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惩罚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年华跟展青云在华山溜达,毕竟华山也是著名的风景区,来一趟华山不到处看看的话,这多对不住自己呀。

    在展青云的强烈建议下,年华穿的衣服都比较宽松了,虽然她更偏爱紧身一点的,不过为了某个小东西,还是妥协了吧。

    阴历五月,阳历已经六月中旬了,上午十点的太阳也不小了,展青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伞,遮挡在年华的头上。两人走在华山的山路上如果没有人说,肯定都以为是过来旅游的,而不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走了没有多长时间,年华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的中年道士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上打坐,一派仙风道骨,卖相极佳。引得不少人在这里驻足,甚至有的跑到一边跟他照相。

    旁边有个人在那里感叹道:“这肯定是一位特别厉害的人物,这么多人看着他,你看他定力多足呀。”

    跟他一起来的人也道:“说不定是个武功高手,在这里打坐呢!都说打坐的时候被打扰了,轻则吐血,重则走火入魔,你看他现在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一定是在练一种高深的武功。你看他这绵长的呼吸,厉害,厉害。”摇着头,一脸的佩服。

    年华:“……”

    展青云:“……”

    这老小子明明是睡着了好不好!

    年华咪咪眼睛,手指微动,噗的一声!

    “哎呀,我的妈呀,是谁?是谁给对老道我动手动脚的。啊……”中年道士捂着屁股就跳了起来,咬牙切齿,目光凶狠的四处寻找,就想要找到这个凶手,竟然敢打道爷,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不过他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目标任务,站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普通人,刚才自己受的那一下明明就是武林中人发射暗器时的手法。

    年华跟展青云就站在他面前,不过一眼就把他们给排除出去了,两人的身上是一丝真气波动都没有,全部被给收敛起来了了,以老道这种二流高手的境界是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出来的。

    老道找不到人后,就把目标放到了那个打自己的凶器身上,可是低头找了半天,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呀?老道摸摸脑袋,难道刚才拿一下是自己的错觉,不由把手放到刚才那个受到攻击的地方,轻轻一碰,“诶呦,疼啊,这是那个天杀的,这么欺负人呀。”

    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凶器,道士只能够算了。

    没有找到暗器,根本就不知道出手的是谁。哦,你说唐门呀!可是这个武林可不只有唐门一个门派是玩暗器,也有不少其他门派的人也练暗器,当然不如唐门厉害。

    当然了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一流高手跟他开玩笑,不过人家一流高手怎么会跟自己一个二流出头的晚辈开玩笑呢,他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道士在那里纠结,年华跟展青云则是继续向上走去,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站在最高处向下眺望,一览众山小。

    还没有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向下走去,走回原来那个地方的时候,看到那个道士竟然还在那里抓耳挠腮的苦思冥想,看起来还在纠结是谁打了他的问题呢。

    道士一抬眼,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眼睛一亮将他们两个拦住。

    年华愣了一下,难道这个道士竟然知道是自己打的他了,不过对方一开口就知道自己是想错了!

    “两位施主好,我想问一下,就是刚才你们二位经过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在附近。”

    年华眨眨眼睛,歪着头问道:“什么人呀?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道士拍拍自己的脑袋,艰难的形容:“就是手里拿着兵器,或者是兵刃的人。”

    年华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

    最后道士只能够把他们给放了。当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年华发现那个老道士竟然还在那里坐着愁眉苦脸的,吐了吐舌头。年华看出来了这位道士肯定是有一种名字叫“强迫症”的病。

    现在他这个刨根问底的样子就是“强迫症”的症状,真是可怜的孩子呀。年华对他都有点可怜了。

    ……不过之所以让这个道士变成这个样子,年华是不是应该付巨大部分的责任呀!

