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四章 手刃
    不管是一向镇定的吴博士,还是恐惧万分的陈玲等人,呆愣愣的看着年华,一句话都不敢说。

    尤其是陈玲脸都青了,被她鄙视了两三天却从来没有做出回应的这个女孩子竟然是年将军,也是华夏开国以来最最年轻的一位女将军,甚至在男人里面也没有能够比的上的,即使是另一位同样名声的赫起的展将军,也要比她大上几岁吧。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年华冷声道。

    约翰张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年华冷哼一声:“如果你再不出声我就让你死无全尸!”

    约翰晃动着自己的身子,想要将自己从年华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费了半天的劲,才发现自己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一点神圣之力都发不出来。而力气又远逊人家,怎么都挣脱不开。

    “我数,一二三,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我的话了。”年华眼神毫无温度,“一,二……”

    约翰能够看得出年华眼睛里的确定,十分的确定对方就是想要至自己于死地。

    还没有数到三,年华的手指已经开始用力了。

    约翰虽然也很厉害,可是他有一样不如那个吸血鬼,他不能够像吸血鬼欧格一样不用呼吸,他必须要呼吸才能够维持他的生命。

    眼看约翰的生命危在旦夕,他的手下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呢。

    乔治焦急的喊道:“你捏着他的喉咙,他怎么说话呀!你现在放开他,我们马上就离开。”

    那边的狼人首领双臂抱胸故意提醒年华道:“这位女士你可能够听他们的话,这些教廷的走狗最常用的就是先示弱,然后再反咬一口的道路。”

    被狼人将他们的计划,拆穿,乔治狠狠的瞪了狼人一样,转过头面对年华的时候,眼神凶狠的威胁道:“你不要以为杀了约翰,你们就能够逃脱出去了。我告诉你们,就算我们不杀你们,这些狼人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既然早晚都有一死,何不在死之前,为主贡献出最后一丝虔诚呢。”

    科考队的人们现在才知道,原来如果没有年将军的话,他们生死就已经定下了。张甜打了个寒战,紧紧的跟身边的拥抱在一起。差一点她就要踏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了。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年华身上了,看着年华的眼睛充满了希冀。

    这个时候乔治发现这些人对这个彪悍的女孩有着深深的崇拜,那么他们之间的牵绊一定颇深,只要擒住两三个人,这个女孩一定会投降的。

    想到这里,乔治跟剩下的那两人用了个眼色。

    点点头,那两个人示意自己知道了。

    就这样,剩下的那两个神圣骑士,面无表情的向距离他们最近的人抓去,而那些狼人则是站在一旁看笑话。

    “年将军救命啊!”第一个要被抓住的是王海,惊恐万分的尖叫着。与此同时另一个神圣骑士的目标就是谢紫兰。

    “呵呵,你还是放了我们小队长吧,要不然……”乔治还没有说完,就目瞪口呆了。

    “啪”的一声,一颗人头掉在了地上!这不是约翰的,约翰还好好的活着呢。

    又是“啪”的一声,又是一颗人头落地!还不是约翰的。

    刷的,乔治额头直冒冷汗,他的两个伙伴全部被割掉了脑袋,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再看躲过一劫的约翰,也因为呼吸太过的困难,再加上恐吓,已经陷入了半昏迷。

    “你,你不能够这么做!你不能够这么做!主会惩罚你的!”乔治倒退几步,嘴里喃喃着。

    年华抬手,碧泉剑横在她的眼前,一道血迹清晰无比,轻轻一吹,血滴掉落,掉落在年华身前的雪地上,血与雪完美的融合,刺眼无比。

    “为什么不能?”年华挑挑眉,“有本事你让你们的主过来找我呀。对了。”她问道:“我听说你们的主可是万能的,那你就不能他把你的这两个伙伴给复活么?如果不能够复活的话,你干嘛还要去信呀!一点好处都没有!”

    乔治作为虔诚的教徒怎么能够听年华这么污蔑他心中的神呢,大吼道:“你这个异教徒,早晚有一天,主会亲手降下惩罚之雷,将你惩罚于你!”

