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三十章 灭杀
    年华强忍着直接把这小子给宰了的念头,抬起头可怜楚楚的哀求道:“这位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他是无辜的,他真的是无辜的。”

    “狂狼”挑挑眉毛,“哦?你弟弟,谁是你弟弟呀?”

    年华急忙道:“就是刚才被打的那个,求求你们不要打他了,只要放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求求你了。”

    “狂狼”一听这话,低头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小脸,那饱含着泪水的大眼睛,让他下腹一紧,闲暇的时候,玩个女人也是一件不错的释放压力的消遣呀。

    “那行,你跟我进去,我给你看看你弟弟。”“狂狼”跟他手下小声说了几句话,搂抱着年华就进了屋子里面。

    袁晓在那里悲愤的吼道:“年华你不能够进去呀,他们都是一些畜生,你怎么这么傻呀。”

    池守本来就被这个变故给弄得有点脑袋发蒙,突然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大哥,赶紧做戏呀,做戏不会呀。”

    他知道这是袁晓传音给他,双眼通红,脖子上都爆出了青筋:“”苍狼“你有本事就冲着我来,欺负一个小女生是什么本事!你……”

    池守的话还有没说完,就听到仓库里传来几声枪响,还有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

    外面守着的毒贩子,听到声音,不由自主的向后看去,袁晓抓住这个时间,冲了上去,池守也十分干脆的拔出枪,“啪啪啪”,趁着对方失神,打中两个人。

    隐藏在高处的几个狙击手,也出手打死打伤五个人,而生剩下三个人却是被袁晓给制服。

    后面的特警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了这个时候一哄而上,将这些毒贩子给绑了起来,而袁晓跟池守则是冲进了仓库里。

    两人一进去,就被迎面而来挂在空中的死尸吓了一跳,池守心脏狂跳,再发现这人是跟外面的人一样的穿着后,这才放下了心。

    下一件事则是寻找自己那宝贝外甥,当看到被绑在角落里的那几个青年的时候,池守真的是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袁晓则是寻找自家盟主的踪影,盟主没有找到却看到一堆尸体,大多都是被刺穿心脏,一剑毙命的,不过,那个“苍狼”怎么不在里面呀。

    池守走到闫江南他们跟前,鼻子尖闻到一股恶臭,训着味道寻找,发现有个小子已经晕了过去,而身下的那一摊水渍还有黄色的东西却是让人恶心。

    再看自己外甥,虽然脸色非常的苍白,可是眼中的光芒却是让他心里好受不少,还是自家的孩子有勇气,又瞥了眼晕过去的松棋笑,他暗自撇嘴,要是自己有个这样的外甥,那得多么的丢人呀。

    再看其他人,虽然脸色都不好看,脸上挂着惊吓,可是并没有惊吓过度的,这才是男人么!

    池守过去替他们松绑,闫江南这才恢复了点,声音嘶哑的道:“小舅舅,你不用动手,我们自己来。”

    池守刚要说你们怎么动手,就看外甥背在后面的手动了动,十分轻松的将手拿到了前面,剩下的那几个也纷纷的照做。

    “你们怎么……”池守愣了一下。

    闫江南焦急的道:“舅舅,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刚才年将军……”他啪的一声捂住自己的嘴,脸上露出悔恨的表情。

    可是也晚了,其他人都听到了,眼睛一个个瞪得贼大,掏掏耳朵,就怕听错了,可是当看到闫江南的懊悔的样子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听错。

    也必须要承认这么彪悍的女人除了那位名满京城的女将军,还能是谁。

    而沉默寡言的上官启的脸都憋红了,其他人的眼中也都是敬仰。

    池守那里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问道:“你们知道年……年将军去哪里么?”

