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六章 神器出世
    敲门声响起,年华过去看门,以为是叫的外卖到了,不过开门后却被门外的人给吓了一跳,“……路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黑眼圈这么的重啊。难道你们吸血鬼还失眠么?”

    回身让开大门的位置,请路德亲王进去,年华关上门后,想起来:“诶?不对呀,你们可是白天睡觉晚上做事的,不会是昨天碰到你的老对头,让人家给打的吧!”说着伸手就要去摸摸路德亲王的黑眼圈看看是不是被人给打青了。

    路德亲王一把打掉年华的手,没有好气的说道:“行了,我这是发愁发的,你就不要管了,我是来叫你们一起去吃饭的。”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两个已经叫了外卖了,应该一会儿就到了。”年华摸摸自己肚子,昨天体力消耗的太多了,她真的有点饿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缠绵竟然比跟空竹大师打一架还要累的多。

    坐在那里的路德亲王看年华一副饿极了的样子,脸色是更加的难看了,嘴里就开始有点口不择言:“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被你未婚夫喂得饱饱的,不需要再吃饭了吧。”

    年华的动作一顿,上下打量着路德亲王,“你这一副怨妇呛的语气是跟谁学的呀,真是的。我未婚夫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好好的亲热亲热了。”

    路德亲王眼睛瞪得老大,“你们华夏人不都是崇尚保守么?我看你怎么一点好的东西都没有学会呀。”

    “我怎么了,我又没有去跟别人瞎混,没有一夜情,没有对其他的男人加以颜色,我怎么了。还有你一个高度开放的西方人来用这样的语气点评我,你有什么资格?”年华虽然语气还是淡淡的,不过眼神中的火苗还是表现出她真的生气了。

    路德又不是她的父母,不是她的老师,不是她的长辈,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联盟着罢了,最多也就是一个朋友罢了,这说话的口气也太过了吧。

    路德亲王听后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他知道自己有点露骨了,赶紧亡羊补牢:“我说着这些也是为了你好么,行了行了,我不说了,其实你跟青云在我的眼里就跟我的孙辈一样,我也是担心你,你不要介意。”

    年华虽然还在不断的揣测他说这话的原因,不过看他道歉了也没有死抓着不放,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对了,青云呢?”路德亲王发现屋子里面也没有展青云的身影。

    年华哦了一声,“他出去有点事情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路德亲王刚要追问,就听到门铃响了。

    年华欢喜的跑过去,很快有跑了回来。

    路德亲王只能够等着她吃完,不过他的问题也不打算问了。

    年华根本就不知道路德亲王的纠结,开心吃着,她也知道路德对这些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没有虚假的让他,而且她的速度也是相当的快的,不久就吃完了。

    吃完后,年华刚想要把东西扔出去,看到路德亲王拿出一个手机,接通后,对面刚刚说了几个字,他出唰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激动夹杂着凝重。

    年华听不懂他们的暗语,不过从表情上还是有了初步的推测。

    “知道神器的下落了!”这是路德亲王放下电话后,对年华说的第一句话。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冲到距离最近的窗户跟前,破窗而入。路德直接展开他的蝙蝠翅膀冲天而起。

    年华“神行符”“轻身符”一帖,轻功施展到了极限。

    虽然听不懂路德他们说了什么,不过跟着他走就一定不会错的。

    路德速度非常的快,年华的速度也不慢,不过因为一个在空中有着天然的优势,一个在地上奔跑,肯定会遇到各种的障碍,慢慢的年华被落在了后面。

    年华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精神锁定住路德,让他甩不下自己。

    奔跑中想起来好像忘记给展青云发讯息了,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到了目的地再见机行事吧。

    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走在上学的路上,突然一阵大风刮过,差点让他跌倒。等风过去后,高中生擦擦嘴里的尘土,呸呸了两声:“怎么突然就刮风了?”抬头看看天,万里无云,转头看看四周,也没有风,难道只刮这么一次。

    不解的摇摇头,最后高中生只能够将这次时间归结为意外,摇摇头继续向学校走去。

    其实刚才那阵风就是因为年华的速度太快而产生的,突然被吹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出了城市,到了郊区,出去郊区,就是昆仑山山脚,然后继续向上爬。