    年华耸耸肩,“既然咱们两个谈不到一起,那么就不要谈了。”剑尖朝着乔治就刺了过去。

    乔治大惊,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女人竟然刚才还好好地,下一刻就翻脸。

    他匆忙之下,打开防护系统,一道金色的光罩笼罩在他身上,让他在雪地上,熠熠生辉。

    不过年华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碧泉剑上也闪过一丝的光芒,可是再细看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

    碧泉剑在接触到金色光罩的时候,毫不停顿,直接就刺了进去,正中乔治的胸口。

    乔治当然也不是白给的,神圣骑士的选拔是非常严格的,能够称为神圣骑士的人,每一个都不是庸手。更不要说,能够跟随着红衣主教执行这个秘密任务的神圣骑士了。

    手里的骑士长剑跟本就没有来得及出鞘,直接握着侧身挡住年华的剑刃,就听“锵”的一声,不管是剑身还是剑鞘,全部一分为二断成两截。

    年华抓住乔治愣了一下的时机,左手放开约翰,空余出来的左手变爪,瞬间就出现在乔治的胸前。

    就听一僧惨叫,乔治倒地不起,而胸口那里五个指洞十分的明显,能够从指洞里看到慢慢的已经不在跳动的心脏了。

    最后四个神圣骑士,就剩下了昏迷的约翰一个人。

    不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血腥场面的科考队成员们,就算是经常经历血雨腥风的狼人们也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脑袋还在不在。

    其实死的这三个神圣骑士,狼人们都认识,虽然双方面敌对,经常发生伤亡,不过也因为经常接触,所以对对方了解的颇深,比对方的朋友更加的了解对方的情况。

    不都说最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么!

    因为了解神圣骑士的不好惹,也更加能够衬托出轻松杀了三个神圣骑士,并活捉一个的年华是多么的厉害。

    只在眨眼间呀,真是太太厉害了,心生佩服呀。

    不过当年华的冰冷的视线转移到他们的身上的时候,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他们全身。

    激灵一下子,这个女人不会打算杀了自己等人吧。

    想到非常有这个可能,狼人头领手背在后面,给他的三个手下打了个手势,嘴上却在继续拖延时间:“杀的实在是太好了,这些披着一身黄金甲的臭虫们实在是太讨厌了,就跟疯狗一样,抓住谁就咬谁,还不松口。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黑暗生物,我在这里要对你说声感谢。”

    说着这么说,不过狼人头领的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准备着战斗,虽然明知道胜算是非常小的。不过骄傲的狼人可不会不战就投降。

    可是没有想到年华竟然是重重的抬起,轻轻的放下,只是说了句:“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就没有下文了。

    狼人头领心里瞬间亮了,不过马上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对方用的计策呀。

    “如果你们不打算走的话,可以留下来,我从来还没有收集过狼人标本呢,你们是打算贡献出自己了?”年华的斜视着他们,嘴角露出一丝的嘲讽。

    听了年华的话,这些狼人根本就不敢再去东想西想了,要是再不走等到人家改变主意的话,及来不及了。

    四只狼人飞快的往昆仑山脚下跑去,在路过科考队的时候,专门离得他们远一点,就怕离得近了会引起年华的反感,最后跑都跑不了了。

    狼人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够达到如此的速度,不过二十多分钟,他们就到了山脚下了,这速度都破了他们的狼人的记录了。

    站在山脚下,狼人们擦擦头上的汗水,狼人头领向山上看去,想起那个凶恶的女人狠辣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寒颤,拉着几个人向黑暗生物的大本营跑去。

    他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其他黑暗议会的人,虽然跟小蝙蝠他们不对付,可是在面对外来的敌人的时候,还是比较团结的。

    而现在的山上,陷入一片死寂中,其他人都呆愣愣的看着年华,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到了。