    闫江南知道其他人都知道了,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作用了,听到小舅舅问话,回答道:“刚才她带着年夏两人拖着那个”狂狼“去了后面。”

    池守一听立刻跑了过去,而其他几人也跟在他的身后,当路过那一小堆尸体的时候,几人已经完全能够忽视了。

    他们刚刚到了通向后面的小黑屋的通道,就看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的年华,还有一脸铁青的年夏。

    当看到池守他们过来的时候,年华迟疑片刻劝告道:“除了池守,其他的人还是不要进去了。”

    池守听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那边年夏却十分坚定的拉着闫江南离开:“你们还是算了吧,咱们赶紧出去,出去。”

    池守正在犹豫的时候,袁晓走了过来,拍拍池守的肩膀,好奇的道:“干脆咱们两个进去得了。”

    他们两个面色红润的进去,可是不过进去十来秒,这两人脸色煞白的跑了出来,当看到好奇看着他们的年华的时候,更是两股战战,不由自主的捂住裆部。

    年夏明白这两人也被吓到了,不由叹气,跟着老姐,实在是锻炼胆子。

    “这,这……”池守话都说不出来了。

    年华好心的道:“你不用太过的纠结,这小子想要强抱我,而且还拒不投降,几个罪并到一起,死都是便宜他的了。现在这个样子刚刚好。”

    袁晓在一边直咧嘴,刚刚好!他宁愿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好不好!

    年华叹了口气,拿了一个大袋子进去,这里遗留了不少装水泥的袋子,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鲜血顺着袋子缝隙滴滴答答的滴了下来。

    “碰”的一声扔在了地上,年华拍拍手道:“行了,这件事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我们两个也要走了。”

    池守当然不能让她这么离开,瞬间就把刚才看到的那个画面给忘到了脑后,恳求道:“年将军,您能不能去我那里去坐坐,换身衣服洗漱一番。”

    年华一想,虽然刚才她已经小心的没有让鲜血溅到她的身上,可是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让她胃里有点不舒服。

    “呕!”想着想着年华就感到胃里一阵翻腾,跑到外面就是一阵的狂吐。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是那么彪悍的年将军竟然会突然吐出来。

    而年夏则是在那里生气,骂道:“明知道自己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还弄得这么血腥,真是的!”等他跑出去帮年华拍背递水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场的还清醒这的这七个人感到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年将军,孕妇这两个字分着看都挺正常的,可是当着两个词连接起来后,怎么看怎么怪异。

    年将军竟然是个孕妇?

    然后第二个疑问就是,孩子是谁的?

    瞬间几个人怨念四起呀,这是谁走了狗屎运竟然能够被年将军看上,还为他怀了孕。

    “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呀?”年夏在外面喊道。

    池守反应过来,赶紧出去组织人进来将这些人的尸体都给弄出去,对了还有那个吓得失禁了的松棋笑。

    本来池守是应该守在这里的,可是现在他一点在这里的意思都没有,所有的注意力都到了年华的身上,看到这一幕的女警心里更沮丧。

    她刚才也进去看了看,脸色煞白的跑了出来,而这些人都是这个女孩一个人杀死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不光是他,在场的这些人看着年华的眼中都是敬畏。

    池守已经下了封口令,不允许他们私底下将这里的事情暴露出去。

    要先把人送回去,池守请年华坐到他的车里,并让女警陪着她,而他本人则是坐在驾驶的座位上。而副驾驶的位置则是被武功最高的袁晓给占据了,年夏没有抢过他。

    “你好,我叫于晶。”女警跟年华自我介绍道。

    年华笑着道:“你好,我叫年华。”

    然后车里一片的沉寂,于晶是不知道跟年华说什么,年华是无所谓,而池守跟袁晓倒是有不少问题想要问年华,可是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出了这个废弃的工业区后,池守干咳一声,然后道:“年将军,您怀孕了?”

    于晶:“……”反应过来,捂住嘴巴,看着年华的眼神好像看着一个突然出现在现实世界里的蜘蛛侠。

    年华愣了一下:“是,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年夏说的?”刚才她难受的呕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精力关注其他。

    既然有人起头了,袁晓扒着靠背,眼睛明亮的看着她:“盟主,孩子爸爸是谁呀?”还没有等年华回答,他想起了一个人,惊叫道:“不会是展前辈吧。”他越想越有可能,“肯定是展前辈,武林大会的时候,展前辈一直跟在您的身边。”

    展前辈?池守小心翼翼的猜道:“难道是展青云,展将军?”虽然是疑问句,可是他内心深处却是深信不疑了,除了展将军,其他人谁有这样的魄力呀,而且整个华夏除了展将军也没有人能够配的上她了。

