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血符
    老庄眼珠子一转,起身来都年华的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吓得正在跟师父周大师说话,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年华一跳。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悫鹉琻

    “你这是在做什么呀。赶紧起来赶紧起来。”年华抓着老庄的两个胳膊直接给拎了起来,放在一边的椅子上。

    老庄:“……”

    周大师:“……”

    老庄赶紧回头,当看到他的那些手下们早就出去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刚才自己一冲动就给人家跪了,这要是被兄弟们看到,他这大当家的威风肯定会消弱三层,可是要是看到人家一个女孩子拎着自己这个大男人轻松的搁到椅子上,他这张老脸也就别要了。

    周大师咳嗽一声,“那什么,老庄你去看看咱们这菜这么才上来这么点呀,我徒弟最爱吃的西湖醉鱼还没有上来呢。”

    老庄感激的看了眼周大师,心领神会,“对,就是,我现在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等我们一会儿啊!”说完故作镇定的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关门。

    等人走后,年华转头撇撇嘴,“师父,这就是在美华人最大帮派的老大?跟我想象的有点不大一样呀!”一副看不上老庄的模样。

    周大师哭笑不得:“你这个孩子呀,老庄怎么说也是我的老友加老同桌。”不过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觉得刚才那一幕肯定是老庄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候了。”

    年华耸耸肩膀:“要是他腿这么软,早晚这第一大帮派也要易主了。”

    周大师却又不同的看法:“不能够这么说,如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换做是另外一个人,他肯定是大棒加甜枣,给他拿下。”谁让他遇到了年华呢,武力?武力不行!财力?财力不行!在华夏的权势也是一边倒,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还想求着年华救命呢,所有的有利优势都没有,他拿什么恐吓,他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年华需要的。

    “不过,年华你真的没有办?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帮他一帮,以后到了美国,也有个本土实力听从你的差遣。”周大师隐去笑容,正经的道。在于自己徒弟跟老朋友直接,他毋庸置疑的要选择……自己徒弟了,他也是为了年华着想。

    年华想了想,点了点头,自己师父说的也在理,“那好吧,不过我现在只能够减轻一些他的状况,毕竟如果真的要彻底解开这个诅咒的话,我还真是无能为力,只能够我生完孩子以后去找路德亲王,请求他帮帮忙,看能不能找到办法。”

    周大师点点头,“行,毕竟要以宝宝为主。”说完这句话,爷俩个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明白了对方眼里的意思,相视一笑。

    很快,老庄就回来了,脸上有着藏不住的喜色,进来就给年华道谢:“多谢年盟主的救命之恩呀?如果以后有用到我老庄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年华一听脸就撂了下来:“你窃听我们两个的谈话?”

    老庄给他们两个深深的鞠了一躬,脸上满是对不起,可是却没有一丝的愧疚:“对不起,老朋友,对不起年盟主,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我实在是太着急了,您说我好不容易打下了这篇江山,连个继承人都还没有培养出来呢,你说我怎么能够放心的走呢。”

    其实看他这么的坦诚,年华的气也少了不少,“好像很可怜的样子,这样吧,既然你这么坦诚,那我就帮你一帮,可是你也听到了,我是没有办法彻底根治你这诅咒的。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我就可以帮你,如果你不认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带着人走了。”

    老庄当然认了,他都找了多少的奇人异事了,根本对他身上的这些个黑色的花纹束手无策,现在终于碰到一个说有办法的,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呀。

    年华是说到做到,干脆现在就把她所需的东西告诉老庄,让他去做,同时让人把吃的东西都撤下去,等一会儿完事后再上桌新的。

    老庄眼睛发亮,立时就找心腹去找这些东西,而他自己则是陪在年华跟周大师跟前,陪他们聊天。

    年华暗自点头,现在老庄终于有了一代枭雄的样子了,谈笑之间不失谦逊,举手投足气势十足。

    很快他的手下回来了,在老庄的指示下,都改叫年华为姑奶奶。他的手下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了个姑奶奶,不过老庄并没有解释,而是挥挥手就让他们出去了,只留下最信任的老两个手下。