    更让她注意到的是,昆仑山脚下已经开始警戒了,有些过来游玩的游客都被清理出去,不让他们继续前几了。

    虽然心有不满,不过这些游客大多都离开了,当然还有部分胡搅蛮缠,这些人最后都被扭送进一个地方关起来,等到上级的命令下来后再放出来。

    虽然这些警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有这样的命令,不过既然领导发话了,还是大领导,就只有听从的份了。

    年华扫了一眼就直接上了山,虽然他们现在十分的不理解甚至愤怒,可是如果知道事实真相后肯定会吓出一身冷汗的。

    路德的飞行速度是越来越开,年华在后面都有点吃力了,幸亏有精神力要不然早就被甩的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一定好好的琢磨出一种能够飞行的符箓,上面空荡荡的比下面挤查查的要好的多的多呀。

    打定主意后,年华了山顶,然后从另一边冲了下去,然后继续往昆仑山脉里面跑去。

    终于在精神力就要扫描不到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地方。

    那也是在一座山上,应该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不过这座山之前年华跟路德亲王也勘察过呀,一无所获,可是谁承想竟然有眼不识金香玉,竟然给错过去了。

    这里面的机关一定相当的厉害,要不然她一定不会错过去的。

    年华的身体还没有到,不过精神力却是到了,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并没有将将精神力直接放到他们身上,不过这已经能够探察清楚里面的事情了。

    里面的人出了吸血鬼一族,狼人,巫师还有教廷的人都到齐了。

    三方面成对峙状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年华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神器吗,难道……她有些明白了,这件神器不能够用精神力查看,在精神力里根本就是无,怪不得她根本就看不到呢。

    年华恍然大悟!

    路德到的时候,三方面已经对峙上饿了,圣兰已经忍不住想要出手抢夺了。

    “你们这些堕落的东西,还不赶紧把你手里的圣物交出来,那可是主赐予我们的圣物,不能够被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玷污。”圣兰一出口就是给吸血鬼带上肮脏的帽子,顺便将无主的东西说成是他们的了。

    抓着神器的公爵却是毫不退缩,仰头冷声道:“圣兰,你不要太过霸道,这件神器可是无主的,谁拿到就是谁的,既然现在被我们血族找到了,就是我们血族的,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圣兰听完后并没有生气,而是转头对狼人巫师道:“你们看到了吧,虽然你们同属于黑暗联盟,你们的盟友却是根本就没有把你们当成盟友呀,真是悲哀呀。”

    “呵呵。”出乎圣兰的预料,从来脾气暴躁而且对吸血鬼是相当的看不上眼,经常发生矛盾的狼人却是非常的淡定:“没有关系,吸血鬼也是我们黑暗联盟的,无所谓呀。”

    反正就算是吸血鬼得到这些东西也比教廷得到强,就算吸血鬼将他们的能量灌输入神器里,最后形成的属性就是黑暗属性的,他们狼人也是黑暗属性,如果以后能够有机会夺过来的话,还能够使用。

    可是如果被教廷得到的话,最后出来的就是金光闪闪的东西,完全压制住他的属性,不要说抢过来了,就算是靠近这个东西,他们也受不了。

    孰轻孰重他们当然能够分得清,他们狼人是冲动,可是冲动不是白痴,他们清醒的很。

    看没有挑逗起吸血鬼跟狼人的内斗,圣兰暗自咬牙,如果现在的狼人头领是现在狼人头领的父亲的话,凭着那个老东西极度火爆的脾气,这次肯定就成功了。

    按下失望,圣兰决定自己动手去抢,就着他最大的敌人路德还没有过来的时候,他是相当有把握能够抢过来。

    可是就在他伸手去抢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的危险,立刻转身,将将躲过,不过他的衣服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尖锐的手爪没有伤到他的肉体,上变身的衣服确实撕毁殆尽了。

