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黑暗诅咒
    年华带着年夏跟闫江南错步离开,向前走去。

    路过某人的时候,某个人还是不由自主的向旁边躲去,因为动作太大,让其他人看了个正着。

    年华转头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可是在某人眼里这笑容跟魔鬼也差不多少。

    等年华跟年夏走后,这些人一阵静默,闫江南在想自己的事情,欧阳路再想年夏,而那个美女则是一脸幽怨的看着闫江南,某人抱着肩膀有些发抖。

    四个人各想自己的事情,而剩下的那些保镖们,则是一点动弹的想法都没有,老板们都没有着急,他们着个屁急呀。

    终于闫江南清醒过来,摆摆手,他们还是去了之前已经说好的那家饭店。

    到了饭桌上,酒过三巡,那个名字叫席环玉的美女明星,感觉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撅着嘴嗔怪道:“闫少你真让人家伤心呀,你说是我漂亮,还是刚才那个女人漂亮啊?”

    本来一脸笑意的闫江南,一听这话,瞬间笑容敛去,冷冷的盯着她:“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不拦着你,可是你想要拉着我闫某人当垫背的我可就不愿意了。”说完挥手将已经坐在他大腿上的美女推到了一边。

    席环玉倒退几步差点跌倒,心里面只骂娘,可是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敢显露出来,只是露出委屈的神色,想要引起闫少的怜惜,可是没有想到,闫少竟然看都没有看她,反而望向那个自从坐在饭桌上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栾沙。难道闫少喜欢的是菊花?怪不得自己跟他腻歪了两天了,这小子竟然还没有跟自己上床。

    自以为发现巨大秘密的席环玉那叫一个不爽呀。可是现在这个桌子上,根本就没有人来搭理她。

    “栾沙,你是不是也认识年小姐呀?”闫江南问道。

    栾沙本来就不少的脸色是更加的难看了,不过他还是说了:“没错,不过我之前得罪过她……”

    闫江南听了原因后,挥挥手,毫不在意的道:“既然这是这些小事情,没事的,只要你跟你朋友道了歉,年小姐是不会怪罪你们的。”

    栾沙点头称是,暗地里却是苦笑不止,人家早就报复了好不好,而且报复的手段相当的高杆,让人恐惧万分却又说不出来。

    不过他还是想要知道,“闫少,这两位是什么人呀?”

    闫少一口闷掉手里的白酒,咂咂嘴这才道:“刚才那两位可不是一般人,即使是我也不敢得罪的。”

    “闫少,您能说的具体点呗。”欧阳路也凑过来了,年夏可是他相当中意的人,只可惜不是能够任由他摆布的,可是他也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这样才更能够让自己死心。

    闫江南放下酒杯,欧阳路瞪了席环玉一眼,席环玉这才过去帮忙倒了一杯酒,言笑晏晏的举到闫江南的嘴边,笑着道:“闫少,我们实在是太好奇了,您就不能够多透露一点么,省的以后我们冒犯了贵人。”

    闫少想想也是,而且更是为了让这些人不要再去招惹年家兄妹。

    “我只能够告诉你,人家家里是我们闫家拍马都比不上的,就行了,在人家面前,我这个闫少算个屁呀。”边说边指了指北面。

    听了闫江南的话,其他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人都不是傻子。

    闫江南的父亲可是杭市的市长,作为省会的市长,在整个浙省来说,地位比没有实权的那些副省长还要强一些。

    而且因为闫家在京城还有一定的地位,在省里也算是一个人物。在杭市能够让闫少低头的最少也是个省委书记或者干脆就跟闫少一样是京城出来的太子党。

    突然这时席环玉尖叫一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当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她的身上的时候,她颤颤哆哆的道:“我记得我前两天听说,马上就要走马上任的这个省长,好像就姓年。”说完用惶恐的眼神看着闫江南,就希望他说一句不是。

    可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就见闫江南深深的点头,“你们都说对了,他们两个的确是年省长家的龙凤胎。而且不要以为这就是终点,年省长可是年老爷子小儿子。年家姐弟在京城都算是顶尖的太子党。”而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人家年华早就脱离太子党了,如果她现在有了孩子,那孩子也瞬间成为太子党。

