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八章 报名
    “你这个孩子呀,真是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二号首长虽然这么说,可是眼里对年华的也只有欣赏。

    有本事的人都有点怪脾气,而且年华用这样的说话语气,其实二号首长心里还更觉得放心,这说明年华并没有把他当外人。

    还是那句话,这孩子还太年轻,以后肯定是更加的辉煌,而他已经老了,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后代子孙跟他们搞好关系。而且往大里说,也是为了华夏好。年华跟展青云现在对国家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说是守护神也不为之过了。

    其实当人们看到跟自己不一样的人,而且对方十分优秀的时候,第一念头并不是尊敬而是嫉妒,如果一人的嫉妒心太强的话,最后可能会演变成毁灭。可是这个人已经高大到了没有人能够逾越的地步后,嫉妒就会慢慢消失,最后只剩下仰望。

    而现在年华跟展青云已经到了让人仰望的地步了!

    说完正经的话,一号首长邀请年华跟展青云回家做客:“这几天找个时间,去家里吃顿饭,我那个老婆子都想死你们了,早就在我耳根地下念叨着,要我带你们两个回去一趟。”

    年华当然不会去质疑一号首长话的真实性,而且能够被一号首长邀请也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当然要同意了,不仅同意,而且表现的相当的开心,“那太好了,我跟青云早就想去看看她老人家了,就怕您二位都太忙,就没有过去。”

    “没事,不管在怎么忙,招待你的时间还是有不少的。”一号首长笑的十分的亲切。

    一号首长说完二号首长就接话了:“年华青云,你们两个可不要厚此薄彼呀,我家你们也要过去坐坐,尤其是我孙子呀早就朝着要见年姐姐呢。”

    说起二号首长的孙子,年华想起了那个小家伙,不由问道:“二号首长,小家伙回去后,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吧?”

    二号首长感激的看着他:“一开始的时候还是不敢一个人睡觉,不过他总是想着你跟他说过要坚强的话,慢慢的就好了,现在勇敢的很呀,是个小男子汉了。”

    “就是总在家里说,年姐姐怎么怎么样,年姐姐跟我说什么什么的,现在如果他不听话的时候,搬出你来比搬出老师还好用。”二号首长感叹着。

    一号首长是忍俊不禁,年华也是哑然失笑。

    突然展青云说了句话,“看起来,我们孩子的教育还要交给他妈妈比较合适呀!”

    一开始的时候其他三人没有听出什么意思,可是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两位首长捂嘴闷笑,年华则是狠狠的瞪了展青云一眼。

    出了中南海,年华跟展青云又去了展家看望展家二老,然后又转去年家。

    当天晚上就是在年家吃的晚饭,听说年华回来了,大伯年建党跟大伯母周文还有年泰年夏都过来了。

    吃过饭后,展青云依依不舍的走了。年华就住在了年家,年泰年夏也没有回去。兄妹三人干脆在客厅找了个犄角旮旯,玩起了斗地主。

    年建党夫妻陪着年老爷子跟年奶奶说话。

    说着说着就提起了年建国的事情,年建党问道:“爸,建国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上面有没有什么计划呀?”

    虽然他身在高位,不过如果比消息灵通来说,还是不如年老爷子。

    年老爷子抿了口茶水,悠然一笑。

    这一笑就让年建党的悬着的心放了下去,如果不是好消息的话,不可能让平时淡然的年老爷子这么的高兴,赶紧追问道:“您赶紧说吧,不要吊着我的心了!”

    年老爷子看大儿子这么着急,眼睛的余光一扫,看到那三个斗地主的小家伙也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心里暗自发笑,这才道:“上面已经把代替程省长的人定下来了,不是建国。”

    一听不是建国,年奶奶的喜悦一下子给浇熄了,责怪道:“既然不是咱们建国,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呀!”

    而年建党却是眼前一亮,“难道是给了建国更好的去处?”

