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事情暴露
    第三百二十七章事情暴露

    周大师跟老庄两人眼巴巴的看着年华,这让年华亚历山大,“师父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虽然我知道名字,不代表我也会解呀,这还是当初一个朋友给我科普的确上黑暗势力的时候,告诉我的。舒悫鹉琻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解法呀。”就算是知道解法,她也不会去解的好不好,摸摸稍微有点凸出来的肚子,只要是一点的可能性会对宝宝造成不良的后果,她都不去做的好不好。

    周大师也看到了年华的动作,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清脆的响声把年华跟老庄都吓到了。

    年华看她师父还有继续甩自己巴掌的意思,赶紧拦了下来,一手擒住他的胳膊,苦着脸道:“师父,咱们有话好好说,您怎么还玩自残呀。”

    老庄也道:“就是,就算是我这个挺难弄,你也不用这么的激动呀。你放心好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老庄玩也玩了,吃也吃了,就算现在诅咒发作,我也无憾了。老周呀,就算最后一点办法都没有,咱们也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可是周大师却是丝毫不理会老庄煽情的话,一把抓住年华的手,自责道:“都怪师父,师父都忘了你现在可是都怀孕了,还把你给叫了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太不称职了。你现在就回去好好的保养自己的身体,师父这里你就不要操心了。”

    年华这才知道她师父是为了什么,哭笑不得:“师父,您老人家真是多虑了,我不过是跑了一趟罢了,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消消食罢了。”

    老庄:“……”

    自从听到从年华的嘴里冒出那四个字后,他就燃起了一丝的希望,也就做好了准备,如果老周不行的话,就去求老周的这个徒弟,说不定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有办法呢,就算是没有办法,请出她那个朋友也行呀,大不了开出大大的价码。

    可是谁承想人家怀孕了!让一个柔弱的孕妇来给他解决问题,似乎好像有点不妥当。

    “没想到侄女你竟然怀孕了,而且跟你头次见面,师叔我没有什么准备,这样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支票,唰唰几笔,就写了一张支票放到年华的跟前,“这是师叔给你跟宝宝的见面礼,拿着吧。”

    年华挑挑眉毛,根本就没有接过来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位庄师叔。

    老庄被她看得有点尴尬,他从这个师侄女的眼里竟然看到了戏谑,心里不由出现怒意,他这么大年纪经历过多少的风雨,最后达到了现在这个高度,可以说在整个世界的华人里都是非常有威望身份的人,被无数人惧怕的黑道教父,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鄙视。

    就算你是师父是奇门的大相师,可是你却不是,而且我还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对我这么的不尊重。有了这种想法,老庄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但是眼睛中已经显露出了阴霾。

    “师侄女,长者赐不敢辞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么?”老庄的语气生硬起来,逼视着年华。

    周大师一听就知道不好,自己的徒弟自己知道,那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呀,随和的时候那是相当的随和,可是凶残的时候,那是绝对的凶残,而且见证这一幕的人,不是死了的就是心理受到严重创伤的。

    说实在的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从小大的非常要好的同学加好友,即使这小子最后出国,两人关系也不错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去管这个闲事的,可是,可是谁让他是自己的好友呢,只能够替他求情了。

    可是还没等他说呢,自己那小徒弟,开口了,她微微一笑,回答道:“我当然听说过这句话,可是我还听说过另外一句,好像叫做无功不受禄,我说了我对你这个黑暗诅咒没有办法”她看老庄张嘴还要说什么,摆摆手,“你还是不要打我那个朋友的主意了,虽然我说这句话有点伤人,但是……”

    年华凑近了老庄,眯着眼睛,小声道:“您还真没有那个资格。”

    老庄怒目而视,“你,你知道我是谁么?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你以为你是老周的徒弟,我就不敢动你么?你也太天真了。哼,就算我把你整死了,我还可以给你师父弄来百八十个的徒弟。”

    年华却是不再看他,而是到了周大师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师父您是不是最喜欢我了。”

    周大师被她弄得出了一脑袋的白毛汗,看到过徒弟倔强的,彪悍的的样子,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撒娇的徒弟,抬头看看太阳,的确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呀。

    年华看自己师父这么不配合自己,也就失去了逗弄老庄的兴趣,起身告辞:“师父,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去外面晒晒太阳,增加以下我的钙含量。”

    周大师现在是巴不得让她快走呢,要是她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说不定老庄“黑暗诅咒”要不了他的命,却被自己的宝贝徒弟给气死了,这就不好了。

    年华看都不看老庄就走了,虽然外面有保镖,可是也没有人拦着她。

    等年华走后,老庄冷哼一声,转头对周大师道:“如果这是我的徒弟的话,对客人这么不尊重,我肯定会帮规处置。”

    周大师当然能够听出来他的意思,却是可是却丝毫不在乎,“行了,你跟个孩子置气是不是有点不值当的呀,而且她还是一个孕妇,年纪也比你小了五十来岁。你这气性呀太大了。”

    周大师取出他珍藏的茶叶,只冲泡了一小壶,给老庄到了一杯,“你尝尝这个茶。”

    老庄愣了一下,有心不喝,可是当看到清澈的酒红色液体的时候,忍不住端起来喝了一口,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是那三颗古茶树上的茶叶?”