    太子党可不是随便说的,不是任何一个官二代都能够被称之太子党,在京城这个官员相当多的地方,只有部以上的的子女才勉强能够称之为太子党。

    而年华虽然没有太多的权势,可是她威望在那里呢,如果不是她还在上学,要是直接参军,或者干脆加入国安部或者是国防部,一号二号两位首长是非常有可能直接给她个副部长当当的。

    还有不要忘记了,她身后可不仅仅只有年家,她身后还站着展家呢。

    展家展青云展少将那也不次于年将军,而且人家可是真正的手握重兵的将军,小小年纪就把持了相当于禁军的中央警卫团,那个人心惶惶的时候,更是掌握了整个京城的军权,现在虽然退了下来,可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只要再过两年年纪在大一点,弄个中将当当也不是不可能呀。

    这小两口,同样的凶残,而且两人加在一起的功效简直增加了十倍有余,这将来生出的孩子,说不定抱着原子弹就出来了。

    栾沙苍白的脸色变成了煞白,赶紧仔细想想,发现除了已经被人家给报复回去的那次,并没有再得罪人家这才放了心。

    而美女席环玉则是一边后悔一边气恼,后悔是现在没事招惹人家,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遭到报复;而气恼是,那里有个极品高富帅她都当成草根给放过了,真是太太失策了。

    欧阳雷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完了,心目中最最合适的那个人是真的请不来了。一位省长的公子,那脑袋得开了多大的洞才回去混娱乐圈呀,想都不要想了。再说了,就算是那位年公子,不,不对,应该说年太子,真的想要加入自己这里,自己也得敢收呀。

    跟有权有势的年家作对,这不是风抽的是什么。

    不去管那些人,年华跟年夏吃过了饭,又去卖了一堆生活用品,直接搬回新家,姐弟两晚上的时候干脆住到了这里。

    晚上的时候,年夏偷偷摸摸的出去打电话,年华贼贼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孩子大了,不由姐姐呀。

    刚想完,她的手机就响了,一看联系人,脸上显露出甜蜜的笑容。

    “今天玩的怎么样呀?”“宝宝现在动了没有呀?”“今天吃的好不好呀?”“有没有特别想吃的?”等等等……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这个说话的语气极其温柔的男人竟然是冷面煞星展青云,一定会吓掉下巴的,这也太有违和感了。

    年华倒是非常习惯了,虽然展青云在其他人面前是个面瘫,可是在她面前却是挺44爱说话,尤其是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的增长,年华惊奇的发现,自己越来越不需要说话了,因为大部分的话都被被展青云给说过了。

    展青云是越来越话唠了,不过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舒服的躺在床上,手温柔的抚摸着微微鼓起的肚子,耳边听着孩子他爸絮絮叨叨的叮嘱声也是挺幸福的不是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年华起床梳洗干净,就在客厅里打了一会儿拳,虽然她现在的体力那是相当的好,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她还是放弃了之前都在坚持的跑步运动,现在天大地大都不如肚子里的宝宝大。

    锻炼之后,干脆自己动手坐吃的,昨天的时候买了一堆吃的东西,好长时间没有自己做过饭,这次干脆做饭尝尝,便宜年夏了。

    正熬着粥呢,手机来电话了。

    “什么?你们已经到了飞机场了?这个也太快了吧,你们不是说要过几天过来么,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好吧,好吧,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

    刚放下电话,年夏就出来了,刚才就听到年华打电话的声音了,笑的十分的龌龊:“老姐,是不是姐夫给你来的电话,他要过来啊?”

    年华不忍直视,“请你不要用跟我详细的脸做出这么龌龊的表情,我都想要自插双目。还有”年华挑挑眉毛着:“刚才给我来电话的是沈茜同志。”

    年夏也是吃了一惊,“他们怎么现在就来了?不是说要交接么?”