    年老爷子点点头:“是呀,本来是打算让他去西部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换到了浙省。”

    浙省?“应该不是副省长了吧?”年建党虽然心里已经有谱了,不过还是想要确定一下,而且这个消息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才是最好的。

    果然年老爷子哈哈笑道:“不是了,国家跟建国加了更沉重的胆子,让他去担任浙省的大总管,省长一职!”

    听说是浙省的省长,年奶奶,周文倒抽一口凉气,天啊,这也太快了呀,建国这升迁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呀。

    虽然替年建国高兴,不过年奶奶还是有点担心:“老头子呀,建国升迁这么快不会给他带来什么不良后果吧!”

    年老爷子还没有说话,年建党接过来解释道:“您就放心吧,建国从来不贪不腐,廉洁奉公守法,而且能力十分的出众,这样的人不用去用谁呀。而且”年建党的目光往犄角旮旯那里瞄了一眼,再加上有年华这样手眼通天的闺女在,两好并一好,当然会飞速前进了。

    当然了这句话他并没有明着说出来,虽然那三个孩子相处的都挺好的,但是还是不要在他们面前说这些,万一引起其他两个孩子的其他心思就不好了。

    不过他没有明着说,大人们也都知道,年奶奶跟周文也都是从政府机关出来的,当然也能够明白年建党的意思。

    年建党跟周文对视一眼,免不了对年建国两口子有点嫉妒,不过两人都是比较豁达的人,很快就要这丝嫉妒给抛之脑后了,更何况他们两个也沾了人家年华的光了。

    不说别的年建党在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还有其他几个国家领导面前也是挂上了号的,每次见面对他都相当的热情,就连之前跟他有些不对付的级别差不多的人,每次看到他都是笑脸相迎的的。

    当知道年建国的会到哪里后,年华晚上睡觉之前就先到了年夏的屋子,姐俩一起给年建国打电话。

    现在不过十点半,依着年建国跟沈茜的作息时间,他们两口子应该是还没有睡觉,正在看电视呢。

    果然,刚刚打了过去,不过才响了两下,就被接通了。

    “喂……”年建国的声音只出现了一秒,就被某个人给夺了过去。

    “你这个臭丫头,还知道给家里打电话?一走就半个月,真是太心宽了吧!……”迎面而来的就是沈茜的咆哮。

    年华的应对就是将手机免提关掉,然后迅速贴在年夏的耳朵上。

    年夏瞬间就被震得耳鸣了!神情呆滞,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听着沈茜咆哮的差不多了,年华这才将手机从年夏的耳朵上拿下来,然后言辞诚恳的道:“是是是,您教导的十分有理,我以后不管怎样都会跟您联络的。”

    沈茜这才满意了点,“你一定要记住你的话,如果我知道你是在敷衍我,我会让你好看的。”说也说了骂也骂了,沈茜问道:“对了,你现在打电话给你老爸是有什么事情么?”

    年华擦了擦头上汗,幸亏她没有问为什么只给年建国同志打,没有给她打这些事情。

    可是她刚刚庆幸完,沈茜又说话了:“还有你竟然给你老爸打,都不知道给我打,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年华都想要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有想办法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想到这里年华兴奋的道:“你听我跟你说呀,我说完您就知道我为什么是给年建国同志打电话了。”

    “能有什么好消息呀?你说说看。”沈茜的话虽然听起来十分的平静,可是后面却隐藏着来势汹汹,如果年华的解释不让她满意的话……

    年华赶紧将那个天大的好消息说了出来,她兴奋的道:“老妈,我老爸的任命已经下来了!”

    听到这个事关年建国的大事,沈茜早就把其他给抛到一边去了,追问道:“要去哪里呀?”

    年华顿了顿,感觉沈茜马上就要生气了,这才开口宣布道:“是去浙省……”

    沈茜松了口气,虽然如果建国去了其他偏远的地方,她也会跟着一起去,不过还是希望能够去一些比较富饶的地方。

    “是去当省长!”年华的下半句话,直接让她傻了,“当省长?浙省的省长?”沈茜缓过神来后追问道。

    年华肯定的道:“已经确定了就是去浙省当省长!”

