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呀,我,我给你钱。舒悫鹉琻”年华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劫匪的手上,伸出手掌可怜巴巴的够着展青云:“老公呀,救救我,我不想死呀,救救我呀。”

    展青云脸皮抖了抖,低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一副强自镇定的摸样,“老婆你就放心吧,我不管花多少钱都会将你给救出去的,你,你不要担心。那个,就算是我不行,我旁边的这位警察同志也一定可以的。”

    说完还满怀希望的看向宗敏,“警察同志您可一定要救救我老婆呀。”

    言宵心里却是骂翻了天,刚才这小子来的时候,以为是一个坚毅有担当的男人,这才拍板将他给放了进来,可以现在一看,这胆子也太小了吧,而且现在你让我怎么回答?

    “哈哈……”劫匪头子宗敏哈哈笑道:“你们看到了么,这就是警察,我看还指着他们救你们出去,还不如指着老子好心把你们给放了。”

    展青云没有说话,只是有担忧痛苦的眼神凝视着年华,而年华也是梨花带雨,可怜巴巴。

    这一幕尽量让言宵不由感叹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呀。

    可是这个人完全忘记了如果是其他的普通人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第一个反应那就是依靠警察同志,作为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即使再愤怒也不能够在数把长枪下救下自己的爱人。

    不过言宵平时接触的都是那些强悍的人,很少接触普通人,早就把普通人的表现给忘记了,因此他对这个两人的表现那是相当的不满意:“我想你不要忘记了,你手里的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即使她肚子里的也算是,也不过是两个罢了,用两个人换回这么多人,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买卖。”说完手一拍腰间,一把手枪出现在他手心里,抬起手来,“砰”的一声。

    在场的人都有点愣神,没想到最先开枪的是,这个警察而不是这些劫匪,即使这枪是冲着上面开的。

    或许是听到这声枪响,无数的警察出现自四面八方,一个个穿着防爆服,看起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听这个人的一声令下。

    劫匪们被无数的枪口对着,心里也开始慌乱起来,手里的枪一会儿指向上方,一会儿对着这些手无寸铁的人质。

    就是谁劫匪头子宗敏也有点懵了,他也没有想到,警察竟然这么快就准备好了。这根一向拖拉的警察有非常大的区别呀。

    不过头子就是头子,几秒钟后,就清醒过来,狠厉的笑道:“言宵,有本事你就让这些条子开枪呀,看是你们的抢快,还是我们兄弟的枪快!”能够来这里购买东西的人,最少也是个小康家庭,大多都是比较富裕的人口,而且还是在京城这种政治中心,大官小官无数,这里面说不定就有哪位领导的家眷。

    如果这个疯子言宵真的下令开枪的话,他们这些兄弟肯定会出手的,怎么也要拉上个垫背的,只要言宵感让这些警察开枪,言宵的这下半辈子也就注定了。

    这个疯子绝对不是真疯子,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宗敏信心满满。

    可是他完全低估了宗敏的疯狂,宗敏微微一笑,伸手放到嘴里,一声悠扬的口哨声回响在整个大厅中。

    宗敏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大喝一声:“兄弟们小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十多声枪响接连响了起来,他在回头一看,距离他最远的几个兄弟已经跌倒在地,脑袋上被蹦出一个小洞,红色的血液跟白色的脑浆混合在一起。

    他的那些兄弟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真的不安常理出牌,他们之前遇到过的警察,大多是先讲道理,在不伤害到人质的情况下,肯定是以感化为主,暴力为辅,谁承想这位上来就开始直接突突,真是暴力的不得了。

    回过身来后,最后竟然只剩下五六个人,站在那里!

    马上有人崩溃了,看着朝夕相处的兄弟躺在血泊中,而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这样的场景让人恐惧,让人疯狂:“啊,我要杀了这些人!”

    言宵紧皱眉头,举起手中枪,刚要抬手顿了一下,闪身躲到一边,而在他刚才所站的位置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坑。顺着子弹的方向看去,看到闪过的一道亮光,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是大意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也有狙击手。

    正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一惊,接着躲去。

    而上面的那些特警也想到那个的棘手,其中的三个人竟然在拿着枪在这些人质间穿梭,还有两个人是一动不动的。

    他们投鼠忌器根本就不敢继续动手,这可怎么办呀。

    刚才那个崩溃的劫匪,瞪着猩红的双眼,咬着牙,打开枪的保险,对上了一个小孩子的脑袋。

    小孩子都吓得不知道要哭了,直愣愣的看着枪口对着他。

    那边还在闪躲的言宵暗骂一声,可是已经没有办法了,他现在已经分身乏术,上面的特警,一直在找最最适合的时节,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那个劫匪还在运动着,想要定他的位置,相当的困难。

    在所有人的眼睁睁下,这个小孩子就要命丧黄泉了。

    “啪!”一声枪响!所有人都不忍直视,人质们也开始哀叹自己的命运。

    “哇哇,妈妈爸爸我害怕,呜呜……”一声孩子的痛哭声音,让人们心中一颤,看了过去,惊喜万分大吃一惊。

    孩子没有事情,最后死的竟然是那个劫匪!

