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四十章 生子
    年华发动的时候是在一个相当蛋疼的日子,那就是圣诞节!具体的说是平安夜的后半夜,圣诞节的凌晨时分。

    本来年家跟展家都没有过圣诞节平安夜的习惯,不过年轻一辈的则不同了,更何况他们喜欢过节的日子,这样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玩乐了。

    至少年泰,年夏,展青雪还有展青峰是这么想的,当年华知道展青峰也跟着他们一起玩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同学前班长也是一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还不到二十的少年。

    至于年泰这个装嫩的家伙就不要说了,从来都没有一个当哥哥的样子,真是受够了。

    不过既然孩子们都这么的有兴趣,两家人干脆将所有的年轻人都轰了出去,让他们出去自己找地方玩,包括年华这个临近生产的孕妇。

    或许是年华表现的太过彪悍了,不管是年家还是展家都对她成放任的姿势,当然管还是会管的,比如吃的上面,其他的就放任自流了。

    不过不管年华是不管年华,对展青云则是严要求高标准,两个妈妈手把手教导他一些照顾孕妇还有初生婴儿事宜,展青云学的也是相当的认真。

    随着预产期的接近,展青云每天都会按时回家,礼拜六日的时候,更是对年华是寸步不离的,就算是年华闲不住想要出去溜溜弯,他也要跟着。

    咳咳,回到平安夜这天,年华将所有人都带到了她那个会馆。

    “老姐,这里可真是不错呀,开业后你可要给我一个钻石卡。”年夏将所有的地方都参观后,跑到年华身后一边狗腿的帮她按摩一边提要求。

    年华白了他一眼,什么时候少了他的了,“还用你说么,你们一人一张。”

    年泰一听呲牙,刚要去拍年华的肩膀,就被某个人凌厉的眼神给制止住了,没有办法手拐了个弯放到了年夏的脑袋上。

    年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大哥,我听大伯那意思,好像明年年初你就要下放了,你选好地方了么?”

    年泰一听,兴奋的表情暗淡下来:“有我选择的余地么,你大伯那个家伙已经把地方给我选好了,我根本就反对不了。反正就是去一个小的不能够再小的地方去当副镇长。”

    “诶,老哥,副镇长就不错了,你没看电视上,好多的副镇长都跟大伯一样大么?”年夏安慰道。

    不过他的安慰没有安慰道地方,年泰横了他一眼:“我们这样的被外面给叫做太子党的人,出去直接当个县里干部或者市里干部都不是新鲜事好不好。”

    “呵呵,早点体验一下人间疾苦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么,那什么。”

    年泰扭脸就见一个欠打的人走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黑衣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何圣哲,陈战,你们两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何圣哲跟他拥抱了一下,眼睛发亮的盯着年华的肚皮,舔着脸道:“这我干儿子就要出生了,我这当干爹的当然要过来看看了。”

    展青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何圣哲前面两米远,将将挡住他的视线,“我怎么不知道我儿子什么时候多了个干爹呀,如果我儿子知道我给他找了个这样的干爹,我怕他吓得不敢出来了。”

    何圣哲看展青云一脸嫌弃的样子,气的手指都颤抖了:“展老大,我跟陈战可是千里迢迢的从魔都赶了过来,你不说一句好话就算了,你这嘴这么能够这么损呢!”

    展青云根本就不再搭理他,而是走向陈战,跟年泰陈战去聊天,何圣哲在一边气了半天,最后看其他人根本就不搭理他,撅着嘴凑了过去,跟他们聊了起来。

    当天晚上他们玩的不错,吃的不错,年华专门挖来了两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一个负责中餐一个负责西餐,而今天因为是平安夜,做的是西餐。

    吃过饭后,年华又跟着他们做了一会儿,任由他们玩,她则是一个人去了会馆的客房去睡觉。

    躺到了床上,年华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朦胧中感到旁边的床陷下去一块,也没有在意。

    等她睁开的眼睛的时候,愣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过了几分钟,她这才清醒过来。

    年华也不想起床,歪歪头,躺在她旁边的正是展青云,长长密密的眼睫毛就跟小扇子一样,这是他最让她嫉妒的地方,你一个大男人张这么长这么密的眼睫毛干什么呀。

    刚想要伸手去拔一根,突然感到一股液体从两腿之间流了出来,年华被吓了一跳,第一个念头就是:坏了,我竟然尿床了,怎么办……

    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羊水破了!

