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突发事件
    重生之符气冲天,第三百二十九章突发事件

    其实不是年华不想使用攻击力更强的,比如筷子神马的,可是筷子俗不说,说不定还会留下什么证据神马的,还是水滴好啊,无公害,全绿色,不得不说是年华居家旅行必备的东西!

    错,不用必备,只要在有空气的地方,伸手就能够凝聚,真是方便又快捷呀。ai悫鹉琻

    年华在那里十分低调的自豪着,这边跟她一起吃饭的这陈诚跟薛铭文则是伸着脖子往外看,看的是津津有味的,这也太神奇了。

    而那些人更加悲催的是,他们车子完蛋的地方,正是距离拍摄不远的地方。正好有记者在这里蹲点,有位摄像师正在拍着玩呢,正好将这一幕给拍了下来!

    这下子好了,明天的头条不用发愁了,这可不是剧组拍戏呀,这可是真实发生的,简直太棒了。

    不用去想就知道这几个人之后要多么的悲催,现在正在大力打击**,他们还迎风直上,可以能够想象一下他们将来的后果,一定是特别的精彩。

    而始作俑者则是淡定的进食,等陈诚薛铭文看完想要吃饭的时候,才发现食物已经几乎没有了,而某个人正在捧着肚子,拿着跟牙签悠闲的剔牙!

    陈诚:“……”

    薛铭文:“……”

    陈诚哭笑不得:“我十分怀疑你吐出的那个小肚子,根本就是吃太多吃出来的。”

    年华耸耸肩膀:“谢谢你的提醒,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去告我作b超的那个医院了。”

    陈诚继续更加的无语了。

    没有办法,只能重新有加了菜,两人吃饭,年华自己玩游戏。

    玩着玩着,有人给她来电话,一看是自己老弟的,“诶,怎么了?你说什么?好我现在就去!”

    薛铭文抬头,就发现年华的脸都挂上冰渣了,不由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年华冷声道:“没事,你们在这里吃吧,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拿起衣服就冲出了饭店。

    陈诚跟薛铭文对视一眼,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这丫头小脸都冷出冰渣了,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两人往桌子上扔了几百块钱,就追了出去,可是到了门口,四处一望,早就没有了人影。

    薛铭文摸摸头发,咧嘴道:“咱们也就是前后脚吧,这丫头就不见了踪影,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而陈诚则是低头给年华拨电话,可是一律是无人接听。

    不提非常担心的陈诚薛铭文两人,就说年华隐身加轻功,直接跑了出去,可是到底上哪里去找年夏呢,她根本就不知道地方。

    年华后悔莫及,要是早早的给年夏身上打上“定位符”或者“追踪符”,她就不用这么迷茫了。

    年夏摸摸自己的脑袋,刚才打电话被他们给发现了,直接从脑袋上给了他一下子,要不是他练过,早就给打懵了。

    感谢老姐,谢谢你的斯巴达似的逼迫练武!

    感谢永田,谢谢你的传授大的铁头功,以后我再也不拿你光头说事了。

    不过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再跟老姐要一个“平安玉符”,上次那个在武林大会已经毁坏了,要不然那么多人都中毒中招了,怎么就他们几个没有事情呢,就是“平安玉符”起的作用。

    可以那次玉符坏了后,因为知道老姐怀孕了,他怕老姐耗费太多的精力,虽然他们一家人一人一块玉符,好像挺容易的,可是他曾经私下咨询过奇门中人,终于了解道,制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雕刻玉符了,那更是难上加难。

    装作昏迷,被扔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等人走了后,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呢。

    一睁开眼,就看到闫江南关切的看着自己,跟他眨眨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闫江南本来想要问他话,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就闭上了嘴。

    年夏侧耳倾听,等发现附近没有人的时候,这才坐了起来,凑到了闫江南身边,小声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闫江南苦笑道:“年少,对不起呀,都是我连累了

    你。”

    年夏哼了一声:“闫江南,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既然我也是受害者,你怎么也要把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吧,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是不是?”

