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武林盟主
    “不要,青云我好害怕呀!”年华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展青云的肩头,身子还一颤一颤的,可以看出她是极度的恐惧。

    魔教教主哈哈笑道:“臭丫头你刚才不是还挺狂妄的么,你现在怎么不狂了,啊!”说道最后脸色狰狞可怕,娇媚的容貌变成了夜叉。

    台下的云溪子看到这一幕怒吼道:“你吓唬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把我给杀了呀!”

    魔教教主低头,眼中露出不谑的表情:“你放心好了,我会一个个的送你上西天的,不要着急,不过我会把你放在最后一个,让你看看得罪我们师徒的下场。”

    扭过头,魔教教主蹲下身子,跟展青云年华的视线相平,伸手想要去摸展青云的脸,可是被躲过去了。脸色难看起来,手一拐弯,按在年华的脑袋上,用力抓着她的头发将头抬了起来:“哼,臭丫头,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不过在死之前,我要他亲眼看着你这张脸变成鬼。”

    魔教教主说完这句话,另一只纤纤玉手突然变成了乌黑的颜色,指甲爆出,咬紧牙关朝着年华的脸挥了过去。如果挥实了的话,年华的这张脸也就不能够要了。

    台下的人武林中人也看了出来,他们一眼就看出这是武林中有名的歹毒功夫,五毒爪。被五毒爪弄出一点伤,都会全身溃烂而死,没有例外。

    很多人都无比同情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不过空竹大师虽然暗暗担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也看不出年华跟展青云,身上有恐惧感。

    魔教教主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如何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是中招了,想要开口呼救可是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

    不知所措她,突然看到那个被她抓起头发的女孩子,脸上绽放出大大的微笑,然后一把抓住自己的胳膊,“嘎巴”一声,剧痛袭来,再看她的胳膊已经变成了一个不自然的弧度了。

    她眼中满是恐惧,她以为的小猫咪竟然会是一只老虎,而且还是吃人的老虎!

    她惊惧的看着这个女孩子,耳边传来对方的声音:“真是不好意思,我想你的愿望是实现不了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年华,你不要再玩了!”这是那个男人的声音。魔教教主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男人,可是去从他眼中看到了冷漠看到了厌恶。她想要呼救,可是因为她根本就发不出来声音,只能够寄希望有人看到她这里的异样。

    可是之前年华就已经算到了这一点,她抓住魔教教主手臂的画面根本就不会被他们看到,这个画面完全别魔教教主自己的身体给挡住了。而且他们现在都以为是魔教教主在教训年华,当然不会想到会出现变故。

    魔教教主感到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一丝的鲜血,她眨眨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要死了,明明刚才她都要把这个臭丫头给杀死了,为什么最后反而死的会是自己呢。“师,师父,救救……”

    血宁子本来正在用嘱咐魔教教众事情,突然听到他徒儿的声音,转身看去,瞳孔瞬间放大,他的宝贝徒弟竟然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胸口已经被打的凹了进去,双眼鼻子嘴巴还有耳朵七窍流血,已经死了!

    呆滞,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的人明明都已经被制住了饿,怎么会有人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把他的徒弟给杀了呢,这不可能,可是到底是谁做的呢?

    这里只有两个目击者,就是那对小两口,血宁子面目狰狞过去,声音狠厉的问道:“你们看到是谁伤了我的徒弟么?”

