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武林大会开始
    “你说啥?小僧的掌门人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呀?”小和尚永田摸摸自己的脑袋,满光头的问号。

    袁晓一骨碌刚要坐起来,“噗,噗,噗。”又是一声三连响,痛苦的又躺了回去。

    小和尚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转头想跟年夏他们两个说什么,可是他张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说什么呀!人都不见了!

    太不够意思了,跑了都不叫上我。

    永田刚要脚底抹油,刚刚进去的那三位前辈就进来了,而且连年前辈跟展前辈也一样。后面偷偷摸摸的跟着两个人,永田咬牙切齿,这不就是那两个不讲手足情的家伙们。

    永田跟年华施了一礼,就跑到后面教训那两个家伙去了。

    年华任由他们三个玩闹,一点也不管,虽然年夏跟李穆修还比不上永田,不过永田这孩子手底下也有分寸的,不会上了他们两个,而且经过自己长时间的魔鬼训练,一般的二流高手初阶,对他们两个是没有太大的威胁的。

    当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要不是屁股太疼,金锐这小子差点从担架上跳起来,不过就算是这样脸也变色了,指着年华跟展青云愤怒道:“老爸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还有她背后的男人,就是他们动的手脚,您赶紧抓住他们呀。”

    金家主气的直哆嗦,手指颤抖着指着站在金锐身边的那两个手下,“赶紧,赶紧给我把他的嘴堵上,竟说一些放屁的话。”转头上前两步,走到年华的跟前,一躬到底,抬起头来后苦笑道:“前辈,这个是我小儿子,在家里一向惯着,您看在我这一点点的薄面上,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他吧。”

    金家主说完用眼睛的余光扫过年华的表情,可是对方年纪虽然轻,可是却相当的沉稳,他根本就看不出人家的想法,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袁白鹿,这里面可是也有你的儿子呢!

    袁白鹿在听到金锐叫骂声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说不定自己儿子还要受到牵连,不过现在也不是争辩的时候,还是自己儿子要紧。

    “年前辈,都是这几个孩子无知冒犯了您,您怎么惩罚他们都好,就是不要气着您呀。”袁白鹿说完后,话锋一转,“不过,前辈您还是换个惩罚的方式吧,您看现在咱们国家的雾霾已经这么严重了,还是不要让他们在增加空气负担了。要是熏到您可就不好了。”

    年华微微挑眉,这是走温情路线了,“哦?不用,不用,我早就把我的鼻子给堵上了,一点奇怪的伟大都闻不出来你就放心吧。”

    袁白鹿:“……”这位前辈实在是不好糊弄呀。

    而躺在下面的那四个闯了祸的混蛋,这个时候才有点明白过来,他们惹了惹不起的人了!就连袁白鹿还有金家主都叫人家前辈,那最少也是一位一流高手呀。

    他们心跳如擂鼓,自己等人胆子真是太大了,竟然调戏了一位一流高手前辈!他们真的是死定了,完蛋了。

    这个喊:“前辈呀,前辈我是有眼不识金香玉,我们错了,求前辈饶命呀。”

    那个道:“前辈都是我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冒犯您老人家,您就当我们是个屁放了吧。”

    “对,对就是,我们下次一定改正,好好做人,一定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年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怎么变成学生跟老师作检讨一样。不过这一笑也把她肚子里的气给笑跑了大半。

    袁白鹿一直在一边小心观察年华的表情,现在一看他先送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继续求饶,这位前辈不要看年纪小,主意可是相当的正,不会轻易受到别人的影响。

    金家主刚要说话,就感到袖子被拉了一下,抬头看到袁白鹿对他使了个眼神,金家主把满肚子的话给咽了下去,还是袁白鹿更加的了解这位前辈,更何况,这里也有他的儿子,他不可能放着不管。

    这两个家长不好说什么,只能够云溪子上了,不过他也看出来年华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少了,“年前辈,我看还是换一个惩罚方式吧。”

