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树精
    “既然这棵树的树精没有孕育出来,就已经消逝了,那怎么会……”诸葛大师有些不解。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看书网

    年华起身托着下巴,围着这棵巨树看了半天,沉思片刻,突然想起来,眼睛一亮道“我明白了!”

    诸葛大师跟詹及看向他:“明白什么了?”

    年华却没有多说,而是径自跑了出车库,留下其他人。

    诸葛大师二话不说,跟在年华的身后,詹及来不及问什么,也跟着跑了出去。

    年华跑到最北边,却被一堵高墙给挡住了视线。

    诸葛大师跑到年华神后续,看了看,不解的问道:“这里有什么呀?”

    年华根本就不搭理他,皱着眉头辨别着方向。

    这个时候,詹及还有冷酷都跑了过来,不同于面如青年其实芯子早就六十多的诸葛大师,詹及这个中年男人,跑过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

    诸葛大师虽然他没有事情,不过看着眼前这个不像孕妇的孕妇,还是挺担心的,“年华,如果你发现什么的话,你可让我来做,行不行,你可不要吓人玩。”

    年华胡乱的点点头,然后身体一纵,直接跳到了三米多的高墙上。

    诸葛大师:“……”这孩子真是没有办法交流呀,与此同时对姓周的也有了一丝的佩服,有这么一个不听说的徒弟,即使资质逆天,也是挺头痛的。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嫉妒周大师了。

    而他背后的詹及则是仰头看着一跃而上的年华,张着嘴瞪着眼,感觉就跟看武侠电影一样,电影中的古代大侠飞檐走壁。

    冷酷则是一脸艳羡,不过想想年华的身份,只能够吐吐舌头。

    不去管其他人的想法,年华站在墙头,往远处望去。高墙外面是一片树林。

    年华问道:“这片树林是那里的呀?”

    詹及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赶紧回答道:“这是一片城中林都属于自然公园,不过自然公园之前已经关闭了,被我给包下来了,我本来打算将这里也盖上高楼的。不过当时因为资金的问题,搁浅了下来,已经放了好几年了,这次打算从新开发。”

    听他说完,年华冷哼一声:“我终于明白了……”

    诸葛大师不解的道:“年华你明白什么了?”

    “哼,自作孽不可活呀!”年华跳下了高墙直接就到了詹及的面前,一把采住他的领子,冷笑道:“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报复道你的家人身上了。”

    詹及从来没有本人这么过,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手也去拨拉年华的手。

    年华顺势将手拿了下来。

    “年大师!我尊敬你是诸葛大师帮我请来的人,即使你看起来年幼无知,我有没有说什么,可是你不觉得你刚才太过分了点么?”詹及冷下脸,再加上对家人的担心,语气更加的不好了。

    年华点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转身对诸葛大师说了句走了,还就真的走了。

    本来年华是真的打算救救这些人的,可是当知道原因的时候,她都想给詹及两巴掌。既然现在不用自己了,就更好,虽然说认识众生之灵,可是当她看到死在大树里的那个树精的时候,她的心就开始颤抖起来,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且是少有的善良的小生命,就这么枯萎了。

    或许另外的那个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给它报仇吧。

    看年华走掉,诸葛大师脸色都变了,指着詹及狠狠的骂道:“詹及,你这个白痴,竟然现在唯一能够就你们家人命的人,给推走了,i知道么,我是好不容易请她来的。”说完赶紧追了上去。

    “年华,年华,你等等我,我知道我这个侄子不会说话,还请你不要介意。”诸葛大师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这么多的小话,心里把詹及骂成狗屎了。

    年华在他的画中终于停了下来,正是喋喋不休的诸葛大师。

    诸葛大师以为她终于同意了,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可是年华接下来的动作却是把他吓的个脸色苍白。

    年华捂着肚子一脸痛苦,蹲了下去,疼的直哼哼:“诸葛大师,您还是让我回去吧,我必须要去医院了。”

    诸葛大师,一看坏了,要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年华除了什么事情,不要说年家展家了,就连两位首长都饶不了自己。

    “你怎么样啊,我现在就把你给送回去?”诸葛大师一手扶着年华的胳膊,束手无策。

    年华摆摆手,一脸的难看:“没事,我就是有点肚子疼罢了,还不是太严重,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了。”

    不过诸葛大师说什么都不放她一个人走,没有办法只能够让司机把她送去了,首都军医院。

    当看着车离开,年华撇了撇嘴,身子一直,没事了。

    不过既然来了,干脆去看看展青云的妈妈邹红波阿姨好了,也有几天没又看到她了。

    当邹红波看到年华的时候,又惊又喜,“你这个孩子怎么来了?”说着伸手接过年华拿来的水果,“你怎么还那这么多东西呀。”

    年华笑嘻嘻道:“没事,这些都是给您的同事吃的。”

    “行了,他们是有口福了。”将水果放到桌子上,邹红波笑着问道:“你这是来看我的呀?”