    于晶在一边,四根手指都塞进了嘴里边,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本来以为是情敌的女孩,如果被爆出来是她的偶像,然后又爆出来偶像怀孕了,最后当说孩子的爸爸是展将军的时候,她已经被接连而来的震惊给震得麻木了。

    年华十分大方的承认了:“我们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天就已经订婚了。”

    袁晓退去一开始的紧张,跟年华聊起天来,说着说起了怀孕的事情。

    袁晓是一脸的不赞同:“盟主,你这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明明知道自己怀孕了,你还冲到最前面,让我们这些男人情何以堪呀?”

    “而且您现在这个时候,是女人一辈子最最脆弱的时候……”说着说着袁晓就说不下去了,或许其他人是真的脆弱,可是这位还是算了吧。

    “咳咳,那什么您不为了您自己着想也要为了你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呀,要是孩子出点意外就不好了。而且怀孕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比如您现在就闻不了血腥味……”袁晓说起孩子经来那是滔滔不绝的。

    年华一边听一边点头,觉得袁晓说的对极了。

    袁晓最后又问了句:“盟主,你现在怀孕多长时间了?”

    年华想了想然后道:“三个多月了!”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一脸的幸福:“现在肚子都开始凸起来了。”

    “三个多月月。”袁晓算了算:“现在是七月份,那么就是四月左右有的了,阳历三四月份,不就是阴历三月份……等等,我记得武林大会是一个多月前举办的。”

    袁晓失声尖叫道:“天啊,您刚刚怀孕一个多月,HIA正是坐胎不稳的时候,就敢去参加武林大会,还跟一个顶尖高手搏命,您实在是,实在是……”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当时她没有参加的话,现在自己已经要等着去投胎了。

    “你不用担心。”年华知道他担心什么,笑着安慰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再说了当时有青云跟着我,我当然不害怕了。”

    开车的池守干脆闭嘴,他真的是服了这位了,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呀。

    坐在年华身边的于晶,则是一路上都用佩服敬仰痴迷的眼光看着自己。

    年华一看,得了,又收获一枚脑残粉。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进了公安局,池守将年华安排在他的办公室,并且让于晶跟着照顾着。

    虽然这个孕妇非常的……勇猛,可是她也是个孕妇不是。咳咳!

    袁晓想要留下来,却被池守给拉走了。

    于晶对这个命令是相当的高兴的,能够近距离的照顾年将军是个多么兴奋的事情呀。

    年华请于晶帮她找身衣服换上,于晶欣然前往。

    等于晶走后,年夏还有闫江南他们几个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

    “对不起,我也是太着急了。”年华看了眼年夏,“年夏也没有事情,他跟我闹着玩呢……对对,今天下午我就不过去了,晚上的时候,我会回去的。好了,就这样吧。”这电话是打给陈诚的,刚才走的太匆忙,没有来得及通知他,现在安全了,先给他打了过去,省的再惦记自己了。

    “你们有事?”年华轻轻的靠在沙发上,动作伸展,看起来就舒服。

    年夏谄媚一笑:“老姐,这次真的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说完跑到年华腿边,单腿跪下,将年华的腿放到自己的腿上,殷勤的帮她按摩。

    其他几个人也是相当的激灵,按摩肩膀的按摩肩膀,按摩手臂的按摩手臂,还有人给端茶倒水,还都是在水准之上的美男子,简直就是享受。

    而闫江南他们这些人,除了闫江南还知道一点年华的事情,其他人对年华这位女将军是更加的好奇,一个劲的追问同车的年夏。

    当知道年华跟年夏是年家的子弟的时候,这些人又吃了一惊,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他们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

    年夏看他们这么的感兴趣,也就捡了点好玩的事情跟他们聊了聊,比如当初展青云是怎么对他老姐死缠烂打的,这也是这些人最喜欢听的。

    虽然他们崇拜年华,可是展青云而是他们的偶像,现在两个偶像到了一起,怎么不让他们激动呢。

    之前他们还想呢,这两人实在是都太出色了,也只有对方才能够配的上,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就连小包子都有了。