    周大师笑着点点头:“这就是那三颗大红袍上的茶叶,你喝着怎么样呀?”

    “你简直就是明知故问。”老庄那叫一个享受呀,即使是他都之前根本就没有尝到过,一杯饮了进去,可是还是感到回味无穷,他也不客气自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不过还是感到有些好奇,“你这是在呢么弄来的?以我所知,能够喝到这个茶的人只有华夏的那几个国家领导人,你是怎么弄来的?”

    毕竟每年三颗古茶树也只生产几斤罢了,紧着最高领导人供应,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品尝,毕竟这不像别的,每年的产量都有不少人盯着,根本就造不了假。

    周大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小抿了一口,陶醉的摇头晃脑,“这就是我那刚出去的宝贝徒弟孝敬给我的。”

    老庄听完,一口茶喷了出去,喷出去后根本就顾不得可惜,追问道:“你说这是你徒弟孝敬给你的?难道她跟哪位大领导是亲戚?”

    “你猜呢?”周大师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好受了不少,哼,谁让你敢把我徒弟给气走了,我不吓吓你,怎么能够解了我的心头只恨呢。虽然老朋友老同学让他十分的珍惜,可是跟宝贝徒弟比起来,老庄就什么都不是了。

    老庄这个时候抓抓脑袋,苦恼的道:“你就告诉我吧!”那位还真有可能是七大领导的某位的嫡系,要不然怎么能够得到大红袍呢。如果猜想成真的话,他刚才不是错失了跟华夏上层打好关系的机会么,现在还把人家给得罪了,要是在她长辈面前说自己几句坏话,自己可能就要被华夏列为不欢迎的人士了。

    他可从来不会小看华夏这些太子党们的力量的。

    因此当看到老友老周摇头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刚要继续询问,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脸上是肃穆。

    老庄招呼他道:“吴老弟,你怎么才来呀,要是你再来的晚点,你的那份好茶可就要被我给消灭了呀。”

    周大师也笑着道:“就是,就是,刚才老庄一个人都喝了半壶,真是够了。”

    这人坐到沙发上,看看周大师又看看老庄,最后还是将目标对上周大师,“周大师刚才出去的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是你什么人呀?”

    周大师愣了一下,可是还是回答道:“是我徒弟呀,是不是这孩子得罪你了?”

    这人差点直接给周大师跪了,得罪自己?自己有什么资格被人家得罪呀,昨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得到她老人家的好脸,今天又遇到了,脸色也不太好看。

    不得已还是跟人家说了几句话,毕恭毕敬的,还好年盟主虽然心情不好倒是没有把自己当撒气桶,他问了句,“您这是去哪里呀,要不要我送您呀?”

    年盟主摆了摆手:“行了,我这是刚刚从我师父那里出来,打算出去逛逛你就去办你的事情吧。”说完她走了,却留下一个傻掉的身影。

    吴家主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刚刚出去的那家就是自己要进的那家吧!

    师父?年盟主的师父难道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可是邀请自

    己来的是庄大哥,这位可是从美国回来治病的,肯定不是,那么应该就是另一位了,可是周大师他也挺熟悉的呀,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会武功呀?

    带着这个疑问,吴家主到了房间,然后问了周大师刚才那个问题。

    “那是我徒弟年华呀?难道你们之前认识?”

    吴家主差点栽倒在地,稳定了下情绪,这才艰难的道:“周大师难道你也是武林中人?”

    周大师眨眨眼,明白他是想差了了,解释道:“你想错了,我也就会一些奇门内功罢了,你们武林的武功我是没有研究的。”

    “可是?刚才年盟主是你徒弟呀,而且你刚才也承认了呀。”吴家主眨眼道。

    “……我是奇门中人,我教她的都是看相风水堪舆之类的。”这次换成周大师吃惊了,“什么盟主呀?我不知道呀。”

    那边老庄也追问道:“你刚才说那个小丫头是什么盟主?”

    吴家主这个时候才明白此师父非彼师父,不过不管怎么样也都是年盟主的师父,这是错不了的。

    “年盟主是我们新一届的武林盟主呀,号令整个华夏武林。”

    周大师:“……”这是我徒弟!哈哈,我徒弟!