    那两个人没有说话,血宁子眯了眯眼睛,承诺道:“如果你们两个高速我到底是谁,我会将你们两个给放了的。”

    血宁子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说,他不由更加的愤怒,这个时候右护法提醒道:“主人,他们中了咱们的药,功力低一点的人,是没有办法说话的。”

    血宁子一想也是,台下的那些人都不能够说话了,也就那云溪子几个最最厉害的人能够说话。

    想到这里,血宁子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从腰带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就压放到年华的鼻子底下。之所以选择年华就是看她不会武功,没有什么威胁。

    血宁子将瓶子放到这个女孩子的鼻子底下,女孩子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刹那间一把攥住他的手,一转,瓶子竟然到了人家的手里了。

    “谢谢你了。”年华笑的更加的开心了,另一只手出掌打向血宁子的左胸。

    血宁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大高手,能够这么轻易的从自己手里夺走东西,绝对是顶尖高手呀。随后这一掌,更是让他的猜想变成了现实。

    血宁子暗恨,可是也不敢用自己的肉身去硬接这一掌,如果这么做了,自己仓促之下受重伤都是轻的。

    年华看血宁子被自己逼退,甩手将瓶子扔给了身边的展青云。

    展青云一跃而起,回头看了眼年华,担心的抿抿嘴,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几步跳下了台。

    而年夏跟李穆修也机灵的跟在展青云的身后,现在只有他的身后才是最最安全的。

    台下本来都在等死的人,看到这一幕都被惊呆了,云溪子哈哈大笑:“我就说年前辈不是那么好像与的,哈哈!”

    年前辈?能够被一个一流高手巅峰的大高手叫做前辈的除了顶尖高手,还能够是什么人!台上的那个一脸青涩的女孩子竟然是一位顶尖高手!不行,我要晕了!

    不少人是头昏眼花,不过眩晕之后则是无比的喜悦,既然是顶尖高手那至少能够挡住血宁子了,即使杀不死,也能够抵挡片刻吧,而且现在这位展大侠还拿着解药下来了。

    展青云歉意的看了眼云溪子,先将瓶子放到少林寺主持方丈空竹大师鼻子下,接着是武当掌门真人,然后才是跟他最最熟悉的云溪子,最后是其他人,当然即使剩余的人中,也是先把先认识的人给解了,再是其他的人。

    做完这件事后,展青云将小瓶子塞给年夏,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而他本人则是翻上台长,阻挡住冲过来想要杀掉云溪子他们的魔教教众。

    魔教教众根本就没有一流高手,而且最厉害的二流巅峰的魔教教主也死了,剩下的人在展青云手下根本过不了三招。二十多个人,眨眼睛就被杀了三个。

    剩下的人一看不对劲,分头就要跑,可是展青云当然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松的离开的,虽然魔刀没有在手,他直接用罡气凝成一把大刀,大刀一挥将往东跑的两人,一刀两断,肠子肚子掉了满地。

    其他人都被吓了一条,逃窜的速度慢了点,更是让展青云抓住机会,抓紧时间又杀了几个,展青云现在就想快点把人都给杀死然后去帮年华。

    再看血宁子跟年华这边,年华明显落了下风,如果之前处在巅峰状态,年华自然不惧血宁子,可是现在不是正在非常时期么,肚子里的小东西还是给她不少的影响。

    血宁子的邪笑道:“小丫头,我看你赶紧投降比较痛快,就算是地下的那些人嗅到了解药,想要发挥作用也要一个多小时,这个一个多小时,我早就把你给擒下了。还是不要再挣扎了。”

    年华却是丝毫不怵,“是么,就算是我打不过你又怎么样,只要最后是你死不是我死,不久行了么。”

    血宁子摇摇头,无奈的道:“你这孩子还真是太倔强了。不过我喜欢。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了你的。我看你年纪不大就达到了顶尖高手,这基因实在是逆天,我跟你以后的孩子肯定能够步入先天呀!”

    年华温柔的笑着:“当然了,我儿子当然是最最厉害的。”她的身上散发着慈爱的气息,“可惜你是看不到我儿子出生的时候了。”

    血宁子刚要说什么,突然觉得自己身上非常不对劲,慢慢的察觉到体力竟然慢慢流逝,内力也开始慢慢消失,动作也开始缓慢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惊慌的看向对面那个嘴角挂着笑容的女孩,这一定是她搞的鬼,他坚信着,“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毒!”

    年华干脆停下手,反正对方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听到血宁子的问话,她无辜的眨眨眼:“你再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呀!”

