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接连意外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金球直击年华的面孔,魔教教主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快意的。她从来都对自己的容貌是相当自信的,虽然已经三十多岁,可是容颜如同双十佳人一般。最重要的是纯天然的,可不是那种做了不知道多少整容手术才达到的。

    可是现在她引以为傲的天生丽质竟然被这个臭丫头说成七老八十,用化妆术掩盖缺陷的老女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台上的台下的根本大都没有想过,魔教教主竟然真的会一言不合就下杀手,如果这个承载着她八成内力的金球击在这个小姑娘的脸上的话,肯定会脑浆迸裂而死。

    魔教不愧是魔教!

    而相对比年华就成了说话太直,没有心眼的小姑娘,看她一动不动,都以为她是吓傻了呢,从内心深处都对她有了浓浓的同情。这么年轻就要命丧黄泉,真是可怜呀。

    那些心肠更软的,不由闭上了眼睛,不忍直视,不想看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桂昂香消玉殒。

    台上的各大门派家族的当家人,表情也是各样的,不过大多都是同情,当然了这同情的对象是截然相反的。

    唯一不同表情的可以说就是青城子了,眼里既有对魔教教主的不满,还有对年华的憎恶。不满魔教教主太过没有城府,沉不住气,憎恶如果不是有这些臭小子臭丫头搅局,他的计划会更加的顺畅。

    当然了没有一丝对弱者的同情,在他心里不过是杀个人罢了,有的是办法平上。而且他跟魔教也不是真的一心的,虽然互相结盟,也不过是同床异梦罢了。

    说时迟那是快,瞬间金球就到了年华的面前,年华尖叫了一声闭上眼睛!

    而魔教教主嘴角却是露出残忍的微笑,臭丫头去死吧!

    “砰!”一声清脆的响声,闭着眼睛的人更不敢睁开了,本来自认胆子还不小的,也有不少转了头。

    “这是怎么回事呀,你看到他是怎么过去的么?”

    “我没有看到呀?”

    议论纷纷的声音,让他们转过了头,睁开了眼,之后的场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他们想象中的女孩子的脑袋就想西瓜一样被砸烂的场景没有出现,因为这个金球被人牢牢的抓住了!

    而这个伸手不凡的人就是刚才一直站在那个女孩子后面的,被魔教教主调戏的面无表情的俊美青年。

    不但是台下的人大吃一惊,金球的主人,魔教教主才是最吃惊的那个,目瞪口呆!

    她刚才可是不错眼珠一直盯着,清楚的看到就在金球距离那个女孩也就十公分距离,还有零点一秒就要打到的时候,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女孩子的身旁,同时手也牢牢的抓住金球。

    魔教教主可是二流高手巅峰,是不世出的天才,不过三十有五就达到这个水准,她自认为当代武林是没有敌手的,可是现在,她发现了,自己算个屁呀,这个年轻人,不比自己差!

    她虽然只用了八成的功力,可是能够这么轻松的抓住,除非他跟自己一样也是二流高手,并且同样达到了巅峰!

    这么年轻的二流巅峰高手!这人有二十五?魔教教主放在身侧的葱葱玉手慢慢弯了起来,攥成拳头,咯吱作响。

    站在他们后面的那些掌门家主一个个都是看似镇定,其实心里不知道怎么恼火呢,要是刚才的时候,自己出去阻止一下,说不定能够得到这个天赋惊天的少侠的一丝感激。

    对他们来说,虽然魔教神秘,魔教教主也挺厉害,不过毕竟这些名门正派除了极其个别的,比如八卦门什么的,都有身后的底蕴,根本就不怕魔教这样的新型教派。

    当年之所以八卦门能够取代点苍派成功,主要还是人家点苍派自己门派了出了天大的问题,八卦门这才有机会取而代之的。当然了也不能够说人家一点实力都没有,要不然检漏也轮不到八卦门呀。

    他们看重的是展青云的后劲,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二流巅峰高手,已经跟在座的不少掌门家主一样了,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二流巅峰,有三个是一流高手,还有几个二流高阶的呢。

    这么年轻的二流巅峰高手,能够达到一流高手,那比他们要容易的多呀,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很大的几率能够冲击顶尖高手!

