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坦白从宽
    当知道年华年夏这两个小家伙终于回来的时候,年老爷子年奶奶那是相当的高兴,更没有想到的是,前一天正在做交接的小儿子年建国跟小儿媳沈茜也过来了。

    与此同时大儿子大儿媳大孙子都过来了,一家人吃了一个团圆的晚饭。

    当天晚上年华还来了电话,说让他们明天上午都不要出去说是有事要通知他们,而且强调了是十分十分重要的事情,最好所有的人都不要离开。

    这不早上起来之后,就连回去住的年建党两口子也来了。现在年华在年家的地位,那是根本就不比年家兄弟低,甚至在有的地方比这两个人还要好使呀。

    “这两个孩子怎么还不来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呀。”年奶奶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看看表。

    周文笑着道:“您就放心吧,有年华在呢,而且青云也跟过去了,没事的。”

    年奶奶点点头,欣慰的道:“青云这个孩子倒是真不错呀,在咱们京城也是少有呀。”

    年建国笑着道:“妈,难道你孙女就不好了。”

    “好,都好。”年奶奶笑的是合不拢嘴了,现在只要一出去,她的那些老姐妹有知道年华身份的人,都在那里一个劲的夸她,还有一些不知道情况的人,打听年华的到底有没有男朋友,那叫一个抢手呀。

    而那些知道年华已经跟展青云订婚的人,都说这两个孩子那叫一个相配呀。

    正说说着呢,门响了,保姆刚要去开门,就被沈茜给阻止了,她要亲自去开门,她都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宝贝女儿宝贝儿子了。

    “老妈,几天不见您是更漂亮了。”年华一见沈茜,不要钱的好话,就开始往外喷了,希望一会儿看在她这些好话的份上,不说绕了她,也能够轻一点。

    沈茜白了她一眼,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孩子呀,出去这么几天,这嘴怎么跟抹了香油一样呀。”

    年华在那里傻笑着。

    旁边年夏仔细的观察沈茜的脸片刻,煞有其事的道:“老妈根本就不是漂亮了。”

    沈茜竖起柳眉,刚要发怒,就听年夏接着道:“老妈是越长越年轻了,看着就跟三十来岁的人,幸亏咱们现在就回来了,要是再晚回来几天,说不定还得以为这是咱们妹妹,你说是不是呀老姐。”

    年华一个劲的点头,“就是,就是。”

    沈茜摆摆手,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开心:“你们这两个孩子呀,真是的,青云还在这里呢,你们就在这里瞎说。”

    展青云连连摆手:“没关系,而且我也十分认同他们两个的观点。”在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给自己老婆还有小舅子拆台了。

    “行了,你们娘几个不要在门口说话了,赶紧过来,让我看看我大孙女,看看我小孙子。”年奶奶是等不及了。

    门口的几人赶紧进去,年夏跟展青云的手上还拿着大包小包的。

    进屋后,先叫了一圈的人,这才在沙发上做好。

    年华拿出买来的纪念品,给大家分一分,都是一些不值钱但是寓意都挺好的小玩意。年家人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呀,对这些东西不贵重但是承载着年华情意的小东西,倒是喜爱的紧。

    “好了好了,你们三个吃过饭了么,要是没吃,我去给你们做点。”年奶奶关切道。

    年华摇摇头,拒绝道:“奶奶您就不要费心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年泰在一边好奇的问道:“年华,你昨天就把大家召集到家里,到底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呀?”

    年泰的话一出,其他年家人也都把视线放到年华的身上。

    年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马上又恢复过来,“的确是有点事情,就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年建国一把拉着自己女儿的手,慈爱的看着年华:“闺女,有事不要憋在心里,不管你到了什么高位,你都是我们的孩子,你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就告诉我们,我们帮你解决。”

    沈茜在一边也道:“对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年华心里那叫一个苦呀,算了,早死早托生呀,早点说早点解脱,一闭眼,轻声道:“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怀孕了!

    怀孕?

    这两个字震得年家人集体当机了,一个个呆若木鸡,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年华。

    年华低着头,不敢去看他们的表情,这沉默的时候是那么的压抑,她都想要夺路而逃,不过想想如果真的逃了会造成什么后果,年华只能够忍了下来。

    最终还是老将的心里素质要好不少,年老爷子让自己的声音努力的平静下来:“年华你说你怀孕了?”