    瞬间她有种迷茫,这就要生孩子了?她有些无所适从。

    “怎么了?”展青云搂过她问道。

    年华扭头看着他,要哭不哭的样子,“我,我好像要生了!”

    展青云整个人都木了,直愣愣的看着年华,当年华又推了他一下后,这才清醒过来,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确定道:“你说的是真的?”

    年华点点头,用手从身下摸了一下,抽了出来,“羊水……”

    展青云眨眨眼,一把拉开被子,抄起年华,跳下床就要往外跑。

    年华被吓了一跳,随即哭笑不得,“青云,青云你清醒一下,咱们还没有穿外衣呢。”展青云习惯裸睡,而年华全身上下也只穿了一二小裤裤,这样出去肯定会被人给围观的,说不定还会以妨害风化给抓走。

    更何况,“还有真的打算抱着我从窗户这里跳出去?”这里可是这里可是三十多层,虽然平时她是不在意蹦极,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了。

    展青云被年华这一嗓子给喊过了神,低头发现自己真的在遛鸟,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并帮年华穿上,两人收拾一下,这才重新抱着年华往外跑。

    年华抱着他的脖子,耳朵贴着他的心脏,那快速跳动的心跳声都要破表了,看起来这家伙比自己还要紧张的多呀。

    人之本性,当一个人看到有人比自己还要紧张的时候,这个人的紧张感反而会减弱。

    年华就是这个样子,看展青云紧张的都要不知所措了,反而平静了下来,还有心情去帮助展青云稳定情绪:“你不要这么着急,她们都不说了,即使羊水破了,也不一定马上就要生,还要经过阵痛,子宫口要一点点的打开的,有生好几天的,就算是再快也不会一个小时就生出来。”

    展青云听了她的话,反而更紧张了,脸上的汗一个劲的往下流,嘴唇都有点青白了。

    不是吧,难道自己把他给吓到了?年华反省了一下,好像自己说了有生了好几天的,肯定是这句话把他给吓到了。

    她赶紧亡羊补牢,“那什么,我就是一说,你……”

    展青云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听她说话,出了他们房间,一把踢开年泰的房间,彼时他们五个还正在年泰的屋子里大牌呢,正要收拾的时候,听到门一声巨响,然后大门应声而倒。

    年泰,年夏,展青峰,何圣哲,陈战:“……”这什么情况呀,有点不对劲呀思密达!

    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展青云抱着人站在门口,“年泰,你去发动车,年华要生了。”

    这一句话,直接劈到了几人的头顶上,年夏作为双胞胎的弟弟,嗷唔一声扑到他老姐跟前,“老姐你没事吧,没事吧!”

    年华摇摇头,“没事,就是有种想要方便的感觉!”

    年夏:“……”表情空白,嘴角抽搐,这,这,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就知道还没有什么事情呢。

    年泰从床上跃了起来,踢上鞋子,拿上钥匙往外跑去。还差一点碰到听到动静出来的展青雪。

    展青雪避让过去后,走到这里,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捂上嘴巴,“这,这是怎么了,难道要生了?”

    却是没有人回答她,何圣哲跟陈战也拿着钥匙往下跑,这么多人一辆车肯定是盛不下的,还是多预备的好。

    他们跑了,展青云抱着年华,后面跟着剩下的三位,疾步往楼下走去。

    这里的动静也震动了里面的工作人员,不过都被年夏给阻止了,“不需要你们,都回去吧。”

    在下楼的时候,年夏跟展青峰就开始分别给年家跟展家打电话。

    两家人都被吵了起来,两家一样的指示一定要照顾好年华,与此同时两家人也开始往医院赶去。

    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要去邹红波所在的首都军区医院,早早的就给年华准备了一个相当豪华的病房,随时等着年华入住。

    年华他们所在的位置,比展中将的家距离首都军区医院要远一些,等他们到得时候,邹红波正好下车。

    而且医院的人早早的就在这里等着了,看展青云抱着年华过来,好几个护士一拥而上,要将年华放到担架上,不过展青云说什么都不不放开。

    邹红波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摆手让护士们走开,亲自在前面领路。

    展青云抱着年华跟在她的身后,抱着年华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年华已经开始一阵阵的阵痛了,不过她的忍耐力超强,现阶段的这点疼痛对她来说还不算什么。

    年华直接被送到了病房,妇产科的主任亲自给年华检查。

    “刚刚开了一指,还要等不少时间呢。”摘下一次性手套,妇产科主任紧锁眉头,“不过我看着肚子也太大了,顺产的话或许有点危险呀。”估摸着现在这个孩子有十一近左右了,这也太大了。

