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诸葛大师求助
    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眸,张个哇哈,年华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都已经六点多了,以前的这个时候,她已经锻炼都已经回来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书网

    唉!掀了身上的被单,露出微凸的小腹,刚要下床,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向小腹,一丝笑意爬上她的脸颊,轻轻的抚摸光溜溜的肚子,这小东西又在踢人了,真是太可恶了。

    展青云正好进屋,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一幕,窗外洒进来大片的阳光,仿佛给坐在那里的人披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人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温暖、慈爱,绝美!

    年华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去,却见展青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深深的眷恋。

    “呵呵。”一声轻笑,年华跟展青云摆了摆手,“过来!”

    展青云这才回过神来,大步流星走到爱人身边,轻轻拥住她,片刻后,双臂微微用力,将年华抱了起来,“我掂掂你沉了没有!”

    年华抱着他的脖子,皱皱鼻子:“你这是嫌弃我了?”

    展青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抱着她,走到堂屋,放到椅子上。

    年华一看桌子上满满的好吃的,什么怨言都没有了,眼珠子看看这边看看那边,都想要吃一点。

    这里面有展青云出去买的,还有他自己做的。

    展青云看年华吃的欢快,托着脑袋笑着问道:“你说你是重点号呀,还是轻点好!”

    年华顿了顿,回了他一个大白眼球。

    展青云则是哈哈笑了起来。

    两人吃完饭,自有保姆来收拾残局,展青云陪着年华在附近转转,他就去上班,而年华不是去年家,就是去展家,要不然就是去逛街。

    反正现在年华的行动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年建国跟沈茜已经明令禁止,她一个人在没有陪同的情况下去其他的地方。

    而陪同的人也是有限制的,如果展青云就行,他在年家人心中是及其靠谱的,比如年夏就不行,他还嫩了点。

    尤其是在上次去瑞丽发生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更加不允许了。

    当然如果她去浙省去家里住着也可以,不过为了年华不想被沈茜同志限制起来,拒绝了,当然拒绝的理由当然不能直白的那么说,她道:“我还是不去了,我去了话,不是打扰你们两人的二人世界么。”

    宿舍里的其他人已经都各回各家了,都邀请她过去玩玩,不过却被年华给拒绝了,她现在这个样子过去,就是给人家找事呢,虽然自己不在乎,可是人家在乎呀。

    除了不让出去这件事,年华还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今年下半年到底要不要休学,家里人的意思是休息一年也没有问题,不过年华却是不愿意的。

    就算是不休学,她也是想去就去,不想去的话,编个理由就行了,干脆前两个月肚子还不大的时候也去上上学,等以后快要瞒不住的时候,在休息好了。

    等明年做完月子直接去上学,哈哈,不错,就这样好了,反正到时候,看孩子的有的是人。

    年华从来没有为看孩子没有人发愁过,只发愁这人太多了,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毕竟现在她跟展青云还没有结婚呢,孩子肯定不能总在展家呆着,在年家带也不好,算了算了,到时候在说吧,说不定,她自己带也说不定呢。

    抛开这件事,年华打算出去找程莲玩一圈。

    可是刚刚出门,就接到一个电话,没有办法只能转移阵地。

    诸葛大师正在那里一筹莫展呢,正好看到年华从那边进来,虽然脸上咩有表现出来,可是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当跟她正对上的时候,手里的拿着的茶杯啪的一声掉了下去。

    年华正好到了他跟前,脚尖一点,杯子飞了起来,手一抄到了她的手里。

    “怎么了诸葛大师,你不会是得了半身不遂了吧,这么好的杯子可不要摔碎了。”年华走到一边将杯子放到一边。

    诸葛大师指着年华的肚子,磕磕巴巴的道:“你,你,怀孕了?”