    现在的顶尖高手,有多少个?除了那个神神秘秘还不知道到底存在不存在的存在,就只剩下少林寺内院主持方丈空竹大师,还有就是武当掌门真人!这两位武当掌门真人小一点也快八十岁了,少林方丈干脆都八十了。

    说不定二三十年后,这位展青云就是一位顶尖高手了。一位四十多岁的顶尖高手,能够吓掉人的下巴呀。

    而且四十多岁的年纪对于武林中人来说,还非常的年轻呢,说不定还能够冲击一下几百年没有人能够达到的境界:先天!

    现今武林先天高手这个名词也只有能够在武林典籍中出现了,对于武林中人就是一个传说!先天高手能够达到什么的地步也是一个谜,不过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先天高手一定有通天彻地之能!

    就算是武当掌门真人心里都有诧异,不过诧异过后却有种惊喜,不要看他整天嘻嘻哈哈的,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跟空竹大师这辈子能够成就先天的机会是不多了,年纪大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有关顶尖高手还有先天高手的资料太少了,虽然他们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可是两人能够总结出来的东西也太少了。如果再多了一个的话,效果可不是二加一等于三这么简单的。

    之前就听这次武林大会上另一位神秘的顶尖高手要到,他是欢喜雀跃呀,虽然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人家的影子,可是现在看到展青云,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呀!

    武当掌门并不为展青云不是他们武当的人而感到失望,当然失落是有一点的。究其原因就是如果展青云是武当派的人的话,即使最后成就顶尖高手,得到的经验跟他也差不多,两人就重了。现在需要的是经验的多样性。

    这也是因为现在武林中等级也是相当的严格的,少林跟武当是毋庸置疑的泰山北斗,即使有其他五大门派,十大家族,对他们也形不成什么太大的冲击。武当掌门能够这么想,也是因为有底气在那里。

    更何况虽然展青云资质逆天,可是能否成为顶尖高手,甚至先天高手,也是一个未知数而已!

    其他那些知道内幕的人们,心里那叫一个酸涩呀,年前辈就不用说了,那是不能够肖想的,就算是展青云(展前辈)能够在我们门派(家族)也好呀。一个小小才五个人(其中一个还在年华的肚子里呢,不过其他人不知道而已。)的小小微型门派,竟然能够集齐这两大高手,真是暴殄天物呀!

    台下吃惊过后也在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才这么大的年纪竟然就能够抵抗住魔教教主的一击了,这用不了两年就要追上魔教教主了。”有人感叹道。

    旁边一个无门无派的二流高手,冷哼一声道:“你说错了,我是二流高阶高手,就算是我也不能够速度这么快,而且接的这么的没有烟火气,要我看上面那位小兄弟,已经达到了二流巅峰了。”

    前一个人不服气了:“你还二流高阶高手呢,要是你真是的话,都去前面坐着了,还用的着跟我们挤在后面……”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坐在他旁边的好友给拽了一下,趴在他耳边嘀咕几句后,这热的脸色都变了,赶紧道歉。

    “对不起,付大侠真是对不起,我老朱这张嘴就是没有把门的。”

    原来做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就是武林中有名的独行侠在人榜排名第十的双刀付海波!