    想来注重仪表的圣兰瞬间就变得半裸上身了,不过相对比路德展青云这些身体线条相当完美的人来说,圣兰就是一个纯牌的白斩鸡,弱的不得了。

    圣兰可是走文路的,当然如果他发出大招的话,多少个神圣骑士也不在话下。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当爬起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曝光的圣兰脸气的都扭曲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后面的几个红衣主教马上就脱下衣服想要帮他披上,这可是讨好执行官的好时机,不过圣兰是统统不接受。

    圣兰向后一伸手,马上一个神圣骑士从一个掏出一件衣服给他,圣兰出行都会随身携带不小于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谁让他的洁癖是非常的严重的。

    路德翅膀一收,回到他们吸血鬼的营地,手一伸,后面自然有人将东西放到他手上。

    他垂头看去,却发现是一个通体透明的权杖,晶莹剔透,非常的漂亮,可是却丝毫没有一点的能量波动,如果不是出现在这里,不是在这里找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认为这竟然会是教廷黑暗联盟找寻千年的圣物。

    圣兰穿好衣服后,对路德是怒目而视,话就跟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路德,你好啊好,你一个小小的吸血鬼竟然敢冒犯我,真是不知死活了。”

    路德低头看着神器,只是回了一句:“我跟你上任的上任的上任的上任,交手的时候你还没有出声呢!小朋友!”

    听到小朋友这个词,圣兰美丽的脸上不停的抽动起来,这是他的耻辱,挥挥手,指指前方,怒道:“给我讲这些肮脏罪恶的吸血鬼净化掉!”

    “是!”圣兰身后剩下的那两个圣骑士还有四个红衣主教立刻答应,然后从他身后冲了上去。

    路德亲王抬眸邪邪的一笑,“好了,我的孩子们,出力的时候到了。”

    吸血鬼嚎叫着冲了上去。

    而狼人跟巫师则是心中暗喜,慢慢的后退了一段距离。狼人虽然跟巫师联合了,可是实际实力还是不如那两方面。谁让他们没有顶级的高手呢,如果他们有一个像圣兰或者是路德亲王这样厉害的任务,早就加入进入了。

    可是他们没有,所以只能够检漏了。

    虽然狼人还有巫师打的算盘是啪啪的想,吸血鬼跟教廷却是对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现在的最紧要的目的是得到神器,然后去安全的地方赶紧同化。

    同化神器可是也需要很长的时间的,而且在同化期间是没有办法移动躲闪的,就跟一活靶子一样,就算是路德亲王皮糙肉厚千年不死之身也不敢尝试。

    路德当然也想要拿着东西就跑,不过圣兰也不是白给的,他一直就在防范着这一点。

    反正当年华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打的如火如荼了,热闹的不得了,光影效果也特别的好,就跟一场魔幻大片一样。

    现在她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会看到这一幕,干脆拿上点瓜子花生什么的,找个地方边看边嗑,岂不美哉。

    不过瞎想过后,年华一眼就看到了神色凝重的路德亲王……他手上拿着的那个水晶一般的权杖,真是太漂亮了有没有呀。可是这造型跟她想象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这个权杖只有一个成年人的手掌大小,怎么拿着呀?

    她这么悠闲,可是有人看不下去了,路德从年华出现的时候就看到她了,怒喝:“年华!”

    年华激灵一下子,想起她跟路德亲王的契约,虽然不履行也没有什么,不过放眼看看四周这些人,她还就看路德亲王顺眼,而且也还没有到要不履约的地步。

    路德这一嗓子,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狼人的注意,当看到年华的时候,他们不由深吸一口气。

    他们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她,以为她已经走了呢,没想到竟然突然又出现了,而且看路德亲王的样子也不像是看敌人的样子,这么说来,他们两个竟然勾结上了,怪不得他们总觉得路德亲王十分淡定呢,原来原因在这里呀。

    巫师对这件事是一无所知,狼人首领干脆将就将当初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了他做出小声的样子,好像是要遮掩的样子,可是圣兰想要听到一个人的说话声,那是相当的容易的。

    看向年华的眼睛就冒了火,他早就想要找到这个凶手,可是当时因为没有目击证人,而且所有的人都被杀了。

    不过愤怒归愤怒,他总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对了,圣兰更加的怒不可竭,这个女人他曾经在一家快餐店见过!