    邹红波却是当不了年华的家,不要说她了,就算是年老爷子,展老爷子,还有其他长辈过来也是当不了她的家,在这个事情上,年华是十分的肯定的,“多谢,不过我还是想要试一试,实在是不行的话,我再进行破腹产。”

    看年华这么坚持,其他人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年华估计自己还有点等呢,笑着对其他人道:“好了,我这里没有事情,就让青云陪着我就行了,你们找个地方去休息吧。”

    年夏第一个不干,一把抓住年华的手:“老姐,我是不会去的,我要陪着你。咱们当时就是一起出生的,你现在可不能够抛下我。”

    年华:“……”

    其他人也被逗乐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年华刚要说话,门又被打开了,这次来的是年家的人,年老爷子年奶奶,沈茜,周文,还有年建党,就剩下还远在浙省的年建国没有过来。

    不过沈茜也在第一时间通知了他,现在他正在路上呢。

    一进病房,沈茜就扑到年华这边,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我还以为还要等几天呢,怎么今天孩子就迫不及待的出生了。”

    年华叹了口气:“虽然我已经想好了孩子的乳名就叫蛋蛋,可是我想的是元旦,不是圣诞呀!”

    “蛋蛋?”年夏怪叫一声:“老姐你是想让我外甥恨你一辈子么,取了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名字!”

    年华给了他一个卫生球:“难道你刚才没有听到么,我说是乳名,你真是听二不听三呀。”

    展青峰也在那里点头:“我同意年夏的话,就算是乳名,这个名字也不好听。”

    年华瞪了他一眼,一把抓住展青云的胳膊,威胁道:“你说我取的这个名字好不好?”

    这个时候展青云才算是有点平静下来,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好,非常的好听。”

    年华这才眉开眼笑,刚要说话,就感到自己的肚子一抽一抽的痛,一时间只能够深呼吸。

    展青云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年华的状态,坐到床上揽过年华的上半身,轻轻的拍着她的胳膊,恨不得取代她来疼痛。

    几秒钟后,年华就恢复如常,不是不疼了,而是已经能够忍耐了,刚才那不过是突然疼了起来,有点不适应罢了。

    拍拍展青云的胳膊,年华笑道:“如果以后咱们再有孩子的话,我可不生了,下次可就轮到你了。”

    展青云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一个劲的在那点头。

    众人:“……”憋笑。

    这位比产妇还要紧张。

    在产科主任的建议下,他们给年华买来些食物,趁着还有力气吃饭,赶紧吃点,要不然一会而就要没有力气了。

    年华也不用其他人劝,连续喝了两碗粥。

    在两位妈妈的劝告下,年泰他们都出了病房,却没有像她们说的那样去休息,而是坐在病房外面大的长椅上,在那里等着结果。

    而屋子里的两个妈妈也特别的紧张,坐在年华的旁边,压着嘴唇盯着年华的肚子。

    年华被看得有点发毛,加上肚子越来越痛,直接将两位妈妈给轰了出去,“您二位也去外边等着行不行呀。”

    最后整个病房就只剩下年华跟展青云。

    没有人了之后,年华干脆闭上眼睛,调整呼吸,集中精力在丹田的位置,这里紧张的肌肉也开始又规律的放松下来。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将外面的所有人给吸引了进去,沈茜跟邹红波进去后就看到那对新鲜出炉的父母捧着一个鲜血淋淋的小家伙不知所措。

    邹红波看到这个情况,差点没被吓死,尖声吼道:“年华你赶紧躺下。”

    年华愣了一下,不够还是听从邹红波的指令,躺了下来,只剩下展青云捧着这个肺活量超级大的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看着两个妈妈。

    “你赶紧躺好,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叫我们不叫大夫呀。你要是总坐着可能大出血,你知不知道呀。”沈茜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女儿。

    邹红波将其他人又给轰了出去,顺便让他们去叫大夫。

    当妇产科主任带着人来的时候,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了呢,刚才去叫他的那个青年根本磕磕巴巴根本就没有说出什么来。

    可是当她听到洪亮的哭声,还有那个超级大宝宝的时候,也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邹红波这个时候倒是反应过来了,拿过他们手里的东西,将脐带夹住,然后将一把剪刀递给展青云。

    展青云傻了一会儿,这才拿过剪刀,手颤颤哆哆半天,一咬牙这才将脐带剪断。邹红波松了口气,继续清理宝宝身上的脏东西。

    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孕妇还在那里躺着呢,赶紧过去看看,看胎盘还没有排出来,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要是什么都用不上她,这次不就白来了。

    她刚刚带上一次性手套,体内的胎盘就被年华被排了出来。

    妇产科主任:“……”她这是白来了么?这也太顺利了吧,尤其是这孩子还这么大,要不是她亲眼看到过年华大着肚子,还亲手摸过,甚至深入摸过一定不敢相信。这从到医院道现在还不过两个小时,这么大个头的一个小家伙就被生下来!

