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零九章 姬无瑕重现
    上车之后,年华对摇开玻璃看着外面,不由感慨道:“这些追星族也太疯狂了。”

    “我们根本就不是疯狂,我们心里都是满满的爱。”屈绯红不干了,“向你这种人是体会不到的。”她两手抱在一起,扭捏的道:“而且栾沙真的好帅呀,我看他一眼都脸红。”

    年华问了句:“你这么喜欢栾沙,乔北知道么?”

    屈绯红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他是我什么人呀,我怎么得,还要他同意不成!”

    年华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两人闹意见了,本来还想要劝几句,不过床头打架床位和,自己还是不要瞎掺和了。

    因为这次过来接机的粉丝太多了,就算配备了不少的保镖,栾沙还有另外一个同时抵达的明星,挤了半天根本就挤不出来。而且因为距离的太近,本来泾渭分明的两帮粉丝强行混合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先骂了谁一声,还是谁先踩了谁一脚,反正最后变成了一场大混乱。

    年华趴在窗户上看着,其他几个人也是看的心惊肉跳的,如果按照她们三人刚才所在的位置,正好是最开始发生冲突,而且冲突最激烈的地方。虽然隔着老远看不太清楚,可是尖叫声哭喊声是不绝于耳。

    程莲摸了摸自己的头头,咧着嘴,“天啊,幸亏我出来了,要不然我这一头秀发都得变成秃子。”

    耳边响起门被打开的声音,坐在前面两辆车上的几个人飞奔过去,其中就包括刚才让年华她们上车的那个人。这些人刚刚走,110,120就到达了。

    光110就来了七八辆,从上面跑下来几十个年轻健壮的警察,冲进了飞机场。

    不过结果就是这些身强力壮的年青警察在这些本来应该娇柔的小姑娘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一个个化身成为凶狠的母狮子,毫不留情的攻击者入侵者。

    年华看看时间都已经十点多了,骚乱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分钟了,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整个飞机场的秩序都会分出的受影响。

    当然了,年华回头看了眼双拳紧握都想要冲出去的室友们,转过头来她想道:更是为了自己呀,

    伸手打开车门,年华伸出大长腿,踩在了地面上,弓身出去。

    程莲有些不明白她要出去做什么,问道:“年华你去干什么呀?”

    年华的表情突然变得是异常的痛苦,嘴巴里还发出嘶嘶的,话都说不太好了,“我突然肚子好痛呀,要去上洗手间,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呀!”甩出这么一个答案后,年华转身跑了……

    李碧歪着脑袋问道:“老大,你说年华肚子疼,还能够跑这么快么?”

    程莲没有做声,屈绯红眯着眼睛都奥:“用屁股想也不可能呀,放心吧,她肯定也知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她现在真是落荒而逃,等回到宿舍等待她的就是满清十大酷刑了。”

    正如屈绯红所说的,年华并没有趁机逃跑,而是找了个地方买了身衣服,然后转身出来的时候样子已经大变。

    李碧正在车上那里咬牙切齿呢,突然眼前一亮,瞬间呆滞了。她旁边的屈绯红发现了她的不对拍了拍她的肩膀,“喂,老二你怎么了?”

    李碧手指颤抖着指着一个方向,“你,你看……”

    “你让我看什么呀?”屈绯红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睛瞪大溜圆,嘴巴张的老大,几乎能够塞进一个鹅蛋了,声音颤抖着叫道:“程莲,程莲老大,你赶紧看看那个人是谁?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了?”

    程莲本来在给年华发短信,这个家伙走的太急了,包包都忘在车里了,要是去洗手间的话,万一没纸怎么办,请不要说她在操无用的心,她这可是未雨绸缪呀。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屈绯红的话,不经意的看了过去,“啪”的一声,手机掉到了地上,目瞪口呆。

    神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不就是神秘无比的“姬无瑕”么,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修长的身体上套着一身得体的黑色休闲西装,简单大方,头发已经不短了,被松散的扎了起来,让周身的英气,夹杂着一丝丝的慵懒,眸如点漆,鼻如悬胆,嘴唇微微翘起,唇色自然红润,让人有相亲一口的冲动。

    “不会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姬无瑕吧?”李碧飞快的把车窗摇开,脑袋探了出去。

    屈绯红程莲同时摇头,“我也看到了!”