    这无辜的表情看在血宁子眼里就犹如魔鬼一样的恐怖,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计划了二十多年的完美无缺的计划,竟然就摆在了这个小丫头手里,不过他是不会认输的。

    血宁子抬起头来,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小友,你能不能把解药给我,只要得到解药我一定马上就离开这里,马上离开华夏,你放心吧,在我有生之年我是绝对不会踏入华夏一步的。”

    年华摸摸自己的脸蛋,眼睛中流露出犹豫。

    血宁子自认抓住了这个女孩子可怜弱小的心思,装的更加的虚弱了,而且他知道他自己长相是相当的好,虽然有种耻辱感,可是还是四十五度将他最英俊的一面对着年华,声音放得低低的,低醇磁性让人着迷,“小友,放了我吧,你也不忍心我被这些人给残忍的杀死吧!”

    “我是觉得挺不忍心的。”年华脸上有点六神无主,“可是要是你再来华夏怎么办呀,我又不知道你到底在那里。”

    血宁子心里更加的高兴了,这要对方犹豫了,这就是好的现象了,只要犹豫了,就说明她的心里防线已经开始松动了,在加把油,一定能够将对方的心里防线撕碎,说不定还能够凭借自己出众的外貌将这个天资逆天的女孩给弄走。

    血宁子高兴了,其他人就开始担心起来了,尤其是那些之前不了解年华的人,尤其担心,不过却被空竹大师云溪子凌家主还有袁白鹤这几个最最了解年华的人给制止了,年华(年前辈),这根本就是逗着对方玩呢,以她的心性一定不会留下这个隐患的。

    血宁子抬头掠过年华,发现他的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被屠宰一空了,现在就是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了,而那个刽子手马上就要过来了,他必须抓紧时间,要不然他就真的葬身于此呀。

    “小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放了我吧,只要放了我,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你不觉得我长得不错么。你可以跟我一起走。”说着眼睛中出现了两个小漩涡,仿佛能够将一个人的灵魂吸了进去。

    年华的目光开始呆滞起来:“我当然愿意跟你走,可是……”她顿了顿。

    血宁子一听有门,开心的道:“可是什么……”

    年华无辜的道:“可是你已经没有救了,五……”她干脆张开五指倒计时。

    血宁子瞪大了眼睛不愿相信他听到的,还在那里挣扎呢,“你一定再骗我对不对,你怎么舍得将我给杀死呀。”

    “四……”

    “小友,求求你快点吧解药给我,快点给我。”愈来愈虚弱的血宁子哀求道。

    “三……”

    “不要,我不要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我不能够死。”腿一软坐在那里的血宁子吼道。

    “二……”

    “老天爷根本就不敢收我,几十年前没有收我,这次也不会的。我还要统一武林,我还要当皇帝,我还要长生不老!”倒在那里的血宁子彻底疯狂了。

    “一,唉……”年华摇摇头,这人到了这份上也是魔障了。

    当年华的一数完,果然血宁子只感到身体无比的虚弱,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原来饱满无比的身体已经消受的如同披着皮的骷髅,难看的可以。

    血宁子艰难的抬起手,看着他皮包着骨头如同鬼爪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咽了最后一口气。

    即使知道他最后一定会死的,看到这里,年华还是有些感叹。这人还是不要太过贪婪了。

    展青云散掉罡气凝结成的刀,几步跨到年华的身后,一把将她包在怀里,手摸向她的脉搏,小心翼翼的把脉,最后松了一口气。

    年华笑着道:“我其实运动量并没有多少,就是跟他周旋了几下罢了。”功臣可是另有其人呀,想着一个金色的小东西,从血宁子身上钻了出来,抖干净身上的脏东西,这才想要钻进年华的衣服里面,不过却被年华嫌恶的给挡住了。

