山林里,不一会儿就抱出来一堆柴火,还都是劈好的一根一根的木柴。

    吴博士:“……”难道这个姑娘进去一趟就十分幸运的找到了被丢弃的木柴?我怎么碰不到这样的好事呀。

    不管吴博士心里是怎么的羡慕嫉妒恨,年华自顾自的将木柴往火堆了填了好几根。

    吴博士有心去问年华山林里还有没有没被她捡来的木柴,他还没有开口呢,就听对方道:“吴博士,如果你想要用的话,可以从我这里拿几根过去。山林里已经没了。”

    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人家给看出来了,吴博士也没有羞愧什么的,而是大大方方的从年华这里拿了一些过去,也生了起来。

    昨天做饭用的是酒精炉子,不过不过还是省着点用的好。

    年华干脆弄了个锅就吊在柴火上,放上水还有米开始煮粥。

    等万遥谢紫兰杜义起床的时候,闻到了阵阵香味,走出帐篷后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极度的寒冷,反而还有点暖和,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头,将火升了起来不说,将饭也做上了,真是太体贴了。

    “哎呀,头,您怎么帮我们做上饭了,真是对不起,都是我们起晚了。”谢紫兰拍着脑袋不好意思的道。

    年华笑了笑,“行了,谁让这都习惯了,早早的就起来了,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有做饭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赶紧去洗脸刷牙,水都烧开了,弄完后,一会儿赶紧吃饭吧,吃过饭我们就要出发了。”

    听了年华的话,他们三个感激的点点头,开始梳洗。

    吃过早饭后,收拾好东西,将要带的东西打上背包,将剩余的那些东西放回车上,他们一行人就要开始往上爬了。

    “天啊,这才多么一会儿就这么累了,我怀疑能不能够爬到顶上去。”张甜喘着粗气擦擦头上的汗,叉着腰遥望直入云海的山峰,望而生畏呀。

    走在他们后面负责策应的吴博士擦了擦鼻子尖上的汗水,鼓励道:“没事的,再说了咱们又不是一股气爬上去,一会儿到了第一个检测点就能够休息一会儿了,这座山咱们可一天怕不上去,不要忘了咱们还背着帐篷呢,爬到哪里算哪里吧。”

    “不是吧。”王海哀嚎着:“老师,咱们不会再这里爬了两年三年的吧。”

    吴博士对男生就没有那么的客气了,眼睛一瞪斥责道:“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大男人,你怎么不看看老师,老先生已经五十多岁了,还有你怎么不看看人家那三个女孩子,最小的年华不过才十八岁罢了,你比人家大了五岁不止,人家还是个女孩子。人家都没有叫苦叫雷,你在这里嚎什么呀。”

    最后用出了杀手锏,“你要是不想上,那就下去,现在就会京城!”这下子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毕竟当初想要参加吴博士还有教授带队的人非常的多,尤其是吴博士,不要看他没有他老师资历长,不过在学校的威望却是不比他www.lkmp.net浪客中文老师低,他们这些人都是削尖了脑袋挤进来带队。

    不过他们因为吴博士的这句话,也重新注意到年华,他们现在才知道这个看起来高挑美丽的女孩子,竟然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他们之前以为她怎么着也要有二十三四,至少跟他们是同龄人。毕竟现在的化妆技术非常的高超,通过化妆将一个三十岁的人化装成十八岁也是有可能的。

    没想到她竟然是真的只有十八岁。

    如果说一个二十多岁的跟你同龄的比你漂亮的年轻女郎跟一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少女,你会认为谁对你比较有威胁,大多数都会认为是那个年轻女郎。

    现在再得知年华的真实年龄后,对年华的那种忌惮还有猜疑是下降了不少。

    不过这个时候总是有人唱反调的,陈玲无不嫉妒的道:“不要看她年纪轻轻的,就看她对彭部长有一手就知道这个小东西可不是什么良善。这么年纪轻轻就知道利用自己的资本达到目的,等以后大了还得了。”