    有了付海波这个有名高手金口玉言,台下人再看展青云时候,眼里都带着星星了。

    人人纷纷发出“噢!”的惊诧声,望着展青云的眼神充满了火热呀,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而且对方年纪太小自己太老,都要冲上去跪倒磕头叫师傅了。

    魔教教主知道自己想要杀了那个臭丫头的想法是办不到了,眼睛扫过那个攀着身边男人肩膀一副受到惊吓样子的女孩,再看向展青云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懊悔还有楚楚可怜。她这么一个大教主大美女用这样的眼神,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心软的。

    可是当她的眼神真的跟展青云对上的时候,心里泛起了巨大的恐惧,那狠厉的带着浓浓杀气的目光,犹如最最锋利的利箭刺入的她的心脏,让她心惊肉跳,不能自已,一股尿意涌了上来。

    还好对方很快就低下头,将女孩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要不然她都要丑态毕露了!但是她现在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的武器金铃索上的金球还在他手里呢,她要怎么弄回来呀。这可是她师父送给她的兵器,上面的金球可是不是凡铁,整个华夏可就只有这一个。

    就在魔教教主忍不住要求救,只感到自己的手一紧,再一松,眼睁睁的看着本来还在手里握着的千年冰蚕丝做成的凌索被那个男人给拽了过去……

    可是打又打不过,最后魔教教主深吸了一口气,对华山掌门云溪子道:“还请云溪子前辈帮我!”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云溪子看看她,抬头往向年华展青云他们的位置,就见年华拿着金铃索一副开心的样子,暗自好笑,这位前辈是越来越小孩子性格了。他知道如果是他开口的话,年前辈肯定会给自己,可是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过来搅局的魔教教主,去求年前辈呢!

    “教主,恕我直言,你的金铃索可是人家故意抢走的,起因是你无故攻击他的未婚妻,展大侠这才出手的,金铃索到了人家的手里,就成了战利品,呵呵,我是没有这么大的脸面去要人家的东西呀!”

    年华挺喜欢这个金铃索的,当然不是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兵器,而是因为……这真是一个挺好的婴儿玩具,小孩子都喜欢颜色鲜亮的,这个金球颜色金黄,孩子一定喜欢。

    至于这个千年冰蚕丝做成的凌索么,嗯,看看这宽度,这长度,这柔滑的程度,给小孩子做夏天穿的小褂子还是挺不错的。年华抬头给了魔教教主一个感激的微笑,这礼物实在是太好了,太贴心了!

    当她把她的打算跟展青云说的时候,魔教教主的眼睛都红了,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这臭丫头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云溪子是哭笑不得,哎呀,您自己心里想想就行了,就不要说出来了,我看您根本就是专门气着她的!

    魔教教主气愤过后,努力冷静下来,能够坐到这个位子上的人都没有白痴,她知道抢是抢不过来了,不过办法也是有的!

    “哈哈,我刚才听说你们这个门派想要跟我们魔教争一争七大门派的最后一个名额?”魔教教主眼珠子一转,看向展青云。

    不过说话的却不是那个姓展的俊美男子,而是一直在那里比比划划的那个臭丫头。

    “好呀,教主奶奶,那咱们就开始吧!”

    年华听完就知道她是打什么主意了,不就是看自己这里人少不说,除了展青云其余的三个人最厉害的也就是一个三流巅峰高手,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教主奶奶?魔教教主嘴角直跳,“不过我想要跟你打一个。”

    年华眨眨眼,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什么赌呀?”

    魔教教主道:“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咱们就赌你手里的那个金铃索,如果我们魔教赢了你们要将金铃索还给我!”

    点点头,年华又问道:“那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你要给我们什么呀?”

    魔教家主皮笑肉不笑的道:“呵呵,我们是不会输的。”

    “可是要是出现万一呢?现在金铃索可是我的了,你说打赌也不能光让我们一方出东西呀,哦,我们输了,我们的金铃索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就什么都不用付出么?”年华反问道。

    “不要忘了,金铃索本来就是我的!”魔教教主有种想要冲过去亲手杀了这个臭丫头的冲动,可是当扫到站在她旁边的按个男人的时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年华嗤笑道:“是我搞不清状况,还是你搞不清状况呀,你只能够算是这个什么金铃索的前主人,现在它的所有权属于我!”