    年华却是不管他们,自顾自的擦擦自己的碧泉剑。

    而万遥谢紫兰杜义他们则是负担起侥幸科考队的这些人,并加以劝解安慰的任务。

    除了陈玲这个被双重吓到了的人,哭闹不休,其他人倒是非常的安静,不过那呆滞的眼神能够说明,他们被这次的事情给吓得不轻。谢紫兰帮他们简单的做了些心里疏导,让他们尽可能的恢复一些,要不然拖得时间越长,心理干预产生的作用就越小了。

    吴博士算是里面心里素质最好的,不多一会儿表面就恢复过来了,他走到年华的身边,微微的供着身子谦逊的问道:“年将军,我们能不能下山?我想大家大家已经不想也不敢在上面待着了。”

    这次的科考就算是失败了,可是如果想要再往上面去,不说别人就算是他自己都不敢往上面上了,他老师的腿都瘫软,动不了了。

    年华点点头,“你们现在就下去,我让杜义他们陪着你们下去。记住!”年华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一个个的看了过去,“你一定要记住,今天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就行了,如果被我们国安部的人发现你们之中有谁透露出去了,那么等待你们一定是你们一点都不想要得到的结果。”

    “尤其是你,陈玲!”年华蹲在陈玲的跟前托起她的下巴,看她颤颤哆哆的样子,吱吱两声,“其实你不用这么怕我,我当然知道你曾经说过我什么,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我希望你能够闭紧你的嘴巴。”

    陈玲都吓坏了,忙不迭的点头,眼里含着泪水,就是不敢落下去。

    年华放开她,起身拉过万遥三人,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符箓,分给三人,“这些东西你们应该已经比较熟悉了,我就不多说了,必要的时候保全好自己就行了。”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冷酷,她虽然让万遥他们保护科考队下去,可是她不是圣母,不会说一些你们要付出生命保护好他们的话,她的第一要求就是让万遥三人活下去,然后再在保护好自己的基础上去保护他人。

    这也不是冷血这是人之常情!

    叮嘱好几人,年华目送他们下山,等看到不到人影的时候,闭上眼睛,精神力发散出去,一直跟在他们到了山脚下这才收了回来。

    其中曾经碰到过那几只狼人,不过这些东西还比较有自知自明,虽然牙痒痒,还是放弃攻击这些普通人。他们对年华不是一般的忌惮。

    约翰缓慢的恢复了意识,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迷惘的望着周围,却是雪地上的鲜红给刺激到了。

    那一滩滩被鲜血染红的雪地,那血地旁散落的人头还有躯干,触目惊心。

    “……”这些都是他平时要好的伙伴们,虽然免不了竞争,也知道在神圣事业的前进道路上少不了牺牲,可是现在他的小队一下子就剩了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怎么不让他悲痛,不让他仇恨这个杀了他兄弟的人。

    约翰狠厉仇视着年华,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不过她现在是再干什么?闭着眼睛,呼吸似有似无,难道她以为自己已经构不成对她的威胁了,就练功呢?

    东方的电影上可是经常会出现,运功的时候有人打扰,就会吐血甚至死亡的事情,东方人叫这件事为走火入魔,如果这个女人也是这样的话,也走火入魔,这就给自己机会了呀!

    约翰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向年华那边缓步前进,就怕露出一丝的声音,将对方打扰醒过来,虽然传说东方武者运功的时候是清醒不过来的。

    边悄无声息的前进,边从自己的腰上抽出师父赐予自己的光芒之刃,只要让他近了对方的身子,他就能够让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而且光芒之刃不但锐利无比,而且最要的是能够净化邪恶。

    被光芒之刃刺伤的邪恶生物瞬间就会化为化为乌有了,而灵魂则会被封印在光芒之刃里,永生痛苦,不得超生。这光芒之刃也是师父的最最厉害的武器,如果不是为让他能够独当一面,也不会借给他使用了。

    细心百倍又痛苦万分的约翰走到年华的身边,眼睛爆发出强烈的愤怒之火,大吼一声:“异教徒,去死吧!”