    老庄:“……”我是不是听错了,怪不得这么拽呢,原来人家的根本就不需要靠山,自己就是一棵参天大树。

    即使他混的是黑帮不是武林,可是对武林中的事情也是知道一些的,这些武林中人当然不会随便选择的,而且选的这个人每每都是在整个武林中都要排进前五的人物。

    之所以不认定第一名,就是怕第一名是只知道练功不知道庶务的狂人,这才给了其他人选择的余地,当然了在相同条件下,第一名还是有优先权的。

    吴家主眉飞色舞的将武林大会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边,着重说了,年华一个人大战血宁子的辉煌战绩。那打的真是山河变色呀。

    “她有二十么?”老庄颤抖着声音道。

    吴家主不知道,周大师知道呀,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我徒弟今年五月五端午节刚刚满十八周岁。”

    吴家主更加佩服年华了:“没想到我们武林大会跟盟主的生日竟然是一天的。”

    周大师发现自己好像听到不得了的事情了,努力平静的问道:“你确定武林大会是今年在五月五日端午节开的?”

    吴家主点点头:“当然了这才过去一个多月罢了,我的记忆怎么会出错呢!”

    周大师听完瞬间变色,脸色铁青,怒吼道:“这个臭丫头,竟然敢怀着孩子去参加武林大会,还跟高手打架,她是不是不想活了呀!”

    “怀,怀孕?”这会感到不好的变成了吴家主,他也终于弄清楚,当他当着年盟主父母的面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为什么年盟主不给自己好脸色了,因为年盟主根本就没有个家人坦白!

    也是谁会让一个孕妇去参加这么危险的武林大会,一不注意那可就会死人了,而且事实证明,的确是死人了,还是大人物。

    吴家主一把抱住周大师的肩膀,可怜巴巴看着他道:“周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呀,要是我被我们盟主给逮住的话,您一定要为我说几句话呀。”

    依着自己盟主的凶残,自己是不能够善了了,还是赶紧抱大腿吧。要是你真要动我,我就把你师傅给抬上来,真是太方便不过了。

    “你放心吧,我明白了怎么做的。”周大师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后三人对视一眼,都深深的谈了口气。

    这里面只有周大师是痛并快乐着,其他两人是真的痛呀,尤其是老庄,他刚才的那话,已经有威胁人家的意思了,要是人家真的想要报复自己的话,招有的是呀。

    他突然有种赶脚,这位还不如是某位大领导的小孩呢,至少没有实权,可是现在转眼变成了超级**oss,这可怎么办呀。

    而吴家主比他还要放得开,开始使劲的跟周大师套近乎,用劲全身解数想要刷高周大师的好感度。

    被气了一顿,年华直接化悲愤为动力,中午使劲的吃呀吃呀吃,最后吃了多少东西

    她自己都没有数了。

    不过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她已经不太生气了,生气太不划算了,而且她还想要好好的做做胎教呢。

    下午她干脆跑到图书馆待了一下午,看了一下午的书,图书馆安静和谐的气氛,让年华暴躁已久情绪,轻易的放松了起来。

    可是到了晚上进家门的时候,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三座大山的时候,差一点拔腿就跑。

    不过当看到铁青着一张脸的年建国同志,沈茜同志还有周大师的时候,心中哎呀一声知道坏了,这是露馅了,眼珠子一转就想要跑。

    “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有本事你就一辈子不进家门。”沈茜凉凉的道。

    年华心中也跟着一凉,还是没有敢跑,亦步亦趋的到了客厅。

    “坐下!”沈茜同志一声令下,年华一屁股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而她的对面,则是沈茜年建国还有周大师,三人并坐在大沙发上,好一个三堂会审。

    年华看到这么一个场景,瞬间感到自己根本就是个可怜蛋,想要翻看,可是当看到这三人眼中的刀枪利剑,最后只能够缩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开恩放她生路。

    “听说你怀着孕,参加武林大会有没有这回事?”沈茜拎出第一个罪行。

    “听说你怀着孕,就敢跟武林中顶级高手对战,有没有这么回事?”年建国掏出第二个罪行。

    “你回来后不进步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还试图掩盖,你该当何罪。”周大师将第三个罪名给她坐实。

    而年华的身形是随着这一次又一次的罪行,给打击缩成了一团。

    就坐在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屋子里压抑的气氛的时候,笑了笑就要离开,可是他的想法被人给看透了,怎么会让他离开。

    最后年夏也被拎到了年华的身边,姐弟俩一起接受批斗,而且年夏还有一个知情不报的之责。

    沈茜道:“难道你就不知道你姐姐怀孕了么?参加武林大会就算了,你怎么能够让她上场跟人家打呢。”