    就连车上的司机都在那里不停的点头:“我也看到了,竟然真的是姬无瑕,太好了,我女儿最喜欢他了,我要去要张签名过来。”说完推开车门就跑了,扔下车上的姐妹三人,傻傻的坐在车子里。

    程莲:“……”

    李碧:“……”

    屈绯红:“……”

    “这位大叔速度也太快了吧,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四十多岁的人呢。”李碧感慨道。

    屈绯红也不去跟她们争这边的窗户了,直接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跑了出去……

    李碧程莲对视一眼,赶紧打开车门,往前冲,开玩笑,刚才已经输给那个大叔了,不能够再输给屈绯红了。

    万一一会儿看到他的人多了,就没有她们的份了。

    啊啊啊!冲啊!就算是看到栾沙也还有点理智的几人,现在就跟疯了一样,车门也不管的就跑了。

    还是旁边的车上的司机虽然不明所以,还是帮他们把车门关上了。

    屈绯红她们几个十分的幸运,她们跑到那里的时候,“姬无瑕”还没有离开,正在给司机签名呢!

    而且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候机大厅,外面的人非常的少,注意到“姬无瑕”的人也少,因此她们十分容易的就要到了签名。

    屈绯红十分凶残的想让“姬无瑕”帮她多签几个,不过被“姬无瑕”那洞彻人心的双瞳望着,十分脸红的败退了。

    程莲跟李碧也来不及去鄙视屈绯红,程莲掏出他的笔记本送到“姬无瑕”跟前。

    姬无瑕对她微微一笑,低头签字。

    程莲的脸通红通红的,可是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的了,强迫着自己将姬无瑕的所有美好藏进心里。不过,当程莲的视线转移到姬无瑕的头上的时候,被他头上的那个头绳给惊了一下,他的头绳竟然跟年华的是一款的,分毫不差。

    年华的头绳是借的程莲的,而程莲的头绳是她自己编的,所以她记得十分的清楚。

    年华的头绳怎么回到了“姬无瑕”的头上?而且在姬无瑕出现的时候,年华还因为肚子疼跑掉了?对了,程莲又想起了一件事,“姬无瑕”的本命可不是叫这个名字,好像叫宝肆,姓什么来着?

    直到“姬无瑕”把笔记本还给她,程莲接过来后,还在那里痴痴呆呆的想着。她冥冥中有种预感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呆愣愣的看着“姬无瑕”的程莲,脑子里却浮现出另外的一个画面:在COSPLAY社团的时候,年华换好了一身漫画中经常出来的那种男式军装。在其他人根本就不了解她的人眼里,活生生就是一个俊美无涛,拥有黄金比例的极品男人。

    当时团里的人接连的捂嘴尖叫,实在是太帅了,其中就有人喊出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看年华像不像”姬无瑕“?”

    年华像不像姬无瑕?像不像“姬无瑕”?

    对了,她终于想起来,“姬无瑕”那个被曝光的名字,好像叫年宝肆!对即使叫年宝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年华等于年宝肆,所以年华就是姬无瑕?

    就算是程莲都被她的这个推测给吓到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她自己的推论,虽然现在已经知道年华非常非常的厉害,武功高强,手段高超,可是就算是如此,她也还是被这个突然起来的推测给惊呆了。

    咽了口口水,程莲看“姬无瑕”在直接帮李碧从后背上签名,毫无架子。嘴巴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就算是有疑问也要回去再问。

    年华帮李碧签字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程莲的怀疑的目光,程莲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想起自己头上的头绳,她就知道自己是大意了,不过知道就知道吧,她可不认为程莲会将这件事告诉媒体或是其他人,当然了宿舍的那两只肯定会知道的。

    对宿舍的这三个姐妹,年华还是相当的信任的,而且她们还会帮着她遮掩,这也是她的幸运。

    转头对视程莲的视线,眨了眨眼,对她微微一笑。

    程莲眼睛一亮,知道这是这个丫头承认了,心里骂着太可恶了,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不是太铁的粉丝开始撤退,当然了那些铁杆的还在里面。

    这几个人边走边皱着眉头说话,这个时候一个人不经意的望了过来,然后路都不会走了。

    “怎么了,清清,你看到什么了……”又有人变成木偶了。

    一秒钟后两人同时苏醒,对视一眼,“啊!”