    最后鬼铃萤只好委委屈屈的贴在她的内衣外面,不沾她的皮肤。

    展青云站在台上扫视一周,上面除了死人就是死人,还是不要在上面待着了。

    年华也看了两眼,就捂住自己的眼睛,就在展青云以为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听年华道:“我不能看这些东西,我看到了就相当于我儿子看到了,这不利于胎教呀。”

    展青云在她看不到的地反翻了个白眼,现在说这些会不会太晚了呀,好像刚才那个弄死罪魁祸首血宁子的人不是你一样,不过这些话也只能够在心里想想罢了,他是没有胆子说出来的。

    展青云抱着年华下了台,走到云溪子他们面前,问道:“不知道各位感觉怎么样了?”

    空竹大师笑着道:“老衲除了不能够运功之外,行动已经无碍了,再过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功力也就能够恢复了。”

    武当掌门真人从展青云抱着年华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年华,空竹大师说完后,他就突然问道:“那个弄坏我的电话线跟我捣乱的人是不是你呀。”

    其他人也想起来,当时武当掌门真人演讲时候发生的两次特殊事件,他们也想知道答案啊,也对那个能够制止这个大话痨的人说声感谢呀。

    年华十分干脆的承认了,“你说的没错,就是我,你的演讲实在是太长太乏味了,毫无兴趣可言,乏善可陈,对宝宝的胎教不好。”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我这可是让我徒孙从网上给我摘录下来的。”武当掌门真人不干了,可是说完后他反应过来,“胎教?什么是胎教啊?”当了一辈子光棍的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们山上有没有小孩子。

    可是其他那些结了婚,孩子都比年华还要大的掌门家主们确实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年华。

    云溪子作为其中的代表,磕磕巴巴的问道:“年,年前辈,您,您说的是,是真的?”

    年华还没有说话,那边拿着瓶子过来的年夏尖叫起来,“老姐你刚才说胎教?你怀孕了?”刚才云溪子没有说出的而两个字被年夏给问了出来。

    年华看弟弟问,也没没有打算再瞒着他,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对呀,已经两个月了,呵呵!”

    年夏:“……”

    李穆修:“……”

    其他人:“……”

    “你竟然怀着孕还跑到这里参加武林大会,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啊。”年夏沉默过后就爆发起来,先吼他老姐,然后又将目标放到展青云身上,“你肯定知道我老姐怀孕了是不是!你竟然不拦着她,还跟她一起胡闹。”

    展青云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毕竟的确是他疏忽了。

    骂完展青云,年夏又把火力对准自己老姐,他也知道自家老姐的脾气一上来,不要说展青云了,就算是家中的长辈都没有办法,即使是沈茜年建国同志都不行。

    “好了好了。”年华从展青云的怀里挣脱,拉住弟弟的手,祈求原谅:“我这不是怕你们都不让我过来么,我这才初次下策的,你放心吧,绝对没有下次了。”

    年华一边说一边观察年夏的表情,“好不好么,好不好么,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呀。”说着回头跟云溪子他们挤挤眼,让他们帮她说话。

    虽然现在是地方不对,可是云溪子看着年前辈可怜的表情还是想要笑,可是笑了话还挺不地道的,还是忍住了,一本正经的道:“年夏呀,如果这次不是年前辈过来的话,我们在场的这些人,所有的人都要报销在这里呀。年华前辈展大侠还有你们是救了我们所有的人呀,我们在这里表示感谢。”说着躬身鞠躬。

    其他身体能够活动的人,也都跟着鞠躬,这可是真心实意的。

    年夏看这么多人站在他老姐那一边,最后只能够瞪了她一眼,然后就心不甘情不愿的先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然后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担心的道:“老姐,这里的解药就剩下一点点了,我怕用完了一点样本都没有,就拿回来了,剩下的人怎么办呀,还有多一半人没有解开毒药呢。”

    被解开的松了口气,还没有轮到的则是眼巴巴的看着前面的这些人,现在生死可就在人家的掌握之中呢。

    那边在血宁子过来就装中毒的“赛华佗”说话了:“没有关系,只要有一点,我就能够配成一样的解药。”

    年夏赶紧将瓶子给他,“那就拜托您了。”

    “赛华佗”将小瓶子装好后,好奇的问道:“年前辈,你们四个人呢怎么没有中毒呢?”