    “你呀。”展青云在一边点了点她的脑门,一脸的无奈。

    “我什么呀,如果他过段时间从华山派里见到咱们两个的话,那表情肯定是相当的精彩了。”年华笑的就跟一个偷腥的小猫一样。

    展青云摇摇头,笑了。自从怀孕后,年华的性格就开始多变了起来,之前很少的调皮捣蛋也跑出来了。

    两人吃饭的时候不是从华山派吃的,而是跑到了华山脚下的一个饭店吃的,主要是为了给年华改善一下,虽然说是每天都在改善。

    现在年华的口味以酸辣口为主,甜的吃的少了,海鲜是不碰了,一点都碰不了。之前的时候,年华一次都没有害过口,可是当一次闻到鱼腥味,并且强忍着尝了一口后,就吐得一发不收拾了。把展青云给吓坏了,从那以后,有一点腥味的东西都允许上桌子了。

    当了除了腥味,她现在也闻不了烟味,幸亏展青云一点烟都不抽的,年夏李穆修也是没有沾过,跟不要说小和尚永田了,打死他都不敢呀,这可是犯僧规戒律的事情呀,要是被他师父知道了,最后就完蛋了。

    综上所述年华现在的所在的环境要求还是比较苛刻的。

    两人进了饭店后,大厅虽然有空位,不过香烟袅袅的,年华根本就受不了。

    “难道你们这里就没有雅间了?”展青云皱眉问道。

    服务员一脸不好意思,“真是对不起,我们今天的包厢都满了,要不您就在大厅里就做,反正你们就两个人,去包间的话,可是有最低消费的,你们两个吃不完还要浪费不少。”

    展青云摇摇头,他知道这个服务员并不是怕他们两个付不起钱,只是单纯的说出这个事实罢了,不过,“我的爱人怀孕了,想要找个安定的地方吃饭,钱多钱少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听了展青云的话,服务员用羡慕的眼神看了眼年华,“您太太可可真幸福呀。”不过服务员仔细看了看,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两位实在是太年轻了,女孩子也就是十八岁左右,不是私奔偷跑出来的吧。

    年华抬眼就发现了服务员的眼神,她现在对这种眼神已经彻底的免疫了,对她微微一笑,“小姐,我不过是长得年轻一点罢了,其实我早就过了法定结婚年龄了。你也应该知道化妆的功效呀……”说完还飞了个眼给服务员。

    服务员也知道现在的人不能够看表皮来决定对方多大了,而且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回事跟自己一个服务员有什么关系呀。

    既然这里真的没有地方了,年华展青云决定离开,这里也不止只有这一个地方。

    “等等!”他们两个刚要走,就被那个服务员给叫住了,“现在我们999客房空出来了,不知道你们二位,需不需要……”

    年华点了点头,既然这里都有了,就这里算了。

    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999,年华进去后,四周扫了扫,转头问道:“这里刚才应该没有招待过人吧。”

    服务员诧异了一下,这位的眼睛真是灵敏呀,不过客人的问题她也不能不回答,“是的,因今天的定了这个包厢的客人,已经逾时,没有过来。”

    年华点点头,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

    展青云笑了笑,拿过菜谱,唰唰点了不少的菜,“这个,这个,这个……”

    本来服务员还挺开心,毕竟客人点的越多越好,不过她就有点瞠目结舌了,这也太多了吧,他们只有两个人,又不是二十个人,不用点二十多个菜吧。

    “这,这会不会有点多呀?”服务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展青云将菜谱合上放到她的怀里,抬头,“如果我吃不了的话,自然会打包的,你就去做好了。”

    那一瞬间服务员都以为他们两个是打算来吃霸王餐的了,不过当她看到展青云手上时隐时现的手表的时候,大定!

    透过窗户能够看到不少华山的近景,还是非常不错的。展青云站在年华的身后,抱着她,两人一起欣赏着如画的美景。

    他们两个在这里站着小声说话,那边就开始上菜了,凉菜先上,热菜不多时也上来了,毕竟现在饭店虽然还满着,大多是快要吃饱还没有走的人,毕竟现在已经一点多了,来的人少了不少。

    年华他们这桌子的菜也上的快。

    当菜上了一半的时候,年华饿的不行了,立刻开动。展青云的眼睛光注意这年华了,当她的眼睛看向哪个方向后,展青云的筷子就到了哪里,帮她夹过来,放到她的盘子里。

    “你自己也吃呀,不要总是顾着我,一会儿饭餐凉了就不好了。”