    年华点点头,低声道:“嗯,已经两个月了。”

    这个时候年建国夫妻也回过神来,直接把目光对准了展青云,他肯定是罪魁祸首了。

    展青云立刻起身,说话的语气十分的谦逊:“年爷爷,年奶奶,叔叔阿姨,对不起,这件事要怪就怪我,都是我一直不坚定,你们放心吧,自从我见到年华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她是我未来跟我共度一生的人,我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如果这是发生在其他人家的话,听到展青云的这些话,年建国或许还会感动一点,可是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闺女身上的话,年建国是一点都不镇定了,怒道:“我当然知道过错都在你身上,你的问题一会儿再说,我现在再说我的女儿,不需要你插手。”

    展青云怎么会忍心让年华一个人面对呢,还要说话,可是年建国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是不是我的话,展将军觉得可听可不听呀,是不是觉得我女儿都给你怀孕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我女儿的老爸的话就不需要听了。”

    展青云赶紧闭嘴,他已经摘掉了,现在的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了。

    年华也是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最后他只能够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接下来年建国的炮火就对准了年华,不过他在面对他闺女的时候,语气虽然比平时要差得多,可是跟与展青云说话对比,那语气是好的多的多了。

    “你怀孕几个月了?”年建国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

    年华咬咬嘴唇,伸出两根手指:“两个月了!”

    年建国算了算,那就是在灾难之后的事情了。

    在做的年家人都想起来那场灾难,也想起来是眼前低着头受训的这对未婚夫妻拼了性命这才抱住了京城,抱住了国家。

    而且他们比其他的民众要清楚的多,在表面的这件灾难之下还有更加危险的事件,就是因为那个事件,年华差点回不来了。

    年建国还记得当他到了医院,看到年华的时候,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的她,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他们都以为,她已经离开了自己。

    听说那次如果不是有展青云舍命相救,年华早就死在地下了。

    如果一个男人能够豁出性命去保护一个女人,那一定是爱惨了。

    想到这里年建国心里的伤心愤怒竟然减弱了不少,再看向展青云的时候,眼里的厌恶也变少了。

    沈茜气的是满脸通红,走到年华跟前。

    年华以为自己肯定会挨打的,可是没有想到最后却被她抱在了怀里,“这都是我的错呀。”从来都十分坚强的妈妈竟然哭了。

    “您这是怎么了,您不要苦呀,您打我骂我都行。”年华不知所措,这跟她的设想不同呀。

    沈茜哭着道:“对不起,自从你十六岁之后,因为你的自立自强,妈妈并没有尽到什么妈妈的责任,总觉得你就是一个大人了,什么都知道,却忘记了,即使到了现在你也还是一个孩子呀。我忘了交给你自我保护的东西,如果我小心一点,交给你这些知识的话,怎么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呢。”

    沈茜的话一出,年家的其他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沈茜虽然说的是她自己,可是这也是年家其他大人的通病,都把年华当成了大人了,忘记了她本人更就还是一个孩子。

    年奶奶也叹息道:“如果说有错的话,我这个当奶奶的也有错。我也跟犯了同一个毛病了呀。”

    最后竟然变成了年家人集体大检讨,躲在一边的年夏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这跟电视上演的一点都不一样呀。

    电视上不都是先把男方女方骂一顿,然后把男方赶出去,再把女方给关在屋子里,威逼女方打掉孩子,什么什么的。这到现在只有第一部分的前半段,男方被骂实现了,其他的一个都没有出现。

    最后安慰人的倒变成了年华,她拍着沈茜的肩膀安慰道:“老妈你做的已经不错了,你闺女我可是最最向往自由的,您要是总管着我,我可不习惯,说不定还会变成叛逆呢。”

    那边周文也在安慰年奶奶,年建党安慰年建国。

    年老爷子看着自己家里乱成了一团,苦笑道:“青云呀,你先回去吧。”

    展青云张张嘴刚要说话,就接受到年华的话,最后只能够给屋子里的每个长辈都鞠躬,这才离开。

    等展青云一离开,屋子里的压抑的气氛,开始有所缓和。

    情绪最最不稳定的沈茜也缓了过来,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趴在闺女怀里哇哇大哭,那叫一个没有面子。可是回头发现年建国也是一脸的泪水,嘿,这心理的难堪消失了。

    大家都平复了情绪,由最最冷静的周文问道:“年华,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呀?”