    这不是说生孩子快的没有,生孩子快的当然有,不过一般都是那种孩子小小的,可这个大婴儿,都顶上人家两个了,好不好。

    不过也没有人去在乎她的想法,邹红波抱着孩子,沈茜则是帮年华清理身下的一片狼藉,展青云则是蹲下身子,脸凑到年华的脸颊边,跟她脸凑脸。

    一切都弄好后,年华这才感到身下干净了不少,轻轻的拉了拉展青云的手,渴望的道:“青云,我想要看看孩子。”

    展青云起身走到邹红波的身边,邹红波都不舍得放开了,不过看着对未婚夫妻的可怜巴巴的样子,差一点笑出来,将孩子放到展青云的手上。

    展青云一下子就僵住了,过了一会儿,胳膊这才松下来,之前被训练的不错的技能又回来了,将孩子摆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抱着孩子的姿势还挺标准的,真是一个有爱的画面,当然要忽略掉某个人看似冰冷其实是愣愣的表情。

    展青云蹲下身,将孩子放到年华的床头,年华歪着头看去。

    虽然这个小东西长得丑丑的,脸上都是褶子,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深处涌出一种狂喜,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永远都不要放开。

    年华亲亲宝宝的小脸蛋,笑着说了句:“好丑呀。”

    沈茜洗完手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凑过来一看,眼里满上喜爱,“这还叫丑?这是顶漂亮的孩子呀,这皮肤白白净净的,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巴,真是太漂亮了。你是没有看到过你刚出生时候的样子,那才叫一个丑呢,简直就是一个只没毛的小猴子,对了还是一对没毛的小猴子。”

    年华撅着嘴,“不可不相信。”

    这个时候门派敲响了,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怎么样了?”这是展中将的声音,声音里也带着焦急还有激动。

    他刚才已经听说过了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对年华这个速度也是相当的敬佩,最后只能够说一声,不愧是年将军……

    在得到了年华的许可后,邹红波直接打开房门,展中将走进来,走到年华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年华,感觉怎么样?”

    年华不少意思的笑了笑:“展伯父你不用担心我,我还不错。您看看着小家伙。”

    展中将的视线迫不及待的盯着他的大孙子,一看不要紧,这一看就看到了他的心里,怎么这孩子越看越好看呢。

    “哈哈……”屋子里笑了一片,展中将才发现自己竟然将刚才那句话给说了出来。

    他也不生气,走到那边,抱起宝宝,笑着道:“比青云,青峰小时候要好看的多的多呀。”两个多,说明这孙子就是比儿子打腰。

    展青云不再去看孩子,他摸了摸年华脑袋上的汗水,担忧的道:“年华你休息休息吧。”

    年华点点头,闭上眼睛,不过附近的人这么多,她根本就睡不着。

    展青云低声其他人说了几句,不一会儿屋子里的人都走光了。

    年华睁开眼睛看向展青云:“青云孩子呢?”

    展青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放心吧,有咱们两位妈妈在看着,你就放心吧。”

    年华点点头,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不要看她只两个多小时就生下了孩子,其实她花费的精力也相当的多,毕竟之所以这么快,耗费了她几乎全部的先天之气。

    展青云拿过一把椅子,干脆趴坐在年华的脑袋边上,看着她,怎么看都看不够。

    而外面的人已经移到隔壁的房间去了,这里本来也是一间病房,不过现在被他们给征用了,没有任何人敢出来多说什么。

    几位老人看着这个相对其他初生婴儿巨大的身体,不住的称赞,一个说这孩子长得好看,一个说这孩子以后一定长个大高个,那个说这个孩子一定有出息,那个说这个孩子以后肯定比他老子还要厉害。

    这四位虽然都是六七十岁的年纪,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到了太字辈,虽然这个孩子来的有点意外,可是这个孩子带给两家的只有兴高采烈狂喜,而没有郁闷。