    坐在一边侧耳倾听的年建国听到这个消息则是镇定的多。

    当沈茜转头看向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一点激动的意思的都没有,不由问道:“建国你就没有一点的激动?”

    年建国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将她手里的手机拿了过来,一个劲的叮嘱年华一定要保重身体,平平安安的。

    爷俩亲亲热热的说了一堆后,挂上了电话。

    沈茜直勾勾的看着他,年建国叹了口气后解释道:“我当然高兴了,可是我也知道紧紧凭我自己能力,现在能够刚刚当上副省长就算不错了。可是现在的事实却是我成了省长,这后面有不少都是年华的功劳,贴到了我的身上呀。而这每一份功劳都是年华,都是咱们闺女用命换来的。”

    听年建国怎么说,沈茜也沉默起来,自己丈夫说的没错,想起上次看到躺在那里生死不知的年华的时候,他们的心都揪了起来。如果用自己女儿的命换丈夫的前途,不换也罢。

    想到这里沈茜就要给年华打电话,却被年建国给拦住了,“行了,你就不又要想一出是一出了,你跟她说,她现在答应你,转脸又得偷偷摸摸的去干,咱们还不如把这个任务交给更合适的人。”

    听年建国意有所指,沈茜也点点头,“好,就这么办!”

    放下电话的年华,眼睛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弟弟电脑上不断跳动的QQ,上面的那个小小的图像却是被她眼尖的看了个清清楚楚。

    看自己老姐直奔着自己的小本本而去,想起他还在跟一个女孩子聊天,心惊胆战,就在他以为自己的秘密就要被自己老姐发现的时候,她竟然停了下来,转身对她意味深长的一笑,跟他说了句“我要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晚安!”就开门出去了。

    年夏:“……”直愣愣的看着年华远去的背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老姐竟然没有看就出去了。太好了!

    躺在床上后,年夏突然明白过来,就算是之前老姐对他的交友情况也没有特别关注过,对自己可是放养状态,这次她故意的凑近自己的小本本,难道是为了让自己紧张?就是为了看自己的笑话?这对自己老姐来说也她不是不可能呀!

    年夏在床上翻滚,你怎么能够这么坏呢,白白让他紧张了半天,太坏了,太坏了!

    年华躺在自己的房间,对于年夏在他房间的一举一动是了若指掌,当看到他终于发现自己的真正用意,那表情不断变换的小脸的时候,闷头大笑,实在是太好玩了。

    可怜的年夏已经被他老姐给当成大玩具了,为他祈祷吧,呵呵!

    第二天当年华再次出现在教室的时候,半山的同学们已经都见怪不怪了,都已经习惯她时不时的会请假不少时间,然后又突然的冒出来上课。算算她请假的时间都要比她上课的时间要长了。

    不过因为年华在班级里的人缘是相当的好,也没有人在她面前酸。

    下课后,宿舍的四姐妹又凑到了一起,屈绯红冷哼道:“我以为某个人都忘记自己是学生了,某个人过的也太潇洒了,都把我们这几个好姐妹给忘到天边了吧。”

    不但是屈绯红,就连程莲跟李碧都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年华。

    年华招待不起,只能举手投降,还是不管是,只能够许愿道:“等到暑假的时候,我请你们去影视界地探亲行了吧,我可是有亲戚是大明星哟!”对不起了妙妙,姐姐只有把你弄出来,当挡箭牌了。

    程莲满意了:“这样还差不多。”

    李碧也点了头:“这可是已经说好了哟!”

    年华一个劲的点头,先把这件事给拖过去再说呀。

    下了课,年华先去了辅导员那里,把假给消了,也不知道彭部长是怎么弄的,反正老师是办事是相当的痛快。

    等年华回去上第二节大课的时候,发现同学们一个个手里都拿着一张纸在那里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

    年华回到自己的座位,程莲把她的那份塞给了她。拿过来一看,原来是运动会的报名表。

    “原来是要开运动会呀。”年华恍然大悟,好像去年的开会的时候就有人讲过今年上半年要开运动会的事情。

    屈绯红趴在桌子上看着她,“年华你怎么也要报一个,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咱们班的班长呢!”