    年华这次是十分的痛快的就点了头,轻轻的挥了挥手。

    旁边的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年华的动作,就听到那四个臭小子哼唧几声,本来接二连三的“噗噗噗”的声音消失了。

    就连跟在年华身边的云溪子都没有看清楚年华是怎么出手的。更何况是其他人,这下子年华顶级高手的身份那是毋庸置疑的了,本来还存折侥幸心理的金锐这下子脸色是更加的苍白了。

    袁白鹿跟金家主跟进走到年华跟前,行礼道谢:“多谢年前辈,我等回去以后一定好好的管教孩子们。”

    年华笑两声,又道:“不过这么轻松放过他们我心里可舒服,等让他们回去后,一人抄十本《小学生行为准则》!”

    “啊!”四个小子不敢相信的瞪着年华,不管相信这是她给的惩罚。

    抄书?不要吧,让他们绕着华山跑十圈都比这个更舒服呀。

    袁晓磕磕巴巴分辨道:“前,前辈,我,我们没有这本书呀,要不然等我们回去之后,我们再抄吧。”

    他的话得到了其他三个人的一致认同。

    年华眼睛闪过笑意,“是么?看起来你们是不喜欢这个惩罚了,我看你们还是比较喜欢上上一个,这样吧,你们还继续放屁怎么样呀?”

    “不要!”四人的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前辈我们抄,我们抄。”

    年华皱眉一副为他们着想的样子,“可是你们没有《小学生行为准则》呀,算了还是继续吧。”手都举起来了,中指跟大拇指相抵,作势就要弹出去。

    袁晓赶紧道:“前辈,我们能够找到,一定能够找到,您就放心好了。”说着左右看看,“你们说对不对呀?”

    “对,对,太对了。”其他三人是打落牙齿往肚子咽。他们三个包括袁晓,都不是学习的料,上学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语文老师留的抄课文的作业。没想到他们在脱离了语文老师荼毒这么多年后,竟然又栽了一把。

    四个年轻人又被抬走了,这位祖宗可是说了要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赶紧回去休息,争取明天就开始抄录。她可是说了谁抄不完,抄写不合格,武林大会就不要参加了。这怎么可以呢,我们可是千里迢迢来这就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的。

    袁白鹿三人也是松了口气,他们也没有想到年华竟然给几个孩子出了这样的题,想想都觉得好像,也是,这位年前辈虽然武功高强,修为超绝,可是毕竟还是一个少年人,当然会相出这样的方法了。

    “行了,他们也走了,几位进来坐坐吧!”年华招呼他们进去。

    云溪子袁白鹿再加上金家主是巴不得呢,五人分宾主落座,开始喝茶聊天。

    平静下来的袁白鹿跟金家主也就注意到了坐在年华傍边的那个俊美青年,本来以为是伺候年华,本来一开始的注意他不过也是因为展青云皮相张的好罢了,可是现在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清楚展青云的修为,而且也发现了被他隐藏起来的强大煞气,如果不是他自己使用秘法遮掩的话,一定会煞气冲天。

    这种冲天煞气,也只有古代掌握几万,几十万军队,而且常年征战杀人如麻的大将军,大元帅身上能够出现。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么一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

    展青云早就注意到这两个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的,抬眼跟他们四目相对!

    袁白鹿金家主身子一震太可怕了,那冰冷锋利的眸子仿佛穿透力他们的皮肉骨头,在那一刹那,他们甚至有种被凌迟的恐惧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坚持不住的时候,对方将眸子移开,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杯果茶,递给年华,嘴角上流露的宠溺笑容是那么的温柔。跟刚才带给他们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的汗呀。”年华关系的惊呼道,赶紧招呼云溪子,“你还是把他们赶紧带回去,找个医生给他们看看,还是不要耽误了。”

    云溪子都无奈了,只能拉着这两个人走了。你就算是演戏能不能也演的认真一点呀,刚才发生的事情你明明知道,不加阻止不说,还说这些风凉话,真是的……

    等云溪子他们走后,年华笑倒在展青云的怀里,“哈哈。”

    “行了,咱们还是早早休息吧,这对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好。”

    “好吧!你去铺床。”年华指示的十分的顺手。

    展青云什么都没有说,就开始默默的铺床。

    而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大牌的三个小子,当看到年华他们正房早早的关灯的时候,三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他们这次可是弄错了,现在展青云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是不敢付诸行动的,只能够等过些日子!