    魔教教主差点咬碎那一口银牙,“可是我这次来没有带什么价值能够跟的上金铃索的东西,这样我可以给你签一张支票怎样,一百万!”

    年华十分干脆的摇摇头,鄙视道:“你是再骗傻子呢么,这个金铃索一百万就能够买一个的话,我给你一个亿你去给我批发一百个怎么样!”

    两人你来我往,就开始在金铃索到底值多少钱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经过十多分钟的辩论后,最终的结果就是,魔教教主用她珍藏的一把“焦尾琴”来作为筹码。

    “不过我现在没有拿过来,不过如果我们真的输了话,我会亲自送到你的手上,你放心吧。”魔教教主认命了。

    年华则是摇摇头:“我还是不放心你的信用。”想了想后道:“要不这样吧,你给我写个欠条得了,然后签上你的大名,到时候,你想赖都赖不了了!”

    魔教教主:“……”

    空竹真人,武当掌门,云溪子:“……”

    其他人:“……”

    而年华他们这边人行动那是相当迅速的,年夏一溜烟跑回他们棚子,拿出来纸笔,递给展青云。

    最后魔教教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还按了一个鲜红的指印!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双方都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比武了。

    见双方都准备好了,台上的掌门家主们纷纷下了台,就站在距离台下观众不远的地方。一个个是凝神静气,望着台上。

    原本就坐在台下的那些人,更是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就怕惊扰了这场比武。

    魔教教主娇笑道:“刚才我们跟八卦门的比试,就是我们先派出的人。”话里暗示的意味那是相当的明显了。

    听魔教教主说起八卦门,人们这才发现八卦门已经不见了,那一定是回去了。

    年华刚要习惯性的跟她辩几句,刚张开嘴,又闭上了,眼珠子一转,让展青云第一个出场。

    魔教教主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她作势酥手捏成兰花指状,故作擦拭眼角叹气道:“我都被展兄弟给吓到了,是绝对不敢跟展兄弟动手,还是右护法你去会会吧。”

    右护法上前一步,到了她面前,抱拳大声道:“属下一定竭尽全力。”两人的视线一触就分开了。

    走到展青云的跟前,右护法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拉开架势。

    展青云却是双脚成八字形,双手自然下垂,仿佛不在意的样子。

    刚才已经亲眼看到展青云功力的这些人,觉得是因为展青云对对手不屑一顾,这才摆出这么轻松的姿势。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展青云虽然也学过一些套路,可是都是那种一击必杀型的,都是军队中经过无数的能人按照普通人能够达到的极限,而研发出来的直攻对方软肋的杀招。

    展青云对这些杀招尤其敏感,再经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较量,在之上又开发出适合他自己的招式。

    即使是在没有修为之前,他凭借着自己的能力,直面一个三流巅峰的武林中人也是能够直面击退的。

    就算是二流高手,如果方法得当也不是没有可能性,当然那个时候如果面对的是二流高手,他用的就会是特制的枪械了。

    因此当展青云开始练武后,除了内力还有轻功之外的那些武功套路他是没有学的,所以他当然不用起手式了。

    右护法的白骨爪刚才已经经过检验了,的确是相当的厉害,不过他跟人家展青云修为就不同,落败是必然的。不过到底会什么时候落败,那就不得而知了。台下的人都挺期待的,甚至有人都开始下注了。

    右护法当然也知道自己肯定会输,可是也不想输的太快。比武开始后,他就开始满场的游走,跟于八卦门的秦昊比武招招狠辣是完全不同的,他根本就不往展青云身边凑。

    展青云向他那个方向走两步,他就油滑会拉开距离,每次都是,就是不跟展青云碰上。展青云的眉毛皱了一下!

    台下本来以为会是一场精彩绝伦好戏的人们,再看到右护法竟然只顾得逃跑,根本就不敢去攻击展青云的时候,那叫一个失望透顶呀!