    她的话竟然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陈玲得意的笑了一声。

    反倒是没有怎么开口说过话的谭雪说了一句:“陈玲你不要把人想的太坏了,我看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陈玲看有人反驳就更加的来劲了,声音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扩大:“你说不是就不是呀,你是她什么人呀。我告诉你,她肯定已经看出我们对她的鄙视了,羞愧的不敢上前来了,你没有看到她正在躲着我们么,如果不是的话,她自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她说话的声音之大,旁边的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也包括走在前面的年华谢紫兰,还有走在最后的万遥杜义。

    万遥可是暴脾气,早就想要对这个经常编排头的女人动手,不过是其他人一直压着罢了,这次是一点都忍不住了,柳眉一竖,就要上去,教训教训这个欠揍的女人。

    杜义在一边也不拦着,如果万遥不动手他就要亲自动手了。

    正好跟他们走在一起的吴博士看到他们脸上的不善,刚想要劝阻,就听到上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然后一个大雪团滚了下来。

    人们下意识的一躲,带着尖叫声的大雪团滚了下去。

    等过去后,人们才想起来,“陈玲在里面,是陈玲掉下去了。”

    他们才开始往下跑,要去救陈玲。

    往下跑了一段距离后,才在一棵长在山崖边的枯树上发现了挂在树叉子上的陈玲。

    这个时候的陈玲,那里还有刚才那个时候气势凌人的气势,现在的她完全的傻了,一动都不敢动。

    当看到有人过来救她的时候,她这才明白过来,一个劲的哭嚎着,尖叫救命。

    科考队的人都赶着去救人,就把年华他们几个给落在了后面,万遥凑到年华身边,对她挤眉弄眼的,小声道:“头,这是不是您做的呀?”

    年华看了她一眼,没有点头,也没有否定。

    万遥他们就知道是自己老大的手笔了,谢紫兰皱着眉头道:“其实早就应该应该好好教训教训她了,她这张嘴太臭了。”

    就连杜义也在一边说:“如果您再不行动的话,我跟万遥可就要出手了。”

    年华笑了:“好了,我知道你们的心,我也心领了。之后我不会再惯着他们了。”这人就是越惯着越得寸进尺。用下巴点了下那里,年华对万遥杜义道:“万遥你们两个也去帮忙吧,毕竟怎么说,咱们这些人明面上可是来保护他们安全的人呀。”

    万遥跟杜义点点头,小跑了过去,不过看他们两人脸上的笑意,就知道在施救的过程中一定会去偷偷摸摸给陈玲点教训的。

    果然虽然有他们两个的加入,救陈玲的进度快乐不少,陈玲却是在吱哇乱叫,她总是感觉有人再暗地里下黑手,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做的。

    救下陈玲后,她也变得开始沉默起来,毕竟这次吓得不轻了。

    除了她其他人更加的小心翼翼的,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也会遇到像陈玲这样的事情,如果遇到的话,就完蛋了。

    而年华的关注点则不同,她竟然发现那些东西竟然,大白天就敢出来,不过没有那些蝙蝠,想也知道,大白天的,那些吸血鬼再怎么强大也会被削弱一部分能力。

    可是这些狼人还有明明知道这里有华夏的普通人,竟然还敢上来,难道他们就不怕会被华夏人发现,还是他们本来打算的就是将科考队给杀光!

    要不要这些人都弄晕了,年华刚要动手,就见前面不到几十米的地方,白茫茫的雪层上面突然冒出一个金色的六芒星的标志,然后爆发出巨大耀眼的光芒。

    科考队还有万遥他们三人纷纷闭上自己的眼睛,可是年华却是清楚的看到,在金色的光芒里,一队人走了出来,其中就有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个约翰,不过那个头头并不在里面。除了约翰还有其他的三个骑士。

    年华清晰的看到,当他们看到自己等人的时候,眼里也是闪过一丝的诧异,不过当眼睛看到几个女人,包括年华自己的时候,眼神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时候光芒散去,人们迷惘的睁开眼睛,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切吓到了。怎么眼前突然多出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身穿铠甲的外国人。

