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去华山
    这场运动会虽然年华是个大赢家,不过心情却是非常的不好,本来么,参加一个运动会就是为了好玩,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现在所有的开心所有的喜悦,都被那个女人哭哭啼啼给弄成了晦暗,脑袋都嗡嗡作响。

    如果不赶紧离开,她都想直接杀了她!不过看到旁边的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在学校里,她忍住了罢了。

    教育学院院长跟在年华的身边,苦笑着跟在她身边,不停的劝着,“年华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一个惯坏了的小孩子!”

    他话音刚刚落下,年华就停下脚步,院长差一点撞到她的后背上,这是怎么了?

    年华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院长,撂下一句话后拉上就跟在他们身后的展青云的手,走了!

    “院长,我要请假,我要请三个月的假。”

    院长眨眨眼,三个月的假?那不是马上就要放暑假了么?难道年将军是不打算在这里上学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呀,院长呼吸乱想着,眼睁睁的看着人家走了,他根本就不敢去追,赶紧往回跑,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了,必须要跟校长说一声。

    年华连奖牌都不要了,直接带着展青云回了大四合院。

    正在院子里练武的年夏他们听到门外传来停车的声音,就猜到是谁来了,年夏对他们使了个眼色,那两人心领神会,动作瞬间就比刚才要标准的多。

    舌尖顶着上牙膛,出拳有力,鞭腿如风,呼呼作响。

    大门碰的一声被打开,从外面进来熟悉的两个人。

    可是当三个人从间隙窥到年华脸上毫无表情的时候,心里不禁一突,完蛋了,这位祖宗肯定是心情不好呀,之前她心情好的时候,还整的他们要死要活的,现在心情不好,十分怀疑会不会十天下不来床。

    “好久不见了,我特别的想你们!不知道你们想我不?”年华笑盈盈的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战,这笑容实在是太渗得慌了!

    “当然有了,这几天你没有过来,我跟小和尚还有你徒弟,想你想的都要吃不好说不着了。”年夏对他老姐那还是比较了解的,赶紧开口。

    其他两人就跟在后面一起点头!

    年华点头微笑,嘴唇微张说了一句让他们无比崩溃的话。

    “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天开始就进行紧急集训吧,我来做你们的陪练,训练一下你们的抗击打能力!”说道最后的时候,年华的笑容变得邪恶。

    年夏永田还要李穆修哀嚎一声,年夏更是尖叫出声,“老姐,不要啊,我们几个哪里错了,我们改还不行么,你不要这么折磨我们啊,我们小胳膊小腿消受不起呀!”

    永田眼睛一转,起身躬身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年前辈,小僧的师父昨天就给小僧打电话了,让我尽快的回去,小僧已经买好了今天的火车票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开了。我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跟年前辈您道别。”说完又施了一礼,窜回他的房间拿上一个小背包就往外冲。

    等年夏回过神来,他一进到了门口,年夏在那边跳脚,暗骂这个小和尚真不是好东西,这么好的理由竟然不跟自己分享,要是自己知道的话,早就逃跑了。

    李穆修是里面最最不敢有所异动的,毕竟年华可是他师父。可是永田的胆子还是让他佩服。

    不过很快他们两人的羡慕嫉妒还有佩服都变成了同情。

    谁让他们光对年华忌惮了,就把另一个威胁,展青云给忽略了,现在小和尚永田就被展青云给提在空中,两腿直蹬,挣扎半天最后只能够垂头丧气的被展青云给拎回年华的身边。

    “呵呵,你走呀。”年华露出一口白牙。

    小和尚永田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凄惨的,被定在那里,然后还被摆了一个十分性感的POSS,让年夏跟李穆修引以为戒呀。

    搞定了永田,年华走到他们两个身前冷笑着,“如果你们也想不参加,现在就可以跟我说!我可以跟你们一个机会!”

    李穆修好奇的问道:“什么机会?”

    年华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你很想知道?”

    直觉非常强悍的李穆修立刻摇头,“没有,没有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年夏当看到年华看向他的时候,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老姐我也不想知道,我发誓!”

    “那就太好了。我刚才还想你们要是想知道话,我是把你们这个样,还是那个样呢,现在省事了,呵呵!”