    第二天,展青云跟年华专门守在华山派山门旁边的那颗大树上,坐在最粗重的树杈上,看着来往的行人。

    因为还有两天就要开始武林大会了,今天来的人格外的多,虽然都穿着跟普通人差不多的衣服,可是从他们带来的包的严严实实上来看这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呀。被包着的一定是各种兵器。

    现在年华坐在这里最喜欢的是办两件事,一是分辨路过的人到底是不是武林中人。第二件事情就是,如果是武林中人的话,他或者是她拿的是什么样的武器,还有是那个门派的。

    经过年华的观察,除了那七大门派,十大家族,还有不少的小家族,小门派也一窝蜂的过来了。不说展青云即使是年华也分辨不太好。

    不过当有两个武林中人尤其是熟人遇到一起的话,他们的谈话间就会透露给年华跟展青云一点信息,比如不知道这次魔教会不会出来掺一脚,比如说这次会不会选出武林盟主,还有就是凌家传出来的那个又有人突破了顶尖高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魔教?这是什么东西?

    不懂就要问,年华热闹也不看了,拉着展青云就回了四合院,去找永田,这个小和尚可是说过,他上次的时候曾经跟他们掌门参加过上阶的武林大会。

    “魔教你们不知道么?”小和尚不解的问道。

    年华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摸知道的话,还过来问你干什么呀。”当时虽然在少林寺的时候跟他们了解了不少关于武林中人的事情,可是毕竟事情很有限,知道还只是冰山一角,这个什么魔教就是完全不知道了。而且不管是少林寺的人还是凌家主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他们因为年华是知道的!

    原来现在的魔教跟之前的魔教已经大不相同了,其实跟普通的门派也差不多少,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所有的邪教都是被坚决打击的。现在这个之所以被叫做魔教,其实是因为他们武功提升境界还有实力,非常的快速,可是后遗症也不少修炼这个武功都是在透支身体。

    原来是这个样子呀,年华明白的点点头,原来现在的魔教不过是一个披着魔教壳子的普通门派。

    武林盟主的事情就不用问了,虽然她也好奇,不过这也不是永田小和尚这个位置的人能够决定的。而且她没有兴趣去做盟主,多累呀,反正她是打算参加完这个武林大会,就回家养胎了。可没有时间跟这些武林中人打交道。

    不过,咳咳,有时候是谁身不由己的!

    很快就在年华跟展青云吃喝玩乐中来到了武林大会的前一天,这天柳家家主带着子孙过来拜访年华。

    在这些世家中年华是跟柳家关系嘴亲密的,而且还有宋史预那里的关系呢,不过也只是坐坐就走了,不要看武林大会明天开始,可是从今天开始气氛就开始严肃起来。

    就连年夏李穆修还有小和尚都开始被这股气氛带动的有点沉闷了,年华拍拍他们的肩膀,“我说你们不用这个样子吧,这关咱们设么事情呀?咱们还是踏实的看戏吧。”

    听说少林寺的内院已经来了,永田就坐不住了,他已经离开少林寺这个家里好长时间了,对家里也是相当想念的。“前,前辈,我……”

    “咱们一起过去吧,我也挺想见见空竹大师的。”而且也想仔细问问武林大会的具体事宜。

    现在他们这些甩单帮还有小门派的劣势就出来了,消息不灵通。不少事情都是等别人都传遍了,他们才知道的。

    不过少林寺可跟他们不一样,这可是千年屹立不倒的门派,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即使他们的消息不如凌家,可是可信度却还在他们之上呢。

