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偶遇白旬
    这枚红宝石有年华的小拇指头那么大,虽然颜色不是太过的红艳,没有达到鸽血的程度,但在红宝石里也算是不错了。

    “喜欢么?”展青云蹲在年华的身边,将红宝石放到她脖子那边看了看,笑着道:“一会儿我们找个地方将它镶起来?”

    年华刚想说,干脆交给陈诚他帮忙去做,可是当看到展青云脸上的兴趣盎然,她只是点点头。

    展青云看她答应直接将她拉起来,拿着东西,上了岸。

    年华没有回头,可是还是能够听到后面人的惊叹声,“已经好久没有在这里找到这么大的了。”“就是就是,这两位的运气也太好了。”“行了,都不要说了,咱们也借着找吧,说不定能够找到比他更好的。”

    年华脸上露出与荣幸焉的笑容,她如果去找的话,肯定会作弊,可是展青云却是没有她这样方便的条件,他都是真的去认真寻找的,不过运气不错。

    上了岸,展青云拿过年华的些,蹲下身,一手拿着一只鞋子,又托起了她的一只脚。

    年华本来还不知道他蹲下要做什么,当明白过来后,用手捂住嘴,虽然两人之间最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是想帮她穿鞋还是头一遭,当他的手碰到她的脚的时候,她感到一阵的心悸。

    展青云起身,拉着年华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两人十指相扣,缓缓的向前走。

    七月的天气非常的炎热,更何况现在是中午,不过展青云跟年华身上没有丝毫的汗意,身上都是凉凉爽爽的。

    年华被展青云拉着,边走边东张西望的,看着大街上来来去去一头大汗的人们,不由感慨道:“还是练武之人好呀。”

    展青云轻笑道:“难道你练武就是为了冬天不冷夏天不热么?”

    年华白了他一眼:“我可是有远大理想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肤浅呢。”

    展青云带着她来到一家专门加工宝石的地方。他让她坐在椅子上,他自己则是跟着主人家去了后面,等到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条精美绝伦的铂金镶红宝石项链。

    年华接过来一看,赞美道:“太漂亮。”抬头看向老板:“老板你这手艺真是一绝呀。”

    没想到老板脸一红,摆手道:“小姐你可是误会了,这是你男朋友亲手打给你的,我不过是打了把手罢了,小姐你男朋友实在是太优秀了。”

    年华吃了一惊后,又觉得这的确是他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当初的时候还给她做了一枚玻璃种帝王绿的戒指,虽然没有带出来,可是已经被她珍藏起来了。

    “你帮我带上吧。”年华笑着道。

    展青云贴近她的身体,双手环过她的身体,将她完全罩在他的影子之下,脑袋歪了一下,嘴唇正好碰到年华敏感的耳朵。

    如果不是在别人家里,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竟然调戏她,真是不要命了。

    不过在这个老板的眼中,不过是小两口亲密的带项链罢了。

    展青云又在年华的脖颈处啄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抬起头,撤了回去。他托着下巴,凝视着年华,那认真的样子都要将年华的身体给看化了。

    等回去的时候,那几个小子也回来了,正聚集在年夏的屋子里,当听到年华这边的房间打开的声音的时候,都跑了出来。

    年华扫了他们一眼,“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大咧咧的戚风嘿嘿笑道:“年将……”被年华瞪了一眼,赶紧改了话:“年姑姑,我们就是想看看姑父买来的那几块毛料。”

    年华差点一个趔趄,回头无奈道:“我好像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子呀?”

    叫的时候没有过脑子,可是现在戚风却是对自己突发奇想十分的敬佩,“这没错呀,您看您跟闫少的小舅舅是平辈论交,你看我们不就成了你们的后辈了么,你们说是不是呀?”