    听了年华的话,李穆修年夏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庆幸,幸亏没有上当也,要不然,等待他们的可不一等就是什么了。

    可是当一天后,三人哭丧着幻想着如果要了那个机会说不定还比现在这个样子好一点;三天后,三人怒气直线上升,决定要反抗某个人的暴行;一个星期后,三人在年华的手下是服服帖帖的,年华说一是一,让上东不敢去西。

    说起来都是一把一把的辛酸泪呀,而这三个难兄难弟也结成了革命的友谊,感情那是迅速升温,要不是他们的辈分关系,就要磕头拜把子了。

    说起辈分也是特别的坑爹,里面年纪最小的年夏反而是辈分最大的,接下来是李穆修,然后才是小和尚。

    如果真的要在正式场合,小和尚都要叫年夏师叔祖了,实在是够郁闷的。

    不过虽然这一个星期十分的难过,可是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十分的巨大,年夏直接突破了不入流进入三流高手。

    李穆修则是被三流高手上阶,小和尚马上也要突破了。二流高手突破的困哪是三流高手的数倍,而小和尚能够这么快速的就要突破了,这都是年华的功劳。

    “撕啊!”微笑牵动了嘴角上的伤,小和尚永田瘪着嘴,要是不要这么暴力就好了,这一个星期他们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呀,除了打坐修炼内功就是跟年华切磋,其实根本就是单方面的暴打。

    他们三个每天都是一身的伤,本来他们以为他们能够以伤势太重为由能够躲过去,可是想不到,年华竟然会耗费自己的先天之气来给他们治伤,心里极度感激的同时也十分的痛苦。

    感激是因为先天之气特别宝贵,一流高手体内非常的稀少,就算是顶尖高手的丹田里也只有一小部分罢了,而且它不像真气那样好恢复,消耗之后很长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现在年华用先天之气给他们疗伤,免不了有一些先天之气就会散发在他们的体内,那么他们以后成为一流高手甚至顶尖高手的机会就会被其他人要多得多。

    不要看一流高手跟二流高手相比不过是少了一个一,其实想要从二流高数突破道一流高手可以说是无比艰难的,从现在一流高手跟二流高手的比例就能够算出来。

    痛苦的则是,他们每天被暴打,虽然年华特别会拿捏程度,总会在马上就要被打死的时候,停下手!呜呜!

    还好,一个星期后,年华的心情突然变好了,不想窝在家里待着了,宣布:“好了,这次集训就到这里了。”

    听到她这句话,那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不敢相信年华的话,最后还是年华冷下了脸道:“你们是不是还想要继续呀,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

    年夏小和尚永田还要李穆修尖叫一声,飞快的冲进他们的房间,扑在他们的床上,呼呼睡着了。这几天他们晚上都虽然睡得都挺好,可是每天的运动量这么大,根本就不解乏,这次终于能够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年华被他们的速度都吓到了,很快又美滋滋的想着,看起来自己的集训还是挺有功效的,不错不错,下次继续!

    换好衣服,年华站在镜子前面,简单的格子衬衫,简单的黑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再往上看,利落的马尾,还有加在鼻梁上的墨镜,整个人显得赶紧利落不是青春气息,而且更显得她那本来就修长笔直的腿更加的完美。

    她这次谁都没有叫,而是自己一个人去逛街,展青云这几天有点忙,而她又不想跟其他人在一起逛,还是一个人自由。

    逛着逛着,年华路过了一个孕婴店,情不禁的驻足,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里面的各种小衣服后,心里十分想要买下来。

    难道是因为师嫂马上就要生了的原因,年华只能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借口,然后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

    谢绝了导购员小姐的介绍,导购员看她的年纪也不像是有这种需求的,很干脆的走到一边,任由她一个人在里面慢慢的看着。

    拿起一件,都觉得好漂亮,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在脑袋里幻想出一个胖嘟嘟的小家伙的摸样,嘟着嘴,就穿着她手里的这件衣服。

    “啊!”吓得她差点将小衣服给扔出去,赶紧将衣服放到柜子上面,就跟活见鬼一样,跑了出去。

    等她出去后,导购员赶紧过去看看,就怕她是因为造成了什么损害害怕赔偿才赶紧走的。当然结果当然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完好无损。

    年华一路跑到购物中心的外面,随便找了一个供人休息的椅子做下去,心还在激烈的跳动,如果仔细看她的双瞳都没有什么焦距了。

    “我这是怎么了?”年华有些不知所措,她虽然对小宝宝不讨厌,可是也不会特别的喜欢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出现这样的幻觉,难道自己的武功出了什么差错?