    当年华带着其他人过去的时候,少林寺正在整理东西呢,还不知道这次武林大会会开多长时间,一定要准备充分了。

    这次少林寺的外掌门德正大师没有过来,带队的德广跟德能,其他的都是渡字辈跟永字辈的人,当然了空竹大师也跟过来了,他老人家闲着正在打坐休息呢。

    “您说什么?不可能吧。”年华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双眼睁的大大的。

    空竹大师念了句佛号,“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利益驱使罢了。”

    年华的脸色慢慢的退了下去,想了想,郑重的对空竹大师保证道:“大师您就放心吧,我明白了。”

    等出了少林寺院子门后,本来脸色不佳的年华,脸上挂起了和煦的笑容,“年华下去吃饭吧,我这几天在这里吃食堂都要吃吐了。”

    年华的事情展青云当然没有不同意的。

    ……

    “当,当,当……”九声清脆悠远的钟声惊醒了整个华山,也昭示着,武林大会今天就要开始了。

    年华起身抓抓脑袋,看看时间不过刚刚六点罢了,这就开始了。“哈……”又打了个哇哈,如果是之前的时候,她一定是早早的就醒了,现在有了宝宝后,就开始睡不饱了。

    一个手臂伸了过来,将年华又压回了被窝,因为刚刚醒过来还带着朦胧的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用这么着急,武林大会九点才开始呢,起太早也没有用。反正云溪子肯定会把咱们的地方给准备好。”

    年华一想也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展青云的肩窝处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展青云低头看着年华的睡颜,平时庆幸的时候锋利的眉眼,再睡觉的时候无比的柔和,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宝宝一样。

    轻轻的把人给放下,展青云起身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年华在此醒过来是被一阵香气诱惑起来的,闭着眼睛就坐了起来,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就看到桌子上的那些有人的早餐。

    “天啊,我爱死你了青云。”年华直接滚到桌子边,拿起筷子就开始吃。展青云笑着也跟着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年夏他们三个,进来就沮丧的道:“老姐你根本不知道现在华山派的那个食堂真是人山人海呀,根本就进不去人了……天啊,好香呀,姐姐姐夫我也想要尝一尝。”说道一半的时候就闻到香气。

    “吃吧,本来我也将你们的那份给买来了。”展青云当然不会只买自己跟年华的,在某些时候小舅子也是必须要讨好的。

    华山派比武定在北峰,而年华他们所在第地方则是南峰,想要从南峰过去北峰只有两个方法,一是从南峰下去,然后绕到北峰山脚下,然后再往上爬。

    还有一个办法就非常的简单了,那就是从南峰直接过到北峰去,那就是通过南峰与北峰项链的锁链,一条长达十米的玄铁铁链,而粗度只有一个小孩子的手臂粗细。而且今天风还是一阵一阵的,有时候风大有时候风小,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如果没有风还行,如果有风的话,那就有点危险了。

    这也是为了防止有普通人也跟着过去,一般的人看到这样的险境,除非是胆子特别大的一定会放弃的。其实华山派虽然也在华山风景区里,可是从来不对外开放,所以根本就没有普通人进来。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当然了这也是对武林中人内部的一道检验,如果你连这道锁链都通不过去的话,还是不要过去了。

    在这个地方围了不少人,不过因为有华山派的人维持秩序,行动的还不慢,而年华跟展青云拉着手一点一点的跟着他们往前走,通过的人自然到了对面,如果是走到一半就赶紧不对退回来,或者是根本就没有上去的人,会从另一个通道走了,大多人出来的时候,都会用东西遮着脸,在广大的武林通道面前失败也太丢人了。

    这个时候一个小个子走了上,一开始走的特别稳当,后面他的师兄弟们给他鼓掌,小个子也比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手势,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山风吹来。玄铁铁链开始大幅度晃荡起来,而站在上面的小个子,惊叫起来,“救命呀!”身体一晃动,直接就掉了下去。

    “啊!掉下去了。”旁边的人开始喧哗起来。

    “怎么办,咱们怎么办,还跳不跳了!”有人开始想要打退堂鼓。

    “可是武林大会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呀,不去看看,这也太遗憾了。”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对,就是就是。”

    年华咪咪眼睛,走到悬崖边上,蹲在那里向下望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跟她想象的一样,底下有人接应,就算是有人真的掉下去也死不了,就是被吓一跳罢了!