    其他几人那是特别的同意,一个个一口一个小姑姑,小姑夫的。

    把年华给弄得是哭笑不得,不由看向展青云,让他办黑脸吓退这几个家伙,可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一脸的笑容,看向戚风的时候眼里还露出赞许。

    气的年华一脚踩在展青云的脚下。

    展青云脚下一疼,摊摊手,十分无辜的道:“年华,这都是他们叫的,你干嘛踩我,不是我让他们这么说的。”

    年华冷哼一声,自己一个人进了房间。

    而展青云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倒是挂上了平易近人的笑容:“行了,都进来吧。”

    这几个人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们也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称呼,竟然让展将军这么高兴,虽然平白无故的低了一辈,可是如果他们两个愿意,不知道有多少人哭着喊着叫他们呢。

    边进,年夏在那边笑嘻嘻的调侃:“我跟我姐姐你们姑姑可是双胞胎呀,你们是不是要叫我小叔叔呀。”

    他这话一出收获了白眼四对。他们五人相处的时间越长,感到越投缘,都不是那种纨绔之极的家伙,聊天玩闹都到的了一块去,他们都已经忘了年夏比他们小不少呢。

    闫江南拍拍他的肩膀:“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么,叫做各交各的。”

    “对。”连一向比较话少的钟仁蓝跟上官启都同意。

    戚风更是鄙视道:“年夏你比我们都要小不少呢,占大辈,你这也不害羞。”

    年夏反唇相讥:“我看你们才是应该害羞,我老姐可是从没有说答应你们的称呼。”

    一行人打打闹闹的进了客厅。

    当看到摆在茶几上的几块石头之后,他们都有点失望。

    年夏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黑黢黢的石头,看了半天都觉得就是一块普通的时候。

    其他几人也不会看,虽然经过两天的熏陶,对这小东西还是非常的不在行。虽然他们都看到了那些半赌毛料的样子,知道翡翠真的是从里面出来的,他们还是觉得神奇。

    展青云掏出一把刻刀,这还是刚才回来的时候,买来的。质地当然不如年华的那把好,不过也算是不错了。

    拿过年夏手里的那块石头,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中,展青云往空中扔了几次后,将内力灌输进刻刀里,就跟切西瓜一样,在中间偏右的地方干净利落的切了下去。

    十分轻松的,这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应声而开,而展青云轻松的就跟切了个苹果一样,毫不费力。

    再去看切开的毛料,一边什么都没有,可是另一面却是有着有一抹绿色。

    闫江南喊道:“这是见绿了,这块石头赌账了,太好了。”

    而展青云是丝毫不受他的影响,拿起有绿的那一半,就跟给苹果削皮一样,一圈一圈的将石皮削了下来。

    在场的人是大开眼见呀,要不是他们亲眼看到这是再削石头,要是放到网上给别人看,肯定以为这块石头是苹果PS过来的。

    很快一个光溜溜翡翠被剥了出来,更好玩的是,这个翡翠是个椭圆形的,被展青云一削,干脆就弄成了个鸡蛋的样子。

    一枚高冰种满绿的鸡蛋!

    其他人是激动万分,可是这个鸡蛋的主人展青云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拿起鸡蛋抛向年夏。

    年夏只感到眼前有什么东西闪过,福林心至的抓在手里,低头一看差点晕倒,赫然是刚才他姐夫弄出来的那个翡翠鸡蛋。

    “你这是?”

    展青云解释道:“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今年你生日的时候,我忘记送你礼物了。”

    年夏刚想要说,你不是已经给我了么,不过还没有说出口就反应过来了,这是自己姐夫给自己东西的结果罢了。

    笑嘻嘻的在手里抚摸着,年夏开心的道:“谢谢姐夫了。”

    接着展青云有解开一块,这次解开的是一打开玻璃种,不过是没有丝毫颜色的无色玻璃种。

    有色跟无色是相差不少的,即使这些年无色玻璃种也有不少人喜欢,不过翡翠中以绿为尊,有绿的跟没有绿的那就差了一个级别去了。

    不要看年夏的那块鸡蛋比这个要小,可是如果真的按价格来看,说不定这满绿的高冰还要比这么一大块的无色玻璃种价格还要高。

    这次展青云按照见着有份的原则,问清楚这几个人的生肖属性后,干脆一人给他们雕刻了一块挂件。

    等陈诚跟薛铭文回来的时候,还要他们的分。

    陈诚是行家,一看这雕工,不由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展将军,这手艺比我们那个有几十年经验的大师傅雕刻的都好。”虽然雕刻出来的动物,不够的精致,可是那神韵却是全被刻画出来了。