    班长!年华拿着报名表的手僵了一下,讪笑不已,她似乎好像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个干净了。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前面的班学文,似乎好像班里的一切事物都是班学文来组织的,虽然是班里的团支书可是却是承担了团支书还有班长的双重职责,年华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年华的视线,班学文回头看了过来,正好跟年华视线碰了个正着。班学文沉默着看着她,眼里的情愫让年华躲闪不及。

    什么时候班学文看上自己了,年华赶紧转移视线,装作跟李碧谈论要去报什么项目。

    没想到班学文却是起身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而他这么一动却是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

    班学文长相斯文可是气场却是强大,非常为班上的同学办事,同时也非常的护短,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同时在女生中也是有不少的拥护,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无数人的心。

    不过不少人都看出来了班学文喜欢的是经常好久不出现的班长年华,女生们都知道年华的厉害,对她也是相当的敬佩,所以在纠结过后也就放弃了。可是有人又传出人家年华可是有男朋友的,可是却是没有人知道对方到底是谁。知道年华男朋友的那几个有三缄其口,都不跟其他人透露。

    现在班学文去年华那里是干什么?难到是要表白?几个男人的心开始跳动起来,而女生的心也都揪了起来。

    不过其他人的想什么却是无法阻止班学文已经到了年华的跟前,“能出来一下么?”

    此话一出,班级里是一片安静,就连跟他们上同一节课的其他班级的人也跟着静了下来。

    年华刚想要拒绝,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好的。”

    两人相伴着出去,出了教学楼,站在湖边,旁边空无一人,站定,班学文不说话,年华也不说,站在那里欣赏着风景。

    最后还是班学文支撑不住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叫你出来是干什么吗?”

    年华微微一笑:“既然是你叫我出来的,自然是你先告诉我喽,我不是你当然猜不出来了。”

    班学文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年华的对面,距离她只有一臂的距离,闭上眼睛酝酿了一会儿后,睁开眼睛专注的看着她:“我喜欢你!”

    年华眨眨眼,她以为凭着班学文的为人他一定会迂回的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就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我……”年华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班学文明明知道她是有男朋友的,想了想只能故作风趣道:“那我要为你以后的女朋友担心了,有我这么一个完美无敌的人作对比,她肯定会非常辛苦的,希望她不会暗地里骂我。”

    班学文听完后并没有其他的表情,只是默默的凝视着年华的眼神,想从她的眼神中找出一丝的言不由衷,最后只能够苦笑一声,年华的眼眸深处只有无奈,而没有一丝的喜欢悲哀甚至遗憾。

    “对不起都是我的妄想,可是我不想让我的初恋在暗恋中结束,我必须要让你知道。”班学文抚着她自己的胸口,“我要让你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即使一点结果都没有,也没有遗憾了!”

    年华倒是挺欣赏他这种拿的起放得下,笑着道:“我就不说什么祝你找到比我更好的人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找到比我更好更优秀的人比登天还难呀。”

    年华的话让班学文本来低落的心情也恢复了一些,她接着道:“祝你找一个深爱着你,你也深爱着她的女孩子,她就在前面等着你呢。”

    班学文点点头,眼睛冒出了一丝光彩,“我知道,我不会从你这一根歪脖树上吊死的,而且你也太过强大了,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呀。我想也只有展将军才能够抵挡的了你吧,亲爱的年将军!”

    年华挑挑眉,“你是怎么知道的?”