    等于晶拿着新买的衣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幕,如果是其他女人的话,她肯定会鄙视,可是当这个人是年华的时候,场面却是那么的和谐。强大的气场,将那几个年轻男人衬托的就跟佣人一样。

    于晶不仅赞叹,这就是她心目中的年将军,实在是太强大,无可匹敌。

    年华拿着衣服去换,等回来的时候,嫩色的衣服将她红扑扑的脸色衬得更加的鲜嫩可口,即使各个高挑,可是那种可爱娇俏还是油然而生。

    当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其他人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过她狠辣出手的样子,一定也不相信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年将军。

    因为年华已经嘱咐过池守了,所以局里领导虽然知道人抓住了,可是还不知道是怎么抓住的,等年华走后,池守这才报告上头。

    领导们虽然可惜,可是能够做到这个位置的人都不是傻愣子,知道人家就是不想跟自己等人照面这才走走的,当然不会去自寻不痛快。

    不过年华还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困扰,这几个臭小子竟然跟着她过来了,就住在她的附近。

    陈诚跟薛铭文有些好奇,年华只能够介绍:“这些都是年夏的好朋友,知道我怀孕了,特别过来照顾我的!”

    第二天起床梳洗干净后,下去吃早餐,当打开门的时候,被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笔挺如松的身子,面无表情的俊颜除了展青云还能有谁!

    年华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笑着道:“青云你怎么过来了?”

    当看到年华的那一瞬间,展青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抓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搂抱住,声音低沉道:“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不过四个字罢了,却让年华的心热乎乎的,“是么?”

    展青云“嗯”了一声:“我可不能放你一个人待着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年华一听就知道昨天的事情肯定别展青云知道了,撇撇嘴道:“是不是年夏这个臭东西曝光的呀?”

    展青云鼻尖都是年华清新好闻的味道,不自主的深吸一口气,这才道:“我倒是想要收买他呢,可是每次受了我的东西之后,这小子转眼就把我跑到脑后了。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年华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嘴唇:“还是算了吧,我可没有时间没有兴趣,听这些东西。现在最主要的是。”年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必须要把我们娘两个喂好。”

    等年夏他们来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面带温柔笑容的大帅哥坐在年华的身边。

    当年夏叫了声“姐夫”后,其他几人也不用去问了,这个人肯定是展青云展将军了。

    他们一直觉得展将军的庐山真面目一定是个强壮高大的汉子,不过当看道展将军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不由感叹,展将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唯一让他们别扭的时候,展青云比他们都要小,即使比最小那个还要小两三岁,可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对他十分的信服。

    他们也曾想过要过去说几句话,可是根本就插不进去好不好。这两人实在是太有默契了,年华的一个眼神,展青云就知道她要那个,然后就会帮她拿过去,甚至碰到会脏手的东西,会亲自喂她。

    有事年华还会吐槽他几句,展青云却是嘿嘿两声一点都不在意。

    闫江南等人在一边看着那叫一个感慨呀,之前还以为年夏说的有些夸张呢,现在看来一点都没有。

    吃过饭后,年华将闫江南他们介绍给展青云。

    展青云特别给年华面子,对他们也挺友好的,可是当戚风提议一起去逛的时候,却是被展青云毫不犹豫的否决了,那一刻真的让他们见识到铁血将军的气势了。

    当天上午,年华就在展青云的陪同下,继续转展厅。两个人逛果然跟一个人不一样。

    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两人洗漱一番,上了床。

    年华躺在那里玩手机,而展青云则是将年华的裤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已经微微鼓出来的肚子,虔诚的亲吻上去。

    年华痒痒的四处躲,“哈哈,哈哈,你差不多就行了,太痒了。”

    展青云无奈的抱住不断乱动的人,伸手从她屁股上给了一下。

    年华惊了一下,反手要去打展青云的屁股,两人就这样从耍闹起来,不过耍闹的同时也十分注意年华的肚子,小心不碰到。

    最后是以两人抓住对方,然后一个热吻结束。

    展青云呻吟一声,不由自主的在年华的身上蹭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凑到年华的耳边说道:“大夫说,三个月坐满胎后,就可以适当的运动运动了……”

    年华当然能够感受的到某人的小丁丁已经膨胀变大了,点头同意。

    怀孕的时候她连架都敢打,还怕爱爱么!