    比如他手里的这个小猴子,手里还捧着一个小桃子,小猴子的激灵被刻画的淋漓尽致。

    年华也得了一个小老鼠,手里还捧着一小捧大米,那狡黠的小模样雕刻的是相当的传神,甚至她都能够从这个胖嘟嘟的小家伙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即使非常的满意,可是年华还是忍不住掐了展青云一下。

    看这些人还想看展青云解石,年华翻了个白眼,都给轰了出去,“赶紧出去,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点都不给二人世界的时间,真是太没有眼力见了。

    看到年华的动作,展青云呵呵笑出了声,一把抱住她,支撑起笑弯了的腰。

    年华瞥了他一眼,食指狠狠的点了下他的额头。

    前三天的展览完成后,第四天开始投投前一千块的暗标,第五天进行公布,于此同时投第二部分一千块的暗标,第六天公布,依次,等到了第八天,暗标公布完毕。

    然后第九天第十天,进行明标,每天五百块同时发放,这就对投标人的智商有很大的要求了,必须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能够不漏掉一个。

    当然了,如果数目太大的话,是可以去找帮手的。

    暗标倒是没有太大的悬疑,年华都是敢在最后一秒投进去的,她现在是只要精品,那些普通的翡翠已经入不了她的眼了。当然她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而陈诚也沾了光,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不过年华也不想太打眼,告诉他的也有几块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年华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频频中标,其中有好几块还是人家十分中意的,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宝瑞珠宝是华夏排名第二的珠宝大亨,宝瑞珠宝虽然不以翡翠为主打,而是以钻石跟红蓝宝石为主,可是因为这些年华夏盛行翡翠热,连带着宝瑞珠宝也开始发展翡翠。

    虽然之前没有做过翡翠,不过大企业还是有大企业的好处,财大气粗,招聘来不少有经验的人,包括雕刻师,赌石师。

    前一段时间缅甸国内乱,翡翠毛料运不出来,瑞丽还有其他几个盛行翡翠原石交易的城市,想要找到合意的毛料也是相当稀少的。

    这不宝瑞珠宝的库存翡翠已经没有多少了,也就再顶一个多月的,要是没有好的翡翠原石,就要断货了。

    这不是听说这里瑞丽这里要开赌石公盘,宝瑞珠宝赶紧拍专门负责翡翠的总监还有三位赌石师父过来,势必要弄回去一些好材料。

    可是到了这里才知道,赌石界真是藏龙卧虎呀。

    他们来这里后十分看好一块几乎有一百多公斤的大毛料,他们本来准备的十分充分,想要将它一举拿下,可是没有想到别人家给拿到了。

    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们发现这位不是一般的人,她选择的好几块都是几个珠宝公司势在必得,难道这是一个新建立的翡翠珠宝公司?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肯定会在翡翠这个行业是个相当厉害的对手。

    可是当看到年华去领毛料后,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个翡翠珠宝公司的,人家是个人,听说人家是买着玩的。

    总共花了一亿多欧元,买了二三十块毛料买着玩?

    年华当然知道有人跟着他们,不过因为没有恶意,她跟展青云也就任由他去了。

    年华不想在这里解石,等到了暗赌结束后,年华干脆让人给她拉回去。而人选那是相当好选择,她的公司遍布华夏各地,一个电话过去,有的事人想为大BOSS效力的。

    宝瑞公司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年华的毛料已经被运走了,在观察完后,那位姓钱的总监,十分客气的说了想要高价收购那块巨型毛料的意思。

    年华摊摊手,一脸的无奈:“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说晚了,昨天晚上,毛料已经被我给拉走了。”

    “拉,拉走了?”钱总监一脸的不相信,他一直以为她肯定会在这里多存些日子,才会将毛料彻底拉走呢。

    毕竟一亿多欧元,相当于十来亿华夏币呢,不要说个人了,就算是企业公司也不能够这么轻易的拿出来。

    一般来说,如果投中的毛料太多的话,有点会先取交款取出一部分,回笼资金再去领剩下的那些。

    也有的会跟其他的公司合作,共同吃下。

    他之前也以为这个小丫头,也想要找其他的公司的帮助,这才矜持了些,可是没有想到人家根本就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

    钱总监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年华以为这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也没有在乎。