    对!就是因为这样,我要闭关修炼!

    年华也不去买东西了,直接回到大四合院,给展青云打过电话,跟他们三个人说了一声后,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闭关。

    年华闭关实在是太过突然,不止是展青云有点纳闷,就连年夏他们也一样,不过不同于展青云绝对的担心,他们担心中还掺杂着庆幸,终于不用害怕又被抓着训练了。

    展青云虽然担心,不过再见过年华的面,发现她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后,也就放心了,而且从永田的嘴里知道他师祖空竹大师就经常闭关,一闭就是两三个月的。

    既然如此他就更不需要担心了,嘱咐了年华几句,看着她进了屋子后,又待了一个晚上看年华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这才离开了。

    而年家还有年华父母的事情就被年华交给了年夏。而且他们也有点习惯年华突然消失不见的事情了,虽然担心,可是学会了镇定。

    他们以为年华一闭关就会闭到一个月之后呢,没想到年华没过两天就出来了一次,吩咐他们每天准时给她送吃的,一天两顿,早上还要晚上,就放在门外就行了。

    虽然他们也照办了,可是这要求有点奇怪呀,永田可是知道空竹大师闭关的时候,可是不吃不喝的。

    最后永田给出了一个结论:“小僧估计是因为年前辈是第一次闭关不习惯罢了。”这句话引起其他人的强烈认同感,年华可是一个正宗的吃货呀,让她一个月不吃饭怎么了得呀。

    就这样,一个月后,年华准时出关了,不知道为什么,年夏他们总是感到自己老姐的脸色更加的新鲜了,而且说话做事温柔了不少,即使在就要发怒的时候,也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怎么回事呀,难道闭关还有治疗暴躁症的效果么。

    当展青云过来的时候,看到年华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对了!昨天师兄周放给你来过一个电话,被我给接到了,他说师嫂昨天就生了,生了一个七斤重的小子,问你有没有时间过去一下?”年华的手机就在展青云的手里拿着。

    年华听完叹了口气,“我是去不了了,一会儿我给他们打个电话,托人将礼物送过去就行了。”

    展青云有点诧异,因为之前她一直对这个未出生的小师侄有点期待的,现在竟然不去了。

    “怎么了,你这是,怎么看你有点不对劲呀?”展青云对年华的情绪变化非常的敏感。

    年华抬起头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情绪,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没事,我就是这几天闭关闭的有点郁闷罢了,休息今天就好了。”

    展青云本来是打算陪着她的,不过被年华以公务要紧给推出了门去。

    可是当到了当天晚上,展青云去大四合院的时候,才得知年华早就已经走了,至于去了哪里那三个家伙都说不清楚。

    展青云着急的不得了,幸亏最后年华怕他太过担心,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因为想家,已经到了石市了。

    他看完后这才松了口气,没出什么事情就行,给年华回了一条要好好注意身体,也就放心了。年华可不是温室的花朵,展青云知道她需要的是自由,是理解,而不是咄咄逼人的束缚,适当的松绑有助于两人的感情。

    也不知道年华是怎么调整的,等一个星期后,她回来的时候,脸上散发着洋溢灿烂的笑容,走之前那种有些晦暗的心情是完全消失了。

    虽然展青云不知道年华是怎么调增自己的,不过只要是往好处发展就行了。

    可是当年华第三次拒绝他的时候,展青云感到一丝的危机感,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年华虽然也拒绝过,可是一般第二次都会让他得手的,而且现在又不是她的生理期,怎么会连续拒绝呢,难道年华在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又看上其他人了。

    展青云在那里胡思乱想着,而且当他傻傻将自己的推测告诉年华的时候,年华都被他给气乐了,“呵呵,你还真是猜对了,我现在可是有了另外重要的人了,真是对不住你了。”

    展青云的脸当时就黑了,表情狰狞,胸脯快速的起伏,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这个小子是谁?我倒想要会会他。”两只拳头被攥的嘎吱响。