    年华看了他们一眼,老庄搓搓手笑着道:“盟主,这两位是我最最信任的手下,您看……”

    摆了摆手,年华淡淡的道:“他们可以在这里,可是不能够出声打扰到我,如果出声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这可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我现在就让他们出去。”老庄对他的命看的相当的重,转头就想要这两个人也出去,可是这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姑奶奶反心,我们两个一定不会出声打扰您的。”

    年华不置可否,转身将吩咐老庄买来的一块十分精美润白的羊脂白玉籽料拿在手里,于此同时让老庄在一个瓷碗里放一碗的血。

    老庄的两个手下争着抢着要放血,其中一个瘦高个子吼道:“我的血型跟帮主的一样,要放血也要放我的,刀子,你不能够跟我抢。”

    那个叫刀子的也是振振有词:“我可是万能血,雷豹,要来也是我来。”

    “用我的!”

    “我来,我来!”

    年华眉毛竖了起来,一抬手。

    老庄只感到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什么给蹭了一下,再看去,手腕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十分鲜明的伤痕,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血呢。

    老庄:“……”

    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去放血吧。

    刀子and雷豹:“……”

    他们两个争了半天,争得是什么呀?

    很快一碗就够了,年华直接将碗拿了过去,然后对老庄道:“脱了!”

    老庄眨眨眼以为自己没有挺清楚,“您说什么?”

    年华这次抬起头来,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请你把你身上的衣服,都托干净,一件不留,这次挺清楚了没有?”

    老庄目瞪口呆,不知道要如何反应了,嘴里只能够说一个字,就是“这,这,这”这成何体统,可是当看到年华那一副只要他说一个不字,马上就撂挑子的样子,只能够把牙齿打落往肚子里咽。

    你那话也看出了他眼中的抗拒,想想也是,他一个大男人,都六七十岁的人了,自己这个年纪都能够当人家的孙女了,如果是他的情人还好说,可是现在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当然会不自在了。

    “你不要有情绪,我也是迫不得已,如果有其他的方法,你以为我会愿意看一个老男人的裸体么,就算要看,我也是看我们家青云的,不要忘了,我现在还怀孕呢,我还不愿意让我们家宝贝看到你这副样子呢,要是他因此长歪了,我哭都没处哭去!”年华越说越觉得委屈,说道最后干脆将羊脂白玉资料扔到桌子上,一脸的不满。

    一看人家也是满心的不愿,老庄的尴尬倒是减少不少,也因为年华之前只所以不打算出手帮忙,就是因为会发生现在的事情,更是不好意思了。

    “年盟主,我知道错了,还请您高抬贵手,帮老朽这一次吧。”说着扯着自己的衣服:“我脱,我现在就脱还不行么?”

    老庄一咬牙一跺脚,闭着眼睛,就将衣服都给脱掉了,露出里面精装的身体。

    年华不过是扫了一眼,毫不在意,拿起那块羊脂白玉籽料,不知道从那里弄出一柄小刀,轻轻的在上面比较尖的地方,将籽皮去掉一些,弄出一个尖头。

    然后又拿过那碗老庄的血放到手边,将羊脂白玉籽料放了进去。

    众目睽睽之下,气急发生了,血竟然直接就进入了籽料里,原本洁白的羊脂白玉竟然慢慢的变成了羊脂粉玉。

    刀子差点惊呼出声,幸亏想起来刚才那位姑奶奶的话,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他身边的雷豹也是张大嘴巴,都能够塞进一个鸵鸟蛋了。

    老庄再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突然感到信心百倍了,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那一点点的恐惧感也消除了。

    而最最淡定的非周大师莫属了,他对自己这个徒弟的神奇那是相当的有谱的。

    最后一滴也消失后,年华轻轻的将粉色的玉石拿起来,然后让老庄走到她面前,“闭上眼睛。”

    老庄照做后,年华拿起粉色玉石

    在他身上画了起来,一道道鲜红的线条出现在他的身上,从四肢开始花期,最后是主干,当最后全身上下的所有地方都遍布了鲜红的线条后,将整个图形的线条联合起来,跟原来黑色的花纹相见,形成一个诡异的图形。