    闫江南说完后,年夏恍然大悟,原本以为不过是跟闫江南有仇,现在一听才知道,闫江南也是无辜躺枪的。

    闫江南的小舅舅是南云省缉毒大队的大队长池守,两个月前池守带领着他手下的缉毒大队,抓获了一个巨大的制毒贩毒的团伙,其中的老大的中缅混血外号“夜枭”的毒枭被抓获。

    不过“夜枭”的手下太过庞大,肯定会有漏网之鱼,而抓住他们的这些人就是那些人。

    这些人并不多,只有二十多个,可是各个精干,手里还有各种武器,更重要的是,他们隐藏的十分的隐蔽,就连池守都不知道他们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地下。

    为了缉毒事业,池守连家都没有成,就是怕被这些不择手段的家伙知道后,牵连家人,因此池守都三十多岁的“高龄”了还是孤家寡人。

    这次听说大外甥过来,少不得就陪着吃了顿饭,而且两个月都过去了,据他的猜想还有之前的经验,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

    可是就是这顿饭,将闫江南带上了危险的境地,还连累了一起过来的这些人包括年夏。

    那些人一直跟着他们,当看到他们出了公盘交易大厅后,就尾随着他们,等到了隐蔽的地方,这些人伪装成跟闫江南他们有仇的人,拿着家伙事就将他们给绑上了车。

    本来大中午的人就少,而且也都是按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都不敢去上前。可是看到的人,也报了警,可是等到警察过来的时候,人早就被弄走了。

    而年夏这位高手也被制服,是丝毫不奇怪的,当一把枪顶住后腰的时候,你是屈服呢,还是找死呢,这是一道非常艰难又十分简单的选择题。

    包括年夏,闫江南在内的六个人全部被绑上了车,他们除了年夏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年夏十分的激灵,看到不对,就偷偷摸摸的将手机打开了,摸摸索索的拨到自家老姐的手机上,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信任老姐了,在他的眼里,即使是怀孕的老姐,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厉害的那个人。

    不过好景不长,因为那边有声音传过来,很快年夏的动作就被他们给发现了,直接从头上给了一下子。

    这就是所有的事情了!

    “咱们这可怎么办呀?他们不会将我们都杀了吧!”闫江南的好友松棋笑哭丧着脸道。

    那边戚风皱眉道:“你担个屁心呀,就算是死也是一起死,黄泉路上,咱们也有作伴的。”

    松棋笑一听更加的害怕了,身上都打起了哆嗦。

    钟仁蓝皱着眉头他身上胳膊上还在流血,可是为了大家的情绪,他是医生不吭。

    上官启默不作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年夏却知道,如果钟仁蓝的伤口还不止血的话,可能就要危险了,动了动手,发现是用粗麻绳邦的,或许是认为他们这些人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并没有用铁链,或者是更加结实坚韧绳子。

    然后年夏站起身在所有人的面前表演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将绑在一起的手,往下去,不知道怎么弄的,几下就从臀部那里过去了,然后是两条腿,再就是脚。

    最后的结果就是被绑住的手被他给移到了前面,在其他人目瞪口呆中,用牙齿将绳子一点一点的咬断。

    这小子的牙齿也好使,很快就将绳子咬断,甩动了下有些麻的手,给了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五个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尤其是胆小的松棋笑喊道:“赶紧给我解开!”

    他这一嗓子出去,刚想要伸手的年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抓着绳子背在身后,闭上眼睛倒在原地。

    闫江南本来兴奋的表情也僵在了脸上,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

    其他三人脸上的表情也都不好了,之前怎么没有看出这小子这么愚蠢呢。

    不出年夏的所料,不过一分钟后,就有人走了过来,隔着门,怒道:“你们这几个小瘪

    三,赶紧给我老老实实的,说不定最后还能够放你们一条生路,要是再在这里瞎喊,小心老子一人给你们一枪子。”