    年夏那叫一个冤枉呀:“我还是临回家的时候才知道的,我怎么阻止她呀。再说了,我姐夫一定知道,他怎么不去阻止她呀,你们应该审的不是我吧,应该是我姐夫。”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不起了姐夫。

    不过年夏知道,这三位就算心里对展青云再不满,也不会现在去教训展青云。

    年华瞪了年夏一眼,赶紧解释道:“你们就不要再怪罪年夏了,他的确就比你们早知道一天罢了。还有青云那里你们也知道他对我是言听计从。而且我参加武林大会也没有打算动手呀。”

    “我又不是脑筋不好使,那不是凑巧碰上了么,而且现场有那么多人呢,难道我跟青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都枉死,不要忘了,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小东西,呢,就算是不为了别的,也要给孩子积点阴德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这点年夏可以给作证,直接将当时的情况给他们讲解了一遍,而且这小子的口才也不错,很快就将年建国父亲还有周大师带入进去了。

    当听到所有人都被下了毒的时候,三人脸色有点苍白,当讲到血宁子抓出青城子的心脏的时候,三人脸色煞白,肚子里也开始翻腾起来,真是要命呀。

    当听到魔教教主想要得到展青云的时候,沈茜的脸色是更不好了,当听到魔教教主被杀的时候,沈茜竟然发出叫好声,“漂亮,这样的人就应该这么对付,不能够对这些人心软。”

    然后就是年华大战血宁子,听到的人,双手紧握,当听说血宁子死了的时候,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然后就是年华被推举成盟主的事情,三人也跟着有荣幸焉!

    当年夏说完的时候人们还沉浸在兴奋里,三人那叫一个后悔呀,他们都想要亲眼看看那个盛况,不过很可惜,武林大会已经落幕了。

    不过虽然这三人对武林大会十分得向往,不过可不代表他们就原谅了年华,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年华被罚在家里,抄一百遍的道德经。

    ……年华都要抄吐了。

    因此在老庄找到她,想要给她赔罪家吃饭的时候,那

    答应的那叫一个快呀,因此沈茜也把她给放了出去,

    年华出了政府大院,就感到自己活了过来,之前整天被关在家里抄书,实在是憋的受不了了。

    不过当看到包厢里还坐着周大师的时候,兴奋感瞬间打了折。

    “行了,不要用你摆着你那张可怜的脸了,对你的惩罚已经结束了。”周大师宣布道。

    年华一听开心的不得了,刚要欢呼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我剩下的那些道德经是不是不用抄了?”

    周大师白了她一眼。

    吃到一半的时候,请客的老庄端着酒走到年华身边,恭敬的道:“之前是老庄我太过狂妄,还请年盟主你原谅我呀。”

    年华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且你是我师父的好朋友,你不用担心我会报复你的。”

    吃过饭后,年华还是跟着师父去了老庄买下的别墅,当然问题还是那个问题,怎么样才能够祛除他身上的诅咒。

    年华皱眉道:“不是我不想把这个人是谁告诉你,而是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个人。”

    老庄听完后激灵一下子,原本激动的心情被浇熄了一些,不过他可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坚毅道:“你放心吧,就算这个人再怎么变态,我也要请教他,请他帮我这个忙,钱不是问题!”

    年华摇摇头:“您还是把钱收一收吧,人家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东西。人家都多了一千多年了,喜欢都是一些古香古色的东西。”

    “噗嗤!”老庄差点吐血,“什么意思?”

    年华撇嘴道:“我认识的这个人是吸血鬼亲王,我们两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说着转身看向老庄:“我想知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打动一位吸血鬼亲王、”

    老庄整个人都不好了,打动一位吸血鬼亲王,那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呀。

    年华接着道:“向什么金钱美女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金钱对这些拿出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吸血鬼来说,都不是太过珍贵大的地方。而美女么,我看也算了吧。吸血鬼一个个都长得特别的帅气,女吸血鬼也是一个个貌美如花,跟他们一比,那些明星男女就比成了渣。”

    老庄:“……”

    年华接着道:“而且我跟他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说不定人家早就把我给忘记了说不定呀。”

    这个时候远在欧洲大陆的吸血鬼亲王路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路德有点纳闷,年华跟展青云也不过来看看我,真是伤心难过呀。

    老庄不说话了,说实在是的当听到路德亲王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吓得呆滞住了,这位可是吸血鬼亲王,他是做黑道生意的,也曾经碰到过吸血鬼,即使是男爵子爵那也是他不能够招惹的,更不要说现在的吸血鬼亲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