    被他灌入全身所有神圣之力的光芒之刃,爆发出一道光芒后,闪电般刺入对方的身体!光芒之刃留在外面的只剩下手柄部位了。

    “哈哈,哈哈,我终于把你这个异教徒,你这个异端给杀了,你会永世不得翻身,永世不得超生,哈哈。”约翰仰天长笑。

    长笑之后就变成了泪水,“乔治你们在天堂上看到了吧,我给你们三个报仇了。这个女人已经被我给杀死了。”约翰的视线从天空转移到年华身上。

    然后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见那个已经被他认定身体灰飞烟灭,灵魂被永世镇压的女人,竟然坐在旁边石头上,拿着自己的光芒之刃,认真检查,还不时的用牙咬咬手柄,看上面的黄金是不是真的。

    “呃……你怎么没有死?我明明看到我亲手将光芒之刃插到你的后背了,插入只剩下剑柄了,你怎么会没有死呢?我的光芒之刃虽然不是神器,可是也是圣器呀,你怎么会没有死呢?”

    约翰都要崩溃了,嘴里来回念叨着,“你怎么会没有死呢?”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竟然是真的。

    “不对,你一定是死了!”约翰冷静下来,可是眼睛中的疯狂却是越积累越多,“现在你的不过是我的幻觉罢了,我一定是脑袋不清醒,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的,啊……”

    约翰抱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头,连续不断的。

    年华在一边看着呲牙咧嘴的,这么用力得多疼呀,这人的素质怎么这么的低呀,这样就崩溃了。

    年华刚想要阻止他再继续自残,就听“啪”的一声,年华的眼睛都绿了。

    这个小子在捶自己头的时候吗,一不小心用上了神圣之力,他又没有开着光罩,直接将自己捶了个脑浆迸裂。

    然后年华就不小心中招了,几滴白白的脑浆溅在她的衣服上,……还有脸上!

    啊啊啊!真是太讨厌了!

    年华直接一个“无尘符”,将身上的脏东西一清而光。可是就是这样子,已经干净的不得了了,她还是觉得自己脸上有脏东西,不由自主的去擦拭,让她的火气一再的往上涨。

    这些神圣骑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不是好东西!

    年华完全暴走了,身体四周刮起了强大的旋风。旋风越来越大,越来越锋利,将周围的这些尸体全部撕碎,混合着被吹起来的雪,树枝,石头,最后甚至有大树连根拔起!

    已经走到山脚下的科考队们,有人回头一看,指着昆仑山上惊道:“大家快看呀,上面起了好大的龙卷风呀!”

    所有的人包括万遥三人也回头望去,一眼就瞧见那个巨大的旋风。有人吓道:“这是不是已经达到十二级台风的那种强度了呀?”

    吴博士摇摇头,“你看这风现在已经达到了十二级了,不过看着趋势还有继续往上涨的势头。”说到这里想到了还在上面的年华,“不知道年将军怎么样了?”

    万遥他们虽然也担心年华,不过也更加相信年华的本事,谢紫兰柔声的劝道:“大家不要担心,年将军可不是一般的人呢,不管是龙卷风还是台风,她都会平安度过的。现在咱们的任务就赶紧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给年将军拖后腿。”

    其他人也跟着连连点头,回过头来,继续赶路。等人们上路后,谢紫兰担忧的回头看了眼身后巍峨的高山,默默祈祷着,祝君一切平安。

    再回到山上,由于年华精神力的暴动,山峰上的雪全部被卷了起来,裸露除了山石,而且随着风力的逐渐加大,那些几吨重的石头都开始在空中飘着。

    让躲在一边看着这一幕的某个非人,心惊胆战,他估计如果就算是自己进去,死虽然死不了,可是绝对会被折腾的够呛呀。

    还好年华的理智逐渐的恢复过来,控制着风俗逐渐的减小,突然眼眉一立,将所有的东西都甩向一个地方,巨大的冰坨混合着山石树木,就朝着这个方向砸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中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发生了扭曲,一个人影从里面狼狈的逃了出来。

