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一十章 打脸
    “真是不好意思,方小姐请帮我倒杯水!”

    “真是不好生意,方小姐我要的是温水,请帮我重新再倒一杯,哦,对了,你可不能直接子凉水里倒热水,我会坏肚子的,如果我坏了肚子,我一定会认为是你使得坏!”

    “真是不好意思,方小姐我们几个都饿了,你去帮我们弄点吃的,也不用太好,十菜一汤就行了!当然了,如果我因为吃了你端来的食物,坏肚子发烧感冒,甚至中毒的话,呵呵!”

    一个下午被年华指示的团团转转的方慧怒火中烧,猛地转身愤怒的看着年华,就想要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给吃了。

    年华是一点都不在意,耸耸肩,掏出手机,开始拨号,而且这个号码是方慧相当熟悉的。

    方慧走过去盖住年华手机的屏幕,“我现在就去,你们稍等一会儿!可不可以呀?”最后还牵强的扯出一个笑容。

    年华点点头:“行呀,那你现在就去吧,我们在这等着你!”

    方慧皮笑肉不笑的转身离开,拳头紧紧的握着,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受这个可恶女人的影响。

    走到门口,方慧一把拉开门,扑通扑通掉进好几个人来,一眼就认出这些都是她平时的同事,她平时没有少对他们吆五喝六的,这些人嘴里说不说放到一边,平时对自己那叫一个毕恭毕敬,这次一个个的都想看自己的笑话!

    对这些人她一个笑容都没有,推开他们,挺胸收腹骄傲的走了。

    刚才一直在偷听年华跟方慧他们谈话的人,一个个面色如常,有的看方慧走后,还小声的嗤笑道:“她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也不看她那个样子,要不是因为有个部长老爸,就凭她那个三把刀能够到这里来?简直就像是笑话。”

    不过她说完后,根本就没有人应和,同事们转身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个人一把抓住她的好友,委屈的道:“你说我这不是为了大家不平么,他们怎么一个个根本就不搭理我呀?”

    她的朋友劝告道:“我也知道当初方慧欺负你了不少次,你想要报复她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不要忘了,虽然人家现在被更厉害的人给治了,可是方慧整你却是相当的容易的。”说完抱着资料离开了,剩下刚才那个人在那里发呆。

    天蓝的办公室里,宿舍四个姐妹正在聊天。

    看其他人都走了,程莲一把拉住年华的手,逼问道:“你说你跟姬无瑕是不是有关系?”

    其他两人一听程莲的问题,立刻点头附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年华,让她给自己等人一个交代。

    年华也没有否认,一没有承认,一言不语的看着她们。

    不过就算是年华这个样子,其他人也有了最初的推测了,沉默就是默认了,年华跟姬无瑕肯定是有关系了。

    程莲小心翼翼的问出了下一个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那是不是你扮演的姬无瑕呀?”

    年华转头看着她,目光凝重,就在程莲以为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就见年华哈哈大笑起来道:“老大你还是真有想象力呀?”

    “难道不是?”程莲李碧屈绯红异口同声问道,难道真是她们猜错了?

    年华耸耸肩,摊摊手:“恭喜你们答对了不过没有奖!”

    三个女孩子小声欢呼着,太好了,竟然是真的,就算是知道年华的身份相当的不一般,就算是知道年华就是传说中的年将军,不过因为没有亲眼所见,没有切身体会对她们的影响也要小的多。可是姬无瑕她们可是知道的,那超凡脱俗非凡人的气质,完美的样貌,还有那看似清冷其实霸道的言行举止,都让心生向往。

    当知道年华真的是扮演“姬无瑕”的人后,她们简直就要疯狂了。

    “行了,行了,这件事你们可要替我保密,就连我们家老妈都不知道呢?听没听清楚呀?”年华看这几个都要飞上天了,赶紧把她们给拽下来,叮嘱道。

    李碧挥挥手道:“你就放心吧,我们三个的嘴一个比一个严!”

