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五章 局势复杂
    重生之符气冲天,第三百零五章 局势复杂

    睁开眼睛,年华若有所思,叹了口气,喃喃道:“这里真是越来越乱了。ai悫鹉琻”不过她没有说的就是越乱才更让她看到可乘之机。

    起身进来浴室,她要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虽然“无尘符”是相当的好用,不过或许是作为人的习惯,不洗澡总是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脏脏的。

    脱掉衣服,年华的手放在花洒上,刚要按下去,眼睛突然扫了下外面,然后毫不在意的按了下去。

    水蒸气开始在浴室弥漫起来,年华仰着头,享受着热水冲在身上的感觉,半个小时后,才开始慢条斯理的撩水清洗,甚至嘴里还哼起了歌曲。

    而早就等在外面的路德亲王哑然失笑,摇摇头自来熟的坐在床上,随手从床头拿起一个红红的大苹果,颜色挺诱人,忍不住咬了一口,皱皱眉头,歪头将嘴里的苹果吐了出去。

    即使是外边颜色再对他的胃口,吸血鬼只对血有食欲的习性还是让他拒绝其他的东西,即使是看起来十分美味的番茄汁。

    百无聊赖的看看屋子里,跟自己的房间是一模一样,转头视线放到对面的那个小包上面,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路德亲王自然二话不说,好奇了就打开看,可是这个包的主人可是一个不下于自己激活,还是不要轻易冒犯的好。

    不过……他丝毫已经冒犯她了,耳边响起门被推开的声音,顺着声音望了过去,正好对上一双笔直白皙而又性感的长腿。

    路德亲王的眼睛不由一亮,他也算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那可是阅人无数,可是他经历过的人中,从来没有人的腿能够这么的好看。就从这一双美腿上就让他有了无限的遐想。

    这样的美景吸引着他往上看去,视线一点点的从大腿往上移动……不要吧,美好的风景全部被挡住了,还挡的严严实实的,人家上面的衣服穿得好好的。而之所以能够看到嫩白的大腿,不过是因为人家穿了紧身牛仔短裤罢了。

    不过失望归失望,路德亲王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的,笑吟吟的。

    “您好,我们又见面了,郑重的介绍一下我是吸血鬼亲王路德。”路德走到年华的身边,不等年华开口就来了个自我介绍,然后来了一个吻手礼。

    年华并没有阻止,这在西方已经算是非常保守的理解了,就跟华夏的握手差不多少,不过如果这位路德亲王真的想对自己行其他礼的话,比如说亲吻什么的,她觉得她一定会好好的“回报”他的。

    想到这里年华对他2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路德亲王下意识的就感到一阵危险,还好马上就消失了,难道是错觉?

    再看过去的时候,年华已经转身走到窗前的桌子边,从打理自己。

    路德亲王只有将这一切归结成是自己的错觉了。

    相对于其他女生来说,年华的动作算是相当的快了。

    十分钟后,年华带着他来到外面的客厅,请路德坐好后,她开门见山的道:“说吧!”

    路德亲王摊摊手一脸的无辜,“你让我说什么呀?”

    年华冷笑不已,“不要遮掩了,你应该知道我已经知道你们的来意了,咱们明人不做暗事,还是开诚布公吧。这里是我们华夏的领土,我要知道你们要做的事情,会不会危害到我们的国家安全。”

    说着年华撑起身子,凑到路德亲王的面前,呼吸吐在他的脸上,呼气如兰,“不管是你们吸血鬼还是狼人或者是那些个教廷的人,如果胆敢伤害我们这里的人,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年华语气平淡,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笑容,可是路德亲王却是清晰的从这笑容的背后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那眼眉间的锋利锐不可当。

    路德亲王的后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这可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出汗,作为吸血鬼这么多年,汗腺早就几近于无了,可是在这个女孩杀气腾腾的视线里却是败给了生理反应。

    年华说了这番话后,脸上又恢复了刚才那种笑吟吟的样子,起身从旁边的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打开喝了一口,笑着对路德亲王道:“不知道,路德亲王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呀?我想不是跟我见面就是为了聊人生谈理想吧。”

    &n

    bsp;路德亲王苦笑道:“你这个孩子年纪不大,真是太厉害了。”不过感叹过后,正色起来:“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要跟我们联手?”

