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武当掌门
    天空的骄阳悬挂在最东方,年华将视线从骄阳上摘下来,低头看看时间,已经马上九点半了,说好的九点开始呢?看起来拖延这个名词不专门是说各种领导呀。

    就在年华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从年华他们过来的那个地方,浩浩荡荡的走过来不少人。年华抬头看去,打头的就是她认识的人,这不正是少林内院主持方丈空竹大师么。

    跟他并立前行的人是谁她并不认识,不过从他那身上被掩盖起来的强大就知道这位就是跟空竹大师并立的武当掌门。

    不过……这跟她想象中的仙风道骨有些许不同呀。

    不同于空竹大师的慈眉善目,武当掌门竟然是一个娃娃脸,脸上无须,皮肤晶莹剔透,如果不是那头白发跟白眉,脱下道袍出去转一圈还以为是那个中学生呢。

    年华赶紧往后看去,不过除了这两位标志性的任务,其余的她真是分不清谁是谁!

    这些七大门派的门派掌门跟十大家族的族长,纷纷施展轻功跃上高台,走到高台的最北边,这里专门给这十多位准备了椅子。而其余的人则是去了他们各门派各家族的的位置,与此同时一个何宏郎上场将一个东西放到上面,然后又下去了。

    年华当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眼珠子差点凸出来,竟然是一个话筒架!不是吧,武林中人想要扩大声量还用得着在个东西?直接气运丹田不就行了么!

    展青云传音道:“现在是科技社会,能够有这么方便的东西,为什么不用呀。”

    年华想想也是,他们住的按个屋子里,什么现代化的家电都有,就算是武林门派也要跟上时代潮流,就算是云溪子手里还拿着最新的平板手机呢。

    给自己做好了思想准备后,当音箱笔记本被搬上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如常了。

    云溪子笑着走到话筒架跟前,将手里的话筒插在上面,拍了两下,又试了试音,感觉差不多了,这才笑着宣布道:“我宣布武林大会正式开始!现在开始大会第一项,请少林寺的空竹大师,讲话,大家欢迎!”

    年华:“……”不是吧,转头看向展青云,人家是面不改色,坐姿端正,让鼓掌就鼓掌,一点没有被吓到。

    转头继续看台上,年华期盼着,赶紧的吧,差不多少就行了。

    要不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呢,或许是知道了年华的心思,空竹大师脱稿即兴演讲了……半个小时!

    在少林寺的时候,她就见识过了这位的话唠本事了,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地方,他老人家还要一展话唠本事,最后是被云溪子给请下去的,不过看其他几位掌门家主无奈的表情来看,应该早就见识过了。

    演讲也不能够厚此薄彼呀,少林寺方丈下去了,武当掌门上来了,年华哀叹一声,这位一看就是一个性子跳脱的人,手里攥着一摞子的纸张。

    年华的眼睛飞快扫过站在武当掌门身后的云溪子能够看出他眼中的种种无奈。

    看看四周也都是没有办法的人,谁让人家的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呢,除了云溪子这个当家人,其他的几位掌门家族根本就不敢去阻止。就算是东道主云溪子一次好用,再来一次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这可怎么办呀,云溪子无奈了,如果武当掌门真人继续演讲下去,他可以直接讲到下午,必须要阻止他,可是让谁来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声音消失不见了。再看台上武当掌门真人手拿着话筒嘴巴张开闭上闭上张开,就是没有声音。

    年华捂着嘴在那里乐了半天,展青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搂过她笑的有点颤抖的身体,“你呀,实在是太调皮了!”

    上面的武当掌门看着断掉的话筒线,有点傻眼,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干脆扔了话筒,咳嗽两声,这次说的话,是响彻全场。

    “我这次参加武林大会,那是相当的高兴,我在这里感谢云溪子……”

    年华趴在展青云的怀里不动了,她真的不知道人怎么让人无语道这种地步。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

    年华看看天上,太阳已经要到了正中间了!本来空竹大师已经是终点了,没有想到这位竟然更加的过分。

    武当掌门身后的那些人一向淡定的老大们,表情也都呆滞掉了,年华后面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要坐不住了,不过因为上面那位实在是太厉害了,就连一点抱怨都不敢说出来。

    如果再不下去,马上就要下午了,呆坐了一上午了,年华已经饿了,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可是两个人呀,就算她不用吃,小宝宝也要吃呀。

    年华的眼睛闪了闪,有了主意。

    站在武当掌门的身后的云溪子都在望天了,上次竟然没有说过瘾,这次竟然更加过分,如果对方不是老前辈,自己的拳头早早就上去了。

    “云溪子!”