    圣兰几步走到距离年华十多米的地方,抬手指着年华:“就是你杀了我的神圣骑士?”

    年华挑挑眉,无所谓的点点头,“对呀,那几个人胆敢在我们华夏嚣张,死有余辜!”

    “哈哈……他们死有余辜?他们做了什么?我们教廷的神圣骑士可都是人品出众万里挑一。他们怎么会嚣张呢,你这根本就是借口,是为了跟那些肮脏的吸血鬼合作才这样做的对不对!”圣兰坚决要往她的脑袋上扣屎盆子,坚决不认为是他们神圣骑士的错误。

    年华一点也不激动,来搭理都不搭理他,转身向路德走去,不过在路过那些狼人的时候,故意停下来,给了他们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狼人头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位的凶残程度可是不下于圣兰的,刚才说那话,明显得罪了人家,这可怎么办呀?难道要跟教廷合作。

    想到这里狼人头领下意识的看向圣兰,而圣兰也正看着他,两人眼中闪过意味不明的东西,微微点了下头,达成了共识。

    他们双方要联合起来了,虽然一个是黑暗生物,一个是教廷裁决所的执行官,可是敌人的敌人都是可以联合的人,到了这个时候,还分什么阵营。

    年华仔细的看着这个小权杖,路德亲王干脆将东西放到她手上,年华诧异的看着她,“你这是?”

    路德亲王冷着脸:“虽然我对你也是不太放心,不过对比其他来说,我还是相信你。”说完窜了出去,加入了战圈,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把其中一个红衣主教脑袋扯掉了!

    圣兰气的眼睛都红了,掏出一个手杖,在空中挥舞着,“阳光普照!”

    瞬间犹如一轮艳阳落在场中,光芒四射,耀眼无比。

    “啊,啊,好痛呀,我的皮肤要融化了。”

    “救命呀,路德亲王救命。”

    本来厮杀勇猛的吸血鬼伯爵公爵们虽然厮杀狠辣,在圣兰用出这个大招后,那是哀嚎连连。

    他们这些高阶的吸血鬼虽然已经不害怕平时的阳光了,可是也是因为他们对阳光的抵抗力提高了,可是圣兰的“阳光普照”却是在瞬间打破了他们的防御,直接灼烧在他们的皮肤上。

    本来早就落在下面被吸血鬼们玩弄的教廷众人扬眉吐气了,眨眼间吸血鬼那里就被杀了两个侯爵了。

    路德亲王的眼睛都红了,身体瞬间消失,然后无数的蝙蝠出现在圣兰的身周,一起对他发动攻击。

    圣兰也是在战斗中成长的,先给自己罩上一层“圣灵守护”,将小蝙蝠阻止在他身外,然后嘴里默念咒语,一个个的“圣光术”“光剑术”交接发出没有停顿。

    小蝙蝠吱吱乱叫,飞速的聚集在一起,顺间那个英俊绅士的吸血鬼又重新出现了。

    “吸血鬼之触!”强大的力量轰击在圣兰的“圣灵守护”上,“圣灵守护”微微动摇之后咔嚓一声裂开一个裂纹。

    圣兰大吃已经,要知道“圣灵守护”跟那些红衣主教的“圣光盾”是不同的,简直就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想到这个肮脏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差点将“圣灵守护”给破掉,看起来之前的时候,这个肮脏的老东西是藏拙了。

    挥动手杖,圣兰将“圣灵守护”修补好,还没有腾出手来施展攻击法术,路德亲王的尖锐的利爪就挥舞过来,直接又在“圣灵守护”上填了一道口子。

    就这样,路德亲王攻击,圣兰防守,连续循环再循环,以为会有一场十分精彩绝伦的战斗的年华打了个哇哈。

    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捧着权杖有点无力哦啊了。

    不过这么悠闲的样子,看在了另一部分人的眼里,那就是狼人跟巫师,他们用秘密的方式交流了一会儿,最后达成一致。

    他们几个貌似悠闲的走到年华的身后,其中狼人在前面,几个巫师落在最后,不过最后站定的位置,还是在施法范围之中。

    年华虽然没有抬头,可是早就知道这些人的到来,不过她却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

    几个狼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诧异,照理来说他们都靠近这么多了,如果是个高手的话,肯定已经感受到了,怎么这个女孩却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呀,要知道她的手里可是拿着人们梦寐以求的东西的。