    班学文却卖了个关子,“我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也保证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你就放心吧。不过……”

    “哦?不过什么?”年华表情丝毫不变。

    “不过,你要在这次运动会上得到三个第一就行了,我想凭借着年将军的身体素质,这个要求不高吧!”班学文学着她挑挑眉毛,挑衅的道。

    年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班学文就当她是同意了。

    等回到班上,早就上课了,不过班学文可是老师的眼珠子,他随便就编了个理由,老师就把他们两个给放进去了。

    等坐到桌子上后,李碧捅捅年华,跟她挤眉弄眼的。年华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李碧这才做了个鬼脸,老老实实的坐好上课。

    不过他们两个回来了,他们同班的其他同学却是没有心思上课了都想要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因为是上课时间,没有办法逼问他们,只能焦虑的等待着下课铃声。

    班学文的做的位置相当的好,就在前面离着老师不远处,没有人敢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省事,不过因为年华她们宿舍习惯性的坐在犄角旮旯老师不容易看到的地方,所以附近的人隐秘而迅速的递了一堆纸条过来。

    当二十多张纸条被递到年华面前的时候,她都囧了,一个都不看,就想要扫到书桌里。

    “我说你怎么不看看呀?”李碧小声的问道。

    年华瞥了她一眼,“你看我是那么无聊的人么,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多看看黑板多听老师讲课呢!”

    被年华一句给怼了回来,李碧撅着嘴不说话,她还爱学习了,整个学院,乃至整个学校都没有人比她请更多的假期吧!

    下课之后,为了不被人围住,老师宣布下课后,年华直接从桌子上跳了出去,冲出教室大门。

    “……”看教室里的人都傻眼了,这动作也太灵活了吧。

    古田不由感慨万千:“看咱们班长这个架势,跳高那是相当合适的,一点都不勉强。”

    班学文从古田那里拿过来一张表格,唰唰两分钟过后填了一张申请表,然后递给古田。

    古田低头一看瞠目结舌,说话的时候都磕巴了,“我,我说,学文你竟然给年华报了一万米之后,报了四百米跨栏不说,还报了女子七项全能?”

    班学文毫不在乎,“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够报三项,我也只给她报了三项呀,没有超过规定。”

    “这,这……”古田这了半天最后憋出了一句话,“不会是因为年华拒绝了你,你这才报复呢么。”

    班学文冷冷的看了他一样,背着书包,转身出了教室,留下古田一个人在那里纠结。

    古田挠挠脑袋,不知道要怎么才好,虽然都说年华的身体素质相当的好,女生那里还流传着军训的时候,打败教官的事情,可是这一年来竟然看到她请假,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的问题。不要看她长得高挑,可是还是一个美丽静好的女孩子。这样一个女孩子跟女子七项全能是不是有点距离呀!

    女子七项全能分为100米跨栏跑、推铅球、跳高、200米跑、跳远、掷标枪、800米跑,一般有自信参加这个的都是身体素质相当好的,绝大多数都是体育特长生,像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谁会报这个东西呀。

    还有接下来的那一项,一万五千米,要知道这已经不是女生单独的项目了,而是男女混合的,不过听师兄们说,几乎没有女人会参加这个,除非是有女的体育特长生是跑马拉松的,要不然没有人去跑这个东西。

    跟前两项相比,最后一个四百米跨栏已经不算什么了,好不好。

    当然了女子全能因为项目太多,所以第一名算两块金牌,不过这两块金牌实在是不好得呀。

    这要怎么跟年华说呀,就算年华不怎么自己,她的好姐妹李碧也会拔了自己的皮的。

    做了半天的思想斗争,古田决定为了自己的下半辈子的幸福,兄弟对不起了,拿着这张报名表就想要撕掉。可是还是没有下去手,这可是自己兄弟第一次让自己做事,也不能够太过分了是不是!