    虽然这些外国人都长得挺帅的,可是还是不能够弥补他们受到的巨大惊吓。

    吴博士还算是比较镇定的,扎着胆子用英语问道:“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约翰是这四个人中的头头,他面带微笑道:“我们是主的骑士,是身具光荣使命的骑士,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消灭一切的黑暗。”

    吴博士眨了眨眼,“那,好吧,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下去。”他也能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够善了了,不过心里还是存在着一点的希望。

    就见约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悲悯的神色:“你们这些人的身上都缠着黑暗,必须要被净化之后,才能够离开,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我们。”

    说着,眼睛就盯上了张甜,“这位小姐是这么多人里身上的黑暗气息最最严重的,如果不经过我的净化,我想你就要有性命之危了。”完美带有磁性的声线再加上完美的俊颜,让张甜不由自主的放下防线。

    不过旁边有人却是没有被他迷惑住,就见沉默寡言的谭雪却一把有些心动的张甜给拉了回来,在张甜的耳边焦急的劝道:“你不要被这个人给迷惑了,他们是教廷的人,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谭雪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遮掩,被对面的那些神圣骑士给听了个正着,怎么不让他们生气,不过他们还没有生气,就看一个女生连忙走了出来,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跟他们交流,“请您帮我看一下,我感到我有点不对劲。”

    见有人竟然自告奋勇过来,本来特别生气的几个骑士倒是气没有了,有人上赶着给他们玩弄,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呢,虽然这个女人没有刚才那个长得漂亮,不过作为餐前的甜点还是挺有味道的。

    年华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约翰拉着陈玲的手离开,也没有出声,她现在已经烦透了这个陈玲了。

    不过她看着不管,作为带队人的吴博士还有教授当然不能够让这个人把跟他们一起出来的女学生带走,不要说对方是不认识的人,就算是认识的人也不行呀。

    吴博士从来都非常斯文的人碰到这个脑残女的时候也想骂娘呀,跟人家根本就不认识就敢跟他走,这不是纯粹找死呢么。

    不过鉴于这些人过来的时候太过的玄幻,吴博士也不想要太过的激怒对方,只能够委婉的劝陈玲:“陈玲呀,你看你跟我们是一起过来的,如果回去的时候缺了你,我怎么像你父母解释呀?”

    陈玲犹豫了,开始摇摆不定,其实她也知道这些人过来的时候非常的蹊跷,可是这些人都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能力,如果能够跟他们其中的某个人交往的话,也不虚此行了。

    可是如果真的跟他们走了,要是回不来了,看不到父母了要怎么办呀。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四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从上面下来了,这些男人长相也都相当的好,跟这几个神圣骑士的金发碧眼的英俊不同,他们是一头黑发绿眼,强健有力脸上的表情酷酷的。

    一面是帅哥,一面是型男,各有千秋。

    约翰看到他们的时候,抓着陈玲的手就松开了。转过身,面对着他们,冷声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几只小狗呀,对了你们的好朋友,那些该死的蝙蝠们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出来呀?”

    不等对方说话,约翰后面的乔治说话了,“当然是因为大白天的他们要躲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睡觉了。因为就留下你们这几只小狗狗在这里找狗骨头呢。”说完还自以为好笑的大笑起来。

    对面打头的那个人声音低沉道:“看起来你们是想要动手了,这个我们奉陪,不过再动手之前,你们不觉得有些东西比较的碍眼么?”