    难道是因为年纪小所以还有点天真,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就在他们刚要发动攻击的时候,远处传来直入云霄的长啸声,狼人跟巫师不约而同的朝着天上看了过去,就见一只火红美丽的大鸟从远处飞了过来。

    大鸟的身上披着华美眼力的火红色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美丽耀眼光华四射,而那气势熏灼,更是让人感到它的强大。

    这是什么东西?这是这里大多数看到它的时候,会发出的疑问。不过有些人的眼里则是闪过一丝的惊喜。

    这里面的人就包括跟路德亲王僵持住的圣兰,眼中不由出现一丝的窃喜。

    等火红大鸟飞近了之后,人们才发现,原来在火红大鸟的身上竟然还端坐着一个男人,一身广袖长衫,执羽扇,风流潇洒顾盼神飞。

    这个人一出现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打斗的早就不动手了,就连路德亲王跟圣兰都停手了,只是抬着头看着这一鸟一人降了下来。

    火红威风的大鸟,落在了雪山上,更显得光华夺目。

    那个人顺着翅膀滑了下来,站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这些人,未语先笑,“原来这么多人都等着我呀,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是来晚了。”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向圣光。

    圣光一反平时拽酷模式,对来人是相当的热情,摇头笑着:“蔑幄桑真是客气了,你能够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蔑幄拿着扇子,走到圣光的面前,四周环顾,当看到年华的时候,眼眉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脸色开始变得冰冷起来,快步走到年华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后,厉声道:“你是华夏人?”

    年华点点头,“没错!有事?”就跟随便聊天一样。

    蔑幄冷笑一声眼睛中冒出仇恨的摸样,倒退几步,手指却是一直指着她。

    不用在多说什么,其他的人都有些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之后一个国家习惯在一个人的名字后面加上“桑”,而且这个国家跟华夏可是有深仇大恨的。而且看年华的表情对他也是相当的仇视,一直横眉冷对。虽然她没有多说,不过从表情上已经看出来了。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给这个新来的蔑幄桑按了一个倭国的牌子,教廷的人心里欢悦起来,他们可是知道这位的厉害。

    而以路德亲王为首的吸血鬼却是气氛凝重,看这只火红大鸟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是相当不好惹的。

    不过现在最最尴尬的却是狼人跟巫师,他们本来是打算要杀了年华的,可是现在教廷这里又来了一个重量级人物,这下子双方又回到平衡点上,如果他们杀了年华,下一个被杀的可就是她们了,还不如谁也不加入,看谁出的筹码高。

    可是不论是吸血鬼还是教廷都把他们给忘了似的,这让他们想要实现他们自己的价值都不行了。

    最后只能够按兵不动,观察四周的情势。

    来人走到圣光的身边,眼睛却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年华,凉凉的道:“那个女人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能够跟我抢!”

    圣兰是连连点头,一点别的话都没有说。其实合作之处这个倭国人已经跟他说过了。他这次之所来华夏就是来杀一个人的,听说这个人被派来这里,而形容的那个人的容貌,跟这个女人有百分六十的相似,看起来这个女人就是蔑幄桑过来的目的了。

    只要蔑幄帮他杀了这个华夏女人,再帮他攻击路德公爵,最后得到神器的一定是他圣光。而且这个倭国男子根本就不要报酬,简直就是白赚的。

    当然圣兰一开始也非常的怀疑,不过当经过光明魔法的检查后,他十分肯定的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撒谎,圣兰对他的法术是非常自信的。检验一个人是否撒谎是裁决所的每个人都必须要掌握的技能。

    圣兰笑的十分的开心:“当然当然,你请吧。”

    蔑幄桑冷冷看着年华,招手,那只火鸟开始变小,等变到一人高的时候,直接冲着年华就过去了。

    年华愣了一下,侧身闪过!