    此处省略一万字……

    当两人收拾好,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年华突然感到肚子里动了一下。

    当她因为是错觉的时候,孩子又动了一下,年华摸着肚子,一动都不敢动,就怕她一动孩子就不动了。

    展青云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年华脸上泛着母爱道:“孩子动了!”

    展青云立刻趴在年华的肚子上,耳朵贴在肚皮上,虔诚的听着。

    不过等他过去,肚子里早就没有动静了,不过展青云是什么人,他可是特勤大队的特种兵中的兵王出身,出过无数危险重重的任务,锻炼忍耐力是相当的高。

    他就耳朵贴着年华的肚皮静静的等着,就在年华就要睡着的时候,展青云腾的一声做了起来,指着年华的肚子,对她激动的道:“他,他踢我了。”声音激动的都变声了。

    年华听完却是翻了个白眼:“拜托了大哥,现在的孩子还没有鸡蛋大小呢,他是整个撞上去的。”

    展青云一点也不在乎年华的话,继续趴在那里等待下一次的被撞。

    年华拍拍他的脑袋,打了个哇哈,睡了过去。

    展青云又等到一次后,起身发现年华已经睡着了,抬手将人搂到怀里,然后盖上被子,这才舒服的闭上眼睛,可是嘴角幸福的笑容却根本就没有撤下去。

    老婆孩子热炕头,他很快就能够实现了,怎么不让他开心。

    第三天公盘的时候,年华不过看了几眼就带着展青云出来了,里面的东西她已经看得差不多少了,只需要明天过来填单子就行了。

    接下啦的时间了,她干脆拉着展青云的手去了外面的买卖毛料的地方,年华知道展青云的手相当的厉害,她想看看他能够找到什么好东西。

    为了不提前知道里面的内容,年华十分干脆的不去用精神力。

    展青云点了点年华的鼻子,十分干脆的去选择他能够看上眼的毛料。

    年华也拿起一块看着,她这么来主要是想要赌出两块极品翡翠,最好一块是翡翠中的帝王,玻璃种帝王绿还有一块是紫翡的最高级别,玻璃种紫眼睛,可是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在里面倒是看到好多块玻璃种,可是颜色根本就不达标。

    展青云很快就选了好几块大小不一的毛料,不是一个摊位上的。

    两人刚要去解石,年夏他们就找了过来,“老姐,池守带着瑞丽的市委书记跟市长来看看你了。啊,对了还有他们公安局的局长。”

    年华皱皱眉毛,她明明不让池守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的,可是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她也知道,她本来就没有太多的遮掩,被知道是迟早的事,对池守也没有指责。

    这三位领导在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十分的热情,还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土特产什么的。

    而应付这些人的不是年华而是展青云,这小子对这些事相当的有一手,很快这连个人就被打发了。

    中午吃完饭,展青云带着年华去了郊区的一个河边,这里生产红宝石,来这里寻红宝石的人特别多,反正只要付个门票了就好了。

    弄来两副小刷子跟有着小眼的筛子,给了年华一个他自己一个。

    两人脱了鞋子,挽起裤子,下了水。

    不过他们两个主要劳动力是展青云,她可是孕妇,弯腰的话,碰到孩子怎么办。

    展青云一看不行,干脆给年华弄来一个高凳子,就让她坐在他附近看着他找就行了。

    不过为了不让她这么无聊,展青云取过年华的筛子,从河床里弄了一大筛子的砂石给年华。

    年华挺高兴的,捧着筛子寻找红宝石。

    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里的红宝石肯定不是什么太出色的要不然也不会买门票了,直接买宝石多好。

    可是展青云捞宝石又不是为了卖出去,而是给年华做个项坠,或者是耳环什么的。

    年华在只捡到三四块的特别特别小的红宝石,虽然不值钱,可是也挺让她开心的。

    展青云继续寻找,直接从下面往上翻动,放到筛子里,然后持续筛动,一抹明艳的红色显露出来。

    年华瞪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展青云将这枚红艳艳的宝石放到她的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