    年华耸耸肩,转身边用勺子搅和粥锅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我怎么知道呀。等年建国同志过来的时候你问问他不就行了。”

    吃过咱餐后,年夏被年华逼着出去买东西,她则是在家里继续宅着,谁让她是孕妇呢,有这个权利。

    年夏摸摸自己六块腹肌,十分庆幸的出去买东西了,他现在十分的感恩,也十分感谢沈茜同志将他生成了男孩子,要是生成女人,他还不如去死呢。

    还要怀孕,还要生孩子,实在是太悲催了。你看当初原来那个堪称世上最彪悍女汉子的老姐,现在也变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的孕妇,真是世事变迁无偿呀。或许以后能够出现也让男人怀孕的技术,可是现在的男人是没有这个功能的。实在是太好了。

    年夏高高兴兴的走了,年华虽然指使了人家一通,却发现自己在家里带着也很闷,可是又不想出去,这要怎么办呀?

    掏出手机,闲着没事,开始给好朋友们打电话,宿舍的那三只就不用了,这个点,肯定是玩个不亦乐乎。还是给许久不假的木晓跟莫丽丽打吧。

    木晓现在还打工,因为太过的忙碌,干巴巴的说了几分钟之后,就听到对面有人叫木晓的名字,年华善解人意的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年华躺在床上沉默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曾经那么好,那么亲密的好朋友,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会通电话,可是时间越来越长,虽然感情还不错,却不知道要聊什么东西。

    突然间有些伤感,毕竟木晓跟莫丽丽是上辈子跟她最好的朋友,在她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抛弃她。

    可是世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或许有一天,即使现在感情最好的宿舍的那三只也会变成记忆力的彩色相片,然后随着记忆的朦胧变成黑白,最后泯灭于记忆的汪洋大海中。

    而莫丽丽这个小丫头一直都是相当的随遇而安,现在跟着男朋友跑到山区支教,还好现在她所在的山区已经通了手机信号,接通是没有问题的。

    莫丽丽一说,年华坐了起来,“你们怎么想到要去山区了?你们一共几个人呀?”

    莫丽丽爽朗的一笑:“我们两个这不是在报纸上看到的么,反正暑假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干脆出来指教。等以后我们两个结了婚,生了孩子,一定要带他过来看看实在是太美了。”

    在莫丽丽的描述中,那里崇山峻岭植被茂盛,风景十分的美好,山林中小松鼠一窝一窝的,说道这里的时候年华嘴角抽动,你能不能说的不要跟耗子一样,一窝一窝的,别说,这松鼠跟老鼠还是远亲呢。

    反正挺莫丽丽一说,年华是有点羡慕嫉妒恨了,原来繁华的闹市,去品尝朴实的生活,实在是太有感觉了不是么,她也想要去呀,求带走。

    可是当看到自己那微凸的小腹的时候,她只要一有这年头,眼前莫名的就会出现一个胖嘟嘟圆滚滚的小家伙在那里撇着嘴哭,小手还捂着小肚子,那眼神那叫一个可怜。

    瞬间,年华就败给了自己的脑补,还是算了吧,到了那里食物肯定不如这里丰富,宝宝的营养跟不上呀。

    也没有提起自己怀孕的事情,莫丽丽那个家伙之前不也是没有告自己支教的事情么,等孩子生出来,能够带着出去玩的时候,一定要带过去让她看看,非好好吓吓她不行。

    年华又被自己的脑补给逗乐了。

    中午的时候,接到老妈沈茜女士的电话,被叫了出去,一家四口吃了一顿团圆饭。

    饭桌上泾渭分明的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辣的放在年华的左手边,一部分不辣的则是放在年华的右手边。最后剩下的那些不辣的就放到他们三个面前。

    年华一看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没有点破,而是直接从酸的里面夹出了一部分,咀嚼几下吃了。

    沈茜眼里闪现笑容,不过笑容刚刚出现在脸上,就看到自己闺女的第二筷子,径直拐了弯,竟然夹在辣菜上面。

    然后年华就一筷子酸的一筷子辣的,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可是沈茜却是无奈了。都说是酸儿辣女,可是这又吃酸的又吃辣的可怎么破呀,难道是像自己那样,直接一下子就出来双胞胎还是龙凤的?