    其他所有的人都看向年华等人,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疑问。

    在那好的示意下,展青云年夏还有李穆修都将一个玉符拿出来,原本玉质通透色泽饱满的翡翠,现在上面蒙了一层灰灰的东西。

    两位顶尖高手见多识广,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护身玉符。”

    袁白鹿这个时候“啊”了一声,他这一声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武当掌门真人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袁白鹿不少意思的看向年华,在得到年华的点头后,他这才道:“年前辈不单单是咱们武林中人,还是奇门中人。”

    这个消息一出又是让这是十几个武林中的最大的头头头晕目眩,这个时候柳家家主又抛出一个事实:“年前辈是奇门大相师周大师的徒弟。”

    这下子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其他人看着年华的目光那叫一个复杂呀,羡慕,敬佩混合在一起,嫉妒是几乎没有,实在是嫉妒也嫉妒不起来呀,之前的差距太远了,你拿什么去嫉妒人家。

    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喊道:“请年前辈做武林盟主吧,我们支持年前辈做武林盟主,大家说怎么样呀?”

    七大掌门,不,应该是六大掌门人,还有十大家族族长,看看别人,发现都是这个意思,最后年华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推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

    空竹大师带头行礼:“老衲、贫道、在下拜见武林盟主,愿……”这个时候顿了顿,然后一口同声道:“愿您早生贵子!”

    年华:“……”

    年夏:“扑哧……哈哈,我这是第一次听有这样祝词的武林盟主,哈哈,早生贵子,扑哧。”

    年华鼓着腮帮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展青云轻轻的搂着年华,心里十分的平静。

    空竹大师看了眼展青云,不仅感叹,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呀,这两人真是天生的一对呀。即使知道年华小友有多么的强大,展小友看到的只有自己的爱人,这也是年小友的幸运呀。

    半个小时候,最先闻到解药的人已经恢复正常了,云溪子带着一部分去收拾残局,然年华则在展青云还有另外一部分的护送下回到了华山派。

    先回去他们的小院子休息,年华看他们有长谈的倾向,赶紧打了个哇哈,这几位赶紧告辞,新上任的盟主大人还是孕妇呢,要保持良好的睡眠,而且今天可是进行了那么激烈的运动,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等他们走后,年华倒还真是妹妹的睡了一觉,等她醒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陪着她躺在一边的展青云。

    年华睁开眼睛的同时,展青云也睁开了眼睛,起身也将她给扶起来,柔声问道:“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呀?”

    他这么一说,年华这才感到自己肚子饿的不得了,遂点头。

    展青云笑着点了点她的小鼻子,“那你是在这里吃还是去外面吃呀,要不我帮你端过来吧。”

    年华摇摇头,伸了个懒腰,“我都要睡得散架了,我想出去溜达溜达,咱们干脆去华山派的食堂去吃吧。”

    “好!”展青云不回去反驳年华的意思。

    两人穿好衣服,拉着手出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时间,不过才四点左右罢了。

    可是当他们到了食堂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竟然有不少人,在那里激烈的讨论中,其中坐在门口的人正在那说的激烈着呢,说的正式今天上午的事情,他猛抬头,看到门口进来的一对拉着手的小情侣,一开始并不在意,可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失声喊道:“盟主,展大侠!”