    其他两个纷纷点头,同时对年华对她们的不信任经行批斗:“你要相信我们,咱们都同居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知道我们三个的人品么,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虽然嘴里说着过分,不过这三个人的眼里却是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年华也不打算知道她们的打算,知道了就要头疼了,现在她已经十分后悔,因为一时的心软,跟着她们过来这里了。当然了她对宿舍的这三个姐妹们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对那个勾引她们过来的那个叫做栾沙的明星却是没有好感了。

    当然了她也不是那种肆意妄为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一点的恶感就对那个人做什么,只要栾沙不冒犯她还有她的朋友,她是不会对他出手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小时,这个时候门被敲响,年华的嘴角露出一丝的微笑。

    屈绯红赶紧过去开门,打开门首当其冲的就是方慧的臭脸,手里拎着好几个袋子,后面还有一个男人跟着,手里也一样。

    他们两个刚进屋,屋子里就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气。

    也不需要年华动手,程莲跟屈绯红就把东西都弄好了,干脆就把茶几当成了饭桌。

    因为打包过来的饭菜都有专用的盒子,因此直接打开就可以吃了。

    方慧站在门口擦了擦手,牙齿咬了咬嘴唇,就是不敢向前去。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推了她一下,她这才下定决定,像年华的方向走去。而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则是将门关上后,先前走了几步就停下了脚步。

    方慧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男人给她鼓劲,她微微的点头,转头继续前进。当走到年华跟前的时候,她的手心里已经都是汗了。

    “对不起,年小姐,刚才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你的同学那么的粗鲁,不,不应该狗眼看人低,我是有眼不识金香玉,还望年小姐你就原谅我吧。”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将正在忙碌的程莲她们都吓了一跳,这位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刚才不是已经给她们道过谦么,虽然十分的不情愿。现在又是哪一出呀,不过别说,这次的道歉比上次深刻了不少,也情愿的多了。

    年华没有说话,而是先深深的看了方慧身后男人一眼,嘴角一挑,“不知道方小姐身后的这位男士是你什么人呀,长得气宇轩昂不是一般人呀!”

    方慧愣了一下,她也没有先到年华竟然越过她去问她身后的那个男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那个男人听年华问他的赶紧上前来,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年华的面前,恭敬的很。

    年华接过来一看,是一个叫什么龙凯公司的董事长,名字叫凌凯,姓凌,身上还会武功,不用猜了,这位一定是凌家的人了。

    “凌家主是你什么人?看你已经二流高手初级的境界,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呀!”年华开门见山的问道。

    凌凯恭敬的回答道:“年前辈真是火眼金睛,凌家的家主就是家父,我是他老人家的第二个儿子。”

    名片在年华的手里翻出了花来,“那方小姐跟你是什么关系呀?”

    凌凯看了眼方慧恭敬的回答道:“回禀年前辈,方慧是晚辈的表妹,她的母亲是我的亲姑姑,也同样是我们凌家的人。”说着深深一拱:“还希望年前辈看在您跟我父亲一面之缘上,还请原谅我这个刁蛮任性的表妹,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育她的。”

    年华也没有想过方慧竟然会是凌家家主的外甥女,想了想道:“你放心吧,我让她伺候我也是为了磨磨她的性子,既然她是你们凌家主的外甥女,看在凌家家主的份上就算了。你现在就带她回去吧,在性情没有磨练好之前还是不要来这里上班来了。”

    年华以为他们会离开,没有想到凌凯却是连连摆手,“年前辈,使不得使不得,方慧竟然犯了错误,一定要改正的。而且我也有教妹不严的责任,就让我们两个在这里侍候您吧。”

    凌凯的眼神相当的真诚,而方慧的眼睛里也不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了。

    从凌凯说话的时候就成了背景的程莲她们是张大嘴巴,虽然上来就叫前辈,让她们有点吃惊,不过当他说什么凌家家主,什么二流高手的时候,她们发现她们竟然进入了一个她们一点都不了解的地方。

    而凌凯跟方慧的言行更是让她们大跌眼镜,自愿跟在身后打杂?这个人还是龙凯公司的董事长?之前年华能够让一个堂堂部长将自己的女儿扔给年华任打任骂已经够震撼了有没有呀!