    年华想了想道:“我这不是还没有做过B超呢么,想在您这里做一个看看。”

    年华的话一落地,就见邹红波是一脸的激动,她早就想让年华过来做个,可是邹红波知道年华可不是那种能够被别人摆布的家伙,怎么也要和人家意,人家什么时候来就是什么时候。

    现在年华终于过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呀,我终于能够见到我的孙子或者孙女的庐山真面目了。

    邹红波兴奋的马上带着年华去了下来楼,去了一个地方。

    年华四周望了望,这里可不是什么检验科。

    当她们两人来到一个屋子的时候,明白了,这里是这些机器备用的地方,而医院的人一边检查也用这里的东西。

    邹红波也会这些简单的B超操作。

    年华上了床铺,露出已经初见规模的肚子。

    邹红波在调试机子的空隙看了她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年华愣了一下,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她。

    邹红光捂着嘴,好一会儿,才感叹道:“我好记得我怀青云的时候,第一次做检查也是四个月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肚子也这么大。一晃,青云已经二十出头了,也要当爸爸了。”

    年华向上望去,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怀念。

    不知道展青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邹红波调试机器,年华在那里思想放空,整个屋子里一片寂静,可是因为两个女人都在想着同一个男人,空气中弥漫着温馨。

    一会儿后,邹红波终于调试好了,拿起旁边的润滑剂,笑着道:“这个东西有点凉。”

    年华刚要回答,就感到肚皮上凉了一下,虽然不难受,可是因为突然也有点惊到。

    邹红波拿着一个擀面杖一样的东西,用那个粗大的圆头在她的肚子上,来回的动,而她的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哇!”“天啊!”“好可爱!”之列的声音。

    弄得本来没有多少好奇心的年华,都想要伸着脖子看了,不过她当然看不到了,她可是背对着邹红波躺着,电脑屏幕正好在她的头顶放下。

    不过没有关系,看不到,咱还有精神力,精神力延伸出去,正好看到屏幕上的东西。

    年华:“……”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她可以内视,甚至透视自己,这都可以看到自己肚子里宝宝的样子,可是她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怎么的,一次都没有过。

    只是让人给把了把脉,当知道孩子健健康康后就没有在去看医生。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宝宝在她肚子里的样子。

    不过,“他这么这么丑呀?”年华感慨道。

    邹红波回头无奈的瞪了她一眼:“这才刚刚四个月,而且还是在你肚子里的四个月,不是出生四个月,长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年华继续扫描着这个“了不起”的小家伙,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阿姨,孩子没有问题吧?”

    邹红波欣慰的道:“孩子十分的健康,是还特别的活泼。”她拍了怕年华的胳膊,慈爱的道:“可要辛苦你了。”

    年华摸摸自己的肚子,摇摇头,“您看可不要这么说,我是心甘情愿的呀。”这是自己的孩子,跟自己血肉相连的孩子,怎么不让她爱呢!

    等她们走出这里的时候,年华跟邹红波的手里都拿着好几张的纸,上面打印的都是宝宝的样子,虽然有点丑,可是在年华这个妈妈,邹红波这个奶奶眼里,那是最最好看的,最最英俊的男子汉。

    经过这么查看,孩子的性别已经出来了,有个小丁丁。

    对年华来说是男孩子女孩子都一样,而邹红波对于孙子还是孙女也没有太大的意向,毕竟身为女儿身的年华也是这么的彪悍,甚至比自己儿子都彪悍,这样妈妈生出来的女孩,也是让人期待的。

    年华手上拿着这些,她都已经有主了,等路上的时候,就给身在浙省的年建国同志沈茜同志寄过去,让他们好好看看他们大外甥的样子。

    其他的就给年家人,还有她的朋友看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给展青云看看。

    邹红波想的也差不过,这可是宝贝孙子的初照呀,虽然只是不太清楚的B超照片,可是这高挺的鼻梁,这深邃的眼窝,怎么看怎么好看。

    刚刚把年华送走,就给展中将去了电话,当她将宝贝孙子的长相跟展中将形容后,展中将那叫一个眼馋啊。

    在男人的眼里,尤其是成功男人的眼里,儿子都是用来教训的,而孙子都是用来疼的,尤其是大孙子。

    即使展中将不表示,可是对年华肚子的关注也不比任何人低,这次听说邹红波已经看到孩子的样子后,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呀。

    可恨,他现在正在外面出差,要不然就能够看到了。

    遗憾的展中将都忘记了,即使你现在在这里,也只能够在外面等着,根本就进不去里面。不过当邹红波将照片扫描给他的时候,笑了一整天。

    拒绝了邹红波送她,年华拿着东西,就出了首都医院的大门口,反正这里打车也不是特别的困难。

    不过刚刚等车,一辆车就开了过来,年华一眼就认出这辆车就是刚才她坐的那辆,难道司机还没有回去呢。

    当车听到路边的时候,诸葛大师从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又来接自己了。

    果然没有几秒钟,一脸尴尬的詹及那老小子也跟了出来。

    年华的眼睛冷了起来,冷哼一声,换了一个方向走,反正她是不打算跟他走了,既然有本事,那你就去请别人好了。

    诸葛大师赶紧跟了上来,劝道:“年华,现在京城的奇门中人,数你最厉害,刚才的时候是詹及说错话了,现在让他跟你道歉好不好呀。”

    年华本来红晕的脸蛋,突然变得苍白起来,故作踉跄。

    诸葛大师赶紧去扶,正好看到年华手里拿着的胆子,看了两眼又看向别处,可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又去看,瞠目结舌:“这是什么呀?”