    年华点点头,看旁边有个椅子十分不客气的坐下去,“您找我有什么是么,在电话里还不少说。”

    诸葛大师又看了眼她的肚子,欲言又止,片刻后叹了口气道:“……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年华点了点头,起身:“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走了,就当我是锻炼算了身体好了。”说着作势就要离开。

    诸葛大师看她竟然真的要走,瞪大了眼睛,这丫头竟然真的拔腿就走,一定没有想为自己这个当前辈的人分忧的意思,赶紧喊道:“你回来,年华你给给我回来。”

    年华捂嘴暗笑,不过等转过头来的时候,则是一脸的奇色:“诸葛大师,您还有事么?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想要去看场儿童电影,给孩子坐坐胎教。”边说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

    诸葛大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行了,不要跟我逗着完了,赶紧准备准备跟我出去。”

    年华耸耸肩膀,跟他后面出了他的家里,上了一辆车。前面有开车的司机,副驾驶上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年华跟诸葛大师坐在了后排。

    车发动起来,穿过大半个京城,来到一个别墅区。

    年华皱皱眉头,“前辈不知道您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诸葛大师语气同样不好:“你就跟着我来就行了,怎么废话这么多呀。”

    年华一听,脸就沉了下来,“诸葛大师,我叫你一声大师,是因为你跟我师父是同辈的,我还是希望你我能够平等的对话,要不然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

    听了年华的话,坐在前面开车的司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冷汗流了下来,这女孩子竟然这么跟诸葛大师说话,也不怕诸葛大师生气!

    “你……”诸葛大师刚要生气,转头怒视年华,可是当看到她那锋利的眼神的时候,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年华跟其他的晚辈可是不同的。

    这丫头要是犯了脾气,自己可是弄不过人家呀,不要看人家是孕妇,就算是孕妇,人家一个手指也能够弄死自己。

    本来就是攻击力超强的奇门符箓大师再加上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对了现在还是武林盟主,这样一个人屌炸天的人,自己还真是没有底气命令人家。

    想到这里,他立刻软了下来,总是拉着的脸也僵硬的对年华笑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年华师侄,你也看出来了,我这次是真的太着急了,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着急拉着你过来。我本来想要等到了目的地在跟你细说的,这也是我考虑不周,我现在就跟你讲解一下吧。”

    诸葛大师此话一出,前面坐着的司机,还有另外一个人,下巴差点掉了下来,这还是那个看着谁都跟二五八万,即使是对上几个国家领导人都这幅摸样的诸葛大师么?怎么在这个女孩子面前这么的听话呢。

    这个人到底是谁?

    年华当然知道他们两人偷偷看自己的目光,不过年华现在的注意力都在诸葛大师说的那个上面。

    据诸葛大师说,这次之所以叫上她一起,就是因为,他一个好友家出了一件怪事。

    一家六口人,莫名其貌的晕了五口,就剩下当家的詹及还清醒着,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全部在一夜之间不省人事,住进了医院,得到的结果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身体内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脑也是完好无损。

    詹及认为这是一家庸医,这好端端的人突然之间突然昏迷不醒,而且还这么多天了,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不是有病就是中毒了,随即转了好几家医院,可是得到的结果都没有问题,除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家子身上有点营养不良。

    最后跑遍了整个京城的医院都没有办法,幸亏詹家家大业大,资产丰厚,支付医药轻轻松松,这要是普通人家,早就放弃治疗了。

    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好的治疗办法,詹及干脆把一家人带回了自己家的别墅,并且高价聘请专业的护理人士,照顾五位家人,而他则是一个月之内就白了头。

    因为这个人在京城这个圈子里,人缘也是不错的,老爷子在退休之前也是一个不小的官,因为詹及没有从政的天赋,反而经商的本事不错,这才放弃从政开始经商。

    这人做政客不行,做商人做的是有模有样的,而且因为之前詹老爷子的底子,再加上他这个人为人不错,因为在京城的还是吃得开的。

    这次他出了这个事情,很多认识的人都给他出主意,有的说去请国外的专家过来看看,有的也说要不然请位大师过来给看看。

    詹及动心了,想起来自己父亲詹老爷子之前说过跟诸葛大师见过几面,两人算是比较投缘,干脆一咬牙一狠心,亲自去请诸葛大师。

    诸葛大师本来对他是爱答不理的,可是当听说是展老爷子的儿子的时候,脸色大变,眉毛一立就要把他给轰出去,可是当听说他父母都昏迷不醒的时候,这才答应出马。

    诸葛大师跟着去了一趟,只知道的确是不对劲,的确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是那些普通的怨魂,他倒是没有问题,不过这次的这个东西,他根本就找不到踪迹,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家伙。

    如果他们不着急的话,自可以去找专门的捉鬼大师,可是很可惜,时间不等人,没有办法,诸葛大师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展青云。