    从画第一笔开始,粉色玉石就开始一点点的变得透明起来,到了最后一笔的时候,已经马上就要变成无色透明了。最后一笔完成,无色晶莹剔透的玉石瞬间碎成了渣渣。

    而与此同时那个图形,冒出白色的光芒,然后消失,跟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鲜红的,黑色的花纹线条。

    当听到说他可以睁开眼睛后,老庄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身上的黑色花纹已经消失不见了,开心的差点蹦起来,一个劲的在那里喊着:“我好了,我终于好了。”

    刀子跟雷豹也是为他高兴,老庄终于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暗骂一声自己竟然把那位给忘了,转头看去,却发现年华脸颊苍白毫无血色,嘴唇也是干巴巴的,跟之前那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差了不少。

    “年盟主你没有事情吧?”老庄关切的道。

    周大师在一边叹息道:“年华为你耗费了太大的心力,如果不是她平时比较健康,即使怀孕了都整天的锻炼,要不然这孩子都不一定保的保不住。”

    老庄一听,眼泪差点出来,现在越知道人家的苦衷,越觉得自己真是欠人家人情太大了。

    年华点点头,闭上眼睛盘上腿开始打坐,恢复精力。

    在场的人也不敢打扰,静静的等着她收工,就连之前有点半信半疑的刀子跟雷豹对年华的敬佩那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呀,现在叫人家医生“姑奶奶”那是相当的甘心。相当的情愿呀。

    两个小时候,年华睁开了眼睛,脸色还是挺苍白的,可是比之前已经好了不少了。

    老庄还有刀子雷豹松了口气,赶紧让人上菜。

    最后三人目瞪口呆,一桌子二十多道菜,竟然被她一个人干掉了一半还要多,不由自主的看向人家的肚子,被衣服遮盖着的肚子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一点也看不出这些菜到底到了哪里。

    刀子雷豹心里暗道:不愧是姑奶奶呀!

    酒足饭饱后,年华擦了擦嘴,“多谢款待,我也要回去了。”

    老庄一看赶紧把人家给送了回去,半路上还是忍不住问道:“年盟主,不知道我身上的封印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呀?”

    年华算了算:“两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还是要去请教一下吸血鬼的亲王。不过你放心吧,即使等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了任何办法,到时候咱们在想其他的办法。”

    有了年华的这句话,老庄的心才算是放下,郑重的抱拳道:“年盟主,不,姑奶奶,以后只要您用的着的地方,您跟我说一声,或者就跟刀子跟雷豹说,我们二话不说帮您办到。您放心吧!”现在连老庄都叫年华姑奶奶了。

    当天晚上一家子正在看电视呢,又有人给年华来电话。

    年华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好久不见的陈诚,有点惊喜也有点纳闷道:“诶,陈诚,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陈诚哈哈笑道:“怎么没事就不能够给你打了。”

    年华连连否认:“我可没有这么说。”

    “你说你在京城带着,都要把我们几个给忘了是不是呀,你说说你都多长时间没有回临海了。”陈诚问道。

    年华算了算,的确是很长时间了。“我这不是忙么,既然你们这么想我,我过两天就回去看看你们。”正好躲开年建国跟沈茜同志的视线。

    “不用,不用,过两天我们就要去南云省了,今年因为缅甸的局势也不是太好,翡翠原石运出来不多,上半年的公盘没有举行,现在局势好了,大批大批的毛料运了过来,你要不要也过去凑个热闹呀。”陈诚解释道。

    年华一听马上答应:“行呀,什么时候去,你们叫着我,我就从杭市直接做飞机过去。”

    “杭市?是不是年副省长到了浙省呀?”陈诚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前些日子他就得到消息了,说是年建国副省长被调离燕赵省了,当时他还可惜来着,没想到现在竟然到了浙省。