    年华没有立刻答应,而是上下打量凌凯,等凌凯都被看的身上冒汗的时候,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不过只今天一天。”

    凌凯一定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其实我十分非常愿意每天都侍奉在前辈的身侧的。”

    年华对他意味深长的一笑,并没有说话。

    凌凯摸摸自己的鼻子,知道年前辈知道他的小伎俩,也就不再多说了。

    年华转头看向方慧,十分有兴趣的问道:“我现在特别想知道的就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方小姐的就变了这么多,看起来是凌凯你的功劳了。”

    方慧脸红了一下,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其他人听没有听清楚不知道反正年华是听清楚了。

    刚才方部长只是说了年华的明面上的身份,也就是年家的大小姐,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也特别的喜欢她,如果得罪了她的话,他这个部长虽然不至于被撸了,但是被调到一个没有实权的地方还是非常有可能的。方部长并没有将事情说得太过的严重,虽然得罪年华的后果要比这严重的多。

    这也是方部长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如果他直说人家是年家的大小姐,如果得罪了人家,自己就要被撸的话,她一定会刨根问底的。可是他有不想说出年华的真实身份,人家年华自己都没有公布呢,他要是多嘴说了这么一句,如果年将军不高兴的话,不就弄巧成拙了么。

    当然了他也知道方慧不会太恭敬,但是如果事关自己的话,她也会尽力忍耐的。只要有了这个态度,凭着年将军的性格也不会事后算账。

    他打得好算盘,如果不是凌凯给方慧打电话的话,最后的结果就跟他预料的一样。

    当方慧抽抽搭搭的将这件事告诉凌凯的时候,凌凯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这个表妹又得罪人了,谁让他就这么一个妹妹呢,没有办法只能够过来,幸亏他本来就有点事情去办,现在正在往回走,打电话的时候距离电视台的距离只有一点点了。

    看到自己表哥后,方慧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凌凯一开始也以为她得罪就是一个女太子。

    “那个年华就是故意的整我,让我干这干那的的。”方慧委屈的道。

    凌凯则是愣了一下,赶紧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方慧白了他一眼,“你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话,我说的是她总是让我干这干那的!”

    “不对,不是这句,是前面那句,你说她叫什么名字?”凌凯追问道。

    方慧也能够看出凌凯的着急,只能够再说了一遍:“那个人叫年华。”

    凌凯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叫年华的女孩是不是十八岁左右,个子是不是非常的高,有一米七五左右,长得非常的漂亮,眉宇间有一股英气,非常的精神?”

    方慧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是相当的高。岁数吗,我刚才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现在想想应该也不超过二十。”

    听到这里,凌凯“啪”的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喃喃道:“竟然是她,真的是她。”脸上的表情古怪的很。

    “表哥,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年华呀?”方慧在那里问道,还没有等凌凯说话,她的表情也跟这古怪起来,“难道这个年华是你的某一任女朋友?”

    凌凯一听大惊失色一把捂住方慧的嘴巴,小声的警告道:“我告诉你方慧,这句话你可不能够在年前辈面前说,要是说了,咱们两个都活不成了!年前辈不杀了咱们,展前辈也饶不了咱们。”

    方慧虽然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当凌凯放开手的时候,好奇问道:“表哥,我怎么听着你跟你姑父说的年华不是一个人呀?你叫她年前辈,难道她也是武林中人,对了你还说那个展前辈什么的,我现在脑子都乱了,你赶紧给我捋一捋呀?”