    展青云答应的挺好,不过吃两口后,注意力自动就会到年华的身上,即使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年华说了几次后,十分无奈的放弃了,既然不听,她也没有办法,干脆埋头苦吃。

    “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定的包厢有人了?我们都还没有过来呢,你们竟然没有跟我们商量一下,真是欺人太甚了。”一个男人愤怒道。

    接着传来刚才那个给他们服务的那个服务员的无奈的声音,“这位大哥,真是不好意思,你看咱们之前都说过了,你们定的包厢如果超过一点不过来,那包厢就要收回来了,既然包厢已经收回来了,我们当然要让客人坐了。”

    前面那个人的声量更高了,“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既然这个包厢是我定下来的,我愿意什么时候来就行,你们管不着。现在你们赶紧把里面的人给我轰出去,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不然的话,我就砸了你们的饭店。”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真的不行,哎哎,你们不能,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砰!”门被从外面撞开,拍打在墙上发出声音。

    屋外的那几个人也鱼贯而入,当看到里面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才两个人不足为虑,而且还都是没有武功的普通人,这就更好打发了,他们就怕遇到同样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中人。

    “你们赶紧出去,要不然我就要报警了!”服务员气的脸都红了。

    带头的那个大光头,笑吟吟的,可是手底下却是狠辣的可以,一把抓住服务员的胳膊,掐的服务员泪流满面,手臂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报警?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在这里对你先奸后杀呀!啊?”

    “行了,老金,你就不要吓唬小姑娘了。”一人从后面走了过来,让老金把手松开后,怜惜的看着小姑娘,安慰道:“好了好了,好孩子不要哭了,有吴哥哥在这里呢,你不要担心呀……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失望的耸耸肩,目光放到还在照样吃喝的年华跟展青云身上。当看到年华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这个比刚才那个要好看的无数倍呀,白皙柔嫩的小脸,立体精致的五官,好一张美人面。

    而且现在这个美人因为吃辣的,鼻子尖上冒着滴滴汗水,更是越见娇俏,红扑扑的小脸蛋,看着食物时的认真的表情,跟小松鼠不停咀嚼的嫣红小嘴,让旁边的人都想吃吃看她吃过的饭菜,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的好吃。

    老金也是眼前一脸,捅了捅好友,“老吴,这个好正点呀,这是我的了,你可不要跟我抢呀。”

    老吴怒了,“这个可是我先发现的。”

    两人对视,视线相接的地方是电闪雷鸣,让附近的人离他们更远了。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包厢门打开了,从里面传出来一个慵懒的声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金老二金锐还有吴老二吴闲你们两个二呀,没想到你们两家的老爷子竟然把你们这两二货给放出来了。我都要谢谢他们老爷子了。”

    有一个人问道:“为什么呀?”

    头一个人哈哈笑道:“当然是谢谢他们给我们送来这么多的垫脚石呀,如果他们两个来了,咱们就不用怕咱们垫底了,啊哈哈!”

    一听这两个声音,金锐跟吴闲就知道是谁了。

    果然当那两个人出来的是偶,金锐的双眸都红了,恶狠狠的道:“果然你们两个,陈勋还有袁晓!”

    陈勋微笑着,可是笑容却未达眼底,“呵呵,再次见到你们两个还真是亲切呀,就是不知道你们上次的伤势好了多少了,是不是痊愈了。”

    听陈勋提起这个,金锐就感到自己的胃一阵的疼,上次被这小子一拳头打在胃上,到现在提起来还是隐隐作痛。

    不过要看陈勋这个人看起来一派斯文其实他这个人最是腹黑不过了,下手也黑,两人的武功相当,可是这小子什么卑鄙的招数都使出来了。

    “陈勋,你不要得意,这次我之所以来参加这次武林大会就是为了打败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你。”金锐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而袁晓则是根本就不跟他们掺和,他倒是对这个一直十分淡定的吃饭的女孩子比较感兴趣,如果是其他的女生的话,现在的不是缩到她男朋友怀里,就是想要赶紧逃走,根本就没有还坐在这里镇定的继续吃的。他径直走到年华的身前,笑着道:“小姐,你对他们就不害怕么?”

    年华抬起头,嘴上还叼着一一块炸蘑菇,眨眨眼,等明白过来后,摇摇头,然后继续吃!