    “没错,现在你已经可以把

    这个副字给去掉了。”年华笑着道。

    陈诚马上惊喜道:“太好了,恭喜了呀。”副省长跟省长虽然只差一个字,那就是天壤之别,而且年建国年纪真心不大,上升的空间还是大大的。

    陈诚高兴是真的高兴,为年华高兴,也为自己高兴,不说那些虚伪的话,年华当初也帮了他不少的忙,如果不是有年华在他背后,当靠山,他的企业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而年华的背后不就是年建国么,虽然现在年建国调走了,可是影响还在,更何况人家是高升了。

    放下电话将这件事情跟年建国沈茜一说,他们倒是都没有反对,而年夏是相当的支持,跟着老姐又可以去玩了。

    年华还愣了一下呢,她还以为自己要费不少的话,才能够让他们答应呢。

    看着一向机灵的闺女一副呆滞的模样,沈茜扑哧一声乐了,“行了,这是因为我们知道就算是我们不答应,你也会想方设法去的,反正你你已经满了三个月了,胎也做稳了,想去就去吧。”

    年华挠挠脑袋,十分认同她老人家说的话。

    年夏也想要跟着,年华当然让他跟着了,正好还有个拎包的。

    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姐弟俩就出发了,到飞机场的时候,竟然碰上了闫江南欧阳路还有栾沙席环玉他们。

    年华根本就不想搭理了他们,想要装没有看到,可是事与愿违,他们看到年华跟年夏了。

    尤其是欧阳路看到年夏的时候,就跟看到一根肉骨头一样,想让人忽视他都难。

    一问,没想到他们竟然做的是同一辆飞机都是飞向南云省瑞丽的飞机。

    “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呀?”正好年家姐弟跟闫江南欧阳路他们坐到了一起,年夏好奇的问道。

    看年夏竟然跟自己说话,欧阳路赶紧笑着回答:“我们是去瑞丽拍戏,我们在那里有几场关于赌石的戏。”

    年夏吃了一惊:“没想到咱们真是有缘分呀。”

    听年夏这么一说,闫江南恭敬的问道:“年少您也是要去瑞丽赌石么?”

    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点点头,“对呀,我们姐弟俩闲着没事去凑了个热闹。”

    闫江南的眼睛亮了起来,“如果只有您两位的话会不会太孤单呀,我们一共好几个人相约去那里,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一起过去。”

    看了眼正在闭目养神的年华一眼,年夏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们也跟人家约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年华睁开了眼睛,“你可以跟他们一起去,多认识一些朋友也是好的。”毕竟以后年夏肯定是要走政路的,虽然到时候在年家展家还有她的护卫下,这小子的政路不能说平步青云,也是畅通无阻的,可是多几个朋友比较好。

    而且闫江南这个人不是那种特别纨绔子弟,虽然还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还是不失为一个好玩伴。

    听年华这么说,年夏也就答应了,虽然跟着老姐收获会不少,可是他还是喜欢跟他差不多一般大的人,对他来说陈诚薛铭文他们的年纪有点大了。

    “那好,但是你的手机不要关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去找你了。”年夏嘱咐道。

    年华说了句“啰嗦”闭上眼睛,继续养胎。

    年夏被骂也不当一回事,笑嘻嘻的帮她盖上个毯子,然后就趴在椅子背上,跟闫江南聊天。

    不过一个多小时,飞机就落了地上,陈诚跟薛铭文已经过来接人了,年夏十分郑重的将年华交给了他们两个,并且一个劲的叮嘱道:“两位大哥,你们可要看好她,不要让她做危险的事情,一看到苗头,就赶紧掐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看他这么认真的叮嘱自己,陈诚认真保证道:“你就放心吧,到时候肯定会还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姐姐的。”

    年夏这才放了心,跟闫江南他们走了。

    上了车,年华十分自觉的坐到驾驶座后面的作为,据说这里是最最安全的。

    开车的薛铭文有点好奇:“年华,你弟弟这是什么意思呀,好像你是个玻璃人一样。”

    nbsp;年华没有告诉他,只是说了句:“等到了宾馆我再告诉你。”然后又加了句:“肯定让你们大吃一惊。”

    一路上陈诚跟薛铭文的心里那就跟八爪挠心一样,年华的秘密,他们可是相当的想知道呀。

    等到了年华的房间,陈诚跟薛铭文眼巴巴的看着她。

    年华这才淡定的宣布道:“因为我现在怀孕了!”