    凌凯也不想多说,可是刚才一不注意已经让她听到了,只有告诉她之后,在警告她不要瞎说了。

    “其实年华这个人你一定知道,虽然她到底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凌凯非常有把握的道。

    “是么?”

    “年将军!”凌凯的三个字直接就把方慧给震傻了,“你,你说什么?年将军?年华就是年将军?不对呀,我老爸说年华不过是年家大小姐罢了。”

    凌凯都想要敲开自己表妹的脑袋了,“那是姑父怕你透露出去罢了,你还真信了。你也不想想,如果她不是年将军的话,姑父会那么的低三下四么?他一个堂堂的部长,难道还怕一个区区大小姐么,即使这个大小姐是来自一个了不起的家族。”

    听凌凯这么一说,方慧也有点明白过来了,是呀,从一开始老爸见到年华的时候,眼神就不对了,现在才知道那是佩服是尊敬。

    在大灾难开始后,中南海已经不能盛放太多的人了,方慧只能够留在学校,这里比家里还要安全一些,因为年将军带着人清理的最开始的地方就是学校。那个时候她还曾经远远的看过她一眼,亲眼看到她冲进几头丧尸里,一剑,只出了一剑就把这几头丧尸头削掉了。

    虽然没有看清楚年将军的长相,可是那英勇矫健的身子还是让她心驰神往,而且年将军也同样是位女人,就更加让她们这些女生心生澎湃了。

    再接下来的时间里,经常听说年将军又救了多少的人,到了最后的时候,竟然传出一个消息,年将军被展将军抱着进了医院,全身都是血,生死不知。

    不知道多少的学生,多少的市民们为了这个英勇无比的守护神默默祝福,这里面也包括方慧。

    当最后消息传来,说年将军已经康复的时候,她送了一口气。

    现在已经是大四的她,被她老爸安排在电视台实习,繁忙的工作让她脾气越来越暴躁,想起年将军的时候也越来越少。

    当她听说年华就是年将军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最最不好的一面竟然被自己的偶像给看到了,然后就在那里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表哥,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点,我竟然这么的跋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竟然被年将军给看到了,本来能够看到偶像是一件让人多么激动的事情呀。

    ……不过她这种就不知道是喜是辈了!

    “放心吧,我听你舅舅提过,年前辈的心胸开阔不容易记仇的,只要你认真的道歉,她就会原谅你的。”

    听自己表哥这么一说,方慧虽然还是有点担心不过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你刚才说展前辈什么的,说的是不是展将军呀,他是不是跟年将军有关系呀?现在不少人都在传他们两人的事情呢,而且我也看到了展将军抱着浴血年将军的那张照片了,”

    凌凯神秘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突然方慧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今年元宵节的时候,自己老爸曾经出去过,听说是参加订婚典礼,她那个时候正好在家看电视,并没有仔细听,但是现在想来,仿佛当时说的就是年家还有展家,难道说人家早早的就订婚了?

    咽了口吐沫,年华在方慧的心目本来就无比高大的形象更加的高大了,这也太厉害了,展将军他们都知道是展家大少,从来都是严肃冷凝的展青云,这位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看到他跟任何一个女生笑过,绯闻小于零,甚至有的嫉妒他的人传出来展青云根本就是一个背背山,对象从他身边的年泰何圣哲到陈战一个都没有落下。

    最后那个下传的人的下场是凄惨无比的,据说现在听到展青云的名字都会哆哆乱颤。

    刚才还无比记恨年华的方慧现在对年华的感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不过当他们买好东西回来的时候,看到年华的那一瞬间,方慧还是有些害怕。

    年华在凌凯跟方慧的侍候下吃饭,看的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那叫一个羡慕嫉妒呀,方慧就不要说了,凌凯可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呀,年华真是艳福不浅啊。

    不过凌凯这个人是非常会办事的,虽然主要照顾年华,对其他几个女生也没有忽视。

    “行了,你们两个也坐下一起吃吧。”年华发话后,凌凯跟方慧这才开始吃饭。

    当天蓝回来她办公室的时候,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再看那几位已经把她的办公室当成了食堂了,哭笑不得。