    云溪子耳边竟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可是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仔细分辨后,听出声音是谁的了,恍然大悟,这一定是年前辈在给自己传音。

    云溪子看向年华的方位,传音道:“前辈您说。”

    年华道:“一会儿我可以暂时让这位武当掌门不说话,你届时就抓紧时间赶紧宣布结束。”

    云溪子一听心里猛点头,不过面上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那就拜托前辈的。”

    年华的眼睛冒出一道精光,坐直了身体,素手一翻,中指拇指相碰,一道劲风疾驰过去。

    武当掌门真人正在那里激情并茂的演讲呢,突然感到巨大的危机袭来,本来笑吟吟眼神瞬间变冷,多少年已经没有感受过了。可是当劲风冲到他身前的时候,武当掌门本来还挺不在意瞬间变成了惊诧,这个人的功力竟然不次于自己。

    这股劲风到了武当掌门的真人胸口竟然瞬间分裂成九道,直击他胸口的九大穴位,武当掌门立刻真气护体,同时飞快的向后退去,一直被他拿在手里的稿纸,瞬间坚硬无比,在他的手里竟然成了一样兵器。

    旁边的人就听到啪啪啪互撞的声音,却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即使是坐在武当掌门真人后的各大掌门家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始作俑者之一的云溪子,还有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少林方丈空竹大师。

    空竹大师睁开眼睛,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虽然他不知道云溪子跟年华说了什么,不过这肯定是年华出的手,除了她也没有别人敢这么做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呀。

    云溪子也不想得罪武当掌门,不过谁让现在是在他的地盘上呢,这里出点什么事情都要找他,暗自叹了口气,就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走上前去挡住武当掌门,朗声宣布道:“谢谢武当掌门前辈的热情致辞,现在我宣布,开幕式就此完毕,现在大家大家不要动,一会儿有饭会送进来,一人一个饭盒,吃完饭后,咱们就开始真正的武林大会了。”

    云溪子说完话,地下的人还是没有人敢动弹,最后某个神经大条的人起身往前窜,其余的人就跟按了开关一样,动了起来。

    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就是年夏,不过年华他们身边可是没有地方了,年夏也有办法,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小木扎,直接就坐在年华的前面。

    “你这是哪里来的?”年华好奇道。

    年夏摸摸脑袋笑嘻嘻的道:“当然是跟何大哥那里弄来的。”说完话锋一转,“老姐,咱们回咱们的棚子吧,那里比这里好多了。中午太阳太大,就算你受得了,我小外甥也受不了呀。”

    年华点头,不过,“怎么就你回来了,你师侄呢,不是你把他给弄丢了吧。”

    年夏撇撇嘴,“他比我都大呢,你在开玩笑呢吧!他去被何大哥叫去了,给咱们抬吃的去了。”

    年华起身在展青云跟年夏的护送下,从后面绕过去。这些棚子在后面也有进出的门,推门进去后,就看李穆修正在那里摆饭呢。

    吃过饭又休息了一会儿,武林大会就正式开始了,看时间也不过一点左右,还好这里的人都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练家子,对冷热有极大的抵抗力。

    除了坑爹的开幕式后,下午就是解恨时间,如果比如说有谁看谁不顺眼,就可以邀请对方上来进行比武,当然了不是那种生死战,一般都是点到为止。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古代那种草菅人命的时代了,武林人虽然大多放荡不羁,不守理法,不过还是不会随便结死仇的。大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件。

    之所以这些大大咧咧的武林中人上来比试还有一个相反,那就是想要扬名立万。这一点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代代相传的,根本就不会有例外。