    言宵呆了一下,快速的将头甩到后面,而在身后三四米的地方,那个一手拿着一把长刀的被他定性为小白脸的家伙手里竟然拿着一把枪……

    刚才被他鄙视性格软弱的男人竟然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铁血将军,身上散发着无匹的煞气,或许是感受到他的眼神,这个反差太大的男人,转头看向他,之前眼中的软弱全部被坚毅冰冷代替。

    天啊,言宵抽抽嘴角,这简直就是一只柔弱的小白兔突然变成了笑傲山林的猛虎。

    这人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手里的枪连开了五发,一枚子弹都没有浪费,五颗子弹全部被送到那些劫匪的脑袋里。

    随着“啪嗒”几声,整个大厅弥漫起一阵的血腥味,然后是接连的尖叫声。

    言宵吃惊过后,想起来,朝着展青云吼道:“这位,头上……”

    他还没有说完,就见这个男人,眨眼间拔出手里的长刀,手一抖,一声惨叫传入他的耳朵,紧接着“乓当”一声,一个人掉了下来,肚子上插着那把刀,这个人在地上动了几下,最后一动不动了。

    这个人倒是是什么来历,言宵不由自主的揉揉鼻子,这是他紧张的时候才做的动作,这个男人实在是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现在不是看我的时候吧。”男人冰冷的声音传入言宵的耳朵。

    言宵这才激灵一下子,想起来,好像还有一个孕妇在宗敏手里呢。

    转头看去,那个孕妇撅着嘴,不满的看着他们两个,不由感叹这位神经也大条呀,现在不应该吓得哇哇叫么。

    “老公,我想要回家。”孕妇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那个男人。

    难道他们还真是一对,言宵再看到这个男人的厉害的时候,还以为他们两个根本就是被警方安排的身份呢。

    不过,现在不是你多言的时候,好不好呀,虽然提醒了你老公,而是也间接的提醒了劫持你的人好不好。

    果然宗敏冷下一声,枪更加的逼近了年轻孕妇的脑袋,冷笑道:“要是你还想要你老婆跟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我奉劝你现在就赶紧把你的手枪放下!要不然我让你们一家三口只能够在地狱里相见!”

    孕妇哭的更加大声了:“哇哇,老公你赶紧过来救我呀,要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言宵偷摸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大吃一惊,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为什么不是担心,而是无奈的苦笑呢。

    “你也知道你手里的是孕妇,你这么做有点伤天和,这样我过去,你把我当人质好不好?我保证将手里的枪扔出去。”说着男人将手枪扔了出去。

    言宵紧皱眉头,心中打鼓就怕这个男人真的为了救人,亲身试险,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最坏的。

    宗敏冷哼一声:“你当我没有眼睛呀,我可知道你伸手相当的好,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真的诚心过来换你老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言宵赶紧警告道:“这位兄弟,你可不要听他的话!想要就你的老婆,咱们还是要徐徐图之的好。”

    不过他的话

    在男人那里就是耳旁风,根本就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可以,但是我希望你说话算数。”

    宗敏邪邪一笑,“你放心吧,现在你就把身上的衣服都除掉!”

    他说完之后,整个大厅都寂静了,有不少的人质都偷偷的看向展青云,这才发现这位救命恩人长相竟然俊美无比,不过因为气势太盛,这才让人们把他的样貌给忽略了。

    言宵咽了口吐沫,这,真是什么条件啊,自己被称为疯子,可是也没有碰到过如此过分的事情,这根本就是想要把这个厉害的男人打入尘埃。

    而且他想起来,宗敏这个家伙好像是男女不禁,是个双,如果这个男人脱掉衣服后,肯定不如现在发挥自如,而且宗敏手里还握着这个男人的老婆孩子,即使替多么过分的要求,这个男人说不定都会答应。

    不要答应,不要答应啊,言宵锋利的眼光盯着宗敏:“宗敏,你还是不是男人,只会玩这些卑鄙无耻的小手段么!”