    两声尖叫声划破长空,响彻飞机场!

    她们两个的同伴给吓了一跳,刚要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就见那两个家伙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的向一个地方跑去!

    “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我的个神啊,这不是姬无瑕么,竟然是姬无瑕出现了。”他拉上他女朋友也冲了上去。

    本来她女朋友正在跟别人电话,被她男朋友一拉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刚要骂他,抬头就看到一张无暇的俊颜,“姬无瑕?”

    瞬间她也疯狂了,最后从她男朋友拉着她跑变成了她拖着她男朋友跑!

    年华又帮程莲签了好几张签名,程莲美名其曰:是帮宿舍的老小年华签的。“如果没有帮她带的话,那个丫头一定会杀了我的。那丫头可是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年华都无奈了,用不用这么报复她呀。

    而程莲则是笑的实现当的开心!

    年华刚刚把这几份都签好就被好几个带着星星眼的人给围住了,几下子就把程莲他们给挤到一边了。

    那个司机大叔还被一个人的手肘杵了一下,“哎呦,谁这么没有长眼睛呀。”不过当想起自己兜里的笔记本里的签名的时候他又开心了。

    年华板着脸一边应付着眼前的人,抬眼向远处看去,刚才那两人的尖叫十分的管用,一大波的人都跑向这里,皱皱眉,如果程莲他们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被伤到。

    就在这个时候,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耳朵里都听到这么一句话,“你们回车上先去电视台,电视台那里我已经跟人说好了,到时候我脱身了就去那里找你们!”

    不同于李碧屈绯红的心惊还有迷茫,程莲却是已经知道年华的意思了,点头后,拉着李碧跟屈绯红跑去车上,同样被挤出来的司机大叔,也跟着跑回去。

    年华松了一口气后,再看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现在的明星虽然不能说跟大白菜一样到处都是,不过也不像二三十年前那么的稀少了。不少人追星的态度就是追爆红的,最红的那个。因此明星们的更新换代也是非常的频繁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姬无瑕”这个不是明星的明星的人气,却是在大半年后还是这么的火爆,虽然在网上的时候经常能够看到猜测“姬无瑕”身份的帖子,也知道这个身份十分的受欢迎,不过却不知道这么的受欢迎。

    候机室里面的那两位可都是正当红的炸子鸡,不管是栾沙还是另一个不认识的人,可都是红的发紫的人物。

    可是年华估算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粉丝有绝大部分都围到自己这里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现在出去都是麻烦事了。

    其实她的初衷不过是露露面,分散一下他们粉丝的注意力,这样他们就能够出来了。

    这不是年华圣母,而是她真的想他们快点到中央电视局,自己身边的那三个人也就消停了。到时候她也有办法解脱,这件事早解决她早解脱。

    可是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过来就完全抢了他们的风头了,几乎所有的粉丝都跑到自己这里了。真是麻烦了!没想到自己在吸血鬼教廷狼人面前小心谨慎,可是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就开始大意了,真是要吸取教训呀。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怎么才能够走出去,隐身?不行!大庭广众之下肯定会成为头条。

    挤出去也不实际,这人是越来越多,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如果把别人给挤坏了可就完蛋了。

    最后,年华没有办法之下……

    “噢!哦!姬无瑕竟然真的会轻功,他跑了赶紧追呀!”

    “天啊,某某,刚才姬无瑕竟然踩到你的头了,你实在是太幸福了!”

    “真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人们眼睁睁的看着“姬无瑕”一跃而起,踩着人头,飞身远去。

    而被踩的人,只是感到自己的头发被碰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其他比如重物压头的感觉。

    这个时候有人呼唤道:“赶紧看看有没有钢丝,姬无瑕的身上有没有吊威亚。”

    一群人开始寻找,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在候机大厅的外面,因为是在郊区,也空旷的很,找了半天根本就没有发现吊威亚的东西,看看天空,也没有飞机之类的东西。

    最后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姬无瑕”竟然真的会轻功。

    一转眼,“姬无瑕”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时间所有人议论的除了“姬无瑕”还是“姬无瑕”,而本来是他们目标的栾沙还有另一位当红炸子鸡根本就无人理会了。