    明标年华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展青云赌了两块。

    这次公盘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结束了。

    年华还有点意兴阑珊,叹气道:“这次也太平淡了,之前的那几次赌石,都特别的有激情。”

    跟他们坐在一起回去的闫江南他们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平淡?是太刺激了吧,他们可是从死亡线上挣扎了一次呀,差一点就下了地狱了。可是这到了人家的嘴里,竟然是平淡。

    不过反过来一想也是,在人家的眼里,“狂狼”根本就不算个东西,弄死他那是轻而易举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

    不过当想起松棋笑的时候,他们又非常的同情他,到现在还在进行心理干预心理疏导,这小子胆子本来就小,平时又装的太过了,这次一下,又在挺多人面前出了大丑,他当然抑郁了。

    不过这点抑郁跟人命来说实在是太轻了,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回到了京城之后,年华在年家跟展家之间待了几天,就又坐不住了。

    这天回到四合院,想起自己还有个东西没有研究呢。

    掏出那个从“狂狼”手里抢过来的水晶头骨,仔细翻看,这个小东西跟八尺镜一样也有蔽屏精神力的作用,虽然没有八尺镜那么逆天,可是也是一个挺厉害的玩意了。

    不过这到底要怎么用呀?

    年华搞不清楚,干脆去问专家,进入玉符里去找袁天玄。

    到了里面人家袁天玄背对着她,就是不跟她说话,只是抚摸着手里的猫。

    年华一看就知道这是生气了,生自己的气了,赶紧道歉:“天玄对不起,我这些天实在是太忙了,这才没有进来看你。不过我也是事出有因,你就原谅我吧。”

    袁天玄还是没有回头。

    年华眼珠一转,开口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不来的原因么?”

    袁天玄还是不为所动。

    年华干脆出大招:“我怀孕了!”

    袁天玄一下子蹦了起来,冲到她面前,眼睛往下看去,凝视着年华的微凸的肚子,声音颤抖着道:“你真的有了?”

    年华点点头,“已经三个多月了。”

    袁天玄凝视片刻,突然一膝盖跪在年华的跟前,吓得年华倒退两步,然后赶紧过去扶起他:“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我有个不情之请。”袁天玄可怜巴巴看着她。

    年华咽了口口水:“你先说说看,如果我能够办到一定会帮你办到的。”

    袁天玄咬咬嘴唇,这才下定决心道:“我不想当恶鬼了,我想要投胎转世重新做人。”

    年华听完呆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脸色一变,护住自己的肚子,往后倒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现在我的孩子已经有了灵魂,不允许有人取代他。包括你!”

    袁天玄苦笑道:“我当然知道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没品的人么。”

    年华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十分坚定的点点头。

    袁天玄也想对她翻白眼,可是想到自己的以后就在人家的掌握之中,还是忍住了,并且态度十分友好的解释道:“你想错了,我不是想要夺舍你现在的孩子,而是想要当你第二个孩子。”

    “什么意思?”听他这么说,年华倒是有了兴趣。

    袁天玄道:“只要在你们两个结合的之后,你们两人精子卵子相结合的一瞬间,我投入你的肚子,我的灵魂跟灵胚结合就行了。这样不会伤害一个无辜的灵魂,也能够让我顺利降生。”

    年华一听这倒是可行的办法,可是当想起别的事情的时候不由黑了脸,“那你怎么抓这一瞬间,难道你要看着我们两个OOXX么?”

    袁天玄无奈道:“姑奶奶你的找重点是不是放错了地方了。等我重生后,根本就不记得今生的事情好不好。就算是被我看一看又怎么样呢!”

    然后他开始打感情牌,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厉鬼了,又被你困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只有猫咪跟我作伴,我只要一想到,我还要这么长长久久的下去,就要发疯了。我真的怕有一天我会无聊到自我毁灭呀!”