    不过更让她惊奇的是,方大小姐竟然一番下午的时候的不心甘情愿,现在对年华那叫一个殷勤呀。而且这里还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长相十分的英俊,对年华照顾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

    天蓝心里的警钟敲响,对他们微微一笑,说了句:“我就是过来取东西罢了。”就离开了。

    当十分钟后,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进来一位面容冷峻的英挺男子。正好赶上李碧抬头看过来,手上的碗差点掉了下去,“展大爷!”这三个子破口而出!

    年华抬头一看,果然是展青云,喜悦涌上心头,起身走了过去。

    不过除了年华的预料,展青云看的人竟然不是她,而是凌凯!搞什么呀?

    而更加郁闷的无疑是凌凯,他从一开始就感到后背嗖嗖的冒凉风,当看到年华起身走过去的时候,他也就跟着起身扭过脸去,抬头就望进了双冰冷满含煞气的眸子里,瞬间仿佛一头冰水从天而降,当头泼了下来,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你是谁?”展青云一个跨步就到了凌凯的面前。

    被展青云盯上的凌凯只感到全身冒冷汗,即使刚才在年前辈身前也没有感受到如此浓重的煞气。瞬间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了?

    凌凯身体僵硬的行礼:“展前辈您好,晚辈是西北凌家的凌凯,曾经听家父提起过两位前辈,心生向往,在得知年前辈在这里后,我赶紧过来聆听年前辈的教诲。”说到这里凌凯的脸上露出激动,“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还能够碰到展前辈你,晚辈三生有幸呀!”

    看展青云的脸色还是不太好,凌凯赶紧又加了句:“都说闻名不如见面,今天晚辈终于看到您跟年前辈,才知道什么叫做郎才女貌,才知道什么叫做龙凤之姿,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作的一对地配的一双。”

    瞬间展青云的脸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竟然露出了丝丝微笑,伸手拍拍凌凯的肩膀:“凌凯,眼光很不错!”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到年华的身边。

    凌凯等展青云转头的时候,不由擦擦自己头上的汗,这位太恐怖了。

    年华这个时候才明白,展青云过来是干什么的,冷哼一声,一把推开他,“我说呢,我还以为你是过来找我的,哦,搞了半天你是来抓人的呀!”

    展青云刚才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其他,脑海里完全就给年华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那里亲亲我我占据了,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过紧张了。

    “对不起……年华都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脑袋一热就什么都忽略了,你惩罚我吧。不过你就不要罚我喝醋了,我刚才已经喝了一缸了,你再让我喝,我就要被酸死了。”展青云十分正经的说着,将他吃醋这件事说的相当的光明正大的。

    年华白了他一眼,刚要说话,门又被打开了。

    天蓝又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好几张票,笑着道:“咱们的演唱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咱们也过去吧。”说着就把手里的票分给屋子里的人。

    当分到年华这里的时候,年华瞥了展青云一眼,展青云在一边摸摸鼻子,没有说什么。

    年华就明白了,不过她也没有想过要去跟天蓝算账,毕竟人家还是跟展家近一些。

    天蓝这个时候也是心里打鼓,她就怕年华猜到是她告诉展青云的,然后怪罪与她,现在看年华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她也就放心了。不过她根本就不知道展青云早就把她给卖了。

    这次栾沙他们过来是参与央视举办的大型全明星的演唱会,被邀请来有不少的大咖,其中就有曾经碰到的那个栾沙,当然里面最让年华熟悉的就是华仔。

    即使已经五十来岁了,不过还是活力无限,不愧是娱乐圈的常青树呀。

    他们走的地方正好路过那些明星们的化妆间,年华就发现程莲她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渴望,年华想了想还是叫住了天蓝的,“蓝阿姨,我们能不能过去要几张签名呀?”