    宗敏哈哈大笑,“我当知道我这次是凶多吉少了,不过有那么句话么,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么,哈哈,放心吧,我会让你看个现场的还不收费。”

    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你说你想要强女干他?”

    宗敏低头嘴巴贴在这个即使怀孕还十分美丽的女人或者应该叫做女孩的耳边,暧昧的道:“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厚此薄彼的,干完你老公,我就可以安慰安慰你了,哈哈哈,啊……噗!”

    言宵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刚才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那个柔弱如小白兔的小孕妇竟然突然变成为霸王龙,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将宗敏这个恶贯满盈的劫匪头子,前北区的老大,用宗敏自己的刀将他给捅死了!

    言宵:“……”他这一刻十分想扒开这个孕妇的皮看看到底里面是什么人,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匕首是怎么到了她的手里,他想即使是宗敏现在也在十分的郁闷呢。

    估计这个孕妇应该是有人假扮的,要不然上哪里去找这样快准狠的孕妇呀,而且这化妆的也太像了,这肚子装的惟妙惟肖。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呀,言宵大脑要当机了。

    年华一把拔起手里的匕首,扔在一边,这个时候,展青云已经拿着自己的枪走到年华的跟前。

    展青云一把将年华给搂紧怀里,虽然知道年华一点事情都没有,可是当看到那个人将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他就想把那个人给杀了。

    宗敏跟看事情搞定后这才过来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话后,这才看向那边,刚想要过去,就见门口又进来两个人,这两个就是之前跟他合作的国安部的人,两个大美女一个火爆脾气的美女好像叫万遥,一个清雅的美女叫谢紫兰。

    本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作为国际刑警中的佼佼者言宵总觉得这两个美女根本就是花瓶,虽然他喜欢美女,喜欢追逐美女,可是这也是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工作的时候他从来都是理智而无情的,美女这种东西在他眼里就是胸大无脑,他宁愿跟一个四肢发达的头脑简单的莽汉工作,也不想跟这些娇滴滴大小姐们一起工作。

    本来他也去跟上面反映,不过上面确实让他一定要跟这两个美女一起工作,最后只能够捏着鼻子一起工作,实在是不行,那就自己多干点呗。

    可是慢慢的他发现,这两个美女竟然不是花瓶,而是一个个都是外表靓丽的食人花,让他吃尽苦头的同时,工作效率是相当的高的,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是有胸大有脑的美女的。

    这次能这么快知道宗敏的下落多亏了这两位,本来可以轻松的将他们给打包的,可是内部出了叛徒,直接就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宗敏,这才造成宗敏狗急跳墙。

    这次她们执行其他的任务没有过来,这件事发生后,他就给她们发去了信息。

    不过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

    他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这两个在一起工作了好长时间的美女们,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位大美女竟然瞪了他一眼,就转身走到那个神秘男人还有那个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孕妇的女人身边。

    “头,没想到我们竟然在这里见到你们。”万遥惊喜道,刚才刚刚接到消息的时候,她们两个就知道坏了。

    可是当进来第一眼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她们两个就松了一

    口气,有点惊喜,有这两位在这里她们还怕什么呀。

    谢紫兰当然跟万遥一样的想法,不过她更加的仔细一点,回头正好看到已经站到她身后的言宵,帮年华介绍道:“头,这是我们之前合作的对象,国际刑警言宵。”

    然后有转过身帮言宵介绍:“这位是我们头年华,也是我们局的局长!”

    言宵一听吃惊后,觉得也不是太吃惊,这么厉害的人当得起这样的职务,伸手笑着道:“你好年局长,我是言宵,第一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一片寂静,言宵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僵硬了,虽然自己刚才的确是有点无情,可是那是工作时候啊,就算是你现在还是对我看不上,表面东西也可以做一做吧,自己这么举着也很尴尬呀。

    就在他想要收回来的时候,一只手从傍边伸了过来,握了一下,然后放开。言宵松了口气,看了过去,正是那位假孕妇,差点感动的哭起来,终于有台阶下了。

    “你好,请问你是?”

    年华歪了歪脑袋,笑的十分的人畜无害:“我叫年华!”

    “你好,你好,我……”说道一半言宵钉住,然后表情也扭曲起来,最后惊叫一声:“你是年华?那他呢?”

    站在他们身后的谢紫兰跟万遥差点笑出声来,谢紫兰咳嗽两声,好笑道:“这位才是我们局长,你认错人了。我们局长是个女人,你不要记错了。”然后指向展青云,“这位是我们头的老公,中央警卫团的团长,展少将!”