    “哦?”年华挑挑眉毛,想起了一件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姓年名字叫华,你可以叫我年华。”

    点点头,路德赞道:“这个名字真是适合你。”

    年华不置可否,“您还是赶紧说你的计划吧。”

    “是这样的,年华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黑暗联盟还有教廷都是为了一件东西而来的,那就是一件未知的神器。其实这个神器在一千多年前已经存在了,那个时候我刚刚被初拥没有多久,但是也知道那次惨烈的战斗,黑暗联盟还有教廷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在一次战斗过程中,不管是黑暗联盟还是教廷的人全部都死了,最后那个被争夺的对象,也消失不见了。”路德亲王想起那场战争都还觉得心跳加速呢,他可是那场战争的见证者。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我们还是教廷的人都在四处寻找,这个神器,而且还有找到神器就能够消灭掉对方的,永远根除的语言,这就让我们更加的疯狂了。”

    年华好奇的问道:“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神器就在我们华夏的昆仑山里呢?”这是她最好期待,年华之所以知道这里有宝物是因为她得到了一个藏宝图,而对方难道也是因为得到了藏宝图不成?

    接下来路德亲王说的话,也印证了年华的猜测。

    原来路德亲王他们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一本古董的拍卖引起的,拍卖古董不稀奇,拍卖华夏的股东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古董上面飘散的能量,却是引起了当时在场教廷中人还有吸血鬼的注意。

    因为他们从这个日记本上竟然能感到一丝丝的纯净的能量,虽然因为几百年的变迁,变得稀少无比了,可是还是能够感觉到那一丝丝残余的能量。

    这是怎么回事,当场凑巧坐在一排的吸血鬼公爵还有一位便衣的红衣主教,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里的势在必得。

    后面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不管是黑暗联盟还是教廷,双方都开始对这个古董展开了调查,然后顺着线索找到了几百年这个瓶子的主人是谁,然后又找到对方的后人。

    双方的实力相差无几,同时找到了这个后人,这也是这个后人的幸运,如果是被某一方面找到的话,最后只能够落到一个死字,不过因为双方的制衡,最后只是被掏出了话,然后删去了记忆罢了。

    最后双方从这个人的地下室找到了当初他祖先的日记本,虽然已经几百年了,这本日记保存的还是非常的好,最后他们终于从日记里找到了些线索。

    原来当初那个不知道怎么消失了的神器,在几百年前到了这个人的手里。

    当时这个国家这个被蒙古人大举入侵,整个国家都成了蒙古的汉国,不过因为这个人文学出众,受到一位蒙古贵族的赏识,两人成了莫逆之交。

    后来因为兴趣,两人商量拿出自己最最珍贵的东西,埋藏在一个不容易或者说是极难被找到的地方,然后再制作出两张藏宝图,然后传给后人,就是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找到这个宝藏。

    最后蒙古贵重的藏宝图辗转到了明朝朱家的手里,最后几百年后到了年华的手里。

    而那个白人的藏宝图则被他藏在他的日记本里,却一直没有被他的后人发现,直至几百年后才被黑暗联盟还有教廷发现。

    年华感慨万分呀,这两位都是为了自己的后人预备的宝藏图,到最后都落到了其他人的手里,真是世事变迁呀。

    “那你这这次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道是要跟我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教廷?”年华歪着头问道。

    路德亲王点点头,笑着回答道:“这有和不可呢,现在你已经杀了对方四个神圣骑士了,跟他们教廷已经是化不开的死劫了,你想要跟人家搞好关系,都不行了。”

    年华摇摇头笑着道:“看起来,我现在是只剩下你们吸血鬼可以联合了,是不是?”

    “当然不是了。”路德亲王反驳道:“当然如果你能够忍受的了那些狼人的浓重的体味,也可以去跟他们合作,不过我想您一定会选择我们的,对不对?”路德亲王整理整理衣服,十分有魅力的道。

    年华

    抿嘴一笑,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否定的意思。

    路德亲王知道年华的有点心动了,更加了把力气:“如果到时候咱们先找到那件神器,咱们双方各凭本事。”

    年华托着下巴思考片刻,点点头,“既然路德亲王你的话都说到这里了,如果我不应的话,也是有点不近人情了,那好,我就答应你了。”

    听了年华的话,路德亲王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伸出手,“那实在是太好了,既然咱们都成为合作伙伴了,那咱们两个在找到那个神器之前可是要互相帮忙不能拖后腿呀。”

    年华点点头,“你说的也真是我想说的。”突然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你们吸血鬼跟那些狼人不是一个阵营里的么,为什么看你这样子是打算将狼人摒弃在外了?”