    “……”犹如晴天霹雳一样,震得两人都傻了,不约而同的看向年华的肚子,那里非常的平坦,现在竟然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陈诚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三年前刚刚见面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丫头,现在竟然一晃就要当妈了,等等!

    陈诚表情十分的纠结:“我记得你的刚刚满十八周岁吧。”

    年华点点头:“陈诚叔叔您可记得真准呀。”

    “……”陈诚无奈了:“我正在跟你说正经的呢,你现在可连结婚的年龄还没有到达呀。你这,你这不就成了未婚生子了么?”

    说起这个来,年华还是一肚子的委屈呢,“那要不然怎么办呢,这可是孩子呀,不是小猫小狗的,我也忍心打掉他。”说着说着年华的表情就开始变得十分的温柔:“虽然他来的比较意外吧,还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可是一想到出生后,在我的眼前一点一点的长大,管我叫妈妈,我就无比的期待,期待他赶紧的出来。”

    陈诚跟薛铭文就看着年华一脸梦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对视一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年华的心智比普通十八岁的小姑娘要强大的多,既然她都已经打算把孩子生下来了,那么后果她自己一定会承担的,她从来都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那孩子爸爸肯定是展青云了?!”薛铭文虽然是问句,可是也相当的笃定,除了展青云,其他人谁敢上她的床,谁能够上的去。

    “这还用说么。”年华扬扬眉:“也就展青云才能够配的上我。”

    听了她的话,陈诚做了个受不了的动作。

    薛铭文也调侃道:“年华你现在都孩子妈,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点呀,小心教坏孩子,孩子他爸找你打架呀。”

    年华是一点都不在乎,反而问道:“公盘什么时候开放呀,我都要迫不及待了。”

    好久已经没有赌石了,年华有点手痒了。

    陈诚嘲笑了她两句,然后才回答道:“明天才开始呢,而且现在都下午了,就算今天开,也看不到什么了。”

    陈诚看看时间,“现在已经三点多了,你休息一会儿,等到了晚上我们两个来找你吃饭,明天一早,咱们再去,怎么样?”

    年华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吃过早饭,驱车赶往了翡翠公盘所在地。因为他们来的有点早,还没有开门呢,年华他们三个干脆再外面转着看看。

    不仅里面有,外面也有不少借机摆摊的摊主,当然了这里面都是不太出色的毛料,当然了价格也要比里面便宜。

    吸引了不少过来瑞丽旅游的人们,在这里挑挑拣拣的,都希望能够找到一块价值不菲的毛料。

    结果当然是绝大部分人都交了学费,有几个运气不错的,或许能够赚一笔,可是这占的比重那是相当的小的。

    年华跟着陈诚还有薛铭文转了一圈,最后干脆自己去转。怕三个人错过,陈诚讲给年华办的胸牌给了年华,省的找不到他们,她进不去。

    翡翠公盘可不是每个人能够进去的,必须要有翡翠协会的邀请才行,每一个被邀请过来的人都是相当有实力的。

    陈诚现在也是翡翠协会的一样,薛铭文跟年华都达到了资格,轻松的就帮他们弄到手了。

    而每个人能够带入里面三个普通人,再多的话,就要花钱了。十万欧元一个名额,这只有富豪才能够支付的起的。

    不过因为这十万欧元不是给翡翠协会了,而只是一个入门的门槛罢了,等到公盘结束的话,还是会发还到他本人的手中。因此过来凑热闹的也不少。

    年华之所以来这里为了能够选一块极品翡翠,给孩子弄

    一个好东西,当然了她手里还有不少极品翡翠,可是都达不到她心里的那种极高的标准。

    绕了一圈,年华发现这里的东西真是好的有限呀,虽然她发现了好几块表现不错的,可是里面的东西虽然也是翡翠,可是也是普普通通,根本就入不了年华的眼。

    现在的年华一进过了“多多益善”这一阶段了,而是上升为“精益求精,宁缺毋滥”。

    没有找到好的,年华干脆走到大门口等着门被打开,与此同时在门口的人是越来的越多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九点钟,大门被打开,年华跟着人流走了进去。