    白了他一眼,年华伸手拽过他的拳头,拉开后,放到她的肚子上,用下巴戳了戳,“你说的那个家伙就在这里面呢,随你处置!”年华一副任君采摘摊着手脚。

    不过展青云却是根本看不到年华那诱惑的小样,而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手掌下的那一小块皮肤,眼睛瞪得大大不敢眨眼,就怕错过了什么。

    “你是说……你怀孕了?”展青云颤抖着双唇根本就控制不住他的语调。

    年华抬手打了他一下,撇嘴道:“反正这个臭小子或者是臭丫头就在里面呢,你就随便打吧,我是不会在意的。”

    年华的这句话传入展青云的耳朵中犹如天籁一般,他微微的抬手,只是手掌轻轻的挨着一点肚皮,就怕太过用力,会将未来的孩子给压到。

    表情是既惊又喜,脸上露出了傻笑,连后槽牙都笑出来了,咧着大嘴毫无将军的威武威严之气。

    “我要当爸爸了,我们两个要有孩子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展青云低声叫着,眼睛是丝毫不离年华的肚子。现在这里面孕育着自己跟年华的孩子,虽然现在那里非常平坦,可是七八个月后就会出来一个综合了自己跟年华特点的小家伙,身体就跟过电,激动。

    年华一把捂住他的嘴,看了看外面,嘘了一声,咳嗽一声,等那个三个家伙走后,这才一巴掌打在他的肩膀上,警告道:“这件事你不准告诉别人知道么,就算是我爸爸妈妈我弟弟都不行。”

    “为什么呀?”展青云不解,“难道你要偷偷摸摸的生下来,还是……”他的脸色不好了起来,“还是想不要这个孩子了?”

    年华白了他一眼,“你说这是什么话呀,就算是背着未婚生子这种话,我也不会伤害我自己的孩子的。”

    展青云松了口气,马上反应过来,这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武林大会,这丫头根本就是希望带着球一起去华三,如果家人知道她坏了小宝宝的话,一定不会让她去的。

    可是不要说年家人了,就算是他现在也不想年华去了,苦劝道:“年华,你现在可是双身子,可不是不能够打架了。”

    听到这句话,年华本来笑吟吟的脸蛋马上拉了下来,“你也想阻止我是不是?”

    展青云现在可不敢跟她对着干,谁知道她会突然冒出什么情绪来呀,现在也明白了之前她那些控制不住的脾气是哪里来的了,怀孕的人脾气都会大变,而且不能够控制住自己。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展青云也不想跟一个孕妇争辩。

    年华看自己胜利了,小鼻子舒展开来,展颜一笑,笑化了展青云的心,得了,既然年华这么想去,自己多费心就行了,难道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护不住自己的老婆跟孩子么。

    “你可以去,不过咱们要约法三章。”展青云也怕到时候控制不住年华,毕竟现在怀孕后的年华脾气有点古怪,现在就订好了规则,到时候会省点心。

    年华十分大方的摆摆手,“你说吧。”

    展青云道:“第一条,不许随便出手!第二条,不许随便动手!第三条,就是不许随便动手。”

    年华的脸上好几条的黑线,这话说完就跟没有说一样,不过为了能出去,我忍了!

    “行,我会尽力的,那咱们明天就出发吧。”现在已经阴历进五月,阳历的六月了,初夏时候,还没有太过的炎热,正是出游的好时候呀。

    “不行!”没想到展青云竟然还是否定了,年华瞪大眼睛,清澈的双眸里满是指责。

    展青云一把搂住她赶紧解释,他温柔的道:“咱们怎么也要去好好的做个B超呀,万一出现意外,比如宫外孕什么的,咱们也能提早知道呀!”他曾经无意识的看到一篇关于宫外孕的帖子,那个时候他就想了如果年华怀孕了,第一时间要去做B超。

    年华虽然不认为自己会是宫外孕,可是看展青云可怜巴巴阚泽自己的表情,等她清醒过来后,才发现已经点头了。

    第二天一大早,展青云就开车带着她去了燕赵省的燕市。年华可不敢在京城的医院做B超,说不定自己这里刚刚知道结果,说不定就有某位大佬也知道了。虽然肚子会一天天的胀大起来,可是年华现在就跟一头鸵鸟一样,是打算能够拖多久就拖多久。