    有些喊几嗓子,可是旁边站着的那些掌门家主都还没有说哈呢,根本就轮不上他们,还是算了吧,只能够寄希望于展青云赶紧的追上对方。

    展青云在右护法又一次逃窜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可不喜欢这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目光一闪,放在身侧的手,手指接连弹起弹起,几道劲风,无声无息的直奔右护法的身周各大穴位。

    本来右护法还挺美呢,教主交给自己的任务,自己完成的不错呀,等到……的时候论功行赏,肯定有自己一份,哈哈,哈哈!啊……我怎么一动都动不了了,哎呀,也不能够说话了,我这是被点穴了?可是我附近没有其他人呀!救命呀!

    魔教教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媚眼如丝的看着两人的战斗,忽然魔教教主嘴角的笑容消失了,换上的则是惊恐万分的表情,手指颤抖的指着台上的展青云,嘴唇颤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才那个姓展的使出来的弹指神功,弹出来的可是水滴,从空气中凝聚出的水滴!这可是只有一流高手才能够做到的,二流之下,即使是自己这样的巅峰都是每一办法做成的。

    她突然感到头有点晕,真真是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年纪轻轻不超过二十五队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位一流高手!

    台下的人一开始不明白,可是那些掌门家主眼力是一个比一个敏锐,结果就是绝大多数人身体都僵住了,就连呼吸都开始微弱了,这台打击人了有木有呀。

    其中最被打击就是被称为武林泰斗的武当掌门真人了,他作为一个顶尖高手竟然没有看出来这位竟然已经是一位顶尖高手了!竟然一点都没有看出来!他转头看向空竹大师,大师倒是一脸的平静,丝毫看不出一丝的波澜,不由感叹,自己这心性修为还是比不上空竹大师呀。

    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空竹大师早就知道他的真正修为境界了,而且最吓人的根本就不是这一位。

    不知道他如果知道年小友的真正修为的话,会不会一头栽倒在地上,反正他那个时候就有这种冲动,还好他忍住了,并没有在人家面前出丑。

    有位家主直接喊了出来:“竟然是一流高手!我的天啊!”

    台下的人刹那间无比的安静,可是下一刻,轰动了!还有没有搞错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不到二十五岁的一流高手,这是逆天的节奏呀。

    突然远处传来一个人焦急的叫喊声:“云溪子,云溪子,大事不好了!”

    云溪子转过头,看竟然是好友“赛华佗”李文献,这是怎么了。

    “赛华佗”李文献也是武林中人,虽然武功不是太出众,不过轻功却是不错的,很快他就到了云溪子的跟前,气喘吁吁的。

    “李兄,赶紧擦擦汗,慢慢说。”云溪子对李文献十分的客气。

    李文献摇摇头,喘了几粗气后,焦急的道:“云溪子,不能再慢了,再慢咱们都要完蛋了,你们都中毒了!”

    “什么?中毒?”云溪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仅是他,其人也是被吓到了,下意识的想要不相信,可是过来说这件事的人可是李文献,外号“赛华佗”,他说的话,那是相当可信的。

    人们知道这件事第一个动作就是找个地方打坐内视,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中毒!

    而最后的结果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恐惧,因为他们

    发现他们体内的内力竟然不能够运转了!身体也开始越见虚弱,“噗通”,有站着的人栽了下去。

    不过一分钟,看台下的站着的“噼里啪啦”就跟下饺子一样倒下了一大片,坐着的也东倒西歪,就连掌门家主中几个修为比较差的人,也是摇摇欲坠了,被旁边的人给撑住。

    年华这边年夏跟李穆修也已经倒下了,就剩下展青云还站在那里,而年华则是被他抱在怀里,看那个样子,也是不行了。

    魔教教主仰天长笑:“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蠢材,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所有人都玩弄在我的鼓掌中。”说着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旋转着收了回去。

    “这是你们魔门的做的!”云溪子怒吼道,他的身体也开始有点摇晃了。

    魔教教主跳下台子,想要往前迈步,可是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往后退了几步,“我不会往前走的,对了空竹大师还要武当掌门真人,你们两个就不要坚持了,为了让你们尽快的倒下,我可是给你们下的量多了不少呀。”

    然后又跳上了台,走到已经搂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展青云跟年华身边,蹲下身子,一手托起年华的脸,冷笑道:“你狂呀,你怎么不狂了,仗着你男朋友竟然敢跟老娘作对,真是不要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说到这里,抬手就要去掐她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徒儿!”