    虽然这小丫头年纪小小的,可是那叫一个厉害呀,就算是自己这个老牌的大师,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而且一手俘虏,比自己好友还要离开呀,更何况,二月二那天,他也算是亲眼见识了,这个小丫头的厉害。

    因此这才给年华打电话,叫她过来。

    当然了人家诸葛大师说的话,肯定是比这要斯文委婉不少,这些话都是年华根据诸葛大师的话,描绘出来的。

    “连你都看不出来?”年华倒是来了点兴趣,虽然不想要承认,可是诸葛大师的确是在整个华夏都是五个手指数得着的厉害人物,说不定能够排进前三,即使是自己的师父周大师都不是他的对手。

    诸葛大师紧皱眉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没错,我的确是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一个还是一堆。”说着看了眼年华的肚皮:“要是我知道是这个情况,我肯定不会叫你过来的。要是你不想过去的话,我现在也可以送你回去,也是我考虑不周。”

    年华却是不在意的摆摆手:“不用了,我也被您挑起兴趣了,对这个能够将人弄的昏迷不醒的家伙也是挺好奇的。”年华摩擦着自己的下巴想着:最好是碰到一个艳丽性感的女鬼,那样就可以给袁天玄了,说不定这小子一高兴,会放弃之前的那个荒唐的想法。

    而诸葛大师却以为年华是为了他,这才勉为其难的过去呢,从心里对年华有了感激之情,你看,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说话间,就到了詹及的别墅里,车一直将他们送到别墅小楼门口,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年轻人,赶紧下车给年华开门。

    年华抬头对他微微一笑,问道:“你是诸葛大师的什么人呀?”

    年轻人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好,我是诸葛大师的徒弟,我叫冷酷!”

    年华:“……”

    她眨眨眼睛看看这人一脸的阳光,都跟快要跟“王宝宝”有一拼了,起什么名字不好,叫冷酷,看来只能够期待下一辈子了。

    或许是经历的多了,冷酷对年华怪异的眼神是一点都不在意,还是笑的那么灿烂,看自己师父自己出来后,又去帮他拎东西。

    年华看到这一幕想起了自己徒弟干什么呢,哦,对了,他被彭部长给借走了,听说是要出一个什么任务,她也没有细听,直接将决定权给了李穆修,让他自己去决定。

    最后李穆修跟着国安部的人去执行任务了,不过到底去那里,什么时候回来倒是没有人知道,年华也没有打听,本来李穆修就是国安部的人,就算是从里自己这里出师后也要找个地方工作,还不如一直待在国安部有前途呢。

    诸葛大师让年华跟他并排前行,不过年华已经听到里面有好几个人,不想多费口舌,干脆跟冷酷一样走在他身后。

    冷酷一看,赶紧错后年华一个身子。

    当他们进去了后,立刻又人过来迎接,管家看到诸葛大师过来后,殷勤的道:“大师您可回来了,我们主人正在书房等着您呢。”说着引着三人上去。

    虽然面上特别的殷勤,可是连看都没有看年华跟冷酷一眼,还好年华跟冷酷都不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人。

    当他们到了书房门口,刚要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脸色无比憔悴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当抬头看到诸葛大师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的喜悦:“诸葛叔叔,您是不是把您说的那位高人给请来了。”

    诸葛大师点点头,站到侧面,然后伸手帮詹及介绍道:“詹及这位是年华,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奇门大师,我这次是费了不少的力气,才能够将年大师请过来,詹及你们可不要怠慢了年大师呀。”

    “怎么会,怎么会?”詹及都快要等不及了,可是当看到年华的时候,还是十分没出息的愣住了,竟然是个漂亮高挑的女孩子,这就是诸葛大师说的年大师?这也太大了点吧。

    诸葛大师当然看出来詹及的顾虑,拉着他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小声的介绍道:“你可不要小看她,我可是费了大力气把她拉过来的,你知道她是谁么?”