    年华进了一号展厅,发现这里的规模不次于上次她去缅甸参与的那次呀,各式各样的原石排满了整个大厅。

    因为要举行不少天,年华今天上午打算将整个展区都转过来。

    一共五个展区,前四个都是暗标去,最后一个是明标区。

    前三天可以随意的看标,然后后四天就开始一个区一个区的开始头暗标,前一天投,第二天上午就开始宣布结果。

    等到暗标结束会,就开始进行明标了,这个跟拍卖也挺相似的,不过拍卖是一群人拍一个,而明标则是一群人同时对好多块毛料抢拍。那是相当刺激的。

    年华转完第一个展区,又去转第二个展区,在第二个展区的时候正好碰到年夏跟一帮子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带头的就是那闫江南。

    年夏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老姐,跑了过来:“老姐你看到好东西了么?”他可是知道他老姐有一双火眼金睛呀,什么都逃脱不了她这双眼睛。

    年华故意反问道:“你说呢?”

    年夏耸耸肩:“你不告诉我拉倒,我自己去赌一块,说不定能够赌出绝世真品呢。”

    年华拍了怕年夏的肩膀夸张道:“真是有志气,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看闫江南有过来的意思,年华赶紧让年夏离开,她可是想安安静静的看看石头,可不想跟这些个二代们一起闲话打屁。

    闫江南当然想要在年华面前唰唰好感度,可是人家不愿意,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够追着人家去吧。

    而其他人则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虽然看到新加入进来的这个谜一样的小子跟那个女孩子说了几句话,可是他们也没有其他的想法,都以为年夏是去追女仔罢了。

    年华不愿意暴露自己,年夏闫江南当然不回去打扰她。

    一个上午过了,年华十分快速的看完前四个暗标展厅,明标的倒是还没有去看呢,反正时间还早着呢。

    中午午饭的时候,年华是不想对付呀,正好陈诚两人也找了过来,他们三人干脆去外面吃饭,他们可不想吃附近的盒饭,贵不说还难吃的要死。

    三人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比较高档的饭店吃饭,因为包间已经没有了,三个做了一楼大厅挨着窗户的位置。

    正吃着呢,突然外面传来喧哗声,年华侧身往外看去,恍然大悟,原来是欧阳路要在这里拍吃饭的戏。

    老板当然愿意了,要是这个电视剧火了,他们这个饭店也就火了。因为需要吃饭的人,所以他们也没有将人给轰出去。

    不过老板说了如果谁不想上电视,可以现在就离开,而且饭菜全免。不过除了几个大腹便便的人走了出去,这几个人穿着考究,都是中年男子,出去的时候还故意遮挡着脸,这是什么人不言而喻呀。

    再看他们刚才坐的那个桌子,真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呀,等车过来的时候,是非常低调的奥迪车,不过就算是外表在怎么朴素,一般人也坐不起奥迪呀,更何况,年华的精神力直接到了车里。她本来是想看看车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却听到了一些十分让她气愤的消息。

    等车开到她这里的时候,从水杯里沾了点手,然后一甩,本来柔弱的水滴,变成了锋利的锐器。

    还在车子里谈笑风生的几个人突然听到“碰”的一声,吓了他们一大跳。因为现在全国正在严打,刚才他们还坐在了大厅,怕有人过啦查自己,吓得不得了。

    还是司机赶紧安慰他们:“各位领导请放心,不过是车子的轮胎爆了罢了,我修一修就好了。”

    司机伸手去开车门,可是刚刚打开突然感到头顶一亮,然后听到碰的一声,再转身看去,就见几个领导纷纷跌坐在车的废墟里。

    他一辆好好的车,竟然突然碎掉了,这怎么可能呢,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容许他不相信,真是头大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