    有不少一直围在他们身边的记者,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那表情,那眼神都能够清楚的表达出他们心中的遗憾。

    而那几个正好拍到“姬无瑕”照片的人,收获了慢慢的羡慕嫉妒,尤其是有一位摄像师,竟然把姬无瑕从被人围住开始,到消失都拍摄了进去,这可是真正的独家消息,羡慕嫉妒还要加上一个恨呀。

    而原本的焦点,现在被完全无视的栾沙跟另一位表情都十分的不好看,不过栾沙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已经明白娱乐圈的规则了。马上就把自己的表情调整好,变得有一丝的遗憾,一丝的向往,一丝的崇拜。

    而另一位就差多了,完全就臭着脸,可以想象明天的头条的时候一定会把他们两个的表情放上去的。而且还会形成鲜明的对比。

    跑到了僻静的地方,赶紧换回衣服,精神力已扫描,附近已经没有程莲他们的踪迹了,他们应该是已经去了中央电视台了。既然如此她也赶紧过去吧。

    打了个车,年华直奔中央电视台,还好今天的车不算堵。

    到了后,年华给天蓝去了电话。

    “蓝阿姨,我现在已经到了门口了,不知道我的那几个室友被您给安排到哪里了?还有能不能拍人来接我一下呢!”

    年华的这几个问题天蓝没有回答,反而道:“年华你现在就在那里站着我现在马上就过去接你。”

    虽然有点纳闷,随便派个人过来不就行了么,不过既然天蓝这么说,年华也没有坚持,毕竟人家愿意过来就是冲着你这个人,而且跟青云的妈妈还不错,怎么都要卖对方一个面子。

    过了才两分钟,天蓝就冲了出来,二话没有说,就拉着年华往里跑。

    年华一开始有点诧异,不过看她满脸都是汗,也没有阻止,而是就跟在她身后,等上了电梯,天蓝这才松了口气。

    天蓝抬头看到年华脸上不解的表情,不由讪笑两声,她都是太过激动了,这才会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的。

    “原来年华你穿女装这么漂亮啊,我对红波是越来越嫉妒了呀。”天蓝无不遗憾的道:“上次你跟青云订婚的时候,我因为身在国外,而且有任务在身根本就回不来,我是非常的遗憾的。等到你们结婚了,不管我手头上有多么重要的工作,我也一定要去喝你们一杯喜酒。”

    年华笑着道:“当然好了,请您到时候一定要到场呀。”然后话锋一转:“对了,我的那三个室友现在在哪里呢?我今天主要是跟她们过来的,这三个丫头对今天的那个群星演唱会可是眼馋了好久了。”

    电梯门开了,两人边走边聊。

    天蓝能够听出年华对那三个女孩子的爱护,在年华的心中那三个女孩子看起来还挺重要,希望那些人能够把她们都照顾好了,要不然不好跟她交代呀!

    不过天蓝嘴上却是保证道:“你放心吧,我已经把她们安排给了稳妥的人了。你就放心……”

    “你们三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懂不懂这里的规矩呀,怎么到处乱跑,要是你们撞到什么机器的话,把你们几个都给卖了,都赔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冲进了她们的耳朵。

    “吧”字被含在天蓝的嘴里,根本就吐不出来,最后只能干涩的咽了进去。

    如果现在地上有耗子窟窿的话,她一定会钻进去,太丢人了,刚才自己还在那里信誓旦旦的保证,现在这句话一出,生生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在年华跟前的那一点脸面都丢尽了。

    小心翼翼的扫过年华的脸色,虽然上面还挂着一丝的笑容,可是眼神却是冰冷起来。

    拐弯后,前面的情况是一目了然,一个脚踩恨天高的鼻孔高高望着天的女人,对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她们指指点点的,吐沫横飞,而且话是越来越难听。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嗯?这里是你们这种什么都不是人进来的地方么,也不怕脏了我们的地方,赶紧滚出去,你们要是不自觉出去,我告诉你,我可就要叫保安了,让他们把你们给扔出去,你们面子上也就更不好看了!”