    他这一嗓子将食堂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门口这里,当看到站在门口的这两个人的时候,那叫一个兴奋呀,竟然真的是盟主跟展大侠,现在这两位成了武林中的全民偶像了,将之前的空竹大师,武当掌门真人,云溪子等人完全赶了下来,满脑袋的都是他们两个。

    年华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跟每个人都致意,这些人更加的高兴了,不过也都知道了年华已经怀孕的事情,都不敢忘她跟前凑,这样年华松了口气。

    两人过去打饭,就连做饭的师父都知道他们两个人,给他们的饭菜那是又多有好呀,如果不是没有来得及的话,厨房大师傅都想要给他们弄小炒了。当然再好一点的东西是没有了,谁让他们这些厨师其实也是华山派的弟子呀。做出的东西能持就不错了,还是不要多要求什么了。

    年华跟展青云刚刚吃完饭,何宏郎就过来请他们两个过去,华山的正殿。

    等他们过去的时候,所有的掌门家主都到达了,看到年华跟展青云出现在门口,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站起身。

    云溪子将年华请到主位,年华刚要推辞,就看到人们眼中的期待,不由顿了一下,这才坐了上去。展青云被安排在右手的第二位。

    右手第一位是武当掌门真人,左手第一位是少林寺内院主持方丈空竹大师,左手第二位是云溪子。其余的人按照门派家族的地位排了下去。

    等年华坐下后,又是一阵行礼叩拜,年华一开始还有点坐立针毡,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

    因为这里是华山派,华山派的掌门人云溪子自然就成了最先开口的那个,他扫尾的事情跟年华说了一遍。

    “血宁子虽然可恶,可毕竟是一代顶尖高手,不能够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选了个地方将他的骨灰埋在了那里。而青城子的尸体让青城派的人带了回去。而其他的那些魔教教主火化后,直接就埋在了血宁子旁边。”

    年华点点头,她对血宁子道是不太厌恶,最厌恶的应该是青城子跟魔教教主,而且魔教教主还想肖想展青云,哼!

    云溪子继续道:“盟主你们的华云派先已经是七大门派第七位,不知道您要不要……”要不要挑战呀。

    年华摆摆手:“算了,下次再说吧,我现在被看得严严的,是没有人会让我动手了。”

    其他人马上想了起来,这位现在还是孕妇呀,如果把他们换到展青云这个身份,他们也不敢让年华胡来呀,而且这才两个月,还没有坐稳呢,现在想想,盟主竟然敢跟血宁子,动手这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说完这件事后,大家在一起又聊了聊,说着说着句八卦起来,说八卦的时候时间过得是超快的,一转眼就到了十点钟,云溪子他们就赶紧让年华回去休息,年华是哭笑不得,她还想再听听这些武林秘闻的好不好,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给听了。

    最后两人只能够回去睡觉。

    这次武林大会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这也是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血宁子他们一伙已经被杀了,可是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还有没有同伙。

    年华下了第一块盟主令,就是命令各地的武林中人要密切关注附近是不是有魔教的余党,如果有的话,一定要秘密告诉附近的名门或者是世家,然后他们再通知盟主,制定严密的计划,进行抓捕。

    等其他人带着任务走了之后,年华还没有离开华山的意思,云溪子当然不会嫌弃年华了,他巴不得盟主多在这里待着,还能够多多指导华山弟子,更重要的是他从她那里也学到不少的东西,这样他突破到顶尖高手又多了一些把握。

    一天吃过早饭后,年夏放下筷子抬头认真的看着年华:“老姐你是打算一辈子不下华山了?还是打算把孩子生下来,抱着孩子回家呀?”

    年华本来挺好的心情,被他给弄得一团糟,嘟着嘴不说话。展青云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年夏道:“年夏你今天去看看有没有今天去京城的飞机票,没有今天的明天的也行。”

    年夏松了口气,跑去上网订票。

    展青云看年华一副晦暗无光的样子,心里隐隐作痛,明明是他做的事,最后问难的却是年华。

    一把搂过年华,展青云贴着她的耳朵喃喃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的,我会站在你的身前,把你挡的严严实实的。”

    年华靠在展青云的怀里,右手向上摸着他的脖子,有些胆怯:“关键是我怕把爷爷奶奶气坏了,这就不好了。”