    火鸟翅膀呼啦的展开,锋利的羽毛割向年华的身体。年华毫不恐惧,脚尖在地上轻点,瞬间出去了十多米,让过了翅膀的攻击,与此同时一跃而起,跳到了火鸟的背上,一手采住它的翎毛,举起拳头就往火鸟的头上捶去。

    年华的力气多大呀,如果被捶实了的话,最后肯定是一个脑浆迸裂的下场。

    可是这只大鸟也不是省油灯,在这个紧急时候,全身上下冒出了炙热的火焰,年华躲闪不及直接被灼烧到了眼睛。

    她捂着眼睛不停的哀嚎着,手也抓不到翎毛了,火红大鸟的身子急速抖动,最后年华被抖了下去,抱着神器直接掉到了山涧下面。

    本来以为不会这么快分出胜负的路德都傻了,年华不是很厉害么,怎么这么简单就被打败了。

    就在他呆愣的时候,那只大鸟尖叫一声,从嘴里喷出一股炽热的能量,朝着年华坠落的方向喷了过去。

    紧接着路德亲王的耳边划过一道凄厉的叫声,然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做的好,青青!”蔑幄桑难得的夸奖了火红大鸟一次。

    名字叫青青的火红大鸟傲娇的抬起头,在蔑幄桑的头顶盘旋,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让路德亲王更加的悲愤,垂在两边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圣兰看到他这个样子,更加的得意了,回头对蔑幄桑请求道:“蔑幄桑,我能不能请求您将那个女人手里东西拿过来给我,事后我一定有重谢。”

    蔑幄桑点点头,抬头就要命令青青,突然感到锋利的爪风袭来,身子提溜一转,躲到了圣兰的身后。

    圣兰接下他的权利攻击,“圣光守护”在路德亲王因为激愤而更加强大的爪力,瞬间破碎,

    大吃一惊的圣兰已经来不及去发射另一个“圣光守护”了,不过即使到了如此危机的时刻圣兰还是非常的镇定,眨眼间激活了手杖中的,“天使之羽”,一对神光能量幻化出来了一对洁白的翅膀,这对翅膀将圣兰牢牢的护在中间,路德亲王这次是攻击不进去了。

    不过圣兰也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用过之后就没有了。

    看两个头领都交上手了,本来还在那里张望的吸血鬼跟教廷的人又开始战斗。

    吸血鬼除了死去的那些人,剩下的或多或少都有伤,而教廷中的人更加的狼狈,毕竟能够近身攻击的神圣骑士只剩下,神圣骑士团的团长,也就是约翰的师父。

    虽然神圣骑士团的团长不是一般的人,相当的厉害,可是让他去独自面对这么多的公爵伯爵也是有心无力呀。而那些红衣主教根本就不能够近身。

    之前的时候,教廷没有对这件事太过的重视,毕竟之前也出现过几次疑似宝物,可是最后却是都以失败而告终,虽然这次有理有据,可信度十分的高,教廷还是决定让圣兰带着神圣骑士团的一些人还有红衣主教过来。而更加厉害的裁决骑士则是被留了下来,等待命令,然后随时出发。

    不过在圣兰经过多方面的考察后,认为应该就是这个地方后,就给教廷送去了讯息,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都两三天了,教廷还是没有回来信息。

    其实这里面有年华的功劳,她在来之后,就用八尺镜的将整个昆仑山脉还有旁边的这些城市掩盖住,像普通的讯息网络还有人都是能够随意出入的,不过像圣兰这种用特殊功能发送出去的信息,当时就被年华给拦截了。

    当然了只凭借年华对八尺镜一知半解,是不能够做到这么大的范围的。不过不要忘了年华不但有八尺镜,还有八尺琼曲玉,经过从松下那里搜出的笔记,上面就记录了八尺琼曲玉对八尺镜功能大幅度的增加。

    这也是现在不管是吸血鬼还是狼人还是教廷,根本就没有支援到来的的根本原因了。虽然他们也曾经纳闷过,不过都以为是华夏做的手段呢。虽然他们都挺牛,不过从小到大听到的都是不要在华夏这片徒弟上嚣张。

    在跟路德亲王战斗的同时,圣兰高喊道:“蔑幄桑请你把那些肮脏的黑暗生物送到地狱吧!我必有重谢!”