    年华叹了口气,她无法反驳他的呼,玉符里面原本就是空无一片的,什么都没有,如果被关的是一个毫无神智的恶鬼,怎么样都行,可是现在袁天玄却是恢复了情感,怎么能够受得了整天关在这里。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关个半年一年,看不到一个人影,肯定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年华低着头考虑着袁天玄的话,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的话的确是可行的,只要时机把握住。

    可是这几率也不大,也只有区区的百分之三十。

    “你就不怕失败了魂飞魄散?”年华问道。

    袁天玄苦笑道:“如果我一直在这里呆着,死的会更加痛苦。”

    年华用精神力勾勒出一个椅子,慵懒的坐下,“既然这样,我可以帮你找其他的小夫妻,你也可以早点出来。”

    她觉得自己这个提议不错,可是没有想到袁天玄是齐之以鼻:“你以为其他那些普通人,我看的上?我可是堂堂大唐国师!”

    年华扑哧一声,“行了,行了,不要再贫了,你这国师也是一千多年前的,现在不好使。而且”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还不知道还要不要二胎呢。”

    袁天玄:“……娘啊,你一定要要呀,孩子是都是小天使,你一定要坚定信念,再生一个再生一个。”

    等年华从玉符逃出来的时候,耳朵里就回想着那“再生一个”这句话。

    其实年华被他说的也有点心动了,袁天玄这小子的智商挺高,就是脾气不好,要是变成自己的儿子,这智商肯定问题,可是这情商肯定是是硬伤。抬头幻想一下袁天玄小时候的样子,肯定也挺萌的。

    摇摇头,想这么多干什么呀,现在袁天玄身上的戾气还没有消散干净,说什么都是白搭,还是等被他消磨干净后再说吧。

    低头看看手里的水晶头骨,年华抽抽嘴角,她竟然把这个东西给忘了。回去一次?年华最后摇摇头,“还是算了吧,等下次吧。”她是怕了某个人的碎碎念了。

    可是袁天玄的这件事,年华却是放到心上了,有心告诉展青云吧,还怕生气,唉,反正这还是以后的事情呢,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过自从知道袁天玄的十分的寂寞后,年华干脆复制了一些书籍到了玉符里。

    在里面没有办法用纸,年华干脆就精神力构造一本出来。

    第一次的时候,刚刚完成五十多页,她就累的跟死狗一样。画了两天的时间她才将一本《西游记》给制作完成。

    袁天玄正忐忑不安呢,他怕弄巧成拙,怕年华随便将他塞给其他人。

    虽然跟年华的相处时间不多,可是他也知道年华虽然不能说是大好人,可是也是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知道自己能够干什么,不能够干什么。而能力出众,简直就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人。

    而展青云他也是见过的,虽然不如年华这么厉害,可是给他的感觉,这个人要比年华还要可怕,他在年华面前能够轻松自如,可是他根本就不敢面对展青云。

    有了这样的两人作对比,你说他还能够看上谁?

    就在这个时候,一本书从天而降直接砸到他的脑袋上。袁天玄并没有生气,反而大吃一惊,从玉符里凝聚一个椅子一张床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可是用精神力凝聚成一本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即使是现在的他都没有这个能力。

    当翻开第一页的时候,袁天玄会心的一笑,上面写着,“赠给无聊的国师大人。”

    瞬间他就觉得事情有了新的进展了,他似乎可以放一半的心了。

    搞定了袁天玄,年华决定自己一个人去逛逛街。

    因为肚子越来越大了,年华现在已经不穿那些紧身的衣服了,而是以宽大为主,展青云还给她填了不少裙子。

    年华这次就选择了一件嫩黄色的蕾丝短裙,腰上松松的系了一根亮银色的链子,脚下一双李菲菲从香港寄给她的平底凉鞋,没有牌子,应该是从哪里定做的。

    拎着一个小包包,她就出了门。

    脱去平时长裤偏中性打扮,露出一双大长腿的年华回头率是相当的高,不说她的长相,就这腿就给她加了不少的分。

    她的腿并不是那种消瘦的,而是圆润白皙修长笔直的,而且因为练武的关系,腿上的肌肉线条也是非常完美。

    就连宿舍里的姐妹们都跟她取经,不过最后都撤退了,早晨起来跑步,还是算了吧,我还想要多睡一会儿呢。

    逛着逛着手机响了,一看是展青雪,笑着接了起来:“青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现在正在逛街呢,……行,你来找我吧,我把地址告诉你,我在这里等着你。”

    放下电话,年华笑了。展青雪这丫头前几天一直在京城跟自己呆着,前天被叫回家去,今天竟然又回来了。

    年华刚要想找个地方坐坐,就听到后面有人叫她:“年,年华?”声音中带着迟疑。

    这个身影挺熟悉的,年华回头看去,瞳孔瞬间放大,竟然是一个她以为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人:白旬!