    詹及摇摇头,他当然不知道了。

    诸葛大师凑到他耳朵边,轻轻的说了几个字。

    “您说的什么?”詹及不可思议的喊道。

    诸葛大师一把捂住他的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詹及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竟然大声叫出来了,使劲给诸葛大师眨眼。

    诸葛大师小声道:“你不要大喊,她可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要是恼了她,她可是回转头走人的。”

    詹及赶忙点头,他回头仔细瞧瞧,回头好奇的小声道:“我怎么觉得年将军,不年大师的腰腹有点不对劲呀,是不是里面暗藏着威力巨大的兵器呀。”

    诸葛大师点点头,当然是兵器了,刚才我就被震得差点晕过去。

    两人商量好后,离开这里走到年华他们跟前,他们两个离开也没有多长时间,并不怕年华等急了。

    等到他们两个到了年华的身边,她抬头从詹及的脸上扫到周大师的脸上,看表情就知道,刚才他们两个说的话,人家都听到了。

    年华轻声道:“现在带着我去你们家人那里看看吧,早点看,也能够多留出想解决办法的时间。”

    她的话正中詹及的心口,一个劲的点头:“太感激您了,请,这边请。”

    在詹及的带领下,年华跟着他们去了一间应该是两间大卧室被打通后,形成的大房间,那五口人都在这里呢。

    詹及这也是没有办法,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像再父母那边的时候,把妻子儿女给抛到一边,而看望妻子儿女的时候,把父母放到一边,于是干脆放到了一起。

    虽然有些地方是不太方便,可是已经被克服了不少,每个床位上都有帘子,想要擦身什么的都要挂上帘子,这样其他地方就不看不到了。

    年华进去后的,就闻到一股青草的味道,她皱皱鼻子,问左右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青草的味道?”

    詹及冷酷还有其他的那些詹家的下人纷纷摇头,只有诸葛大师闻了记下后,皱紧了眉头,“我好像也闻道了,淡淡的青草味。”说到这里,他急忙道:“难道他们昏迷不醒跟这个味道有关系?”

    年华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联系,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味道不是我们的错觉。”

    “您二位在说什么味道呀,为什么我们两个闻不到呀?”詹及问道。

    年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顺着味道飘过来的方向走去,最后发现这些味道竟然是从这五个人中身上冒出来的。

    紧锁眉头,年华从五人身边一次走过,最后停留在詹老爷子的床头,十分肯定的道:“肯定是詹老爷子最先倒下的是不是?”

    詹及一听连忙点头,“没错,家里的保姆说,的确是我父亲先倒下的,我母亲赶紧下来找人,可是刚刚到了客厅,也倒在了地上。”

    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后,年华将手放到詹老爷子的脑袋上,闭上眼睛,脸色越发不好起来,然后又一次验证了其他人的。

    最后总结道:“他们之所以不能够动弹了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里已经没有灵魂了。”

    诸葛大师一听不对呀,反驳道:“我之前看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灵魂呀?”

    年华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詹及,“你现在就带我去你们家出事的时候住的那里!”

    詹及心里更是佩服,之前他也请过好几个,可是来之后都把这里当做是第一现场了,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之后入住的,都以为就是在这里发生的呢,现在人家年将军一来,就马上指了出来,“我现在就带您过去。”虽然年华跟诸葛大师看的不一样,詹及也知道术业有专攻,并不会因此看地诸葛大师,就算是这位年将军还是诸葛叔叔帮她请来的呢,人家不是看诸葛叔叔的面子,知道你詹及跟詹家是哪根葱呀。

    想到这里后,詹及的态度放的更低了,“还请两位大师跟我一同过去!”

    年华跟诸葛大师还是做诸葛大师的车,而诸葛大师的徒弟则是被扔到了后面詹家的车上,副驾驶上做的则是詹及。

    詹及住京城北边的一个高档超豪华的小区里,而他们的别墅则是在南边,这一南一北的,路就不短了,还好这不是早晚下班的早晚高峰,要不然两个小时说不定都不够。

    半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快十二点了,詹及虽然着急,可是也知道他现在必须要将这两位大师给伺候好了,自己家人才能够好的更快。

    他殷勤的道:“两位大师,您二位看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咱们干脆先去吃个饭,然后再过去!”