    看起来这是专门设计的了,不过其他那些武林中人还蒙在鼓里,你说我是说呢,还是不说呢?这还真是个问题。

    最后年华决定还是不说了,如果知道他们摔不死的话,一定觉得有所依仗,胆子肯定会大不少,可是这一定不是他们真实的水平。

    很快前面的人就分成了两拨,一拨继续上玄铁锁链,一拨开始向外移动。

    去了一半的人,年华他们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不少,距离前面只剩下三个人就到自己这里了,年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她对这次的体验可是十分的向往的。

    “让,让,听到了没有,让让!”一阵喧哗从后面传了过来,年华回头一看愣了一下。

    来了一群身穿黑西服,带着黑墨镜,弄得跟黑超一样的六个人,这六个人无一例外手里都拿着大刀。六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凶神恶煞。

    而在这六个黑衣人身后是又是两个黑衣人,而这两个黑衣人肩上扛着一个软轿,而这个软轿四面被纱布遮住,看不到里面那个人的样子,不过出场有这种排场的人能是普通人么。

    在这几个黑衣人的呵斥下,所有的人都给他们让地方了,年华的耳朵竖立着,从人们小声的嘀咕中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里面坐着的这个人,是魔教的东方教主。

    东方教主?年华来了兴趣了,不会是她心里想到的那个东方教主吧,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虽然年华知道肯定不是,可是还是非常有喜感。

    年华几个人十分乖巧的给他们让开了地方,黑衣人冷哼一声,说了声,“算你们识相。”

    年华低着头,好像不敢去看他们一样,可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年华的嘴角弯了起来,眼睛也成了一个月牙。如果她这个样子是被年夏或者是展青云看到的话,就知道这是年华又要冒坏水的节奏。

    将其他人驱赶到一边的话,前面三个人先过了玄铁锁链,然后是扛着轿子的两人,或许是常年抬轿子,又身怀功夫,这两人的腿脚稳健,锁链没有出现过一丝的晃动。

    年华的微微的歪头看着那个轿子,鼻子一抽。

    “碰!”一声巨响,软轿四分五裂,白沙也撕扯开来,散碎的木头直接掉到了深渊。

    那两个黑衣人是直接掉了下去,不过坐在软轿里的那个人确实在软轿四分五裂的那一刻跳了出来,脚尖点在玄铁锁链上,如箭一样射到对面。皱眉转头看着刚才发生的爆炸的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个人转头的那一刻,年华清晰的看到了这个人的长相,吃了一惊,这根本即使女孩子么,虽然穿着打扮,说话动作都像男的,可是这根本就瞒不过作为女扮男装大师的年华,她之前可是经常扮的。

    果然不提前扫描是对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突然的感觉呢。嘿嘿,既然是女孩子,那就算了。

    年华十分大方的决定原谅对方的无礼了,不过,刚才那个真的不算是惩罚么?

    这位东方姑娘根本就不知道始作俑者就站在人群中看着她,在她的想法里她更加认为是魔门不服她这个教主的人坐上教主的宝座。一定是那些反对党事先弄好的。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事情,还是到等到武林大会结束了再去琢磨吧。

    至于那两个掉下去的手下,这也不需要她担心,她知道他们根本就死不了,下面可是有人接应着呢。

    很快剩下的那三个黑衣人也过去了,商量了一会,在那个东方教主的带领下离开了。

    等他们消失不见后,年华听到人群中有人说了句话,她的耳朵动了一下,脸色没有变化。

    前面的那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人又打了退堂鼓,剩下的那两人都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年华等人了。

    年华看了看,回身拎过永田,“你先过去。年夏李穆修你们两个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看。”

    永田自信的笑了笑,十分轻松的渡了过去,这样本来十分紧张的两人松了口气。

    “那你们谁先来?”