    年华耸耸肩:“这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生下来了?”

    沈茜急道:“可是,你还是学生呀,你的学业怎么办呀?”

    年华对这个东西倒是一点担心都没有:“老妈你放心吧,就算从现在开始就不去学校了,最后也肯定会有毕业证书学位证书的,这个您放心。而且”年华甩了甩头发:“难道您真的认为这个大学对我特别重要么?”

    沈茜哑然,从十六岁开始年华就已经赚够了其他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资产,到了现在虚岁十九,刚刚满十八周岁的她已经成了全华夏最最有钱的那个隐形富豪,根本就不用去工作好不好。

    就算是在政治上也是非常有成就的,现在已经是少将军衔了,虽然能够往上升的可能性是及其微弱的了,可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怎么能够看得到呢。

    而且就算是少将,这一职位已经能够秒杀绝大多数的华夏人了,沈茜突然觉得自己女儿现在好像除了没有结婚生子之外,已经将别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目标达成了。

    她也突然发现用在其他女孩子身上的例子在自己女儿身上不好用,之所以害怕女儿早孕,一是身体原因,如果去堕胎的话,伤害身体;二是怕遇人不淑,三是怕影响未来发展,而且年纪太小养不起孩子。

    现在这三个难题在年华身上根本就构不成威胁,年华有钱有权有闲,即使展青云不认这个孩子,她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将这个孩子拉扯长大,更何况他们都非常的了解展青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孩子,如果让他们两个分手的话,最最难过的一定是展青云。

    沈茜能够想到的,其他人当然也能够想到了,本来的愤怒也慢慢的消失了。不过周文却在想另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让首长们还有群众们知道的话,会不会印象青云的仕途呀,展家会不会让咱们将年华怀孕的事情瞒起来呢。”

    这句话,让本来轻松起来的气氛又沉默起来。

    “我说你们就是估计的太多了,你们看看这个东西。”年泰将自己的平板电脑贡献出来。

    在他的提醒下,年家的长辈们将视线放到屏幕上,年泰解说道:“这是一个无聊的网站弄得一个无聊的投票活动,你们看看最顶端。”

    屏幕的最顶端上面写着“赞不赞同展将军跟年将军在一起!”。这句话的下面就是投票数,他们看到同意在一起的是一千多万人,而不同意在一起的则是只有三百万人。

    同意在一起的理由大多数就是,“这两人太相配了”“他们两人的基因这么好生出的宝宝一定可爱爆了。”“年将军太厉害了,只有展将军才能够hold住呀。”

    而不同意在一起的理由是:“他们在一起如果吵架打起来的话,万一楼塌了,同一栋楼的人不是就遭殃了。”“这么好的基因,还是分散一下,救救平凡的人类吧!”“年将军这么一个女汉子,比较适合柔情似水的人,不限男女。”

    还有不少囧意的评论他们都不好意思念出来,不过看到这个东西后,他们倒是放了一半的心。拥护他们的人这么多,即使以后爆出未婚生子来,说不定感到惊喜的人比愤怒的人要更多。

    剩下的就是看展家怎么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打开门后,年家人发现来的竟然是展家的人,从展老爷子,展奶奶,展中将,邹红波,还有跟在后面的展青云。

    展家人一进来就开始跟年家人道歉,就算是不善言辞的展中将也是一个劲的自责,说的话十分的动听。

    邹红波是一进来就坐在年华的身边,看着年华还有年华肚子的表情温柔的都能够滴出水来。

    展奶奶则是拉着年奶奶的手,不好意思的道:“亲家老妹妹,虽然我们青云对不起年华,但是我不得不说,当我听到年华有孩子的时候,我这心呀一下子就飞了起来了,我这叫一个高兴啊。”

    年奶奶则是苦笑道:“老姐姐,我也实话跟您说,我这心到现在都还悬着呢,年华前几天这才满十八岁,怀孕的时候都还不是成年人呢,你说我怎么能够不生气呀。”

    展奶奶一脸的坚定:“那亲家妹妹你说吧,要怎么惩罚我们展家,只要你们不让年华把孩子打掉,什么事情我们都答应你。”

    展老爷子在一边道:“没错,只要我们展家有的能够拿出来的,你们尽管说,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我也是这句话。青云跟年华已经订婚了,咱们年家跟展家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家人,不需要分彼此了。”

    年老爷子反道:“难道你们就不怕到时候这件事会影响青云的仕途呀?”