    “哼!”路德亲王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吸血鬼跟他们狼人都有共同的敌人教廷的话,我们高贵无比的血族怎么会跟那些肮脏的狼人混在一起。”眼神中充满了对狼人的鄙视,他的下一句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如果他们能够得到神器的话,到时候黑暗联盟也就不必存在了,那个时候,吸血鬼族就可以将教廷一网打尽,怎么还会需要狼人呢?

    年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呀,看起来西方那些描写黑暗生物的电影里说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说完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路德亲王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道:“咱们两个还是立一个契约吧,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不过你放心吧,这个契约一定是对我们双方都非常有利的,你不要担心。”

    路德亲王以为他要花费一些口舌了,毕竟很少有人愿意签订契约,不过让他松了口气的是,年华竟然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签订契约后,两人坐在一起商量以后要怎么寻找那个神器,还有就是怎么防御教廷还有那些狼人的袭击。

    这些是年华主要就是听着,她对这些东西从来都是不太擅长的,之前的时候有展青云帮她,现在还是靠人家路德亲王吧。

    路德亲王倒是挺满意年华的反应的,他从来都是一锤定音惯了,如果旁边出来一个异样的声音,他想会非常的难受的,不习惯,可是没有想到人家竟然什么意见都不参与,只是让他拿主意。

    年华道:“你说我听就行了,我感觉有理呢,咱们就按你说的办,我没有其他的异议,如果我觉得没有道理的话,我会提出来的。”

    很快天就亮了,吸血鬼开始休息,路德虽然能够出现在大太阳底下,不过天性对阳光还是不必的厌倦,能不在太阳底下晃悠就不晃悠。

    而年华却是上街吃东西,顺便给亲戚朋友买点土特产什么的,虽然不一定什么时候回去,她就怕到了时候她会没有时间来么这么多东西,还是未雨绸缪吧。

    当然了再打着给他们买东西的时候,她也时不时给自己买点小零食,带走,打算回到酒店自己一个人慢慢品尝。

    中午的时候,她找了一个快餐店吃饭,突然听到有人用非常不流利的华夏语言说话的时候,环视四周,从一个小旮旯里找到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附身跟一个女孩子说着什么。

    因为角度的问题,年华看到不到对方长什么样子,不过从女孩子兴奋的发红的脸上,还是可以了解到对方一定长得相当的出色。

    不过这并不是让她多注意的地方,毕竟年华的定力是相当的好,不是那种看到帅哥迈不动路的人,让她多加注意的原因,其实是在于,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之中熟悉的能量,细细品后,明白这个能量跟那几个神圣骑士非常的相似,可是不同的是,那几个神圣骑士的能量大多分散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用来强化身体。

    而这个人的能量则是集中在头部,而且更加的强大,年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的厉害程度不下于吸血鬼亲王路德。

    年华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教廷那边的人,不过却不是四个红衣主教里面的人。那么这个应该就是暗中藏匿起来的高手了,就跟路德一样,明面上没有他,应该算是隐藏实力了。

    那么这么说来,狼人那里也有可能了,不过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过狼人,而且这些狼人好像也不在这个城市里,她也无从得知。

    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年华咽下最后一口东西,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

    其实她可以用精神力探索这个人,不过年

    华现在已经发现了,她的精神力探索不是没有缺陷的,对于这些非常厉害的人物,用精神力接触他们的时候,非常容易就被他们给发现。

    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

    不过当年华起身离开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而凑巧的是,对方恰巧也转过身来,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

    年华的眼里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的惊艳,说实在的她并不是没有看到过长相极度俊美的男子,她的未婚夫展青云虽然平时严肃冰冷,其实如果但看他的五官是相当的完美的;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吸血鬼可是从来没有丑的,尤其是路德亲王那邪魅的眼神更是让人从骨头缝里都要奉献出自己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丝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是年华见过的最最美丽的男人,完美精致的五官如同希腊雕塑一般,金灿灿的短发,犹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睛,还有挂着温柔笑容的嘴角,是那么的迷人。

    年华发誓如果这个男人是明星的话,凭着这张脸就能够横扫好莱坞了。

    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对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不过年华还是能够从他眼睛深处看到不耐烦还有不削。

    由此可见,这个男人是个极度自负而且自恋的人,只不过披着一个表面温和的假皮罢了。

    惊艳不过是一瞬间罢了,年华很快就恢复过来,放眼望去,整个餐厅里看到他的人无一不是痴迷的样子,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是一个表情。

    年华等他走后,这才离开,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问你点事情。”