    这句话出来科考队的人心里一条,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接下来那几个金发帅哥说的话,更是让他们惊恐万分。

    就见约翰漫不经心的道:“你们这些狼人就是知道打打杀杀的,要知道这里面可是有好几个漂亮小美人,如果你们来的晚一点的话,我们就能够品尝到了。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说着转头看向科考队这个方向。

    “你们要记住,死了也要记住,你们之所以死的这么快就是因为这些狼人引起的,可不是因为我们呀。”约翰看着科考队的眼神充满了歉意。

    陈玲愤怒的眼神瞪向狼人,如果不是看出来自己的体格跟对方相差的太多的话,就要冲过去了,这些人太坏事了。

    不过也只有被约翰等人迷惑的陈玲有这样的表现,其他人是相当的清醒的,可是越是清醒越是痛苦。

    要不就跑吧,可是念头还没有起来呢,就见那两拨人中一边分出两人,抄了他们后路,此路不通了。

    吴博士即惊又怒:“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里额可是我们华夏的领土,上面还有卫星再照着,你们在这里动手,我们国家马上就知道。”

    那个健壮的男人哈哈笑道:“你们这些人还这么天真呀,如果我们不是有办法能够遮挡住那个叫什么卫星的东西的话,也不敢这么嚣张了。”

    就在这个时候,谭雪舔了舔自己干干的嘴唇,脸色苍白道:“难道你们就不怕被我们华夏的奇门大师,知道这件事情么,你们可是越界了,如果被他们那些大师知道的话,你们都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谭雪的话一出口就给了一惊近乎绝望的人一丝的希望,他们的眼神期待的看着谭雪,希望她能够再多说一些,可是谭雪说完后就闭上了嘴。

    约翰挑挑眉毛:“你这个小姑娘知道的还不少么,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非常的你们忌惮的那些奇门大师们,可是他们现在在哪里呢?哪里都没有呀!远水止不了近渴呀。”

    约翰的话一说完,就扬扬手,乔治叹了口气,上前抽出他的刀就要动手。

    就在刀马上就要挨到陈玲的脖子的时候,就听到耳朵中响起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正好打在刀上,将刀震得偏开了一点,一只手趁机将陈玲将刀下救了出来。

    陈玲呆愣愣的看着救了她的谢紫兰。

    而其他人对手持两把手枪的万遥行注目礼,他们跟万遥已经在一起两天了,根本就不知道她竟然会这一手。他们这才想起来,万遥三人的身份可是国安的人呀。

    吴博士的心中升腾起一丝的生的希望。

    乔治举起刀,愤怒的看着爱刀上的伤痕,怒吼道:“你们这些异教徒,该死的东西,竟然敢伤害我的刀,我要抓住你,将你一片一片的碎尸万段。”

    腾的一声乔治的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一层金光出现在他的身体表面,举刀就向着开枪的万遥劈了过来。

    万遥也会功夫,而且经过年华的指点也是想相当的不错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根本就不会讲骑士精神,再躲过一个乔治后,却被另一人给抓住了脖子。

    那个狼人在那里冷笑道:“这就是你们教廷教导的爱与正义?骑士精神?真是笑话呀。我们狼人都不会在对付一个女人的时候上去上两个人。”

    约翰就跟完全听不到狼人的调侃一样,就要用手掐死万遥。

    吴博士不忍目睹的闭上眼睛,仿佛万遥马上就要血溅当场。

    可是惨叫声好久都没有传来,反倒是身边传来一声声的倒吸气的声音。

    他赶紧睁开眼睛看了过去,就见现在的局势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万遥捂着自己的脖子就站在一边,而那个本来抓人的约翰,却被人给掐着脖子,脸憋得都青了。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年华!

    不要说早就觉得年华不简单的吴博士了,那些个曾经暗自猜测年华的身份的那些人更是大吃一惊,她不是彭部长的情人么,怎么这么厉害呀。

    陈玲跌坐在地上,呆愣愣看着面色冷峻,一身肃杀之气的年华。

    这个时候杜义自豪的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其实我们头可是我们国安局的第一高手,论武功就算在咱们整个华夏那也是数的上的人物。”

    这个时候智商高情商也高的吴博士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年华就是传说中的年将军?”

    一听吴博士的话,其他的人眼睛里也都冒出兴奋的光芒。

    杜义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不过吴博士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其他人也都是激动万分,他们有救了,有救了!

    而他们其中就有曾经在大灾难中亲眼看到年华救人的人,回想一下,可不是么,背影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

    而里面难受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被他们鄙视的人,其实真实身份却是如此的震惊,竟然是他们的偶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