    四个老人家争着抢着抱孩子,最后吵醒了这个小家伙,然后大家所有人都遭受了一次魔音穿耳。

    年老爷子呲牙笑道:“哈哈,这孩子好,哭的好,哈哈。”

    展老爷子也点头笑道:“没错,不愧是我重孙子,就是活泼大方呀。”

    年泰,年夏,展青峰,何圣哲还有陈战瞪大眼珠子,活泼大方,这明明就是噪音制造器好不好,老爷子您两位这是睁眼说瞎话呢是不是。

    不过他们都二十多岁的人当然不会跟这么一个刚刚出生十多分钟的小家伙一般见识了,更何况这个小家伙的确是好看。

    刚才的时候他们在外面等着的时候,也看过几个小宝宝,那红红的皮肤,那猴子一样的长相,吓了他们一跳,跟在一边的老人说,孩子刚才出声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因此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抱什么希望。

    可是当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脑子里的那些想象全部啪的一声被粉碎了,这长得也太好了吧,跟其他孩子相比这件事就是天使呀。

    当年华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极好。

    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感到自己脖颈处有呼吸的热气,歪头,正好看到趴在自己身边的睡着的展青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青云,青云……”年华叫了好几声他的名字,展青云这才清醒u过来。

    他刚刚睡了没有一会儿,不过再听到年华的召唤的时候,马上清醒了过来,“怎么了年华?你是不是饿了,还是渴了?”

    年华摇摇头,想要坐起身,展青云赶紧上前抱着她坐好,年华笑道:“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没有那么的虚弱。”

    展青云却是不听,起身给年华到了一杯水,摸了一下有点凉,突然想起之前有人跟他说过,年华月子里不能够吃凉的东西,将杯子握在手里,想要将水用内力加热。

    “扑哧,哈哈。”年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展青云看着自己满手的变形破碎的塑料杯子,还有湿漉漉的衣服,无语了,他竟然忘了自己手里拿的是一次性的塑料杯子,而不是家里的瓷杯或者是玻璃杯。

    年华怕自己这么嚣张的笑声,会让他不好意思,干脆直接就捂着嘴,闷头笑。

    展青云看这笑的肩膀不住颤抖的年华都无奈了,摇摇头,开门出去将杯子扔到垃圾桶里面,然后又转身回到房间,坐到年华边上后,打出去一个电话。

    放下电话后,不一会儿哗啦啦的进来不少的人,除了年家展家的人,还有展青云的几个好友,年华的徒弟李穆修也来了。

    年建国过来的时候年华已经睡着了,就没有过来打扰他们两个,现在女儿醒过来了,赶紧过去抱抱自己乖女儿,眼睛都红了,“我还记得你刚刚出生时候的样子,可是一转眼,我的乖女儿也长大成人,为人母亲了。”

    年华擦擦年建国的眼睛,笑着道:“难道我生了孩子之后就是你们的女儿了么?而且经过这次生产,我更是深切的体会到了做人父母的不易,以后我会更加的孝敬你们的。”

    年建国揉揉年华的脑袋,“你要孝敬的可不止我跟你妈,你也要孝敬你展伯父跟你展伯母。”

    年华点头,一副不削一顾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了,您说晚了。”

    然后爷俩个相视一笑。

    因为年华的身体底子相当的好,而且恢复力也相当的强悍,不过一天就已经恢复过来,根本就没有一点刚生宝宝一天软软的摸样。

    而那个小家伙也一样,好吃好睡好哭,连妇产科主任都说,她见过这么多宝宝里面,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健康的,之前还有点担心怕孩子太大会有这样那样的隐患呀,不过经过科学的检查后,结果出来了,这身体素质简直要逆天了。

    不过刚刚住了一天,年华就从首都军区医院转移到了他们四合院,大四合院,这里比较大,住的人也比较多。

    等年华进了四合院,就看到院子中站着的周大师。

    “让我看看我这大宝贝。”其他人都知道年华跟周大师的关系,孩子被他抱过去也没有人说什么。

    周大师低头看着这个孩子,几分钟后,摇摇头,“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孩子的未来,不过成就肯定是不在他的父母之下,你们就放宽心吧,这也是个有出息的小家伙。”