    路德亲王关好门窗关上窗帘,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正睡得香香的呢,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让他激灵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怎么进来的?”路德亲王一眼就看到坐在他床边上的年华,下意识的就要拉床单盖在他自己的身上,脸上是满脸的无奈,“我说年华呀,你也是个小姑娘对不对,你这样子孤身闯入一个男人的卧室是不是不好呀。尤其是在这个男人正在什么都不盖裸睡的时候。”

    不过不要看路德亲王一脸无奈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是非常震惊的,就算是他在睡觉,感觉也是相当灵敏的,只要有人出现在他身边他就会马上清醒过来。

    可是现在年华都坐在他床边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怎么不能够让他震惊,并且后怕呢,如果这个时候,年华对他出手的话,他即使死不了,也要重伤呀。

    在路德亲王的心中,年华的危险程度又往上提了提。

    年华也不去看路德亲王的表情,撇撇嘴道:“行了,我又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想看什么看不到呀,你那个东西又不是比别人多什么,又不是长了两根。”

    路德亲王瞪大了眼睛,听听不是说华夏的女孩子们都十分的淑女么,怎么这个小兔崽子子,说话这么的大胆呢。

    不过还不等他说什么,年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问了一个问题:“你认不认识教廷里的一个长相极度美丽,一头金色短发,海蓝宝石眼睛,手指上带着一个硕大的红宝戒指的男人?”

    路德亲王听完后是大惊失色,一把抓住年华的胳膊,凝视着年华:“你从哪里见过这个人,呃?”

    年华细细的看着他的表情,能够看出他对那个男人十分的忌惮,追问道:“他的地位是不是还在红衣主教上面?是不是相当的厉害?”

    “呵呵,厉害?当然了厉害了!”路德亲王脸上的一切表情都消失了,只剩下冰冷和凝重,“这个人可是教廷裁决执政官,是裁决所的最高负责人,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呀。没想到这次他也跟过来了,事情越来越棘手。”

    说着说着,路德亲王哪里还坐得住,直接起床,眨眼间就穿好了衣服,然后转身注视着年华:“年华,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咱们现在就去继续寻找神器,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落到这个人的后面。”

    年华也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了。

    路上的时候,年华十分感兴趣的问路德亲王那个人的信息,路德亲王虽然一直板着脸,不过还是告诉她了。

    在路德亲王的嘴里得知,那个人叫做圣兰,是现在裁决所的最高领导人,不要看他长相绝美,其实这个人跟

    路德亲王一样也是一个老妖怪,虽然达不到一千多年的岁数,可是二百多岁的他,还是让年华结舌。

    这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就是不知道等到自己到达这个年纪后会不会也能够永葆青春呀。

    路德亲王为了能够快速一点,直接架着年华飞。

    而年华则是非常的轻松,低头就能看到下面的美景,亲眼看着从一开始的高楼大厦慢慢变成了小蚂蚁,然后小蚂蚁消失了,变成了一片白色。

    昆仑上的积雪正在慢慢融化,而路德亲王的心情也是越来越差,这糟糕的大太阳,这混蛋的圣兰!

    抓着年华的手有些紧了,不过年华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刺了他一下,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不过这样也更加让年华知道,路德亲王跟那个裁决执行官是肯定有不得不说的往事呀!

    难道是什么爱恨情仇?如果不是看路德亲王表情太过难看的话,年华都想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基情了,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如果激怒了路德亲王的话,免费的飞机乘不上不说,还得给扔下去。

    虽然对她来说就算从一千米的高空掉下去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还好很快就到了昨天吸血鬼勘察到的地方了,降落后,两人约定好了,分头行动,反正图什么的都已经给年华看过了,而且两人还立了契约,路德亲王是满满的觉得就算年华找到了,有契约在她也不敢独吞。

    不过可怜路德亲王根本就不知道年华根本就不受因果报应,因此这些各种各样的誓言契约什么的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无用的。

    不过年华当然不会好心的告诉他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年华当然想要自己独吞,大不了就告诉他说什么都没有找到好了,反正她有的是办法能够遮盖住神器的波动,让它分毫漏不出去。

    不过很可惜,这次的行动也是白费了。

    期间的时候,年华还远远的看到了狼人跟教廷的人,甚至还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从头到脚一身黑的人,年华眯眯眼睛,直接隐身跟在他们后面,最后恍然大悟,这些人是跟狼人结成联盟了。回去的时候跟路德一说,路德咬牙切齿:“我就说在邀请这些巫师的时候,他们说不参与,原来是暗地里跟狼人合作了,他们也不怕会被狼人倒咬一口。”