    天蓝早就想要去阻止了,可是却被年华给拦住了,不过天蓝小心翼翼的瞄着她的脸色,年华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了!

    终于等到那个嚣张的女人说完马上就要打电话的时候,年华说话了:“天蓝台长,没想到一向标榜是为了老百姓服务的电视台,竟然也混进了如此低俗上不得台面的人呀!这个女人满口喷粪你们竟然还能够忍受她,我真是佩服你们呀!”边说便走到程莲她们身边。

    本来还有点胆怯的几个女孩子,当看到年华的时候就跟有了主心骨一样,躲到了年华的身后,不要看她们平时也挺成熟的,可是真有了事的时候,她们也不过是三个刚刚成年的孩子罢了。

    被年华骂了几句后,那个女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给骂过,她老爸可是中央的高官,从小就没有人敢惹她,现在竟然被一个臭丫头给骂了一顿,她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人走到往前走了一步后,咬牙伸出巴掌朝着年华的粉白的脸蛋掴了过去,“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臭丫头,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年华面不改色的看着她,连插在口袋里的手都没有抽出来,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被看的有点发毛,不过想起自己的身份,她是更加的愤怒,打过去的时候可是用了她全身的力气。

    可是就在要打到她的脸的时候,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这个女人的手。回头一看竟然是天蓝台长,如果是平时的时候,虽然不是真的尊敬这个天蓝台长,不过也是会装一装的,可是今天愤怒的她根本就不把天蓝放在眼里了。

    一把甩开天蓝的手,她冷哼道:“天蓝台长我敬着你,你是台长,我不敬着你,就是是个屁!我告诉你,离本姑奶奶我远点,我可不是你能够招惹起的人。”

    本来天蓝还想要做个好人给她们说和一下,现在不用了!

    “方慧小姐,虽然我也不打算多管闲事,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蓝说完这句话,就走到了一边,将路让给了年华。

    年华能够看出来天蓝也有点借刀杀人的意思,可是就算知道了,她也想要当一次刀,不因为其他的,就凭这个方慧竟敢欺负自己的好朋友,吓着了她们,就罪不可恕!

    往前迈了一步,正好站到离方慧一臂的位置,漫不经心的道:“方慧小姐你这么蛮横刁蛮目中无人惹是生非,你家里人知道么?”

    方慧冷哼一声,二话没有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正好扇到年华的脸上。

    年华的眼中闪过冷笑,顺势歪过头去,就算是距离最近的人都以为是被打上了呢。

    天蓝惊呼出声,她以为年华一定会躲过去的,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躲都不躲,赶紧跑过去扶着她,焦急的询问着:“年华,年华你没事吧,没事吧。”如果年华在她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她可就完蛋了,那相当于同时得罪了年家跟展家。

    而对于天蓝来说,不论是那一个都是她不能够得罪的,人家收拾自己就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当她把年华扶起来的时候,嘴角上挂着一缕鲜血,惊慌失措了,连连道:“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年华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如果年华身上出了一点小毛病,她都担待不起呀。

    年华却是摆摆手,将急促不安的天蓝推到一边,擦擦嘴角的血渍,冷冷的看着方慧。

    那锐利的眼神看的方慧心里发毛,不过她从小就是被别人给宠着长大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虽然有点异样,还是被她给忽略不计了,“你看什么看,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滚,要不然可就不是这一巴掌的事了。”

    “你说完了。”年华问道。

    方慧冷哼一声傲娇的点头。她认为刚才被她打的这个女孩子一定会落荒而逃,可是当她飞出去,“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脸上传来针扎的一样的剧痛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躺在地上呆愣愣的看着站在她脑袋前面的年华。

    当脸上越来越疼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被打了,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给打了。

    疼痛加上气愤让她气昏了头,一把抄过被摆放在过道上的花盆,朝着年华的脑袋就扔了过去。

    年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动都不动,就在方慧以为自己得逞大笑的时候,面前的人一闪而逝,连带着花盆也一起消失了,她惊恐万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她的肩膀背拍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大惊失色,她怎么到了自己身后?

    不过这是她今天最后一个问题了,花盆当头砸了下来,直接就让方慧晃晃悠悠的晕倒在地。

    不管是路过的还躲在一边看热闹的,瞬间都没有了声音,他们都已经不知道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