    听完后,年华摆摆手:“还是算了,等看完了再吃也不迟呀。”她可不想跟一个心情极度不好的人吃饭,要是这人的苦瓜脸被孩子感受到,最后出来的跟他老爸一样是面瘫怎么办呀。

    诸葛大师也道:“詹及趁着时间还充裕赶紧过去吧。”说实在是的他这一天天的事情也不少呢,这次出来也是抓时间挤时间出来的,还是不要浪费比较好。

    看那两人都是这样的态度詹及更加的高兴,他当然愿意马上就到家里。

    很快就到了他们所在的小区,这里的保安工作做得不错,保安看是一辆陌生的车赶紧拦下,当看到车里的詹及的时候,想起他家的事情,关切的问了两句。

    詹及苦笑着回答了几句,然后他们就被放行了。

    没想到竟然脸保安都知道他们家的事情了。

    这个小区是高档的小区,想要进去必须要插卡,还需要指纹,还算是比较安全。

    年华歪着头看着外面的风光:“这里还这么不错呀!”

    詹及自豪道:“这里可是我们公司开发的小区,这里的楼间的距离一点都不密集,到处都是绿化,还有各种娱乐设施,算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最成功的了。”

    年华轻轻的打开窗户,一股热浪打了进来,坐在她身边的诸葛大师都有点冒汗了,可是年华这个原本应该更容易出汗的家伙,是全身上下清凉无比。

    诸葛大师擦擦头上的汗,“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年华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下,“我好像有了些眉目了。”

    詹及趴在座位上颤抖着问道:“年大师您说的是真的么?”

    年华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必须要去你家里看看。”

    詹及当然不会拒绝,立刻带着人上了他的家。进了家门,一股青草的味道扑鼻而来,年华掐着鼻子,却跟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开。

    诸葛大师也闻到了同样的味道,刚要说话,就见眼前白光一闪,再看原本站子自己面前的年华,已经到了冷酷的身边,唰唰点了冷酷的穴道。

    冷酷刚要说话,就感到自己身体动不了了,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呀?”诸葛大师都傻了眼了。

    年华解释道:“咱们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可是冷酷不行,如果他再继续闻这个味道下去,最后就会詹及的其他家人一个样子的。”

    诸葛大师问道:“那咱们没有事情?”

    年华摇摇头:“没错,而且我有了初步猜想。”说着走到一个架子边,上面都是詹老爷子收集的古董们,除了古董瓷瓶,还有一个块寿山石,而寿山石的木托,吸引了年华的注意力。

    “这个是是什么?你认识不认识呀?”年华拿起来把玩一番。

    詹及赶紧点头:“我认识,这还是我送给他老人家的东西。老人家喜欢这块寿山石,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木托,正好我们开工的时候弄倒了一棵大树,我请人打了一个这个东西。”说到这里,他恍然大悟:“难道这一切都跟那棵大树有关系。”

    年华不置可否:“一切都要到等我看到那棵大树才能够认定。”

    詹及点头:“这棵树就在后面的地下停车场里,我带您过去吧。”

    年华点点头,一行人从詹及的家,徒步走到最北边的地下停车场,反正离得也不是太远,如果开汽车的话,有点不值当的。

    进了地下停车场,发现在这里停车的没有多少,而引人注目的则是一颗三人合抱都不一定能够围起来的大树,即使已经倒在这里,可是还是能够从它粗壮的树干上看到它原来的生机勃勃。

    不过很可惜,一切都变成了过去,现在它不过是一根普通的木头罢了。

    诸葛大师凑到年华身边,看她凝神看着大树,不确定的道:“难道这件事是这棵大树搞的鬼?”

    年华听到这句哈后叹了口气,“不是,这里面本来应该蕴藏了一个树精,可是还没有脱离树体,这大树被连根拔起后,这个可怜的小东西也就消失了。”

    后边的詹及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种大树竟然真的会形成“树精”!

    “难道每棵大树都会出现树精么?”詹及好奇的问道,即使现在他的家人生死未卜,可是当他能够接触到一个位置领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好奇起来。

    年华摇摇头道:“不是每一棵树都能够形成树精,只有那些历经几百年甚至上前年风吹雨打,并且有了一定机缘之后,才能够孕育出来,像一千棵这么粗的树,能有一棵形成就不错了。”

    可惜的摇摇头,年华惋惜道:“我也没有看到过这种树之精灵,我是没有这个眼福呀,可惜了可惜了。好好的一棵树。”

    诸葛大师蹲下身体,仔细看了看这棵树的年轮,一会儿后道:“这棵树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了。”

    ------题外话------

    老高的新书《废柴逆天尊》首推,请大家给个收藏呀!

    老高感激不尽!

    http://。xxsy。/info/558385。htm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