    然后这人抬腿踹了几下铁门算是警告他们,然后转身离开,这里这么阴暗潮湿,如果不是为了看管这些小瘪三,他根本就不愿意进来。

    等这人的脚步声消失了,年夏这才坐了起来,理都不理闯祸了的松棋笑,起身先给最熟悉的闫江南松了绑,然后就是受了伤的钟仁蓝。

    让闫江南去给别人松绑,年夏在那里捉急了,十分后悔自己怎么吧好好的学习一下点穴,现在他根本就拿不准,到底点那个穴位才能够止血。

    最后只能够随便点了一个,还好年夏的运气不错,钟仁蓝的也挺好的,一次就成功了。

    其他人不知道,钟仁蓝却是能够感的到,这个神秘的年少在他胳膊上点了一下后,他胳膊上的伤口就不流血了,难道这就是点穴,这也太神奇了。

    年夏使劲压低声音道:“只能够这个样子了,如果再继续清理的话,一会儿他们那些人过来的时候说不定会露出破绽。”

    不一会儿所有的人绳子都被解了下来,包括松棋笑的。

    “现在,我帮你们把绳子重新系上。”年夏凑到他们跟前小声的道。

    其他人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费劲巴拉的刚把绳子解开,就要系上。

    年夏没有解释,而是做了个示范,在他的指挥下闫江南将他给绑住,看起来就跟那些绑匪们绑的一样,可是当年夏微微用力,绳子自动的脱落了。

    其他人这才明白年华的意思,赶紧互相的绑上,最后只剩下年夏一个人。

    闫江南担心的看着他。

    年夏自己确实一点都不着急,他利用牙齿把他自己给绑住,位置确实在身前,不过不用着急,利用刚才同样的办法,直接就将绑在前面的双手,转移到了身后。

    即使刚才看了一遍,其他五个人也都看傻了,这也太厉害了,难道只为年少从小就练杂技?

    年夏看出他们的眼中的意思,小声道:“收起你们眼中的怀疑,小爷我可是练武之人,可不是练杂技的。”

    闫江南恍然大悟:年华将军可是有一身高绝的武功,作为弟弟的年夏,怎么可能不会呢。

    刚才一直低着头的松棋笑一听这话,赶紧道:“那你跟家把我们救出去呀?”

    年夏:“……如果我这么厉害的话,我已还能够跟你们一起被绑在这里么?”他都无语了。

    昨天第一次见面开始这小子就开始各种看不起人,各种的高贵高傲,年夏以为他是什么人呢,一问才知道,是某位手握重权的司长的儿子,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闫江南跟着他老爸到了下面,而这位松棋笑的老爸在年初的时候也到了某司长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一个在京城,一个在下面,松棋笑是各种的高傲呀。

    幸亏其他这三个人都还不错,要不然年夏都想转身就走了。年夏知道一般这样的人,都是狗眼看人低的,如果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后,肯定会被他缠上来,干脆就不让闫江南暴露他的身份,就说是朋友,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十分正确且英明的。

    松棋笑还想说话,一向看不起他的戚风小声道:“如果你有什么好办法就说,如果是别的话还是免开尊口吧。”

    松棋笑张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窝在一边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可是从他动作来看,就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这小子的心眼从来都不大,如果是平时的时候或许还担心这小子记恨上自己,可是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生死都不知道呢,谁还回去在乎他的心情。

    年夏转头看向闫江南:“你对你舅舅了不了解。”

    闫江南苦涩道:“当然了解了,他绝对不会放了那个”夜枭“的,可是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就救咱们的,你们放心吧,就算是我去死,也尽可量的不连累你们。”

    那边沉默寡言的上官启开口道:“不要说傻话了,到了这个时候,咱们肯定是要风雨同舟的。”

    那边钟仁蓝跟戚风都点头赞同,只有松棋笑一个人在那里冷哼一声。

    &n

    bsp;闫江南想要道歉,可以都不知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刚才那个男人又走了回来,打开门,年夏神经线紧绷,可是当眯着眼睛看到对方手里的枪的时候,再计算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只能够放弃了,这个距离胜算太少了。

    这人拿枪指着屋子里的人,摆摆头,瓮声瓮气道:“你们几个赶紧出来,一个个的排着往前走。”

    他们几个不敢反抗,只能够起身,闫江南在路过装晕的年夏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踢了年夏一下。

    年夏嘴里发出“啊”的声音,装作虚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人拿枪逼着年夏道:“小子,赶紧出来,要不然,我让你脑袋开花。”