    年华遗憾的咂咂嘴,本来以为会打中他呢,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躲过去了。

    将遗憾的神色隐去,年华板着脸看着来人,眼神锋利,直刺入来人的胸口。

    虽然躲得及时,不过还是免不了有东西沾到身上,这个人一脸嫌弃的,直接将已经脏了的衣服脱下来,往下扔,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真好扔在年华的头顶。

    年华一句话都没有说,抬手用力一挥,衣服变成粉末不说,一道弯月般的锐利锋刃眨眼间就到了来人跟前。

    来人心里大惊,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努力偏头,弯月从他侧脸划过,割断他的一边的头发,擦着头皮过去了。

    本来来人是偏分遮耳,现在右边的头发全部没有了,光秃秃的,比从理发店推的光头还要明光锃亮。

    本来十分英俊潇洒的来人变得滑稽可笑起来。

    来人不禁摇摇头,苦笑道:“你这个小孩子,真是不乖呀,我论年纪都可以当你祖宗了,你竟然还这么不知道敬老,真是该打屁股呀。”

    年华根本就不打算理他了,她已经看出来了,对方虽然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现在她如果不出压箱底的绝招也杀不死对方。

    她已经看出来了,来人也是一只蝙蝠,据她推测最少也是一个吸血鬼公爵。

    既然现在没有功夫杀他,而且对方对她也是以好奇为主的,两人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冲突。既然如此还是找宝藏为主,年华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这座山,谁让昆仑山脉的高山太过相似呢。

    “唉,小丫头,你听到我说的话了么,你等等我,咱们两个一起找,不是更快一点么。”疑似吸血鬼公爵就跟在她身后,一直的聒噪着。

    年华的脑袋都被他给念叨的疼了,最后不得不回头,认真的看着他,“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是不是想要跟我分个死活呀?我现在正急躁呢,我松快松开,顺便也帮你松松骨!”

    年华的动作十分的亏苏,吸血鬼公爵刚要拒绝,年华就到了他的跟前,因为他是漂浮在空中的,年华不会飞行,不过跳跃的也不低,瞬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圈打在他的脸上,将对方从山腰,直接打了下去。

    吸血鬼公爵嗷唔了一声,从山腰直直的跌落下去,直接就掉到了山脚下,在坚硬的岩石上砸了一个坑出来。

    年华冷哼一声,放弃这座山峰,转而去了临近的山。

    “天啊,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暴力了。”吸血鬼公爵从坑里爬了出来,坐在坑上,擦着额头上的汗,这小丫头实在是太暴力了。不过,也更能知道她的实力,果然是不同凡响。

    能够转眼间就宰了三个神圣骑士的人能是好惹的么!

    不过是在听那几只小狼说的时候,他有点不相信罢了,这才过来看看,没有想到竟然看到那么惊人的一幕。

    看起来这个小丫头比小狼们说的是更加的厉害了,而且,他摸摸右脸,那边有着一道划痕,丝丝血液溢了出来,他都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么的狼狈不堪了,而且竟然是被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崽子。

    看起来计划要改变一下了,幸亏自己过来了,要不然自己那些小崽子都得被一锅端。

    想到这里吸血鬼眯着眼睛,嘴角微抿,华夏什么时候出来这里厉害的小崽子了,应该还不到二十的年纪,竟然战斗力这么的强悍,如果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再的话,再进入华夏的时候,就应该跟他们有关部门打招呼。

    华夏还真是要不就龟缩多年,要不然就突然蹦出一个超级厉害的人物,真是摸不准呀。

    看看天边的太阳,吸血鬼骂了几句娘,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见痛苦。如果现在有教廷的人在场的话,一定会吓得赶紧逃跑。

    眨眼间,吸血鬼不见了踪影。

    年华快速移动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进。

    经过一整天的搜索,年华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天就白搭了,可是!年华站在山顶,手搭凉棚远眺四方,这里的山峰不计其数,她花费一天的时间不过是才检验了,三座山峰罢了,如果想要把这些山峰都检查遍了,没有个一两个月是没有办法的。