    他正在那里纠结呢,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古田被吓了一大跳,“诶呦我的妈呀!你找事呢……吧。”声音越来越小,原来过来的竟然是,他现在正在追求的女孩,刚才还在担心的年华的室友李碧。

    “呵呵,怎么是你呀,你实在是太淘气了,吓了我一跳。”当看到李碧的那一瞬间横眉立目变成了眉飞色舞。

    李碧嘟着嘴斜着眼看着他,“你在想什么呢,刚才我喊了你好几句你都不理我。”

    古田立马解释,将手里的报名表给李碧看,脸上的表情又换成了义愤填膺,“你看看,这是刚才班学文没有经过年华的同意,就帮年华私报的,你说我生不生气呀?”边说边根据李碧的皱眉的程度该换表情。

    可是出乎他的预料,看完后,李碧根本就没有生气,可是根据李碧的暴脾气就算现在不是暴跳如雷也差不多少,可是现在怎么这么的平静呀。

    李碧又将报名表塞给了古田,双臂环抱:“既然都报上了,那就按这个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古田一把就拉住了李碧,纳闷的道:“不对呀,里面可是有女子全能七项呀,再加上一万五还有四百米跨栏就九个项目了,年华行不行呀。”

    李碧冷哼一声,“不行的那你当时怎么不跟班学文说呀,现在报名表都已经,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呀。”说完甩甩头走了。

    古田在她身后哎了半天,都没有叫回她。最后只能够一脸沮丧的低下头,报名表还在自己这里好不好,还可以修改的好不好,你让人把话说完好不好呀。

    等李碧追到食堂的时候,找到年华她们所在的地方,两眼放光的看着年华:“年华你猜测的都对了,就是你说的那三项,你真是太厉害了。”

    听李碧这么一说,程莲屈绯红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年华。

    年华本来还一副自豪的模样,不过他们的表情怎么这么乖呀。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呀,我可没有跟班学文商量。”看那三人的表情还是那么的鄙视,不由分辨道:“你们想呀就算我真的想要欺骗你们,我也不会弄个什么七项呀对不对。”

    屈绯红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行了你就不要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别人不知道,我们姐妹三个还不知道你的本事么?”

    年华看自己是有好几张嘴都说不清了,干脆就不说了,之前的悲惨经历告诉她,像她这样最笨的人跟这些女生吵架最后被拐到里面的还是她,最后举手投降的还是她,还不如现在就闭嘴不要说话了。

    当看到年华底下头吃饭不说话后,程莲李碧屈绯红三人互看一眼,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吃过饭后,她们下午就没有事情了。因为年华好久没有跟着集体活动了,这次年华被严令禁止去其他的地方,而是要跟她们一起行动。

    不过……“你们怎么这么兴奋呀?”年华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不说,她还被套上了一个印着一个男人大头像的大体恤,手上也被塞了一个牌子。

    程莲还拍拍她:“年华你的个子高,一定要将牌子举好了啊!”

    年华就这么懵懂跟一大群女生穿着一样的衣服,站在他们中间。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首都机场,整个候机厅都被堵得严严实实的,这个场景也太熟悉了,应该是某位明星过来,粉丝接机。

    年华因为被挤在里面看不到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上印的是谁,不过看男女比例就能够看出来,这肯定是个男明星,而且是个偶像男明星。对了对面的人身上也印着头像,不过,年华怎么看怎么感觉跟她身上的不一样。

    这么说今天过来的偶像男明星还不止一个,看对面跟自己这边的人剑拔弩张样子,年华不由想到。

    最后年华干脆决定去问问姐妹们,不过转头一看却发现刚才还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三人早就跑到最前面了,竟然把自己一个人给丢在这里……

    没有办法,年华只能够自立更生了,她决定从旁白找一个长得斯文清秀脾气好一点的女孩子,为了能够找到脾气好的,她不得不动用了相术,最后还真的让她找到了这么一位,高兴的不得了。

    艰难的挤了过去,年华笑着问道:“这位同学,咱们过来迎接的是谁呀?”

    年华的这句话一出来,附近瞬间安静了。附近的人的目光都钉在年华的身上,让她站立不安呀。

    那位清秀脾气好的女孩子愣了一下,马上就回过神来,跟年华想象中完全不同,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咆哮的母狮子,朝着年华露出苍白的尖牙,吼道:“你竟然不知道?不知道栾沙?我看你是对面的卧底对不对!”