    年华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是巫师呀。不过在年华的印象里,巫师给她的印象还在几个小孩子穿着魔法袍,带着尖帽子,手里拿着小棒子的可爱模样。

    现在见到真正的巫师,真是幻灭呀。

    一个个长得就跟营养不良一样,一身阴郁的气息,让人看到就感到不舒服。

    年华在空闲的时候屈指一算,现在这个昆仑山山脉里,汇集了吸血鬼,狼人,教廷,巫师,还有自己这个华夏奇门中人,真是大荟萃呀,热闹的不得了。

    过了两天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年华不由道:“不是找错地方了吧,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山这么多,或许是其他的山峰也说不定呢。”

    吸血鬼们实现的那个的执着,他们就认定是这里了,不仅是他们就连其他的那些人也是坚信,那个神器就在这里。

    既然如此年华也就决定继续跟他们继续逛下去,其实她对于那个东西已经绝望了。

    不过当一天她跟路德亲王出了酒店大门口,看到酒店门口站着的人的时候,当场就不动了。

    路德亲王感受到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孩的异动回头一看,却发现她脸颊绯红,面带笑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发现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一个气质冰冷长相帅气的男人。

    不过就在这一刻,那个冰冷的男人,嘴角慢慢勾了起来,最后停在一个完美的弧度上,眼前一亮,犹如百花胜放,姹紫嫣红瑰丽无比。

    惊艳,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了一个能与他跟圣兰那个老东西相媲美的男人,或许说是男孩。

    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对于路德亲王来说可不就是小孩子。

    而紧接着他就发现这个男孩身上,隐藏着的强大能量,虽然不及年华,可是跟吸血鬼公爵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想到除了年华这个超级大高手外,华夏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厉害的人。

    &nbs

    p;如果路德亲王能够参加五月五武林大会的话,他的眼珠子都得掉下去,要知道少林内掌门跟武当掌门人,那可是不逊于年华的大高手呀。

    幸亏他不知道,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纠结呢。

    “你怎么来了?”年华几步到了来人跟前,惊喜莫名。

    展青云一把将年华拥在怀里,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然后推开她。

    被推开的年华正有点不高兴呢,就遭到了一次全方位立体化的检查,连头发丝都没有放过。那认真的小样子,让年华想要阻止都没有力气。

    “行了,行了,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就不要这个样子,被其他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呀。”年华虽然这么说着,不过还是非常配合的伸手抬脚,任由展青云施为。

    检查一遍后,展青云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将年华抱在怀里,回答年华问的问题,“因为我想你了,我就请命过来帮你。”

    年华曾经嘱咐过万遥他们,让他们把这件事秘密的告诉彭部长,她早就知道要来人支援,可是没有想到却是捍卫着京城安危的展青云过来。

    想到这里,年华不由问道:“那你过来的话,京城怎么办?”

    展青云回答道:“因为他们那些人太过的嚣张了,有时候竟然连卫星都不避讳了,有些甚至被昆仑山附近的住的人看到了,甚至有游客拿照相机摄像机都拍下来了,放到了网上,幸亏监察及时,都被撤下去了,不过还是有不少网民看到了。”

    年华这才明白为什么总觉得这一两天,来爬昆仑山的人多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呀。

    “我向首长请示后,首长同意了,不过为了不让京城断人守护,我等被邀请的那些武林高手到了后,这才过来的。”展青云轻描淡写。

    其实一开始根本就没有首长同意让这些武林人驻扎京城,毕竟武林中人都是一些不拘小节的家伙们,说的好听一些是率性,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不遵守法律法规。

    要不然怎么说侠以武犯禁呢。

    年华跟展青云在那里亲亲秘密说话,可是在旁白路德的眼里却是相当的刺眼。

    他根本就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好不好,难道他们是在用眼神交流?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人家肯定有秘密交流的方式,就是不被自己发现呗。

    看着年华跟展青云,他怎么能够想不到他们是什么关系呢,不仅哀叹自己的晚来一步呀。

    见到年华第一面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只是感到这是一个相当彪悍的女孩子,年纪也小,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不过在一次他一直等到她洗澡出来,看到她那完美的身材的时候,男性是蠢蠢欲动,他是吸血鬼,又不是真的鬼。

    虽然这些年已经对这些东西厌倦了,可是他有不是那种华夏历史的畸形产物太监,怎么会对这么一个强大美丽性感的女人没有感觉呢?