    年夏走在最后一位。

    一前一后一共两个抢手逼着他们进了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里回荡着一个人的怒吼声:“”狂狼“,他们不过是普通人罢了,你们这样做实在是太卑鄙了。”

    坐在桌子上的那个二十多岁长相英俊的男人,一条腿垂着,屈着一条腿,一手把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骷髅头,而另一个手则是拿着一个微型话筒,他哈哈笑道:“卑鄙?哈哈谢谢夸奖。我喜欢这个词语,呵呵。”

    “只要你放了我们老大”夜枭“,我肯定将这个孩子还给你们。而且是分毫不伤。”“狂狼”压低声音,本来就非常有磁性的声音犹如大提琴一样优美动人,如果这里有女人的话,一定会红了脸。

    可是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的渗人,让闫江南他们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如果你不放的话,那就对不起了,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受到一条大腿,或者一颗眼珠子,不知道你喜欢哪个。”他打量着年夏他们六个人,眼里是兴趣多多:“或许你也可以猜猜,那些零部件是不是你外甥的,毕竟这里有这么多的好素材。”

    池守知道这个“狂狼”有多么的疯狂,立刻安定他的情绪:“”狂狼“咱们有事好商量,你怎么也要给我点准备的时间不是么?就算我为了我外甥,冒着违反规定,放了”夜枭“,你也要让我去打通关系呀。”

    “狂狼”当然知道“夜枭”不是好放回来的,勉为其难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等到你明天中午好了。好了我现在挂断了。”说着就示意手下挂断电话。

    池守赶紧道:“能不能让我听听他们的声音。”

    “狂狼”说了句“多事。”摆摆手,自有手下将手机放到闫江南的耳边。

    “舅舅,我……”闫江南刚刚说了三个字,手机就被那个人给拿走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闫江南的眼睛都红了,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这年夏他们等人都被扔在一边的角落里,并没有给管到刚才那个小地方。

    有小弟不明白为什么,“狂狼”冷哼道:“池守这个人也算是有本事的人,他也认识一些武林中人,要是管在那里被人救走了。你都不知道。”

    年夏一听暗恨呀,这个“狂狼”的家伙,虽然年纪不大,跟闫江南差不多少,可是这心眼却是非常之多,狡猾狡猾的,现在他只能够祈求,老姐你赶紧来吧,再不来说不定就看不到你老弟我了,呜呜……

    而这个时候,本来已经走到另外一个方向,边前进边用精神力扫描的年华突然心中一动,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所以说双胞胎的心电感应也不是瞎说的,年华立刻调整方向,想那个方向奔去。

    等到了差不多的地方,刚要使用精神力向里面探去,却发现这里竟然坑人的无法使用,就跟上次在倭国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蔽屏了。

    这可怎么办呀,这里已经到了一片废弃的工业区,这里面面积广大,根本就不知道年夏在什么地方,虽然她速度不慢,可是万一这期间那些绑匪对他做什么,可是她不能够预料的。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几辆警车开了过来,虽然上面没有警车的标志,可是年华的精神力一探就知道,上面有不少真枪实弹的狙击手之类的。

    警车停在距离年华不远的地方,门一开从里面下来一个健硕的壮年男子,长相普普通通的,可是从他眉宇间显露出的刚毅,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普通。

    这个男人身后走出一个身穿警服英姿飒爽的女警,她手里拿着一个本子,道:“队长,这里就是”狂狼“的车最后出现的地方,据分析,狂狼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就藏匿在这里。”

    这个被叫做“队长”的男人,揉揉自己的脑袋,声音低沉,“让大家赶紧行动起来,最快的得知对方的藏匿地点,要快,狙击手也准备起来,随时准备战斗。”

    女警欲言又止。

    “队长”苦笑一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现在也是非常的为难,”夜枭“肯定是不能够放出来的,虽然里面那些年轻人也是无辜的。不过,我会尽一切能力救出他们的。”

    女警担忧的道:“队长,里面除了一个非常神秘的人跟江南之外,剩下的那四个人也都是高官的后代,我怕……”

    “现在不是怕的时候,如果”夜枭“真的被放回去,那被害的人可不仅仅就是六个人了,而是六十个,六百个,六千个,甚至可能是六万个,六十万,六百万呀。”

    女警咬咬嘴唇,不再说话了,她知道其实这么多人中,压力最大的还是队长。

    原来是这个样子,听了一会儿年华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就是被这个“队长”抓捕了的毒枭的手下,绑架了他的外甥,还有无辜的几个年轻人当然包括她老弟,现在这个手下要求“队长”将他老大给放了,然后他再放人。

    年华刚想要上去跟他沟通一下,又有一辆车驶了进来,从上面下来一个人,嘿,还是年华认识的人,这不是袁白鹤的儿子袁晓么?