    展老爷子笑道:“你放心,儿孙自有儿孙福……”

    展老爷子还没有说完,那边展青云拍着胸脯道:“您放心好了,如果国家因为这点事情就冷藏我,或者是撸了我,我不认为这个国家还值得我为她去卖命地方。更重要的是……”他转头看向年华,“年华是我这辈的唯一,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

    听展青云说完这句话,年家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展家人也松了一口气,现在的年家是一个都不能够得罪。

    最后两家人的心情都平静了下来,本来年华以为的大战在刚刚点燃的时候,就被浇熄了。

    不论如何,她是松了一口气。

    最后两家达成共识,谁造的孽谁去还,年华怀孕期间,照顾孕妇的任务就交给展青云了,如果照顾不好的话,这辈子休再看到年华还有宝宝的了。

    展青云是一百个一千个的愿意,这跟他之前的想象来说已经是好的多的多了,他还以为自己肯定要死定了,没想到竟然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不过因此对年家的感激之情,那是溢于言表了。

    其实年家也挺郁闷的,不原谅展家又又有何用呢,毕竟孩子都有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年华肯定是会嫁入展家的,如果现在两家的关系就弄得非常糟糕的话,最后吃亏的不还是自己的女儿么。当然以年华的厉害来说,说不定最后遭殃的会是展家,如果那样的话,又要同情展家了。

    但是不管如何,还不不让现在让一步,你好我好大家好。

    展家也知道年家的意思,对年家十分的感激,明面上暗地里对年家各种的支持,年家面子没有失去,里子更是丰厚。

    就这样年华就在年家常住了,就连展青云也迫不及待的搬了进来,本来以为是在家里年华还有点收敛,不过慢慢就暴露原形了,将展青云是指使的团团转。

    “青云,我要喝水。”

    “青云,我想要吃饼干。”

    “青云,帮我洗个苹果。”

    “青云,……”

    最后连年奶奶跟沈茜都看不下去了,两人亲自批评了年华一次,“青云每天白天都去上班,晚上回来还要伺候你,多累呀,你现在不过是二个多月,又不是七八个月,自己的事情自己坐。”

    年华虚心接受,安静了一天,吓得展青云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脸上的担心溢于言表。

    第二天:

    “青云,我要喝果汁,要鲜榨的。”

    “青云,我要吃荔枝,帮我剥一点。”

    “青云,我要……”

    当年家的人看到展青云松了口气,然后乐颠颠的去帮年华办这弄那的时候,终于明白事情似乎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年夏在一边道:“我都跟你们说了,不要看展青云在别人面前那叫一个酷,在我老姐面前那是相当乖的,我老姐说的话就是圣旨。你们呀不要跟着瞎操心了。”

    经过这么一弄,沈茜对展青云是无比的满意,又住了两天就离开了,年建国那里没有人也不行呀。

    她走之前还嘱咐年华道:“你不要看青云听你的你就总欺负人家。”

    年华翻了个白眼,“之前你不是对他挺气愤的么,怎么现在开始这么向着他了。”

    沈茜掐了她一下,“我这是为了你好,这么一个好男人不容易找,你要是把人家给吓跑了,想找都找不到了。”

    又在年家住了几天,年华开始厌烦了,在这里是相当没有自由的,而且展家人还经常往年家跑,也非常的不方便,最后她决定搬回四合院住,与此同时也会去继续上学,反正现在肚子是平平的,没有显怀,还可以去装一阵的纯纯女学生。

    年华决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说不,年奶奶也拦不住她,就这样年华展青云就搬到了小四合院。然后隔几天去一趟大四合院指导年夏跟李穆修练功。

    当年华突然出现在宿舍的时候,程莲她们都惊呆了,随后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开始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来上课。

    年华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就给应付过去了,之后她不由感叹,还是她们好糊弄呀,这要把这个理由跟陈诚薛铭文他们说一说,肯定知道这是糊弄人的。

    可是当上课的时候,年华这个时候才知道马上就要开始期末考试了,可是她这个学期实在是缺课太多了,笔记本是空空如也,最后不得不借助被她鄙视过的姐妹们的笔记本,疯狂的抄,抄,抄!