    “这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呀?”年华怪异的看了眼诸葛大师,有点好奇他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

    诸葛大师本人没有没有做过B超,而且对这些东西一点研究都没有,因此十分的好奇。

    而那边的詹及目瞪口呆,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年大师不仅是女孩,还是一个怀孕了的女孩子。

    想到刚才年华平底跃起三米多高,詹及长大了嘴,那个时候她也是肚子里揣着宝宝呢!竟然还那么的厉害,还是师傅的眼光好呀。

    虽然之前的时候年华说的有些话,让他十分不爽可是当诸葛大师将她的真实身份告知后,差点没有瘫倒在地,不论是年家人,还是年将军,都不是他得罪的起的,而且不要说人家身后还有展家。

    这样的人过来给他解决事情,肯定不是因为自己家的权势金钱,必定是因为诸葛叔叔的面子,可是现在却被自己给气走了,他恨不得打自己几下。

    现在有知道人家已经怀孕了,更是后悔要死,之前那是看在诸葛叔叔的面子上,人家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不顾,那么的卖力。

    现在的一切都被自己给弄砸了,现在人家肯定不会想要帮自己了。

    可是自己的家人正在等着自己,要是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将这件事搞得更加的糟糕,可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詹及干脆跑到年华跟前,双膝跪倒在地,使劲磕了好几个头,再抬起来的时候,脑门已经青紫流血了,脸上也是痛哭不止,“年将军,请您原谅我一次吧,您说的对都是我的错,可是这根我的家人没有什么关系呀,求求您救救他们吧,一切的后果我自己担着,求求您了。”说完又要给年华磕头。

    年华一开始吃了一惊,她正在跟诸葛大师说话呢,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詹及会走到这个程度,而且……年华抬头看看四周,已经有不少人指指点点了。

    她冷哼一声:“你这是在逼我么?”

    詹及刚要说话,就被诸葛大师给拉了起来,给他用了个眼色,三人上了车。

    三人到了车上,诸葛大师一摆手,车开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年华的眼睛一眯,当车开走后,留下一地低头对着自己的手机大喊大叫的人。

    突然他们的手机失灵了,关机根本就打不开了。当然了那些只是看到,但是没有拿出手机拍照的人的手机则是完好无损。

    车上的年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

    詹及坐在年华的身边,身体都有僵硬了。

    年华转头看他满脑袋的血,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詹及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拿了过去,擦拭自己的额头。

    诸葛大师看看面无表情的年华,又看了看可怜巴巴的詹及,心里叹了口气,孽缘呀,谁让这是我欠你的呢,只能还给你儿子了。

    “年华,你看詹及这么大年纪了,我想跟你的父亲年建国省长也差不多吧,虽然他做的不少的错失,可是你看他已经想要诚心悔改了,而且他的家人也是受害者,你就棒棒他吧。”

    听了诸葛大师的话,年华也是叹气道:“我也知道他们是无辜的,可是那个树精也是无辜的。而且据我观察,后面的树林里还有一个已经成年的树精。这件事就是它做的,而它子所以这么多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年华看向詹及:“因为你的原因将他的同伴给杀死了,他这是在报复。”

    詹及问道:“那为什么它不对我出手呢,我才是下命令的那个人不是么,为什么受到伤害的会是我的父母妻儿呢。”

    年华解释道:“因为他们应该都是土命人,树精天性属木,而你应该是属火的,虽然在五行中是火克金,金克木,可是火也是能够克木的。树精过来找你拼命,可是因为你的属性问题,本来作用在你身上的东西,四散开来作用在他们身上了。”

    “本来如果都被你接受的话,你会必死无疑。不过因为你的那份被拆分成四分,被他们给吸收了,这才只是昏迷,而不是直接一命呜呼了。”

    经过年华的介绍他才知道还真是自己作孽,詹及红着眼睛看着年华:“年将军,是不是要我把树……”刚要说砍掉,就发现年将军的眼睛冷了下来,将嘴里的话变成了:“要我把树给挪走呀?”

    年华摇摇头:“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走吧。现在就回去。……直接去后面的树林里。”

    司机一打方向盘,车调转方向,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很快就到了那个关闭的自然公园,这里的树木竟然全部都是郁郁葱葱的,年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没有想到京城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呀。空气清新,呼吸起来非常的舒服。”

    这里有不少的树木,年华粗粗一看,几乎不由十多棵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树,各种的品种都有。她猜想这里应该是古代某个贵族或者富户的花园,在此栽种了不少的树木,虽然经过了岁月的流逝,年代的变迁,可是这里的数却还是矗立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

    年华往里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最里面,当看到里面的那棵树木的时候,年华瞪大了眼睛。

    ------题外话------

    老高的新书《废柴逆天尊》正在首推,还请亲爱的们给个收藏,O(∩_∩)O谢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