    她根本就没有想好跟家人怎么解释,虽然最后肯定不论是展家还是年家都会十分开心的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可是她还是别扭好不好。

    最少……最少也要拖过这次武林大会,她都已经期盼了快一年了,如果因为这个小东西的到来而让她参加不了,她一定会郁闷坏了的。不过她还没有办法怪罪这个小东西,毕竟人家也不是自己原来这么早就来的。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做了少儿不宜的事情,小东西想来都来不来。

    最后,年华悲哀的发现这件事的责任还是在自己跟展青云身上,哼!不对!应该说大部分,绝大部分的责任都在展青云身上。如果不是他自制力不强,自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接下来一个小时路程上,展青云悲催的发现自己又一次招惹了年华,让她一脸的不高兴,可是最悲催的还不止这些,更甚至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里。

    之前年华虽然也会跟自己撒个小脾气,可是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理智大方的,可是现在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看起来怀孕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这句话还真没有错。

    而且展青云现在是美滋滋的,这样耍小脾气的年华也很可爱么,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越来越重要了呢,要不然她怎么不去跟其他人耍脾气。

    反正展青云对年华的改变是十分享受的,如果被年华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大声惊呼,你这是有受虐倾向呀!

    当展青云搂着年华出现在一声面前的时候,大夫并没有吃惊,两人的容貌已经比他们的世界容貌大了至少五岁。如果年华真身过来的话,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姑娘来这里作B超虽然不是什么大新闻,可是还是会引起别人注意的,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将这个引起其他人注意的方面给掩盖住。

    “你们要看什么?”大夫抬头看着年华。

    年华张张嘴还是没有问出口,手往后一伸,掐了展青云一下。

    展青云赶紧回答道:“大夫,我老婆好像是怀孕了,我们想要做一下B超。”

    大夫二话没说就开了B超单子。

    交了钱后展青云带着年华往B超室走去,再快要到了的时候,年华的身体开始僵硬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竟然突然害怕起来。

    如果怀孕这件事只是自己身体出现的幻觉怎么办!如果只有丁丁大小的胚胎真的出现问题怎么办!

    展青云凑到她耳边轻声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

    被他温柔的安慰着,年华的身体一点点的柔软起来,回头在展青云的唇上印上一吻,再看向远处的双眸也开始坚定起来,她年华,一个从尸山血海里都从容过来的狠人竟然会被区区B超吓到,不是太搞笑了么。

    作B超的时候,作为孩子父亲的展青云也被放进去。

    当冰凉的机器在她涂满润滑油的肚子上滑动的时候,年华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可是当看到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图像的时候,不由瞪大了眼睛,心情有些激动,这就是自己的孩子!

    不过,这也太小了吧,比看不到也好不到那里去。

    “大夫,孩子这也太小了吧!”年华还挺失望的。

    帮年华做B超的大夫推推鼻梁上的镜子,冷冷的道:“一个多月的孩子只有米粒大小,你说呢?”

    最后展青云跟年华灰溜溜的走了,当把单子拿到坐诊的大夫那里的时候,给出了最后的结论:“是正常的怀孕,不是宫外孕,你们只要回去好好的安胎就行了。对了,前三个月不要太过剧烈的运动,要不然可能会引起小产。”

    当展青云年华走出医院的时候,展青云刚想说话,就被年华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年华当然知道这个人想要说什么,不过她是主意已定,谁劝都没有用的。

    当天去的燕市,当天他们就回来了,这一去一回儿,虽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都没有当一回事,因为在京城的所有人都错过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五月初二这一天,年华展青云一大早就带着那三个家伙坐上了飞往华山市的飞机。

    一个多小时后在华山国际机场降落,刚刚出来就看到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年华的名字,年华仔细看去,打头的一个人身体挺拔长相英俊,就是之前跟她见过面的华山弟子何宏郎。而跟在他身后一脸兴奋的男女也是之前认识的人,华山派的姓陈的弟子,还有最小的小师妹金梓心。

    现在的金梓心在知道展青云是年华的未婚夫后,对展青云的念想是一点都没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情敌,她可是搞不定。