    言宵:“……”他眨眨眼,一时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万遥接着怒道:“你们这是怎么弄的呀,我们头肚子里可是怀着小宝宝呢,下个月就要生了,要是因为受到惊吓提前生产,你知道你要付多大的责任么!”

    言宵:“……难道她这不是假的么?”有这么灵活的孕妇么!

    年华挑挑眉毛:“我的肚子是假的?请问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我以为我这肚子十分的明显呀。”

    言宵:“……呵呵,我,我就是随便一说的,您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年华却是不想饶过他:“我想你这个警察当的也太自大了点吧,如果不是我自己还会点功夫,我想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我了吧。”

    言宵张口刚要说话,就被一双阴森的眸子给看了下去。

    “没有制定好计划上来就打就杀是莽夫的行为;在被威胁的时候,只知道硬碰硬是莽夫的行为;一点眼力都没有,还是莽夫的行为。”年华纳闷的道:“你这样除了勇气可嘉其他的地方屈指可数的莽夫是怎么混到这一步的呀。”

    言宵的整个脸已经憋红了,想要反驳,可是人家还真的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可是如果不反驳的话,不是他的风格,而且对方还那么看着他。

    正在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展青云救了他一命。

    “亲爱的,妈妈她们呢?”展青云没有在这里面看到她们的影子。

    年华笑着道:“我把她们给藏在四楼了,我现在就叫他们下来。”说着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很快接通了。

    说了几句后,年华挂断了电话,“好了,我已经通知她们了,很快她们就过来了。不过我想咱们还是先出去,这里的味道不怎么的,你儿子不爱闻这里的味道。”

    展青云笑了笑,拉着年华的胳膊走了出去,万遥跟谢紫兰跟在身后,就跟保镖一样,言宵也想要跟过去,可是当想起某个人的白眼后,十分无奈的放弃了,他还没有被虐倾向,还是等他们心情平静后自己再过去吧。

    年华到了外面,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后,胸口闷闷的感觉这才缓和下去。

    “没事了吧?”展青云低头脸贴着年华的脸,“咱们现在就回去,至于妈妈他们就让司机他们送走就行了。”

    年华点点头,虽然其他的事情没有,不过自从问道血腥味后,肚子里的这小东西动的挺欢的,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讨厌,不过不管是怎么个情况,这里都不能够待了。

    “头你们放心吧,您的妈妈我们两个认识,我们两个护送她们回家。你就不要操心了。”谢紫兰温柔的道,万遥在一边也拍着胸脯,“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得了。”

    &nb

    sp;年华对他们微微一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被展青云给带走了。

    等言宵出来的时候,知道看到一个车屁股远去。

    言宵瞪大眼睛,“他们竟然这样就走了,这还没有做笔录呢。”

    万遥谢紫兰对视一眼,共同给言宵一个白眼,这人智商不高就罢了,竟然情商也成问题,真为他家人还有以后的老婆孩子捉急呀。

    唉!

    不提万遥个谢紫兰将沈茜他们送回去,直说年华跟展青云这边。

    年华坐在展青云的车上在拿来抱怨着:“……前些日子在瑞丽的时候,年夏被绑架,没想到这半年还没有过呢,我这就也当了一次绑匪了,难道这样的事情也要归在双胞胎的心电感应里面么?”

    展青云被逗乐了:“行了,你就不要这里苦思冥想了,这不过是巧合罢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必然的联系。”

    年华却是不同意展青云的看法:“不对,我觉得你说的不对,我还是决定跟我们两个这双胞胎的属性有关系。”

    展青云松松肩膀,他已经决定不跟年华争论了,现在的她说什么是什么就行了。

    年华白了他一眼,不要以为她没有看到他那敷衍的眼神,真是够了。

    这次有惊无险的过去后,两个妈妈整天给年华煲汤,安神的补汤。用老鸡汤煲的汤一定很好喝,不过当年华喝了第一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高估这汤的味道,喝到嘴里是满嘴的中药味,简直就是噩梦。

    幸亏不用当着他们的面喝,最后这些药都给倒了,幸亏这是两位妈妈,要是换了其他人的话,早就给他们灌回去。

    时间飞速流逝,天气从炎热到凉爽直到现在的寒冷,一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了,快要过元旦了。

    年华也要到了快要生产的时候了,估计到不了元旦,应该是在阳历十二月份的事情了,除了生日有点小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好担心的。

    冬天生孩子,也不用担心,孩子会被蚊子给盯了什么的。

    所有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等待孩子的降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