    蔑幄桑笑着点点头,然后抬眼看了看在空中盘旋的火红大鸟。

    大鸟得到命令后,直直的定在空中,然后从嘴里吐冒出连串的火球。

    圣兰露出了笑容,路德亲王则是紧闭嘴唇,一把推开圣兰想要去救他的那些后嗣,可是很快他们的表情就发生了绝对的变化。

    圣兰怒瞪口袋,路德亲王松了一口气。

    火球攻向的的确是黑暗生物,可是却是不是吸血鬼,而是那些狼人跟巫师。

    狼人跟巫师本来是在看热闹的,而且他们都自负为教廷的联盟了,而这个倭国人跟教廷也是同盟,他们觉得跟这个倭国人也是一伙的。因此对蔑幄桑还有火红大鸟青青防备性,就不是那么高了。

    突然起来的攻击,让他们根本就每一反应过来,火球一个接一个的袭击过来,速度相当的快,眨眼间就到了他们的跟前。

    狼人跟巫师是鬼哭狼嚎的,不少都直接在火球下丧命,尤其是那些巫师本来防御就超低,速度也慢,第一遍火球之后就剩不下什么了。

    狼人大多都是伤残,不过第二遍火球之后,就只剩下一个重伤的狼人头领了。

    狼人头领拖着残破的身子一个劲的往圣兰这里爬,边爬边呼救:“圣兰执行官,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只要你救了我,我就告诉你我们黑暗议会的最大秘密……”

    圣兰的眼睛一亮,黑暗议会的秘密?这可是他除了神器之外第二想要得到的,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蔑幄桑,刚要说话,就听到一声惨叫。

    回头一看,狼人头领已经被烧成了黑炭了……

    秘密也跟着消失了……

    圣兰:“……”

    本来无比紧张的路德亲王松了一口气,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就是至理名言呀!

    自己的盟友年华就比他要强的多的多的多!想到这里,他嘴唇紧抿,看着圣兰的表情更加的恐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要杀了圣兰给年华报仇。

    如果等青云过来的时候,发现年华不见了,他要怎么跟青云交待,也不能够跟自己交待呀。

    至于那个蔑幄桑,这么一个傻愣子,就是一个工具罢了,首恶还是指挥的圣兰。

    “圣兰,咱们决一死战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会出现第二个结果!”路德亲王已经不打算跟他继续在玩下去了。

    圣兰虽然对蔑幄桑的智商非常的捉急,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位可是最最优质的打手,想到这里,他后退几步退到蔑幄桑身后,冷笑着道:“路德亲王你有本事先过蔑幄桑这一关!只要你胜了蔑幄桑,我自然会跟你动手的。”

    路德亲王本来对杀了年华的蔑幄桑是非常的忌惮,主要是对天上飞的那个火红大鸟的忌惮,虽然他有信心速度要比对方快得多,可是攻击的速度确实不好说,而且对方实在是强大,只要挨到一下,就不好受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卑鄙的肮脏的黑暗生物从来都是胆小怕事的,只要你说投降,然后再说出你们黑暗议会的秘密,我就让蔑幄桑放了你,怎么样?”圣兰是一脸的得意。

    路德亲王的银牙咬的嘎吱响,就在他将要忍不住出手的时候,从山下上来一个人。

    路德亲王听到动静后,回头一看,脸色刷的就变了,竟然是年华的未婚夫展青云过来了。

    展青云环顾一周,然后视线就停留在蔑幄桑的身上。

    路德亲王看他这个样子,以为他已经知道了,不由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悔恨的道:“对不起青云,我不该让年华过来帮我,她,她已经坠下悬崖了。”想到年华的那声惨叫,路德亲王眼眶通红。

    他正在等受着展青云的责骂,可是展青云所得话,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就见展青云对着蔑幄桑无奈的笑道:“年华你这是什么打扮呀?我差一点就认不出你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