    没了这个心思后,倒是对年华是敬佩有加,森森的认为这样一个女孩子竟然能够达到这样一个高度是女人中的骄傲,武林中的女侠们都应该以年前辈为荣。

    “年前辈,展前辈请吧。”何宏郎脸上带着恭敬的表情,将一行人迎到两辆车上。因为提前知道年华一行人一共有多少,他们干脆开来一辆奔驰的商务车,刚好能够将两方面的人都装进去,而且不会显得拥挤。

    不过,上车的时候,年华才发现上面没有司机,一同过来的陈师兄转身坐在上面,原来这小子是司机呀。

    何宏郎的眼睛从展青云揽着年华的腰的手上掠过,表情丝毫不变可是心里却是感慨,上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这两位前辈还有点闹脾气,现在是好了又这么的甜甜蜜蜜的。

    “何宏郎现在有多少个门派家族过来了?”年华好奇的问道。

    何宏郎笑着道:“七大门派已经来了青城派,峨眉派,唐门三个门派。十大家族倒是来了多一半了,除了离着比较远的位于东南的苗家,东边的金家,华东的佟家之外,其余的七大家族都到齐了。我们来之前的时候,凌凯那家伙还问起我前辈你们来了没有呢!”

    年华点点头,“算这小子识相,还知道问问我。”又问:“对了,你师父云凌子也还不错吧!”

    何宏郎行了个礼,脸上挂着微笑,“家世还好,当接到您的电话后,这不赶紧亲自去准备您两位的院子,不过我们华山的住宿水平跟京城来比是相差甚远,还望两位前辈不要介意。”他先提前搭上了预防针,到了时候,就算是不满意,也不会归罪他们华山了,毕竟自己可以已经说过了,华山的住宿水平不好。

    年华跟展青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不过只是微微一笑,他们当然不会介意了,两人都不是多么金贵的人。也就是因为年华现在怀孕了,这才比较注意一些罢了。

    为了让年华晚上睡的舒服一点,到了华山派,年华展青云在何宏郎的带领下就去了分配给他们的小院子。

    展青云直奔主卧的床,按了按发现软硬适中,也就熄了再去买的心思。

    这个时候年华才有心情去看这个小院子的布置,这个院子跟京城的四合院差不多少,正体古香古色的。

    正房两面有东西厢房,这应该是给地下的人准备的。打开一看,里面是通铺,应该是为了防备来大多的人,怕放不开。

    年华回头看了看,自己这还真是小猫三两只,永田还不是自己这边的,人家肯定要回少林那里,就剩下自己展青云还有编外人士展青云,还有年华的大弟子李穆修,噢!对了,还有年华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虽然不大,可是也应该算半个不是么。

    年华笑着问道:“我们华云派是不是来的人最少的呀?”

    何宏郎想了想,“还真没有比您们再少的。不过人在精不再多,您跟展前辈就比我们华山还要厉害了。”

    放好东西,年华等人在何宏郎他们的带领下去了云凌子那里。他们刚刚进了那个院子,就看到云凌子快步迎接而来,然后亲自将他们给迎了进去。

    这一幕被一些华山派的人看到了,有些不敢相信子的眼睛,突的都要掉了下来,这可使他们严肃的掌门人呀,竟然亲自过来迎接这几个年轻人,这是太稀奇了,刚才即使是峨眉派的掌门人过来,云溪子作为一个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在武林中除了少林掌门还有武当掌门,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人是能够让他动容过的。

    虽然对年华一行人都挺好奇,不过他们的素质还都不错,而且因为这次武林大会的准备工作,让他们忙的脚不沾地,哪里来的时间八卦呀。

    其实云凌子在外面就想要给年华行礼,不过被年华拦住了而已,不过当他们来到云凌子的办公室后,云凌子躬身一礼,“晚辈云溪子拜见年前辈。”

    年华嘴角含笑,抬抬手,“云凌子,你就不要跟我多理了。”