    坐在年华身边的展青云是完全被这几个男人给忽视了,现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年华这个女生,其他的男人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去吧。

    被忽视的感觉不好,袁晓认为自己就算是不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可是在女生里也是特别吃香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生,连多看自己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他刚刚想完,就惊喜的发现女孩看着自己的眼睛冒出了光,他微笑刚要说。

    “没关系,你们赶紧进来呀,再不给我端进来差距就要凉了。”年华看到服务生被吓得不敢进来后,赶紧催促道。

    袁晓:“……”

    服务生哭着脸看着金锐看看陈勋,被他们两个的眼神给吓得就是不敢进去。

    展青云眉头紧皱,年华赶紧按住他,跟他对一个眼神后,起身径直的走到门口,对挡在门边的金锐他们视而不见,接过服务员的托盘后,就要往回走。

    金锐感到自己的威信为挑战,一把抓住年华的胳膊,怒目道:“你当我是死人么?”

    年华看看他又看看他放在她胳膊上手,眨眨眼睛,“你想要干什么。”然后恍然大悟,用一只手托着托盘,而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进金锐的手里。

    趁着金锐愣神的情况下,年华挣脱了开他的桎梏,顺手往吴闲还有陈勋的手里都塞了一张,然后轻松的向桌子那里走去。

    放下菜后,年华继续大吃,而被她塞钱的人则呆愣愣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百元大钞,她这是把自己等人当成什么人了。

    金锐的脾气本来就暴,这下子怒了,冲到年华的跟前,怒道:“你是被小爷当成什么人了,叫花子么?”

    年华从饭菜里抬起头,迷糊的看向金锐,“不是呀,我怎么会把你当成叫花子呢。”

    金锐的气消了一些。

    “你不是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么?”年华天真的眨眨眼,“你们不是黑帮某个老大的小弟么?”

    小混混?小弟?即使是没有被被发钱的袁晓嘴角抽了一下,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误会成是小混混。

    “我们当然不是小混混了,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虽然眼前的女孩子肯定不是武林中人,可是也要解释清楚,陈勋苦笑道:“小姑娘,我们也是过来吃饭的。”

    年华反问道:“如果你们是来吃饭的,为什么要堵在我们这里呀,我们都没有办法吃饭了?”

    陈勋这个时候才发现,好像的确是呀。

    金锐一把推开陈勋的,冷冷的看着她道:“那是因为你们占了我们的位置,这里本来就是我定的包厢。”

    年华知道这小子是纯粹找茬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原来是这样呀。”年华一脸的愧疚,邀请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跟我一起吃吧,反正这么多菜我们两个也吃不了。”

    吴闲刚要让她搬出去,就见金锐毫不客气的坐下了,拿起一个鸭子退就开始啃。

    而其他人在年华的邀请下也做了下来,正巧金锐就跟陈勋坐隔壁。

    这个时候他们也才发现一直默默坐在年华身边,帮她夹菜布菜的男人,当这个男人抬起头来的时候,一股嫉妒的情绪,在他们之间萦绕着,这小子长得也太好了点。

    “你们快吃呀。”年华谦让道。

    金锐回头让他的那些师兄弟去袁晓他们所在的包厢,等他们走后,这才继续吃。

    “噗!”一股悠长响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包厢。

    所有人的眼睛都对准了金锐,他们清楚听到这个声音就是从金锐的屁股地下发出来的。

    而金锐都想要从地上找个窟窿钻进去了,他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放屁了,这屁还这么长这么响,尤其是这旁边就坐着他的死对头,那边还坐着一个大美人。

    他长这么大都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呀,他刚想起身,“噗,噗,噗。”又是接连三声。金锐的脸唰的一声全红了,就连耳朵脖子都一样。

    “哈哈,哈哈,金老二,你这是吃什么吃多了,真是太不雅了。”陈勋是幸灾乐祸,他最爱看金老二吃瘪的样子,真是爽翻了。

    金锐哄着眼睛,咬牙启齿,诅咒道:“不要着急,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

    “噗,噗,噗!”陈勋的脸慢慢的憋红。

    金锐哈哈笑了起来,“我TM的还是预言帝呀,噗……”最后的话都被一个屁给堵了回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两人比着赛着的放屁,整个包厢里面都是“噗,噗”的声音。