    原来这小子跟这个“队长”认识呀!

    既然看到了认识的人,年华来到他们跟前。

    袁晓跟池守说了几句,突然耳边传来另外一人的声音,心中大吃一惊,转身四处需找这个人的身影。

    年华在一边翻了个白眼,“你不要找了,你根本就看不到我。”

    袁晓听了这句话,还是继续寻找,最后发现竟然找不到这个人,身体不由打了个寒战,双手抱着肩膀,大白天的不可能出现什么鬼怪的吧。

    池守正说着呢,突然看到袁晓在那里东张西望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找什么呢?”

    袁晓凑到他耳边:“你看看我背后,有没有什么东西呀?”

    池守刚想要斥责他,就发现这小子的脸都青了,说话的声音都不对了,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赶紧望他背后看去,“什么都没有呀?”

    袁晓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口气松到一半,就听到冷哼一声:“好你个袁晓,竟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真是厉害呀!”

    袁晓这会到冷静了,既然不是鬼,那一定是人了,而且这个声音的确是从哪里听到过,好像是在,好像是在,他瞪大眼睛,他想到了,可是冷汗也冒出来了,“年,年盟主?”声音颤抖着。

    年华冷笑道:“终于听出我的声音来了,真是不容易呀!”

    “您这是在哪里呢?”袁晓在确定是年华之后,胆子大了,看看附近没有其他人大了点声。

    池守虽然听不到年华的声音,可是能够听到袁晓的声音,知道这是来了一位武林中的高手,就连袁晓这位他眼中的高手都毕恭毕敬的。

    年华看既然过了明路了,她直接将自己的声音传到他们两人的耳朵中:“你们不要声张,我的弟弟跟闫江南在一起也被抓了。我这次来说是为了救他,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一会儿我出来后,你们就把我当个普通人就行了。”

    池守虽然吃惊,但是也是微微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高挑的靓丽女孩子从一棵大树后面转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米黄色的裙子,裙角飞扬,清纯美丽。

    池守不由自主的看向袁晓,看到袁晓一脸恭敬的表情,就知道这位是真的那位武林前辈,对了刚才袁晓说的第一句是什么?好像是“盟主”?!

    年华跟着他们来到警车上,一边听着各个小队的报告,一边商量。

    刚才那个女警,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看到那个美丽的女生的时候不由攥紧了自己手里的本子,心里莫名的难过。

    当她突然意识到自己难过的时候,不由捂上嘴巴,难道自己喜欢上了那个莽汉了?不

    可能,不可能!虽然高速自己不可能,可是她的目光还是一直追随着自己队长的身影。

    “您是武林盟主?”池守不知道车外某人的纠结,他现在更加的纠结好不好,虽然知道袁晓不会骗自己,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子,真的是盟主么?虽然之前的时候池守从袁晓那里听了一耳朵武林大会的事情,可是因为男人自尊心作祟,也只知道新任的武林盟主是个女人。

    因为他就以为是一位五大三粗壮年女汉子或者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个样子,不会是王语嫣那种光说不练的那种吧。

    年华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为了能够早早的救出自己这唯一的弟弟,干脆想要露出一手,当看到车里的又把小斧头的时候,直接拿过来,然后直接当着池守的面,将小斧头捏成一个钢球!