    不过她只在上课时候抄,下了课她是坚决不动笔的,晚上的时候带回家里,展青云会自动的帮她,就这样不过两天就把所有的笔记本都抄完了。

    接下来就是老师给划重点了,年华听的相当的认真,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孩子的发展,她可不能够给孩子做个不少的榜样,比如考试作弊什么的。

    她现在完全忘记了从怀孕开始就没有给孩子做什么好榜样好不好,不过现在她是不会记得这些的,全部都选择性的失忆了。

    而年华宿舍的姐妹们,也发现年华的口味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自喜欢吃的竟然是酸辣口味的,吃辣这不奇怪,从一上学开始年华就喜欢辣的,可是这酸的她却是不喜欢。

    可是当她吃了两碗酸辣粉之后,不得不相信这人是真的改变口味了。

    当她一个星期都吃酸辣粉的时候,李碧说了一句:“年华你怎么这么爱吃酸辣口的了,我小姨怀孕的时候跟你这口味一样,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当然李碧这是说着玩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真相了……

    年华十分大方的点点头,“我还一直隐瞒着呢,没想到竟然被你给猜出来了,你真是太厉害了。”

    李碧剜了她一眼:“你又在胡说八道。”

    年华叹了口气,有的时候,这人说真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倒是相信这鬼话。

    在学校的时间非常的快,很快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年华早就把重点都背了下来,考试是易如反掌的,每次都是她第一个交卷。

    当最后一张卷子交到监考老师的手里的时候,年华松了口气,回到宿舍整理要带回去的东西,刚整理完,就发现身后那三张渴望的脸蛋。

    这是怎么了,突然她想了起来,之前她似乎好像答应她们了一件事,那就是要去影视基地看拍摄电视剧。

    “你们放心吧,我是不会忘记的,不过难道你们不但算先去回家看一看?”年华当然不会反悔了,她这么说也是因为知道她们的家人肯定希望她们先回家看看。

    不过这几个女孩的大道理也是一套一套的。

    屈绯红道:“现在就算是我们回去了,我们的心都是飞着的,一心想的就是影视界地,还不如现在在那么就去,等到回来之后,我们再家去,这样也能够安心了。”

    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她们太好奇了,太向往了。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年华也就答应了,她也正好去散散心,“好吧,而且你们也可以带家属,绯红,你们家乔北可要带上,李碧,你们家的古田要不要去呀。老大,你把你们社长搞定了么?”

    程莲瞪眼道:“什么你们社长啊,是咱们社长好不好,你都已经翘了一个学期的社团活动了。”

    一说起这个来年华就傻笑:“我这不是事情太多么,只要我以后没有事情了,我肯定会参加的,肯定会参加的。”下个学期肯定是不要想了,说不定下个学期,找个理由都不来上课了,腆着大肚子,来这里实在是不方便。

    “你可不要转移话题,我先说的是社长跟你的事情。”

    程莲耸耸肩:“我们两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呀。”

    “我记得你……”年华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程莲点点头:“我之前的确是喜欢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两个并不合适,而且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了。”未婚妻的时候是一次无意中发现的,听说两家是政治上的盟友,那预示着只要两家不掰了,那他们两个一定会结婚的。

    她没有说的是,社长的确是跟她明确表示过想要跟她交往的意思,可是却被程莲给拒绝了,她说:“对不起,我不想破坏别人感情,充当小三,既然你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你就要好好的跟人家培养感情,然后结婚。你现在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吃相是不是太不好看呢。”

    虽然之后社长给程莲道了歉,可是两人已经慢慢疏远了。这样也好,省的她再妄想了。

    等回家跟展青云一说,展青云当时没有说话,第二天就把年夏给拎过来了,这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年华一下子抱住展青云,感动的道:“我以为你会不让我去呢。”

    展青云叹道:“就算我不让你去,难道你就不去么?”

    年华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早就答应她们了。”

    “我就知道,如果不是我这里太忙的话,我肯定会跟你一起去,现在我去不了,只能够拜托年夏了,有他在你身边看着我也放心一点。”虽然这个小舅子也没有多大,可是说话办事也算是有一套,他不太担心。

    展青云的情意,年华也没有打算拒绝。

    又打电话跟年家人说了一声,年奶奶一开始当然是反对的,可是当知道小孙子也一起去后,也就松了口,说实在的她对孙子孙女的安全倒是不担心,就算是有抢劫的,要担心的也是对方。就怕身边没有人照顾,现在听说年夏也过去,也就放心了。

    年华他们阳历七月二日放假,七月四日已经动身出发了。

    除了既定的四个女孩子之外还另外入了四个男孩子,屈绯红的男朋友乔北,李碧的暧昧对象古田,年夏还有一个最后加入的班学文。

    去之前年华已经给沈妙妙打过电话了,他们剧组正在横店取外景呢,还要在这里待一个星期。当得知年华要过来的时候,沈妙妙差点疯了,高兴疯了!