    年华捏着鼻子,一脸的恐惧,“老天呀,青云咱们赶紧走吧,这要是传染怎么办呀。”

    袁晓伸手就去拦他们,他总觉得这件事不是个意外,毕竟一个人是意外,而两个人是意外的几率就大大减少了。

    可是这两个人怎么这么滑溜呀,他根本就抓不住,刚要去追,“噗!”袁晓也没有幸免于难。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离开。

    “噗,噗,噗。”本来以为自己会是一个例外的吴闲竟然在最后一刻也中招了。

    袁晓边放,边点自己身上的穴位,可是还是不行。要不然就干脆逼着,可是时间长了,根本就坚持不住了,最后放出的是响动巨大,臭气熏天,差点把他自己都给臭晕过。

    “救命呀!”陈勋示人的时候从来都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更重要的是他有洁癖,根本受不了一点脏乱差,练武过后,不管他怎么的累,就算是爬都要爬到洗澡间冲去身上的臭汗。

    现在这个味道,简直就是让他发疯。

    “赶紧给华山派的知客打电话,赶紧给我们找医生来,不行了,我要不行了。”金锐催促着。

    吴闲强忍着不适,坚决否定,“不行,这不是让我们的丑闻公之于众么,还是让咱们带来的人去找吧。”

    袁晓痛苦的喊道:“他们跟咱们一样是出来乍到,你以为他们能够找到能够治疗咱们的么。而且就算是找来的医生也不一定能够治好我们。我怀疑我们根本就是中毒了,还是让华山派请咱们找人吧。”谁让他们的父辈还要今天下午才到呢,现在不过一点多,他怀疑他们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最后没有办法,无限只能够给华山派认识的人打电话。

    当陈师兄到了这里的时候,刚带开门就被里面的味道冲了出去,“我的天啊,这是什么味道呀,毒气弹呀。”闭着气探头往里看,里面的那几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要以为放屁是不需要体力的,而且不但消耗体力,向他们这样连续不断的放,也会给菊花造成一定的损伤,真是菊花残满地伤呀。

    虽然饭没有吃完,年华的心情却是不错,正好还有几个菜没有上呢,展青云干脆让饭店把东西打包,带回了他们的别院,吃完饭,还可以睡一觉呀。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了后,只要有时间,年华都会在下午的时候睡一觉。

    “文献老弟,你看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呀?是中毒了,还是怎么了?”袁白鹿一下车就听到自己儿子的这个怪病,本来还不太在意,可是当他见到袁晓面的时候,才知道总放屁后果多么的严重。

    袁晓已经不敢躺着了,只能趴着,即使是这样,还在以两秒一个的速度放屁。

    因为屋子里味道不太好闻,几人干脆去了院子里。

    李文献皱着眉头,思考半天,这才开口道:“老夫看令公子不是中毒。”

    “那是什么呀?”金家家主追问道,他虽然平时对这个儿子成放养政策,可是也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

    “应该是被某位前辈给截了穴位,这才造成他们放屁不止。”李文献最后给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前辈?”金家主愣住了,李文献可也是二流高阶的高手呀,他说是前辈出手,那一定是二流巅峰,甚至是一流高手做的,那到底是谁呢?

    他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地顶尖高手,人家顶尖高手也就才两个,不对,又加了一个,应该是三个。顶尖高手根本就不屑跟他们这些小子打交道。

    可是就算是二流巅峰高手,金家主也是有点头痛,他是二流高阶,对上二流巅峰,有点吃力呀。

    不过袁白鹿可是巅峰高手,当金家主将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他当然会给孩子出头,但是在此之前,他一定要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量天尊,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三人眼前一亮,找不到罪魁祸首也没有关系,华山掌门云溪子可是顶尖高手下的第一人,有他出马一定是马到成功的。

    当他们把这件事告诉云溪子,请求他救救那四个家伙的时候,云溪子拒绝了。

    三人愣了一下,马上金家主反应过来,就要反怒,可是当看到云溪子含笑的眼神的时候,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