    魔教教主身体一震,露出开心的笑容,飞奔了过去,扑到来人的脚下,单膝跪地,拱手道:“恭迎圣主驾临!”

    剩下的魔教教众也跪在她的身后,五体投地,口里整齐的喊着:“恭迎圣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圣主哈哈一笑,手一摆:“好了,平身吧。”

    “谢圣主!”呼啦啦的站起一大片。

    圣主看向台下,当看到跌坐在地上的空竹大师还要武当掌门真人的时候,脸上露出你们也有今天的欢喜之色,“哈哈,真是风华岁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呀!当初你们残杀我们血宗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今天还能够看到我呀!”

    “原来你们是血宗余孽呀,怪不得呢!唉,你应该就是当初诶我一掌打下山崖的血宁子吧。”空竹大师问道。

    圣主点点头:“空竹大师你这记忆还是不错呀,没错我就是血宁子,当初你把我打下山崖倒是让我得到了魔教的传承,我在这里还要多谢你呢。”

    跌坐在那里的年华,差一点扑哧笑出来,跌下山崖然后得到奇遇,这不是武侠小说里,主角管用的桥段么,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真人版的,真是感到一阵的新奇好玩,如果不是现在的时间地点不对的话,她都想要过去好好跟这位请教了。

    仔细看这位圣主,应该年纪不小了,可是竟然如同三十许人,真是驻颜有术呀,长相也是不俗,笑起来非常有成熟男人的韵味,就是那双太过阴霾的眼神让人能够感到这人不是一个善茬!

    武当掌门真人冷声一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想杀就杀!”

    血宁子摇摇手指头,“不行,自从我被你们打下山崖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了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你,这不自从我达到顶尖高手之后,就开始布置这个局,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当听到血宁子说自己是顶尖高手,而空竹大师跟武当掌门真人没有反驳的时候,暗道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突然这个时候,青城子竟然站了起来,很多人开始将希望的目光投向青城子,可是云溪子却是厉声道:“青城子,你竟然跟血宁子勾结在一起!”

    青城子摇摇头,“云溪子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叫做勾结呀,我们这叫各需所有,我们这叫结盟。而且”他贴近云溪子的脸,轻声道:“你应该叫血宁子前辈为前辈,你师父交给你的礼貌,你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云溪子直接一口就碎到了青城子脸上,骂道:“幸亏青灵子前辈如果知道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即使死了也要被你气活了,再死一次!”

    青城子用袖子擦掉脸上的涂抹,挥掌打在云溪子脸上,“啪”,云溪子的右脸肿起了一大块,就在他还想要打他左脸的时候,被血宁子给叫住了,“够了,青城子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青城子顿了一下,云溪子分明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怒意,可是很快又隐了回去,换上了一副笑容。

    “前辈不知道您叫我有什么事情?”青城子谄媚道。

    血宁子笑着问道:“是不是我吩咐你什么事情,你都愿意去做呀!”

    青城子犹豫了一下。

    血宁子大方的道:“算了,我也不想要强人所难!”不过眼中的失望却是不容错过。

    青城子眼睛跳了几下,他觉得如果再拒绝的话,那一定是不知好歹的,点头道:“前辈有事尽管吩咐,晚辈一定是竭尽全力。”说完后又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如果实在晚辈能够达到的范围内!”潜台词就是如果超过我的能力范围内了,那就不好意思了,而这个能力范围到底是什么,有多少,只有青城子自己才知道了。

    血宁子笑的及其的柔和,“你放心吧,我让你去做的肯定是你做的到的!”