    因此今天上来的大多都是那些耍单帮的武林中人要不就是小门小家族出身的人,也算是暖场作用。

    而新秀榜跟人帮的争夺才是最最精彩的,不过这些大多会被大门派大家族包揽了,只有少部分名额落到他们的头上。

    不过就算是怎么不好看的比武,也比有人闲着没事在上面演讲好得多,年华的眼眸斜看向对面,那个隐蔽的地方,那里武当掌门竟然在跳脚,幸亏除了自己这里因为角度问题能够看到,其他的地方都看不到那边,要不然所有人的想法都会被颠覆。

    这位据说马上就要七十九的老人家,竟然那里气的跳脚,手臂乱舞,吹胡子瞪眼的,实在是太活泼了。对了有个人跟他还挺像的,那就是老顽童周伯通了,一样的武功高强,一样的小孩子脾气。

    年华不无恶意的在脑海里想着,是不是当年武林掌门的师父,就收了这么一位活宝徒弟呀,要不然怎么传给这么一个人呢。

    她现在是十分同情站在他眼前的云溪子,默默在心里给他点了根蜡。

    当年华收回视线的同时,武当掌门人突然不说话了,眼睛朝着外面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总是觉得有人在看他,可是实际情况根本就没有。难道是自己神经衰弱了。

    下午跳到台上的大多是三流高手,其中还掺杂着一些不入流的高手。

    比如这位身高两米满头直立硬发的男子,手里拿着一堆亮银锤,指着东南方向怒喊道:“冉行学你赶紧给我上来,看某家这一对亮银锤不把你砸个稀巴烂。”

    下面马上就有人喝应,“马铁你不要猖狂,看我来对付你。”

    冉行学用的爽刀,一个箭步跃了上来。两人一言不合站在了一起,你来我往,那叫一个精彩剧烈。

    年夏认真的看着,本来还挺兴奋,不过过了一些时间后,他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了,推推年华的胳膊,不解的问道:“老姐,我感觉这两个人都非常厉害,可是为什么,总感到他们有点不太对劲呀。”

    年华白了他一眼,“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也就看这两个人其实最适合的根本就不是武林大会,应该是选秀节目!”

    “什么意思?”年夏好奇心那是相当的强烈的。

    旁边有人接话道:“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比武,他们根本就是在按照提前排好的顺序依次把招式是出来呗。他们以为这会增加他们的知名度,可是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出来。”后面这句话就是意有所指了。

    年夏不干了,“何大哥,我是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说我,我都伤自尊了。”

    何宏郎知道年夏的性子,知道这孩子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刚才我师父他们商量了,这对下去后,这个单元就结束了,直接开始下一个,他们的商量的结果是要把接下来的时间给那些二十五岁的青少年,可以随意挑战,我过来就是问问年夏跟穆修要不要上去试一试。”

    年华摆摆手,“那你问他们的意思吧,让他们自己做主。”

    刚才何宏郎一说,年夏跟李穆修就按捺不住了,这实在是太好了,他们还担心来一次武林大会,会根本就上不了台呢。

    “何大哥,您可要照顾小弟还有穆修点,给我们两个挑一个好对手!”年夏笑的眯了眼睛。

    何宏郎摆摆手,“这我可做不了主,一会儿统计人数后,就要往上报了,你们能够得到什么的对手,都是由抽签决定的。”

    年夏并没有感到郁闷,相反还觉得挺不错的,这样至少省的自己纠结了。

    何宏郎刚要走,就被年华给叫住了,“何宏郎你等一下,把我跟青云的名字也加进去吧,我们两个也符合二十五以下这个时间短吧!”

    何宏郎:“……”

    年夏:“……”

    李穆修:“呵,呵!”

    展青云则是点头,只要是年华要做的事情他都是会无条件支持的。

    这下子何宏郎的汗都要下来了,年前辈呀,您这是闹哪样呀,虽然说您符合二十五岁以下,可是您修为跟空竹大师,武当掌门平起平坐,你要跟那些大多都在三级晃悠,最多也刚到二流初阶的小家伙们比试,这不是欺负人还是什么!