    李穆修刚要出声,年夏咳嗽两声站了出来,“我可是师叔,当然要我先来了。”说完也不谁的嘱咐,直接一脚踏上玄铁锁链。

    本来还挺紧张,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感受着微小的山峰吹过来的丝丝凉意,还挺舒服的。不过他是没有胆子看下面的。

    蹭蹭蹭,不过五六秒,年夏就到了对面了。当脚踏上地面的时候,年夏松了一口气,抬头对也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的永田小和尚笑了笑,又转头看向对面的李穆修,大声喊道:“没事的,你赶紧过来呀!”

    年轻人都是不服输的,平时在一起玩的这么好的永田还要年夏都非常轻松的过去了,李穆修当然不想被比下去了。如果说年夏是偏向灵动,而李穆修则是扎实的那种,根基深厚,因此走在铁链上的表现就是如履平地。

    当三个人都过去后,哥三个小声嘀咕了几声,对年华他们摆摆手跑了,竟然跑了!

    “好了,该咱们了!”展青云搂着年华腰的手一使劲,直接把年华来了个公主抱,然后还不等年华说话,窜上了玄铁锁链,即使是两个人,铁链也没有一丝的变化。

    展青云的身形如箭一般的快速,不过眨眼间就到了尽头。

    当他们两个的身影消失后,后面的人开始喧哗起来,“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呀,这也太厉害了,咱们自己过去都还够呛呢,人家抱着一个,还是公主抱。”

    “就是,就是,这么厉害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不过看他年纪也不大,说不定是后起之秀,咱们不知道呢。”

    不过即使在讨论过程中,该过玄铁锁链的还是要做,不能避免。

    等年华跟展青云转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大平台,的确是一个大平台,整个平台比年华所在首都师范举行运动会的操场还要大不少。

    在台子的最中央是一个高台,这样是给人比武用的,而两边离着高台比较近的则是七大派,还要十大家主的看台,当然今年还多出了一个,是给刚刚出炉的“华云派”。

    不过虽然不知道这个华云派是谁,可是谁也没有办法去云溪子那里抗议,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在满足了七大门派十大家族的看台后,愿意加多杀看台是人家的事情。

    在看台的对面就是一大片的空地,这是给无门无派的练武人士还有小门派小家族流出来的地方,为了方便使用,他们干脆用水泥做成一台阶,供人们坐着,不过最后有没有人去坐就不是华山派能够管得了的了。练武的人一激动起来,可是会不管不顾的,根本就不会台阶。

    虽然上面有他们的位置,不过年华跟展青云还是没有过去,而是在这里找了一个位置极佳的地方坐下,即使现在已经快九点了,那些大门派大家族的人也没有过来呢,年华他们现在上去了,旁边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引起人的注意也就没有别的好处了。

    而且年华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为东方教主的身影,说实在的她现在倒是想跟这位东方教主待一会儿,她对她可是相当的好奇呀。

    不过还没有等年华寻找,华山派的人在云溪子的带领下入场了,从他后面里发现了何宏郎跟金梓心,他们两个也感觉到有人看着他们,转头一看正好跟年华对上。

    何宏郎吃惊年华他们怎么坐在那个地方了,刚要说话,就看到年华把手指放到嘴唇上,“嘘!”

    微微点头,何宏郎就跟没有看到一样,跟着他师父去了华山派所在的看台。

    不过到了看台上后,何宏郎就把这件事告诉云溪子了……

    云溪子向外面看了看,笑着道:“你就让她去吧,年前辈不是一个胸无城府的人,她之所以坐在那里一定是有她的用意的!”

    其实如果这句话被年华听到的话,一定会哭笑不得,有什么用意啊,就是因为上面没人她才没有上去的,好不好!

    ------题外话------

    武林大会拉开序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