    不过看起来也不像呀,自己那个时候肚子早就比这个大了。

    其实对沈茜来说,年华肚子这里的是男孩是女孩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只要健康就行,毕竟凭借着他爸妈的凶残程度,不管是男孩子女孩子,还真的没有人敢得罪他。

    可是想要知道孩子的性别是每一个当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爱好好不好,当费尽心思知道孩子性别时的成就感,那是相当的爽的。

    不过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她又开始给年华做起了科普,告诉她练武这件事要先放一放,尤其是在三个月之内,最好不要做激烈的运动,要不然是非常容易小产的的。

    年华激灵一下子连连点头,心中暗道幸亏她老人家不知道自己在一个多月前做了什么。之前出去的时候,年华给的理由就是去出去旅游,根本就没有说是去华山论剑。要是沈茜知道的话,当然是不会让她去了。

    更不要说还跟一位顶尖高手,爆发了一场战斗,虽然最后胜利了,可是这过程也是有够惊险的。

    算了还是把这件事给烂到肚子里吧,年华年夏对视一眼,都能看清楚对方眼里的意思,姐弟两一合计,就把这件事完全给封锁了消息。

    以至于在沈茜知道真相后怒发冲冠,差点把这两个臭小子臭丫头给拆了。

    这还要从吃完饭说起,吃过饭后,一家子就去了刚刚分配给新任年省长的房子。

    政府大院虽然是十来年前的老楼,可是因为住在里面的人的关系,还是十分的整洁干净,分配给的房子也是挺好的,三室两厅还外带一个书房。

    下午的时候年建国去交接工作,沈茜就带领着年华跟年夏姐弟两人,开始工作,将家里大扫除一遍。

    不过因为年华孕妇的关系,自然而然只做些小事,而相对比,年夏却是累的跟狗一样,就差没有伸出舌头,散散热。

    抬头看到年华悠闲自在的样子,咬碎了一口白牙呀,明明之前还跟个有多动症的孩子一眼个,现在却变成了这么一个弱质女流,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年夏虽然脑补良多,可是真让他揭穿年华他是做不到的,而且年华可是他的必须要抱的大粗腿呀,只能够用表情来鄙视他,

    到了现在也挺好的,可是当年建国带着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年华就不好了。

    年建国晚上回家带来的一个是他现在的顶头上司,廉翰。而廉翰带来的这个人就成了被年华记恨了一辈子的人。

    当这个人一进门,看到开门的是年华后,眼睛都要冒出来了,这,这不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么,她怎么会突然会出现在这里呀,这不科学呀。

    不过不管内心深处怎么的纠结,他还是躬身抱拳行礼:“年盟主大人,自从华山论剑之后一个月不见,您的风姿越发的好了。”

    当他说完之后,才发现他那个凶残的武力盟主一个劲的再跟他眨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年华都要郁闷死了,当年建国带着这两人进来的时候,她就认出了这个人,他就是武林世家吴家家主,也就是之前不小心得罪了年华的那个吴闲的老子。

    “华山论剑?一个月前?年华小朋友你是不是要仔细解释一下,你那个时候说自己在旅游,而地点在南云省,怎么这一下子却到了华山了?”沈茜说话的切相当的平静,可是年华却是平静不下来了,完蛋了要穿帮了呀,这可怎么办呀。

    “那什么,我们从南云回来后,正好听到路上有人赶着去华山,说什么环山论剑,我们三个这不就挺好奇的,就跑了过去么。就看了看。纯看。”年华赶紧解释。

    不过因为解释的太过清楚了,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可是沈茜看自己女儿跟儿子一副小鹿一般惴惴不安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还有事情再隐瞒着什么,不过这两孩子还要一个说不上是有点还是缺点的地方,那就是两人都心虚,而且在心虚同一件事的时候会故意的不看想对方,而是看向其他地方。

    因为两人做的十分的隐秘,别的人不知道,做了他们两个快二十年娘的沈茜还是知道的。

    不过在沈茜知道在外人面前一定要给孩子们面子,要不然恼羞成怒就不好了,这件事她自己知道就行了,以后也可以拿来刺激刺激他们。

    至于盟主这个称呼就被沈茜听漏了,要不然她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两个家伙。

    而且这个时候,没有听漏的浙省的最高两位领导却是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年建国就平静下来了,之前年华给他的惊吓非常不少了,他现在都以及该习惯了,因此吃惊一下后,很快恢复正常。

    而省委书记廉翰面上不显,可是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他跟吴家主是个不错的朋友,因此对武林上的事情兵没有年建国这么的贫乏,当然知道武林盟主在武林中的地位有多么的崇高,尤其是这个武力盟主又年轻,武力值还贼高的时候。