    他有不敢明着拒绝,“这,这,这,前辈,我先去找我师父。”最后何宏郎是落荒而逃。

    一溜烟跑到了华山派所在的最大的棚子,进去就喊“师父不好了!”刚刚喊完,就看到里面坐着几乎一半的掌门人跟家主。

    云溪子皱眉斥责道:“何宏郎,你没有看到这里有这么多前辈么?还不赶紧跟前辈们道歉。”

    何宏郎赶紧一个个的鞠躬道歉,心里那个郁闷呀,都怪年前辈让他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你这么慌慌张张到底是因为什么呀?”

    何宏郎咳嗽一声,“年前辈跟展前辈也想参加这次的比武……”

    云溪子愣住了。

    而正在喝水的凌家主直接将一口水给喷了出来,直奔着袁白鹿就过去了,幸好袁白鹿武功高强,袖子一甩,水都落到了地面上。

    云溪子吃惊过后,是哭笑不得,“胡闹,胡闹,你现在就去把她给请过来。”

    何宏郎刚要回答,云溪子又摆了摆手,“还是我亲自去吧,事情太多,都把华云派创派这件事给忘记了。”

    “云溪子掌门,我也过去看看年前辈,我想她老人家一定是太闲了,我也过去陪陪她老人家。”凌家主跟在云溪子的屁股后面一起过去了。

    其他留下的人中有知道年华的,也有不知道年华的。不过知道的这些人已经决定了在年华正式出现之前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一定要看看他们惊讶的长大嘴巴露出小舌头的蠢样子,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嘲笑他们鱼唇的人了,呵呵。

    就这样这个屋子里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中心里是不怀好意,而另一部分是好奇的不得了。

    最后年华还是被劝住了,只让年夏跟李穆修过去了。

    年夏跟在何宏郎的身后,来到了一空地上,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等着了,都是一些年轻人,最大的不过二十三四岁,小的有十七八的,不过都是太阳穴鼓鼓着,都是三流高手。

    而且更加让他眼馋的是,里面竟然还有好几个漂亮美眉,虽然他不是那种花花公子,可是在华山派待了这么多天看到的最多的还是糙汉子,女人本来就少,更不要说漂亮的小姑娘了。

    上午他们两个就在那里找了一圈,失望透顶,现在才知道原来在这些大门派大家族,漂亮小姑娘也是有不少的。

    两人一边看一边小声的点评,而且他们也知道练武之人的耳朵那是相当的灵的,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赞美这个头发漂亮,那个身材不错,对面那个皮肤白皙。

    何宏郎在一边也没有阻止,都是这么大的男孩子对女孩子的肯定会比较注意,而且这两个也听有分寸,说话也不出阁。

    可是他们忘记了有的时候,不是你们不惹事,事就不惹你。

    何宏郎将他们两个送到这里后,就忙别的了,反正这是两个男孩子,也不怕会吃亏。

    何宏郎过来的时候,手里上就有坐好的纸团,让这里的人都一个抓一个,同时说明道:“抓到同样号码的人,就是对手,看到自己的号码后赶紧去找寻找对手。”

    年夏跟李穆修一人抓了一个,打开一看,年夏是一个2,李穆修则是三十七。李穆修看到年夏的号码后笑的肚子疼,“师叔你抽到的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呀,我这个三十七是不如你呀!”

    他们两个打闹过后,刚要想寻找就有人过来跟年夏还有李穆修接触,打头的是一个二十来岁长发披肩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四个穿着同款衣服的人。

    年轻人走到李穆修跟前笑的十分和煦:“不知道这位小兄弟贵姓呀,是那个门派或者那个家族的,不知道跟何师兄是什么关系呀。”

    李穆修道:“我们两个是华云派的,跟何大哥是朋友。”

    “华云派?”年轻人将华云这两个字在嘴里念叨几遍,还是没有印象,回头问其他人道:“你们听说过华云派么?”

    有人摇头道:“大师兄,咱们可都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小子不是编的,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够在校的门派。”

    大师兄点点头,“你说的对,那么你们跟何宏郎也没有关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中冒出凶光。

    “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两个臭小子竟然也敢参加比武,真是降低我们的身份!”

    “要不我们现在就把他们给打折腿,也省的他们上去了。浪费时间小师妹的时间。”

    ------题外话------

    这几天字数较少,明天开始恢复万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