    池守:“……”

    咽了口吐沫,池守再看着年华的目光已经带着一丝尊敬了。

    年华这才道:“我现在需要你们帮我找到他们那些人到底落脚在哪里,只要找到他们的所在地,剩下的就交给我跟袁晓了。”

    袁晓是哭笑不得:“盟主,我一定完成任务。”

    池守点点头,他知道袁晓的厉害,现在看袁晓对这个盟主这么的恭敬,说明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厉害的,比袁家家主袁白鹤还要厉害,既然如此他从心里松了一小口气。

    三人坐在车里面听着各小队的收获,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年华都有点坐不住了。

    池守赶紧将这件事从头到尾又跟年华说了一遍,明白他们心中一时间还不回太过危险,这才松弛了一点。

    一个小时后,终于有好消息传来。

    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看到了有人影晃动,而这里根本就是被废弃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过来。现在那里有人,有很大可能性是跟那些绑匪有关的。

    池守松了口气,对其他人摆摆手,所有人都下了车,背着各种武器用具赶了过去。

    等他们到的时候,最开始的过去的那些特警们已经跟对方对峙上了,不过因为还不到最最紧急的时候,双方都还有没有动枪。

    当看到池守过来的时候,对方有人进去报告“狂狼”,很快“狂狼”就走了出来。

    年华一眼就看到他手上把玩的按个水晶头骨,就知道那个不是普通的东西,自己的精神力在这里用不出来,就是跟它有关系。

    不仅叹气,怎么这么多能够遮蔽精神力的东西呀,不过也说明这个东西不是凡品,肯定厉害,既然如此,这个东西也不要放过了。

    年华十分自觉的将这个东西归到自己这里了。

    “狂狼”出来后,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如果不是他那一身的戾气,身后的那些背景手下们,一定以为这是个英俊成功人士,女人最最喜欢的哪一类型。

    “好久不见了。池守!”“狂狼”看到池守就跟看到老朋友一样,开心的笑道:“你外甥跟你长得不太像呀。你说我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你的姐姐姐夫呀。”

    池守面无表情,旁边的那个女警火冒三丈:“你不要太过的嚣张,将来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狂狼”听了她的话,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东西,“哈哈,下地狱,哈哈,你们这些警察竟然也相信这些东西,真是太可笑了,哈哈,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管他什么地狱天堂的,我只要现在快乐就行。”

    “狂狼”说着举起了手:“兄弟们让池守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仓库里面传来应和的声音:“知道了!”

    然后里面就传出来一个痛苦的哀嚎声!

    听到这声音,池守还没有反应过来,年华倒是脸色一变,不过心里却是暗笑,这小子倒是没有收到什么太大的伤害,一听这声音就是他故意装出来的,经过她那么多的魔鬼训练怎么能够还那么菜呢。

    这应该是已经躲开了关键部位后,他自己故意的声音变得痛苦无比,之前时候自己就曾经上过当,那个时候她还挺生气,没想到这次轮到这些人了,她倒还挺庆幸这小子又这一手。

    袁晓也听了出来,担忧的看向年华。

    >突然耳边传来她的声音,只有几个字:“便宜行事!”然后就看到他英明神武的年盟主,竟然就跟个普通的小女生一样,哭喊着扑了过去,“你们放了我弟弟,放了我弟弟。”

    “狂狼”和那些人刚要举枪,可是当看到是个美丽的女孩子,还哭得梨花带雨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些呆愣。

    可是这些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很快就反应过来,过来两个人就将年华给逮住了。

    那边池守都傻了,这是不是不对呀,不是说那位很厉害么,怎么现在变成一个弱鸡样呀。

    就在这个时候袁晓推了他一把,然后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前冲,做出被拽着不能够往前冲的假象,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亲爱的,你不要过去呀,你赶紧回来呀,危险呀。”

    池守这个时候,才明白这是人家两人演的戏,当手被拉着一下后,也赶紧入戏:“”狂狼“她不过是女孩子罢了,你赶紧把她给放回来。”

    刚才“狂狼”也被吓了一跳,可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走到被挟持住的年华身边,然后一把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看去,真是越看越觉得好看,尤其是这愤怒的小眼神。

    “美人,干脆你跟我好了,只要你跟了我,我自然会不伤害我那小舅子一根毫毛。”

    听了他的这句话,不论是仓库里的缩在地上的装死的年夏还是外面装模作样的袁晓在心里给这个不知死活的“狂狼”点了跟蜡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