    这样的要求在天蓝眼里都是小事情,立马道:“当然可以,现在他们正好都在呢,咱们这就过去吧。”

    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那叫一个高兴啊,连方慧都兴奋起来了,年华转头看到凌凯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的盼望,不由问道:“他们这些女孩子去追星,你这么兴奋干什么,难道你也追星?”

    凌凯有点兴奋,小声的道:“刚才我看歌手的单子上,可是来了好几个大美女,我当然想要跟她们好好交流一下……不是,不是年前辈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最最正常的交流,您相差了。”

    凌凯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后,才想起来问自己话的年前辈虽然平时大气似男儿,可是人家性别也为女,他是有点失言了!

    年华挑了挑眉毛,“行了,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说完给了他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凌凯死哭笑不得。

    有天蓝台长在前面带着,年华他们十分顺利的进了好几个化妆间了,那里面的明星即使再不耐,当看到天蓝的时候,还是笑的十分的开心,对他们的签名的请求是相当好脾气的满足。

    年华虽然对这些明星不太感冒,不过还是一个个的都给要过来了,即使她用不到,她也想跟他老弟带回去,这些天他可是面犯桃花,而且是正宫桃花,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说不定这个人最后会成为自己的弟媳妇。

    从年夏的面相上来看,这个老婆是相当的不错,两人会携手一辈子,如果错过这个女孩子的话,年夏的后面的那些可就不太好了。

    为了自己老弟的未来,作为姐姐的当然要给他多弄点保障了。

    展青云也被年华塞了一个本子,就算是他不要,也可以给年夏或者是给展青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过等到天蓝有事先走后,让她的助手带着去的时候,反应就不一而同了,有的是同样非常的热情,有的是比较冷淡,不过每一个签名都给签了,不过有的就比较过分了。

    比如寇见,就是跟栾沙一起过来的那位。一直臭着脸,就跟谁欠他一千万一样,而跟他竟然又被安排到同一个化妆间的难兄难弟栾沙却是好了不少,安静等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描绘着,当然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这个时候,年华他们几个推门进来了。因为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喜欢的都是栾沙,因此就都冲着栾沙过去了。

    方慧比较喜欢的是寇见,不过她的笔正好没有油了,就去回身要她老哥的笔,谁让凌凯只要美女的签名,对这些男人是不屑一顾的。

    年华跟展青云就站在最后面,他们都是等到那几个都签完后,他们才过去的,

    不过方慧刚要转身过去,里面就发生了冲突。

    原来李碧是第一个冲到栾沙面前的,在让他帮忙签字的时候,还说了不少“我好喜欢你了。”“你的每一个电影我都有看。”之类的话。

    栾沙笑着帮她把签名签完,速度非常的快。

    李碧挺高兴的,不过看寇见那里正好没有人,而且她也挺喜欢他的,就赶紧过去,要他的签名,可是想不到的是,竟然被寇见一把将笔记本还有笔打落在地,然后还上去踩了几下……

    李碧愣了过后,怒了,上面还有十多个签名呢。李碧从来都是一个直脑筋的人,当她生气的时候,什么都不顾的。尖叫着就朝着寇见冲了过去,不过她一个女孩子当然不会是寇见的对手。

    李碧差点躺倒地上,寇见还不解气,刚要再出手,手就被一个人给抓住了。寇见回头一看,竟然是栾沙,怒道:“我告诉你栾沙你赶紧把我给放开,要不然我会让你好看的。”

    “寇见,不管你心里怎么的郁闷,但是你都不应该对一个女孩子出手,还损害人家的东西。”栾沙沉声道。

    寇见冷笑一声:“栾沙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呀,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栾沙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手上更加的用力,掐的寇见乱叫。