    晚上的时候这两位客人就在年家吃的饭,不过这顿饭,大家吃的都是没滋没味的。

    送走这两位客人后,年华跟年夏本来还挺战战兢兢的,可是当看到年建国夫妻什么对没有说之后,两人又感到活了过来。

    第二天,年华本来想要好好的陪着沈茜在杭市好好的转转,不过却被一个电话给招呼到了周大师这里。

    “师父怎么了?”年华跟家人说了一声去师父那里,就赶紧跑了过来,发现除了师父之外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位是?”年华不解的问道。

    周大师解释道:“年华,这位是我的一个老朋友,老庄,你叫他庄叔叔就行了,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出了过,现在一直生活在国外,可是不知道什么,发现身上开始长出来黑色的花纹,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已经快要满身都是了。”

    将对方的衣服撩起来,果然身上到处都是黑色的花纹,相当的邪性。

    老庄也不知道这个东西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看了不少的医生吃了不少的药,最后没有办法还请来了巫师作法,可是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可是又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的怪异的黑色花纹越来越多,这个不同于其他人的病因,

    老庄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求助于多年的好友周大师,可是没有想到就连周大师都没有办法。而就在他失望透顶的时候,老朋友竟然决定给他介绍一位高人过来。

    可是当周围高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怎么跟自己想想中的有些不同呀。

    大胡子或者山羊胡,或者没有胡子的老年人或者中年男子变成了一个个子高挑,长相美丽的女孩子,这怎么不能让他吃惊了。

    可是自己老友介绍的他有不能不答应。

    年华虽然不知道自己师父跟这位的关系,不过能够让自己师父求到自己这里来的,关系肯定不错。

    “还请庄师叔将上衣脱掉,以便我仔细观察。”年华对这个东西也挺好奇的,而且看着花纹明显吧不是亚洲的常见的东西,倒是有种美洲的赶脚。

    老庄不自主的看向了周大师,却发现周大师是一副“听我徒弟的话准没有错的样子。”

    既然老友都这么说了,老庄也只有脱下上衣,反正自己都已经六十来岁的人了,对方这个孩子当自己的孙女还差不多。

    年华仔细打量着他身上的花纹,再次确认这不是华夏也不是华夏周边地区的画法,既然如此就可以将亚洲给排除掉。

    突然年华问道:“最近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呀,就是那种奇奇怪怪的人。”

    老庄翻着眼珠子想了半天,最后报出了一串的名字,几乎要有十来个了。

    年华长大了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老庄。

    老庄自己一数也不是好意思了,这还是最近得罪的,之前得罪更是不胜枚举了。

    经过老庄的自我介绍,年华这才知道,不要看老庄长得这么雅致,其实是美国最大的华人黑帮翠竹帮的帮主。

    不要看翠竹帮的名字也十分的雅致,这个帮派除了肚皮不卖之外,其他的是什么都感动,什么都敢弄,这一下子免不了会跟本地的外来的势力发生冲突。

    下药,刺杀都是家常便饭,老庄自己身边养着一个保镖小队,专门为了他的安全负责。

    可是百密还有一疏的通过坚持以及该,他身上的这些东西,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对方是怎么通过那么严格的安保系统的。

    年华在那里认真看着,其实脑袋已经半空了。她再在思考之前路德亲王讲的那些常识,最后确定了,这个应该是来自美洲拉丁大陆的一种黑暗诅咒。

    “黑暗诅咒?”周大师也是大吃一惊,对了还真让徒弟给猜对了,她这么一说他也有印象了。

    并不是他亲眼见过,而是听自己师父说过的,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也一直从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饶腾,也就忘记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在老友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时候,“年华说的没有错误。我的师父也曾经跟我说过,这个诅咒潜伏的时间比较长,最长可达一辈子,我已看你这个应该不是最近被诅咒的,而是一直潜伏在你的体内,知道最近才爆发出来。”

    这话说的老庄更加的急躁了,一把抓住周大师的手,“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看在咱们两个同学了这么长时间的面子上。”

    周大师却是一脸的为难:“不是我不想救你,而是我根本就不会解黑诅咒呀!”

    老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