    不过他也是很有自知之名的,没有妄想年华能够看上他。

    这次路德亲王见到展青云的时候,被他初始的冰冷随后的火热给深深的吸引住了,他虽然最喜欢的是女人,不过也不代表他没有玩过男人。在那么长的岁月里,他什么没有尝试过呀,不过男人图个鲜就行了,长时间他也会消化不良的。

    而且他有洁癖好不好,这个事前的准备太麻烦了。

    不过当看到展青云的时候,他发现那些再他看来十分麻烦的事情,是那么的有意思,有情趣。

    可是当看到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幻灭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百年来难得遇到这么中意的两个人竟然是一对?

    路德亲王是哭笑不得,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不过千年的老鬼控制面部表情还是相当到位的。

    终于跟展青云亲亲我我的年华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呢,赶紧拉着展青云走到路的亲王身边,帮他们介绍道:“路德亲王,这是我的未婚夫展青云。青云这位是我现在的临时合伙人路德亲王,他是一个吸血鬼亲王哟。”

    年华调皮的想要吓一吓展青云,不过她注定是看不到展青云惊愕的表情了,十分淡定的伸出手,“路德亲王你好,我是展青云,年华多谢你照顾了。”

    展青云的本意是要握手,最后得到的却是

    一个吻手礼,虽然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把手拉回去,不过还是亲到了。强忍着不去做将手在衣服上摩擦的失礼动作。

    年华:“……”

    难道路德亲王对每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都行吻手礼么?

    展青云:“……”他怎么觉得这个路德亲王相当的不正常呢,可是这个人是年华的朋友,要不然,他都想把他拖出去暴打一顿。

    路德亲王:“……”天啊,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可是年华也是相当不错的,这怎么办,怎么办,两个我都不想舍弃呀。可是最戏剧性的是,自己喜欢的这两个人竟然是一对。难道要我去问问他们要不要3P?

    三个人三种想法,尤其是路德亲王想法更加的奇葩。

    不过不管心里草泥马怎么的呼啸,三人表面的文章做的却是相当的不错,应该说是年华跟展青云根本就没有察觉出某个老鬼的龌龊心里,从头到尾只有路德亲王一个人在那里使劲的纠结着。

    年华抱歉的看着路德亲王:“路德亲王看起来这次我是跟你去不了了,你还是自己先去吧,我先跟展青云吃顿饭,到时候我们两个去找你,你看怎么样?”

    “不行!”路德亲王脱口而出,脸上的表情是相当的狰狞。

    年华愣了一下。

    路德亲王赶紧笑着解释道:“既然青云是你的未婚夫,那么我作为你的朋友,青云就是我的朋友了,朋友过来,我怎么能够不作陪呢。”就这样路德亲王不由分说的成了年华跟展青云中最大的电灯泡。

    其实年华跟展青云当然不愿意有外人了,不过现在也不能赶他走了,只能够带着他。

    当天晚上,年华也没有跟着一起出去,而是跟展青云享受二人世界,小别胜新婚么!

    因为好久两人没有在一起过了,因此对外面的警惕也就降低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隔壁屋子有个俊美的男子咬着床单,互悲互喜。

    路德亲王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茶几,上面的杯具都快摞到天花板上了。那一声声的喘息声,还有间或传过来一句的**声,都让他是即兴奋又觉的悲催。

    有心去看看现场,可是也知道屋子里的两人都不是一般人,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够一边听着墙角,一边自己做运动。那边的交缠的两人都是他喜欢的人,让他不知道是嫉妒还是该欢喜,而且一加一的刺激不等于二,而是远远要高于二。

    当隔壁达到的顶峰的时候,他也是感到脑袋里闪过一阵白光,然后身子一阵抽搐,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欢愉,半天后才归于平静。

    抬手,看着手心上的牛奶,路德亲王为自己点根蜡。

    而隔壁的展青云跟年华没有由来的感到一阵的恶寒,不过看看窗户门什么的都关的严严实实,也没有进来人,两人也就放弃了追究,开始聊天。

    展青云这个时候想到了路德亲王:“年华你有没有觉得这路德亲王很怪呀?”

    年华摇摇头:“还好吧,他都已经一千多岁了,这么老了,性情当然呼古怪呀,你如果不想搭理他就不要搭理好了。”

    隔壁的路德亲王的指甲都陷入床里了。

    还好,他们两人聊了一会就不聊了,不过接下来还是滚床单时间。

    这两人都是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主,不过他们舒服了,路德亲王却是在极乐跟沮丧中荡漾,荡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