    她已经半年没有看到老姐了,只在定亲的时候见了一面,直到现在只是电话联系罢了。

    “老姐,我姐夫也来了么?”自从见到展青云之后,她就对展青云有种崇拜,能够得到老姐爱的男人,肯定是不简单的,当然除了崇拜之外是什么都没有了。

    说实在的,她都不敢在姐夫身边待时间长了,太冷了,她还是喜欢温暖一点的。

    到了横店,除了年华这个来过的人,其他人的眼睛都不够用了,这里的建筑大都都是仿古代的建筑,从京城这样的钢铁城市待得时间长了,如果看到这样的古香古色的建筑,感到十分的新奇。

    而更让他们新奇的是,满大街都是穿着各种戏服的群众演员们,刚刚过去了一个胸口插着一把箭的士兵,那边就来了一个穿着妖艳的青楼女子,再过去则是一个丐帮人士,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不知道再玩什么游戏……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和谐了。

    突然前面一个院子里面是一片尖叫声,他们好奇凑过去一看,原来是有粉丝探班,看到他们偶像了,这才发出尖叫声。

    “栾沙,栾沙,称霸天下!栾沙,栾沙称霸天下!……”

    古田拍了拍李碧的肩膀,“你看那是不是真的栾沙呀,李碧你要不要也过去呀。”虽然说是这样的说,放在李碧肩膀上的爪子可是越抓越紧。

    李碧撇撇嘴:“我的偶像可比他帅多了,我的偶像可是展将军。”上次的时候,她已经明白这些明星就跟普通人一样,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没有缺点的明星是不存在的,这些被疯狂追逐的明星都是他们这些粉丝供上神坛的,而且这些明星外表谈吐越来越往粉丝希望的那个方面发现,

    其他三个男生也发现了,这四个女生并不是栾沙的粉丝。

    他们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也就离开了。

    几个少年少女正在这里闲逛呢,突然年夏低吼一声,就听到“噗通”一声,重物落地。

    年华看去,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腰,在那里“哎呦,哎呦!”的叫唤。

    年华走到年夏身边:“这是怎么回事呀?”

    年夏一脸无辜的摊摊手:“我也不知道呀,我在这里走的好好的,这个人突然冲上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外拽,我以为这是一个坏蛋呢,我条件发射就把这位给弄倒了。”

    “行了,赶紧把他扶起来吧,看看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年华吩咐道。

    年夏撅着句,一把将这个人给拎了起来,拐进旁边的胡同,将人抵在旁边的墙上,威胁道:“你到底是谁,想对我做些什么,如果你的答案不让我满意的话,就如此墙。”说着另一只手用力的打在墙上,当他拿开的时候,墙上一个清晰的拳头印凹了进去。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都看傻眼了,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又将目光转移到男孩的脸上,“我,我是想请你去试镜的。”

    “试镜?哼,现在电视上可都曝光了,有不少的坏蛋都说自己是星探或者是经纪人,最后就是想要骗钱骗色的,我虽然是个男人,可是长相却是挺好的,要是我让你占了便宜,我上哪里说理去呀。”

    欧阳路都要郁闷死了,他可是华夏大陆有名的导演,这次因为有一个虽然戏份不多,却相当重要的角色,原本的演员因为某些事情来不来了,可是今天晚上还必须要排这场戏,他必须要在晚上之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反正现在去找明星已经来不及了,他干脆就在横店的大街上转悠,希望能找到一个符合形象的。

    找了大半个上午了,都没有找到,就要快放弃的时候,看到了年夏一行人,可是走近一看却是大失所望,这些人可不是群众演员,看着穿着,应该是过来游玩的。

    现在华夏的孩子们谁心中没有一个明星梦呀,要不然这种那种的选秀节目怎么会那么多人参加,这么多人看呢。

    这个男孩子,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因此他十分的放心去抓对方的胳膊,可是却没有想到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