    这可怎么办呀,想奇门求援,年华摇摇头否定这个想法,现在华夏奇门有点青黄不接,厉害的都是那些中老年人,大多都是老年人。虽然保养的都挺不错,不过也不能够忘记他们已经年逾古稀的年纪了。就算是看起来相当年轻的诸葛大师也要有六十多岁了。

    这都是因为奇门的各种利害的手段都是要靠时间的积累的,年轻人没有那种阅历,没有那种积累,怎么能够利害呢。

    这些奇门大师的手段不少,可是体力就不行了,你让他们爬一天的山试试,十个上来,就得有九个是被抬下去的。

    而体力不错的年轻人就不说能不能支持爬雪山了,就说对付跟他们一起竞争的吸血鬼,狼人,还有教廷的人都有点困难,还是不要不过来给自己添乱了。

    想到这里,年华也就熄灭了向国内求援的想法。

    再回去的路上年华想到了一件事情,现在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找宝物呢,那三方人那个不比自己更加的着急呀,而且他们手里应该有测试的东西,自己何苦艰难去找,还不一定找得到。

    干脆就跟在他们后面,看有人找到的话就去抢得了。

    计划好后,年华心里一轻松,速度更加的快乐,当月亮升空的时候,她已经吃上迟来的晚餐了。

    就在这个时候,跟年华隔着大半个城的别墅里,一拨人正在坐在一起私语。

    其中有一个看起来不拘言笑的三十左右的男人,严肃的道:“现在已经有了结果了,教廷那里虽然损失了四个神圣骑士,不过他们的队伍里又增加了一个陌生人,据观察应该是倭国人,虽然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从跟他寸步不离的那只火鸟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倭国的阴阳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屋子里面,左半边脸对着众人。

    其他的人见怪不怪,不过都怪怪的对他行礼,“恭迎路德亲王殿下!”

    路德亲王点点头,让他们起来后,转过头来,英俊的容貌成熟的气质,完美无比,就是,就是右边的头发有点不太协调,全部都没有了。

    不过其他人心里虽然纳闷,不过脸上却不会表现出来,路德亲王可是著名的讨厌有人指指点点他的,而且他老人家还经常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当年的时候就留过披肩长发,画着浓浓的艳妆,去追星。

    既然都有那样的前科了,他突然爱好上这样的头型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是不要大惊小怪了。

    路德亲王生存的时间太长了,当然能够看到底下的这些人的想法,这些人即使最最年长的那个公爵在他眼里也是一个小崽子,就更不用说那些侯爵了,对了,路德亲王的视线转移到缩在一角的小东西身上。

    竟然是一个小伯爵,他怎么也跟着一起过来了,不过这个小伯爵的父亲不是自己的后嗣,他懒得管,不过看了一眼就做到一位公爵让给他的主位。

    坐下后,路德亲王宣布:“从现在开始谁都不允许去城市里猎食,即使非常的想了,也要去隔壁的国家,如果被我发现你们中有人在这里打牙祭的话,严惩不贷。”

    这些吸血鬼马上点头同意,他们可不敢违背一个亲王的命令。而且他们也听说了,有四个神圣骑士死在一个华夏人手里的事情了。

    当然了不是他们亲眼看到的,而是那些跟他们一向看不顺眼的狼人传过来的消息,不过不管如何他们也不敢用这种事来骗他们,更不要说现在连路德亲王都亲自过来了。

    本来他们以为有路德亲王来,即使对方这个华夏人十分的厉害,他们也不惧了,可是现在听路德亲王殿下的口气,他本人对那个华夏人也是十分的忌惮。

    路德亲王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被人家给伤到的事情,太丢脸了,有伤亲王的脸面呀,不过他也郑重的警告道:“一会儿我就把对方的长相传给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住,见到她的第一面,能跑就跑,如果跑不掉的话,就说好话。不要吝啬你们的脸皮,什么都没有活命重要,不过你们如果谁不听我的话,出了什么事情不要叫我。”

    没有先到路德亲王对那个女孩子忌惮到了如此的地步,他们对年华是更加的好奇起来了。

    很快路德亲王将图像从他自己的脑袋里传给这些吸血鬼,为了不让那个小伯爵惹麻烦,伟大的路德亲王也给他传送了一张。

    可是当他看到这副图像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不就是那个威逼着自己说了这次来意的女人么,真是太巧了。

    路德亲王感到他情绪的不对,不由问道:“小伯爵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女孩子,如果你知道的话,赶紧告诉我。”

    欧格的脸都要绿了,他能不能不要说呀,他能够说当时是因为他在想要享受猎物的时候被这个女人给碰个正着,然后又被严刑拷打说出大部分事情么?