    云凌子顺势站起身,可是心里的惊讶却是丝毫不减,这位前辈的功力越加的精进了,举手间云淡风轻,根本就没有痕迹。

    他们两位大BOSS打过招呼后,就是年华身后跟着的那三个。

    当得知年夏是年华的双胞胎弟弟的时候,眼睛就跟扫描一样,视线在他身上扫来扫去,不禁感叹,这位年夏小弟一个好胚子呀,这身体素质也是相当的好,不过这武功却是不高。

    顺着云溪子可惜的眼神看到了年夏,年华解释道:“我弟弟对武功不是特别的执着,而且他要走的路跟我们一样。”

    现在已经知道了年华出自哪家的云溪子不由点点头,虽然可惜年夏的资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人各有志,而且生在那样的家里,有没有武功都行,他的出路跟自己等人都是不一样的。

    年华介绍完年夏后,一把拉过李穆修,“这位是我的徒弟,也是现在唯一的徒弟。”

    云溪子抬头一看又是一愣,不是因为李穆修的资质好,而是惊讶这个年轻人也没有太好的筋骨,比刚才年夏还要逊色不少,年华前辈到底为什么要收这么一个人呀。

    年华当然看出他的疑问,不过并没有想去帮忙解答,还是留点悬念吧。

    最后一个人是永田,小和尚不需要年华介绍了,自己就笑嘻嘻的站到云溪子身前,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小僧永田拜见云溪子前辈。”

    云溪子早就看到这个小光头了,看他一身休闲服,如果不是那个光溜溜的大脑出卖了他,云溪子都不敢认了。

    “永田你怎么跟年前辈他们一起过来了?你们掌门还有你师父他们呢?”

    永田挠挠脑袋,“小僧也不知道,小僧奉命给年前辈送帖子,还没有回过少林呢。”

    云溪子乐了,指着永田,“你这个小机灵鬼呀,你能够跟在年前辈旁边实在是幸运呀!”

    “嘿嘿。”永田没有说话,就在一边傻笑,不过心里去世“惟有泪千行”呀,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呀。对比年前辈来说自己师父德广可真是温柔之极。

    年华又跟云溪子聊了一会儿,在展青云的催促下只能够告辞。

    而云溪子亲自把他们给送回了小院,然后才回去。

    因为年华他们做的是下午的飞机,他们休息休息就要吃晚饭了。年华他们的晚饭是由何宏郎亲自带人送过来的。

    “晚辈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东西,就随便拿了一些,如果您不喜欢的话,尽管跟晚辈说,晚辈一定竭尽全力办到。”

    年华失笑道:“我是那么不少伺候的人么,你们做的已经够好的了。”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们这里有斋饭么,永田可是不能够吃荤腥的东西呀。”

    现在永田小和尚还跟年华他们混,谁让他师父掌门还没过来呢,如果让他一个人去住给早早就给少林寺准备好的地方又显得太过的空旷和寂寞,因此永田现在是不会挪窝的。

    何宏郎准备的十分周到,素菜也不少。

    吃过饭后何宏郎歹人将残羹冷炙收拾下去,年华休息了一会儿,就有人上门了。

    第一个来的就是凌家,凌家算是离这里最近一个了,早早的就过来帮着华山派准备了,连凌凯这个小子也被叫回来,帮忙准备。

    当年华刚踏进华山的时候,凌家无处不在的眼线就把这件事秘密传给凌家家主了。

    凌家家主也知道年华他们刚开一定要去拜访华山掌门云溪子,然后还要休息一会儿,就没有什么时间了,这才等到晚餐过后再过来拜访年前辈。

    “年前辈几个月不见,您长得更加的美丽动人了呀。”凌家主上来就对着年华是一顿夸呀。

    不管是软妹子还是女汉子,从一岁到八十岁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欸,你变漂亮了!”要不就是:“欸,你瘦了呀,怎么减得呀。”

    现在年华对后面那句话是非常的十分的痛恨,如果谁要是跟她说了这句话,就会引起展青云的极大反应,虽然她是爱吃东西,可是能不能不吃这么难吃的东西呀。

    展青云十分无辜的大:“这些可是最最营养不过的了。”当然了这些菜搭配的的确是不错,可是味道就不能够恭维了。

    其实展青云的手艺也不错,而是为了能够更大程度的保证食物里的营养不流失,可就不能够用太多的烹制花样了。

    这次凌家主之夸赞了年华漂亮了饿,而没有说其他的,年华的心放了下去。

    “哪里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