    “你,真的是年华?”白旬一脸的震惊,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那个幼稚的女孩子竟然出落的如此的美丽动人。

    跟她比起来,在他身边围绕的那些女人,都成了胭脂俗粉,面目可憎。

    如果知道她会蜕变成这个样子的话,当初他肯定不会那么伤害她了,保护她爱惜她还来不及呢。

    而年华再看到他后,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她根本就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好不好,只是说了句:“你认错人了。”抓身就要离开。

    白旬当然不会让她就在这么走掉的,跑过去,就要抓伊人的手,没想到却抓了一空。年华动作多么灵敏呀,怎么会让他碰到呢。

    “我说了不认识你!请不要死缠烂打!”年华皱眉呵斥道。

    白旬却是一点怒意都没有,反而小心翼翼的道:“年华,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白旬呀,高一的时候,我们两个还谈过恋爱呀。”

    年华想了想,最后道:“对不起,我真的记不清楚了。请你放开我。”

    年华想要离开,白旬就当着不让她走,她的耐心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干脆将他晃到在地,刚要离开,就听到后面有人怒气冲冲的喊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呀,把人推到连对不起都不说,还想溜走。”

    年华根本就不想搭理,直接向前走去,没想到没有走几步,又被人给拦住了。

    这次是一个男人,一脸的正义凌然:“小姐对不起,还请你跟我们同学说声对不起再走。”

    年华冷声道:“你们那只眼睛看到我把他给推倒了,小心我告你们诽谤。”

    这个时候后面的那两个女生跟了上来,其中一个不忿的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个样子呀,我们又不是让你赔偿,不过是让你道个歉罢了,难道就这么难么?”

    年华听了这句话,转过了头,哼了一声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也要把这句话送给你们认为的这个苦主,说一句对不起就这么难么?”

    白旬看着年华,想起来他们之间的过往,“我……”

    年华摇摇头,“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说,如果你真的有心道歉的话,就不会等到这个时候了。”

    这个时候其他人听出了一丝的不对,这两个人好像是认识的。

    另一个女生眼珠子一转,笑的相当的甜美:“既然都是认识的,咱们干脆去附近的那家冷饮店喝一杯吧。”

    白旬听完立刻点头,殷勤的道:“就是,就是,年华毕竟是老同学,给老同学个面子怎么样。”

    年华看看了周围,已经有人在这里指指点点的了,也想早点把他给打发了,这才点头。

    他们五个人找了个大桌子,那两个女生故意的将白旬夹在了里面,不给年华一点接近他的余地。而且这两个女生之间眼神交流间,都亮了兵器了。

    突然年华觉得好笑,本来就已经不在意的人,也不需要在意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又何须生气难过呢,毕竟当初的仇她也报了。当然他留给自己的那些伤疤早就被某个人霸道的抹平了,然后印上他的痕迹。

    都要怪自己的怀孕综合症,想通后,年华再看白旬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敌意。

    白旬却以为是她没有忘记跟他的旧情,心中暗自高兴,“年华,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三个同学……”

    年华摆摆手:“不需要介绍,一会儿我还有家人要过来呢,咱们还是长话短说吧。”

    白旬被她撅了一下,却没有生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年华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呀?”

    年华清晰的听到那两个女生的呼吸瞬间加快,她摇摇头,“我现在没有男朋友。”

    白旬眼前一亮,刚要说话,就听年华继续道:“不过我有一个未婚夫。”

    “不可能!”白旬站起身,怒视着年华,“你怎么会有未婚夫的。”

    年华都无奈了,“白旬,我怎么就不会有呢。而且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缠着你的。三年前不会,现在就更不会了。”

    白旬一听三年前泄气了:“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恨我?”

    年华轻轻的摇摇头,“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个渣男呢!”

    白旬听完哭笑不得:“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的低么?”

    “不,我其实应该感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年华刚刚说完,那两个女孩子不干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你以为你是谁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