    听了这句话本来一边看热闹的女孩子各个露出了凶狠的獠牙,年华落荒而逃。

    天啊,太可怕了,坐在老远处的椅子上,年华擦擦头上的汗,这些女孩子也太生猛了,如果到了战场上这些女孩子能够拿出这个劲头来,不要说倭国了,据算是是个倭国也能够轻松占领!

    她刚坐了一会儿,程莲她们三个也跟着跑了出来。四处张望一下,这才找到的年华。

    一见面程莲怒道:“你这个家伙怎么私自就出来了呀,让我们一通好找。你怎么出来了?”

    年华无奈的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不过是问了句,这个人是谁,我身边的人就暴动了。我要是再不出来,就出不来了。”

    听了年华的话,屈绯红眨眨眼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竟然不知道栾沙?你也太落伍了吧,他可是最近咱们华夏最炙手可热的男星。”然后又不情不愿的加了一个“之一”!

    年华撇撇嘴耸耸肩,她哪里有时间去看呀,当初有他出演的那个电视剧现在还在来回循环播放,她都没有时间去看,更何况是一个跟她没有关系的电视剧。

    “嗨,怪不得会被轰出来呢。”程莲是彻底无奈了,而且人越来越多,她们根本就挤不进去了,只有在最外面的份了。

    “对了,他们要去哪里参加活动呀?”年华问道。

    程莲道:“要去中央电视台参加什么节目,我们三人也想从黄牛那里弄票来这,不过实在是太贵了,也就放弃了。”

    年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中央电视台?她好像在中央电视台里面认识人呀,对了好像叫天蓝,是展青云妈妈邹红波的朋友。

    她还存了这位天蓝阿姨的号码呢,年华掏出手机,果然从上面找到了那位天蓝阿姨的手机号码。

    不过响了三下,手机就接通了,耳朵里响起那位天蓝阿姨爽朗的笑声,“哎呀,年华你终于想起给阿姨打电话来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语气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年华笑着道:“蓝阿姨,我这不是事情太忙么,要不然早就给你打电话了。要不这样吧,我今天晚上请您吃饭怎么样呀。”

    天蓝连道不敢不敢,“要请也是我请你呀。”要知道当时那场大灾难的时候,就是由她来组织宣传工作的,灾难结束后,她也受到了上级的褒奖。升值在望不说,在各大领导面前也是露了脸了,听说就是年将军推荐的她。

    本来她还挺纳闷来着,不过当看到那位年将军本人后,激动的同时也明白为什么她要推荐自己了,原来这不是自己好友邹红波的未来儿媳妇么,自己是沾了好友的光呀。

    她早就想要找机会感激一下年华,也跟邹红波说过几次,不过都因为年华在外地执行任务而当误了,这次她可是撞到自己枪口上了,她可是一定要好好的招待她。

    年华早就把她当时的随口一说抛在脑后了,不好意思的道:“蓝阿姨呀,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给你打电话也是为了点小事想要麻烦你,还望你帮忙呀。”

    天蓝一听眼睛就亮了,催促道:“那你就赶紧说吧,能够帮你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当年华将想要四张门票的时候,天蓝是二话没说拍着胸部道:“没有问题,只要你们过来,多少票都有呀。你现在就过来吧,对了你们那边有点吵闹,是不是在飞机场呀。”

    年华暗赞她聪明,“没错。”

    天蓝马上道:“这样你们不要过来了,我们现在的车已经到了,我现在马上就跟他们说,给你们留出一辆车,你们就直接跟着过来就行了。”

    年华还没说什么呢,凑在一边听着的程莲她们都要蹦起来了,催促年华赶紧答应。

    年华还能够说什么呢,当然之后答应了,还更方便了。

    姐妹四人趁着人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先出了飞机场,按照天蓝的指示去了车队所在的地方。

    当看到年华四人穿着的时候,早就有备的保镖们马上挡住她们的去路,“对不起,不能往里面进了。”

    年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停下脚步,不过也没有往后退。保镖虽然想让她离开,不过人家也没有越界。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辆车上下来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冲到年华的跟前,恭敬的道:“您就是年华小姐吧,是天蓝台长让我过来请您还有您的姐妹上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