    青城子松了一口气,就怕让他做做不到的,赶紧恭维血宁子:“前辈真是……”说道一半他就说不下去了!低头看着胸前的手臂,一时间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手臂抽出来,鲜血淋漓的手上还攥着一个不断跳动的东西的时候,哀嚎一声,栽倒在地,身体抽搐几下,一动不动了!

    其他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血宁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将跟他一伙的人,徒手挖出了心脏!

    “徒儿,把这个新鲜的心脏给我收好,今天晚上就用它给我做一道好菜!”血宁子将心脏扔了出去。

    魔教教主虽然皱着眉头,可是还是将心脏用衣服隔着手掌接住,然后直接脱下这件衣服,将心脏裹起来,眼不见为净。

    血宁子也不去看魔教教主将这颗心怎么样了,而是开始说起了他的远大理想。

    “我这次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浅谈一下我的理想!我实在是荣幸之至呀,还希望大家认真的听,仔细的体会。”如果忽略掉血宁子手上的鲜血,大家肯定以为他是一个大学老师呢,温文尔雅,可是当看到他手上的鲜血的时候,才想起这老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杀人魔王!

    “我的梦想是建立一个和谐的武林,里面不分正派跟魔门,所有的人都毫无限制自由自在的生活,普通人就是咱们的努力,努力的为咱们干活,还有提供娱乐活动!”

    “想杀人的话,行去杀吧,不过不要超过一百个,虽然人多可是如果无限制的杀,也会越来越少,必须要休养生息。想要美女的话,行去掠夺吧,但是一次不要超过三个,小心精尽人亡。想要吃喝了,随便去那个酒店就都可以,都会受到最最热烈的欢迎……”

    血宁子越说越兴奋,占满鲜血的手掌在空中挥舞着,上面的鲜血被甩了出去,甚至有些都甩到了这些掌门家主的身上。

    “哈哈,你说这好不好呀,妙不妙呀!”血宁子为他自己的梦想感到由衷的敬佩,“这简直就是天下大同的世界呀。”

    所有听到他话的人,心里不约而同出现了了一个词语,那就是“疯子”!

    空竹大师叹了口气,“老衲对不起大家,是我当初把他的脑袋给打坏了!”

    “扑哧!我不行了!”因为太过的寂静,轻微的声音都会被听到。

    血宁子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四个年轻人坐在那里,而笑的人就是那个被一个男生搂在怀里的女孩。

    不仅是他看到了,魔教教主也看到了,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咬牙切齿道:“师父,我帮你把这个臭丫头给宰了!”说着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逼近年华。

    展青云艰难的将年华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黑白分明的星眸里闪烁着惊人的魅力,“要杀就杀我,不要欺负她一个女孩子!”

    魔教教主气结,想要结果了他们两个,可是又舍不得展青云。

    血宁子在一边也看出了她的不对,他这个徒弟平时可是非常干脆的,取人性命从来都不会犹豫,这次怎么了这是,不由开口道:“徒儿!”

    魔教教主身子一震,突然有了主意,转身躬身拱手道:“师父,我以为应该留下这个男人的命,他不过二十多岁已经是一流高手了,前途不可限量,就是圣教都没有这样的好苗子!”

    血宁子“哦”了一声,问道:“如果我答应的话,你会用什么办法收复他呀,如果没有办法收服的话,让他活下去,可就成祸害了!”

    魔教教主感觉有门,立刻笑着道:“师父,我会把他给征服的。”说着挑衅的看向还猫在男人怀里的臭丫头,一点姿色都没有竟然还霸占这样的极品男,也不怕天打雷劈!

    血宁子从展青云的眼里就看到了不屈服,不认为自己徒弟能够做到,可是这是徒儿第一次求自己,看起来是看上这个臭小子了,还是满足她吧!“那好吧,不过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

    魔教教主大喜过望,“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