    李碧对栾沙是相当的感激的,转头看向年华。

    不过年华却是双手抱胸,一动不动,当李碧看过来的时候,年华没有动,而是看了眼凌凯。

    凌凯早就跃跃欲试了,上前冷不丁就给了寇见一脚,寇见直接从栾沙的手里飞了出去,碰的一声拍在了墙上。

    年华的嘴边露出了一丝的微笑,有小弟的感觉不错么,都不用自己出手了。

    助手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当看到寇见在地上抱着肚子翻滚的时候,有点不知所措了。

    年华十分的淡定的道:“既然寇见受了重伤,赶紧带着他去医院吧。”

    “……”这是其他人的表情。

    很快栾沙就反应过来,走到年华的跟前皱眉道:“小姐你们怎么能打人呢,就算是他有什么不对你们也可以去报警,可以去告诉电视台,呀?”

    然后年华接过他的话,“如果这样的话,你们两个就又火了对不对?”

    两个明星吵架甚至是打架都是人们爱看的东西,到时候上头条都不是难题。

    “你再说什么呀?电视台你是哪个或者是杂志的记者,我可以告你……”诽谤这两个字还没有吐出来,就看到门外进来一个四十里岁的中年人。

    当他看到年华的时候,眼里闹出惊喜的神色,“BOSS,你怎么过来了,也不告诉我们。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惊喜?”

    当来人叫年华BOSS的时候,不管是栾沙还是寇见他们本人还是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下巴掉到了地上。

    年华回头一看却是不认识这个人,“你是?”

    来人也不感到不好意思,摸摸脑袋自我调侃道:“BOSS,看起来我真的是减肥成功了,我是咱们闪耀娱乐的执行总监苗与呀。”

    年华被他这么一说想起来了,不过之前这个苗与是个大胖子,现在虽然也不瘦,可是也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变化的实在是太大了。对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苗与的视线扫过栾沙还有寇见,眼神冰冷:“本来有事情来着,不过现在没有事情了。”

    而听到这句话的栾沙还有寇见则是脸色一下子就灰暗了。

    他们这次来除了参加这次的晚会,还有一个就是要跟闪耀公司签约,虽然只是区区的青铜合约,但是他们也愿意。

    现在的闪耀公司在换了老板是冲劲十足呀,而且在现在闪耀的眼里,钱一点也不是问题,那位新BOSS非常的富有,在BOSS支持下,闪耀根本就不怕失败,以前的那些饱受墨守成规的东西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的闪耀重新散发出巨大的活力,不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往里钻。

    而栾沙跟寇见费劲心思也只刚刚打到人家的要求。为了能够加大自己身上的筹码,两人联合了起来,没想到却被“姬无瑕”给抢走了风头。

    刚才这件事也是他们临死计划好的,只要有一个人将这件事给透露出去,不管是好的栾沙还有动手的寇见都会上头条。这样名气就更足了。就算是寇见的坏名声也能够以后想办法平反什么的。

    他们两个想的不错,可是就是想不到竟然有人会揭穿他们,而且更悲催的是,这个揭穿的人竟然是闪耀的BOSS,如果他们想要进如闪耀娱乐可能性是非常的底了,甚至是没有了。

    “行了,现在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苗与咱们两个一会儿再见。”年华说完就要走。

    可是后边却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难道你就不怕我会把你的身份告诉外面的记者?我看你这么遮遮掩掩的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背对着栾沙还有寇见的脸上,结成了冰块,年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威胁。转身来到恼羞成怒的寇见的面前,对他微微一笑,“你这是再威胁我了,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就不怕威胁。”说着一把掐住空寂的脖子。

    然后就这么掐着他走到窗户边,手臂一用劲,寇见的整个人就悬空在窗户外面,唯一能够跟屋里形成联系的就是年华的手臂。

    如果年华轻轻一松手,寇见就只有一个死了。

    “不要,不要。你不能这么对他。”栾沙虽然没有被如此对待,不过心里也是恐惧万千。

    年华转头看着他笑道:“既然你不让我这么做,那么换你好么?”年华笑的如同恶魔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