    展青云道:“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会给他们出气的,只要给我留一口气,让我看看我们宝贝长什么样子就行了。”

    十分幸运当天没有票,年华还能够多潇洒一天,不过他们决定下山,不在华山住了,年华还没有给家里人带这里的土特产呢,对了还有宿舍里的那几个吃货的。

    当天他们在一个酒店住宿,第二天一早做七点的飞机回了京城。

    当踏上京城的土地的时候,凌凯带着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过来接机,年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肯定是华山派告诉他们的。

    凌凯看到他们几个出来,赶紧迎了上来,脸上带着笑容,如果这里不是人来人往的飞机场他都要行李了,现在只能够小声的道一声:“参见盟主!这位是陈家陈啸天。”

    年华目光从凌凯身上转到陈啸天的身上,她发现这个人的轮廓跟一个人挺想的。

    陈啸天自己开口了:“参见盟主,我是陈家长子,也是陈勋的弟弟,当初我也去参加了武林大会,不过我想您应该是不记得我了。”

    一听陈勋,年华就有记忆了,这个陈啸天比他弟弟要好不少啊,面容坚毅英挺,不过这两兄弟的轮廓眼睛还是挺像的。

    “盟主今天让我们两个跟你接风吧,还请盟主不要嫌弃。”凌凯现在对能够提前跟年华有了些交情那是相当的自豪的,当然要更加的小心维护了。

    没想到年华却是摇头否决了,“改天吧,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去我爷爷那里,咱们下次再约吧,到时候我请你们。”

    凌凯知道年华的爷爷是谁,也就不敢阻拦。

    年华虽然一开始想要多躲几天,可是想了想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早晚都是一刀,还是早早受了的好。

    而且年华还打算告诉他们,就说是这几天在华山游玩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位老中医给她把脉把出来的,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因此还专门贿赂了年夏,让他统一口径。

    年夏一开始还不愿意,可是当看到年华拿出来的东西的时候,马上就被征服了。

    而且为了能够痛快点,年华在来的前一天就已经给年建国还要沈茜同志打了电话,为的就是一起解决,不要再受二次的气了。

    一路上展青云就握着年华的手,想想昨天告诉展家之后他们的反应,他也按了按脑袋,并不是因为展家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是当知道年华怀孕了的时候,展家都乐疯了。如果不是他阻止,展老爷子跟展奶奶都要去年家询问这件事情了。

    不过最后让展青云给阻止了,当说出年华的顾忌的时候,他们的脑袋终于清醒过来,对呀,人家年家都还不知道呢。要是知道的话,对他们可没有好脸色。这孩子都还没有成年呢,就给弄出孩子了,怎么不生气呀。

    将心比心,如果是他们的孩子,比如展青雪现在被人搞大了肚子,吃了对方的心都有。

    即使现在订婚了,但是订婚跟结婚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好不好。就算是订婚了也是未婚生子呀。

    少不了展家要受点气了,不过这气他们受的是心甘情愿的,甚至想要上感着去受的。

    可是估计道年华,还是不敢去,只能够嘱咐展青云:“要是你岳父岳母太过生气的话,打你骂你,你也不能够还手,态度一定要谦卑呀。”

    展青云之所以告诉他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马上就要道年家了,年华的手有些抖了,她不知道家里会有什么反应,不过肯定不会是热烈欢迎,就算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高兴起来了,可是决定不是现在。

    中途把李穆修给放了下去,年家的人都不认识李穆修,他去了也没有用处,年夏也想要跟着下去,他已经快要被自己的脑补吓坏了。要是年建国同志想要怪罪自己,他也跑不掉啊。

    很快就到了年家门口,年华下了车,一副要马上就要遭受巨大磨难的摸样。

    展青云不要看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忐忑。毕竟他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不过没有经历过是没有经历过,可是展青云已经打算好了,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揽过来,要打要骂随便,最好直接就原谅了年华。

    两人加上一个陪着太子读书的年夏,深吸了一口气,进了大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