    年华虽然没有将自己生子的这件事广而告之,可是还是有络绎不绝的人去年家去展家道喜,而且几乎都是位高权重的人。

    这些人都知道年华的真实身份,也知道展青云的厉害,以前的时候这些人还有点别的想法,尤其是家里有适龄的儿子女儿的人家,好了,现在都不要肖想了。

    人家孩子都生了,这两家肯定是拆不散了,他们也不敢去拆了。

    而除了这些人,跟年华熟悉的人则是直接奔了大四合院这里,比如宿舍的三姐妹,彭部长,国安部的三个下属。

    尤其是程莲李碧屈绯红,当天就去了四合院,去了就开始挑剔年华。

    程莲不满的道:“你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要不是绯红感觉日子差不多了给你打了个电话,说不定等出了月子,我们都不知道。”

    李碧屈绯红在一边点头,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年华坐在床上喊冤道:“三位女侠饶命呀,我也不知道我会生在半夜呀,等我生完了,又睡了一觉后,就下午了。我今天又回家,根本就没有时间通知你们呀。”捧起呼呼大睡的宝宝的一只小胖手,挥了挥手:“看在我这么可爱的样子上,绕了我妈妈吧。”

    这下子,三姐妹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小宝宝身上,这小孩子太可爱了,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未来绝世的容貌。

    不过……程莲托着脸蛋疑问道:“我怎么赶紧宝宝,有点大呀?”

    李碧凑了过去,上下打量着,“那里大?不大呀?”

    屈绯红白了她一眼,上网查了下,“一般的孩子都是六斤左右,你儿子多大呀?”

    年华呵呵笑着,伸出左右两根食指,并在一起。

    程莲倒吸一口凉气,“竟,竟然有十一斤,这也太大了吧。我侄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五斤多。你一个孩子跟我们两个差不多。”

    而这个时候本来对孩子大小没有概念的两人,也都吓了一跳,而惊吓过后则是对年华的佩服。

    “你这也太厉害了吧,自己就生下来了!孩子这么大你顺产也太冒风险了。”程莲感慨万千,“可是你却只花费了两个小时就完成了,这是伟大的呀,这要是在以前,都能够被评上英雄的母亲了。”

    年华拍了她一下笑道:“你一边呆着去,太讨厌了。”

    她们走后,就是彭部长带着他女儿彭语嫣还有年华手下的那三个家伙一起过来了,诶,最后面的那个是谁呀,这里好像不欢迎你呀。

    言宵完全是后者脸皮子来的,他对那个挺着巨大肚子被劫持,可是却不慌张,最后反而将劫匪头子给制服了,这是一个怎样伟大的女人呀。他说什么也要再看看。

    就这样他也跟着万遥谢紫兰他们大摇大摆的过来了。

    既然过来了就没有轰走的意思,当他看到那个十一斤的大宝宝的时候,目瞪口呆,然后对年华升起了油然的敬意,这也太强悍了,足月的时候十一斤,那之前发生那件事的时候,这小东西怎么也要七八斤了吧,带着一个七八斤的球,还这么彪悍,简直就是世间少见呀。

    彭部长也不去管其他人,跟年华在那里诉苦:“年华呀,这队伍不好带呀,到处都是难得要死的任务,你赶紧修养好,咱们国安部就靠你了。”

    年华皱眉问道:“真的呀?”

    彭部长点头。

    年华道:“哦,我本来想要带个两三年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待一年半吧!”

    彭部长:“……噗!”

    最后彭部长是被他的手下们抬着走的,被年华给气着了。

    至于想方设法跟过来的言宵,是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中间根本就没有插上话,走的时候那叫一个失望呀。

    然后是年华在临海的朋友们,陈诚过来看了眼,因为年关太忙了,匆匆忙忙的就走了。而薛铭文则是给打来了祝贺的电话,十分可惜他没有时间,这小子比陈诚还要忙,他是建筑业,等到了年底事情更多,分身乏术。

    莫丽丽当听到年华说完后,尖叫的好几分钟,“你说什么?你有孩子了?什么?孩子都生了?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当年华打开视频通话,给她看了自己还有瞪着大眼睛在一边玩的小宝宝的时候,尖叫声更大了,“我的天啊,竟然是真的,是真的。年华你这个丫头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我现在就过去。”

    而给木晓打过去的时候,则是得到事情太忙,只能够在电话里嘱咐的结果。

    放下电话后,年华叹了口气,不知不觉中两人越走越远了,不过她也一直让董欣悦注意木晓的动静,知道她在魔都开了一个小咖啡厅,经营的还不错,至于其他的东西,她也不想要听了。

    有时候年华不禁想,如果木晓跟展青峰能够成了话,说不定会变成了另外一幅场景,可是世事无常呀,即使现在将两个人放大一起,即使还有对之前日子的甜蜜记忆,可是也不能够在一起了,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