    如果现在说了的话,他十分怀疑,路德亲王会不会盛怒下一下子将自己给打死。

    可是如果不说的,他抬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路德亲王的眼睛,说不定还有点活路,想到这里,欧格的脸上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这是因为这个女孩子长得挺漂亮的,是我喜欢的类型罢了。”

    路德亲王笑了声:“是么?”

    被路德亲王的笑容吓得心惊肉跳的欧格只能挺到底了,狠狠的点头:“是的!”

    路德亲王挑挑眉毛,没有多说什么,转过头去跟他旁边的两位公爵商量事情。

    当路德亲王的深沉的眼神从他身上移开的时候,欧格这才松了口气,不管路德亲王是不是再怀疑自己,现在没有来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来,自己的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这就是相当的不错了。

    不多当他们出发去山里寻找神器的时候,大家分开行动,他没有走几步就被人给拦下来了。

    欧格抬头一看,吓得嗷一嗓子,就要喊救命,却被来人给一把将嘴给捂住了。

    “我告诉你现在不许说话知道么,如果你敢说话的话,我就要你好看!”来人恐吓道。

    欧格连连点头,表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来人这才笑了笑,夸奖道:“真是好孩子呀。”

    带着欧格来到一个山洞,将外面布置上一个阵法,使里面的声音传不到外面去。

    “你知道一个长相挺帅的吸血鬼么,他的特征非常的明显,就是左边有头发,右边没头发的那个?”外面的余光射了进来,正好照在来人的恋人,正是已经打定主意的年华。

    欧格就连思考能不能说的时间都没用用,直接回答道:“那是我们吸血鬼亲王路德亲王殿下,他可是现存世界上唯二的亲王之一,而且是有史以来最最年轻的亲王。”

    说起路德亲王,欧格说话的时候,语言里敬佩夹杂着向往,他也想能够称为亲王啊,不过看现在亲王的存世数量就知道亲王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多么多么的难产生了。

    年华却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相当不正经的家伙竟然是亲王,而不是她之前猜测的公爵。

    对了之前某个人好像说过,他们过来的人中最厉害的就是公爵了,这是从哪里跑来一个亲王呀。

    或许是明白了年华的疑问,欧格马上解释道:“路德亲王殿下是刚刚过来的,我跟您说的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老人家过来了呢。”然后他又趁热打铁的把之前路德亲王交待给他们的话,跟年华透露了一下,“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打你们国家主义的,你就放心吧。”

    年华点点头,就把他给放了。

    欧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想起上次自己也是被放了,也就踏实起来。穿过山洞,画作一群蝙蝠消失在夜月中。

    年华皱了皱眉,亲王,看起来好像很了不起的东西呀。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命令吸血鬼不吸华夏人的血,也算是给他加了几分。

    一整晚过去了,这群吸血鬼还是没有找到,就连路德亲王都有点郁闷了。不过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下个晚上继续找。

    年华也跟着他们回到了城里,就挨着他们开了房间,这些吸血鬼睡觉的时候,她也闭目养神,同时监视住在附近的狼人。

    而那些神圣骑士的到底在哪里,她是找了好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不过却接到了,万遥的短信,上面说他们早早的就已经回到京城了,人们都平安回去了,没有缺失。年华这就放心了。

    不过他们三个人打算过来帮助年华,被她个拒绝了,现在这场面可不是普通人能够介入的了,如果一不小心就可能有生命危险呀。

    就在这时候,年华的精神力扫到了一个身穿红袍的金发男子,在城里一闪而多,然后又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